打开主菜单

◎孫氏编辑

陸務觀作《孫夫人志》云:「夫人幼有淑質,故趙建康明誠之配李氏,以文詞名家,欲以其學傳夫人。時夫人方十餘歲,謝曰:『才藻非婦人事也。』」夫人,威敏公沔四世孫。李氏,即易安也。

===◎蘇子美雪詩

往讀退之雪詩,「龍鳳交橫飛」及「銀杯縞帶」之句,不覺失笑。近讀蘇子美雪詩,有云:「既以脂粉傅我面,又以珠玉綴我腮;天公似憐我貌古,巧意裝點使莫偕。欲令學此兒女態,免使埋沒隨灰埃;據鞍照水失舊惡,容質潔白如嬰孩。」更為噴飯。子美詩極為歐陽所推,與石曼卿、梅聖俞齊名,而其俚惡乃至此,何耶?子美嘗自言「平生作詩,被人比梅堯臣,寫字比周越」,可笑,所謂人苦不自知耳。

◎歐陽詞编辑

今世所傳女郎朱淑真「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生查子詞,見《歐陽文忠集》一百三十一卷,不知何以訛為朱氏之作?世遂因此詞疑淑真失婦德,紀載不可不慎也。

◎桃源詩编辑

唐、宋以來作《桃源行》,最傳者王摩詰、韓退之、王介甫三篇。觀退之、介甫二詩,筆力意思甚可喜。及讀摩詰詩,多少自在!二公便如努力挽強,不免面赤耳熱,此盛唐所以高不可及。

◎嵍字音编辑

《全唐詩話》、《唐詩紀事》並載馬彧贈韓定辭詩云:「燧林芳草綿綿思,盡日相攜陟麗譙。別後巏嵍山上望,羨君時復見王喬。」按字書:嵍,音務。《顏氏家訓》云:「柏人城東北有孤山,闞駰《九州志》以為舜納於大麓即此山,世俗或呼為宣務山。予嘗為趙州佐,共太原王邵讀柏人城西門內碑,碑是漢桓帝時縣人為令徐整所立,銘云:『土有巏嵍山,王喬所仙』,方知此巏嵍山也。巏字遂無所出,嵍字依諸字書即旄丘之旄也。旄字,《字林》一音忘付反。今依附俗名,當音權務耳。入鄴,為魏收道之,收大嘉嘆,其作趙州《莊嚴寺碑》銘云『權務之精』,即謂此也。」予按此則馬詩當作莫毫反耳。定辭,即忠獻曾祖行。東坡書此詩,乃云不知何許人,豈一時失於考據耶?

◎王損仲编辑

錢牧齋於萬曆後文士,獨許祥符王損仲(惟儉)為博雅。王嘗刪定《宋史》,累年求之不得,唯見其詩文二卷,《古事抄》、《璽史》,《史通》、《文心雕龍》二訓故,凡若干卷。

◎空同詩编辑

空同贈昌谷詩,崢嶸百年會一篇,略云:「大曆、熙寧各有人,敲金戛玉何繽紛?高皇揮戈造日月,草昧之際崇儒紳。英雄杖策集軍門,金華數子真絕倫。宣德文體多渾淪,偉哉東裏廊廟珍。我師崛起楊與李,力挽一發回千鈞。」其推唐、宋大家及明初作者可謂至矣。牧齋獨不舉此,何也?

◎二金石錄编辑

趙明誠與其婦李易安作《金石錄》,其書最傳。曾子固亦集古篆刻作《金石錄》五十卷,見子開所撰行狀。今《元豐類稿》第五十卷所載《金石錄》跋尾僅十五條,蓋未竟之書也。曾書在趙前,而世罕知者。

◎曾子固詩编辑

劉淵才恨曾子固不能詩,今人以為口實。今觀《類稿》中諸篇,亦荊公之亞,但天分微不及耳。若皇甫持正、蘇明允、陳同父,乃真不能詩也。

◎潞公詩编辑

文潞公承楊、劉之後,詩學西昆,其妙處不減溫、李。五言如「雲淡天迷楚,樓高地占秦。哀箏兩行雁,小字數鉤銀。巷陌三條月,池塘十步春。府門初夜閉,多少夜遊人。」(見山樓)「蘅薄頻牽望,楊林久駐鑣。香囊徒叩叩,雲月自苕苕。翠佩傳情密,微波托意遙。翩鴻漸高逝,翻恨隔神霄。」(蘅臯)「楊柳亭臺暮,梨花院落深。玉池波湛湛,珠幌影沉沉。遠思隨莊蝶,春懷怯雍琴。萱蘇不蠲忿,擁鼻獨清吟。」(深院)「小檻風驚葉,幽庭露泫柯。芳塵千里遠,幽恨九回多。螢影穿簾押,蛩聲出砌莎。寸心無以寫,望月但長歌。」(秋夕)七言如「小閣登臨春暮時,綺欄飛闥映遊絲。鶯喧曲檻韓馮樹,蘚晦幽庭貢禹綦。閑對碧雲吟桂水,狂思長袂宿蘭池。徘徊望斷江邊客,采得瑤華寄與誰。」(登通山閣)「獵遍蘭叢與桂枝,巢居未必有先期。靈臺十仞烏隨轉,阿閣三重風豈知?度柳暗催蟬嘒嘒,出雲高送雁離離。漢宮玉樹知何限?爭忍重吟畫扇詩。」(秋風)「高樓閑背夕陽登,眇眇長懷不自勝。錦瑟有時聞北裏,鈿車何日到西陵?地寒萱草猶難種,天遠瑤華豈易憑?多謝蘇門清嘯客,了無塵事染壺冰。」(寓懷)「縹帙青箱次第開,慨然英氣轉難裁。莫言每事俱長往,須有清風屬後來。彈鋏始知皆瑣旅,枕戈方信是雄才。平生自信真非薄,只是休容楚鴆媒。」(閱史有感)蘇文忠公常稱潞公長律無一字無考據,世猶未知其工妙如此。明內鄉李子田撰《藝圃集》,近石門呂莊生、吳孟舉撰《宋詩鈔》,皆遺潞公。予偶讀公集,摘錄如右。

◎地名编辑

容齋四筆》載:「興國宰書稱『瀲水有驅策』云。瀲水者,彼邑一水耳,郡中未嘗知之。」近時人自系鄉里,多舉其地一山、一水或一古跡,令人茫然不知何地。甚有割裂古名,如常州稱南蘭而去陵字;江寧稱白鐘,蓋合白門、鐘山而各去其一字,此何說也?又嘗見諸城二士人詩卷,一稱蘇臺,一稱秦臺。或問之,則蘇臺者謂超然臺,秦臺謂瑯邪臺耳,尤可絕倒。

◎王介甫詩编辑

王介甫《白鶴吟》云:「白鶴聲可憐,紅鶴聲可惡。白鶴靜無匹,紅鶴喧無數。白鶴招不來,紅鶴揮不去。長松受穢死,乃以紅鶴故。」云云。當介甫得政變法,爭新法者白鶴也,所謂招不來者是也。呂惠卿之流,乃紅鶴也,所謂揮不去者是也。介甫之受穢,豈不以惠卿輩耶?此老好惡顛倒至此,可憐哉!

◎張伯成註杜编辑

《懷麓堂詩話》云:「《杜律》乃張註,非虞註,宣德初有刊本。」按張性字伯成,江西金溪人,元進士,嘗著《尚書補傳》。獨足翁吳伯慶有挽詩云:「箋疏空令傳杜律,誌銘誰與繼唐碑。」予在京師,曾得張註舊本。

◎閻立本畫孝經编辑

閻立本畫《孝經圖》一卷,褚河南書,故明大內物,後歸孫北海侍郎(承澤)家。相傳明時東宮出閣,例以此圖為賜。吳祭酒梅村(偉業)詩「每見丹青知聖孝,累朝家法賜東宮」是也。壬戌冬杪,於宋牧仲齋見之。

◎杜於皇語编辑

康熙三年,予與杜於皇(浚)、陳其年(維崧)輩同在如臯,修禊於冒氏水繪園,賦詩。或問杜:「阮亭詩何如?」答曰:「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嘯傲淩滄洲。」又問:「君詩何如?」曰:「但覺高歌有鬼神,誰知餓死填溝壑。」

◎吳皇后臨蘭亭编辑

唐文皇后,惟宋高宗最愛《蘭亭序》,常御筆臨賜群臣,至宮闈亦化之。按宋桑世昌《蘭亭考》云:「憲聖慈烈皇后嘗臨《蘭亭帖》,佚在人間,咸寧郡王韓世忠得之,表獻。上驗璽文,知是中宮臨本,賜保康軍節度使吳益刊於石,時紹興十七年秋七月丙寅。」又云:「太后居中宮時,嘗臨《蘭亭》,山陰陸升之代劉珙春帖子云:『內仗朝初退,朝曦滿翠屏,硯池渾不凍,端為寫蘭亭。』刻吳琚家。琚亦善書,北固寺『天下第一江山』六大字,琚筆也。」劉後村跋高宗宸翰云:「大將韓蘄王高價得硬黃本,以為逸少真跡,馳獻,不知其為椒殿所書也。」周必大在翰苑時,作太皇閣帖子云:「筆法似慈皇。」信哉!

◎應璩書語编辑

應璩與滿公琰書云:「高樹翳朝雲,文禽蔽綠水。」甚似魏、晉間人五言。

◎舞馬编辑

杜詩「舞馬既登床」,《珊瑚鉤詩話》云:「舞馬,藉之以榻也。」朱翌引《樂府雜錄》云:「有馬舞者,攏馬人著彩衣,執鞭於床上,舞馬蹀躞,蹄皆應節,是登床而舞乃馭者,而馬應節於下也。」二說未知孰是?

◎漫興编辑

秀水朱竹坨簡討(彜尊)云:「杜詩『老去詩篇渾漫與』,今本皆訛作漫興,非也。」予考舊刻劉會孟本、千家註本,果皆作與字。趙云:「耽佳句而語驚人,言其平昔如此。今老矣,所為詩則漫與而已,無復著意於驚人也。」《劉後村集》跋陳教授杜詩補註亦云:「或信筆漫與。」云云。然近日虞山錢宗伯本,仍作興字,略無辯證。又云:「倪雁園(粲)簡討有宋刻十家宮詞,內王建『太平天子朝元日』,作朝迎日,亦新。」

◎多父敦天馬鼎编辑

祁縣戴楓仲(廷栻)有多父敦一,上有銘,云:「多父作寶敦,用祁眉壽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凡十八字。又有天馬鼎一,中凹處作馬鼠形,或云《呂氏春秋》「周鼎作鼠,令馬履之。」據此,當是周物。

◎祁工部詩编辑

工部主事祁珊洲(文友),予同年也,廣東東莞人。嘗知廬江縣,有詩云:「一夜東風吹雨過,滿江新水長魚蝦。」予每喜誦之。

◎二宋二程编辑

元宋本誠夫與弟褧顯夫,文學齊名,亦號二宋。程端禮敬叔與弟端學時叔,俱以道學著名,亦號二程(褧嘗輯《國朝風雅》,見揭軌《光嶽英華序》)

◎寇主簿编辑

葉石林《詩話》載吳縣寇主簿國寶一絕句云:「黃葉西陂水漫流,篷篨風急滯扁舟。夕陽暝色來千里,人語雞聲共一丘。」語甚工,且云:「寇,徐州人,嘗從陳無己學。」予考《後山集》,有贈國寶二絕句云:「承家從昔如君少,得士於今孰我先。口擬說詩心已解,世間快馬不須鞭。」又有和寇十一詩十數篇,所謂「畫樓著燕春風裏,楊柳藏鴉白下東」者是也。又有贈寇荊山詩,蓋寇之字。陳又有《寇參軍集》序,稱寇氏兄弟曰元老、元弼。元弼名其仕,許州參軍,蓋國寶諸父云。

◎謔對编辑

萊陽姜吏部如須(垓),南渡後流寓吳郡,與徐孝廉昭法(枋)友善。一日同行閶門市,姜顧徐曰:「桓溫一世之雄,尚有枋頭之敗。」徐應聲曰:「項羽萬人之敵,難逃垓下之誅。」相與抵掌大噱,市人皆驚。

◎後山詩编辑

陳無己平生皈向蘇公,而學詩於黃太史,然其論坡詩,謂「如教坊雷大使舞」。又有詩云:「人言我語勝黃語,扶豎夜燎齊朝光。」其自負不在二公之下。然予反復其詩,終落鈍根,視蘇、黃遠矣。任淵云:「無己詩如曹洞禪,不犯正位,切忌死語。」恐未盡然。予獨愛其二律云:「林廬煙不起,城郭歲將窮;雲日明松雪,溪山進晚風。人行圖畫裏,鳥度醉吟中;不盡山陰興,天留憶戴公。」又:「白下官楊小弄黃,騎臺南路綠無央;含紅破白連連好,度水吹香故故長。蹲滑踏青穿馬耳,轉危緣險出羊腸;熟知南杜風流在,預怯排門有斷章。」《後山集》,南陽王文莊公鴻儒弘治十二年刻於潞安,有公序及魏衍集記,元城王雲、天社任淵二序;詩十二卷,六百七十九首;雜文八卷,一百六十九首;談叢、理究、詩話、長短句附焉,共三十卷。

◎賀若编辑

琴曲有賀若,最古淡,相傳以為宋太宗酷愛宮詞中十小調子,乃隋賀若弼所撰,出《湘山野錄》。朱翌《猗覺寮雜記》云:「賀若,夷也。夷善鼓琴。見王涯傳。」又云:「東坡序武道士彈琴云:賀若,宣宗時待詔,即若夷也。」

◎魚上木编辑

元人竹枝詞云:「黃魚上得青松樹,阿儂始是棄郎時。」然《本草》陶註:「鰻鱺魚能緣樹,食藤花。」《雜俎》:「鯢魚能上樹。贊曰:有足若鯢,大首長尾,其啼如嬰,緣木弗墜。」宋祁《方物略》曰:「魶魚出西山溪谷及雅江,狀似鯢,有足能緣木。」

◎秦鏡詩编辑

淄川袁松籬(藩)孝廉得秦鏡,高念東侍郎為賦詩云:「河山歷歷看來空,萬古消沉向此中;便是秦時明月在,可能還照櫟陽宮。」「興亡轉轂見何頻?照膽咸陽跡已陳;多少人間怊悵事,金人辭漢鏡辭秦。」「炯如秋水了無塵,曾照阿房宮里人;惟有玉姜今不死,蓮花掌上五雲新。」

◎唐年世總釋编辑

戚光註云:「唐天祐元年(昭宗天復四年改元,朱溫滅帝立哀帝,蜀仍稱天復)。二年(蜀天復五年)。三年(蜀天復六年)。四年(蜀天復七年。朱溫篡位,稱梁開平元年。五年(晉、岐、淮南。蜀,武成元年。六年(晉、岐、淮南)。七年(晉、岐、吳。岐王承制加淮南楊隆演嗣吳王)。八年(晉、岐、吳。蜀永平元年,梁乾化元年。九年(晉、岐、吳)。十年(晉、岐、吳)。十一年(晉、岐、吳)。十二年(晉、岐、吳。梁貞明元年。十三年(晉、岐、吳。蜀通正元年。十四年(晉、岐、吳。蜀天漢元年,漢乾亨元年。十五年(晉、岐、吳。蜀光天元年。十六年(晉、岐。吳武義元年,蜀乾德元年。十七年(晉、岐)。十八年(晉、岐、吳。順義元年。梁龍德元年。十九年(晉、岐)同光元年(晉莊宗復唐,改元。岐尋內屬)。二年。三年。天成元年(明宗五改元。吳越寶正元年。二年(吳乾貞元年。三年(漢大有元年。四年(吳太和元年長興元年。二年。三年。四年。應順元年(閔帝立,遇弒,末帝立,改元清泰)清泰二年(吳天祚元年。蜀明德二年。三年(石敬瑭因契丹立,號晉,天福元年。自天祐至是三十三年)。升元元年(烈祖即位,古今之亂,唐未絕天,故清泰方絕。升元已建,天命人心無改也,孰謂五季無君哉!)二年(蜀廣政元年。三年(閩永隆元年。四年。五年。六年(漢光天元年。七年(元宗立,改元保大。殷天德元年。漢乾和元年保大二年(晉開運元年。三年。四年。五年(晉亡)。六年(漢乾祐元年。七年。八年(漢亡)。九年(周廣順元年。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周顯德元年。十三年。十四年。十五年(北漢天會元年中興元年(再改交泰。元宗十六年始奉周顯德年,去帝號。自升元至是三十二年。天祐至是則五十五年。自武德至是三百四十二年矣。使元宗能安天命,事大國,以右宗祀周,能世敦王道叨賓之則,三代之意也)。周顯德六年(元宗十七年己未,周命城金陵)。七年(元宗十八年。庚申,宋建隆元年。宋建隆二年(元宗十九年辛酉,元宗殂,後主即位,仍奉其正朔。宋又始稱詔於唐)。三年(後主二年壬戌)乾德元年(後主三年癸亥)。二年(後主四年甲子)。三年(後主五年乙丑)。四年(後主六年丙寅)。五年(後主七年丁卯)開寶元年(後主八年戊辰)。二年(後主九年己巳)。三年(後主十年庚午)。四年(後主十一年辛未)。五年(後主十二年壬申)。六年(後主十三年癸酉)。甲戌歲(後主十四年。宋開寶七年。乙亥歲(後主十五年。宋開寶八年,後主城陷被執,唐亡。自烈祖至是三主,凡三十九年。自高祖至是凡三百五十九年。殷周革命而杞宋國後,周隋之世梁猶祀焉,宋之君度不逮世宗矣)

◎《左傳》奇文编辑

《左傳》奇文,以上叛下亦曰叛,如「王叛王孫蘇」是也。男子喪妻亦曰寡,「崔杼生成及疆而寡」是也。男亦曰媵,「以井伯媵秦穆姬」是也。《公羊》謂「昭公欲弒季氏」,則以上殺下,亦可曰弒。

◎牛耳编辑

盟用牛耳,卑者執之,尊者蒞之。鄟澤之盟,衛侯請執牛耳。發陽之役,衛石魋蒙之盟,魯孟武伯,皆小國執牛耳。惟鄫衍之役,吳以大國執之,不合盟禮,故孟彘不從。

◎春秋諡编辑

春秋諡有三字者,衛之貞惠文子是也。有生賜者,衛侯之於北宮貞子、析朱成子是也。有出奔而仍得諡者,臧武仲、中行文子是也。有作亂被誅而仍得諡者,崔武子、欒懷子是也(《困學紀聞》云:「衛侯賜北宮喜諡曰貞子,析朱成諡曰成子,是人臣生而諡也。魏明帝時,有司奏帝制作興治為魏烈祖,是人君生而諡也。」)

◎左傳引尚書编辑

《左傳》引《尚書》,以《禹謨》作《夏書》。僖二十四年,地平天成;文七年,戒之用休;襄三年,成允成功;二十六年,與其殺不辜;哀十八年,官占惟能蔽志,皆《大禹謨》也。《臯陶謨》亦作《夏書》。莊八年,臯陶邁種德,《臯陶謨》也。此二篇。今《虞書》以太甲作《夏書》。昭十年,欲敗度,《太甲篇》也。今實《商書》。以《洪範》作《商書》。文五年,沈潛剛克;襄三年,無偏無黨,皆《洪範》也。今實《周書》。雖古今敘書,或有不同。而《太甲》之為《夏書》,尤不可解。

◎旂音编辑

劉貢父《詩話》云:「司馬君實論九旗之名,旗與旂相近,緩急何以區別。《小雅·庭燎》,夜向晨,言觀其旂。《左傳》,龍尾伏辰,取虢之旂,當為芹音耳。」康熙己未,御試博學鴻儒,施愚山侍講(閏章)卷閣擬一等,上親閱定名,第以旗字押韻偶誤書旂,遂改置二等,亦由施素讀二字不甚分別故也。

◎白蓮詩编辑

陸魯望《白蓮詩》:「無情有恨何人見,月白風清欲墮時。」語自傳神,不可移易。《苕溪漁隱》乃云:「移作白牡丹亦可」,謬矣。予少時在揚州,過露筋祠,有句云:「行人系纜月初墮,門外野風開白蓮。」

◎襲勖、華鰲编辑

襲勖,字克懋,一字懋卿,章丘人。少貧牧豕,年三十始補諸生。時邑中李太常伯華、袁西野(崇冕)方尚金元詞曲,勖謂傷雅道,獨與濟南殷正甫、李於鱗、許殿卿為古文辭,相友善。年六十,以歲貢仕江都縣訓導,遷威寧教諭、開平衛教授,歸五年卒。所著有《懋卿集》、《太極圖解》、《性命辯》。劉尚書白川稱為朱元晦功臣、王伯安諍友云。勖父彪,嘗以輸租詣京師,見遺錢百緡於道,輦載而馳及前遺錢者,付之徑去。

華鰲,字空塵,亦章丘人,御史珩之孫。邑諸生,妙於繪事,落筆輒題其上曰「空塵詩畫」。人丐之畫,輒瞪目不應。當其意得,迥出筆墨蹊徑之外。詩亦如之,五言尤超詣。題王仁甫卜築云:「大隱不在山,出處乃適意。」送呂中甫山人云:「秋老留紅葉,風輕轉白蘋。」宿惠上人院云:「愛此疏林月,兼之一磬清。」孤坐云:「雨霽聞啼鳥,風停數落花。」過楊九山川上居云:「壚頭留宿火,花徑閉秋雲」,人以擬浩然「微雲疏雨」之句。鰲亦滄溟友。予少見其集,今無從購矣。鰲姓字亦見《楊升庵集》。勖有寄滄溟絕句云:「瓜田十畝濟城東,雲外青山小苑通。流水桃花迷處所,幾家春樹暮煙中。」鰲睡起自述云:「槐午睡方熟,息肩者稚子;老妻撼繩床,飯熟呼不起。不能工磬折,發亂無人理;我懶我自知,不要旁人喜。」

◎袁崇冕(附高應玘、張國籌、張自慎)编辑

袁崇冕,字西野,進士弼之子。兄公冕,弟軒冕,皆用科第起家,崇冕獨以布衣終。工金元詞曲,所著春遊、秋懷諸曲,足參康、王之座。與李中麓唱酬,王渼陂曰:「雅俗相兼,渢渢有餘音。」楊方城曰:「神聖工巧,元人之儔。」中麓曰:「金石之音,元黃之色。」其為名流擊賞如此。嘗有客以《黃鶯學畫眉詞》謁李太常,坐客皆言佳,西野後至,太常曰:「翁素負知音,試擇佳句幾何,予已有定評。」西野目畢、應聲曰:「止起五字是詞家語,餘無足取。」太常展手示之,云止「未老已投閑」一句。客皆大笑嘆服。

同時有高應玘者,中麓弟子,亦工詞曲,以貢仕為元城丞,見知王元美、魏懋權。所著有《醉鄉》、《歸田》諸稿,其《北門鎖鑰》雜劇,論者以為詞人之雄。

又有張國籌者,以貢仕為行唐知縣,善金元詞曲。所著有《脫穎》、《茅廬》、《章臺柳》、《韋蘇州》、《申包胥》等劇,在袁西野、李中麓伯仲間。皆章丘人,與太常同時。

又有張自慎者,字敬叔,商河人,遊中麓之門,著金元樂府三十餘種。太原萬伯修曰:「北曲一派,海內索解人不得,眼中獨見張就山耳。」就山,自慎別號也。

◎王魯翁篆编辑

宋穆賓廷秀墓,在女郎山之陽。有石表一,王壽卿魯翁撰文並篆書。有黃山谷贊云:「見魯翁用筆,可以酒酹陽冰之墓。」云云。今移置文昌祠中。

◎朱文公書编辑

朱文公與徐賡載書云:「放翁詩,讀之爽然。近代唯見此人為有詩人風致。如此篇,初不見其著意用力處,而語意超然,自是不凡,令人三嘆不能已。近報又已去國,不知所坐何事?恐只是不合做此好詩,罰令不得做好官也。」文公於詩頗邃,故能識放翁詩佳處。洛陽劉文靖公謂李、杜只是酒徒,真孟浪語。

◎三傳编辑

元盛庶齋如梓《老學叢談》云:「《蕭何傳》不言律令,《李邕傳》無一字及筆劄,五代《劉昫傳》不書修《唐史》。」

◎辛高陸编辑

陸放翁晚年為韓侂胄作《南園記》,為世所譏。然當時文士實不止此。辛稼軒詞用司馬昭假黃鉞異姓真王故事;高似孫獻詩九章,每章用一錫字,皆一時名人。又葉紹翁《四朝聞見錄》云:「莆陽陳讜,文士也。輸靈壁石以壽韓,刻金字於石,至稱之曰我王。」

◎陳宣慰詩编辑

元陳伯通宣慰雲中,人跛而眇,自述云:「肢傷一體婁師德,目眇三分李雁門。」先兄西樵吏部,甲辰歲以磨勘事下西曹,鍛煉良苦。兄談笑賦詩,有句云:「縱跛尚如習鑿齒,有腸終類佛圖澄。」較陳句又勝之。

◎聯句编辑

聯句,有人各賦四句,分之自成絕句,合之仍為一篇。謝跳、范雲、何遜、江革輩多有此體。頃見朱太史《騰笑集》中,有古藤書塢送吳征君、魏上舍聯句,甚得齊、梁之意,今錄於此。「握手古藤下,秋深旅愁積。歸來西溪旁,猶及種春麥。」(吳雯)「我亦袖輕鞭,明發辭紫陌。倦鳥不同飛,各自張旅翮。」(魏坤)「二子淡雅才,肯為時俗役。英詞叠相應,如以桐扣石。」(陸喜淑)「柳塘水潀潀,蒲阪山驛驛。改歲君到時,古藤花滿格。」(查嗣璉)「大房一斗泉,釀酒冰雪白。酒熟君不來,落花良可惜。」(朱彜尊)益都董楠字孟才,工部尚書可威之叔也,常撰《古今聯句詩集》六卷,與張之象《回文類聚》,皆不可少之書。

◎人參詩编辑

人參詩昔人甚少,前已言之。適讀《唐詩紀事》,又得段成式求人參詩云:「少賦令才猶強作,眾醫多失不能呼。九莖仙草真難得,五葉靈根許惠無?」周繇遺柯古人參詩云:「人形上品傳方志,我得真英自紫團。慚非叔子空持藥,更請伯言當細看。」又高麗采參贊云:「三椏五葉,背陽向陰,欲來求我,椵樹相尋。」椵,音賈,葉似桐。

◎湖湘詩编辑

高念東侍郎(珩),以康熙戊申奉命祭告南嶽,在湖湘間有詩數百篇。予喜其絕句錄之。如「行人到武昌,已作半途喜。那識武昌南,煙水五千里。」「未入衡州郭,先看衡州城。城門垂薜荔,大抵似巴陵。」「綠凈不可唾,此語足千古。天水淡相涵,中有數聲櫓。」「花放不知名,稻秀猶能長。芳草隱清流,但聽清流響。」「兩岸層層嶂,孤城面面山。橫襟憑一葉,睥睨洞庭間。」「幾月舟行久,今朝倦眼開。千峰翔舞處,一片大江來」「南嶽雲中盡,東流海上忙。他年圖畫裏,著我在瀟湘。」「芋火夜經聲,悲喜寒巖寺。宰相世間人,何與山僧事。」「磨磚竟不成,磨銅伺不可。寄語馬大師,努力庵前坐。」高又有送人詩云:「故園小圃又東風,杏子櫻桃次第紅。明日春明門外路,清明消遣馬蹄中。」

◎劉綺莊著書编辑

《丹鉛錄》極稱唐劉綺莊「桂楫木蘭舟,楓江竹箭流」一篇。其詩果不減太白。升庵博雅,亦未詳綺莊何許人也。按《吳中人物志》:「劉綺莊,昆山尉,研窮古今,博考傳記,作類書一百卷,號《昆山編》」。其平生著作最夥,而所傳只此一詩,可惜也。

◎詩使本朝事编辑

或謂作詩使事,必用六朝已上為古,此說亦拘墟不足信。要之唐、宋事,須選擇用之,不失古雅乃可。如劉後村詩,專用本朝故實,畢竟欠雅。如「煉句豈非林處士,鬻書莫是穆參軍。」「艱虞夷甫方謀窟,老懶堯夫少出窩。」「未愛潘郎呼作友,便教米老拜為兄。」「山房惜未從公擇,書局聞曾擬道原。」「立志如歐母,生兒似富公。」「野人只識羹芹美,相國安知食筍甘。」(自註富鄭公事)「事先白傅求閑後,銜似溫公約史年。」「公閑去伴種司諫,我懶思尋靖長官。」「清於坡老遊杭市,儉似乖崖在劍州。」「軍皆歌範老,民各像乖崖。」「賈董奇才無地立,歐蘇精鑒與人同。」「安知李薦揮門外,不覺劉幾入彀中。」此類數十聯,皆宋事也。後見後村四六亦然。

◎樂天論詩编辑

樂天作《劉白倡和集解》,獨舉夢得「雪裏高山頭白早,海中仙果子生遲」;「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以為神妙。且云此等語,在在處處應有靈物護之,殊不可曉。宜元白於盛唐諸家興象超詣之妙,全未夢見。

◎《樊川集》编辑

予舊藏杜牧之《樊川集》二十卷,後見徐健庵(乾學)所藏宋版本,雕刻最精,而多數卷。考《後村詩話》云:』樊川有續、別集三卷,十八九皆許渾詩。牧仕宦不至南海,別集乃有南海府罷之作,甚可笑。

◎朱新仲詩编辑

南宋朱舍人翌,字新仲,著《猗覺寮雜記》,凡四百餘條,言甚博辯。劉後村嘗稱其讀杜詩云,「縱之逼說劍,收之入檀弓」二句,未經他人道過。

◎人名字音编辑

昆山顧寧人(炎武)詩,有云:「落日江頭送伍員,秋風壟上別徐君;偶來圯上逢黃石,便向山中禮白雲。」竊疑員字舊作王問切,唐人語曰「令君四俊,苗呂崔員」是也。後見吳曾引《春秋左氏傳》,「伍奢子員」,陸德明釋文:「音雲,平聲。」乃知顧詩用韻有據。又如馬援,援字作延絹切,無作平聲者。宋王景文詩云:「直翁(謂史相浩)自了平生事,不了山陰陸務觀。」放翁見之笑曰:「我字務觀,乃去聲,如何把做平聲押了?」此雖謔語,亦可為用字不詳出處者戒(貞觀年號及陸務觀俱去聲,今人皆讀平聲)

◎心太平庵硯编辑

有漁於道士洑者,得一硯,八角,制作古雅,背鐫「心太平庵」字,蓋陸放翁故物也。和州項副使得之,今歸淄川畢載積州守(際有)

◎唐舍人詩编辑

亡友唐井塢(允甲,)宣城人,故明中書舍人。工楷法,詩最清婉。嘗有句云:「殘花野蕨圍荒砦,破帽疲驢避長官。」蓋本徐文長詩「疲驢狹路愁官長,破帽殘衫拜孝陵。」然宋王君玉已云:「疾風甚雨青春老,瘦馬疲牛綠野深。」

◎未央宮銅奩编辑

順治中,渭南漁人於渭水中得秦時未央宮香奩一具,銅綠如鸚鵡毛,可愛。溧陽狄秋水(敬)為潼關道兵備副使,得之。副使子億,予辛未所取士,今官翰林。

◎閻古古詩编辑

閻古古(爾梅)在濟南有詩云:「四圍松竹山當面,一望樓臺水半城。」雖本白太傅「燈火萬家樓四面,星河一道水中央」,實難甲乙也。劉後村亦云:「地占百弓全是水,樓無一面不當山。」予少時在濟南亦有句云:「郭邊萬戶皆臨水,雪後千峰半入城。」今前集不載。

◎唐人工書编辑

唐人留意書學,即不以書名者,往往有歐、虞、顏、柳風氣。蘇絳作賈島墓誌云:「善攻筆法,得鐘、張之奧。」元王惲《玉堂嘉話》云:「李陽冰篆二十八字,後有韋處厚、李商隱題。商隱字體絕類《黃庭經》。」然賈、李不以書名。予在京師,所見元人諸題跋,字畫多工,過今人遠甚。

◎徐豐崖論詩编辑

海鹽徐豐崖(泰)《詩談》云「本朝詩,莫盛國初,莫衰宣、正。至弘治,西涯倡之,空同、大復繼之,自是作者森起,於今為烈。」當時前輩之論如此。蓋空同、大復,皆及西涯之門。虞山撰《列朝選》,乃力分左右袒,長沙、何、李,界若鴻溝。後生小子,竟不知源流所自。誤後學不淺。

◎商喜畫编辑

京師外城西南隅聖安寺,寺殿有商喜畫壁。康熙庚申冬,高念東刑侍將歸淄川,予與施愚山、宋牧仲諸詞人飲餞於寺,共為聯句五十韻。牧仲有句云「畫壁商喜留」。按昆山劉璋圭甫《明書畫史》:商喜善畫山水人物,畫虎得勇猛之勢。今大西天經廠殿壁龍神,及大軸文殊普賢變相,亦喜筆。喜,宣德中授錦衣衛指揮,牧仲雲內官,誤也(西華門內玄都勝境,在弘仁寺西,有元人劉蘭塑三清像甚奇)

◎毛傳如紀事编辑

孔文谷序《唐詩紀事》云:「詩三百篇,《毛傳》蓋其紀事,今為考亭所絀,欲究遺經,當必考之。」云云。實名通之論。宋王得臣《麈史》云:「《關雎》,后妃之德也;《葛覃》,后妃之本也。此一句,孔子所題,其下乃毛公發明之言耳。」其以為子夏所傳,必有授受之自,惜世遠莫得而見也。升庵引朱子《白鹿洞賦》,有曰:「廣青衿之遺問,樂菁莪之長育。」或舉以為問,先生曰,舊說亦不可廢,然則考亭之盡去小序,終亦有不自安於心者乎?歐陽子作《詩本義》,其序問篇云:「《毛詩》諸序,與孟子說詩多合。故吾於詩,常以序為證。惟《周南》、《召南》,失者類多,隨而正之。」歐陽子所見豈出朱子下也?

◎讀書臺编辑

濟南近有人耕田間,掘得「讀書臺」三字石刻。按此為宋侍郎張公讀書處,蘇文忠公書也,見元遺山《濟南行紀》。

◎漢瓷銀槎编辑

宋荔裳(琬)觀察藏漢瓷盞二,內有魚藻文,云在秦州時耕夫得之隗囂故宮中。吾兄西樵為作歌。又有元人所造銀槎,最奇古,腹有文曰:「至正壬寅,吳門朱華玉甫制。」華玉號碧山,武塘人,見陶南村《輟耕錄》。

◎灌嬰廟瓦编辑

吉水李梅公侍郎(元鼎)有硯,五瓣如梅花狀,質如黃玉,雜翡翠丹砂之色,累累墳起,云是灌嬰廟瓦。一時文士多賦之。故友鄒程村(祗謨)作《硯考》,引洪文敏《容齋隨筆》灌瓦硯銘為證。

◎外國墨编辑

元人陸友友仁《墨史》,載外國制墨。高麗貢墨,猛州為上,順州次之。其文曰:「平鹵城進貢」,或曰「順州貢墨」,或曰「猛州貢墨」。李公擇遺東坡墨半丸,其印文曰「張力剛」,云得之高麗使者。魏泰道輔云:「新羅墨,有蠅飲其汁立死」,常戒人和藥勿用新羅墨。日本墨遍肌印文,如柿蒂形。陸子履奉使契丹,得墨,銘曰「陽巖鎮造」者,其國精品。滕子濟有墨一大笏,為龍鳳之文,面曰「鎮庫」,萬年不毀。又西域僧為蘇太簡言:「彼國有佳墨,中國不及,是雞足山古松為之。」金有劉法,字彥矩,常山人,自制墨,銘曰「棲神巖造」。楊文秀,金時以善墨聞,其法不用松炬,而用燈煤。子彬傳其法,以授耶律文正楚材,文正授子鑄,造一萬丸,銘曰「玉泉萬笏」。

◎中山狼傳编辑

中山狼傳》,見馬中錫《東田集》。東田,河間故城人,正德間右都御史,康德涵、李獻吉皆其門生也。按《對山集》有《讀中山狼傳》詩云:「平生愛物未籌量,那記當年救此狼。」則此傳為馬刺空同作無疑。今入唐人小說,亦如《天祿閣外史》之類。

◎三劍编辑

孫北海(承澤)家藏三劍:其一銅劍,長尺餘,有鳥篆十字,云「吳季子之子保之永用劍」,篆甚奇古。其一玉劍,長尺有二寸,博三寸,中鑿一孔,剡其上若芒刃,云有人得之成湯墓中。其一魚腸,秀水朱處士彜尊云:「疑鄭康成所謂大琰者也。考之桃氏作劍,未聞攻玉。玉劍之載於《六經》者無之,遂定以為圭,因作釋圭。」

◎司馬相如玉印编辑

錢編修宮聲(中詣)有司馬相如小玉印,因憶元陸友仁得衛青玉印,翰林虞伯生諸公,皆有詩,友仁因著《印史》。按衛宏曰:「秦以前,民皆以金玉為印,唯其所好。自秦以來,唯天子之印稱璽,又以玉,群臣莫敢用。」按此,宏說或不然。又後世謂詔令為璽書。按《國語》襄公在楚,季武子取卞,使季冶逆予之璽書。註云:「古者大夫之印,亦稱璽。」

 卷十三 ↑返回頂部 卷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