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
卷第二十五 法苑珠林 卷第二十六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二十七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六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敬法篇第七之餘

 謗罪部

惟今末世法逐人訛道俗相濫傳謬背真混雜同行

不修内典専事俗書縱有抄冩心不至殷旣不護淨

又多舛錯共同止㝛或處在門簷風雨蟲寓都無驚

懼致使經無靈驗之功誦無救苦之益寔由造作不

殷亦由我人逾慢也故敬福經云善男子經生之法

不得顛倒一字重㸃五百世中墮迷惑道中不聞正

法又大集經云若有衆生於過去世作諸惡業或毁

於法或謗聖人於說法者爲作障礙或抄冩經法洗

脫文字或損壞他法或闇藏他經由此業縁今得盲

報又大般若經第四百四十卷云佛言諸善男子善女人等

書冩般若波羅密多甚深經時頻申欠呿無端戲笑

互相輕凌身心躁擾文句倒錯迷惑義理不得滋味

横事歘起書冩不終當知是爲菩薩魔事又大乗蓮

華藏經云受佛禁戒不護將來各言我是於大乗法

亦如冥夜各自說言我得佛法受鐵鏘地獄苦事難

述從地獄出瘖瘂聾盲不見正法阿難請戒律論云

僧尼白衣等因讀經律論等行語手執翻卷者依忉

利天嵗數犯重突吉羅傍報二億歳墮麞鹿中恒被

摺脊苦痛難忍無記戲言捉經律論亦招前報或安

經像房堂簷前者依忉利天嵗數八百嵗犯重突吉

羅傍報二億嵗墮猪狗中生若得人身一億嵗恒常

作客栖屑不得自在又大品經云是人毁呰三世諸

佛一切智起破法業因縁集故無量百千萬億嵗墮

大地獄中是破法人輩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若

火劫起時至他方大地獄中生在彼間從一大地獄

至一大地獄彼間若火劫起時復至他方大地獄中

生在彼間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獄如是遍十方獄

彼間若火劫起故從彼死破法業因縁未盡故還來

是間大地獄中生在此間亦從一大地獄至一大地

獄受無量苦此間火劫起故復至十方他國土生畜

生中受破法罪業苦如地獄中説重罪轉薄或得人

身生盲人家生旃陀羅家生除厠擔死人種種下賤

家生若無眼若一眼若瞎眼無舌無耳無手所生之

處無佛無法無佛弟子處生何以故種破法業積集

厚故又涅槃經云若云不信是經典者現世當爲無

量病苦之所惱害多爲衆生所見罵辱命終之後人

所輕賤顔貌醜陋資生艱難常不供足雖復少得麤

澁弊惡常處貧窮下賤誹謗正法邪見之家若臨終

時或值荒亂刀兵競起帝王暴虐怨家讎詰之所侵

逼雖有善友而不遭遇資生所須求不能得雖少得

利常爲飢渴唯爲凡下之所顧識國王大臣悉不齒

録設復聞其有所宣説正使是理終不信受如是之

人如折翼鳥不能飛行是人亦爾於未來世不能得

至人天善處若復有人能信如是大乗經典本所受

形雖復麤陋以經功德卽便端正威顔色力日更増

多常爲人天之所樂見恭敬愛戀情無捨離國王大

臣及家親屬聞其所説悉皆敬信若我聲聞弟子之

中欲行第一希有事者當爲世間廣宣如是大乗經

典善男子譬如霧露勢雖欲往不過日出日旣出已

消滅無餘善男子是諸衆生所有惡業亦復如是住

世勢力不過得見大涅槃日是日旣出悉能除滅一

切惡業又法華經云若佛在世若滅度後其有誹謗

如斯經典見有讀誦書持經者輕賤憎嫉而懷結恨

此人罪報汝今復聽其人命終入阿鼻獄具足一劫

劫盡更生如是展轉至無數劫從地獄出當墮畜生

於無數劫如恒河沙生輒聾啞諸根不具告舍利弗

謗斯經者若説其罪窮劫不盡

頌曰

  教傳三藏  慈訓八因  含情普洽

  機悟玄津  威揚夏烈  温柔晞春

  枯熇日久  光潤爽神  卷卽納福

  舒卽慧申  思之不已  惟益惟新

  實稱慈父  巧號能仁  周孔老敎

  孰與陶鈞

感應縁略引四十一驗

漢法内傳經

晉濟隂丁德慎

晉汝南周閔

晉於潛董吉

晉㑹稽周璫

晉㑹稽謝敷

晉沙門釋道安

晉沙門釋靜僧

魏沙門朱士行

魏沙門釋志湛

魏沙門五侯寺僧

魏太和中内閹官

宋沙門釋慧嚴

宋比丘尼釋智通

宋沙門釋慧慶

齊沙門釋慧寳

梁南海何䂓

周髙祖武帝

揚州嚴恭

隋初揚州僧亡其名

隋沙門釋慧意

隋沙門釋法藏

隋客僧不得名

隋沙門釋智𫟍

唐沙門釋道積

唐釋遺俗

唐福水史呵誓

唐隆州令狐元軌

唐沙門釋曇韻

唐益州書生荀氏

唐夫人豆盧氏

唐都水使者蘇長

唐邢州司馬柳儉

唐遂州趙文信

唐蓬州縣丞劉弼

唐洛陽賈道羡

唐吳郡人陸懷素

唐河内司馬喬卿

唐平州人孫壽

唐鄭州李䖍

唐曹州濟隂縣經驗

漢法本内傳稱漢明帝遣蔡愔秦景王遵等一十八

人至天竺國得摩騰法蘭等及佛經像還帝問法王

出世何以化不及此騰曰天竺迦毗羅衛國者三千

大千世界百億日月中心也三世諸佛皆於彼出乃

至天龍人鬼有願行力皆生於彼受佛正化咸得悟

道餘處群生無縁感之佛故不徃也佛雖不徃光相

及處或五百年或一千年或千年外皆有聖人傳佛

聲敎而徃化也時帝大恱又至漢永平十四年正月

一日五岳諸山道士六百九十人朝正之次上表請

與西域佛道較試優劣勑尚書令宋庠引入告曰此

月十五日大集白馬寺南門立三壇五岳八山諸道

士將經三百六十九卷置於西壇二十七家諸子書

二百三十五卷置於中壇奠食百神置於東壇明帝

設行殿在寺門道西置佛舍利及經諸道士等以柴

荻火遶壇臨經涕泣曰人主信邪玄風失緒敢延經

義在壇以火取驗用辯真僞便放火燒經並成煨燼

道士等相顧失色有欲昇天入地種種呪術並不能

得大生愧伏太傅張衍曰卿今無一可驗宜從西域

佛法剃髮爾時外道褚善信等于時不答南岳道士

費叔才等自感而死佛之舎利放五色光上空如蓋

覆日映衆摩騰禪師涌身髙飛神化自在于時天雨

華得未曾有法蘭法師爲衆說法開化未聞時司

空劉峻京師官庶後宫隂夫人五岳諸山道士呂惠

通等一千餘人並求出家帝然可之遂立十寺七寺

城外安僧三寺城内安尼後遂廣興佛法立寺轉多

迄至于今石此一條出漢法本内傳

晉濟隂丁承字德慎建安中爲凝隂令時北界居民

婦詣外井汲水有胡人長鼻深目左過井上從婦人

乞飲飲訖忽然不見婦則腹痛遂加轉劇啼呼有頃

卒然起坐胡語指麾邑中有數十家悉共觀視婦呼

索紙筆來欲作書得筆便作胡書横行或如乙或如

已滿五紙投著地敎人讀此書邑中無能讀者有一

小兒十餘嵗婦卽指此小兒能讀小兒得書便胡語

讀之觀者驚愕不知何謂婦教小兒起儛小兒卽起

翹足以手弄相和須㬰各休卽以白德慎德慎召見

婦及兒問之云當時忽忽不自覺知德慎欲驗其事

卽遣吏齎書詣許下寺以示舊胡胡大驚言佛經中

間亾失道遠憂不能得雖口誦不具足此乃本書遂

留冩之

晉周閔汝南人也晉護軍將軍家世奉法蘇峻之亂

都邑人士皆東西波遷閔家有大品一部以半幅八

丈素反覆書之又有餘經數臺大品亦雜在其中旣

當避難單行不能得盡持去尤惜大品不知在何臺

中倉卒應去不展尋搜徘徊歎咤不覺大品忽自出

外閔驚喜持去周氏遂世寶之今云尚在一說云周

嵩婦胡母氏有素書大品素廣五寸而大品一部盡

在焉又并有舍利䬶甖貯之並緘于深篋永嘉之亂

胡母將避兵南奔經及舍利自出篋外因取懷之以

渡江東又甞遇火不暇取經及屋盡火滅得之於灰

燼之下儼然如故㑹稽王道子就嵩曾云求以供養

後甞蹔在新渚寺劉敬叔云曾親見此經字如麻大

巧密分明新渚寺今天安是也此經蓋得道僧釋慧

則所冩也或云甞在簡靖寺靖首尼讀

晉董吉者於潛人也奉法三世至吉尤精進恒齋戒

誦首楞嚴經村中有病輒請吉讀經所救多愈同縣

何晃者亦奉法士也咸和中卒得山毒之病守困晃

兄惶遽馳徃請吉董何二舍相去六七十里復隔大

溪五月中大雨晃兄初渡時水尚未至吉與期投中

食比徃而山水暴漲不復可渉吉不能泅遲𮞉歎息

坐岸良久欲下不敢渡吉旣信直必欲赴期乃惻然

發心自誓曰吾救人苦急不計軀命尅冀如來大士

當照乃誠便脫衣以囊經戴置頭上逕入水中量其

深淺乃應至頸及吉渡正著膝耳旣得上岸失囊經

甚惋恨進至晃家三禮懴悔流涕自責俛仰之間便

見經囊在髙座上吉悲喜取看浥浥如有濕氣開囊

視經尚燥如故於是村人一時奉法吉所居西北有

一山髙峻中多妖魅犯害居民吉以經戒之力欲伐

降之於山際四五畆地手伐林木構造小屋安設髙

座時首楞嚴經百餘日中寂然無聞民害稍止後有

數人至吉所語言良久吉思惟此客言者非於潛人

窮山幽絶何因而來疑是鬼神乃謂之曰諸君得無

是此中鬼耶答曰是也聞君德行淸肅故來相觀并

請一事想必見聽吾世有此山遊居所託君旣來止

慮相逆冒恒懷不安今欲更作界分當殺𣗳爲斷吉

曰僕貪此靜寂讀誦經典不相干犯方爲卿比願見

祐助鬼答亦復慿君不見侵尅也言畢而去經一㝛

前所芟地四際之外𣗳皆枯死如火燒狀吉年八十

七亾

晉周璫者㑹稽剡人也家世奉法璫年十六便菜食

持齋諷誦成具及頃轉經正月長齋竟延僧設受八

關齋至鄉市寺請其師竺僧密及支法階竺佛密令

持小品齋日轉讀至日三僧赴齋㤀持小品至中食

畢欲讀經方憶意甚惆悵璫家在坂怡村去寺三十

里無人遣取至人定燒香訖舉家恨不得經密益踧

踖有頃聞有叩門者言送小品璫愕然心喜開門見

一年少著單衣𢂿先所不識又非人行時疑其神異

便長跪受經要使前坐年少不進期夜當來聽經比

道人出忽不復見香氣遍一宅中旣而視之乃是密

經也道俗驚喜密經先在厨中緘鑰甚謹還視其鑰

儼然如故於是村中十餘家咸皆奉佛益敬愛璫璫

遂出家字曇嶷諷誦衆經至二十萬言

晉謝敷字慶緒㑹稽山隂人也鎮軍將軍輶之兄子

也少有髙操隱于東山篤信大法精勤不倦手冩首

楞嚴經當在都白馬寺中寺爲災火所延什物餘經

並成煨燼而此經止燒紙頭界外而已文字悉存無

所毁失敷死時友人疑其得道及聞此經彌復驚異

元嘉八年河東蒲坂城中大災火火自隔河飛至

不可救滅處戍民居無不蕩盡唯精舍塔寺並得不

焚里中小屋有經像者亦多不燒或屋雖焚毁而於

煨燼之中時得全經紙素如故一城歎異相率敬信

右此五驗出冥祥記

東晉孝武之前恒山沙門釋道安者經石趙之亂避

地于襄陽注般若道行密迹諸經析疑甄解二十餘

卷恐不合理乃誓曰若所說不違理者當見瑞相乃

夢見胡道人頭白眉長語安曰君所注經殊合道理

我不得入泥洹住在西域當相助弘通可時時設食

也後十誦律至遠公云昔和尚所夢乃是賔頭盧也

於是立座飯之遂成永則

西晉蜀郡沙門靜僧生小出家以苦行致目爲蜀三

賢寺主誦法華經尋常山中誦經時至每感虎來蹲

前聽部訖乃去常至諷詠輒見左右四人爲侍年雖

衰老而翹勤彌勵遂終其業也

前魏廢帝甘露五年沙門朱士行者講小品經恨章

句未盡以此年徃西域尋求獲之彼有留難不許東

返士行執經王庭曰必大法不傳當從火化便以貝

葉經投火一無所損經乃放光舉國敬異便放達東

夏卽放光般若經是也年八十亾依法火焚而屍不

壞道俗異之乃具祝曰若真得道法屍應毁壞便應

聲摧碎遂收而起塔焉

後魏末齊州釋志湛者住太山北人頭山邃谷中銜

草寺省事少言人鳥不亂讀誦法華人不測其素業

將終時神僧寶誌謂梁武曰北方銜草寺須陀洹聖

僧今日滅度湛之亾也無惱而化兩手各舒一指有

梵僧云斯初果人也還葬山中後發看之唯舌如故

乃爲立塔表之今塔存焉鳥獸不敢陵踐汙之

後魏范陽五侯寺僧失其名誦法華爲常業初死權

殮隄下後改葬骸骨並枯唯舌不壞雍州有僧亦誦

華隱白鹿山感一童子供給及死置屍巖下餘骸

並枯唯舌不朽矣齊武陵世并東看山人掘見土黄

白又見一物狀如兩脣其中有舌鮮紅赤色以事聞

奏帝問道俗沙門法尚曰此持法華者六根不壞也

誦滿千遍其徴驗矣乃集持法華者圍遶誦經纔始

發聲此靈脣舌一時鼓動同見毛豎以事奏聞乃石

函緘之右六驗出梁髙僧傳并雜録記

後魏髙祖太和中代京内閹官自慨形殘奏乞入山

修道恩勑許之乃齎華嚴晝夜讀禮懴悔不息一夏

不滿至六月末髭鬚生得丈夫相以狀奏聞帝大敬

重之於是國中普敬華嚴厚尊恒日見侯君素旌異記述

宋釋慧嚴京師東安寺僧也理思該暢見噐道俗甞

嫌大湼槃經文字繁多遂加刋削就成數卷冩兩三

通以示同好因寢寤之際忽見一人身長二丈餘形

氣偉壯謂之曰湼槃尊經衆藏之宗何得以君璅思

輕加斟酌嚴悵然不釋猶以發意苟覔多知明夕將

卧復見昨人甚有怒色謂曰過而知改是謂非過昨

故相告猶不已乎此經旣無行理且君禍亦將及嚴

驚覺失措未及申旦便馳信求還悉燒除之塵外精

舍釋道儼具所諳聞也

宋尼釋智通京師簡靜尼也年貌姝少信道不篤元

嘉九年師死罷道嫁爲魏郡梁羣甫妻生一男年大

七嵗家甚貧無以爲衣通爲尼時有數卷素無量壽

華等經悉練擣之以衣其兒居一年而得病恍惚

驚悸竟體剥爛狀若火瘡有細白蟲日去升餘燥痛

煩毒晝夜號呌常聞空中語云壞經爲衣得此劇報

旬餘而死右二驗出冥祥記也

宋廬山有釋慧慶廣陵人出家止廬山寺學通經律

淸潔有戒行誦法華經十地思益維摩毎夜咏諷常

聞暗中有彈指讚歎之聲甞於小雷遇風波船將覆

没慶唯誦經不輟覺船在浪中如有人牽之倐忽至

岸於是篤勵彌勤宋元嘉末卒春秋六十二

齊太原釋慧寶氏族未詳誦經得二百卷德優先達

時共知聞以齊武平三年從并向鄴行達艾州失道

尋逕入山暮㝛巖下室似人居逈無所見寶端坐室

前上觀松𣗳見有横枝懸磬去地丈餘夜至二更有

人身服草衣從外而至口云此中何爲有俗氣寶卽

具述設敬與共言議問寳云卽今何姓統國答曰姓

髙氏號齊國寶問曰尊師山居早晚曰吾後漢時來

長老得何經業寶恃已誦博頗以自矜山僧曰修道

者未應如此欲聞何經爲誦之寶曰樂聞華嚴僧卽

少時誦之便度聲韻諧暢非世所聞更令誦餘經率

皆如此寶驚歎曰何因大部經文倐然卽度報曰汝

是有作心我是無作心夫㤀懷於萬物者彼我自得

矣寶知爲異神也求哀乞住山僧曰國中利養召汝

何能自安且汝情累未遣住亦無補至曉捨去寶返

尋行跡不知去處寶自躬責爲人後達鄴敘之右二驗出

梁髙僧傳

梁有廣州南海郡人何規以嵗次協洽月吕黄鍾天

監十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採藥於豫章胡翼山幸非

放子逐臣乃𩔖尋仙招隱登峯十所里屑若有來將

循曲陌先限淸澗或如止水乍有潔流方從揭厲且

就褰攬未濟之間忽不自覺見澗之西隅有一長者

語規勿渡規於時卽留其人面色正靑徒跣捨屨年

可八九十面已皺歛鬚長五六寸髭半於𩯭耳過於

眉眉皆下被眉之長毛長二三寸隨風相靡脣色甚

赤語響而淸手爪正黄指毛亦長二三寸著布帔下

赭有泥洹僧手提書一卷遥投與規規卽奉持望禮

三拜語規可以此經與建安王兼言王之姓字此經

若至宜作三七日慶齋若不曉齋法可問下林寺副

公副法師者戒行精苦恬憺無爲遺嗜欲等豪賤蔬

藿自充禪寂無怠此長者言畢便去行十餘歩間忽

然不覩䂓開示卷内題名爲慧印三昩經經㫖以至

極法身無相爲體理出百非義逾名相寂同法相妙

等真如言其慧照此理有若全印心冥凝寂故以三

昧爲名見梁朝僧祐律師𢎞明集録也

周祖滅法經籍從灰以後年中忽見空中如菌大者

有五六飛上空中極目不見全爲一段隨風飄飄上

下朝宰立望不測是何久乃翻下墮上土墻視乃是

大品經之十三卷

揚州嚴恭者本是泉州人家富於財而無兄弟父

母愛恭言無所違陳太建初恭年弱冠讀於父母願

得五萬錢徃揚州市易父母從之恭船載物而下去

揚州數十里江中逢一船載黿將詣市賣之恭念黿

當死因請贖之謂黿主曰我正有五萬錢願以贖之

黿主喜取錢付黿而去恭盡以黿放江中而空船詣

揚州其黿主别恭行十餘里船没而死是日恭父母

在家昏時有烏衣客五十人詣門寄㝛并送錢五萬

付恭父母曰公兒揚州附此錢歸願依數受也父怪

愕恭死因審之客曰兒無恙但不須錢故附歸耳恭

父受之記是本錢而皆小濕留客爲設食客止明旦

辤去後月餘日恭還家父母大喜旣止而問附錢所

由恭答無之父母說客形狀及付錢月日乃贖黿之

日於是知五十客皆所贖黿也父子驚歎因共徃揚

州起精舎専冩法華經遂徙家向揚州其家轉富大

起房廊爲冩經室莊嚴淸淨供給豐厚書生常數十

揚州道俗共相崇敬號爲嚴法華甞有親知從貸

經錢一萬恭不獲已與貸者受錢以船載歸中路船

傾所貸之錢落水而船没人不被溺是日恭入錢庫

見一萬錢濕如新出水恭甚怪之後見前貸錢人乃

知濕是所貸者又有商人至宫亭湖於神廟所祭酒

食并上物其夜夢神送物還之謂曰倩君爲我持此

錢奉嚴法華以供經用旦而所上神物皆在其前於

是商人歎異送達恭處而倍加厚施其後恭至市買

經紙少錢忽見一人持錢三千授恭曰助君買紙言

畢不見而錢在其怪異如此非一開皇末恭死子孫

傳其業隋季盜賊至江都皆相與約勿入嚴法華

里人賴之獲全其家至今冩經不已州邑共見京師

人士並悉知委右一驗出㝠報記也

隋開皇初有揚州僧㤀其本名誦通湼槃自矜爲業

歧州東山下村中沙彌誦觀世音經二俱暴死心下

俱暖同至閻羅王所乃處沙彌金髙座甚恭敬之處

湼槃僧銀髙座敬心不重事訖勘問二俱餘壽皆放

還彼湼槃僧情大恨恨恃所誦多問沙彌住處於是

兩辤各蘇所在彼從南來至歧州訪得具問所由沙

彌言㓜誦觀音别衣别所燒香呪願然後乃誦斯法

不怠更無他術彼謝曰吾罪深矣所誦湼槃威儀不

整身口不淨救㤀而已古人遺言多惡不如少善於

今取驗悔徃而返

隋襄州景空寺釋慧意俗姓李臨原人南投於梁興

仙城山慧命同師尋討心要専習定業後住景空於

聦師舊堂綜業常住不事燈燭晝夜常明有鄉人不

信乃請别院百日行道毎夜潛徃伺之舉家同見禪

室大明鄉人信伏率歸受戒開皇初卒預知其終端

坐而化又襄陽開皇有法永禪師欲終七日七夜聞

音樂異香滿寺因而坐終送向繖蓋山上露坐有同

寺全律師臨屍曰願留神明待至七日滿至期全亾

送屍永側永屍䬃然摧變又有岑闍黎姓楊臨原人

於寺西繖蓋山泉側造誦經堂毎誦金光明經感得

四天王來聽後讀藏經皆悉不㤀計誦三千餘卷服

布乞食鉢中之餘飼房内䑕百餘頭皆馴遶爭來就

人䑕有病者岑師以手摩捋並皆愈之與同衆沙門

智曉交顧招集禪徒自行化俗供給定學自知終日

急喚汰禪師付囑上佛殿禮辤遍寺衆僧咸乞歡喜

於禪居寺大齋日將散謂汰曰徃兠率天聽般若去

汰曰弟但前去我後七日卽來其夜三更坐亾至四

更識神遍學寺寺相去十里至汰禪師牀前其明如

晝云曉欲遠逝故來相別不得久住汰送出三重門

外别訖來入房中踞牀忽然還暗呼弟子問云聞師

與人語聲火通照三門並閉方悟曉之神力出入無

間卽遣徃問果云已逝汰後七日無何坐終其髑髏

全成無縫故知凡聖同居事不可别右二岀唐髙僧傳記

隋鄜州寶室寺沙門法藏戒行精淳爲性質直至隋

開皇十三年於洛交縣韋川城造寺一所佛殿精妙

僧房華麗靈像旛華並皆修滿至大業五年奉勑融

併寺塔送州大寺有破壞者藏師並更修補造堂安

置兼造一切經已冩八百卷恐本州無好手紙筆故

就京城舊月愛寺冩至武德二年閏二月内身患二

十餘日乃見一人身著青衣好服在髙閣上手把經

卷告法藏云你立身以來雖大造功徳悉皆精妙唯

有少分互用三寶物得罪無量我今把者卽是金剛

般若汝能自造一卷令汝所用三寶之物得罪悉滅

藏師于時應聲卽答言造藏師雖冩餘經未冩金剛

般若但願病瘥不敢違命旣能覺悟弟子更無餘物

唯有三衣瓶鉢偏袒祇支等皆悉捨付大徳及諸弟

子並造般若得一百卷未經三五日臨欲捨命具見

阿彌陀佛來迎由經威力得生西方不入三塗

隋大業中有客僧行至太山廟來寄㝛廟令曰此别

無舍唯神廟廡下可㝛然而比來寄㝛者輒死僧曰

無苦也不得已從之爲設牀於廡下僧至夜端坐誦

經可一更聞屋中環珮聲須㬰神出爲僧禮拜僧曰

聞比㝛者多死豈檀越害之耶願見護之神曰遇死

者將至聞弟子聲因自懼死非煞之也願師無慮僧

因延坐談說如食頃問聞世人傳說云太山治鬼

有之耶神曰弟子薄福有之豈欲見先亾乎僧曰有

兩同學僧先死願見之神問名曰一人已生人間一

人在獄罪重不可喚來若師就見可也僧聞甚恱因

起出不遠而至一所多見廟獄火燒光焰甚盛神將

僧入一院遥見一人在火中號呼不能言形變不復

可識而血肉焦臭令人傷心此是也師不欲厯觀耶

僧愁愍求出俄而至廟又與神坐因問欲救同學有

得理耶神曰可得能爲冩法華經者便免旣而將曙

神辤僧入堂旦而廟令視其僧不死怪異之僧因爲

說仍卽為冩法華經一部經旣成莊嚴畢又將經就

廟㝛其夜神出如初歡喜禮拜慰問來意以事告之

神曰弟子知之師為冩經始書題目彼已脫免今又

出生在人也然此處不潔不可安經願師還將送向

寺言說乆之將曉辤訣而去送經於寺杭州别駕張

德言前任兖州具知其事

隋幽州沙門釋智𫟍精練有學識隋大業中發心造

石一切經藏以備法滅旣而於幽州北山鑿巖為石

室即磨四壁而以冩經又取方石别更磨冩藏諸室

内毎一室滿即以石塞門用鐵錮之時隋煬(「旦」改為「𠀇」)帝幸涿

郡内史侍郎蕭瑀皇后弟也性篤信佛法以其事白

后后施絹千匹及餘錢物以助成之瑀施絹五百匹

朝野聞之爭共捨施故𫟍得遂功𫟍常以役匠旣多

道俗奔臻欲於巖前造木佛堂并食堂寢室而念木

瓦難辦恐繁費經物故未能起作一夜暴雨雷電震

山明旦旣晴乃見山下有大木松栢數千萬爲水所

漂流積道次山東少林木松栢尤希道俗驚駭不知

來處推尋蹤跡遠自西山崩崖倒漂送來此於是遠

近歎服自非福力孰感神助𫟍乃使匠擇取其木餘

皆分與邑里邑里喜愧而助造堂宇須之畢成如其

志焉𫟍所造石經已滿七室至唐貞觀十三年卒弟

子猶繼其功殿中丞相李玄奬大理丞采宣明等皆

爲臨說之臨至十九年從駕幽州親問鄉人皆同不

右三驗出冥報記

唐釋道積至貞觀初住益州福感寺誦通湼槃淨衣

澡浴自爲恒式慈愛兼濟固其深心終于五月炎氣

鬱熱而屍不腐臭百有餘日跏坐如初道俗莫不喜

唐釋遺俗者不測所住遊行醴泉山原誦法華爲業

乃數千遍至貞觀年因疾將終告友人慧廓禪師曰

比雖誦經意望有驗若生善道舌根不朽可爲埋之

十年發出若舌朽滅知誦無功若舌如初爲起一塔

生俗信敬言訖而終至十一年依言發之身肉都盡

唯舌不朽一縣士女皆共戴仰乃函盛舌而起塔於

甘谷岸上

唐郊南福水之隂有史村史呵誓者誦法華經名充

令史徃還歩涉生不乗騎以依經云哀愍一切故也

病終本邑香氣充村道俗驚怪而莫測其縁終後十

年其妻又殞乃發塚合葬見其舌根如本生肉乃收

葬斯表衆矣

貞觀五年有隆州巴西縣令狐元軌者信敬佛法

欲冩法華金剛般若湼槃等無由自撿慿彼土抗禪

師撿校抗乃爲在寺如法潔淨冩了下袠還歧州莊

所經留在莊并老子五千文同在一處忽爲外火延

燒堂宇是草覆一時灰蕩軌于時任憑翊縣令家人

相命撥灰覔金銅軸旣撥灰開其内諸經宛然如故

潢色不攺唯箱袠成灰又覔老子便從火化于時聞

見之者鄉村遠近莫不嗟異其金剛般若經一卷題

字焦黒訪聞所由乃初題經時有州官能書其人雜

食行急不獲潔淨直爾立題便去由是色焦其人現

在瑞經亦存京師西明寺主神察目驗說之

唐釋曇韻禪師定州人遊至隰州行年七十隋末䘮

亂隱于離石北千山常誦法華經欲冩其經無人同

志如此積年忽有書生無何而至云所欲潔淨冩經

並能爲之於卽淸旦食訖入浴著淨衣受八戒入淨

室口含檀香燒香懸旛寂然抄冩至暮方出明又如

先曽不告倦及經冩了如法奉嚫相送出門斯須不

見乃至裝潢一如正法及至誠受持讀誦七重褁結

一重一度香水洗手初無暫廢後遭胡賊乃箱盛其

經置髙巖上經年賊靜方尋不見周慞窮覔乃於巖

下獲之箱篋糜爛撥朽見經如舊鮮好京師西明寺道宣律師以

貞觀十一年曽至彼中目覩説之也

唐益州西南新繁縣西四十里許有王李村隋時有

書生姓荀氏在此教學大工書而不顯迹人欲其書

終不肯出乃SKchar之亦不出遂以筆於前村東空中四

面書金剛般若經數日便了云此經擬諸天讀之人

初不覺其神也後忽雷雨大澍牧牛小兒於書經處

住而不澆濕其地乾燥可有丈許自外流潦及晴村

人怪之爾後毎雨小兒常集其中衣服不濕至武德

年有非常僧語村人曰此地空中有金剛般若經村

人莫汗諸天於上設蓋覆之不可輕賤因此四周欄

楯不許人畜徃至今雨時其地仍乾每至齋日村人

四遠就處設供常聞天樂聲振哀宛繁㑹盈耳右六驗上

三寶感通記

唐竇家大陳公夫人豆盧氏芮公寛之姊也夫人信

福毎誦金剛般若經末盡卷一紙許久而不徹後一

日昏時苦頭痛四體不安夜卧逾甚夫人自念儻死

遂不得終經欲起誦之而堂燭已滅夫人因起令婢

然燈須㬰婢還厨中無火夫人開門於家人坊取之

又無火夫人深益歎恨忽見厨中有𤉷火燭上階來

入堂内直至牀前去地三尺許而無人執光明若晝

夫人驚喜頭痛亦愈取經誦之有頃家人鑽燧得火

𤉷燭入堂燭光卽滅便以此夜誦竟之自此日誦五

遍以爲常法後芮公將死夫人徃視公謂夫人曰五

姊以誦經之福當壽百嵗生好處也夫人至年八十

方卒於宅

唐武德中以都水使者蘇長爲巴州刺史長將家口

赴任渡嘉淩江中流風起船没男女六十餘人一時

溺死唯有一妾常讀法華經船中水入妾頭戴經函

誓與俱溺妾獨不沉隨波泛濫頃之著岸逐經函而

出開視其經了無濕汙今尚存在揚州嫁爲人婦而

逾舊篤信

唐邢州司馬栁儉隨大業十年任歧州歧陽宫監至

義寜元年爲李密來枉被牽引在大理寺禁儉常誦

金剛般若經下有兩紙未遍于時不覺眠睡夢見一

婆羅門僧報云檀越宜早誦經遍卽應得出儉時忽

寤勤誦不懈便經二日至日午時忽有勑喚令儉釋

禁將向朝堂奉勑放免又儉别時夜靜房外誦經至

於三更忽然聞有異香儉尋香及問家人處處求香

來處不得然常誦念晝夜無廢至於終日計五千餘

唐遂州人趙文信至貞觀元年暴死三日後還得穌

卽自說云初死之日被人遮擁驅逐將行同伴十人

並共相隨至閻羅王所其中見有一僧王先喚師問

云師一生已來修何功德師答云貧道從生已來唯

誦金剛般若王聞此語忽卽驚起合掌讚言善哉善

哉師審誦般若當得昇天出世何因錯來至此王言

未訖忽有天衣來下引師上天去王後喚遂州人前

汝從生已來修何功德其人報王言臣一生已來不

修佛經唯好𢈔信文章集録王言其𢈔信者是大罪

人現此受苦汝見𢈔信頗曽識不其人報云雖讀渠

文章然不識其人王卽遣人引出𢈔信令示其人乃

見一⻱身一頭多⻱去少時現一人來口云我是𢈔

信爲生時好作文章𡚶引佛經雜糅俗書誹謗佛法

謂言不及孔老之敎今受罪報⻱身苦也此人活已

具向親說遂州之地人多好獵採捕蟲魚遠近聞見

者共相鑒誡永斷煞業各發誠心受持般若迄今不

貞觀元年蓬州儀龍縣丞劉弼前任江南縣尉時

忽有一鳥於弼房前樹上鳴土人云是惡鳥不祥之

聲家逢此鳥煞主不疑劉弼聞懼思念欲修功德禳

之不知何福爲勝夜夢一僧偏讚金剛般若經令讀

誦百遍依命卽讀滿至百遍忽有大風從東北而來

㧞此鳥𣗳隔舍遥擲巷裏其㧞處坑縱廣一丈五尺

過後看其風來處小枝大草並隨風𮞉靡風止還起

如故故知經力不可思議

唐洛陽賈道羨博識多聞尤好内典貞觀五年爲青

州司户叅軍事爲公舘隘窄無處置經乃以繩繋書

案兩脚仰懸屋上置内經六十卷坐卧其下習讀㤀

倦日久繩爛一頭遂絶案仍儼然不落亦不傾動如

此良久人始接取道羡子爲隰州司户說之云爾

唐吳郡陸懷素家貞觀二十年失火屋宇總焚爰及

精廬並從煙滅有一函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獨存經

函及褾軸並盡唯有經字竟不被燒爾時人聞者莫

不驚歎懷素卽髙陽許仁則前妻之兄仁則當時目

覩於後具自言之右七驗出㝠報記也

唐前大理司直河内司馬喬卿天性純謹有志行到

永徽中爲揚州户曹丁母憂居䘮毁瘠刺心上血冩

金剛般若經一卷未幾於廬上生芝草二莖經九日

長尺有八寸緑莖朱蓋日瀝汁一升傍人食之味甘

如蜜去而復生如此數四喬卿同僚數人並向餘令

陳說天下士人多共知之

顯慶中平州有人姓孫名壽於海濵遊獵見野火焰

熾草木蕩盡唯有一叢茂草獨不焚燎疑此草中有

獸遂以火燒之竟不能著壽甚怪之遂入草間尋覔

乃見一函金剛般若經其傍又見一死僧顔色不變

火不延燎蓋由此也信知經像非凡所測孫壽親自

說之

唐隴西李䖍觀今居鄭州至顯慶五年丁父憂乃刺

血冩金剛般若經及般若心經各一卷隨願徃生經

一卷出外將入卽一浴身後忽聞院中有異香非常

郁然隣側並就觀之無不稱歎中山郎餘令曾過鄭

州見彼親友具陳說之

唐曹州濟隂縣西二十里村中有精舍至龍朔二年

冬十月野火暴起非常熾盛及至精舍踰越而過焉

比僧房草舍焚燎總盡唯金剛般若經一卷儼然如

舊曹州叅軍說之右四驗出㝠報拾遺

法苑珠林卷第二十六

校譌

 第三紙四行求北藏作而

音釋

 愔於禽切人名象呂切統系也煨燼煨烏魁切燼徐刄切煨燼火餘也

 切増也甚也乞協切箱屬慈秋切泳也都郎甫版

 切驚遽貌弋灼切關牡于求力驗切殯殮也衣炎切宦人主宫門者

 擣都皓切敲也黿愚袁切大鼈古慕切鑄塞之也弋渚席入切州

 如又切襍

 常熟居士嚴澍施貲刻此法𫟍珠林第二十六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

 寧唐士登書 溧水陶學恭刻萬曆辛卯秋淸涼凡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