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07

 第六回 海遊記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七回 一女捐軀節孝雙全歸水府 兩舟分道奇聞半部落塵寰编辑

  詩曰:
  混俗原同夢裡過,夢中一樣有風波。
  覆巢安望存完卵,觀局無端也爛柯。
  漭漭黃流沈趙璧,蕭蕭苦竹泣曹娥。
  饒伊喊破孤兒嗓,天遠難聞可奈何。

  黃俊睡在艙中夢船翻,一家俱起,惟姐姐沉水,因此喊醒。告知管城子、信天翁要回去探信,次早管城子與黃俊銀三十兩,吩咐無事。□□□尋我搭船,順水而去,尋著尚直。尚直道:「此時官司已無事,言明將你姐姐送與管盛,放你父親。已約明午在江口交代。你回船罷。」

  黃俊回船談了一夜。次早把船搖到江口,見一小船上坐錢順、金四,並那來寫紙的家人,下面黃標同老婆子。攏近船來,奇姑拜別。祖母母親又請父親過船拜別。走過小船頭上立定道:「看你們開江。」黃俊把船開出江,聞後面喧嚷。回頭望時,奇姑已跳下水,黃俊料救不起。拽篷順東風往上水去,尋得管城子的船,告知此事。信天翁道:「他未必干休,此處住不得。」同開船到對江住了些時。信天翁上街,看見告示上寫道:

  為搜捕大盜事,奉憲牌開照,得水中賊盜,隱匿漁船。正在查拿,茲據善士等按名呈報,合飭捕究等。因蒙此示仰知悉,倘能拿獲後開各盜者,賞銀一百兩;隱匿者同罪。凜遵切切。計開:黃彪,管城子,信天翁,黃俊。

  信天翁忙回船,報知管城子。黃標收起漁具,兩船相並順流東下。第三日已到那有寺的山,管城子道:「此處尚不幽靜,且到前面我會信賢弟的那山前去泊,再商量行止。」到那山下泊定,管城子道:「世間既不容我輩,不如同下海去罷。」黃標道:「管兄已到世外,又來人間﹔信兄已入山中,又來市上,都是自尋苦惱。只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兒,既不敢下海,冒風波之險﹔又不能入山,作清淨之身,萬無他策。」管城子道:「你不下海,何妨入山?」黃標道:「買山餬口,非千金不可。」管城子取出一串大珠,遞與黃標道:「此有餘麼?」黃標道:「你下海也要用。」管城子道:「此物尚多,到海中便不值錢了。明日同信賢弟到近海地方盡行賣了,買只海船制貨,到海中不知幾倍,但請放心。」

  黃標方收,率合家拜謝,置酒送別。管城子向黃標道:「我著得《海遊記》一部,已托信賢弟改成,意欲留傳人間,奉煩刊布。」黃標滿口應承。管城子把書交與黃標,作別開船往南岸去了。黃標在船中看書。正是:

  要知海下奇聞事,須讀人間未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