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北偶談/卷四

 卷三 池北偶談
卷四
卷五 

◎親謁孝陵

康熙甲子冬,大駕幸金陵,親謁明太祖孝陵。上由甬道旁行,諭扈從諸臣皆於門外下馬。上行三跪九叩頭禮,詣寶城前行三獻禮;出,復由甬道旁行。賞賚守陵內監及陵戶人等有差。諭禁樵采,令督撫地方官嚴加巡察。父老從者數萬人,皆感泣。總督兩江兵部侍郎王新命刻石紀事。己巳春,南巡,再謁孝陵。古今未有之盛舉也。

◎殿試改期

國朝每科殿試之期,在三月十五日。自辛丑科後,以三月十九日為萬壽節,遂改殿試於二十日,至今為例。壬戌科,駕幸盛京謁陵,改殿試於九月二十日。戊辰科,以大行太皇太後升遐,改會試於二月十九等日,殿試改三月二十六日云。

◎會試二亥

順治三年丁亥,重行會試。十六年己亥,復重行會試。

◎日講

今上親政後,選翰林官直講禁中,先在弘德殿,後移於乾清宮。講官始則熊賜履,繼為史鶴齡、孫在豐、張英、徐元文、陳廷敬、葉方藹、張玉書、湯斌、歸允肅。大抵以掌院學士一員與翰林官一員同講,止二員。惟戊午,陳、葉日講,而上幸南海子,葉偶病假旬日,以張代之。後葉疾愈入直,遂三員同直講。史以編修歸,歿於家。將賜祭葬,其恩禮非外庭所敢望也。

◎朝報

今之朝報,或曰邸報,亦有所本,見王明清《揮麈錄》。趙升《朝野類要》云:朝報日生事宜也,每日門下後省編定,請給事判報,方行下都進奏院報行天下。其有所謂內探、省探、衙探之類,皆衷私小報,率有漏泄之禁,故隱而號之曰新聞。蓋自宋時已然。又六科綸音冊子,號晚帖,以當晚即知之,次日乃登邸報,故曰晚帖。亦有小報,謂之小抄。

◎臺灣府縣

康熙二十二年,臺灣平,設府一,曰臺灣府;縣三,曰臺灣、曰鳳山、曰諸羅。又設總兵官,分巡廈門道,各一員駐焉。幅員之廣,古未有也。

◎東野氏世襲

康熙二十三年,上東巡。周公後裔七十三代孫世襲奉祀生員東野沛然上疏籲恩,奉旨交與該部,禮部覆無庸議。奉旨:“周公承接道統,繼往開來,功德昭著,其子孫應給職銜,著九卿詹事科道會同確議。會議得周公後裔應授官職,撥給祀田,修葺廟宇,行文該撫查明,以沛然世襲五經博士,如孔、顏、曾、孟、仲氏例。”先是沛然上疏行在,上召問:“周公姬姓,爾疏稱東野,何故?”沛然對曰:“昔魯公伯禽季子魚,賜東野田一成,因以為氏。”上曰:“周公廟庭何在?”對曰:“在闕里城東北二里。”上悅,隨御制祭文,遣恭親王致祭,禮部尚書介山、御前侍衛觀保、鴻臚寺卿穆成格、閻興邦、太常寺寺丞張量馨、山東提學道副使唐賡堯陪祭。其後沛然卒,子枝盛嗣為博士云。是時子貢後裔端木謙、端木直亦上疏請,部議不允。

◎階官避家諱

予嘗疑六朝以來,朝廷為臣下避家諱,至改州郡名者有之。考《愧郯錄》,乃知宋時律文,有私諱冒榮徒一年之禁。四銓之法,遇磨勘階官之稱,與其三代諱相值者,許其自陳,授以次官,謂之寄理,遂以系之官稱之首。又李文簡燾奏疏亦載雍熙二年,有詔凡除官內有家諱者,三省御史臺五品、文班四品以上,許用式奏改,餘不許。嘉祐六年,翰林學士賈黯知審宮院,奏準下太常、禮院、大理寺同議,言祖父之名,子孫所不忍道,不系官品之高下,並當回避。乃詔凡府號官稱犯祖父名而非嫌名及二名者,並聽回避。其後韓絳除樞密副使,自言樞字與祖名下一字同,乞避免,不許,遵嘉祐之詔也。宋敏求提舉萬壽觀,敏求父名綬,自言壽字犯父嫌名,詔改醴泉觀,則嘉祐之詔復不行矣。及吳中復提舉荊湖北路兵馬,中復父名舉,乞改稱提轄,詔以朝廷官稱,不當避守臣私諱,遂不許。然後知回避私諱,唐宋以前,載在律文,亦孝治天下之意。明代以來始刊削耳。又燾疏引晉江統言,其叔父春為宜春令,與縣同名。故事:職與祖父名同皆得改選,而未有身與官職同名改選之例。統以為身名所加,亦施於臣子。凡佐史,朝夕必稱厥官,倘指實而語;則觸尊者諱:或詭詞回避,則以私廢公。統以為身名與官職同者,宜與祖父名為比,武帝許之。據此又不獨回避先諱矣。《朝野類要》云:授職任而犯三代名諱者,許避之。而開禧初,張嗣右除起居郎,以犯諱辭免,改名修註官。其餘若一名偏犯,則不避。

◎武職丁憂

武職舊無丁憂之例。康熙二十四年,四川提督何溥疏言:竊惟議禮制度,聖王御世之大權,地義天經,人子立身之大本,養生莫如送死,教孝所以作忠。據夔州副將孫斌呈詳,云云。通喪制禮,既無貴與賤之殊,沿例宅憂,乃有文與武之別。俱屬毛而離裏,忍絕裾以滅親。豺獺尚有一祭之知,介胄豈無三年之愛?臣久失怙恃,見素к而興懷,恭際休明,瀝丹心而上請,實天下萬世之公義,非孫斌一人之私情。伏懇特渙綸音,定武職三年通喪之例,垂光史冊云云。得俞旨,遂為定制。孝治之隆,敻絕千古矣。

又浙江提督陳世凱上言:武臣丁憂,特其一節,宜令讀書,識忠孝大義。得溫旨:已後武臣俱當留心典籍,責令提鎮倡率之。

◎訪遺書

康熙二十五年四月,上諭禮部翰林院:自古帝王致治隆文,典籍具備,猶必博采遺書,用充秘府,以廣見聞,而資掌故,甚盛事也。朕留心藝文,晨夕披覽,雖內府書籍篇目粗陳,而裒集未備。因思通都大邑,應有藏編,野乘名山,豈無善本。宜廣為訪輯,凡經史子集,除尋常刻本,其有藏書秘錄,作何給值采集及借本抄寫事宜,爾部院會同詳議具奏,務令搜羅罔佚,以副朕稽古崇文之至意。旋又奉旨:關系經史,方許采進。時禮侍徐乾學疏進宋朱震《漢上易傳》並圖說十五卷,宋張浚《紫巖易傳》九卷、《讀易雜說》一卷,魏了翁《大易集義》六十四卷,曾穜《大易粹言》十卷,呂祖謙《東萊書說》十卷,元金履祥《尚書表註》十二卷,宋李樗、黃櫄《毛詩集解》三十六卷,趙鵬飛《春秋經筌》十六卷,王與之《周禮訂義》八十卷,蔡節《論語集說》十卷,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一百六十八卷,《唐開元禮》一百五十卷。共十二部。

◎御書

康熙二十三年駕幸闕里,御書“萬世師表”四字,懸大成殿。次年,以四字頒行天下學宮。又御書“白鹿書院”額廬山白鹿洞,並賜監本《五經》《四書》。其河南府二程祠、邵康節祠、鳳翔府橫渠書院、建寧府紫陽書院、徽州府文公闕里、長沙府石鼓書院,皆頒御書“學達性天”大字。古今罕覯之盛舉也。

◎毀淫祠

康熙丙寅,擢江寧巡撫都御史湯斌禮部尚書掌詹事府事。湯瀕行,疏毀吳下淫祠五通、五顯、劉猛將、五方賢聖等廟,恭請上諭,勒石上方山。得俞旨通行直省。初,湯以閣學遷巡撫,過予邸舍,予為言吳中婦女,好入寺院燒香,首當禁止,湯以為然,在吳遂力行之,風俗一變。若淫祠一節,尤於世道人心裨益不小。湯自言昔為方面時,只遵寧陵呂叔簡先生《從政錄》行之,其撫吳亦此志云。

◎戊己二官名

漢元帝初元元年,置戊己校尉,屯田車師前王庭。班書師古註:自甲至癸,皆有正位,唯戊己寄治,今所置無常居,故取戊己為名。或云:戊己居中,鎮覆四方,今所置校尉,亦處西域之中,撫諸國也。然戊己自是兩官。後漢耿恭為戊校尉,關寵為己校尉,是也。

◎荷蘭貢物

荷蘭國自康熙六年入貢,今二十五年。臺灣平,設郡縣,其王耀漢連氏甘勃氏遣陪臣賓先吧芝復奉表進貢,表詞有云:外邦之丸泥尺土,乃是中國飛埃;異域之勺水蹄涔,原屬天家滴露云云。貢物大珊瑚珠一串,照身大鏡二面,奇秀琥珀二十四塊,大哆囉絨十五疋,中哆囉絨十疋,織金大絨毯四領,烏羽緞四疋,綠倭緞一疋,新機嗶嘰緞八疋,中嗶嘰緞十二疋,織金花緞五疋,白色雜樣細軟布二百一十九疋,文采細織布一十五疋,大細布三十疋,白毛裏布三十疋,大自鳴鐘一座,大琉璃燈一圓,聚耀燭臺一懸,琉璃盞異式五百八十一塊,丁香三十擔,冰片三十二斤,甜肉豆蔻四甕,廂金小箱一只(內丁香油、薔薇花油、檀香油、桂花油各一罐),葡萄酒二桶,大象牙五支,廂金鳥銃二十把,廂金馬銃二十把,精細馬銃十把,彩色皮帶二十佩,廂金馬銃中用繡彩皮帶十佩,精細馬銃中用精細小馬銃二十把,短小馬銃二十把,精細鳥銃十把,廂金佩刀十把,起花佩刀二十把,廂金雙利劍十把,雙利闊劍十把,起金花單利劍六把,照星月水鏡一執,江河照水鏡二執,雕制夾板三只。

◎四詹事

本朝詹事府屢裁。康熙十五年,立皇太子,乃復設正詹兼翰林院侍讀學士、少詹兼翰林院侍講學士。至故友華亭沈文恪公(荃)始以講筵勞加禮部侍郎。二十五年,東宮出閣讀書,乃召江寧巡撫都御史湯公(斌)以禮部尚書兼詹事。時詹事為郭公(棻),少詹事為盧公(琦)、歸公(允肅),三公皆仍其舊,故同時有四詹事。未幾,郭遷閣學,即以湯為正詹,不另補。東宮初出閣,欽定講官五人:湯、郭二公外,則滿洲正詹尹(泰)、少詹舒(淑)、左春坊中允閻(世繩)、左春坊贊善黃(與堅)也。郭既遷去,以右春坊諭德徐(潮)補充之(予以少詹事予告,在乙丑九月,出閣在丙寅閏四月)。

◎起復

趙升《朝野類要》云:已解官持服,而朝廷特再推用者,名起復。起復,即奪情也。今人以禫後即吉為起復者,誤。

◎試官

今諸司官,初選即實授,唯監察御史、中書舍人,必先授試職。一年滿,內閣、都察院方題實授,沿明舊例也。按明初,范敏試吏部尚書,李冕試禮部尚書,徐恢試戶部尚書,茹常試兵部尚書,開濟試刑部尚書,楊靖、王暹試侍郎,詹徽、茹太素試都御史,又有試給事中。至正德中,陸完為試都御史。此例今人不知。

◎八旗開科

八旗鄉會試開科,始於順治辛卯、壬辰,至丁酉停止。康熙己酉、庚戌復舉行,至丙辰停止。丁卯夏五月,以亢旱肆赦,再復開科之例。

按開科之例,前後稍有不同。順治壬辰、乙未,滿洲、蒙古用滿文,另為一榜(壬辰狀元麻勒吉,兩江總督。乙未狀元圖爾宸,工部侍郎)。庚戌、癸丑,滿洲、蒙古概用漢文,即附漢人通為一榜。辛未、甲戌復開科,例仍之。

◎徵聘不至

康熙己未博學宏詞之徵,內外薦剡百八十餘人,不至者四人:浙江應撝謙嗣寅、江西魏禧冰叔、山西范高阝鼎彪西、陜西李顒中孚。范登順治辛丑進士,闡明絳州辛復元(全)先生之學,與應、李以理學著於南北。唯魏以古文擅名,其兄際瑞、弟禮,皆有詩名,時號寧都三魏。

◎祭北海

丁卯四月,副都御史徐元珙疏請厘正祀典,其略云:臣按歷代祀典,唐望祀北海於洛州,即今河南府也。宋望祀北海於孟州,即今懷慶府也。明亦望祭於懷慶府。我朝典制,東海祀於萊州,南海祀於廣州,二祀近海,誠為允當。西海則於蒲州望祭,蓋西海遙遠,循宋、明之舊而望祭之,宜也。至北海則仍祭於懷慶。夫宋都於汴,而懷慶在其北,彼時幽燕皆非宋土,即出國門而望北一祭,亦權宜之計。有明定鼎燕京,仍往南而祭北海。我朝因之,殆非宅中以蒞四海之義。伏查北鎮醫無閭山,在奉天府屬,今為北鎮。山海關迤北之海,非北海乎。況盛京發祥重地,土厚水深,源流綿邈。皇上聲教四訖,幅員之大,亙古未有。長白山水並烏龍、鴨綠諸江,亦盡朝宗於海,則北海之祭,不應仍在懷慶。此祀典之急宜厘正者。伏查順治十七年,科臣粘本盛題請改祭北嶽於渾源州,祈下部議,嗣後告祭,更定於迤北近海地界云云。得旨:下九卿詹事科道會議。上言:明臣丘浚言京師東北乃古碣石淪海之地,於此立祠,就海而祭為宜。浚所云碣石,今在永平府,但我朝幅員廣大,混同江水發源長白,流入北海,今北海之祭,應改混同江邊望祭可也。得旨允行。

◎周張後裔

康熙二十四年,僉都御史姚締虞言:宋儒周敦頤有開繼之功。下部議,得旨以敦頤二十九代孫嘉耀世襲五經博士。二十六年,戶科給事中汪晉徵言:孔孟以來,道學之統,至宋周、程、張、朱而始著,乃程、朱二氏,久置世襲博士,周敦頤子孫亦為博士,其張載子孫,應一體恤錄云云。九卿等覆議。順治十二年八月,據江南布政使司呈請朱熹裔孫煌,禮部題授世襲五經博士。康熙九年五月,禮部覆御史傅世舟疏題授二程裔孫程宗昌、程延祀世襲五經博士。二十四年四月,九卿盾事科道會議,僉都御史姚締虞疏題授周敦頤裔孫嘉耀世襲五經博士。張載關中大儒,與濂洛並重,載裔孫亦應照例授世襲五經博士。陜西巡撫副都御史布哈疏請以載裔孫張夢熊應詔,夢熊未及襲而卒,以其子從先為博士。

◎臺灣開科

康熙丁卯夏四月,福建提督張雲翼疏請臺灣鄉試,宜照甘肅、寧夏例,於閩場另編子號,額中一二名。禮部覆準:臺灣新經歸附,文教初開,應將臺灣一府三縣生員,照甘肅、寧夏之例,另編字號,額外取中舉人一名,得旨允行。是科五十一名蘇峨,鳳山縣附學生,習《易經》。

◎滿洲鄉試

丁卯夏,恩詔“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原有定例,同漢人一體開科取士。前因用兵,暫行停止,今仍照舊舉行”。禮部題請於直隸舉人額外,滿洲、蒙古取中舉人十名,另編滿字號;漢軍取中舉人五名,另編合字號(漢軍稱烏金超哈故也)。會試亦於漢進士額外,滿洲、蒙古取中四名,漢軍取中二名,皆與漢人一體作文考試。盛京生員,附入在京八旗。本年鄉試期迫,俟庚午,辛未科舉行云。

◎漢尚書

順治初,始設漢尚書。吏部陳名夏、戶部謝啟光、禮部李若琳、兵部劉餘祐、刑部黨崇雅、工部張鳳翔、都察院掌院事左都御史房可壯。後惟陳、黨二人拜相。

◎閣臣

世祖時拜相者,自同安洪文襄(承疇)外,直隸四人:涿州馮文敏(銓)、靜海高文端(爾儼)、大名成公(克鞏)、高陽李文勤(霨)。江南四人:溧陽陳公(名夏)、武進呂公(宮)、吳江金文通(之俊)、高郵王文通(永吉)。山東四人:德州謝清義(升)、掖縣張文安(端)、安丘劉公(正宗)、聊城傅公(以漸)。山西二人:曲沃李公(建泰)、衛文清(周祚)。河南一人:商丘宋文康(權)。陜西一人:寶雞黨公(崇雅)。浙江一人:海寧陳公(之遴)。四川一人:井研胡公(世安)。康熙已來拜相者,直隸四人:柏鄉魏公(裔介)、寶坻杜文端(立德)、宛平王公(熙)、真定梁公(清標)。江南五人:長洲宋文恪(德宜)、昆山徐公(元文)、丹徒張公(玉書)、合肥李公(天馥)、桐城張公(英)。山東三人:益都孫文定(廷銓)、臨朐馮文毅(溥)、武定李文襄(之芳)。山西一人:沁州吳公(琠)。湖廣三人:孝感熊公(賜履)、漢陽吳文僖(正治)、大冶余公(國柱)。浙江一人:錢塘黃文僖(機)。熊公罷相後,再起為禮部尚書,己卯復相。

◎千秋康氏

本朝順治已來,直省民間一產三男者,歲有數十,多不勝紀。定例官給米三石、布十疋而已。按南唐時,金陵人康國輔娶司馬氏,一產三男。唐主以為瑞,皆封將軍,號千秋康氏。《柳子厚集》有為廣南鄭尚書奏百姓一產三男狀,侈為休征,想爾時此事絕少,故以為祥瑞,而優異如此。

◎暹羅表

康熙二十三年,暹羅國進表云:啟奏大清國皇帝陛下,伏以聖明垂統,繼天立極,無為而治,德教孚施萬國,不動而化,風雅澤及諸彜,巍巍莫則,蕩蕩難名。卑國世荷皇恩,久沾德化,微臣繼襲踐祚,身屬遐方,莫能仰瞻天顏。幸遇貢期,敢效輸款,顓遣正貢使坤孛述列瓦提、二貢使臣坤巴實提瓦抒、三貢使臣坤司吝塔瓦喳、正通事坤思吝塔披彩、辯事文披述嗒新禮呼等,梯航渡海,賫捧金葉表文方物譯書,前至廣省,差官伴送京師,朝貢進獻,代伸拜舞之誠,恪盡臣子之職。恭祝皇圖鞏固,帝壽遐昌。伏冀俯垂鑒納,庶存懷遠之義,微臣瞻天仰聖,不勝屏營之至。

◎太皇太后朝儀

舊制:元旦、冬至及太皇太后、皇太后萬壽節,上詣兩宮行禮,大學士、尚書、都統已上隨駕詣宮前行禮,侍郎已下則否。二十年,御史任某條奏,部議隨駕官如故,侍郎已下,於午門前行禮,遂為定制。

◎裙帶官

宋時親王南班之婿,號曰西官,又謂之裙帶官。見《朝野類要》。

◎耏

耏水在予邑東鄙,古西安城下;又姓也。《左傳》文公十一年,宋公於是以門賞耏班。《漢書·功臣表》有芒侯耏跖;劉熙《釋名》曰:「耳,耏也。」

◎停止閏月

楊光先者,新安人,明末居京師,以劾陳啟新,妄得敢言名,實市儈之魁也。康熙六年,疏言西洋曆法之弊,遂發大難,逐欽天監監正加通政使湯若望而奪其位。然光先實於歷法毫無所解,所言皆舛謬。如謂戊申歲當閏十二月,尋覺其非,自行檢舉,時已頒行來歲歷,至下詔停止閏月。光先尋事敗,論大辟。光先刻一書,曰:“不得已,自附於亞聖之辟異端。”可謂無忌憚矣。

王蜀閏丙戌年正月,後因胡秀林向隱異同,求得唐歷,乃閏乙酉年十二月,遂改用之。宋元豐元年,歲在戊午,閏正月,知定州薛向繳進遼國歷,乃在十二月。古亦有此,見吳曾《漫錄》。

◎長白山

內大臣覺羅武等謹題為遵旨看驗長白山事。康熙十六年四月十五日,內大臣覺羅武、一等侍衛兼親隨侍衛首領臣耀色、一等侍衛臣塞護禮、三等侍衛臣索,奉上諭:“長白山系本朝祖宗發祥之地,今乃無確知之人,爾等四人,前赴鎮守兀喇地方將軍處,選取識路之人,往看明白,以便酌量行禮。”臣等欽遵上諭,於五月初四日起行,本月十四日至盛京,十六日由盛京起行,本月二十三日至兀喇地方。轉宣上諭於將軍等,隨查兀喇、寧古塔及兀喇獵戶所居村莊等處,俱無確知長白山之人,僉云:曾遠望見。惟都統尼雅漢之宗族戴穆布魯,原系采獵之人,今已老退閑,口稱我輩原在額赫訥陰地方居住,我雖不曾躋長白山之巔,曾聞我父云,如往獵於長白山腳下,獲鹿肩負以歸,途中三宿,第四日可至家。以此度之,長白山離額赫訥陰地方不甚遙遠。我不知其他等語。因訪問雖不曾至長白山,如赴額赫訥陰地方,水路幾日可至,陸路幾日可至,亦有知往額赫訥陰地方陸路之人否?據管獵戶噶喇大額黑等口稱:如乘馬由陸路前赴額赫訥陰地方,十日可至;如乘小舟由水路而往,途中全無阻滯,二十日可至;倘遇水漲阻滯,難計日期。有獵戶喀喇者,知赴額赫訥陰地方陸路等語。臣等隨議,每人攜三月糧而往,又思或三月糧盡,或馬匹倒斃,不能歸家,亦不可定。隨語鎮守寧古塔將軍巴海,可載一船米於額赫訥陰地方豫備,倘我輩米盡,以便於彼處取用。將軍巴海云:大船不能過松阿裏河大險處,當即載米十七小船,至額赫訥陰地方豫備。臣等即擬於六月初二日起行,又思由水路而往,倘遇水漲阻滯,稽遲時日,不能即至。因與噶喇大額黑約:我輩乘此馬匹肥壯,速由陸路往看,俟看過長白山回時,再由水路逆流而上,前赴額赫訥陰地方。約定,臣等帶領固山大薩布素,於六月初二日起行,經過文德痕河、阿虎山、庫勒訥林、祁爾薩河、滹沱河、沙布爾堪河、納丹佛勒地方、輝發江、法河、木敦林巴克塔河、納爾渾河、敦敦山、卓龍窩河等處。及至訥陰地方江幹,不意噶喇大額黑乘小舟而行半月程途,七日齊至。因語固山大薩布素,我輩乘小舟,由江中逆流前赴額赫訥陰地方,汝帶領官兵馬匹由瓦努湖河逆流而上,由佛多和河順流而下,前來額赫訥陰相會。約定,遣發去後,臣等於十一日至額赫訥陰地方,固山大薩布素等於初十日已至。因前進無路,一望林木,臣等與固山大薩布素商議,令薩布素閑散章京喀達與識路徑之喀喇帶領,每旗甲士二名,前行伐木開路,並諭如望見長白山,可將行幾日方得望見、有幾許路程,相度明確來報。我輩住二日,亦即起行矣。隨於十二日遣發前行去後,本日據固山大薩布素差人顧素前來報稱:我等別大人們行三十里,至一山頂上,望見長白山不甚遙遠,似止有一百七八十里等語。又續差艾喀來報稱:先差人來後,又至一高山頂上,望見長白山甚明,約有百餘里,山上見有片片白光等語。臣等趁未有雨水之時,急往看驗長白山,因留噶喇大額黑督捕珠玤,於十三日起行,十四日與固山大薩布素等會於樹林中,揣摩開路前進。十六日黎明,聞鶴鳴六七聲。十七日雲霧迷漫,不見山在何處,因向鶴鳴處尋路而行。適遇路蹊,由此前進,直至長白山腳下。見一處周圍林密,中央平坦而圓,有草無木,前面有水,其林離住劄處半里方盡。自林盡處,有白樺木宛如栽植,香木叢生,黃花燦爛。臣等隨移於彼處住劄,步出林外遠望,雲霧迷山,毫無所見。臣等近前跪誦綸音,禮拜甫畢,雲霧開散,長白山歷歷分明,臣等不勝駭異。又正值一路,可以躋攀,中間有平坦勝地,如築成臺基,遙望山形長闊,近觀地勢頗圓,所見片片白光,皆冰雪也。山高約有百里,山頂有池,有五峰圍繞,臨水而立,碧水澄清,波紋蕩漾,殊為可觀。池畔無草木,臣等所立山峰,去池水約有五十餘丈地,周圍寬闊約有三四十里。池北岸有立熊一,望之甚小,其繞池諸峰,勢若傾頹,頗駭瞻視。正南一峰,較諸峰稍低,宛然如門。池水不流。山間處處有水,由左流者,則為扣阿裏兀喇河;右流者,則為大訥陰河、小訥陰河。繞山皆平林,遠望諸山皆低。相視畢,禮拜下山之際,峰頭有鹿一群,他鹿皆奔,獨有七鹿如人推狀,自山峰陸續滾至山下閑散章京畢楊武裏等駐立之處。臣等不勝駭異,因思正在乏食,此殆山靈賜與欽差大臣者。隨望山叩謝,收其七鹿。臣等上山之時,原有七人也。自得鹿之處,退至二三十步,回首瞻望,又忽然雲霧迷山。臣等因清凈勝地,不宜久留,於十八日言旋。回見先望見長白山之處,因雲霧蒙籠,遂不得復見山光矣。二十一日回至二訥陰河合流之處,二十五日回至恰庫河,此河乃訥陰東流會合之所。二十八日正行之際,適遇頒到敕旨,臣等不勝歡忭,捧讀敕旨,感激靡盡,當經叩頭謝恩訖。二十九日因馬瘦不堪馳驅,自恰庫河水路乘小舟而歸,經過色克騰險處、圖白黑險處、噶爾漢險處、噶大渾險處、薩滿險處、薩克錫險處、法克錫險處、松阿裏大險處、多渾險處。乘一葉小舟,歷此大江九險,得以無恙而渡者,皆仰賴皇上洪福之所致也。七月初二日,回至兀喇地方,又往看寧古塔等處地方,於本月十二日至寧古塔,遍看會寧府等處地方畢,於七月十七日自寧古塔起行,八月二十一日抵京師。臣等奉命於人跡罕到之處,創辟路徑,行於不見日色深林之內,無一日阻滯,得見長白山,皆我皇上敬念祖宗、誠心感格神明之效也。緣系欽差事宜,謹疏奏聞。

奉旨:“長白山,祖宗發祥重地,奇跡甚多,山靈宜加封號,永著祀典,以昭國家茂膺神貺之意。著禮部會同內閣詳議具奏。”禮部覆疏:《金史》大定十二年,封長白山為興國靈應王;明昌四年,又加封開天弘聖帝;明洪武三年,並去嶽鎮王公封號,止稱為神。今本朝祭五嶽五鎮,俱稱嶽鎮之神,相應將長白山封為長白山之神,相擇吉地,建祠照五嶽例,每年春秋二季致祭。祭祀所行禮儀應用等物,亦照五嶽。今未建祠之前,應特遣大臣往封致祭。其封神祭文及每年春秋二次祭文,交與翰林院撰擬。工部酌量題請建造祠宇,成日,始行春秋二祭可也。奉旨:“這建祠致祭事宜,著再詳議具奏。”

◎山東解元

山東解元在明時,仕多不達。至順治戊子,吾邑伊中丞翕庵(辟)以乙未改翰林,授御史,今至節鉞;甲午,大嵩趙庶常浮山(作舟)以己未;丙午,鄆城魏侍讀子相(希征)以丙辰;壬子,濱州王檢討甲先(鼎冕)以癸丑;乙卯,德州李編修紫瀾(濤)以丙辰;丁巳,諸城王編修何思(沛思)以己未;辛酉,德州孫檢討子未(勷)以乙丑;丁卯,陽谷劉庶常(琰)以辛未:凡歷十五科,而入翰林者八人。

◎崇禎紀事

《崇禎紀事》,吳郡姚宗典所著。其中紀載多失實,而獨於宜興故相,盛稱其功。又見《弘光大記》一書,亦多出傳聞,如云某年月日,劉澤清殺其叔孔和,孔和長山故相國青嶽先生鴻訓子,部領義兵至淮,澤清忌而殺之,非其族也。又云:流賊偽制將軍某至濟南,推官鐘性樸死之。鐘字文子,順天人,癸未進士,本朝順治初為濟南府推官,後擢提學道。予即其庚寅首取士也。而謂死流賊之難,何也?

◎縣名避年號

順治中,改嘉興府崇德縣為石門縣,以避太宗年號也。明穆宗朝,亦改隆慶州為延慶州。許重熙《五陵註略》曰:宋時皆改郡邑名以就年號,如祥符、紹興之類。國初亦以洪武名其門,避年號,非古也。

◎玄狐

本朝極貴玄狐,次貂,次猞猁猻。玄狐惟王公以上始得服。康熙十一年,重定衣服等威之制,三品以上始得服貂及猞猁猻。未久,復故。日講官每歲賜貂,自滇中告變停賜。康熙十九年,乃遍賜講官九人。

◎遵化改州

康熙十六年,以孝陵故,升遵化縣為州,以豐潤縣屬之。知縣鄭僑生即升知州,後歷官湖廣提學僉事。

◎鄉飲酒禮

康熙己酉,順天府尹疏請八旗一體行鄉飲酒禮。從之。


 卷三 ↑返回頂部 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