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河南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四 河南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五
宋 尹洙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春岑閣鈔本
卷第二十六

河南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五

 申狀

  申宣撫韓樞密乞修安國鎭狀

  申四路招討司論本路禦賊狀并書

  分析公使錢狀

  申四路安撫使范資政乞于乾華州聽𠉀朝

   旨狀

  申宣撫韓樞密乞修安國鎭狀

右某今相度到瓦亭寨地形窄隘兼本寨四面俱

無戰地若駐大兵在彼如賊馬入冦以至𨚫囘雖

見得可以襲逐又緣地𫝑難以出兵若賊馬自涇

陽谷入來倒把定彈箏岐路則彼處兵馬進退不

得兼頭囘時或𨚫徃涇陽谷云亦無有扼其歸路

以此駐劄大兵不爲穩便自本寨以西直至師子

堡以來䀆在谷道及兩面來路頗多俱非控扼之

處今蹈行到安國鎭堡子下而大川内西控瓦亭

大路比當涇陽谷口自來太鎭雖有重壁又𨚫在

南坡上絶然高峻裡面又無人戸居止其居民皆

在城外城下居住去年䀆遭燒蕩今復于上件大

川内修建城寨一所將來如遇賊馬入冦即將昨

來預議指揮部署下瓦亭兵馬𨚫移在此處即東

西北三面俱出將兵馬如未欲出戰即足爲諸處

聲援堅壁指重遏其奔衝如見得賊勢可以襲逐

即自據勝地排布軍馬兼分擘㳺兵照管得北原

上賊馬來路所有接應鎭戎德順兩處雖比瓦亭

遠着四十里其如不拘困𨚫兵𫝑可以遠作聲援

況鎭戎德順壁堅固逐處戰守兵數與舊不同若

且令固守即不妨分壁奇兵接次應援設使部署

兵在瓦亭駐劄雖與逐處相近亦不可輕出天兵

以此利害分明令寫畫到地圖并計科到功科狀

一本謹具狀申宣撫使

  申四路招討司論本路禦賊狀并書

一沿邉弓箭手自來每遇賊馬入冦並各潰散葢

緣逐地分各令守把多者不過一二百人當苗稼

成熟之際此中鈔刼足能禦拜若遇賊兵大至則

須至逃潰況今來已定正月則未能卒破求戰則

不與之較旣勝負未分必無㴱入奔衝之理如使

弓箭手及巡檢兵士防托守把若非迎戰敗衂則

必望風驚潰自然成壘震惧大軍喪氣此亦取敗

之一端欲乞更不降指揮諸處于邉壕守把防托

所貴不致敗

一將來賊馬若的然于秦鳳路冦掠本路除合差

那兵馬救援外緣山外與秦隴地里相接本路署

將帶兵馬赴德順軍駐劄及差那驍勇將士與山

外巡檢劉滬同于靜邉准僃賊兵頭囘覓便邀擊

𨚫今見令彭陽城駐劄

一將軍馬赴瓦亭照應某上覆招討侍郞日近邉

報益多慮恐必來入冦某輒有所見軍行利害數

事雖與部署諸官熟議皆合緣皆是出戰官員今

所議持重不戰即難爲連署謹附管内机宐右輅

詣節下乞賜詳酌早降處分

  分析公使錢狀

准公文准都轉運司牒准敕據陜西都轉運司體

量到洙前知渭州借過軍資庫錢糧等取問洙曾

與不曾于省庫内支借著錢銀作何使用自後曾

與不曾交還具逐件招承文狀者

右具如前洙先於慶曆三年七月内奉敕差知渭

州到任後取索到前知渭州王沿已後支用公使

錢體例計度每年合使錢數及勘會到本州見管

指使使臣及郡虞侯已上共六十餘人主兵官及

通判職官參謀等近二十人共八十餘人逐日例破當食

納計錢共七貫每月計二百一十貫逐月五次聚食一次

張樂共約錢三十貫文每季一次大排管設軍員二百貫

非次專使撫問或教場内軍員喫食官員射弓及𣸸助

造酒糯米幷節辰送物逐季又約一百貫文每一季都計

使錢一千貫文依此約度每年合用錢四千貫文王沿在任

時支公使錢三十貫後來除依王沿例别給米麥外只支

錢二千貫勘算毎年合少錢二千貫洙遂訪問勾當官

吏等所少錢作何出辦其人等並言自來于諸處囘易可

以得足洙遂體問到前來張亢在任日幷隣近州郡涇

州鄭戩慶州滕宗諒將銀往西川收買羅帛及買上京交

鈔幷令人解州般鹽計三處囘易鄭戩布將銀于西川及秦

州收買羅帛幷買上京交鈔亦是三處囘易即不令人

于解州般鹽洙相度得差人解州般鹽委是不便其西

川又緣地遠難以差人往彼只可于秦州買物及上京

交鈔兩處囘易其勾當人兼言將銀入西川則利息甚

多若只于兩處囘易恐支用不足洙即不曾聽從兼體

問得諸處及本州自來並是於軍資庫或隨軍庫支

撥係官錢作本囘易有此體倒洙以本州除逐季請撥

公使錢外别無不係省錢若不于官庫支借即無由得

錢囘易實曾遂度印押頭子委勾當人于軍資庫

支借錢銀徃秦州囘易及收買上京交鈔並係公

用庫赤曆支收知州通判鹽官通桿即不一一記

得貫伯兩數及支出月日今看詳陜西都轉運司

奏狀稱借出錢二千貫銀五百兩委是洙在任日

借出是實兼洙記得只二次令人將銀徃秦州收

買羅帛一次令人將交鈔上京其秦州羅帛即是

洙在任日買到令勾當官員使臣依市價賖買與

諸色人共上京鈔交囘買到物帛即是洙離任後

來有狄青程勘王素相繼知州即不知于何人任

内賖散與人兼陜西都轉運司己磨勘到見欠錢

人計二百七十九戸即是已見得錢數歸着今乞

令渭州勒勾當人錢析洙在任日所借到錢銀囘

易到物色多少是元借本錢多少是收到利錢若

干於洙任内收係若干於後來知州任内收係其

軍資庫元供出本錢及銀于是何年月𨚫于本庫

送納即見得交還與未曾交還又緣洙于慶曆三

年八月内到任九月後便値西界事宐𦂳切洙與

主兵官員逐日隄僃略無暫暇雖累准 朝旨令

凡有管設不得減削及許令囘易洙只是委管勾

當使官員及公人等一面主管囘易及支收使用

其買到物帛亦不曾親自㸃檢所有上項分折每

年合使用錢數並是小作納筭計仍乞取洙離任

後逐月所支過公用錢數細定月分與洙所約度

到費用數目比類方見使用的數所分析前項事

理並皆詣實謹具狀申河東轉運司謹錄狀上

  申四路安撫使范資政乞於乾華州聽侯

   朝旨狀

某昨自潞州赴渭州制勘院照𡭊公事至永興軍

經陜西都轉運司陳狀爲先曾知渭州涇州將來

奏案後若在邉上州軍聽 敕切慮於事體不便

及邠州永興軍又是前兩府知州亦難以在彼欲

乞于乾華州聽𠉀 朝旨如該合收禁亦乞依條

貫施行自後即未知都轉運司曾與不曾聞奏洙

已於六月十日蒙制勘院責保送渭州知在見在

館驛内安下比至伺𠉀 敕命須是一月以上切

緣洙去年方離渭州即今本州官員多是某在任

日到任舘驛内人有衆官安下常有官員徃還事

體㴱屬不便伏望四路安撫資政特賜據狀僃錄

開奏并詳某前于陜西都轉運司所陳事理早降

指揮伏𠉀台旨










河南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