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卷第六 法苑珠林 卷第七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八

法苑珠林卷第七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日月篇第三之餘

 日宫部

依起世經云佛告諸比丘日天宫殿縱廣正等五十

一由旬上下亦爾以二種物成其宫殿正方如宅遥

看似圓何等為二所謂金及玻瓈一面兩分皆是天

金成清淨光明一面一分是天玻瓈成淨潔光明有

五種風吹轉而行何等為五一名為持二名為住三

名隨順轉四名波羅訶迦五名將行彼日天宫之前

别有無量諸天於前而行時各常受樂皆名牢行

阿含經云日天宫牆地薄華葩為五風所持地又日宫殿中有閻浮檀金

以為妙輦轝髙十六由旬方八由旬莊嚴殊勝天子

及眷屬在彼輦中以天五欲具足受樂日天子身夀

五百歳子孫相承皆於彼治宫殿住持滿足一劫日

天身光出照於輦輦有光明復照宫殿光明相接出

已照曜遍四大洲及諸世間日天身輦及宫殿有一

千光明五百光明傍行而照五百光明向下而照日

天宫殿常行不息六月北行於一日中漸移北向六

拘盧舍依雜寳藏經有五里未曾暫時離於日道六月南行亦

一日中漸移南向六拘盧舍不差日道日天宫殿六

月行時月天宫殿十五日中亦行爾許

 月宫部

如起世經云佛告比丘月天子宫殿縱廣正等四十

九由旬四面垣牆七寳所成月天宫殿純以天銀天

青瑠璃而相間錯二分天銀清淨無垢光甚明曜餘

之一分天青瑠璃亦甚清淨表裏映徹光明逺照亦

為五風攝持而行五風如前月天宫依空而行亦有無量

諸天宫殿引前而行恒受快樂於此月殿亦有大輦

青瑠璃成舉髙十六由旬廣八由旬月天子身與諸

天女在此輦中以天種種五欲功徳和合受樂隨意

而行彼月天子身夀五百歳子孫相承皆於彼治然

其宫殿住於一劫彼月天子身分光明照彼青輦其

輦光明照月宫殿宫殿光照四大洲彼月天子有五

百光向下而照有五百光傍行而照是故月天名千

光明亦復名爲涼冷光明又何因緣月天宫殿漸漸

現耶佛答此月三因緣一背相轉二青身諸天形服

瓔珞一切悉青常半月中隱覆其宫以𨼆覆故月漸

而現三從日天宫殿有六十光明一時流出障彼月

輪以是因緣漸漸而現復何因緣是月宫殿圓淨滿

足亦三因緣故令如是一爾時月天宫殿面相轉出

二青色諸天一切皆青當半月中隱於十五日時形

最圓滿光明熾盛譬如於多油中𤉷火熾炬諸小燈

明皆悉𨼆翳如是月宫十五日時能覆諸光三復次

日宫殿六十光明一時流出障月輪者此月宫殿十

五日時圓滿具足於一切處皆離翳障是時日光不

能𨼆覆復何因緣月天宫殿於黑月分第十五日一

切不現此月宫殿於黑月分十五日最近日宫由彼

日光所覆翳故一切不現復何因緣名為月耶此月

宫殿於黑月分一日已去乃至月盡光明威徳漸漸

減少以此因緣名之為月西方一月分為黑白初月一日至十五日名為白月

十六日已去至於月盡名為黑月此方通攝黑月合為一月也復何因緣月宫殿中

有諸影現此大洲中有閻浮樹因此樹故名閻浮洲

其樹髙大影現月輪又瑜伽論云由大海中有魚鼈

等影現月輪故有其内有黑相現依西國傳云過去有兔行菩薩行天

帝試之索肉欲食捨身火中天帝愍之取其焦兔置於月内令未來一切衆生舉目瞻之知是過去菩薩

行慈之身

 寒暑部

依起世經云復何因緣夏時生𤍠佛言日天宫殿六

月之間向北行時一日常行六拘盧舍未曾捨離日

所行道但於其中有十因緣所有光明照觸彼十種

山令其生𤍠復何因緣有諸寒冷日天宫殿六月已

後漸向南行復有十二因緣能生寒冷於須彌山佉

提羅迦山二山之間有須彌海濶八萬四千由旬周

𢌞無量其中衆華悉皆徧滿香氣甚盛日天光明照

觸彼海此是第一寒冷因緣第二伊沙陀羅山第三

遊乾陀山第四善現山第五馬耳頭山第六尼民陀

羅山第七毗那耶迦山第八輪圍大山第九閻浮洲

中所有諸河流行之處日天照觸故有寒冷第十瞿

陀尼洲諸河倍多第十一弗婆提諸河倍多第十二

欝單越諸河倍多此之十二諸河流水日天灮明照

觸寒冷前之生𤍠十二次前八山外第九是空中去地萬由旬有夜义宫殿第十是四大洲山合

為第十也又立世阿毗曇論問言云何冬寒云何春𤍠云

何夏時寒𤍠是冬時水界最長未減盡時草木由濕

未萎乾時地大濕滑火大向下水界上昇所以知然

𣸧水最暖淺水則寒節已至日行路照炙不久陽氣

在内食消則速以是事故冬時則寒云何春𤍠時水

界長起減已盡草木乾萎地已燥坼水氣向下火氣

上昇何以知然𣸧水則冷淺水則𤍠冬時已過日行

内路照炙則久身内火羸故春𤍠云何夏時冷𤍠是

大地八月日中恒受照炙大雲降雨之所灑散地氣

蒸鬱若風吹時蒸氣消已是時則寒若風不起是時

則𤍠是故夏中有時寒𤍠西方四月為一時但立春夏冬故不立秋故立三時

殿又起世經云以何因縁有諸河水流於世間佛告

比丘以有日故有𤍠有𤍠故有炙有炙故有蒸有蒸

故有汗濕以汗濕故一切山中汗流為水以成諸河

 照用部

依長阿含經云劫初長成時天地大闇有大黑風吹

大海水開取日以照天下著須彌半安日道中行旋

繞四天下照燭衆生又起世經云爾時世間便成黑

暗是時忽然出生日月及諸星宿便有晝夜年歳時

節爾時日天昇大宫殿從東方出繞須彌山半腹而

行於西方没已還從東出爾時衆生復見日天從東

方出各相告言諸仁者還是日天光明宫殿再從東

出右繞須彌當於西没第三見已亦相語言是天光

明流行此也故有如是名字出又智度論云日月方

圓五百由旬而今所見不過如扇處處經云佛語阿

難人眼所見知四十二萬由旬人眼所見又立世阿

毗曇云云何為夜云何為晝因月故夜因日故晝欲

界者自性黑暗日光𨼆故是則為夜日光顯故是則

為晝又起世經云佛告諸比丘若閻浮洲日正中時

弗婆提洲日則始没瞿耶尼洲日則初出欝單越洲

正當半夜若瞿耶尼洲日正中時此閻浮洲日則始

没欝單越洲日正中時瞿耶尼洲日則始没弗婆提

洲日則初出閻浮洲正當半夜若弗婆提洲日正中

時欝單越洲日則始没閻浮洲中日則初出瞿耶尼

洲正當半夜佛告比丘若閻浮洲人所謂西方瞿耶

尼人以為東方瞿耶尼人所謂西方欝單越人以為

東方欝單越人所謂西方弗婆提人以為東方弗婆

提人所謂西方閻浮洲人以為東方南北二方亦復

如是

 虧盈部

依立世阿毗曇論云云何黑半云何白半由日黑半

由日白半日恒逐月行一一日相近四萬八千八十

由旬日日相離亦復如是若相近時日月圓被覆三

由旬又一由旬三分之一以是事故十五日月被覆

則晝是日黑半圓滿日日離月亦四萬八千八十由

旬月日日開三由旬又一由旬三分之一以是事故

十五日月則開淨圓滿世間則名白半圓滿日月若

最相離行是時月圓世間則説白半圓滿日月若共

一處是名合行世間則説黑半圓滿若日隨月後行

日光照月光月光麤故被照生影此月影還自翳月

是故見月後分不圓以是事故漸漸掩覆至十五日

覆月都盡隨後行時是名黑半若日在月前行日日

開淨亦復如是至十五日具足圓滿在前行時是名

白半又起世經問言復有何因緣於冬分時夜長晝

短佛答比丘日天宫殿過六月已漸向南行每於一

日移六拘盧舍無有差失當於是時日天宫殿在閻

浮洲最極南垂地形狹小日過速疾以此因緣於冬

分時晝短夜長復何因緣於春夏時晝長夜短佛答

云日天宫殿過六月已漸向北行每一日中移六拘

盧舍無有差失異於常道當於是時在閻浮洲處中

而行地寛行久所以晝長以此因緣春夏晝長夜分

短促智度論云如阿鞞䟦致品中所説日月歳節者

日名從旦至日初分中分後分夜亦有三分一日一

夜有三十時春秋分時十五時屬晝十五時屬夜餘

時增減若五月至晝十八時夜十二時十一月至夜

十八時晝十二時一月或三十日半或三十日或二

十九日半或二十七日半有四種月一者日月二者

世間月三者月月四者星㝛月日月者三十日半世

間月者三十日月月者二十九日加六十二分之三

十星㝛月者二十七日加六十分之二十一閏月者

從日月世間月二事中出是名十三月或十三月名

一歳是歳三百六十六日周而復始菩薩知日中分

時前分已過後分未生中分無住處無相可取日分

空空無所有到三十日時二十九日減云何和合成

日月無故云何和合而為歳以是故佛言世間法如

幻如夢但是誑心法菩薩能知世間日月歳和合能

知破散無所有是名巧分别依經人多薄福日月交變或有赤日赤月種種

徴惡具如經説

 昇雲部

依起世經云於世間中有四種雲一白二黑三赤四

黄此四雲中若白色雲者多有地界若黑色雲者多

有水界若赤色雲者多有火界若黄色雲者多有風

界有雲從地上昇在虚空中一拘盧舍二三乃至七

拘盧舍住或復有雲上虚空中一由旬乃至七由旬

住或復有雲上虚空中百由旬乃至七百由旬住或

復有雲從地上虚空千由旬乃至七千由旬住乃至

劫盡長阿含經云劫初時有雲得至光音天依經雲亦多種

或有五色慶雲而現或有赤雲黑雲種種而現不可盡説備如仁王經等具述也

 震雷部

依起世經云佛告諸比丘或有外道來問汝云何因

緣故虚空中有是聲耶汝應答云有三因緣更相觸

故雲聚空中有音聲出何者為三一雲中風界與地

界相觸著故便有聲出二於雲中風界與彼水界相

觸著故即便聲出三於雲中風界與彼火界相觸著

故即便聲出所以者何譬如樹枝相揩即有火出此

亦如是依經雷亦多種或有雷車鼓鬼神桴打手擊故俗云稱為天鼓於中亦有罪惡多者霹𮦷

而死見受報也

 擊電部

依起世經云佛告諸比丘或有外道來問汝云何因

緣故虚空中忽生電灮汝應答云有二因緣雲中出

電何等為二一東方有電名曰無厚南方有電名順

流西方有電名墮灮明北方有電名曰百生樹二者

或有一時東方所出無厚大電與彼西方墮灮明電

相觸相對相磨相打以如是故從彼虚空雲聚之中

出生大明名曰電灮或復南方順流大電與彼北方

百生樹大電相觸相對相磨相打以如是故出電灮

譬如兩木風吹相著忽然火出還歸本處依經文先有雷無電

或先有電後雷相擊火出霹𮦷人物

 降雨部

依分别功徳論云雨有三種一天雨二龍雨三阿脩

羅雨天雨細霧龍雨甚麤喜則和潤瞋則雷電阿脩

羅為共帝釋鬬亦能降雨麤細不定依經雨亦多種或有無雲而雨

或有先雲而雨或有因龍而雨或有不依龍而雨寔由衆生自業所感具如經説也

 失候部

如起世經云佛告諸比丘有五因緣能障礙雨令占

師不測增長迷惑記天必雨而更不雨何者為五一

於虚空中雲興雷作伽荼伽荼瞿厨瞿厨等聲或出

電灮或有風吹冷氣至如是種種皆是雨相諸占察

人及天文師等悉尅此時必當降雨爾時羅睺阿脩

羅王從其宫出便以兩手撮彼雨雲擲置海中此是

第一雨障因緣占者不知而竟不雨第二有時虚空

起雲雲中亦作伽荼等聲亦出電灮復有風吹冷氣

來時占者見相尅天降雨爾時火界增上力生即於

其時雨雲燒滅此名第二雨障因緣占者不知而遂

不雨第三有時虚空中起雲雲中亦作伽荼等聲亦

出電灮復有風吹冷氣來時占者見已記天必雨以

風界增上力生則吹雲擲置於彼迦陵伽磧中或置

諸曠野中或置摩連那磧地此名第三雨障因緣占

者不知而遂不雨第四有諸衆生為放逸汚清淨行

故天不降雨第五為閻浮提人有不如法慳貪嫉妬

邪見顛倒故天則不雨此二作法並同前説長阿含經亦同相似以此因

緣相師迷惑占雨不定增一阿含經云日月有重翳

使不得放灮明何等為四一者雲二者風塵三者煙

四者阿須倫使覆日月不得放灮明比丘亦有四結

覆蔽人心不得開解一者欲結二者瞋恚三者愚癡

四者利養覆蔽人心不得開解四分律亦有四種喻

同前一者婬慾二者飲酒三者捉錢寳四者邪命有

此四法亦令佛法不明了故頌曰

  火氣上昇煙 雲氣靉靆雲 神龍吐津霧

  颺埃坋人塵 酒爲放逸門 婬爲生死源

  金銀生患重 邪命壞戒根

 地動部

依佛般泥洹經云阿難义手問佛欲知地動幾事佛

語阿難有三因緣一爲地倚水上水倚於風風倚於

空大風起則水擾水擾則地動二爲得道沙門及神

妙天欲現感應故以地動三爲佛力自我作佛前後

已動三千日月萬三千天地無不感發天人鬼神多

得聞解又大方等大集念佛三昩經云一切大地六

種震動一動遍動等遍動二震遍震等遍震三涌遍

涌等遍涌四吼遍吼等遍吼五起遍起等遍起六覺

遍覺等遍覺是六各三合十八相如是東涌西没西

涌東沒南涌北沒北涌南沒中涌邊沒邊涌中沒又

立世阿毗曇論云佛告冨樓那復有大神通威徳諸

天若欲震動大地即能令動若諸比丘有大神通及

大威徳觀地大相令小小相令大欲令地動亦能震

動令地動有風名鞞嵐婆此風常吹俱動不息風力

上昇有風下吹亦有傍動是風平等圓轉相持又智

度論云地動有四種一火二龍三金翅鳥四天二十

八㝛等又諸羅漢諸天等亦能地動又增一阿含經

云佛在舍衞城告諸比丘有八因緣而地大動此地

深六十八千由延為水所持水依虚空或復是時虚

空風動而水亦動水動地便大動是初動也若比丘

得神足所欲自在觀地如掌能使地大動是二動也

若復諸天有大神足有大威力能使地動是三動也

若復菩薩在兜術天欲降神下生是時地動是四動

也若菩薩自知在母胞中地為大動是五動也若菩

薩知滿十月當出母胎地為大動是六動也若菩薩

出家於道場坐降伏魔怨終成等覺地為大動是七

動也若未來於無餘湼槃界而般湼槃地為大動是

八動也依經地動亦有多種或有地動聖人出世有山動四果聖人出世或有諸佛菩薩出世或

動一世界多世界亦有薄福衆生感得地動損破依正兩報具如經説

述曰自下略敘俗書天地初分隂陽形變之意謂有

五重一元氣二太易三太初四太始五太素第一元

氣者依河圖曰元氣無形匈匈蒙蒙偃者為地伏者

為天禮統曰天地者元氣之所生萬物之祖皇甫士

安帝王世紀曰元氣始萌謂之太初三五歷紀曰未

有天地之時混沌如雞子溟涬始同濛鴻滋分歳起

攝提元氣啟肇帝系譜曰天地初起溟涬濛鴻即生

天皇治萬八千歳以木徳王列子曰夫有形者生於

無形則天地安從生張䖍注曰天地無所從生而自然生故有太易有

太初有太始有太素變而為一一變而為七七變而

為九九者變之究也乃復變而為一一者形變之始

也清輕者上為天濁重者下為地沖和氣者為人故

天地含精萬物化生也故易上繫曰易有太極是生

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其吉凶也春

秋感精符曰人主與日月同明四時合信故父天母

地兄日姊月父天於圓丘之禮也母地方澤之祭也兄日於東郊姊月於西郊春秋

説題辭曰天之爲言填也居高理下爲人經群陽精

也含為太一分為殊名故立字一大為天春秋繁露

曰天有十端天為一端地為一端陽為一端隂為一

端土為一端人為一端金為一端木為一端水為一

端火為一端凡十端天亦喜怒之氣哀樂之心與人

相副以𩔖合之天人一也春喜氣故生秋怒氣故殺

夏樂氣故養冬哀氣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爾雅曰

穹蒼蒼天也李巡曰古時人質仰視天形穹隆而髙其色蒼蒼故曰穹蒼也春為蒼

李廵曰春萬物始生其色蒼蒼故曰蒼天也夏為昊天李廵曰夏萬物壯其氣昊故曰

昊天秋為旻天李廵曰秋萬物成熟皆有文章故曰旻天旻文也郭景純曰旻猶愍愍萬

物彫落也冬為上天李廵曰冬隂氣在上萬物伏藏故曰上天郭景純曰言時無在上臨下而

廣雅曰天圓廣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

五步東西短減四步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步

從地至天一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下度之

厚與天髙等孝經周天七衡六間日周天有七衡而

六間者相去萬九千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合

十一萬九千里從内衡以至中衡從中衡以至外衡

各五萬九千五百里洛書甄曜度曰周天三百六十

五度四分度之一又度為千九百三十二里則天地

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論衡曰日一日行一度一

度二千里日晝行千里舒疾與騏驥之步相𩔖也白

虎通曰日行遲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

七日月徑千里又計日行路有其内外從極北至極

南相去九百九十由旬經一百八十日日行從内至

外又經一百八十日日行從外至内是故名行言日

行六十里者由輪大故日逆天行以行遲故唯六十

里是故一年有十二月六月北行六月南行總有三

百六十度行路也白虎通曰月所以滿缺何歸功於

日也三日成魄八日成灮二八十六轉而歸功晦至

朔旦受符復行也月有大小行天左旋日右行日行

遲月行疾及日為一月至二十九日未及七度即須

三十日過七度日不可分故乍小明有隂陽即有閏

月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十二月日不

帀十二度故三年一閏五年再閏也明隂不足陽有

餘閏者陽之餘也徐整長曆日月徑千里周圍三千

里下於天七千里尚書者靈曜之日光照三十萬六

千里又地説書日月照四十五萬里列子曰孔子東

遊見兩小兒辯鬭問其故一小兒曰我以日始出去

人近而日中時逺一小兒以爲日初出時逺而日中

時近也一兒曰日初出大如車葢及其中纔如槃葢

此不爲逺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小兒曰日初出滄滄

涼涼及其中如探湯此不為近者𤍠而逺者涼乎孔

子不能決也兩小兒笑曰孰謂汝多智乎桓譚新論

曰予小時聞閭巷言孔子東遊見兩小兒辯鬭問其

故一兒曰我以日始出時近日中時逺一兒以日初

出逺日中時近長水校尉關子陽以為天去人上逺

而四𠊓近以星㝛昏時出東方其間甚疎相去丈餘

夜半在上視之甚數相去唯一二尺日為天陽火為

地陽地陽上昇天陽下降今置火於地從傍與上診

其𤍠逺近不同乃差半焉日中在上當天陽之衡故

𤍠於始出從太陽中來故涼西在桑榆大小雖同氣

猶不如清朝也論衡曰夫日月不圓視若圓若圓者

去人逺也夫日火精在地水火不圓在天火何故獨

圓日月在天猶五星五星猶列星不圓灮曜若圓何

以明之春秋之時星霣宋都視之石也不圓是知日

月五星亦不圓也論衡曰儒言日中有三足烏日者

火也烏火中焦爛安得如立然烏日氣也詩推度災

曰月日三日成魄八日成灮蟾蠩體就決鼻始萌

注曰決鼻兔也春秋演孔圖曰蟾蠩月精也春秋元命包曰

隂精為月日行十三度常詘任而受受陽精也受明精在

内故金水内景河圖始開曰黄泉之埃上為青雲青

泉之埃上為赤雲白泉之埃上為白雲玄泉之埃上

為玄雲淮南又載河圖括地𧰼曰崑崙山出五色雲氣易

説卦曰巽為風撓萬物者莫疾於風風以動之河圖

帝通記曰風者天地之使也爾雅曰四時和為通正

謂之景風李廵曰景風太平之風也南風謂之凱風東風謂之谷

風北風謂之涼風西風謂之太風焚輪謂之頽郭朴注暴

風從上下扶揺謂之猋從下上也風與火為忳音屯忳盛貌回風為

飄日出而風為暴風而雨土為霾隂而風為曀易

稽覽圖曰降陽為風降陽之動不鳴條易説卦曰震

為雷動萬物者莫大於雷河圖帝通記曰雷天地之

鼓也左傳照二日藏冰以時則雷出震棄冰不用則

雷不發而震春秋元命包曰隂陽合而爲雷師曠占

曰春雷始起其音柏柏格其霹𮦷者所謂雄雷旱氣

也其鳴依音音不大霹𮦷者所謂雌雷水氣也師曠

占曰春分雨雷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中其所住者

兵起其下無雷而雷名曰天狗行不出三年其國凶

河圖始開圖曰激陽爲雷易稽覽圖曰隂陽和合爲

電耀耀也其光長春秋元命包曰隂陽激爲電史記

天官書電者隂陽之動也穀梁傳曰隱公曰霆雷

雷今之霹𮦷也爾雅曰疾雷爲霆蜺郭朴注曰雷之急激者謂之霹𮦷也説文

曰震霹𮦷震動也釋名曰霹𮦷折也震戰也所擊輒

破若攻戰也異苑曰沙門釋慧逺棲神廬嶽甞有遊

龍翔其前逺公有奴以石擲中仍騰躍上昇有頃風

飈燁公知是龍之所興登山燒香㑹僧齊聲唱偈於

是霹𮦷廻向投龍之石雲雨乃除異苑曰乞佛虜凶

虐暴惡甞中霹𮦷其挺引身出外題背四字表其凶

匿國少時為渉去所棄頌曰

  日月長懸  天曜恒暉  晝金夜玉

  孰與玄期  出則晃朗  沒已還晞

  虧盈隱顯  晦朔旋璣  星辰列位

  福夀靈威  聖人建立  隨業增徽

  雲龍相㑹  升降分離  擊動雷電

  寒暑應時

六道篇第四之一

 諸天部

  述意

夫論天報識復豐華服玩光新身形輕妙而自在天

上更是魔王無想定中翻為外道四空之頂邪執不

輕六欲之間迷惑殊重不能受持般若供養湼槃憍

慢轉增我人逾盛所以頭華萎髻腋汗流衿寳殿歇

灮羅衣聚膩憑斯淨心悉皆懴蕩普為四王忉利兜

率炎摩化樂他化梵王梵輔灮音遍淨廣果那含不

煩不𤍠善見善現空處識處不用處非非想處乃至

横窮他界竪極上天或復端坐華臺(“士”換為“亠”)動逾劫數凝神

王殿一視千年願今自然之服不離身形善法之堂

永蒙遊觀絶生離之病無戰陣之勞長謝五衰恒豐

七寳色像端嚴容儀煒燁永離苦因清昇樂果也

  㑹名

問曰云何名六𧼈依毗曇論云𧼈者名到亦名為道

謂彼善惡業因道能運到其生𧼈處故名為𧼈亦可

依所造之業𧼈彼生處故名為𧼈又趣者歸向之義

謂所造業能歸向於天乃至地獄也問曰唯有此六

趣定更有餘道耶答曰且據一家不增減説若依樓

炭經中亦説九道衆生共居一菩薩道二緣覺道三

聲聞道帖前六道以凡聖同居為欲相倣也天者如

婆沙釋名光明照曜故名為天又天者顛也顛謂上

顛萬物之中唯天在上故名顛也又天者顯也顯謂

髙顯萬物之中唯天獨髙在上顯覆故名顯也問曰

何故彼趣名天答曰於諸趣中彼最勝最樂最善最

妙最髙故名天趣有説先造作增上身語意妙行徃

彼生彼令彼相續故名天趣有説光明增故名天以

彼自然光恒照晝夜故聲論者説能照故名天以現

勝果照了先時所修因故復次戲樂故名天以恒遊

戲受勝樂故問曰諸天形相云何答曰其形上立問

曰語言云何答曰皆作聖語又立世阿毗曇論云天

名提婆謂行善因於此道生故名提婆今略論諸天

報身之相所謂諸天皆無骨肉亦無大小便利不淨

身放灮朙無别晝夜報得五通形無障礙故正法念

經云譬如一室𤉷五百燈灮朙不相逼迫諸天手中𠝹

置五百天亦復如是不窄不妨又彼經云彼夜摩天

或有一百或有一千共聚在一蓮華鬚同坐不妨不

隘不窄以善業故自業力故又智度論云第三遍淨

天六十人坐一針頭而聽法不相妨礙又正法念經

云爾時夜摩天王為諸天説偈云

  若人心念佛 是名善命人 不離念佛故

  是為命中命 若人心念法 是名善命人

  不離念法故 是為命中命 若人心念僧

  是名善命人 不離念僧故 是為命中命

又夜摩天中有三大士常為放逸諸天而演説法何

等為三一者夜摩天王牟修樓陀菩薩二者善時鵝

王菩薩三者種種莊嚴孔雀王菩薩是三大士常爲

利他而演説法或有令得聲聞菩提或有令得緣覺

菩提無上菩提

  受苦

今述諸經具明諸天趣苦光明色界無色界苦上界

雖勝仍有微苦故成實論云上二界中雖無麤苦而

有微細苦何以知之四禪中説有行立坐臥隨有四

故皆應有苦又色界有眼耳身識即此識中所有諸

受名爲苦樂從一威儀求一威儀求一威儀故知有

苦又無理解愛著已報失時大苦如經中説唯得道

者將命終時無憂苦色今既是凡寧無憂苦論中云

無苦者以苦相微故説言無如食少鹽故言無鹽非

是一向唯樂無苦由上界樂行寂滅不著不能發起

麤貪恚瞋故名無苦無樂又無刀杖等故言無苦非

無微苦故湼槃經云世間雖有上妙淸淨園林然死

屍處中則爲不淨衆共捨之不生愛著色界亦爾雖

復淨妙以有身故諸佛菩薩悉共捨之若不作此觀

名不修身故知有苦又法句喻經云有四比丘坐於

樹下共相問言一切世間何者最苦一人言天下之

苦無過婬欲一人言世間之苦無過飢渇一人言世

間之苦無過瞋恚一人言天下之苦莫過驚怖共諍

苦義紛紜不止佛知其言徃到其所問諸比丘向論

何事即起作禮具白所論佛言比丘汝等所論不究

苦義天下之苦莫過有身飢渇寒𤍠瞋恚驚怖色欲

怨禍皆由於身夫身者衆苦之本患禍之元勞心極

慮憂畏萬端三界蝡動更相殘害吾我縳著生死不

息皆由身與欲離世苦本當求寂滅攝心守正怕然

無想可得泥洹此最為樂故知未得聖智滅此三界

之身當非苦耶問曰色界有身有苦可爾無色無形

苦受何生答曰彼報精微凡小不覩無其麤礙非無

細色廣論有無備在别章故智度論云上二界死時

退時生大懊惱甚於下界譬如極處墮摧碎爛又成

實論云苦樂隨身至於四禪憂喜隨心至於有頂問

曰生上天者離惡積善何故報盡即入三塗答曰凡

夫無始已來惡業無窮一日貪瞋尚受千形況惡既

多暫伏結生報福既盡昔業時熟還墮三塗何所致

惑故成實論云人在色無色界謂是湼槃臨命盡時

見欲色中隂即生邪見謂無湼槃謗無上法當知彼

中有不善業又智度論云非有想非無想天中死墮

阿鼻地獄中故知三界輪轉皆苦第三明欲界諸天

苦者謂彼天中鬬戰之時逓相加害身心俱苦若割

肢節斷而復生斬首截腰則有死苦如毗曇説欲界

諸天有十業道雜不律儀雖天不害天而害餘趣亦

有截手截足斷而還生若斬首則死展轉相奪乃至

十業道皆有又福欲盡時五衰相現則大憂惱故湼

槃經云天上雖無大苦惱事然其身體柔輭細滑見

五相時極受大苦如地獄苦等無差别如蜜和毒藥

初美後苦故正法念經偈云

  如蜜和毒藥 是則不可食 天樂亦如是

  退沒時大苦 業盡懷憂惱 捨離諸天女

  退時大苦惱 不可得譬喻 善業欲盡時

  如燈焰欲滅 不知何所趣 心生大苦惱

  天上欲退時 心生大苦惱 地獄衆苦毒

  十六不及一 一切諸焰輪 愛力之所作

  愛鏁縳衆生 至諸險惡道 三界如轉輪

  業繫輪不斷 是故捨愛欲 離欲得湼槃

又湼槃經云雖復得梵天之身乃至非想非非想天

命終之時還墮三惡道中雖為四天王乃至他化自

在天身命終生於畜生道中或為師子虎兕豺狼象

馬牛驢等故知天報盡時其身大苦既有斯難即須

披誠疏滌此業懴令伏滅若人造罪受報盡已後時

修善設生天上由昔餘殃天中微受故正法念經云

若於先世有偷盜業爾時自見諸天女等奪其所著

莊嚴之具奉餘天子若於先世有妄語業諸天女等

聞其所説生顛倒解謂其惡罵若於先世以酒施於

持戒之人或破禁戒而自飲酒或作麴釀臨命終時

其心迷亂失於正念墮於地獄若於先世有殺生業

夀命短促速疾命終若於先世有邪婬業見諸天女

皆悉捨己共餘天子互相娛樂是則名曰五衰相也

以其持戒五種缺故業網所縳受此業報又帝釋復

觀業果於殿中呌喚大地獄十八隔處殺生偷盜邪

婬妄語業墮此地獄具受衆苦從地獄出生餓鬼

夀命長逺從餓鬼中死生畜生中互相殘害從畜生

中死若生人中身色憔悴無有威徳若有餘業得生

天中身量形貌皆悉減劣一切衆寳莊嚴之具光明

微少不為天女之所愛敬天女背叛捨至餘天智慧

薄少心不正直為餘天子之所輕笑若諸天衆與阿

脩羅鬭戰之時為他所殺以餘業故

法苑珠林卷第七

校譌

 第十五紙九行行天之行北藏作何第十九紙五行王宋南藏作干

音釋

 隘烏懈切陿也弼角切恬靜也蘇果詳里切獸似牛一角徒歷切洗

 丘匊切酒媒也薄半切背也

   君上嚴徴施貲刻此珠林第七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寧唐

 七 書  賔  泰刻萬暦辛卯春淸凉 妙徳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