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11

 第十回 海遊記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一回 小發財眾力修橋 半傾家獨肩放賑编辑

  詩曰:
  好事堪為致富方,渡人橋與賑人糧。
  神仙名利般般得,公子家貲漸漸傷。
  行善多回成定例,受恩幾個有天良。
  請看二姓誰真假,留待他時話短長。

  臧居華扒出,單姓喝道:「快招木尺何來?」臧居華道:「齋戒七日,是血浸木尺,藏在袖中取出的。饒我去罷。」單姓道:「門前南洋橋壞,罰你募修,將功折罪。」臧居華滿口應承。次早畫了橋圖回局,裱成緣簿,托徐順、徐忠拿去化公子的緣。公子見橋工甚大,便寫道:  

  徐璧人樂捐銀壹千兩。

  臧居華接得大喜,逢人哀求,又寫了二百兩。托鑒清到縣,請告示。那手本上寫道:

  施棺局董事臧居華,為修橋請示事,華施棺有年,今見南洋橋到,情願捐貲修造,惟恐作踐,先請曉諭,以成善舉。

  吳廉出示,橋成後用銀八百兩。臧居華將一百兩與鑒清分,一同嫖賭,想起四年不見妻面,回棚走走,珠娘已死,思寶瘡久好,生子已二歲。臧居華取名臧居宰。臧居華把錢嫖盡,與鑒清商量弄錢時,值旱荒要求縣點他二人寫賑,縣主吳廉捐升,羊智接任。

  那羊智混名瘦羊,正愁報荒,恰吳廉引鑒清見他,說要寫賑,大喜。仍依鑒清出諭帖道:

  諭施棺、施藥各局董事知悉,爾等行善有年,遠近敬服。今諭爾等,寫捐放賑,闔邑各宜遵照。

  二人得了諭帖,要會徐公子。那知公子甚忙,親族待舉火的甚多,徐順又稟各處利債歸不起。公子道:「欠債的都是先大人的朋友,荒年沒飯吃,那有錢還,明日都請來說話。」

  次日各欠債的都到。公子拱手道:「諸位是鄉里前輩,小子幸賴先人遺業,尚能溫飽,願將欠約奉還。」眾人千恩萬謝而去。公子送出眾人,回到中堂,見太常的如夫人,房中使女月桂出來道:「二太夫人叫婢子請少爺說話。」原來尚書夫人是大太夫人,久已下世。太常夫人是二太夫人,即公子本生母。太常有位如夫人,生女尚小公子。入內,二太夫人道:「今年田畝雖失收,堆積稻穀尚多,意欲放賑。」公子答:「遵命。」出來吩咐知照各櫳坊碾米。適鑒清、臧居華持諭帖來請寫捐。公子道:「我放我的賑,你放你的賑,別處去寫罷。」

  二人回稟瘦羊說:「徐玉阻撓。」瘦羊大怒。即傳公子來坐堂相見,喝道:「捐賑乃為國為民大事,你身居富貴,如何阻撓?」公子道:「治晚生要各放各賑,何嘗阻撓!」瘦羊道:「你既放賑,即出認狀,限即日起,接濟日止。」那知只一處賑,地廣人多,把稻散盡,又買米,接到收成時,把徐府現銀用空,只田產未動。一日報施棺局,有新本府來請公子去陪。公子道:「非公事而來,可推不知。」這新任紫岩府艾奇最信數命。聞瘦羊說有個神仙扶乩。艾奇道:「若是懸針,本府要去問事。」

  瘦羊托鑒清去訪臧居華道:「後三日請大老爺來,請懸針扶乩。」正是:

  要將弄鬼裝神法,來哄為官作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