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工人運動的最近趨勢

法蘭西工人運動的最近趨勢
作者:蔡和森
1922年5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先驅
署名「H.S.」發表

  法蘭西工人運動,自來有兩種主要的組織:一種爲從事政治爭鬥的社會黨;一種爲從事經濟爭鬥的工團。十九世紀末法國社會黨有:吉司特(馬克斯派)、夏赫斯(改良派)、懷揚(蒲蘭格派)各大派。一九〇三年,各派統一起來,成爲「法蘭西統一社會黨」。一九〇二年,全國工團的統一運動也告成立,建設「勞動聯合總會」爲全國工團的聯合總機關。

  吉司特在法蘭西,正如伯伯爾在德意志,普列哈諾夫在俄羅斯一樣,他爲馬克斯派頭一批健將之一,他在法蘭西廓淸過去一切遺傳的空想社會主義,反對一切方式的改良主義。他在一八七九年創立法蘭西第一個馬克斯主義的「工人社會黨」。

  夏赫斯在法,也如伯倫斯泰在德一樣,他是最先唱修正馬克斯主義的一個。他具有偉大熱烈的政治天才。他知道在學理上戰不勝吉司特派乃專門在行動上想方法來統一各派社會黨。他所找出惟一可以統一各派行動的方法,就是:議院行動。在他的指揮之下,各派聯合的選舉競爭,果然勝利了。於是夏赫斯的權威日高,就成就了「法蘭西統一社會黨」。

  法蘭西統一社會黨的政綱,雖然大體仍然是吉司特工人社會黨的馬克斯主義政綱;然實際的政策則完全成爲夏赫斯的改良政策。所謂從事政治爭鬥的社會黨,就成爲一個專門從事選舉運動的現政治下面的政黨。革命的工人們,對於他們不滿意,就更在工團主義中唱革命的工團主義。

  十九世紀末,法蘭西工團主義的產生,原來是社會黨純議院行動所惹起的反響。但自他標榜專門從事經濟爭鬥之後工團主義的實際運動,又完全成爲苟安於現狀之下,一點一滴去改良的經濟運動,不過與社會黨的議院行動並立而成爲改良主義的兩面罷了。於是革命的工人又不滿意,乃更產出革命的工團主義。

  革命的工團主義極力反對一切政治行動的社會黨,於是遂成爲無政府黨宣傳的工具。然而在實際上,他們不能拔出改良的工團運動。比如勞動聯合總會,最初本是以革命的工團主義名義成立的,但後來完全成爲改良主義的中心。支配總會的霞華與美國的剛伯斯、德國的萊琴、英國的妥邁斯(現都成爲資本家的走狗)沒有區別。

  所以一九一四年,資本帝國主義的大戰一來,社會黨與勞動聯合總會,雙膝向他本國的資產階級投降,高唱「舉國一致」、「階級合作」慘殺國際及本國的無產階級,爲資本家爭奪商塲和殖民地。

  在這樣慘酷的資本帝國主義的大戰之下,法、比、德、奧、……的社會黨和工團同時破產,換過說就是由馬克斯主義和改良主義混合形成的第二國際社會黨(法德各國的社會黨都是其中的基本單位)完全破產。在這樣的破產,流血的大混亂之中霹靂一聲,出來反對的,最初就是李卜克內西和盧森堡在德意志國會裏面的反抗(在他兩人的感召之下,發生國際非戰社會黨的秦麥華往和金塔爾地方兩次大會);復次就是俄羅斯工人階級的革命。

  法蘭西社會黨和勞動聯合總會的內部,在以上兩種影響之下,就發生分裂運動。社會黨中代表分裂運動的主要人物是羅奚和索懷林;勞動聯合總會中代表分裂運動的主要人物是羅斯茂和馬蘭岱。大戰未終結以前,這四人在社會黨和勞動聯合總會中,各組成反對最大多數叛逆工人階級利益的少數派。一九一九年三月,俄羅斯共產黨發起第三國際共產黨。羅奚和索懷林就在社會黨中組織運動該黨脫離叛逆,破產的第二國際,加入第三國際的「第三國際委員會」,革命工團主義的代表者羅斯茂和馬蘭岱等也加入了這個委員會。同時,羅斯茂和馬蘭岱又在勞動聯合總會中組織「革命工團委員會」。於是第三國際委員會和革命工團委員會就攜手進行,形成以後法蘭西工人運動的新生命。在這樣的新進步之下,遂發生一九二〇年五月一日,純政治性質和革命形勢的總罷工。

  一九二〇年三月,法社會黨在斯德拉斯堡開常年大會。羅奚所率領的少數派,主張立刻脫離第二國際,無條件的加入第三國際。朗格特所領袖的多數派,因革命工人的壓迫,既不敢公然反對第三國際,乃提出修正案,承認脫離第二國際,與第三國際協商改造一個新的國際。所謂改造一個新國際就是不想老實加入第三國際謀聯合西歐各中立派社會黨的勢力,要脅第三國際就他們的範圍。但這樣的企圖,因爲德國獨立社會黨左翼制勝右翼,以及意大利社會黨不聽朗格特派的遊說,完全歸於失敗。於是少數派在黨中的勢力異常擴張,而成爲多數。及從前屬於朗格特改造國際派的佛洛沙和嘉香一入俄羅斯便變成爲布扎維克後,羅奚的第三國際派在院中的多數地位遂確定。一九二〇年十二月底,法蘭西統一社會黨在都魯斯開第十八屆常年大會;第三國際派與改造國際派遂實行分裂。

  前者分裂後成爲笫三國際共產黨法國部——即法蘭西共產黨,分得黨衆十二萬人;後者仍名法蘭西社會黨,分得黨衆僅四萬人,不久遂與德、奧、瑞士各中立社會黨組成第二個半國際。故法蘭西統一社會黨的分裂,說不上是黨衆的分裂,實是黨魁的分裂:分裂時黨中的國會議員(即黨中的首領)共五十七名,僅有十三名分屬共產黨。可見羣衆多半是革命的,而黨魁多半是投機的改良的了。

  是最近二十年夏赫斯統御法國工人運動以來,馬克斯主義在法蘭西,是名存而實亡的。一九〇三年統一社會黨成立時吉司特派多半變成爲夏赫斯派,階級爭鬥的原則退於無權,而階級合作的學說揚帆盛行。一九二〇年底,統一社會黨分裂時,情形適得其反,從前的夏赫斯派幾乎全體變成革命的馬克斯派了,階級合作,業已成爲一句大家引爲恥孱的話而「階級爭鬥」便成爲今後法蘭西工人運動的金科玉律了。

  同樣的現象,又發生在勞動聯合總會中了。法蘭西工人運動新紀元的第一章應大書特書的,就是革命的工團主義,至此漸漸拋棄從前反對的「非政治」的色彩,與共產黨——工人階級最堅決最明智的革命參謀部和先鋒隊——攜手,一面爲革命的經濟爭鬥同時又爲革命的政治爭鬥。

  法蘭西工人階級黨中的改良派既被革命派推倒了,從此,工人羣衆,最重大的任務就是推倒勞動聯合總會中的改良派。這樣的事情,本來可以早日實現的,但因一九二〇年五一的總罷工失敗,革命工團委員會的首領馬蘭岱和莫馬沙捉到牢獄去了,所以比較社會黨的分裂要遲一囘兒。一九二一年四月,馬蘭岱和莫馬沙——他是鐵路工團聯合會的書記——放出後,全國路工聯合會就通過一個脫離亞姆斯德登國際工團(與第二國際並行的叛逆機關)立刻加入第三國際紅色國際工團的決議案。

  然則改良派怎樣對付呢?當莫馬沙等未放出之前,勞動聯合總會,在利爾開大會。霞華派——即多數派——主張排除革命工團出會,理由就是因爲他們帶有政治色彩,違反遺傳的工團主義的原則,這樣的決議案業已由各省工團的代表通過了,革命工團不服,乃召集各縣工團的代表複決,結果,各縣代表的最大多數反對中央機關排除革命工團出會。於是革命工團遂得仍在會內運動驅逐霞華一輩改良派的首領(常在內部驅逐改良派首領),這乃是第三國際很重要的方略。

  以利爾大會的代表數字看來,少數派變成爲多數派的日期又不遠了。下次或再下次大會,革命工團委員會,一定要制勝的。

  至於黨與工團的關係:法蘭西自來的工團運動,完全離黨而獨立。只在各自投機,改良的時代,還勉強可以過去,一到眞正革命爭鬥的時代,這就完全不適時宜了。所以現在法蘭西革命運動的惟一要求,就是要求革命工團運動,拋棄素來工團主義對於政治爭鬥的遺傳。但是現在的革命工團委員會方在擺脫這種不適時宜的習慣之中,還沒有完全擺脫着。

  原來階級爭鬥就是政治爭鬥,工人階級不從事政治爭鬥和奪取政權,是決不能達到解放目的。而且政治爭鬥乃是工人運動必然經過的厯程,始終不能以無政府黨或工團派主觀的理想和志願超過的。比如法蘭西的革命工團主義,最初本想專以經濟的直接行動達到革命目的,但是事實上是不行的。你不要政權,資本家便永遠的握住政權以保護他們永遠掠奪工人的經濟地位。歐洲大戰之所以能強姦法蘭西革命工人的志願,就是因爲法國資本家握著政權在手裏。法蘭西革命的工團運動者經過這次慘酷的教訓之後,所以素來反政治的革命工團運動,就于不知不覺中完全變成爲政治爭鬥的共產主義運動了。

  所以現在法蘭西的共產黨不是如從前一樣,專以議院行動爲政治爭鬥的惟一手段的社會黨了;法蘭西的革命工團運動,也不是專以「總罷工」爲經濟爭鬥的惟一手段的工團主義了,這就是法蘭西工人運動最近的趨勢。共產黨明白的要求在:「無產階級專政」;而革命工團委員會明白要求也在「一切政權歸山第加」了。(這是一九二〇年五一罷工運動的標語。)

  (註)山第加爲工團的譯音。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