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一

卷第八十 法苑珠林 卷第八十一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八十二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一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慈悲篇第七十四

 述意部

夫含生禀氣皆有靈智蠢動翺翔咸知畏死致使菩

薩興行救濟為先諸佛出世大悲為本所以臨河羡

魚不如結網觀他受福不如行因是故將求其報莫

若先興其善貴賤等施黑白心平三寶福田四生同

敬竝須臨時救濟給引衣食罄拳握之珍徹耳目之

玩捐已奉施隨之以喜信夫篋笥以奬其意玉帛以

表其誠身肉骨髓尚不保戀况復外財寧生愛著菩

薩行行亦不待索雖心不待物而物亦筌心心物兩

備福智雙行矣

 菩薩部

如大集經云佛言我昔為於一切衆生修菩薩行為

此法眼於諸衆生起大慈心捨己身血猶如大海與

諸乞者捨頭眼耳如毗福羅山捨鼻舌等如十突盧

𨙻捨手脚等如毗福羅山捨皮施等可覆一閻浮提

亦捨無量象馬奴婢妻子及以王位國土城邑宫殿

村落等與諸乞者於諸佛所受持禁戒而無𡙇犯一

一佛所無量供養一一佛所禀受無量𨙻由他百千

法門受持讀誦善修三昩我亦恭敬無量三乗四果

聖人父母師長病苦之者無救䕶者為作救䕶無歸

依者為作歸依無趣向者為作趣向令其安住我已

如是於彼三大阿僧祇劫慈愍一切苦惱衆生故發

大堅固勇猛之心久修無上菩提之行今於此盲㝠

世間無大導師儉法之時於如是等諸衆生中發心

願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欲於三乗菩提令不退

轉復願救度三惡衆生安置善道及涅槃樂又襍寶

藏經云爾時如来被佉陁羅刺刺其脚足血出不止

以種種藥塗不能得差諸阿羅漢於香山中取藥塗

治亦復不除十力迦葉至世尊所作是言曰若佛如

来於一切衆生有平等心於羅睺羅提婆達多等無

有異者脚血應止即時血止瘡亦平復故知諸佛大悲於諸含識

平等無異又四分律佛言乃往過去世時有王名曰慧燈

乃使閻浮提人若男若女能言之者皆行十善王初

生時有八萬四千藏自然而出於四交道隨所求索

者一切施與時天帝釋便作是念此王慧燈隨其所

索一切施與將恐来世奪我坐處我今寧可往試為

以無上道故施為以退轉耶即化作男子自相謂言

王慧燈教我等行十惡殺生乃至邪見時諸大臣皆

往白王王答言不我先有是語令閻浮提人能行之

𩔖皆行十善不殺生乃至不邪見我當為王是故無

是語汝等今可嚴駕象乗我欲自行教化國人天象

既至王即便乗王言可示我彼人言我教國人行十

惡者彼即示王王問言慧燈教汝行十惡耶答言實

爾王復問言可有方便行十善不答言有問言何者

是耶彼答言若得成就菩薩生食其肉飲其血乃得

行十善時王慧燈作如是念我於無始世已来經歷

衆苦輪轉五道或受截手截脚耳鼻出眼截頭竟何

所益即取利刀自割股肉以器盛血授與彼人而告

之曰善男子汝可食飲此肉血奉行十善時彼男子

不堪王慧燈威德即沒不現忽有天帝而在前立問

王言王今布施為一天下二三四天下耶為日月天

帝釋魔王梵王耶王答言我布施不為天下乃至魔

梵等我作意欲求無上正眞一切智度未度者解未

解者未得湼槃者令得𣵀槃度生老病死憂悲苦惱

如是等者時天帝釋便作是念我今令王慧燈以此

瘡死者甚非所以當以天甘露灌其身上即便灌之

瘡即平復如故佛告瓶沙王言爾時利益衆生王者

豈異人乎即今父王白淨是也時王第一夫人者今

母摩耶是時王慧燈者即我身是我於前世教化閻

浮提數人皆行十善以是因緣故足下千輻相輪輪

廓成就光明晃曜照三千大千國土又大悲芬陁利

經云佛告諸善男子我於往昔過無量阿僧祇大劫

爾時此土名無塵彌樓猒彼大劫百嵗世人蓮華

如来像法中我為閻浮提輪王名曰無勝我及千子

竝發菩提俱共出家於蓮華香如来法中具修梵行

唯有六子不欲出家不發菩提我數教語何不出家

六子即報王言我不能出家王復問言汝等何不發

菩提心彼言若能以一切閻浮提與我等者當發菩

提我聞甚喜巳令一切閻浮提人住三歸八齋又勸

三乗分此閻浮提以為六分持與六子勸以菩提我

即出家具修梵行彼六王子不相和順興兵交戰各

不自寧令閻浮提極大飢饉天不降雨五穀不成草

木不生我即思惟今正是時應以身施血肉充足捨

林而去往詣中國上彰水山上立大誓願時阿須羅

宫皆悉大動彌樓傾搖海水波涌天及諸神皆悉悲

泣我時即從山上便自投身以本願故即成肉山髙

一由旬縱廣正等人民鳥獸来食血肉以本願故晝

夜生長漸漸乃髙一千由旬正等亦爾四邊皆有人

頭悉具髪毛眼耳鼻舌口齒彼諸人頭髙聲唱言咄

汝諸衆生各隨所欲恣意取之血肉六根身得充滿

從意所求三乗之心乃至有求人天福者或有食血

肉者或有取眼取耳取鼻取脣取齒取舌者以本願

故尋即還復不盡不減乃至十千年中以身血肉充

滿一切閻浮提人夜叉鳥獸於十千年中施眼如恒

沙施血猶如四大海施已身肉若千須彌以舌施人

如鐡圍山以耳施與如中彌樓山以鼻施與猶若大

彌樓山我以齒施如耆闍崛山我身皮施徧娑呵刹

善男子觀我於十千年中以一身命如是無量阿僧

祇施以無量阿僧祇衆生無一念頃而生悔心即立

大願若我得成阿耨菩提意如是滿者如是普捨十

方恒河沙數五濁佛土中以身肉充彼衆生恒沙大

劫若我是願意不滿者令我永不見十方諸佛不成

菩提亦使令我不聞三寶三乗之聲亦使我常處阿

鼻地獄又大悲芬陁利經云佛言我憶無量劫時此

佛刹名日月明於五濁時我於此閻浮提為轉輪王

名曰燈明以善勸化一切衆生我時出遊觀園見有

一人反縛兩臂極為急切即問諸臣此人何罪諸臣

答言此誑王法豈是天民常由輸課六分輸一此人

違命即告諸臣𨒪放斯人儲糧酥油勿苦索之臣答

王言終無有人能以善心輸王諸物所可日日給王

夫人及諸眷屬㕑供所須皆從民出自非王力終不

可得我時愁憂却自思惟此之王位今當付誰我有

五百子皆勸以菩提即分此閻浮提為五百分付與

諸子即捨詣林求仙梵行南近大海優曇波羅林中

坐禪食果草根用濟身命漸漸不久得五神通爾時

閻浮提有五百商人入海採寶獲衆寶聚其中商主

名曰宿王小福力故得如意摩尼從彼寶洲多取衆

寶及與摩尼始發引時海水波涌諸龍惱亂海神啼

泣中有龍仙名曰馬藏實是菩薩以本願故生於其

中彼摩訶薩擁䕶商客安隱度海自還所住隨彼商

客有惡羅刹恒逐於後伺求其便彼於晝日放㬥風

雨使諸商人迷失徑路不知所趣極甚恐怖發大音

聲啼號悲泣求諸天神風雨神等乃至稱唤父母所

愛兒息之聲爾時我以天耳聞彼音聲即生慰喻汝

等商人勿得恐怖我當示導汝等徑路令汝安隱至

閻浮提我於爾時即以繒帛而自纒手内著油中以

火然之發至誠言我於林中三十六年遊四梵處為

益衆生故食衆果既化八萬四千諸龍夜叉令住不

退轉以是善根令我手然使此商人至閻浮提如是

手然經於七日七夜彼諸商人安隱得到即自立願

如此珍寶若我得成阿耨菩提令我得為商主採如

意珠於此佛土一切十方恒河沙數五濁空佛土中

雨於衆寶一一方中七反雨於種種衆寶隨意充足

無量阿僧祇衆生令住三乗又大丈夫論提婆菩薩

説偈云

  福德善丈夫 悲心施慧手 拔貧窮淤泥

  不能自出者

如菩薩布施諸貧窮者皆来歸向如曠野樹行人熱

時皆往歸趣菩薩愛樂名勝得解脱若有人來語菩

薩言有乞者来菩薩歡喜即以財物而賞使者菩薩

即以餘物而與乞者歡喜愛敬求者言乞作此語時

懷憐愍心若有乞者不知菩薩體性樂施菩薩執手

歡喜與語猶如親友壞彼不知使生知想𠊓人見之

亦復歡喜若見乞者語言汝來欲須何等隨意而取

安慰之言善來賢者莫生恐怖我當為汝作依止處

使彼乞者心得清涼若如是施名為生人若不如是

名為死人若不來者自往施之有來求者尚捨身命

況復財物若無悲心不名為施若有悲心施即是解

脱雖復大富名貧窮者冨者雖與無悲愍心雖名曰

與不名施主悲愍心施是名施主若求報施名為施

賈之人亦可名施若求報施果報猶尚無量況

有悲心不求報施果報何可稱計若求報施唯可自

樂不能救濟徒自疲勞悲心施者能有救濟後得果

時能大利益修施者得富修定者得解脱修悲者得

無上菩提果中最勝菩薩思惟因彼乞者得證菩提

我今因施得無比樂因中施樂猶尚如是況無上菩

提如是乞者其恩甚重無以可報若以財寶不足報

恩當以無上菩提而施與之以我福故願使乞者於

將来世亦如我今成大施主得無上菩提不念恩者

無有悲心若無悲心無有行施若不施者不能濟度

衆生生死若不行施覆蔽悲心如以書石乃知眞偽

假使怨家亦如親友

 國王部

如佛説日明菩薩經云佛言過去閻浮提有國王名

曰智力常行佛事深信三寶時有比丘名曰至誠意

常持三昩慈哀衆生王欲見是比丘無有猒極是比

丘髀上生大惡瘡國中醫藥所不能愈王愁大悲即

為淚出時二萬夫人同時悲念於時王卧夢中有天

人來語王言若愈是比丘病者當得生人肉血飲食

之即得愈矣王寤驚悸不樂念是比丘病重乃須彼

藥法所難得勑問臣下王第一太子字曰智止白王

莫悲莫愁憂之血肉最為賤微還入齋室持刀割髀

取肉及血持送與比丘比丘得服之瘡即除愈身得

安隱王聞得愈大喜悦澤意存比丘不念子痛持是

歡喜各有至心太子亦自平復良由行同佛心身瘡得復也襍

寶藏經昔有王子兄弟二人被驅出國到曠路中糧

食都盡弟即殺婦分肉與其兄嫂嫂便食之兄得此

肉藏舉不敢食之自割脚肉夫婦共食弟婦肉盡欲

得殺嫂兄言莫殺以先藏肉還與弟食既過曠路到

神仙住處採取華果以自供食弟後病亾唯兄獨在

是時王子見一被刖無手足人心生慈悲採取華

活彼刖人王子為人少於欲事採華果去其婦在後

與刖人通以有私情深疾其夫於一日中逐夫採華

至河岸邊而語夫言取樹頭華果夫語婦言下有深

河或當墮落婦言以索繫腰我當挽索小近岸邊婦

推其夫墮著河中以慈善力隨水漂去而不沒死於

河下流有國王崩彼國相師推求國中誰應為王遥

見水上有黄雲葢相師占已黄雲葢下必有神人遣

人水中而往迎接立以為王王之舊婦擔彼刖人展

轉乞索到王子國國人皆稱有一好婦擔一刖壻恭

承孝順乃聞於王王聞是已即遣人喚来到殿前王

問婦言此刖人者實爾夫不答言實是王時語言識

我不耶答言不識王言汝識某甲不諦向王看然後

慙愧王故慈心遣人養活佛言欲知王者即我身是

爾時婦者旃遮婆羅門女帶木杆𧩂我者是爾時刖

手足者今提婆達多是故知善惡目驗有徴又菩薩本行經云

佛告王曰過去世時此閻浮提有國名不流沙王名

婆檀寧夫人字跋摩竭提時世穀貴人民飢餓加有

疫病時王亦病夫人自出祠天階邊有一家夫行不

在時婦産兒又無婢使産後飢虗復無有食便自念

言今死垂至更無餘計自欲啗兒即便取刀適欲殺

兒心為悲感舉聲大哭爾時夫人欲還宫中聞此婦

人悲聲𢡖切愴然憐傷便住聽之而此婦人適欲舉

刀欲殺其子便自念言何忍啗其子肉作是念已便

復啼哭夫人便入其舎就而問之何以啼哭欲作何

等婦具答之夫人聞之心為悼愍語言莫殺其子我

到宫中當送食來婦人答言夫人尊貴或復稽遲或

能忘之而我今日命在呼吸不逾時節不如自啗其

子以用濟命夫人問言更得餘肉食之可不答言課

得濟命不問好醜也於是夫人即便取刀自割其乳

便自願言今我以乳持用布施濟此危厄不願作輪

王帝釋魔王梵王持此功德用成無上正眞之道即

便持乳與此婦人適欲舉刀更割一乳應時三千大

千世界為大震動天帝觀之見其夫人自割其乳濟

其危厄時天帝釋無數諸天即時来下住虛空中皆

為悲泣住夫人前而便問言汝今所施甚為難及求

何願耶夫人答言持此功德用求無上正眞之道度

脱一切衆生苦厄天帝答言汝求此願以何為證於

是夫人即時立誓我今所施功德審諦成正覺者我

乳尋當平復如故其乳尋時平復如故天帝讚言成

佛不久諸天歡喜即便現形歎夫人言汝今所施得

無悔恨以為痛耶答言我今所施用求佛道無悔痛

者令我女身變成男子立誓已訖應時變為男子諸

天讃言成佛不久是時國中衆病消除穀米豐賤人

民安樂却後王崩即拜為王人民熾盛國遂興隆佛

告王言爾時夫人者今我身是不惜身命今得成佛

大衆歡喜作禮而去

 畜生部

如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不食肉經云佛住摩伽提

國寂滅道場彌加女村自在天寺精舎時有迦波利

婆羅門子名曰彌勒軀體金色相好具足威光無量

来至佛所時有結𩬊梵志五百人等遥見彌勒清淨

白佛言世尊如此童子光明無量與佛無異於何佛

所初發道心受持誰經為我解説佛告式乾梵志汝

今諦聽當為汝説乃往過去無量無邊阿僧祇刧時

有世界名勝華敷佛號彌勒恒以慈心教化一切彼

佛説經名慈三昩光大悲海雲若有聞者即得超越

百億萬劫生死之罪必得成佛時彼國中有大婆羅

門名一切智光明聰慧多智廣博衆經聞佛出世説

慈三昩經即便信伏為佛弟子發菩提心而作是言

我今誦持大慈三昩經願於未来必得成佛而號彌

勒於是捨家即入深山八千嵗中少欲無事乞食自

活誦持此經一心除亂時連雨不止洪水㬥漲仙人

端坐不得乞食經歷七日時彼林中有五百白SKchar

SKchar王母子三獸見於仙人七日不食而作是言今

此仙人為佛道故不食多日命不云逺法幢將崩法

海將竭我今當為無上大法令得久住不惜身命即

告諸SKchar一切諸行皆悉無常衆生受身空生空死未

曾為法我今欲為一切衆生作大橋梁令法久住供

養法師爾時SKchar王告諸SKchar言我今以身欲供養法師

汝等宜當各各隨喜時諸山樹神等即積香薪以火

然之SKchar王母子圍繞仙人足滿七帀白言大師我今

為法供養尊者仙人告言汝是畜生雖有慈心何緣

能辦SKchar白仙人我自以身供養仁者為法久住令諸

衆生得饒益故作此語巳即語其子汝可隨意求覓

水草繫心思維正念三寶爾時SKchar子聞母所説跪白

母言如尊所説無上大法欲供養者我亦願樂作此

語已自投火中母隨後入當於菩薩捨身之時天地

大動乃至色界及以諸天皆雨天華持用供養肉熟

之後時山樹神白仙人言SKchar王母子為供養故投身

火中今肉已熟汝可食之時彼仙人聞樹神語悲不

能言以所誦經書置樹葉上又説偈言

  寧當然身破眼目  不忍行殺食衆生

  諸佛所説慈悲經  彼經中説行慈者

  寧破骨髓出頭腦  不忍啗肉食衆生

  如佛所説食肉者  此人行慈不滿足

  迷沒生死不成佛

時彼仙人説此偈已因發誓心願我世世不起殺想

恒不啗肉入白光明慈三昩乃至成佛制斷肉戒作

此語已自投火坑與SKchar并命是時天地六種震動天

神力故樹放光明金色晃曜照千國土時彼國人見

此光者皆發無上正眞道心佛告式乾汝今當知爾

時白SKchar王者今我身是時兔兒者今羅睺羅是時誦

經仙人者今此衆中婆羅門子彌勒菩薩是時五百

羣兔者今摩訶迦葉等五百比丘是時二百五十山

樹神者今舎利弗目揵連等二百五十比丘是時千

國王跋陁婆羅等者今千菩薩是從我出世乃至樓

至於其中間受法弟子得道者是佛告式乾菩薩求

法勤苦歷劫不惜身命投於火坑以身供養便得超

越九百萬億劫生死之罪時式乾等五百梵志求佛

出家成阿羅漢時彼仙人投火坑已生於梵世乃至

成佛其食肉者犯於重禁後身生處常飲𤍠銅又大

集經云佛言善男子過去世有一師子王住深山窟

常作是念我是一切諸獸中之王力能視䕶一切諸

獸時彼山中有二獼猴共生二子時二獼猴向師子

王作如是言王若能䕶一切獸者我今二子以相委

付我欲餘行求覓飲食時師子王即便許可時彼獼

猴畱其二子付彼獸王即捨而行是時山中有一鷲

王名曰利見師子王眠即便搏取獼猴二子處嶮而

住時王寤已即向鷲王而説偈言

  我今啓請大鷲王  唯願至心受我語

  幸見為故放捨之  莫令失信生慚耻

鷲王説偈報師子王曰

  我能飛行遊虗空  已過汝界心無畏

  若必欲䕶是二子  為我故應捨是身

時師子王言

  我今為䕶是二子  捨身不惜如枯草

  若我䕶身而妄語  云何得稱如説行

師子王説是偈已即至髙處欲捨其身爾時鷲王復

説偈言

  若為他故捨身命  是人即受無上樂

  我今施汝獼猴子  願大法王莫自害

善男子師子王者即我身是雄獼猴者即迦葉是雌

獼猴者善䕶比丘尼是二獼猴子者即今阿難羅睺

羅是時鷲王者即舎利弗是是故為䕶依止者不惜

身命

 觀苦部

如正法念經云孔雀菩薩為諸天説若有悲心是人

則去湼槃不逺名大莊嚴於五道衆生若起悲心能

破煩惱云何地獄衆生而起悲心此諸衆生於自業

所誑由此怨家之所造作得不可喻種種苦大地獄

等一百三十六處衆生墮中地裂擘拆斷截燒煮無

救無歸東西馳走求哀自免不可得脱而起悲心則

得增長無量梵福若人利益衆生觀諸餓鬼種種飢

渴自燒其身如燒叢林四面馳𧺆互相踢突焰火焚

燒遍體熾然以求救䕶無能救者此諸衆生何時當

離種種苦惱是名觀鬼而起悲心則生梵天若人觀

於畜生而起悲心餓鬼之中無量苦惱互相殺害空

行水陸死法無量互相殘害互相食啗此諸衆生何

時當脱是名觀畜生苦而起悲心若有能生如是之

念則生梵天若人觀於六欲諸天而起悲心於六欲

天受天之樂不可譬喻種種山谷山峯園林而受快

樂既受樂已業盡還退生在苦處受大苦惱墮於地

獄餓鬼畜生東西馳𧺆迷亂無知受大苦惱是名觀

天而起悲心則生梵天若人觀於人中而起悲心以

種種業生於人中受苦樂果種種心性種種信解或

有貧窮依視他人以自存活如是觀於五道衆生生

五種苦已而興悲心如是之人得勝安隱則得湼槃

又襍阿含經云爾時世尊以爪土告諸比丘於意云

何我爪上土多為大地土多比丘白佛世尊爪上土

甚少少耳其大地土無量無數不可為比佛告諸比

丘如是衆生能數數下至一彈指頃於一切衆生修

習慈心有如甲上土耳其諸衆生不能數數下至如

一彈指頃於一切衆生修習慈心者如大地土是故

諸比丘常當數數於一切衆生修習慈心又修行道

地經偈云

  當發行慈心 念怨如善友 展轉在生死

  悉曾為親族 譬如樹生華 轉成果無異

  父母妻子友 宗親亦如是 其行慈心者

  等意無憎愛 不問於逺近 乃應為大慈

  等心行大哀 乃至三界人 行慈如是者

  其德逾梵天 刀刃不能害 縣官及火怨

  邪鬼諸羅刹 虵蚖電霹靂 師子并象虎

  及餘諸害利 一切不敢近 無能中傷者

又善見律云若住處有虎狼師子下極蟻子不得住

若蟻有窟蟻子遊行覓食驅逐别處得住又襍阿含

經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天阿脩羅對陣

鬬戰阿脩羅勝諸天不如時天帝釋軍壞退散極生

恐怖乗車北馳還歸天宫須彌山下道徑叢林下有

金翅鳥巢多有金翅鳥子爾時帝釋恐車馬過踐殺

鳥子告御者言可廻車還勿殺鳥子御者白王阿脩

羅軍後来逐人若廻還者為彼所困帝釋告言寧當

廻還為阿脩羅殺不以軍衆蹈殺衆生於道御者轉

南向阿脩羅軍遙見帝釋轉乗而還謂為戰策即

還退走衆大恐怖壞陣流散歸阿脩羅宫佛告諸比

丘彼天帝釋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以慈力故威力

摧伏阿脩羅軍亦當讚歎慈心功德又大悲經云佛

告阿難若復有人心住慈善當得十一種功德利益

何者爲十一種一𥋍眠得安隱寤則心歡喜二不見

惡夢三人非人愛四諸天擁䕶五毒不能害六刀箭

不傷七火所不燒八水所不溺九常得好衣餚饍飲

食牀座卧具病痩湯藥十得上人法十一身壞命終

得生梵天又增一阿含經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

六凡常之力云何爲六小兒以啼爲力女人以瞋爲

力比丘以忍爲力國王以憍慠爲力羅漢以精進爲

力諸佛以大悲爲力是故比丘當念大慈悲力頌曰

  能仁矜幻苦 聖意愍重昏 哀愚開攝受

  訓誘方便門 法身徧法界 攝化指祇園

  俱銷五道縛 共解四魔怨 三修袪愛馬

  六念靜心猿 禪池澄定水 覺意動聲喧

  慧風吹法鼓 振我無明塵 常須近善友

  開我未曾聞

感應緣略引五驗

隋沙門釋慧越

唐沙門釋道積

唐沙門釋慈藏

唐縣尉盧元禮

唐玄奘法師西國行傳

隋慧日道場釋慧越嶺南人住羅浮山性多汎愛慈

救蒼生栖頓幽阻虎豹無擾曾有羣獸来前因為説

法虎遂以頭枕膝越便捋其䰅面情無所畏衆咸覩

之化行五嶺聲流三楚開皇末年召入慧日末歸揚

州路中感疾而卒停屍船上有若生焉夜見焰光從

足而出入于頂上還從頂出而從足入竟夕不斷道

俗殊歎未曾有也

唐益州福感寺釋道積蜀人誦湼槃經一部生常恒

業凡欲宣述必先洗滌身穢被服淨衣然後昇座立

性沈審慈仁總務諸有厲疾膿血穢氣者積皆召集

為補浣衣服治療同食而不惡之時人怪問答云境

無染淨淨穢由心心既不起愛憎何生以貞觀初年

五月終于本寺春秋七十時屬炎鬱屍不臰壞經停

百日跏坐如初道俗嗟異乃就身加漆興敬巴蜀

唐新羅國大僧統釋慈藏俗姓金氏新羅國人年過

小學神睿澄簡猒世髙榮情欣方外獨靜行禪不避

虎兕持戒不羣慈救為先㴱隱山居来往絶糧便感

異鳥各銜諸果就手送與鳥於藏手同共食之時至

必爾初無乖候行感玄徵罕有繼者而常懷慼慼慈

哀含識作何方便令免生死遂於眠寐見二丈夫曰

卿在幽隱欲為何利藏曰唯為利生乃授藏五戒訖

曰可將此五戒利益衆生又告藏曰吾從忉利天来

故授汝戒因騰空滅於是出山國中士女受戒無窮

貞觀十二年来至唐國既至京城慈利羣生從受

戒者日有千計或盲者見道病者得愈又樂靜夏坐

奏勑雲際寺安居三夏見大鬼神其數無量帶甲持

杖云將此金轝迎取慈藏復見大神與之共鬬拒不

許迎藏聞臰氣塞谷蓬㪍即就繩牀通告訣别其一

弟子又被鬼打㡬死乃蘇藏即捨衣鉢行僧德施又

聞香氣徧滿身心神語藏曰今者不死八十餘矣至

十七年還歸本國具行佛教一同大國王請於皇龍

寺講菩薩戒本七日七夜天降甘露雲霧藹覆所

講堂四部驚嗟美聲彌逺因遘微疾卒於永徽年中

右此三驗並出高僧傳𠝹

唐范陽盧元禮貞觀未為泗州漣水縣尉曾因重病

悶絶經一日而穌云有人引至府舎見一官人過無

侍衞元禮遂至此官人座上踞牀而坐官人目侍者

令一手提頭一手提脚擲元禮於階下良久乃起行

至一别院更進向南入一大堂中見竈數十百口其

竈上有氣矗然如雲霧直上沸聲喧雜有同數千萬

人元禮仰視見似籠盛人懸之此氣之上云是蒸罪

人處元禮遂發願大語云願代一切衆生受罪遂解

衣赤體自投於釡中因即昏然不覺有痛須臾有一

沙門挽元禮出云知汝至心乃送其歸忽如𥋍覺遂

斷酒肉安經三四歲後卒於洛右此出冥報拾遺錄

唐奘法師行傳云婆羅痆斯國内有列士池池西有

二獸塔是如来修菩薩行時焼身之處㫺劫初時於

此林野有狐SKchar猿異𩔖相悦時天帝釋欲驗修菩薩

行者降靈應化為一老夫謂三獸曰二三子善安隱

乎無驚懼耶曰涉豐草遊戲茂林異𩔖同歡既安且

樂老夫曰聞二三子情厚意宻㤀其老弊故此逺尋

今正飢乏何以饋食曰幸少畱此我躬馳訪於是同

心求覓狐沿水濱銜一鮮鯉猿於林樹採果俱来至

止唯SKchar空還老夫謂曰以吾觀之爾曹未和猿狐同

志各能役心唯SKchar空返獨無相饋以此而言誠可知

SKchar聞譏議謂猿狐曰多聚藮蘇方有所作猿狐競

馳銜草曵木既已蘊崇猛燄將熾SKchar曰仁者我身卑

劣所求難遂敢以微躬充此一餐辭畢入火尋即致

死是時老夫復帝釋身餘燼收骸傷歎良久謂狐猿

曰一何至此吾感其心不冺其迹寄之月輪傳乎後

世故彼咸言月中之SKchar自斯而有後人於此建塔也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一

校譌

 第六𥿄一行豈宋南藏作敢十四行書北藏作盡十八行導北藏作道

音釋

 ခ賈商式羊切與商同行賣也賈公戶切坐販也旁禮切股也其季切心動也

 刖魚厥切斷手足也七感切愁恨也初亮切悽愴也博陌切分擘也

 鳥感切隂雲狀初六切聳上貌昨焦切與樵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