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皇請停封戶書
作者:紀長谷雄
905年
本作品收錄於《本朝文粹

↑ 《本朝文粹
法皇即為宇多天皇。

 手詔再到,不許所辭。驚而又悶,欲罷不能。凡出家本意,為避塵機。如食公封,何斷俗累。始在揖讓之間,事摠排脫。將損一毛,以益萬分。丹棘如舊,白榆數遷。更有何意,可改初懷。彼清和故事,與今不同。雖云入不二之門,而猶居上九之位,奉充御封,理實宜然。至如小僧,長拋尊號,不知不識,何典之從。又季世之衰,隨日而至,民俗厚薄,府庫盈虛,豈與貞觀之代,得同日而論乎。夫幽栖之謀,虛閑為業。三衣一缽之外,受民貢而何為。苔徑松扉之中,領邑祖而安納。若秋山嵐寒,則臨時可望御府之衣。若曉爐煙絕,則計日將乞公家之食。帝王既在,未敢謂貧。寧不喜南陔之志乎,只為遂西方之念也。願早收綸旨,莫繫小僧虛舟之心。

延喜五年 七月廿一日

宇多
亭子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