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編修墓誌銘

沈編修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0

常熟沈立夫與余同給事武英殿書館。雍正四年秋,揖余曰:「吾告歸,行有日矣!吾母安吾鄉。古之人耕且養,三年而窮一經,四十而仕。吾齒與學皆未也。吾少好柳文,自先生別其瑕瑜,然後粗見古人之義法。及聞《周官》之說,而又知此其可後者也。故奉吾母以歸,將畢其餘力於斯。」立夫歸,自南方來者,爭傳其務學之勤。八年三月,有來告者曰:「立夫死矣。」余自童稚從先君子後,具見百年中魁壘士,其志趨尤上者,誦經書、講學、治古文而止耳。而察其隱私,猶或以震耀愚俗,而私便其身圖。故其所得,終未有若古人之可久者。其誠心欲有立於後,惟吾友層繩之子兆符,而既夭死。又其後則立夫。豈區區之文學,亦天心所重而靳其成邪?而古之人有言曰:「人皆可以為堯舜。」豈求在我者,可稱其大小遠近而必有得,而與竭心於文學者異道邪?

立夫諱淑,雍正癸卯進士,翰林院編修,卒年二十有九。父某,太學生。母某氏。妻蔣氏,有子始三歲,未能訃。乃誌而銘之,以郵致於其家。立夫之祖育,以孝聞。其歸也,請誌其墓。余因舉立夫之志行,決其終有立,以為孝德征,而今乃銘立夫。嗚呼,悲矣!銘曰:

始謂斯人,若為天所牖,而善為承。豈惟無成,速殞其生!何數之難測,而理亦未可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