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下賢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卷第十一 沈下賢文集 卷第十二
唐 沈亞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沈下賢文集卷苐十二

  行狀   𥙊文

   為宿賓譔行狀 為韓尹𥙊韓令公文

   𥙊李少丑文  𥙊胡同年文

   𥙊故室姚氏文 為人𥙊媵者文

   劉巖夫哀文  祈雨文

   郢州修明真齋

   為漢中宿賓譔其故府君行狀

唐故銀青灮禄大夫檢校户部尚書左金吾大將軍

兼御史大夫上柱國河南縣開國公食邑二千户賜

紫金魚袋贈太子少保柳公行狀

   曽祖 該 皇任陵州録事叅軍贈陵州刺史

    祖 岑 皇贈祕書監

    父 潭 皇太僕卿駙馬都尉贈司空

狀公諱晟其先河東人肅宗時詔取儒賢配主其父

以門葉中選拜太㒒卿尚和政公主主及大僕繼䘮

而公年始十二孝聞宫𡛸既去䘮代宗憐之召養宫

中令與皇子諸王俱受學故公得通籍中禁詔以呉

大瓘為之師又以大瓘子通玄通㣲玄為𦔳教令十

日考學績勸所進乾元初除尚舍奉御淂歸故

詔呉大瓘通㣲通玄令就舍授學廣徳中加檢挍太

常卿賜佩金魚及徳宗即位以公故奉銅輦將欲加

賜遷官未幾而屬車駕西狩公徒走㑹難奉天因泣

奏曰臣願淂尺詔持而東入都購其豪人以為效徳

宗竒其忠賜詔如奏公於是傭裝入賊軍中見賊偽

右將軍郭常左將軍張公晟公説曰隂潦之災鼈游

其墀壇即楊先赫明是輩不知枯桂之地者公等寧能

從其挂㢤乃出詔示常等皆捧詔伏與誓約所歸未

及期㑹樞籍宦臣朱既昌隂以公之狀飛吿泚遂與

捕繫定死矣泚二將詞不伏即徙於外獄稍寛之有

頃賊兵累敗守吏益怠公因其共繫者十餘人謀相

與脱其錮髠而走之奉天徳宗為之撫背流涕明日

宸輿幸漢中公奉轡至南梁還拜王府長史貞元六年

改嘉王府長史嵗餘翰林舍人呉通玄謪死公為疏

陳雪𠕅進不得命公之季止公曰上方怒寧可為也

公不聼公章䘚三貢於是徳宗寤之謂公見義不囬賜

書𠖥勞竟雪通玄改澧州别駕十一年入為少將作

永貞初遷大將作加朝請大夫起崇陵㓛以檢校左

常侍居使内作封河東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户加銀

青光禄大夫起豊陵功賜上柱國元和初西蜀叛𤼵

歧隴邠涇朔方太原及山東六郡之䘚皆屬長武軍

詔以髙崇文討之既誅三蜀大困而漢中㝡險狹益

不能賑輸所奉中朝以器用當濟遂拜工部尚書兼

御史大夫持節帥漢中始詔諸征蜀䘚各還故部而

獨以漢中䘚三千人移戍梓州其䘚以為始去父母

鄉里既劳而歸及境乃不得見其閭亦以為自頼今

則徙之謂若謫耳皆鋒𡚒食所引刃援弓迫中貴人

時公行未及郡聞之遂疾驅倍走徃其所先劳之若

辛劳已乃問曰君等何以而成功乎俱曰某等伐闢

耳又問闢何以而淂伐俱曰不受指於天子公曰君

等既知闢以不受指而得伐又親㓕之而得功反不受

指耶今即不受指即受㓕矣于是䘚皆免胄匍匐遂從

所徙嵗餘入為大將作使匈奴先之戎相出視國使必

自㩀偃以相辱傲公知之乃先謂曰聞若等皆以去

信强亡禮自大禮信不為誠不仁也何足奉吾國乎

於是單于諸王貴人聞之愕然失待皆莫能詞先則

改容跪伏遂致天子之命約信成禮而歸拜金吾右

將軍始得公居爵益封千五百户加為大金吾九年

加户部尚書以大金吾為左將軍元和十三年三月

九日殁享年六十九上聞之一日廢聼奏詔命從官

之賜⿰貝專未帛贈太子少保公强辯多學謙下好

問因危而致其節見義不頋其私輸公之急某從寮

其門備得前行謹以所聞所見實録於斯謹狀貞元

十四年七月十七日狀

    為韓尹祭韓令公文

澤梁宋之戎郊𣷉雄渾於雲水陶沉毅與濃剛作晄

晄之巨士綿將流於洪光鼓神禱之在已昔丞相之

東征統梁城之千雉𠇮賓余以掌檄縱牧馬之遺羙

見公佩之横𦝫冠衙旗於宋壘及夷門之節臥余奉

歸于故里寧後者之無當頋狂埃以渤𧺫司馬啖而

賓徒烹血肉肆而為市何繼師之無作始公之㓛由

是伏豺豹於神猊遂清寧乎千里聞君書於天閽帝

嘉悦而忘恥嘗叙族以姪余謂同源於康子言康樂

於一方竟綿歴乎再紀廪蓄粟以億計積有餘而流

委攊甲馬之萬衘惟君王之所指擈准僮與齊萬當

烹氷以燎葦視燕趙之强侯若負垤之群蟻彼承風

其如何聞當飯之遺𠤎及柱天而轍日信慱壯之可

倚逢諒闇之初晨遂踐阼而為治推轂兮昇壇河橋

兮鄜畤㤙光被以湛稠仍分嗣以及嗣遵徃年之來

覲見差班於父子復何殃之不造⿺辶䖏相追而没齒榮

華之不遒兮倐云乎已矣悼皇情以注想每凝旒而

無扆錫祕物之必周余得命為臨視還壤厦而將駕

導清笳而哀徴鑒卑志之潔恭願降歆而省此嗚呼

哀哉尚饗

    祭河南府李少尹文

長慶四年五月十七日福建等州都團練副使沈

亞之謹遣郡吏李權奉酒肴之奠敬祖于故河南少

尹李公之尊靈夫哲之達塞兮繫其時之艱通故孔

子危而周公龍管遇齊而䘚業賈遭漢而不終嗚呼

哀㢤古昔何思所思唯時謨不我進綱不我維民不

得濟道不得施雖富且貴何大用為夫子之道殁矣

今將遺誰卷清明之特達歸壤厦而藏之哀㢤尚饗

    祭胡同年文

長慶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同年韓復張正謨龐

嚴沈亞之饌庶羞清酌之奠祭於故安㝎胡君之靈

惟温毅之尤顔兮含朴謙而苞野工時言之便平聲

詩兮闘風識於逺雅同遭㤙於昔年䝉擢身於長者

念嘉𭭕之平生君何先而捐捨痛彫華之誰疾兮聞

號𭈹之稚寡省余奠之不遒兮促將征於前馬何决

邁而無頋兮豈樂居乎壤厦既啟全而無尤君子羙

其終也哀㢤尚饗

    祭故室姚氏文

噫佳惠之淑敏承嚴明以信修既笄佩之有儀俟嘉

人以爲仇豈位者以無當頋采贄以納予惟鄙夫之

蓬塵牽阻離以爲尤始仕筆而關塞俄自夏而涉秋

誰來歸之湏㬰遂省拜於東陬潔㓜弱之室䖏奉板

輿於修途值凝氷之泝川乃築居以捨舟念𡛸嫁之

以時負重鈞於薄軀可困蹇之多淹汩嵗序之忽周

誤聞恙吾中閨言迅轡於皇都及鄭洛之外郊承凶

言於來書悼追悲之莫及聲失慟以𠰸呼目虗疑而

直想容髮髴之在眸舉椒桂之觴感百年之永乖䌫

繐帷之撫臆非彷徨於故居惟靈魂之昭昭省余心

之劳劬

    為人祭媵者文六年春作

念昔媵者容華不常喜顔如春酣葩之芳㸌乎將然

曄乎為灮偏然去步如𤇆洋洋萃然來𥚑如鸞下翔

佳言如酒和人中腸情如蚕絲繚不可央惟我所當

遂栖余床為余馨香自始于今六謝冰霜纔云就木

言歸壠首道既已隔淹不可久嗚呼哀㢤尚饗

    劉巖夫哀文

秀才劉巖夫父没不勝䘮余弔而作詞以哀之其詞

曰號呼窒懣喑嗚兮一溢不入百體痛兮體泉竭日

髪根枯兮脆黄推乱如霜蕪兮形若龍骸骨膚兮悲

占六腑神無居兮魂魄惝惝客四隅兮去衣風雲將

君疎兮待待地之赴幽都兮生成果克李意舒兮厚

𡛸薄養世有諸兮俗𣷽且廣無誰誅兮清魂佳字赫

來圖兮鼎設海陸備肴𦵔兮呉梅狄酪浹濃SKchar兮逢

果錯實態味殊兮酣若頰視若珠兮香津桂蟻沉

浮兮緑盂既彂有罇盂兮醪醴百味君安湏兮惟君

之嘗恣所如兮三爵與洗祝延呼兮為君澆奠一饗

余兮

   祈雨文詞漢武帝

長慶三年正月己巳櫟陽尉沈亞之承命於大京兆

以嵗旱用乾肉清醪恭祀于漢武皇帝神之祠下因

巫人以達其祝語嗚吁隂陽水旱其司唯神五行六

氣神得而均如愆且災神何爲仁惟神昔帝漢日何

祥不臻燕雍滂洋甘露騏驎人荷其澤亦仰如春氣

配髙明殁而爲神居滿必誅居抑必申今者獻陽始

嵗亢而爲屯草木蔽萌塞脉沉津不蒸不洩逾于十

旬雨師慢傲尸違不賔潜深驕髙祐此下人風伯囂

𭟼𥳽陶濃塵潰爲凝霾坌若頺雲鴻突渤上䝉無

垠掩蔽灮明以垢春晨彼風伯雨師皆神所司處位

不職荒役不祗神假之權使之爲用上帝如恕其殃

孰罹神明胡不督其稽察其欺壊法者戮笞然後泰

陽蒸雲雨膏以時發生有涯農力有施今官庶併誠

䖍䖍于祠集于宫室皷舞弹吹神其聼之無敢苟祈

    郢州修明真齋詞

大唐大和五年嵗次辛亥十月十五日己邜眀真大

齋主朝請大夫守郢州刺史李祥與讁臣郡客將吏

等仰首稽首再啟詞於虗無自然元始天尊無極大道

太上老君郡靈衆仙咸俟畢降蕩蕩乎混元始精半漓

涵奥薰蒸為氣形生於聲衆動既品随而有名清濃

薄厚四氣之營乃歧乃陌拆其混并衆動夀量道居

清濃覆人為大啟悟為明拒惡為壍䕶善為扄居𢙣

如何恥燕面㸃居善如何陽然懐聲道之所宰尊無

與亰伏惟皇上保聖億為夀程天齊尊髙如天無傾

某官幸職居專城雖喜從樂善之發怒因嫉惡而嬰

每覺逾息失以度刻不寜是用澆氣於恬奪性於情

害意之和傷和於平而神誤序胃血差經伏願大道

神尊垂尊澤祐彫堅老榮遐衆之齡使淄垢磨濁迷

醉醒伏願金借其堅玉𦔳其貞今某等之志戴道之

大德荷道之生成某等之狀蓼孽為甘山岳為輕伏

願災從日銷福與時迎某等之𢎞恭洗思滌慮以奉

以行謹辭


沈下賢文集卷苐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