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六

卷第六十五 法苑珠林 卷第六十六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六十七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六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機辨篇第五十八

 述意部

惟夫三藏浩澣七衆紛綸設敎備機煥然通解聞苦

集則哀切追情聽滅道則喜捨啓悟清詞妙氣鬱若

芬蘭峻旨宫商開導耳目所以馬鳴抽其幽宗龍樹

振其絶緒提婆析其名數羅漢總其條理並翼贊妙

典俘剪外學迷津見衢長夜逢曉繼釋典之高範表

師資之訓術屬于斯也可謂盛哉祇園若在鹿苑如

見誠未證果趣佛邇也

 菩薩部

馬鳴菩薩傳云佛去世後三百餘年摩耶經六百年出自東

天竺桑歧多國婆羅門種也弱狀奇譽以文談見稱

天竺俗法論師文士皆執勝相以表其德馬鳴用其

俗法以利刀冠杖銘其天下智士其有能以一理見

屈一文見勝者當以此刀自刎其𩠐當執此刀周遊

諸國文論之士莫能抗之者是時韻陀山中有一羅

漢名冨樓𨙻外道名理無不綜達於是馬鳴詣而候

焉見其端坐林下志氣𣺌然若不可測神色謙𨓆似

而可屈遂與言沙門說之敢有所盟要必屈汝我若

不勝便刎頸相謝沙門黙然容無負色亦無勝顔扣

之數四曾無應情馬鳴𨓆自思惟我負矣彼勝矣彼

安無言故無可屈吾以言之雖知言者可屈自吾未

免於言真可愧耳𨓆謝其屈便欲自刎首沙門止之

汝以自刎謝我當隨我意鬀汝周羅爲我弟子即以

理伏落髪投簪受具足戒坐則文宣佛法遊則闡揚

道化作莊嚴佛法諸論百有萬言大行天竺舉世推

宗以爲造作之式雖復西河之亂孔文身子之疑聖

師蔑以過也其後龍樹染翰之初著論之始未嘗不

稽首馬鳴作自歸之偈謙譏憑其冥照以自悟焉今

天竺諸王勢士皆爲之立廟宗之若佛評有之曰

龍樹菩薩傳并付法藏傳云有一大士名曰龍樹

云佛去世後七百年内出現於世依奘法師傳云西梵正音名爲龍猛舊訛略故曰龍樹佛去世後三百

年出現於世壽年七百歳故人䥘稱佛滅後七百年出世天聰奇悟事不再問建

立法幢摧伏異道託生南天竺國出梵志種大豪貴

家始生之時在於樹下由龍成道因號龍樹少小聰

哲才學超世本童子時處在襁褓聞諸梵志誦四韋

陁論其典淵博有四萬偈各三十二字皆即照了達

其句味弱冠馳名擅步諸國天文地理星緯圖讖及

餘道術無不綜練有友三人天姿奇秀相與議曰天

下理義開悟神明洞發幽旨增長智慧若斯之事吾

等悉達更以何方而自娛樂復作是言世間唯有追

求好色縱情極欲SKchar是一生上妙快樂冝可共求𨼆

身之藥事若斯果此願必就咸言善哉斯言甚快即

至術處求𨼆身法術師念曰此四梵志才智高逺生

大憍慢艸芥群生今以術故屈辱就我然此人輩研

竆博逹所不知者唯此賤術若授其方則永見棄且

與彼藥使不知之藥盡必來師資可久即便各授青

藥一丸而吿之曰汝持此藥以水磨之用塗眼臉形

當自𨼆尋受師敎各磨此藥龍樹聞香即便識之分

數多少錙銖無失還向其師具陳斯事此藥滿足有

七十種名字兩數皆如其方師聞驚愕問其所由龍

樹答言大師當知一切諸藥自有氣分因此知之何

足爲怪師聞其言歎未曾有即作是念若此人者聞

之猶難況我親遇而惜斯術即以其法具授四人四

人依方和合此藥自翳其身遊行自在即共相將入

王後宫宫中美人皆被侵掠百餘日後懷妊者衆尋

往白王庶免罪咎王聞是已心大不悅此何不祥爲

怪乃爾召諸智臣共謀斯事時有一臣即白王言凡

此之事應有二種一是鬼魅二是方術可以細土置

諸門中令人守衛斷往來者若是方術其跡自現設

鬼魅入必無其跡人可兵除鬼當祝滅王用其計依

法爲之見四人跡從門而入時防衛者驟以聞王王

將勇士凡數百人揮刀空中斬三人首近王七尺内

刀所不至龍樹歛身依王而立於是始悟欲爲苦本

敗德危身汙辱梵行即自誓曰我若得脫免斯厄難

當詣沙門受出家法既出入山至一佛塔捨離欲愛

出家爲道於九十日誦閻浮提所有經論皆悉通達

更求異典都無得處遂向雪山見一比丘以摩訶衍

而授與之讀誦愛樂恭敬供養雖逹實義未獲道證

辯才無盡善能言論外道異學咸皆摧伏請爲師範

即便自謂一切智人心生憍慢甚大貢高便欲往復

瞿曇門入爾時門神吿龍樹曰今汝智慧猶如蚊䖟

比於如來非言能辯無異螢火齊耀日月以須彌山

等葶藶子我觀仁者非一切智云何欲此門而入聞

是語已𧹞然有愧時有弟子白龍樹言師恒自謂一

切智人今來屈辱爲佛弟子弟子之法諮承於師諮

承不足非一切智於是龍樹辭竆理屈心自念言世

界法中津塗無量佛經雖妙句義未盡我今冝可更

敷演之開悟後學饒益衆生作是言已獨處静室水

精房中大龍菩薩愍其若此即以神力接入大海至

其宫殿開七寶函以示諸方等湥奥經典無量妙法

授與龍樹九十日中通解甚多其心湥入體得寶利

龍之心念而問之曰汝今看經爲徧未耶龍樹答言

汝經無量不可得盡我所讀者足滿十倍過閻浮提

龍王問言忉利天上釋提桓因所有經典倍過此宫

百千萬倍諸處比此易可稱數爾時龍樹既得諸經

豁然通達善解一相湥入無生二忍具足龍知悟道

還送出宫時南天竺王本甚邪見承事外道毁謗正

法見其龍樹是一切智人共大論師擊難不逮稽首

禮敬剃除鬚髮而就出家如是所度無量邪見王家

常送十車衣鉢終竟一日皆悉都盡如是展轉乃至

無數廣開分别摩訶衍義造憂波提舍論十萬偈莊

嚴佛道大慈方便如是等論各十萬偈令摩訶衍先

宣於世造無畏論滿十萬偈中論出於無畏部中凡

五百偈其所敷演義味湥𮟏摧伏一切外道勝幢是

時有一小乘法師見其高明常懷忿嫉龍樹菩薩所

作已辦將去此土問法師云汝今樂我久住世不答

曰仁者實不願也即入闇室經日不現弟子咸怪破

户看之遂見其師蟬蛻而去天竺諸國並爲立廟種

種供養敬事如佛焉

 羅漢部

如智度論云舍利弗於一切弟子中智慧SKchar爲第一

如佛偈說

  一切衆生中 唯除佛世尊 欲比舍利弗

  智慧及多聞 於十六分中 猶尚不及一

舍利弗智慧多聞年始八歲誦十八部經通解一切

義是時摩伽陁國有龍王兄弟一名姞利二名阿伽

羅降雨以時國無荒年人民感之常以仲春之月大

集龍處爲設大㑹作樂談義終此一日自古及今斯

集未㬱此日常法敷四高座一爲國王二爲太子三

爲大臣四爲論士爾時舍利弗以八歲之身問衆人

言此四高座爲誰敷之衆人答言爲國王太子大臣

論士是時舍利弗觀察時人無勝己者便昇論牀結

跏趺坐衆人疑怪或謂愚小無知或謂智量過人雖

復嘉其神異而猶各懷自矜恥其年小不自與語皆

遣年少傳言問之其答厝旨辭理超絶時諸論師歎

未曾有愚智大小一切皆伏王大歡喜即命有司封

一聚落常以給之王乗象轝振鈴告言宣示一切十

六大國無不慶悅如四分律云舍利弗具足四辯一法辯二義辯三詞辯四了了辯若

具此辯而外道不伏者無有是處又勝思惟論云菩薩有七種德皆依樂說辯才何等爲七一曰種樂說

辯才二無滯樂說辯才三堅固樂說辯才四了了樂說辯才五不怯弱樂說辯才六相應樂說辯才七任

枝樂說辯才此辯地菩薩得是時吉古師子名拘律陁姓大目揵

連是舍利弗友二人才智德行互同行則俱遊住則

同止少長繾綣結要始終後俱猒世出家學道作梵

志弟子情求道門久而無徵以問於師師名訕闍耶

而答之言自我求道彌歷年歲不知道果非其人耶

他日師疾舍利弗在頭邊立大目連在足邊立二人

喘喘其師將終乃愍而笑二人同心俱問笑意師答

之言世俗無眼爲恩愛所侵我見金地國王SKchar其大

夫人自投火積求同一處而此二人行報各異生處

殊絶是時二人筆受師語欲以驗其虚實後有金地

商人遠來摩伽陁國以疏驗之果如師語乃撫然歎

曰我㫺非其人耶爲是師隱我耶二人誓曰若先得

甘露要畢相報故佛本行經云是時舍利弗見馬㝛比丘入城乞食城内一切人民各共

評論說偈云 巧攝諸根識進止恒靜定含笑出美言此必釋種子 是時舍利弗卽請云汝大師德術

亦勝汝耶爾時阿濕波踰跋多隋云馬宿卽說偈報言 如芥對須彌牛跡比大海蚊䖟並金翅我與彼

亦然 假使聲聞度彼岸成就諸地猶弟子於彼師邊不入數與彼世尊威德别 於是舍利弗復聞說

偈云 諸法因縁生亦從因縁滅我佛大沙門常說如是法 舍利弗聞已卽得見諦得法眼淨舍利弗

旣得須陁洹果復向目連亦說是偈目連聞舍利弗說亦得須陁洹果於是舍利弗目連二人將五百眷

屬同詣佛所皆得阿羅漢果依四分律及餘經等皆云千二百五十人至於佛所得阿羅漢果依問

論曰何以名舍利弗答曰是母所作字伽陁國是中

有大城名王舍城王名頻婆娑羅有婆羅門論師名

摩陁羅王以其人善能論故賜封一邑去城不遠是

摩陁羅遂有居家婦生一女眼似舍利鳥眼即名此

女爲舍利次生一男膝骨麤大名拘絺羅秦言大膝既有

居家畜養男女所學經書皆已陳故不復業新是時

南天竺有一婆羅門大論議師字提舍於十八種大

經皆悉通利是人入王舍城頭上戴火以銅鍱鍱腹

人問其故便言我所學經書甚多恐腹破裂是故鍱

之又問頭上何故戴火答言以大暗故衆人言曰日

出照明何故言暗答曰暗有二種一者日光不照二

者愚癡暗故今雖有日明而愚癡猶黒衆人言汝但

未見婆羅門摩陁羅論師汝若見者腹當縮明當暗

見婆羅門遥至鼓邊打論議鼓國王聞之問是何人

衆臣答言南天竺有一婆羅門名提舍是大論師欲

求論處故打論鼓王大歡喜即集衆人而告之曰有

能難者與之論議摩陁羅聞之自疑我以塵故不復

業新不知我今能與論不俛仰而來於道中見二特

牛方相牴觸心中作想此牛是我彼牛是彼以此爲

占知誰勝此牛不如便大愁憂而自念言如此相者

我將不如欲入衆時見有母人挾一瓶水正在其前

躃地破瓶復作是念是亦不吉甚大不樂既入衆中

見彼論師顔貌意色勝相具足自知不如事不獲已

與共論議論議既交便墮負處王大歡喜大智明人

遠入我國復欲爲之封一聚落諸臣議言一聰明人

來便封一邑功臣不賞但寵語論恐非安國全家之

道今摩陁羅論議不如應奪其封以與勝者若更有

勝人復以與之王用其言即奪與彼人是時摩陁羅

語提舍言汝是聰明人我以女妻汝男兒相累今欲

遠出他國以求本志提舍納其女爲婦其婦懷妊夢

見一人身被甲胄手執金剛杵摧諸山而在大山邊

立覺已白其夫言我夢如是提舍言汝當生男摧伏

一切諸論議師唯不勝一人當與作弟子舍利懷妊

以其子故母亦聰明大能論議其弟拘絺羅與姊談

論每屈不如知所懷子必大智慧未生如是何況出

生即捨家學問至南天竺不剪指爪讀十八種經書

令皆通利是故時人名爲長爪梵志姊子既生七日

之後裹以白㲲以示其父其父思惟我名提舍逐我

名字字爲憂波提舍憂波秦言逐提舍是星名是爲父母作字衆

人以其舍利所生皆共名之爲舍利弗弗言子也又舍利

弗者世世本願於釋迦佛所作智慧第一弟子字舍

利弗是爲本願因縁以名舍利弗問曰若爾者何以

不言憂波提舍但言舍利弗答曰時人貴重其母於

衆女人中聰明第一以是因縁故稱舍利弗又佛本

行經云佛於舍婆城於其中間有一大樹名尸奢波

其樹陰下多有一切諸婆羅門止息其下諸婆羅門

遥見阿難來欲到邊各相告言汝輩當知此是沙門

瞿曇弟子於諸聰明多聞之中SKchar第一者作是語已

阿難便至白言仁者今請觀此樹合有幾葉爾時阿

難觀其樹已而報彼言東枝合有若干百葉若干千

葉如是南枝西枝北枝皆言合有若干百葉若干千

葉作是語已遂即捨去爾時彼諸婆羅門輩阿難去

後取百數葉𨼆藏一邊阿難𮞉已諸婆羅門於是復

問仁者阿難汝復來耶乞更觀此樹有幾多葉爾時

阿難仰觀樹已即知婆羅門等所摘藏葉若干百數

便即報彼婆羅門言東枝合有若干百葉若干千葉

如是南枝西枝北枝亦言合有若干百葉若干千葉

作是語已便即過去爾時彼等婆羅門輩生希有心

未曾有之各相謂言此之沙門甚大聰明有大智慧

諸婆羅門以此因縁心得正信得正信已其後不久

悉各出家成羅漢果略述一二餘僃經文頌曰

  樞機巧對辯 善誘令心伏 八水潤焦芽

  三明啓瞽目 來問各不同 詶答皆芬郁

  冀捨四龍驚 亦除二鼠逼 意樹發空華

  心蓮吐輕馥 喻此滄海變 譬彼庵羅熟

  妙智方縟錦 詞湥同霧縠 善學乖梵爪

  真言異鍱腹

感應縁略引四驗

秦太守趙正

晉沙門釋僧叡

晉沙門支孝龍

晉沙門康僧淵

秦符堅臣武威太守趙正立志忠正大弘佛法符堅

初敗群鋒互起戎妖縱暴民流四出而得傳譯大部

葢由趙正之力矣又有正字文業洛陽清水人或曰

濟隂人年至十八爲僞秦著作郎後遷至黄門侍郎

武威太守爲人無鬚而痩有妻妾而無兒時謂閹人

然而性度敏達學兼内外性好譏諫無所迴避符堅

末年寵惑鮮卑惰於治政因歌諫曰

㫺聞孟津河千里作一曲此水本自清是誰攪令濁

堅動容曰是朕也又歌曰

北園有一棗布葉垂重陰外雖饒棘刺内實有赤心

堅笑曰將非趙文業耶其調戲機㨗皆此𩔖也後因

關中佛法之盛願欲出家堅惜而未許及堅SKchar後方

遂其志更名道整因作頌曰

佛生何以晚泥洹一何早歸命釋迦文今來投大道

後遁迹商洛山專精經律晉雍州刺史都恢欽其風

尚逼共同遊終於襄陽春秋六十餘

晉長安有釋僧叡魏郡長樂人也博通經論機辯難

及姚興姚嵩特加禮遇興問嵩曰叡公何如嵩答實

鄴衛之松栢興勑見之欲觀其才器叡風韻窪流含

吐彬蔚興大賞悅即勑給俸卹使力人轝興後謂嵩

曰此乃四海標領何獨鄴衛之松栢耶於是美譽遐

布遠近歸德什所翻經叡並叅正㫺竺法䕶翻正法

華經至受決品云天見人人見天什譯經至此乃言

曰此語與西域義同但在言過質叡曰將非人天交

接兩得相見什喜曰實然其領標出皆此𩔖也什歎

曰吾傳譯經論得與子相值真無所恨矣著大智論

十二門論中論等諸序并著大品法華維摩思益自

在王禪經等序皆傳於世叡弘讚經法常𮞉此業願

生安養於是臨終之日入房洗浴燒香禮拜還牀面

向西方合掌而卒是日同寺咸見五色香煙從叡房

出春秋六十七矣

晉沙門有支孝龍淮陽人少小風姿見重加復神彩

卓犖高論適時無人能抗陳畱阮瞻頴川廋凱並結

知音之交世人呼爲八達時或嘲之曰大晉龍興天

下爲宗沙門何不全髮膚去袈裟釋梵服披綾羅龍

曰抱一以逍遥唯寂以致誠剪髮毁容攺服變形彼

謂我辱我棄彼榮故無心於貴而逾貴無心於足而

逾足矣其機辯適時皆此𩔖也故孫綽爲之贊曰

小方易擬大器難像桓桓孝龍剋邁高廣物竟宗歸

人思効仰雲泉彌漫蘭風肹響

晉康僧淵本西域人至于長安貌雖胡人語實中國

容止詳正志業弘湥晉成之世與康法暢支敏度等

俱過江暢亦有才思善爲往復著人物始義論等暢

常執麈尾行每值名賔輙清談盡日庾元䂓謂暢曰

此麈尾何以常在暢曰廉者不求貪者不與故得常

在淵亦機辯逾過於暢時琅耶王茂弘以見淵鼻高

眼湥每戲弄之淵曰鼻者面之山眼者面之淵山不

高則不靈淵不湥則不清時人以爲名答

愚戅篇第五十九

 述意部

夫愚惷者是衆病之本障道之源致使昏滯三有沉

溺四流六情常閉三毒恒開問者口爽發語成狂洪

癡不得振其翼名愛不得逞其足採善心於毫芒狀

凶頑於虎口魚魯不辨菽麥何知愚惑之甚罪莫大

 般陁部

如善見律云般陁者此言路邊生何以故般陁母本

是大冨長者家女長者唯有此一女憐愛甚重作七

層樓安置此女遣一奴子供給所須奴子長大便與

私通即共奴籌量我今共汝叛往餘國如是三問奴

子奴子言不能去女語奴言汝若不去我父母知必

當殺汝奴答言我若往他方貧無財寶云何生活女

語奴言汝隨我去我當偷取珍寶共汝將去奴答言

若如是者我共汝去此女日日偷取珍寶與奴將出

在外藏舉計得二人重已遣奴前出在外共期此女

便假著婢服反鑰户而出共奴相隨遠到他國安處

住止一二年中即懷胎欲産心自念言我今在此若

産無人料理思念憶母欲得還家共壻籌量奴壻不

去云何得歸必當殺我壻入山斫樵不在於後閉户

而去壻還不見其婦即問比隣見我婦不答言汝婦

已去其夫即逐至半路及其婦已生一男兒夫語婦

言汝爲欲産故去汝今已産何須去耶婦聞即還其

後未久以復懷胎欲産復叛至半路中復生一男其

壻追逐半路共還其二兒並於路邊生故便字爲般

陁般陁兄弟與諸同𩔖共戲二兒力大打諸同𩔖同

𩔖罵言汝無六親眷屬孤單在此何敢打我兒聞此

呵還家啼泣問母此事其母黙然不答其兒啼哭不

肯飲食母見不食慈念二兒便語其實二人聞已便

語母言送我外家不能住此其母不許二兒啼泣不

已母共壻籌量即共往送到已門外遣人通知父母

聞已答言使二兒入汝不須相見長者即遣人迎二

兒入入已以香湯洗浴著衣纓絡抱取二兒置兩膝

上問言汝母在他方云何生活不甚貧乏耶二兒答

言他方貧竆賣樵自活母聞慈念即以嚢盛金遣送

與女語言汝畱二兒我自養活汝將此金還先住處

好自生活不須與我相見二兒年大爲其取婦翁婆

年老臨欲終時以其家業悉付二兒其翁婆命終其

兄以家事付弟出家出家不久即得羅漢其弟猒俗

後往兄所求欲出家兄即度之兄敎一偈四月不得

㤀前失後兄呵念言此人於佛法無縁當遣還家即

牽袈裟驅令出門門外啼哭不欲還家爾時世尊以

天眼觀看衆生見周羅般陁應可度縁往至其所問

何以啼般陁具答世尊兄驅因縁佛知非聲聞能度

是以牽出世尊安慰其心即以少許白㲲與周羅般

陁汝捉此㲲向日而帑當作是念取垢取垢世尊敎

已即入聚落受毗舍佉母請世尊臨中觀般陁將得

道果即說偈言

  入寂者歡喜 見法得安樂 先無恚SKchar

  不害於衆生 世間無欲樂 出離於愛欲

  若調伏我慢 是爲第一樂

爾時周羅般陁遙聞此偈即得阿羅漢果又增一阿

含經云朱利般特佛敎執掃箒令誦誦掃㤀箒誦箒

㤀掃乃經數日始得掃箒更名除垢般特思念灰土

瓦石若除即清浄也結縛是垢智慧能除我今以智

慧箒掃除諸結縛又新婆沙論云兄授伽陁一偈經

四月誦不得兄訶擯出爾時世尊見啼愍之即以神

力轉彼所誦伽陁更爲授之尋時誦得過四月所用

功勞復别授以除塵垢頌而語之言今日苾芻從外

來者汝皆可爲拭革屣上所有塵垢小路敬諾如敎

奉行至日暮時有一苾芻革屣極爲塵垢所著小路

拭之一𨾏極淨一𨾏苦拭而不能淨即作是念外物

塵垢暫時染著猶不可淨況内貪欲瞋癡等垢長夜

染心何由能淨作是念時彼不淨觀及持息念便現

在前次第即得阿羅漢果問小路何縁如此闇鈍答

尊者小路於㫺迦葉波佛法中具足受持彼佛三藏

由法慳垢覆蔽其心曾不爲他受文解義及理廢㤀

由彼業故今得如是極闇鈍果有說彼尊者曾於婆

羅痆斯城作販猪人縛五百猪口運置船上渡至彼

岸及下船時氣不通故猪已SKchar由彼業力如是闇鈍

有說彼尊者㫺餘生中曾聞閉塞瞿陁獸窟門令不

得出在中而SKchar由彼業故闇鈍如是又處處經云佛

言㫺者朱利般特比丘學問經於二十四年唯得五

言然解垢不憂何以故由本㝛命更見五百佛悉通

知衆經但由閉藏經道不肯敎人後被病二十四日

SKchar時乃悔呼人教之有是一福故知五言何况乃

具足敎人得福不可計也又法句經云佛在世時有

一比丘字朱利般特新作出家禀性暗塞佛令五百

阿羅漢日日敎之三年之中不得一偈國中四輩並

知愚㝠佛愍傷之授與一偈守口攝意身莫犯如是

行者得度世汝今年老方得一偈人皆知之不足爲

奇今當爲汝解說其義豁然心開得阿羅漢道時波

斯匿王請佛及僧於正殿會佛欲現般特威神與鉢

令持隨後而行門士識之畱不聽入卿爲沙門一偈

不可受請何爲吾是俗人由尚知偈豈況沙門無有

智慧施卿無益不須入門般特即住門外佛坐殿上

行水已畢般特擎鉢申臂遥以授佛王及群臣夫人

太子衆會四輩見臂來入不見其形怪而問佛是何

人臂佛言是賢者般特比丘臂也即便請入威神倍

常王白佛言聞尊者般特本性愚鈍方知一偈何縁

得道佛告王曰學不必多行之爲上賢者般特解一

偈義精理入神身口意寂淨如天金雖復多學不行

徒䘮識想有何益哉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雖誦千章  句義不正  不如一要

  聞可滅意  雖誦千言  不義何益

  不如一義  聞行可度  雖多誦經

  不解何益  解一法句  行可得道

同聞此偈二百比丘得阿羅漢道王及群臣夫人太

子莫不歡喜又法句喻經云㫺有一國名多摩羅去

城七里有精舍五百沙門常處其中讀經行道有一

老比丘名摩訶盧爲人暗塞五百道人傳共敎之數

年之中不得一偈衆共輕之不將㑹同常守精舍勑

令掃除後日國王請諸道人入宫供養摩訶盧比丘

自念言我生世間暗塞如此不知一偈人所薄賤用

是活爲即持繩至後園中大樹下欲自絞死佛以道

眼遙見如是化作樹神半身人現而訶之曰咄咄比

丘何爲作此摩訶盧即具陳辛苦化神訶曰勿得作

是且聽我言汝往迦葉佛時卿作三藏沙門有五百

弟子自以多智輕慢衆人悋惜經義初不訓誨是以

世世所生諸根暗鈍但當自責何爲自賤於是世尊

現神光像爲說偈言

  自愛身者  慎䕶所守  希望欲解

  學正不寐  身爲第一  當自勉學

  利乃誨人  不倦則智  學先自正

  然後正人  調身入慧  必還爲上

  身不能利  安能利人  心調體正

  何願不至  本我所造  後我自受

  爲惡自受  如剛鑽珠

摩訶盧比丘見佛現身灮相悲喜悚慄稽首佛足思

惟偈義即入定意得阿羅漢道自識㝛命無數世事

三藏衆經即貫在心佛語摩訶盧著衣持鉢就王宫

食在五百道人上坐此諸道人是卿先世五百弟子

還爲說經令得道迹并使國王明信罪福即受佛敎

徑入王宫在於上坐衆人心悉怪其所以各䕶王意

不敢呵譴念其愚癡不曉達嚫心爲之疲王便下食

手自斟酌摩訶盧即爲達嚫音如雷震清詞雨下座

上道人驚怖自悔皆得羅漢爲王說法莫不解釋群

臣百官皆得須陁洹道

 襍癡部凡一十三段

打蚊

十誦律云佛爲諸比丘說本生經云過去有秃頭染

衣人共兒持衣詣水邊浣衣已絞曬持歸爾時大𤍠

眼闇道中見一樹便以衣嚢枕頭下𥋍有蚊子來飲

其頭血兒見己父疲極𥋍卧便發惡罵云是弊惡婢

兒蚊子何以來飲我父血即持大棒欲打蚊子蚊子

飛去棒著父頭即SKchar時此樹神便說偈言

  寧與智者讐 不與無智親 愚爲父害蚊

 蚊去破父頭

打蠅

賢愚經云舍衞國中有一老公出家兒小即爲沙彌

共父入村乞食村遠日暮父老行遲兒畏毒獸急扶

其父推父墮地應時而SKchar佛言我知汝心無有惡意

不得殺罪此由過去父病𥋍卧多有飛蝇數來惱觸

父令逐蠅蠅來兒額以杖打之即殺其兒亦非惡意

今還相報

救月

僧祇律云佛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奈國

名伽尸於空閑處有五百獼猴遊行林中到一尼俱

律樹下樹下有井井中有月影現時獼猴主見是月

影語諸伴言月今日死落在井中當共出之莫令世

間長夜闇冥共作議言云何能出時獼猴主言我知

出法我捉樹枝汝捉我尾展轉相連乃可出之時諸

獼猴即如主語展轉相捉小未至水連獼猴重樹弱

枝折一切獼猴墮井水中爾時樹神便說偈言

  是等騃榛獸 癡衆共相隨 坐自生苦惱

  何能救出月

佛告諸比丘爾時獼猴主者今提婆達多是爾時獼

猴者今六群比丘是爾時已曾更相隨順受諸苦惱

今復如是

妬影

襍譬喻經云夫婦二人向葡萄酒甕内欲取酒夫妻

兩人互見人影二人相妬謂甕内藏人二人相打至

死不休時有道人爲打破甕酒盡了無二人意解知

影懷愧比丘爲說法要夫婦俱得阿惟越致佛以爲

喻見影鬭者譬三界人不識五隂四大苦空身有三

毒生死不絶

分衣

十誦律云佛在憍薩羅國與大比丘僧安居有兩老

比丘夏罷得多施物自念人少物多不敢分之恐其

得罪跋難陁比丘知往與分問二比丘言汝得衣分

未耶答未分二老比丘問言汝能分不答言能是中

應作羯磨即持衣物來置其前難陁分作三聚是二

比丘間著一聚自向二聚衣間立言汝聽作羯磨

  汝二人一聚 如是汝有三 兩聚并及我

  如是我有三

問是羯磨好不答言好跋難陁擔衣欲去彼比丘言

大德上座我等衣物未分跋難陁言與汝分知法人

應與一好衣彼言當與跋難陁是聚中取大價衣著

一處餘分作二分與已擔去諸比丘聞已白佛佛廣

呵責已告諸比丘是跋難陁非但今世奪前世亦奪

乃過去世一河曲中有二狙河中得大鯉魚不能分

二狙守之有野干來飲水見狙語言外甥是中作何

等狙答言阿舅是河曲中得此鯉魚不能分汝能分

不野干言能是中說偈分作三分即問狙言汝誰喜

入淺答言是某狙誰喜入湥答言是某狙野干言汝

聽我說偈

  入淺應與尾 入湥應與頭 中間身肉分

  應與知法者

野干銜魚身來雌者說偈

  汝何處衘來 滿口河中得 如是無頭尾

  鯉魚好肉食

雄野干說偈言

  人有相言擊 不知分别法 能知分别者

  如官藏所得 無頭尾鯉魚 是故我得食

佛語諸比丘時二狙者二老比丘是野干者跋難陁

是是跋難陁前世曾奪今世復奪

造樓

百喻經云往㫺愚人癡無所知到餘冨家見三重樓

高廣嚴麗即作是念我有財錢不減於彼云何不造

即喚木匠而問言曰解作彼舍不木匠答言是我所

作即便語言今爲我造木匠即便經地壘塹作樓愚

人見壘語木匠言我不欲下二重先爲作SKchar上屋木

匠答言無有是事何有不作最下造彼第二不造第

二云何得造第三屋愚人固言我不用下二必爲我

作上時人聞已便生怪笑譬如世尊四輩弟子不勤

修敬三寶懶惰懈怠欲求道果不欲下三果唯欲得

第四阿羅漢果亦爲時人之所嗤笑如彼愚者等無

有異不依三乘次第先學大乘亦復如是故佛藏經云不先學小乘後學大乘者非佛弟子

磨刀

百喻經云㫺有一人貧竆困苦爲王作事日月經久

身體羸痩王見憐愍賜一SKchar駝貧人得已即便剥皮

嫌刀鈍故求石欲磨乃於樓上得一磨石磨刀令利

來下而剥如是數數往來磨刀後轉苦憚不能上樓

懸駝上樓就石磨刀湥爲人笑猶如愚人毁破禁戒

多取錢財以用修福望得生天反得其殃如懸駱駝

上樓磨刀用功甚多所得甚少

賣香

百喻經云㫺有長者入海取沉水香積有年載方得

一車詣市賣之以其貴故䘚無買者多日不售心生

疲猒見人賣炭時得速售便燒作炭不得半車價直

世間愚人亦復如是無量方便勤求佛果以其難得

便生𨓆心不如發心求聲聞果速斷生SKchar作阿羅漢

賭餅

百喻經云㫺者夫婦有三幡餅夫婦共分各食一餅

餘一幡在共作要言若有語者要不與餅既作要已

爲一餅故各不敢語須㬰有賊入家偷盗取其財物

一切所有盡畢賊手夫婦二人以先要故眼看不語

賊見不語即其夫前侵掠其婦其夫眼見亦復不語

婦便喚賊語其夫言云何癡人爲一餅故見賊不喚

其夫拍手笑言咄婢我定得餅不復與爾世人聞之

無不嗤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爲小名利詐現靜黙

爲虚假煩惱種種惡賊之所侵掠䘮其善法遂墮三

塗都不怖畏求出世道方於五欲耽著嬉戯雖遭大

苦不以爲患如彼愚人等無有異

畏婦

百喻經云㫺有一人娉取二婦若近其一爲一所瞋

不能裁斷便在二婦中間正身仰卧值天大雨屋舍

霖漏水土俱下墮其眼中以先有要不敢起避遂令

二目俱失其明世間凡夫亦復如是親近邪友習行

非法造作結業墮三惡道長處生死䘮智慧眼如彼

愚夫爲其二婦故二眼俱失

唵米

百喻經云㫺有一人至婦家舍見其擣米便往其所

偷米唵之婦來見夫欲共其語滿口中米都不應和

羞其婦故不肯棄之是以不語婦怪不語以手摸看

謂其口腫語其父言我夫始來䘚得口腫都不能語

其父即便唤醫治之時醫言曰此病最重狀似石癰

以刀決之可得瘥耳即便以刀決破其口米從中出

其事彰露世間之人亦復如是作諸惡行犯於淨戒

覆藏其過不肯發露墮於地獄畜生餓鬼如彼愚人

以小羞故不肯吐米以刀決口乃顯其過

百喻經云㫺有一人欲得王意問餘人言云何得之

有人語言若欲得意王形相汝當効之此人見王眼

便効王王問之言汝爲病耶爲著風耶何以眼

其人答王我不病眼亦不著風欲得王意見王眼

故効王也王聞是語即大瞋恚使人加害擯令出

國世人亦爾於佛法中欲得親近求其善法以自增

長既得親近不解如來法王爲衆生故種種方便現

其短闕便生譏毁効其不是由是之故於佛法中永

失其善墮於三惡如彼効王亦復如是

怖樹

百喻經云譬如野干在於樹下風吹枝折墮其脊上

即便閉目不欲看樹捨棄而走到于露地乃至日暮

亦不肯來遙見風吹大樹枝柯動搖上下便言喚我

還來樹下愚癡弟子亦復如是已得出家得近師長

以小呵責即便逃𧺆復於後時遇惡知識惱亂不已

方還所去如是去來是爲愚惑頌曰

  愛網結心闇 貪癡背智明 雖䝉慧炬照

  愚昩猶自盲 頑戅恒不覺 慧種未開萌

  自非慕高友 何得悟神英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六

音釋

 刎武粉切割也他計切與剃同錙銖錙莊持切六銖曰錙銖音SKchar十黍重曰銖

 藶葶音亭藶音歷葶藶艸名𧹞乃板切面慙而赤也繾綣繾詰戰切綣區願切繾綣不分

 弋涉典禮切觸也衣廉切宦人也力角切卓犖超絶也

 切言相調也黑乙切響布也陟降切愚也詰戰切責也達嚫梵語也此

云財施嚫初覲切語駭切癡也且余切玃屬處脂切笑也殊倫切與

 

 金壇居士于玉德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六十六卷 呉江比丘明𮗜對 眞

 州王國英書 溧水毛詩榮刻萬曆辛卯冬清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