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十四

卷第一百一十三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十四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一百十五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十四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病苦篇第九十五

 述意部

夫三界遐曠六道繁興莫不皆依四大相資五根成

體聚則為身散則歸空然風火性殊地水質異各稱

其分皆欲求適求適之理既難所以調和之乖為易

忽一大不調四大俱損如地大増則形體𪒠黒肌肉

青瘀癥瘕結聚如鐵如石若地大虧則四肢損弱或

失半體或偏枯殘戾或毀明失聦若水大増則膚肉

虚滿體無華色舉身萎黄神顔怛喪手脚潢腫膀胱

脹急若水大損則痩削骨立筋現脉沉脣舌乾燥耳

鼻燋閉五臓内煎津液外竭六腑消耗不能自立若

火大増則舉體煩𤐰燋熱如燒癰癤疽腫瘡痍潰爛

膿血流溢臭穢競充若火大損則四體羸瘠腑臓如

氷焦膈凝寒口若含霜夏暑重裘未甞温慰食不消

化恒常嘔逆若風大増則氣滿胷塞腑胃痞隔手足

緩弱四體疼痺若風大損則身形羸瘠氣裁如線動

轉疲乏引息如抽咳嗽噫噦咽舌難急腹厭背軁心

内若氷頸筋喉脉奮作皷脹如是種種皆是四大乍

増乍損致有痾疾既一大嬰羸則三大皆苦展轉皆

病俱生煎惱四大交反良由苦報無愧無恥無恩無

義常隨四時資給所須晝夜將養未曽荷恩片失供

承便招病苦既知無恩徒勞養育縱加美食華服終

成糞穢但𧼈得支身以除飢寒終不為汝踵前蓄積

以勞我心廢求修道良由身為苦器隂是坯瓶易損

難持四大浮虚互相乖反五隂縁假多生惱患所以

禀形人世逢穢濁之時受質偽身居怖畏之境幽冥

無量鬼神恒沙種族尤多草籌未辯或依房依廟附

岳附丘凡有含靈並皆祇饗致使神爽冥昧識慮昏

⿱⺾⿰氵亾至於寤寐多有恐怖庶得臨危攝念無俟三稱在

嶮逢安寧勞千遍願増益神道加足威光以善利生

無相惱害誠言可録信驗有徴矣

 引證部

如佛説醫經云人身中本有四病一地二水三火四

風風増氣起火増熱起水増寒起土増力盛本從是

四病起四百四病故土屬身水屬口火屬眼風屬耳

火少寒多目冥春正月二月三月寒多夏四月五月

六月風多以西國夏中多風熱微不同漢地也秋七月八月九月熱多

西國於此秋時熱始隆盛亦不同漢地也冬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有風有

寒何以故春寒多者以萬物皆生以寒出故寒多何

以故夏風多者以萬物榮華隂陽合聚故風多何以

故秋熱多者以萬物成熟故熱多何以故冬有風有

寒者以萬物終亾熱去故有風寒三月四月五月六

月七月時得卧何以故以風多故身放八月九月十

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二月不時不得卧何以故以

寒多身縮春三月有寒故不得食麥豆宜食粇米醍

醐諸熱物以西國麥冷粇米等熱也夏三月風不得食芋豆麥宜

食粇米乳酪秋三月有熱不得食粇米醍醐宜食細

米麨蜜稻黍冬三月有風寒陽興隂合宜食粇米胡

豆羮醍醐有時卧風起有時滅有時卧火起有時滅

有時寒水起有時滅人得病有十因縁一久坐不卧

二食無貸三憂愁四疲極五淫泆六嗔恚七忍大便

八忍小便九制上風十制下風從是十因縁生病有

九因縁命未當盡為其横死又智度論云四百四病

者四大為身常相侵害一一大中百一病起冷病有

二百二水風起故熱病有二百二地火起故火熱相

地堅相堅相故難消難消故能起熱病血肉筋骨脉

髓等是地分除其業報者一切法皆和合因縁生也

 瞻病部

夫四大難調六腑更反以有報身忽嬰疚疾或有捨

俗出家孤遊獨㝛或有貧病老弱無人侍衛若不互

看命將安寄故四分律佛言自今已去應看病人應

作瞻病人若欲供養我者應先供養病人及至路值

五衆出家人病佛制七衆皆令住看若捨而不看皆

結有罪故諸佛心者以大慈悲為體隨順我語即是

佛心也若僧祇律云若道逢出家五衆病人即應覓

車乗䭾載令如法供養乃至死時亦應闍維殯埋不

得捨棄病人有九法成就必當横死一知非饒益食

而貪食二不知籌量三内食未消而食四食未消而

摘吐出五已消應出而强持六食不隨病七隨病食

而不籌量八懈怠九無慧又増一阿含經云爾時世

尊告諸比丘若瞻病人成就五法不得時差恒在牀

縟云何為五一瞻病之人不别良藥二懈怠無勇猛

心三常喜瞋恚亦好睡眠四但貪衣食故瞻視病人

五不以法供養故亦不與病人語談徃反是謂瞻病

之人成就五法不得時差翻前五法病得速差又生經世尊以

偈讚曰

  人當瞻疾病 問訊諸危厄 善惡有報應

  如種果獲實 世尊則為父 經法以為母

  同學者兄弟 因是而得度

又彌勒所問本願經云佛語阿難我本求道時勤苦

無數乃得成佛其事非一佛言阿難乃徃過世時有

太子號曰所現端正姝好從園觀出道見一人得病

困篤見已有哀傷之心問於病人以何等藥得療卿

病病者答曰唯王身血得療我病爾時太子即以利

刀刺身出血以與病者至心施與意無悔恨爾時太

子者即我身是四大海水尚可升量我身施血不可

稱限又徃過世有王太子號曰蓮華王端正姝好從

園觀道見一人身體病癩見已哀念問於病者以得

何藥療於汝病病者答曰得王身髓以塗我身其病

乃愈是時太子即破身骨以得其髓持與病者歡喜

惠施心無悔恨爾時太子者即我身是四大海水尚

可升量身髓布施不可稱計又徃去世有王號曰月

明端正姝好從宫而出道見盲者貧窮飢餓隨道乞

丐徃𧼈王所爾時月明王見此盲人哀之淚出謂於

盲者有何等藥得療卿病盲者答曰唯得王眼能愈

我病眼乃得視是時明王自取兩眼以施盲者其心

清然無一悔意爾時月明王者即我身是須彌之山

尚可稱知斤兩我眼布施不可稱計佛語阿難彌勒

菩薩本求道時不持耳鼻身命等施以成佛道但以

善權方便安樂之行得致無上正真之道阿難白佛

以何善權得致佛道佛語阿難彌勒菩薩晝夜各三

正衣束體义手下膝著地向十方佛説此偈言

  我悔一切過 勸助衆道徳 歸命禮諸佛

  令得無上慧

又法句喻經云昔有一國名曰賢提時有長老比丘

長病委頓羸痩垢穢在賢提精舎中卧無瞻視者佛

將五百比丘徃到其所使諸比丘傳共視之為作漿

粥而諸比丘聞其臭處皆共賤之佛使帝釋取其湯

水佛以金剛之手洗病比丘身體地尋震動豁然大

明莫不驚肅國王臣民天龍鬼神無央數人徃到佛

所稽首作禮白佛言佛為世尊三界無比道徳已備

云何屈意洗病比丘佛告國王及衆㑹者言如來所

以出現於世正為此窮厄無護者耳供養病痩沙門

道人及諸貧窮孤獨老人其福無量所願如意㑹當

得道王白佛言今此比丘㝛有何罪困病積年療治

不差佛告王曰徃昔有王名曰惡行治政嚴暴使一

多力五百王令鞭此人五百假王威怒私作寒暑若

欲鞭者賫其價數得物者鞭輕不得鞭重舉國患之

有一賢者為人所謀應當得鞭報五百言吾是佛弟

子素無罪過為人所枉願小垂恕五百聞是佛弟子

輕手過鞭無著身者五百夀終墮地獄中拷掠萬毒

罪滅復出墮畜生中恒被撾杖五百餘世罪畢為人

常嬰重病痛不離身爾時國王者今調達是五百者

今此病比丘是時賢者今吾身是吾以前世為其所

恕鞭不著身是故世尊躬為洗之人作善惡殃福隨

人雖更生死不可得免於是世尊即説偈言

  撾杖良善  妄讒無罪  其殃十倍

  災迅無赦  生受酷痛  形體毁折

  自然惱病  失意恍惚  人所輕笑

  或縣官厄  財産耗盡  親戚離别

  舎宅所有  災火焚燒  死入地獄

  如是為十

時病比丘聞佛此偈及㝛命事尅心自責所患除愈

得阿羅漢道賢提國王没命奉行得須陀洹道又善

生經云瞻病人不應生猒若自無物出外求之若不

得貸三寳物看差已十倍還之五百問事云看病人

將病人物為病人供給所須不問病者或問起嫌並

不得用若已取者應償不還犯重罪又四分律云看

病得五功徳一知病人可食不可食可食便與二不

惡賤病人大小便利唾吐三有慈愍心不為衣食故

看四能經理湯藥乃至差若命終五能為病人説法

歡喜己身善法増長

 醫療部

夫人有四肢五藏壹覺壹寐呼吸吐納精氣徃來流

而為榮衛彰而為氣色發而為音聲此人之常數也

陽用其精隂用其形天人所同也及其失也蒸則生

熱否則生寒結而為瘤贅陷而為癰疽奔而為之惴

竭而為焦故良醫導之以針石救之以藥濟聖人和

之以至徳輔之以人事故體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

消之災也如増一阿含經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

三大患云何為三一風為大患二痰為大患三冷為

大患然有三良藥治若風患者酥為良藥及酥所作

飯食若痰患者蜜為良藥及蜜所作飯食若冷患者

油為良藥及油所作飯食是謂三大患有此三藥治

如是比丘亦有三大患一貪欲二瞋恚三愚癡然有

三良藥治一若貪欲起時以不淨徃治及思惟不淨

道二若瞋恚大患者以慈心徃治及思惟慈心道三

若愚癡大患者以智慧徃治及因縁所起道是謂比

丘有此三大患有此三藥治又金光明經云佛在世

時有持水長者善智醫方救諸病苦持水長者有子

名曰流水端正第一威徳具足受性聦敏善解諸論

見諸衆生受諸苦惱時長者子即至父所説偈問言

  云何當知  四大諸根  衰損代謝

  而得諸病  云何當知  飲食時節

  若食食已  身火不滅  云何當知

  治風及熱  水過肺病  及以等分

  何時動風  何時動熱  何時動水

  以害衆生  時父長者  即以偈頌

  解説醫方  而答其子  三月是夏

  三月是秋  三月是冬  三月是春

  是十二月  三三而説  從如是數

  一歲四時  若二二説  足滿六時

  三三本攝  二二現時  隨是時節

  消息飲食  是能益身  醫方所説

  隨時歲中  諸根四大  代謝増損

  令身得病  有善醫師  隨順四時

  三月將養  調和六大  隨病飲食

  及以湯藥  多風病者  夏則發動

  其熱病者  秋則發動  等分病者

  冬則發動  其肺病者  春則増劇

  有風病者  夏則應服  肥膩醎酢

  及以熱食  有熱病者  秋服冷甜

  等分冬服  甜酢肥膩  肺病春服

  肥膩辛熱  飽食然後  則發肺病

  於食消時  則發熱病  食消已後

  則發風病  如是四大  隨三時發

  病風羸損  補以酥膩  熱病下藥

  服呵梨勒  等病應服  三種妙藥

  所謂甜辛  及以酥膩  肺病應服

  隨時吐藥  若風熱病  肺病等分

  違時而發  應當任師  籌量隨病

  飲食湯藥

又智度論云般若波羅蜜能除八萬四千病根本此

之八萬四千皆從四病起一食二瞋三癡四三毒等

分此之四病各分二萬一千以不淨觀除貪欲二萬

一千煩惱以慈悲觀除瞋恚二萬一千煩惱以因縁

觀除愚癡二萬一千煩惱總用上藥除等分病二萬

一千煩惱譬如寳珠能除黒暗般若波羅蜜亦能除

三毒煩惱病

 安置部

葢聞三界之宅寔四大之器六塵之境是五隂所居

良由妄想虚搆惑倒交興致使萬苦爭纏百憂總萃

今既報熟命臨風燭然衆生貪著至死不覺恐在舊

所戀愛資財染著眷屬佛教移處令生猒離知無常

將至使興心念也如僧祇律云若是大徳病者應在

露現處上好房中擬道俗問訊生善瞻病人每須燒

香𤉷燈香汁塗地供待人客依西域衹洹寺圖云寺

西北角日光没處為無常院若有病者安置在中堂

號無常多生猒背去者極衆還唯一二其堂内安一

立像金色塗香面向東方當置病人在像前坐若無

力者令病人卧面向西方觀佛相好其像手中繫一

五色綵旛令病人手執旛脚作徃生淨土之意坐處

雖有便利世尊不以為惡原其此土本是雜穢之處

猶降靈俯接下𩔖群生況今將命投佛寧相棄捨隨

病人所樂何境或作彌陀彌勒阿閦觀音等形如前

安置燒香散華供養不絶生病者善心

 斂念部

夫三界非有五隂皆無四倒十纏共相和合一切如

電揮萬劫於俄頃丘井易淪終漂沉於苦海迷途遂

逺弱䘮亾歸形軀七尺莫知其假耳目之外終自空

談靡依靡救不信不受生靈一謝再返無期所以撫

心自測臨危安泰也故十誦律云看病人應隨病者

先所習學而讚歎之不得毀呰退本善心又四分律

云為病人説法令其歡喜又毗尼母論云病人不用

看病人語看病人違病者意並得罪又華嚴經臨終

為病人説偈云

  又放光明名見佛  彼光覺悟命終者

  念佛三昩必見佛  命終之後生佛前

  念彼臨終勸念善  又示尊像令瞻敬

  又復勸念歸依佛  因是得成見佛光

徃生論云若善男子善女人修五念成就者畢竟得

生安樂國土見彼阿彌陀佛何等為五一者禮拜二

者讚歎三者作願四者觀察五者𢌞向又隨願徃生

經云佛告普廣菩薩若四輩男子女人臨終之日願

生十方佛刹土者當先洗浴身體著鮮潔之衣燒衆

名香懸繒旛蓋歌讚三寳讀誦尊經為病者説因縁

喻善巧言詞微妙經義苦空非實四大假合形如芭

蕉中無有實又如電光不得久停故云色不久鮮當

歸壊敗精誠行道可得度苦隨心所願無不獲果

述曰如前教已復將經像至病人所題其經名像名

告語示之使開目覩見令其惺悟兼請有德智人讀

誦大乗明揚讚唄旛華亂墜宛轉目前香氣氛氲當

注鼻根恒與善語勿傳惡言以臨終時多有惡業相

現不能立志排除是故瞻病之人特須方便善巧誘

訹使心心相續刹那不駐乗此福力作徃生淨土之

意故智度論云從生作善臨終惡念便生惡道從生

作惡臨終善念而生天上又維摩經云憶所修福念

於淨命又正法念經云若有衆生持戒於破戒病人

不求恩惠心不疲猒供養病人命終生普觀天五欲

縱逸不知猒足頌曰

  紫紈未可得 漳濵徒再離 一逢犬馬病

  賁育罷驅馳 既無九轉術 復𨵗萬金竒

  不看授鹽掌 唯夢蓮華

感應緣略引一十四驗

晉歐議曹掾

晉陳國𡊮無忌

晉沙門康法朗

晉沙門安惠則

晉沙門竺法義

宋羅璵妻費氏

宋江安令王文明

宋吳興李清

宋沙門曇頴

魏王長豫

齊釋慧進

隋釋僧善

唐薛孤訓

唐沙門徹師

晉南郡議曹掾姓歐得病經年骨消肉盡巫醫備至

無復方計其子夜如得睡眠夢見數沙門來視其父

明旦便徃詣佛圖見諸沙門問佛為何神沙門為説

事狀便將諸道人歸請讀經再㝛病人自覺病如輕

晝得小眠如舉頭見門中有數十小兒皆五綵衣手

中有持旛仗者刀矛者於門走入有兩小兒在前徑

至簾前忽便還走語後衆人小住小住屋中經是道

人遂不復來前自此後病漸漸得差右此一驗出靈鬼

晉陳國𡊮無忌寓居東平永嘉初得疫癘家百餘口

死亾垂盡徃避大宅權住田舍有一小屋兄弟共寢

板牀薦席數重夜眠失曉牀出在户外㝛昔如此兄

弟恠怖皆不眠後見一婦人來在户前知忌等不眠

前却户外時未署明月朗見之綵衣白莊頭上有范

鎐及銀SKchar2象牙梳忌等便逐之初繞屋走四倒頭髮

及范鎐之屬皆墮落忌悉拾之仍復出門南走臨道

有井遂入井中忌還眠天曉視范鎐及SKchar2牙梳並是

真物掘壊井得一楸棺三分井水所漬忌便易棺器

衣服還其物於髙燥處塟之遂斷右此一驗出志恠集

晉沙門康法朗學於中山永嘉中與四比丘西入天

竺行過流沙千有餘里見道邊敗壊佛圖無復堂殿

蓬蒿没人法朗等下瞻禮拜見有二僧各居其一一

人讀經一人患痢穢汙盈房其讀經者了不營視朗

等惻然興念留為煑粥掃除浣濯至六日病者稍困

注痢如泉朗等共料理之其夜朗等並謂病者必不

移旦至明晨徃視容色光悦病狀休然屋中穢物皆

華馨朗等乃悟是得道冥士以試人也病者曰隔

房比丘是我和尚久得道慧可徃禮覲法朗等先嫌

讀經沙門無慈愛心聞已乃作禮悔過讀經者曰諸

君誠契并至同當入道朗公㝛學業淺此世未得願

也謂朗伴云慧此居植根深當現世得願因而留之

法朗後還中山為大法師道俗宗之右此一驗出冥祥記

晉洛陽大市寺有安慧則未詳氏族少無恒性卓越

異人而工正書善能談吐晉永嘉年中天下疫病則

晝夜祈誠願大神降藥以愈萬民一日出寺門見兩

石形如甕則疑是異物取看之果有神水在内病者

飲服莫不皆愈後止洛陽大市寺手自細書黄縑冩

大品一部合為一卷字如小豆而分别可識凡十餘

本以一本與汝南周仲智妻胡母氏供養胡母過江

賫經自隨後為災火所延倉卒不暇取經悲泣懊惱

火息後乃於灰 -- 灰 中得之首軸顔色一無虧損于時同

見聞者莫不𢌞邪改信此經今在京師簡靖寺靖首

尼處右此一驗出梁髙僧傳矣

晉沙門竺法義山居好學住在始寧保山後得病積

時攻治備至而了不損日就綿篤遂不復自治唯歸

誠觀世音如此數日晝眠夢見一道人來候其病因

為治之刳出腸胃湔洗腑臓見有結聚不淨物甚多

洗濯畢還内之語義曰汝病已除眠覺衆患豁然尋

得復常案其經云或現沙門梵志之像意者義公所

夢其是乎義以太元七年亾自竺長舒至義六事並

宋尚書令傅亮所撰亮自云其先君與義遊處義每

説其事輒懍然増肅焉

宋羅璵妻費氏者寧蜀人父悦宋寧州刺史費少而

敬信誦法華經數年勤至不倦後忽得病苦心痛守

命闔門遑懼屬纊待時費氏心念我誦經勤苦宜有

善祐庶不於此遂致死也既而睡卧食頃如寤如夢

見佛於牎中授手以摩其心應時都愈一堂男女婢

僕悉覩金光亦聞香氣璵從妺即琰外族曽祖尚書

中兵郎費愔之夫人也于時省疾牀前亦具聞見於

是大興信悟䖍戒至終每以此瑞進化子姪焉

宋時王文明宋泰始末作江安令妻久病女於外為

母作粥將熟變而為血棄之更作亦復如初如此者

再母尋亾没其後兒女在靈前哭忽見其母卧靈牀

上貌如平生諸兒號感奄然而滅文明先愛其妻手

下婢妊身將産塟其妻日使婢守屋餘人悉詣墓所

部伍始發妻便現形入户打婢其後諸女為父辦食

殺鷄刳洗已竟鷄忽跳起軒首長鳴文明尋卒諸男

相繼䘮亾右此三驗出迷異記

宋李清者呉興於潛人也仕桓温大司馬府叅軍督

護於府得病還家而死經久穌活説云初見傳教持

信旛喚之云公欲相見清謂是温召即起束帶而去

出門見一竹輿便令入中二人推之疾速如馳至一

朱門見阮敬時敬死已三十年矣敬問清曰卿何時

來知我家何似清云卿家異惡敬便雨淚言知吾子

孫如何答云具可我今令卿得脱汝能料理吾家不

清云能若能如此不負大恩敬言僧達道人是官師

甚被敬禮當苦告之還内良久遣人出云門前四層

寺官所起也僧達常以平旦入寺禮拜宜就求哀清

徃其寺見一沙門語曰汝是我前七生時弟子已經

七世受福迷著世樂㤀失本業背正就邪當受大罪

今可改悔和尚明出當相佐助清還先與中夜寒噤

凍至曉門開僧達果出至寺清便隨逐稽顙僧達云

汝當革心為善歸命佛法歸命比丘僧受此三歸可

得不横死受持勤者亦不經苦難清便奉受又見昨

所遇沙門長跪請曰此人僧乎宿世弟子㤀正失法

方將受苦先縁所追今得歸命願垂慈愍答曰先是

福人當易㧞濟耳便還向朱門俄遣人出云李叅軍

可去敬時亦出與清一青竹枝令閉眼𮪍之清如其

語忽然至家家中啼哭及鄉親塞堂欲入不得㑹買

村還家人及客赴監視之唯屍在地清入至屍前聞

其屍臰自念悔還但外人逼突不覺入屍時於是而

活卽營理敬家分宅以居於是歸心三寳勤信法教

遂作佳流弟子右此一驗出冥祥記

宋長干寺有釋曇頴㑹稽人少出家謹於戒行誦經

十餘萬言止長干寺善巧宣唱天然獨絶頴嘗患癬

瘡積治不除房内恒供養一觀世音像晨夕禮拜求

差此疾異時忽見一蛇從像後縁壁上屋須㬰有一

鼠子從屋墮地涎涶沐身狀如已死頴候似活卽取

竹刮除涎涶又聞蛇所吞䑕能療瘡疾卽行取涎涶

以傅癬上所傅既遍鼠亦還活信㝛之間瘡痍頓盡

方悟蛇之與鼠皆是祈請所致於是君王所重名播

遐邇後卒所住年八十一右一驗出唐髙僧傳

魏中書郎王長豫有美名父丞相至所珍愛遇疾轉

篤丞相憂念特至政在牀上坐不食已積日忽為現

一人形狀甚壯著鎧執刀王問君是何人答曰僕是

蔣矦也公兒不佳欲為請命故來耳勿復憂王欣喜

動容即命求食食遂至數升内外咸未達所以食畢

忽復𢡖然謂王曰中書命盡非可救者言終不見

一驗見幽明録

前齊永明中揚都髙座寺釋慧進者少雄勇遊俠年

四十忽悟非常因出家蔬食布衣誓誦法華用心勞

苦執卷便病廼發願造百部以悔先障始聚得一千

六百文賊來索物進示經錢賊慙而退爾後遂成百

部故病亦愈誦經既廣情願又滿𢌞此誦業願生安

養聞空中告曰汝願已足必得徃生無病而卒八十

餘矣右此一驗出冥祥記

隋文成郡馬頭山釋僧善姓席氏絳郡正平人也仁

夀之歲其道彌隆及疾篤將極告弟子曰吾患腸中

冷結者昔在少年山居服業粮粒既斷嬾徃追求噉

小石子用充日夕因覺為病死後破腸看之果如所

言若吾終後不須焚燎外損物命可坐于甕中埋之

以大業初年卒于大黄巖中道俗依言而殯絳州僧

襲比丘承習善公不虧化法善師終日他行不見後

尋其遺骸莫知所在忽聞爆聲震裂響發林谷見地

分涌甕出于外骸骨如雪唯舌存焉紅赤鮮映逾於

生日因取舌骨兩以為塔右一驗出唐髙僧𫝊

貞觀二十年征龜兹有薛孤訓者為行軍倉曹叅

軍及屠龜兹城後乃於精舎剥佛面取金旬日之間

眉毛總落還至伊州乃於佛前悔過所得金者皆𢌞

造功德未幾眉毛復生

唐鋒州南孤山陷泉寺沙門徹禪師曽行遇癩人在

穴中徹引出山中為鑿穴給食令誦法華經素不識

字加又頑鄙句句授之終不辭倦誦經向半夢有教

者自後稍聦得五六卷瘡漸覺愈一部既了鬚眉平

復膚色如常故經云病之良藥斯言驗矣右一驗出冥報拾遺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十四

校譌

 第十八紙十四行乎宋南藏作手

音釋

 𪒠於敢切黒𪒠也癥瘕癥陟里切瘕公遐切癥瘕並腹内病也膀胱膀歩光切胱古

 𤐰胡郭切熱也音革胷膈也咳口溉切ဃ先奏切咳逆氣也

 正作㖽乙界切氣逆也力主切曲也瘤贅瘤力求切贅之芮切瘤贅結肉也𨵗

 丘月切少也余招且留切梓屬苦胡切剖也子田切滌也

 力荏切危懼也以諸切璠璵寳玉也屬纊屬株玉切纊苦謗切屬纊附新綿於口鼻上以

 候氣

 太倉王大人章氏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十四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寧唐士登書 進賢趙宗周刻萬曆率卯秋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