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卷第三十九 法苑珠林 卷第四十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四十一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住持篇第二十二之餘

 説聽部

如湼槃經云復次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

演説是湼槃經莫非時説莫非國説莫不請説莫輕

心説莫處處説莫自歎説莫輕他説莫滅佛法説莫

熾然世法説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是經非時而説

乃至熾然世法説者人當輕訶而作是言若佛祕藏

大湼槃經有威力者云何令汝非時而説乃至熾然

世法而説若持經者作如是説當知是經爲無威力

若無威力雖復受持爲無利益縁是輕毁湼槃經故

令無量衆生墮於地獄則是衆生惡知識也非我弟

子是魔眷屬若爲利養五欲名聞而説經者事同貿

易速滅正法又湼槃經云云何栴檀貿易凡木如我

弟子爲供養故向諸白衣演説經法白衣情逸不喜

聽聞白衣處高比丘在下兼以種種餚饍飲食而供

給之猶不肯聽是名栴檀貿易凡木云何以金貿易

鍮石鍮石譬色聲香味觸金譬於戒我諸弟子以色

因縁破所受戒是名以金貿易鍮石云何以銀貿易

白鑞銀譬十善鑞譬十惡我諸弟子放捨十善行十

惡法是名以銀貿易白鑞云何以絹貿易氀褐氀褐

以譬無慚無愧絹譬慚愧我諸弟子放捨慚愧習無

慚愧是名以絹貿易氀褐云何甘露貿易毒藥毒藥

以譬種種供養甘露以譬諸無漏法我諸弟子為利

養故向諸白衣若自譽讚言得無漏是名甘露貿易

毒藥又法華經云菩薩摩訶薩不親近國王王子大

臣官長不親近諸外道梵志尼犍子等及造世俗文

筆讚詠外書乃至田獵漁捕諸惡律儀不親近求聲

聞人又不應於女人身取能生欲想相而為説法亦

不樂見若入他家不與小女處女寡女等共語亦復

不近五種不男之人以為親友不獨入他家若有因

縁須獨入時但一心念佛若為女人説法不露齒笑

不現胷臆乃至為法猶不親厚况復餘事不樂畜年

少弟子沙彌小兒亦不樂與同師常好坐禪於空閑

處修攝其心又佛藏經云不淨説法有五種一者自

言盡知佛法二者説佛經時出諸經中相違過失三

者於諸法中心疑不信四者自以所知非他經法五

者為利養故為人説法如是説者我説此人當墮地

獄不至湼槃又云我乆勤苦求是法寳而此惡人捨

置不説但以經相違語義互相是非不順正法於聖

法中畜心自大隨意而説為求利養若比丘説法襍

外道義者有善比丘應從坐去若不爾者非善比丘

亦復不名隨佛教者如是説者我説此人名為外道

尼乾弟子非佛弟子謂是地獄畜生餓鬼何以故身

未證法而在髙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法墮地獄又

當來比丘好讀外經當説法時莊校文辭令衆歡樂

惡魔爾時助惑衆人障礙善法若有貪著音聲語言

巧飾文辭若有人好外道經者魔皆迷惑令心安隱

又如羣盲人捨所得物欲詣大施而墮㴱坑我諸弟

子亦復如是捨麤衣食而逐大施求好供養以世利

故失大智慧而墮㴱坑阿鼻地獄又云不淨説法得

罪極多亦為衆生作惡知識亦謗過去未來今佛若

人悉奪三千大千世界衆生命不淨説法罪多於此

何以故是人皆破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助

魔事亦使衆生於百千世受諸衰惱但能作縳不能

令解當知是人於諸衆生為惡知識為是妄語於大

衆中謗毁諸佛以是因縁墮大地獄教多衆生以邪

見事是故名為惡邪見者又云舍利弗爾時破戒比

丘乃至為得一杯酒故與諸白衣演説佛法於意云

何多貪恚癡多樂讀經貪外經利行不清淨舍利弗

若有比丘耆年有徳比丘中龍有㴱智慧是人能信

無所有自相空法無我無人法何以故是人不樂衆

閙襍語不樂睡眠多事不為白衣營執事務不為使

命持送文書不行醫行不讀醫方不為販賣不樂論

説世間語言但樂欲説出世間法舍利弗我今明了

告汝求自利已善比丘等當爾之時不應入衆乃至

一宿唯除阿羅漢煩惱已斷及病比丘於中有縁何

以故舍利弗當爾時人貪欲瞋恚愚癡毒盛不活怖

畏常所逼切求利善人常應自處山林空靜乃至畢

命如野獸死又云我此真法不乆住世何以故衆生

福徳善根已盡濁世在近又大集月藏經云若有衆

生唯依讀誦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是人多

喜著於世俗以世俗故尚不能調伏巳心煩惱何能

調伏他人煩惱善男子樂著讀誦求菩提者便有嫉

妬求於名利髙心自恃輕慢毁他尚不能得欲界善

根何况能得色無色界一切善根又摩訶衍大寳嚴

經云譬如藥師持藥遊行而自身病不能療治多聞

之人有煩惱病亦復如是雖有多聞不制煩惱不能

自利徒無所用譬如死人著金瓔珞多聞破戒被服

法衣受他供養亦復如是又方廣十輪經云若有衆

生起於麤弊愚癡惡口自謂為智乃至不離邪見為

求他利而生嫉妬貪著名稱自舉輕他不能守䕶身

口意等心常念惡恒作是語而自稱説是大乗人亦

教他讀誦但自讚已非毁於他以是義故讚歎大乗

自不調伏於大乗道而欲教他修行大乗乃至云得

人身甚難失聲聞辟支佛乗常趣惡道不欲親近諸

有智者而唱是言作師子吼我是大乗善男子譬如

有驢著師子皮自以為師子有人逺見亦謂師子驢

未鳴時無能分别既出聲已逺近皆知非實師子諸

人見者皆悉唾言此敝惡驢非師子耶乃至毁犯禁

戒作惡行者於一切處不成法器若自説言我是大

乗能破一切衆生煩惱塵勞大陣亦為衆生住八正

道入無畏城則無是處又佛藏經云過去世時有五

比丘一名普事二名苦岸三名薩和多四名將去五

名跋難陁是五比丘為大衆師其普事者知佛所説

真實空義無所得法餘四比丘皆墮邪道倒説誘人

普事比丘為四部所輕無有勢力多人惡賤四惡比

丘教諸人衆以邪見道於佛法中不相恭敬相違逆

故以滅佛法乃至云是諸惡人滅佛正法亦與多人

大衰惱事又是惡人命終之後墮阿鼻地獄仰卧九

百萬億嵗伏卧九百萬億嵗左右卧亦然於𤍠鐵上

燒然焦爛是中退死更生炙地獄大炙地獄活地獄

黑繩地獄皆如上嵗數受諸苦惱於黑繩地獄死還

生阿鼻大地獄中乃至云親近是人及善知識并諸

檀越凡有六百四萬億人與此四師俱生俱死在大

地獄受諸燒煑乃至云如是展轉一切受苦大劫將

燒故在地獄又説大劫若燒是四惡人及六百四萬

億人從此阿鼻大地獄中轉生他方在大地獄何以

故舍利弗重罪具足其報不少在於他方無數百千

萬億𨙻由他嵗受大苦惱世界還生是四罪人及六

百四萬億人并及餘人罪未畢者於彼命終還生此

間大地獄中又云乆乆雖免地獄苦惱得生人中於

五百世從生而盲然後得值一切相佛乃至云於彼

佛法出家十萬億嵗勤行精進如救頭然不得順忍

况得道果又湼槃經云善星比丘誦得十二部經智

度論云提婆達多出家學道誦得六萬法聚述曰此

之二人皆不修方便道中真佛性觀四念處等行法

觀察五隂無常苦空非我我所貪著我見人見衆生

見已起大逆罪誹謗如來由斯義故此之二人生身

䧟入阿鼻地獄中受無窮苦如是流例述難可盡

 菩薩部

如迦葉經云爾時佛告摩訶迦葉如來不乆當般湼

槃迦葉白佛言世尊唯願世尊住世一劫若減一劫

守䕶正法佛告迦葉彼愚癡人假使千佛出世種種

神通説法教化彼愚癡人於彼惡欲不可令息迦葉

當來末世後五百嵗有諸衆生具足善根其心清淨

能報佛恩守䕶我法迦葉白佛世尊我修少行智慧

㣲淺如持重擔我不能堪唯有菩薩堪能荷負如斯

重擔譬如有人年耆極老年百二十身癭長病不能

起止時有一人巨富饒財齎持珍寳至病人所而語

之言我有縁事當至他方以寳相寄為我守䕶待我

還時汝當歸我彼老病人無有子息唯獨一身彼人

去已未乆之間困至命終所寄財物悉皆散失彼人

行還求索無所世尊聲聞之人亦復如是智慧微淺

修行甚少又無伴侣不能久住在於世間若付正法

不乆散滅佛讚迦葉我已了知而故付汝令彼癡人

得聞此已生於悔心爾時迦葉白佛言世尊我今更

説第二譬喻譬如有人身力盛壯無諸患苦壽命無

量百千萬嵗生大種姓具足財寳善持淨戒有大慈

悲内懐歡喜利益多人命得安樂時有一人齎持寳

物來至其所而語之言我有縁事當至他方以寳相

寄當好守䕶若十年還若二十年還待我來時當見

相還其人得寳藏積守䕶彼人行還即便歸之世尊

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以法寳付諸菩薩無量千

億𨙻由他劫終無失壊利益無量無邊衆生不斷三

寳世尊如是之事我不能持唯有菩薩乃能堪受世

尊此彌勒菩薩摩訶薩俱在此㑹如來付之於當來

世後五百嵗法欲滅時如來所集之法悉能守䕶流

演廣説何以故此彌勒菩薩於當來世當證阿耨菩

提譬如國王第一太子當為王事如法治世彌勒菩

薩亦復如是治法王位守䕶正法爾時佛讚迦葉如

汝所説即伸右手摩彌勒頂作如是言彌勒我付囑

汝當來末世後五百嵗正法滅時汝當守䕶三寳莫

令斷絶爾時如來摩彌勒頂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

六種震動光明徧滿大千世界爾時地天及虛空天

上至阿迦膩吒天悉皆合掌白彌勒菩薩摩訶薩言

如來以法付囑聖者唯願聖者為利一切諸天人故

受此正法爾時彌勒菩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SKchar

著地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為利益一切衆生尚

受無量億劫之苦况復如來付我正法而當不受世

尊我爾時受持於當來世演説如來無量阿僧祇劫

所集阿耨菩提法彌勒菩薩説此語時三千世界六

種震動又大集經云爾時世尊告上首彌勒及賢劫

中一切菩薩摩訶薩言諸善男子我昔行菩薩道時

曽於過去諸佛如來作是供養以此善根與我作於

三菩提因我今憐愍諸衆生故以此報果分作三分

留一分自受第二分者於我滅後與禪解脱三昧堅

固相應聲聞令無所乏第三分者與彼破戒讀誦經

典相應聲聞正法像法剃頭著袈裟者令無所乏彌

勒我今復以三業相應諸聲聞衆比丘比丘尼優婆

塞優婆夷寄付汝手勿令乏少孤獨而終及以正法

像法毁破禁戒著袈裟者寄付汝手勿令彼等於諸

資具乏少而終亦勿令有栴陁羅王共相惱害身心

受苦我今復以彼諸施主寄付汝手我今所有器以

非器為我出家而供養者汝等亦當䕶持養育彌勒

若於現在及未來世讀誦受持此法門者彼等當得

十種清淨功徳何等為十始從身清淨故離殺生乃

至離邪見是為十種功徳從是以後百千萬生常得

如是十種清淨功徳若有至心聽此法門者是人住

如實際得於八種清淨功徳何等為八一長壽二端

正三富貴四名稱五常為諸天守䕶六所須常無所

乏七盡諸業障八命欲終時有十方佛及諸大衆放

大光明照其眼目令其人見得生善處於百千萬生

常得如是八種功徳我今更復略説是人當得十三

種清淨功徳何為十三一生死流轉終不更起顛倒

惡見二不生五濁無佛國土三常得見佛四常聞正

法五常得供養衆僧六值善知識七常與六波羅蜜

相應八不墮小乗九常以大慈大悲大方便力成熟

衆生十常發勝願十一乃至菩提而常不離如上等

法十二速能滿足六波羅蜜十三於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而成正覺若有受持書寫讀誦為他解説如

説修行此月藏法門者所得功徳如前所説又大集

經云爾時無勝意童子白佛言世尊他方佛土所有

人民常作是言娑婆世界襍穢然我今者常見清淨

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説又此世界諸菩薩等或作

種種天人畜生之像游閻浮提教化如是種𩔖衆生

若為人天調伏衆生是不為難若為畜生調伏衆生

是乃為難閻浮提外東方海中有瑠璃山名之為湖

具種種寳其山有窟名種種色是昔菩薩所住之處

有一毒虵在中而住修聲聞慈復有一窟名曰無死

亦是菩薩昔所住處中有一馬修聲聞慈復有一窟

名曰善住處亦是菩薩昔所住處中有一羊修聲聞

慈其山樹神名曰無勝有羅刹女名曰善行各有五

百眷屬圍遶是二女人常共供養如是三獸閻浮提

外南方海中有玻瓈山其山有窟名曰上色亦是菩

薩昔所住處有一獼猴修聲聞慈復有一窟名曰誓

願亦是菩薩昔所住處中有一雞修聲聞慈復有一

窟名曰法牀亦是菩薩昔所住處中有一犬修聲聞

慈中有火神有羅刹女名曰眼見各有五百眷屬圍

遶是二女人常供養是三鳥獸閻浮提外西方海中

有一銀山名曰菩提月中有一窟名曰金剛亦是菩

薩昔所住處中有一猪修聲聞慈復有一窟名香功

徳亦是菩薩昔所住處中有一䑕修聲聞慈復有一

窟名髙功徳亦是菩薩本所住處中有一牛修聲聞

慈山有鳯神名曰動風有羅刹女名曰天䕶各有五

百眷屬圍遶是二女人常供養如是三獸閻浮提外

北方海中有一金山名曰功徳相中有一窟名為明

星亦是菩薩昔所住處有一師子此方名虎修聲聞慈復

有一窟名曰淨道亦是菩薩昔所住䖏中有一兔修

聲聞慈復有一窟名曰喜樂亦是菩薩昔所住處中

有一龍修聲聞慈山有水神名曰水天有羅刹女名

修慚愧各有五百眷屬圍遶是二女人常共供養如

是三獸是十二獸晝夜常行閻浮提内人天恭敬功

徳成就已於諸佛所發深重願一日一夜常令一獸

遊行教化餘十一獸安住修慈周而復始七月一日

䑕初遊行以聲聞乗教化一切䑕身令離惡業勸修

善事如是次第至十二日䑕復還行如是乃至盡十

二月至十二嵗亦復如是常為調伏諸衆生故是故

此土多有功徳乃有畜獸亦能教化演説無上菩提

之道是故他方諸菩薩等常應恭敬此佛世界述曰此之

十二獸並是菩薩慈悲化導故作種種人畜等形住持世界令不斷絶故人道初生當此菩薩住窟卽屬

此獸護持得益是故漢地十二辰獸依此而行不異經也

 羅漢部

依付法藏傳佛以正法付大迦葉令其護持不使天

魔龍鬼邪見王臣所有輕毁既受囑已結集三藏流

布人天迦葉又以法囑累阿難如是展轉乃至師子

合二十五人並閻浮洲中六通聖者大迦葉今在靈

鷲山西峯巖中坐入滅盡定經五十六億七千萬嵗

慈氏佛降傳釋迦佛所付大衣廣現神變然後湼槃

又于闐國南二千里沮渠國有三無學羅漢在山入

定無數年來卓然如生至十五日外僧入山為剃鬚

髪又案諸經律佛令大阿羅漢賔頭盧不得滅度令

傳佛法毎三天下福利羣生令出生死又入大乗論

賔頭盧羅睺羅等十六無學羅漢及九十九億羅漢

皆於佛前受籌住法又依新翻大阿羅漢難提蜜多

羅所説法住記云薄伽梵般湼槃後八百年中執師

子國勝軍王都有阿羅漢名難提蜜多羅唐云慶友化縁

既畢將般湼槃集諸苾芻苾芻尼等但有疑者應可

速問承告涕噎良乆乃問我等未知世尊釋迦牟尼

與上正法當住幾時時尊者告曰汝等諦聽如來先

已説法住經今當為汝麤更宣説佛薄伽梵般湼槃

時以無上法付囑十六大阿羅漢并眷屬等令其護

持使不滅沒及勑其身與諸施主作真福田令彼施

者得大果報時諸大衆聞是語已少解憂悲復重請

言所説十六大阿羅漢我輩不知其名何等慶友答

言第一尊者名賔度羅跋羅惰闍與自眷屬千阿羅

漢多分住地西瞿陁尼洲第二尊者名迦諾迦伐蹉

與自眷屬五百阿羅漢多分住在北方迦濕彌羅國

第三尊者名迦諾跋𨤲惰闍與自眷屬六百阿羅漢

多分住在東勝身洲第四尊者名蘇頻陁與自眷屬

七百阿羅漢多分住在北俱盧洲第五尊者名諾詎

羅與自眷屬八百阿羅漢多分住在南贍部洲第六

尊者名跋陁羅與自眷屬九百阿羅漢多分住在躭

沒羅洲第七尊者迦理迦與自眷屬千阿羅漢多分

住在僧迦茶洲第八尊者名伐闍羅弗多羅與自眷

屬千一百阿羅漢多分住在鉢剌拏洲第九尊者名

戌博迦與自眷屬九百阿羅漢多分住在香醉山中

第十尊者名半託迦與自眷屬千三百阿羅漢多分

住在三十三天第十一尊者名羅怙羅與自眷屬千

一百阿羅漢多分住在畢利颺瞿洲第十二尊者名

𨙻伽犀𨙻與自眷屬千二百阿羅漢多分住在半度

波山第十三尊者名因揭陁與自眷屬千三百阿羅

漢多分住在廣脇山中第十四尊者名伐𨙻婆斯與

自眷屬千四百阿羅漢多分住在可住山中第十五

尊者名阿氏多與自眷屬千五百阿羅漢多分住在

鷲峯山中第十六尊者名注茶半託迦與自眷屬千

六百阿羅漢多分住在持軸山中如是十六大阿羅

漢一切皆具三明六通八解脱等無量功徳離三界

染誦持三藏博通外典承佛勑故以神通力延自夀

量乃至世尊正法應住常隨䕶持及與施主作真福

田令彼施者得大果報若此世界一切國王輔相大

臣長者居士若男若女發殷淨心為四方僧設大施

㑹或設五年無遮施㑹或慶寺慶像慶經旛等施設

大㑹或延請僧至所住處設大福㑹或詣寺中經行

處等安布上妙諸座卧具衣藥飲食奉施僧衆時此

十六大阿羅漢及諸眷屬隨其所應分散往赴現種

種形蔽隱聖儀同常凡衆密受供具令諸施主得勝

果報如是十六大阿羅漢䕶持正法饒益有情至此

南贍部洲人壽極長至於十嵗刀兵劫起互相誅戮

佛法爾時當暫滅沒刀兵劫後人壽漸増至百嵗位

此洲人等厭前刀兵殘害苦惱復樂修善時此十六

大阿羅漢與諸眷屬復來人中稱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顯説無上正法

度無量衆令其出家為諸有情作饒益事如是乃在

此洲人壽六萬嵗時無上正法流行世間熾然無息

後至人壽七萬嵗時無上正法方永滅沒時此十六

大阿羅漢與諸眷屬於此洲地俱來集㑹以神通力

用諸七寳造窣堵波嚴麗髙廣釋迦牟尼如來應正

等覺所有遺身䭾都皆集其内爾時十六大阿羅漢

與諸眷屬遶窣堵波以諸香華持用供養恭敬讚歎

繞百千帀瞻仰禮已俱昇虗空向窣堵波作如是言

敬禮世尊釋迦如來應正等覺我先受勑䕶持正法

及與天人作諸饒益法藏已沒有縁已周今辭滅度

説是語已一時俱入無餘湼槃先定願力火起焚身

如燈熖滅骸骨無遺時窣堵波便䧟入地至金剛際

方乃停止爾時世尊釋迦牟尼無上正法於此三千

大千世界永滅不現從此無間此佛土中有七百俱

胝獨覺一時出現至人壽八萬嵗時獨覺聖衆復皆

滅度次後彌勒如來應正等覺出現世間時贍部洲

廣博嚴淨具如經説

 僧尼部

如毗尼母經云若出家僧尼有五法因緣得令正法

不速隱沒一者所誦習經文句具足前後次第所有

義味悉能究盡復教徒衆弟子同已所知如此人者

能令佛法乆住於世二者廣習三藏文義具足復能

為四部之衆如所解教之其身雖滅令後代正法相

續不絶如此人者能使正法不墜於地三者僧中若

有大徳上座為四部所重者能勤修三業捨營世事

其徒衆弟子迭代相續皆亦如是此亦復令正法久

住四者若有比丘其性柔和言無違逆聞善從之聞

惡逺避若有髙才智徳者訓誨其言奉而修行是亦

能令佛法乆住五者若比丘共相和順不為形勢利

養朋黨相助共諍是非如此五事能令正法流轉不

絶是名説法中上座

 長者部

如優婆塞戒經云爾時㑹中有長者子名曰善生白

佛言世尊外道六師常演説法教衆生言若能晨朝

敬禮六方則得増長壽命之財何以故東方之土屬

于帝釋有供養者則為護助南方之土屬閻羅王有

供養者則為護助西方之土屬婆樓𨙻天有供養者

則為䕶助北方之土屬拘毗羅天有供養者則為䕶

助下方之土屬于火天有供養者則為䕶助上方之

土屬于風天有供養者則為䕶助佛法之中頗有如

是六方不耶佛言善男子我佛法中亦有六方所謂

六波羅蜜東方即是檀𨙻何以故始初出者為出智

慧光因縁故彼東方者屬衆生心若有衆生能供養

彼檀𨙻則為增長壽命與財南方即是尸羅何以故

尸羅名之為右若人供養亦得増長壽命與財西方

即是羼提何以故彼西方者名之為後一切惡法棄

於後故若有供養則得増長壽命與財北方即是毗

梨何以故北方名號勝諸惡法若人供養亦得増長

命之與財下方即是禪定何以故能正觀察三惡道

故若人供養亦得増長命之與財上方即是般若何

以故上方即是無上無上故若有供養則得増長命

與之財善男子是六方者屬衆生心非如外道六師

所説如是六方誰能供養善男子唯有菩薩乃能供

 天王部

如舍利弗問經云舍利弗白佛言云何如來告天帝

釋及四天王云我不乆滅度汝等各於方土護持我

法我去世後摩訶迦葉賔頭盧君徒般歎羅睺羅四

大比丘住不𭰖洹流通我法佛言但像教之時信根

微薄雖發信心不能堅固不能感致諸佛弟子雖專

至累年不如佛在世時一念之善故彌勒下生聽汝

泥洹又襍阿舍經云爾時世尊告天帝釋及四天王

言如來不乆當以無餘湼槃而般湼槃汝等各於方

土䕶持正法我滅度後過於千嵗教法滅時當有非

法出現世間十善悉壊閻浮提中多諸患難如來頂

骨佛牙佛鉢安置東方此是末後付囑天王帝釋四王六欲備在經文不可具說

又勝天王經云或有衆生見此菩薩今始成道或見

菩薩乆逺成道或見一世界四天王獻鉢或見十方

恒河沙世界四天王獻鉢舍利弗菩薩爾時度衆生

故即受衆鉢重疊掌中合而為一其諸天王又不相

見皆謂世尊獨用我鉢又依鉢記云釋迦如來在世

之時所用青石之鉢其形可容三㪷有餘佛𭰖洹後

此鉢隨縁往福衆生最後遺化興於漢境此記從北

天竺來有兩紙許甲子嵗三月至石澗寺僧伽耶舍

小禪師使於漢土宣示令知

 鬼神部

如大集經云爾時一切諸天一切諸龍乃至一切迦

吒富單𨙻等於三寳中得増上信作如是言我等一

切從今以往䕶持正法若諸國王見有如是為佛出

家受持禁戒乃至為佛剃鬚髪片不受禁戒受而毁

犯無可積聚如其事縁治其身罪鞭打之者我等不

復䕶持養育如是國王捨離彼國以捨離故令其國

土而有種種謟詐鬬諍疫病饑饉刀兵俱起非時風

雨亢旱毒𤍠傷害苖稼令其國土所有世尊聲聞弟

子悉向他國使其國土空無福田若有世尊聲聞弟

子乃至但著袈裟片者若有宰官鞭打彼等其刹利

王不遮䕶者我等亦當出其國土又大集經云爾時

世尊以震旦國付囑毗首羯磨天子五千眷屬迦毗

羅夜义大將五千眷屬乃至雙瞳目大天女十七大

將各領五千眷屬汝等賢首皆共䕶持震旦國土於

彼所有一切觸惱鬬諍怨讎忿競言訟兩陣交戰飢

饉疫病非時風雨冰寒毒𤍠悉令休息遮障不善諸

惡衆生瞋恚麤獷苦辛澁觸無味等物悉令休息令

我法眼得久住故紹三寳種不斷絶故頌曰

  於赫大聖  種覺圓明  無非不察

  如響酬聲  弗資延慶  熟悟歸誠

  良道可仰  寔引迷生  百川邪浪

  一味吞并  物有取捨  善惡虧盈

  八邪馳鋭  四句爭名  識非鑒是

  法住安寧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

音釋

 氀凌如切氀褐毛布也

 蘆芽岀比丘福登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四十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州

 趙之昻書 金陵沈一科刻萬曆辛卯冬清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