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墓誌銘二

河南先生文集 墓誌銘二
宋 尹洙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春岑閣鈔本

  太常博士尹君墓誌銘

君諱源字子漸姓尹氏與其弟洙師魯俱有名於

當世其論議文章博學強記皆有以過人而師魯

好辨果於有爲子漸爲人剛簡不矜飾能自晦藏

與人居久而莫知至其一有所發則人必驚伏其

視世事若不干其意已而搉其情僞計其成敗後

多如其言其性不能容常人而善與人交久而益

篤自天聖明道之間予與其兄弟交其得於子漸

者如此其曾祖諱誼贈光祿少卿祖諱文化官至

都官郞中贈刑部侍郞父諱仲宣官至虞部員外

郞贈工部郞中子漸初以祖廕補三班借職稍遷

左班殿直天聖八年舉進士及第爲奉禮郞累遷

太常博士歷知芮城河陽二縣僉署孟州判官事

又知新鄭縣通判涇州慶州知懷州以慶曆五年

三月十四日卒于官趙元昊冦邉圍定州堡大將

葛懷敏發涇原兵救之君遺懷敏書曰賊舉其國

而來其利不在城堡而兵法有不得而救者且吾

軍畏法見敵必赴而不計利害此其所以數敗也

宐駐兵瓦亭見利而後動懷敏不能用其言遂以

SKchar劉渙知滄州杖一卒不服渙命斬之以聞坐

專殺降知密州君上書爲渙論 得復知滄州范

文正公常薦君材可以居館閣召試不用遂知懷

州至期月大治是時天子用范文正公與今觀文

殿學士富公武康軍節度使韓公欲更置天下事

而權倖小人不便三公皆罷去而師魯與時賢士

多被誣枉得罪君歎息憂悲發憤以謂生可厭而

SKchar可樂也往往被酒哀歌泣下朋友皆竊怪之已

而以疾卒享年五十至和元年十有二月十三日

其子材葬君于河南府壽安縣甘泉鄕龍洲里其

平時所爲文章六十篇皆行于世男四人曰材植

機杼嗚呼師魯常勞其智於事物而卒蹈憂患以

SKchar若子漸者曠然不有累其心而無所屈其志

然其壽考近以不長豈其所謂短長得失者皆非

此之謂歟其所以然者不可得而知歟銘曰

有韞于中不以施一憤樂SKchar其如歸豈其志之將

衰不然世果可嫉其如斯

  故河南尹君墓誌銘幷序  韓   琦

河南尹君名朴字處厚師魯之長子也幼博學能

文通春秋知古今議論根蔕經史明白是非雖先

達父友皆竦然屈服不敢以齒少遇之師魯高文

大節當世師仰居家未嘗不以古聖賢之道誨其

子弟故處厚不獨天性超絕以承父之教薫炙漸

漬而至于大成焉嘗一舉進士誤爲有司所絀反

笑曰是豈足以䀆吾才邪師魯勉以應制舉於是

所記益廣所學益㴱師魯每歎曰吾道之克傳吾

門之所寄在此兒也慶曆中余與今樞密副使田

公元均奉詔宣撫陜西時縉紳草澤上書以方略

言者數百人余請田公第其高下而獨取布衣趙

仁濟者爲第一然恠其所論特奇疑非仁濟言旣

而知處厚代爲之田公驚而謂余曰尹氏有子矣

尹氏有子矣自是余嘗稱於公卿間謂其學必能

繼師魯其才必爲朝廷所用不幸年二十五而亾

良可哀已師魯諱洙官至起居舍人直龍圖閣以

䜛貶崇信軍節度副使未起而卒處厚娶王氏再

娶宗氏一男曰煥一女尚幼處厚將從師魯之喪

葬于緱氏也其從弟材來吿曰伯父以公之知處

厚也嘗屬材曰異日當請銘於公今葬矣敢以伯

父之言吿乃爲銘曰

惟壽惟夭達者一焉愚壽而滅賢夭而傳嗚呼處

厚孰短孰延吾疑禍福不主于天惡兮不折善兮

不年天果主邪胡爲而然

  尹判官墓誌       范純仁

君姓尹氏諱高廟字嗣復師魯第三子也師魯諱

洙師魯其字也以道德文章名重天下天下之人

識與不識皆稱曰師魯自大父以上官諱族系韓

魏公表師魯之墓書之詳矣慶曆七年先君文正

公守南陽時予侍行師魯自鄖鄕輿疾而來託先

公以後事予得省疾于卧内見嬰兒扶床方二三

歲睂宇秀爽師魯指謂予曰此吾兒也予始識君

而𢜤其神俊異常又念師魯之積善必謂其遠大

不可量也後十二年方見於許昌方十五歲舉止

談論已如成人予自謂所期果不𡚶矣又十六年

忽聞君之訃驚漢自失迺知天理人事之難必而

心㴱痛大賢之失其後也君以翰林諸公薦名臣

之後特恩補太廟齋郞年未應調魏公奏爲相州

安陽縣主簿𭶑吏易君少而爲姦君得其情皆按

以法一邑驚服魏公鎭大名復辟監倉草塲秩滿

調泗州觀察判官未行以熙寧八年六月十四日

卒于許昌之長葛縣享年三十有一君天資英爽

讀書一覽輒不㤀未冠已與老成長者游爲文章

下筆即成不加㸃竄善談論有時揚㩁古今一坐

皆傾 英宗初即位魏公以顧命元勲求解機務

上不之許魏公未敢堅去君上書於魏公曰功成

身退乃天之道公今眷眷君臣之契不忍訣去而

久持大權䜛嫉者衆將有媒孽之巧伺𨻶而進一

旦禍機濳發令名不終則公將噬臍悔何及也魏

公嗟賞之曰眞有父風後魏公得請外鎭葢用其

言性至孝十歲持母喪哀𣗥如禮見者嗟歎爲人

眞率不事矯飾於財利爵祿未嘗屑意待人無城

府受朋友規切竦然聽從朋友之過亦必忠告人

有厄竆務竭力拯救以是人樂與之游當官論事

直伸其理未嘗少屈相守尚威嚴事有不便他吏

不敢白君曰茍容畏事以遂上官之失豈士人之

行耶獨徃辯正其事守亦納之更爲薦舉公卿

夫薦其才者凡十餘人娶李氏予舅氏司農少卿

諱禹卿之女生一子照尚幼其猶子煥奉君之喪

元豐七年正月二十一日葬于河南府壽安縣

甘泉鄕龕澗里先營之次而求銘於予爲之銘曰

騏驥爲駒骨相不羣豫章發地勢凌青雲嗣復在

幼星眸貝齒爽如秋隼一翥千里未冠能文擺落

塵腐大節可觀不屑細故才長命短SKchar遠位跼欲

奮而萎壯年就木秀而不實聖人有言積善餘慶

經豈徒云君躳弗蒙宐在後昆勒辭于石終古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