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17

 第十六回 海遊記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七回 拆良緣堂斷二夫 滅活口並傷四命编辑

  詩曰:
  少小佳人少壯郎,如魚似水度時光。
  夫妻不妒同胞姐,樂土安居是洞房。
  衣服合身皆縞紵,饔飧適口盡膏粱。
  一朝改配瘟花子,好比名花插糞旁。

  臧居華見湯求隨宋鳴來,指道:「好發財氣色。」湯求道:「我夫妻每月只陶府贈銀五兩,如何得發財?」臧居華道:「何不問他借千金?」湯求道:「他如何肯?」臧居華道:「只消寫張婚書,在宋鳴名下,我替你去說,包有千金。」湯求道:「我只會謄。」臧居華起稿,叫湯寫道:

  立婚書湯求,憑媒臧居華,將女嬌鶯訂宋鳴之子宋瘌痢為夫婦。茶禮聘金收楚。此照。

  臧居華帶去,托瘦羊,訊斷道:「湯求不合一女兩聘,責二十板,追身價二百兩。還陶女歸宋瘌痢。」嬌鶯哭道:「婦人從一而終,已從陶,豈能再嫁!且有孕,寬限產後罷。」瘦羊不聽,命押下取遵。嬌鶯見湯求叫道:「爹爹,你女兒賣得此等人,真算有福。今認十不全花子為婿,把女兒的命送了。受二十板,落二百兩官債,每月沒過活,好算計。」湯求道:「我上了當了。」

  臧居華令差人押嬌鶯到家,一進空屋,關了。叫宋鳴父子轉出賣契,要收作妾。嬌鶯不從,痛打下個男胎。遣周嫗同使女翠柳作伴,俟滿月成親。

  嬌鶯養好傷,見窗外一井,便叫取酒賞月。把周嫗勸醉,翠柳扶送入房,嬌鶯跳井而死。翠柳去報臧居華,見與書童雙福在外。臧居華入內,翠柳指井,臧居華把翠柳推入井中。出來向雙福道:「我包過湯求銀子,姑娘叫與他好成親,趁晚叫他取去。」

  雙福往叫湯求來。臧居華帶湯求雙福入來,指井道:「你女在窖子裡。」湯求往望,臧居華叫雙福幫推入井﹔又命雙福跪下發誓不言,臧居華納到丟入井內,連傷四命。只道無人知,那知周嫗驚醒,在房窺探了然。臧居華次早報官說:「雙福拐嬌鶯、翠柳同逃。」湯求妻子見夫不歸,前來討信。聞知女被拐逃,不敢再問。臧居華托說風水填井。托房牙壽子京賣房。

  一夕,壽子京在酒樓說:「人都怕神仙,我獨不怕。」席未散,縣差把子京鎖去,花費一空。有塋地想賣與謹因。謹因見徒弟發財,會鑒清道:「你的事我盡知,借五百金與我,我便不言。」鑒清道:「徒弟的錢是臧居華管,請他吃飯對他說。今日徒弟去請,明早帶菜來,替師父辦。」次日將午,臧居華乘轎至,先用飯。第一樣燒肉,臧居華先拋一塊與狗,狗立死。臧居華大罵謹因:「請我來毒我。」取肉盤放轎內,抬往縣裡去。正是:

  莫提當日恩多少,且看今番命有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