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賦(並序)

泥賦(並序)
作者:鄭惟忠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68

語曰:等級懸隔,有似雲泥。然雲高則高矣。如其不義,猶為夫子所輕,故曰於我如浮雲;泥卑則卑矣。苟不可棄,且見莊生所重,故曰曳尾於塗中。吾少也嚐覽左太衝詩云:「賤者雖自賤,重之若千鈞。」感斯言之有徵,故為泥賦。

嘉洪爐之造化,物無象而不甄。惟茲泥之為質,諒稟之於自然。雖體潤性柔,而名卑質賤,不同塵以苟出,必感澤而斯見。信厚地之所生,匪膏雨而不變。同賢良之韞匱,候聖明而方薦。若乃花水行落,莢雨將餘,交衢蓄潦,曲浦含淤。望之疑實,即之也虛。動而為有,靜而為無。苟具形之所蹠,必觸類而圖諸;托龜文而成印,寫鳥跡以為書。蹤發追風之馬,轍閉流水之車。於是陶鈞賦象,刻削成器。因應用之無方,任良工之所肄。順規矩而畫一,循制度而無二。裁無不成,擬無不類,以土為質,以水為位,位去質沈,複歸乎地。

彼木偶之漂泊,萍流之自恣,推移兮莫識其始終,汎濫兮莫知其所至。若乃蘊彫草於閑館,含芳樹於禁闈。不緇白玉之彩,徒混明珠之輝。帶晴牛而暫落,逐春燕而還飛。何茲物之無識?亦應命以知機。本乎形而入用,乃委質以合所。塗城則疏勒解圍,封關則崤函致阻。及其見棄,形晦跡淪。無勞切玉之劍,自落成風之斤。體伊泥之應變,時可同乎人誌;類明鏡之受物。若洪鍾之虛已。既懸絕於白雲,徒隱淪於綠水。伊吾人之菲賤,竊亦有感於斯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