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源縣琴高靈泉碑記

沁源縣琴高靈泉碑記
作者:令狐楚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43

仙人琴高,生於周而遊於冀,嚐入碭水,沈而不濡,時乘赤鯉,周旋自若。河東,冀州之城也,前此嚐命有司廟於沁水之東,有冽寒泉,在堂之下,廣圜累步,澄湛盈尺。嘻!靈蹤汗漫,雖羽化於何鄉;而真理希夷,或鱗潛於此地。不然,則何以旱暵而不耗,霖淫而不盈?居人乞靈以赴訴,遊子玩奇而濯弄,澹乎不知其幾百年也。貞元十五祀,郡守之子弟,敢以葷血饌於傍,腥膻既漫,清泚遂涸,似有扃閉,孰知根源,迨茲七稔,無複一勺。

永貞之元年,觀察使尚書右仆射馮翊嚴公,以清靜(闕一字)其心,以中和樂其職。申命前清源令范陽盧憚假符於州,逾月而吏知恥,逾時而人知敬。一年而生物盡康,眾績其凝。由是抗懷仙風,注意靈泉。且曰:「刾山而飛者,傳於故誌;聞綺而赴者,載在前言。吾其禱焉,儻可複也。」秋九月一日,率其屬,有攝長史程義光,攝司馬周利用,軍從事王僔州,主簿趙鄂、王青溪、楊果雲、連道衝,並軍吏群從數十人,致齋陳信,蚃如答。初以神視,厭浥而未融;徐以氣聽,湔準而始達。奠未徹而可以鑒,晷不移而可以汲。其明日,潏然有響,澂然無波,舊痕皆平,故味不爽。州閭喜駭,瞻觀奔走,乞以其狀獻於府朝。而盧君善無近名,嫌不語怪,將使感通神速之事,寂寥無聲。越十月,楚聞風異之,伐石為記。

嗚呼!聖人之所以觀象設教,神而化之者,無他,其要在於禍淫福謙,懲惡勸善。苟或淫昧,將焉訓齋。吾知盧君之洗心餐和,勤力抱素。前領遼山也,未及周歲,獲白鹿以歸。聿來心源,齋沐於赤鬆觀,有四白鶴自天翔集。是故精意專感,急於置郵,靈釣而元關洞開,神驅而幽鍵迎解。有以知神明之與仁助,信蓋章乎州民。於是潔其涯隒,新其廟貌。入於門者,不俟約束,自然齋莊。如承水仙,若睹龍鯉,上可以列瑞典,下可以編幽經。目為靈泉,蓋傳信也。時永貞元年孟冬月十有八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