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陽人物記 (四庫全書本)

浦陽人物記 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七
  浦陽人物記目録    傳記類三總録之屬卷上
  忠義
  梅溶      梅執禮
  孝友
  陳太竭     何千齡
  鍾宅      鄭綺
  政事
  楊琁      張敦
  蔣邵      傅柔
  傅雱      黄仁環
  吳傳      石範
  王萬      吳直方
  趙大訥
  卷下
  文學
  于房      朱臨
  錢遹      何敏中
  朱有聞     倪朴
  方鳯      黄景昌
  栁貫      吳萊
  貞節
  凌楠妻何道融  戴銘妻倪宜弟
  等謹案浦陽人物記二巻明宋濓撰濓字景濓浦江人元末用薦除翰林編修以親老辭明初徵授太子經厯官翰林學士承㫖事蹟具明史本傳是書凡分五目曰忠義曰孝友曰政事曰文學曰貞節所紀共二十有九人而以進士題名一篇附於後歐陽𤣥為作序稱其至公甚當不以私意為予奪盖濂本以文章名世故所作皆具有史法其書本成於元時後人編輯濓集者止採録其論贊而全書則仍别行盖用羅願鄂州小集收新安志諸小序而不收其志例也此本為明𢎞治中厯陽王珍所重刻巻末有濓一跋稱始立稿而廉侯景淵遽取刋布故牴牾者多今補定五十餘處視舊行為小勝末題至正十三年此跋濓集亦未收盖晚年改正之本編錄時偶佚矣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浦陽人物記原序
  古者以公侯伯子男五等之爵分建邦國於天下由其國有小大故其制度文章亦有隆殺不相沿襲唯史氏之官則皆得置之而史氏之所職掌凡時事之當否人材之善惡田賦之多寡朝聘之往來又皆得書之其名見於書傳者則晉之乗楚之檮杌魯之春秋是也自封建廢而為郡縣不復各有其官於是舉天下之大四海之衆其事悉萃於一史氏使書之雖罄渭川之竹以為簡竭徂徠之松以為煤焉能保其無闕逸乎後之君子有以知其然復各以所聞見於論述若廬陵豫章之紀烈士襄陽東萊錦里之載耆舊魯國㑹稽汝南濟北零陵武昌之傳先賢他如幽州古今人物志南陽先民傳閩川名士録陳留人物記等書凡九十餘家至今與史氏之文並傳葢非但欲補其遺亡而於天衷民性之發亦有不容自已者矣浦陽為婺屬邑異時人物彬彬輩出陳孝子以卓行聞梅節愍以忠義顯王忠惠以政事著倪石陵以文學稱與夫制行衡門流聲天闕其事可紀者尚多攷之信史或載與否金華宋景濓有感於斯亦以所聞述浦陽人物記二卷上而忠君事親治政講學下暨女婦之節可以為世鍳者悉按其實而列著之不以一毫喜愠之私而為予奪何其至公而甚當也噫立言之法惟其公而已惟其公也非惟不因喜愠論人亦不以窮逹觀人但察其賢否為何如耳茍或不然則雖入帷幄歴臺府贊樞機典藩翰曾不若匹夫之所行者固不少世之文士好揚富貴而沒賤貧是果何道哉景濓斯記惟有關治教者則書不問乎其他此其學術之正才識之髙豈易及耶予甚敬畏之因志其所見於篇首景濓為文序事極有法議論則開闔精神氣昌不少餒復深惜其沈困在下而未能遇也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誥兼修國史歐陽𤣥序


  凡例
  一楊琁傳照後漢書修錢遹梅執禮鄭綺王萬傳照宋史修其餘諸傳或采洪遵郡志或攷朱子槐縣經或按朱紱東軒日抄毛洪筆録蔣思先逹遺事記謝翺浦汭先民傳更各叅之行狀墓碑譜圖記序諸文事蹟皆有所據一字不敢妄為登載其舊傳或有舛繆者則無如之何姑俟博聞者正之
  一忠義孝友人之大節故以為先而政事次之文學又次之貞節又次之犬槩所書各取其長或應入而不入者亦頗示㣲意焉
  一古人於傳記中多書名非特以其尚質葢亦為文之體當然爾子孫之於祖考有稱名者則司馬遷自序謂昌生毋懌毋懌生喜喜生談班固叙傳謂回生况况生三子伯斿稺稺生彪是也弟子之於師有稱名者則子路答長沮之問曰為孔丘是也後人之於先聖先師亦有稱名者則韓愈石鼓歌曰柄任儒術崇丘軻是也此類甚多不能枚舉葢古者生無爵死無諡雖祖考亦名之况其他乎所謂避諱但不敢面呼之耳著文欲紀事行逺未必屑屑為之諱也後世彌文日盛往往不能行尊慕之實徒於名號謬為㳟敬淳祐以降不惟諱其名又諱其字或以號舉或以齋名稱其見之文字間在當時固有知之者稍歴一二世則不識為何人矣深可一嘅濓今一依史氏之例皆以名書唯於所嘗師事者倣孟子之稱仲尼程伯淳之稱周茂叔以字書之葢變例也
  一祖父書名而子孫或書字葢倣司馬遷伍子胥傳例一知其所自出者則書曰自某郡來遷浦陽不知者及己見者則書曰縣人至於居在何鄉卒在何年夀年多少可攷者亦書
  一舊有名無字者因之不知其事之詳而姓名不可闕者附諸傳中
  一本傳所載有與墓銘不同者而墓銘又有與行狀不同者歴官次第行事後先多紊亂難攷今擇其理優者載之
  一贊文之設非欲專如史氏作品評葢以事有所疑與當知者不言則不可欲雜陳傳中又恐於文體有礙故藉是以𤼵之耳
  一梅溶六傳而絶執禮四傳而絶傅雱之後居清江王萬之後居常熟若此之類既各載譜圖兹不書唯子若孫可以附麗者著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