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洛陽伽藍記 (四部叢刊本)/卷一

洛陽伽藍記 卷一
後魏 楊衒之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明如隱堂本
卷二

洛陽城內伽藍記卷第一

       魏撫軍府司馬楊衒之撰

永寕寺熙平元年靈太后胡氏所立也在宫前

 閶闔門南一里御道西其寺東有太尉府西

 對永康里南界昭玄曹北鄰御史臺閶闔門

 前御道東有左衛府府南有司徒府司徒府

 南有國子學堂內有孔丘像顔淵問仁子路

 問政在側國子南有宗正寺寺南有太廟廟

 南有䕶軍府府南有衣冠里御道西有右衛

 府府南有太尉府府南有將作曹曹南有九

 級府府南有太社社南有凌隂里卽四朝時

 藏氷處也中有九層浮圖一所架木爲之舉

 髙九十丈有刹復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去

 京師百里巳遥見之初掘基至黄泉下得金

 像三千軀太后以爲信法之徵是以營建過

 度也刹上有金寳瓶容二十五石寶瓶下有

 承露金盤三十重周匝皆垂金鐸復有鐵鏁

 四道引刹向浮圖四角鏁上亦有金鐸鐸大

 小如一石甕子浮圖有九級角角皆懸金鐸

 合上下有一百二十鐸浮圖有四面面有二

 户六牎户皆朱漆扉上有五行金釘合有五

 千四百枚復有金環鋪首布殫土木之功窮

 造形之巧佛事精妙不可思議繡柱金鋪駭

 人心目至於高風永夜寶鐸和鳴鏗鏘之聲

 聞及十餘里浮圖北有佛殿一所形如太極

 殿中有丈八金像一軀中長金像十軀繡珠

 像三軀織成五軀作功竒巧冠於當世僧房

 樓觀一千餘間雕梁粉壁靑繅綺䟽難得而

 言栝栢松椿扶踈拂簷藂竹香草布䕶堦墀

 是以常景碑云須彌寳殿兠率淨宫莫尚於

 斯也外國所獻經像皆在此寺寺院墻皆施

 短椽以瓦覆之若今宫墻也四面各開一門

 南門樓三重通三道去地二十丈形製似今

 端門圖以雲氣畫彩仙靈綺 靑鏁 赫麗

 華拱門有四力士四獅子飾以金銀加之珠

 玉裝嚴煥炳世所未聞東西兩門亦皆如之

 所可異者唯樓二重北門一道不施屋似烏

 頭門四門外樹以靑槐亘以綠水京邑行人

 多庇其下路斷飛塵不由奔雲之潤淸風送

 涼豈籍合歡之發詔中書舍人常景爲寺碑

 文景字永昌河内人也敏學博通知名海内

 大和十九年爲髙祖所器拔爲律學博士刑

 法疑獄多訪於景正始初詔刋律令永作通

 式勑景共治書侍御史高僧𥙿羽林監王元

 龜尚書郎祖瑩員外散騎侍郎李琰之等𢰅

 集其事又詔太師彭城王勰靑州剌史劉芳

 入預其議景討正科條商㩁古今甚有倫序

 見行於世今律二十篇是也又共芳造洛陽

 宫殿門閣之名經途里邑之號出除長安令

 時人比之潘岳其後歷位中書舍人黄門侍

 郎祕書監幽州刺史儀同三司學徒以爲榮

 焉景入參近侍出爲侯牧居室貧儉事等農

 家唯有經史盈車滿架所著文集數百餘篇

 給事封暐伯作序行於世裝飾畢功明帝與

 太后共登之視宫内如掌中臨京師若家庭

 以其目見宫中禁人不聽升衒之嘗與河南

 尹胡孝世共登之下臨雲雨信哉不虚時有

 西域沙門菩提逹摩者波斯國胡人也起自

 荒裔來遊中土見金盤炫日光照雲表寳鐸

 含風響出天外歌詠讃歎實是神功自云年

 一百五十歲歷涉諸國靡不周遍而此寺精

 麗閻浮所無也極物境界亦未有此口唱南

 無合掌連日至孝昌二年中大風發屋拔樹

 刹上寶瓶隨風而落入地丈餘復命工匠更

 鑄新瓶建義元年太原王𠇍朱榮總士馬於

 此寺榮字天寶北地秀容人也世爲第一領

 民酋長博陵郡公部落八千餘家有馬數萬

 匹富等天府武泰元年二月中帝崩無子立

 臨洮王世子釗以紹大業年三歲太后貪秉

 朝政故以立之榮謂并州剌史元天穆曰皇

 帝晏駕春秋十九海内士庶猶曰幼君況今

 奉未言之兒以臨天下而望昇平其可得乎

 吾世荷國恩不能坐看成敗今欲以鐡馬五

 千赴哀山陵兼問侍臣帝崩之由君竟謂如

 何穆曰明公世跨并肆雄才傑出部落之民

 控弦一萬若能行廢立之事伊霍復見今日

 榮即共穆結異姓兄弟穆年大榮兄事之榮

 爲盟主穆亦拜榮於是密議長君諸王之中

 不知誰應當璧遂於晉陽人各鑄像不成唯

 長樂王子攸像光相具足端嚴特妙是以榮

 意在長樂遣蒼頭王豐入洛詢以爲主長樂

 卽許之共剋期契榮三軍皓素揚旌南出太

 后聞榮舉兵召王公議之時胡氏專寵皇宗

 怨望假八議者莫肯致言唯黄門侍郞徐統

 曰𠇍朱榮馬邑小胡人才凡鄙不度德量力

 長㦸指闕所謂窮轍拒輪積薪𠋫燎今宿衛

 文武足得一戰但守河橋觀其意趣榮懸軍

 千里兵老師弊以逸待勞破之必矣后然統

 言卽遣都督李神䡄鄭季明等領衆五千鎮

 河橋四月十一日榮過河内至高頭驛長樂

 王從雷陂北渡赴榮軍所神䡄季明等見長

 樂王徃遂開門降十二日榮軍於芒山之北

 河隂之野十三日召百官赴駕至者盡誅之

 王公卿士及諸朝臣死者三千餘人十四日

 車駕入城大赦天下攺號爲建義元年是爲

 莊帝于時新經大兵人物殲盡流迸之徒驚

 駭未出莊帝肇升太極解網垂仁唯散騎常

 侍山偉一人拜恩南闕加榮使持節中外諸

 軍事大將軍開府北道大行臺都督十州諸

 軍事大將軍領左右太原王其天穆爲侍中

 太尉公世襲幷州剌史上黨王起家爲公卿

 牧守者不可勝數二十日洛中草草猶自不

 安死生相怨人懐異慮貴室豪家幷宅競竄

 貧夫賤士襁負爭逃於是出詔濫死者普加

 襃贈三品以上贈三公五品以上贈令僕七

 品以上贈州牧白民贈郡鎭於是稍安帝納

 榮女爲皇后進榮爲柱國大將軍錄尙書事

 餘官如故進天穆爲大將軍餘官皆如故永

 安二年五月北海王元顥復入洛在此寺聚

 兵顥莊帝從兄也孝昌末鎭汲郡聞𠇍朱榮

 入洛陽遂南奔蕭衍是年入洛莊帝北巡顥

 登皇帝位改年曰建武元年顥與莊帝書曰

 大道既隱天下匪公禍福不追與能義絶朕

 猶庶幾五帝無取六軍正以糠粃萬乗錙銖

 大寶非貪皇帝之尊豈圖六合之富直以𠇍

 朱榮徃歲入洛順而勤王終爲魏賊逆刃加

 於君親鋒鏑肆於卿宰元氏少長殆欲無遺

 巳有陳恒盗齊之心非無六卿分晉之計但

 以四海横流欲篡未可暫樹君臣假相拜置

 害卿兄弟獨夫介立遵養待時臣節詎乆朕

 覩此心寒遠投江表泣請梁朝誓在復恥風

 行建業電赴三川正欲問罪於𠇍朱出卿於

 桎梏恤深怨於骨肉解蒼生於倒懸謂卿眀

 眸擊節躬來見我共叙哀辛同討兇羯不意

 駕入城臯便爾北渡雖廹於𠒋手勢不自由

 或 生素懐棄劒猜我聞之永歎撫衿而失

 何者朕之於卿兄弟非遠連枝分葉興滅相

 依假有内闚外猶禦侮況我與卿睦厚偏篤

 其於急難凡今莫如棄親即讎義將焉據也

 且𠇍朱榮不臣之跡暴於旁午謀魏社稷愚

 智同見卿乃眀白疑於必然託命𧲣狼委身

 虎口棄親助賊兄弟尋戈假獲民地本是榮

 物若克城邑絶非卿有徒危宗國以廣寇𬽦

 快賊莽之心假卞莊之利有識之士咸爲慙

 之今家國隆替在卿與我若天道助順誓兹

 義舉則皇魏宗社與運無窮儻天不厭亂胡

 羯未殄鴟鳴狼噬荐食河北在榮爲福於卿

 爲禍豈伊異人尺書道意卿宜三復兼利是

 圖富貴可保狥人非慮終不食言自相魚肉

 善擇元吉勿貽後悔此黄門郞祖榮之詞也

 時帝在長子城太原王上黨王來赴急六月

 帝圍河內太守元桃湯車騎將軍宗正珍孫

 等爲顥守攻之弗克時暑炎赫將士疲勞太

 原王欲使帝幸晉陽至秋更舉大義未决召

 劉助筮之助曰必克於是至眀盡力攻之如

 其言桃湯珍孫並斬首以殉三軍顥聞河內

 不守親率百僚出鎮河橋特遷侍中安豐王

 延眀往守硤石七月帝至河陽與顥隔河相

 望太原王命車騎將軍爾朱兆濳師渡河破

 延明於硤石顥聞延明敗亦散走所將江淮

 子弟五千人莫不解甲相泣握手成列顥與

 數千騎欲奔蕭衍至長社爲社民斬其首傳

 送京師二十日帝還洛陽進太原王天柱大

 將軍餘官亦如故進上黨王太宰餘官亦如

 故永安三年逆賊𠇍朱兆囚莊帝於寺時太

 原王位極心驕功高意侈與奪臧否肆意帝

 恐謂左右曰朕寧作高貴鄉公死不作漢獻

 帝生九月二十五日詐言産太子榮穆並入

 朝莊帝手刄榮於光明殿穆爲伏兵魯暹所

 煞榮世子部落大人亦死焉榮下車騎將軍

 𠇍朱陽都等二十人隨入東華門亦為伏兵

 所煞唯右僕射𠇍朱世隆素在家聞榮死總

 榮部曲燒西陽門奔河橋至十月一日隆與

 妻鄉郡長公主至芒山馮王寺爲榮追福齋

 即遣𠇍朱侯討伐𠇍朱那律歸等領胡騎一

 千皆白服來至郭下索太原王尸喪帝升大

 夏門望之遣主書牛法尚謂歸等曰太原王

 立功不終隂圖釁逆王法無親巳依正刑罪

 止榮身餘皆不問卿等何爲不降官爵如故

 歸曰臣從太原王來朝陛下何忽今日枉致

 無理臣欲還晉陽不忍空去願得太原王尸

 喪生死無恨發言雨淚哀不自勝羣胡慟哭

 聲振京師帝聞之亦爲傷懐遣待中朱元龍

 齎鐵劵與世隆待之不死官位如故世隆謂

 元龍曰太原王功格天地造濟生民赤心奉

 國神眀所知長樂不顧信誓枉害忠良今日

 兩行鐵字何足可信吾爲太原王報𬽦終不

 歸降元龍見世隆呼帝爲長樂知其不欵且

 以言帝帝卽出庫物置城西門外募敢死之

 士以討世隆一日卽得萬人與歸等戰於郭

 外𠒋勢不摧歸等屢涉戎塲便擊刺京師士

 衆未習軍旅雖皆義勇力不從心三日頻戰

 而游魂不息帝更募人斷河橋有漢中人李

 荀爲水軍從上流放火燒橋世隆見橋被焚

 遂大剽生民北上太行帝遣侍中源子恭黄

 門郞楊寛領步騎三萬鎮河內世隆至高都

 立太原太守長廣王曄爲主攺號曰建■元

 年𠇍朱氏自封王者八人長廣王■晉陽遣

 潁川王𠇍朱兆舉兵向京師子恭軍失利兆自

 雷波涉渡擒莊帝於式乾殿帝初以黄河奔

 急未謂兆得濟不意兆不由舟楫憑流而渡

 是日水淺不沒馬腹故及此難書契所記未

 之有也衒之曰昔光武受命氷橋宜於滹水

 昭烈中起的盧踊於泥溝皆理合於天神祗

 所福故能功濟宇宙大庇生民若兆者蜂目

 豺聲行窮梟獍阻兵安忍賊害君親皇靈有

 知鑒其㐫德反使孟津由膝賛其逆心易稱

 大道禍淫鬼神福謙以此驗之信爲虛説時

 兆營軍尚書省建天子金皷庭設漏刻嬪御

 妃主皆擁之於幕鏁帝於寺門樓上時十二

 月帝患寒隨兆乞頭巾兆不與遂囚帝還晉

 陽縊於三級寺帝臨崩禮佛願不爲國王又

 作五言曰權去生道促憂來死路長懐恨出

 國門含悲入鬼鄉隧門一時閉幽庭豈復光

 思鳥吟青松哀風吹白楊昔來聞死苦何言

 身自當至太昌元年冬始迎梓宫赴京師葬

 帝靖陵所作五言詩卽爲挽歌詞朝野聞之

 莫不悲慟百姓觀者悉皆掩涕而已永熙三

 年二月浮圖爲火所燒帝登凌雲臺望火遣

 南陽王寶炬録尚書長孫椎將羽林一千捄

 赴火所莫不悲惜垂淚而去火初從第八級

 中平旦大發當時雷雨晦𠖇雜下霰雪百姓

 道俗咸來觀火悲哀之聲振動京邑時有三

 比丘赴火而死火經三月不滅有火入地尋

 柱周年猶有煙氣其年五月中有人從象郡

 來云見浮圖於海中光明照耀儼然如新海

 上之民咸皆見之俄然霧起浮圖遂隱至七

 月中平陽王爲侍中斛斯椿所使奔於長安

 十月而京師遷鄴

建中寺普泰元年尚書令樂平王𠇍朱世隆所

 立也本是閹官司空劉騰宅屋宇奢侈梁棟

 踰制一里之間廊廡充溢堂比宣光殿門匹

 乾明門博敞弘麗諸王莫及也在西陽門內

 御道北所謂延年里劉騰宅東有太僕寺寺

 東有乗黄署署東有武庫署卽魏相國司馬

 文王武庫東至閶闔宫門是也西陽門內御

 道■有永康里里內復有領軍將軍元义宅

 掘故井得石銘云是漢太尉荀彧宅正光年

 中元义專權太后幽隔永巷騰爲謀主义是

 江陽王繼之子太后妹婿熙平初明帝幼冲

 諸王權上太后拜义爲侍中領軍左右令總

 禁兵委以腹心反得幽隔永巷六年太后哭

 曰養虎自齧長虺成蛇至孝昌二年太后反

 政遂誅义等沒騰田宅元义誅日騰巳物故

 太后追思騰罪發墓殘尸使其神靈無所歸

 趣以宅賜高陽王雍建義元年尚書令樂平

 王𠇍朱世隆爲榮追福題以爲寺朱門黄閣

 所謂僊居也以前㕔爲佛殿後堂爲講室金

 花寶蓋遍滿其中有一涼風堂本騰避暑之

 處淒涼常冷經夏無蝇有萬年千歲之樹也

長秋寺劉騰所立也騰初爲長秋令卿因以爲

 名在西陽門內御道北一里亦在延年里卽

 是晉中朝時金市處寺北有濛汜池夏則有

 水冬則竭矣中有三層浮圖一所金盤靈刹

 曜諸城內作六牙白象負釋迦在虛空中莊

 嚴佛事悉用金玉工作之異難可具陳四月

 四日此像常出辟邪師子導引其前吞刀吐

 火騰驤一面綵幢上索詭譎不常奇伎異服

 冠於都市像停之處觀者如堵迭相踐躍常

 有死人

瑶光寺世宗宣武皇帝所立在閶闔城門御道

 北東去千秋門二里千秋門內道北有西游

 園園中有凌雲臺即是魏文帝所築者臺上

 有八角井高祖於井北造涼風觀登之遠望

 目極洛川臺下有碧海曲池臺東有宣慈觀

 去地十丈觀東有靈芝釣臺累木爲之出於

 海中去地二十丈風生戸牖雲起梁棟丹楹

 刻桷圖寫列僊刻石爲鯨魚背負釣臺旣如

 從地踊出又似空中飛下釣臺南有宣光殿

 北有嘉福殿西有九龍殿殿前九龍吐水成

 一海凡四殿皆有飛閣向靈芝徃來三伏之

 月皇帝在靈芝臺以避暑有五層浮圖一所

 去地五十丈僊掌凌虛鐸垂雲表作工之妙

 埓美永寧講殿尼房五百餘間綺䟽連亘户

 牖相通珍木香草不可勝言牛筋狗骨之木

 雞頭鴨脚之草亦悉備焉椒房嬪御學道之

 所掖庭美人並在其中亦有名族處女性愛

 道塲落髪辭親來儀此寺屏珍麗之飾服修

 道之衣投心入正歸誠一乗永安三年中𠇍

 朱兆入洛陽縱兵大掠時有秀容胡騎數十

 入瑶光寺媱穢自此後頗獲譏訕京師語曰

 洛陽男兒急作髻瑤光寺尼奪作婿瑤光寺

 北有承明門有金墉城卽魏氏所築城東北

 角有魏文帝百尺樓年雖乆遠形製如初高

 祖在城內作光極殿因名金墉城門爲光極

 門又作重樓飛閣遍城上下從地望之有如

 雲也

景樂寺太傅淸河文獻王懌所立也懌是孝文

 皇帝之子宣武皇帝之弟閶闔南御道西望

 永寧寺正相當寺西有司徒府東有大將軍

 髙肇宅北連義井里井里北門外有桑樹數

 株枝條繁茂下有甘井一所石槽鐵罐供給

 行人飲水庇隂多有憇者有佛殿一所像輦

 在焉雕刻巧妙冠絶一時堂廡周環曲房連

 接輕條拂戸花蘂被庭至於大齋常設女樂

 歌聲繞梁舞袖徐轉𢇁管寥亮諧妙入神以

 是尼寺丈夫不得入得徃觀者以爲至天堂

 及文獻王薨寺禁稍寛百姓出入無復限礙

 後汝南王悅復脩之悅是文獻之弟召諸音

 樂逞伎寺內奇禽怪獸舞抃殿庭飛空幻惑

 世所未覩異端奇術總萃其中剝驢投井植

 棗種瓜須㬰之間皆得食士女觀者目亂睛

 迷自建義巳後京師頻有大兵此戲遂隱也

昭儀尼寺閹官等所立也在東陽門內一里御

 道南東陽門內道北太北倉導官二署東南

 治粟里倉司官屬住其內太后臨朝閽寺專

 寵宦者之家積金滿堂是以蕭忻云高軒斗

 升者閹官之釐婦胡馬鳴呵者莫不黄門之

 養息也忻陽平人也愛尚文籍少有名譽見

 閽寺寵盛遂發此言因卽知名爲治書侍御

 史寺有一佛二菩薩塑工精絶京師所無也

 四月七日常出詣景眀景明三像恒出迎之

 伎樂之盛與劉騰相比堂前有酒樹麵木昭

 儀寺有池京師學徒謂之翟泉也衒之按杜

 預注春秋云翟泉在晉太倉西南按晉太倉

 在建春門内今太倉在東陽門內此地今在

 太倉西南明非翟泉也後隱士趙逸云此地

 是晉侍中石崇家池池南有綠珠樓於是學

 徒始寤經過者想見綠珠之容也池西南有

 願㑹寺中書舍人王翊捨宅所立也佛堂前

 生桑樹一株直上五尺枝條横遶柯葉傍布

 形如羽蓋復高五尺又然几爲五重每重葉

 椹各異京師道俗謂之神桑觀者成市施者

 甚衆帝聞而惡之以爲惑衆命給事中黄門

 侍郎元紀伐殺之其日雲霧晦冥下斧之處

 血流至地見者莫不悲泣寺南有宜壽里內

 有苞信縣令叚暉宅地下常聞鍾聲時見五

 色光明照於堂宇暉其異之遂掘光所得金

 像一軀可高三尺有二菩薩趺上銘云晉太

 始二年五月十五日侍中中書監荀勗造暉遂

 捨宅爲光明寺時人咸云此荀勗舊宅其後

 盜者欲竊此像像與菩薩合聲喝賊盜者驚

 怖應卽殞倒衆僧聞像叫聲遂來捉得賊

胡統寺太后從姑所立也入道爲尼遂居此寺

 在永寧南一里許寶塔五重金刹高聳洞房

 周匝對戸交踈朱柱素壁甚爲佳麗其寺諸

 尼帝城名德善於開導工談義理常入宫與

 太后説法其資養緇流徒無比也

修𣑽寺在淸陽門內御道北蒿明寺復在修𣑽

 寺西並雕墻峻宇比屋連甍亦是名寺也修

 𣑽寺有金剛鳩鴿不入鳥雀不棲菩提逹磨

 云得其真相也寺北有永和里漢太師董卓

 之宅也里南北皆有池卓之所造今猶有水

 冬夏不竭里中太傳録尚書長孫稚尚書右

 僕射郭祚吏部尚書邢鸞廷尉卿元洪超衛

 尉卿許伯桃梁州刺史尉成興等六宅皆高

 門華屋齋舘敞麗楸槐䕃途桐楊夾植當世

 名爲貴里掘此地者輙得金玉寶玩之物邢

 鸞家常掘丹砂及錢數十萬銘云董太師之

 物後卓夜中隨鸞索此物鸞不與之經年鸞

 遂卒矣

景林寺在開陽門內御道東講殿疊起房廡連

 屬丹檻炫日繡桷迎風實爲勝地寺西有園

 多饒竒果春鳥秋蟬鳴聲相續中有禪房一

 所内置祗洹精舍形製雖小巧構難加 禪

 閣虛靜隱室凝邃嘉樹夾牗芳杜匝堦雖云

 朝市想同巖谷靜行之僧繩坐其內飱風服

 道結跏數息有石銘一所國子博士盧白頭

 爲其文白頭一字景裕范陽人也性愛恬靜

 丘園放敖學極六經説通百氏普泰初起家

 爲國子博士雖在朱門以注述爲事注周易

 行之於世也

建春門内御道南有勾盾典農籍田三署籍田

 南有司農寺御道北有空地擬作東宫晉中

 朝時太倉處也太倉南有翟泉周迴三里卽

 春秋所謂王子虎晉狐偃盟於翟泉也水猶

 澄淸洞底明靜鱗甲潛藏辨其魚鼈高祖於

 泉北置河南尹中朝時步廣里也泉西有華

 林園高祖以泉在園東因名蒼龍海華林園

 中有大海即漢天淵池池中猶有文帝九華

 臺高祖於臺上造淸涼殿世宗在海内作蓬

 莱山山上有僊人館上有釣臺殿並作虹蜺

 閣乗虛來徃至於三月褉日季秋巳辰皇帝

 駕龍舟鷁首遊於其上海西有藏氷室六月

 出氷以給百官海西南有景山殿山東有羲

 和嶺嶺上有温風室山西有姮娥峯峯上有

 露寒館並飛閣相通凌山跨谷山北有玄武

 池山南有淸暑殿殿東有臨澗亭殿西有臨

 危臺景陽山南有百果園果列作林林各有

 堂有僊人棗長五寸把之兩頭俱出核細如

 鍼霜降乃熟食之甚美俗傳云出崑崙山一

 曰西王母棗又有僊人桃其色赤表裏照徹

 得霜即熟亦出崑崙山一曰王母桃也柰林

 南有石碑一所魏明帝所立也題云苗茨之

 碑高祖於碑北作苗茨堂永安中年莊帝馬

 射於華林園百官皆來讀碑疑苗字誤國子

 博士李同𮜿曰魏明英才世稱三公祖幹宣

 ■其羽翼但未知本意如何不得言誤也衒

 之時爲奉朝請因即釋曰以蒿覆之故言苗

 茨何誤之有衆咸稱善以爲得其㫖歸奈林

 西有都堂有流觴池堂東有扶桑海凡此諸

 海皆有石竇流於地下西通榖水東連陽渠

 亦與翟泉相連若旱魃爲害榖水注之不竭

 離畢滂潤陽榖泄之不盈至於鱗甲異品羽

 毛殊𩔖濯波浮浪如似自然也


洛陽城內伽藍記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