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水新船賦(以「虛舟濟物,利涉大川」為韻)

汾水新船賦(以「虛舟濟物,利涉大川」為韻)
作者:徐彥伯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67

賢者徹侯,求人之莫,分帝之憂,以為冀方輪轉,病於行輈。迺乘素秋,鏡清流,假道於河伯,息肩於吳牛,因去彼以取此,遂舍車而造舟。革故鼎新,裁規創制,通子房之妙略,運宏羊之潛計,測淺深之量,將載沉而載浮;陳去就之宜,則既濟而未濟。懿夫席帆錦纜,蘭橈桂楫,不日而成,嘉謨允葉。蒲且罔設,寧勞漁子之家;財用無虧,不奪農人之業。水之積也厚,船之動也捷。回翔並騖,識波上之雙鳧;倏忽孤飛,見天邊之一葉。伊負重以致遠,非卬否而人涉。及夫安卑委順,外靜中虛,混泥沙而閉矣,象智者之居諸。逐便乘流,排難觸物,泛波濤之不屈,狀勇者之拂鬱。船之時義,吉無不利。向之為材也,標挺特之材;今之為器也,作殊常之器。若往若來,無顛無躓。奢淫自戒,厭殷帝之酒池;遊戲無虞,恥丹朱之陸地。鷁首翩然,魚鱗比川,映汾陰之寶鼎,參漢武之樓船。當秋風之棹唱,候明月以扣舷,載廩儲而奉國,達方物以朝天。可以通河渭,可以溯涇,斯漸勞而永逸,將冠古而爭先。且知君子攸作,務於遠大,美利亟行,莫不係賴。厥聲載路,賡歌濟巨川之功;史不絕書,考課獲疇庸之最。別有荷為衣兮蕙為帶,鼓輕枻兮張翠蓋,杳渺煙波之末,夷猶區域之外,願一涉於龍門,接神仙之嘉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