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汨羅廟記
作者:蔣防 唐
828年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9

噫!日月明而忠賢生,日月翳而忠賢斃。明翳其天耶非耶?其數耶非耶?將適然耶非耶?且自昔抱大忠而生,抱大忠而死者,亦何可勝言。雖天傾地搖,山拆川竭,猶可得而評論焉。及至軒轅氏之天,以道為日月,無明翳之變,故風后力牧得適其材焉。帝堯氏之天,以德為日月,無生斃之數,故羲和氏百工之徒得信其用焉。帝舜氏之天,以仁為日月,無虧盈之節,故十六族得宏其理焉。大禹氏之天,以公為日月,無氛靄之蔽,故皋陶稷禼之臣得專其任焉。殷湯氏之天,以信為日月,不不昧,故伊尹得符其志焉。文王氏之天,以心為日月,無薄蝕之變,故周召之倫得張其化焉。我大唐氏之天,以政為日月,故房杜魏徵得盡其訏謨焉。其餘上自列國,下逮周隋,或以耳目為日月,或以左右為日月,一明一翳,非天之所為也,非地之所為也。故萇宏辟,伍員梟,范蠡、魯連去,徐衍負石,三閭懷沙。良可痛哉!然三閭者,以大忠而揭大文,沉吟楚澤,哀鬱自讚,爰興褒貶,六《經》同風。至宋玉景差,皆弟子也,況吾黨哉!

唐文宗太和二年春,奉命宜春抵湘陰,歇帆西渚。邑宰馬搏謂予曰:「三閭之墳,有碑無文,豈前賢缺歟?」又曰:「俗以三閭投汨水而殞,所葬者招魂也,常所惑焉。」按《圖經》,汨冬水二尺,夏九尺,則為大水也。古之與今,其汨不甚異也。又楚人惜三閭之才,閔三閭之死,舟馳楫驟,至今為俗。安有尋常之水,而失其遺骸哉?安有不睹其骸,而知其懷沙哉?但以楚詞有大小《招魂》,後人憑而穿鑿,不足徵也。愚則以為三閭魂歸於泉,屍歸於墳,靈歸於祠,為其實。郡守東海徐希仁洎馬搏,以予常學古道,熟君臣至理之義,請述始終符契,以廣忠賢之業云。於戲!後代知予者以此,罪予者以此。文曰:

屈碑立兮,讒人泣兮。屈碑推兮,讒人咍兮。
碑兮碑兮,汨之隗兮。天高地闊,孤魂魄兮。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