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浮槎山水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0》和《歐陽修集/卷040》以及《唐宋八大家文鈔 (四庫全書本)/卷048

本作品收錄於:《廣羣芳譜/卷019

浮槎山在慎縣南三十五里,或曰浮闍山,或曰浮巢二山,其事出於浮圖、老子之徒荒怪誕幻之說。其上有泉,自前世論水者皆弗道。余嘗讀《茶經》,愛陸羽善言水。後得張又新《水記》,載劉伯芻、李季卿所列水次第,以為得之於羽,然以《茶經》考之,皆不合。又新,妄狂險譎之士,其言難信,頗疑非羽之說。及得浮槎山水,然後益以羽為知水者。浮槎與龍池山,皆在廬州界中,較其水味,不及浮槎遠甚。而又新所記以龍池為第十,浮槎之水棄而不錄,以此知其所失多矣。羽則不然,其論曰:「山水上,江次之,井為下。山水:乳泉、漫流者上。」其言雖簡,而於論水盡矣。

浮槎之水,發自李侯。嘉祐二年,李侯以鎮東軍留後出守廬州,因遊金陵,登蔣山,飲其水。既又登浮槎,至其山,上有石池,涓涓可愛,蓋羽所謂乳泉石池漫流者也。飲之而甘,乃考圖記,問於故老,得其事跡,因以其水遺予於京師。予報之曰:李侯可謂賢矣。

夫窮天下之物無不得其欲者,富貴者之樂也。至於蔭長鬆,藉豐草,聽山溜之潺湲,飲石泉之滴瀝,此山林者之樂也。而山林之士視天下之樂,不一動其心。或有欲於心,顧力不可得而止者,乃能退而獲樂於斯。彼富貴者之能致物矣,而其不可兼者,惟山林之樂爾。惟富貴者而不可得兼,然後貧賤之士有以自足而高世。其不能兩得,亦其理與勢之然歟。

今李侯生長富貴,厭於耳目,又知山林之為樂,至於攀緣上下,幽隱窮絕,人所不及者皆能得之,其兼取於物者可謂多矣。李侯折節好學,喜交賢士,敏於為政,所至有能名。凡物不能自見而待人以彰者有矣,其物未必可貴而因人以重者亦有矣。故予以志其事,俾世知斯泉發自李侯始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