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20

 第十九回 海遊記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回 鐵甕山范淑雲投營 裡苗島沈瓊芳讓國编辑

  詩曰:
  好似風前燭一條,霎時火滅便煙消。
  請看面目如灰色,休說容顏比玉嬌。
  臥地垂頭將氣絕,教人搓手更心焦。
  聲聲叫喚微微醒,幸喜芳魂去不遙。

  月英救轉便出陣。四姑吩咐見煙便回,月英闖至寨門。淑雲出迎,月英道:「擒將何在?」淑雲道:「斬了。」月英飛槍刺來,淑雲見勢凶,退避放煙。月英只得擒嘍囉回營,告四姑道:「聞擒將都斬了,活他作甚。」拔劍欲刎,四姑抱住道:「且審嘍羅。」嘍囉道:「前二男守在後寨,後一女一男住在中營。」二人方放心商量,修求書付嘍囉回山道:

  荷花仙帥王四姑斂衽上:

  寨主麾下,兵過貴境,誤觸虎威。乞念彼此無隙,將擒將放還,即領兵出境。

  淑雲批道:「放還三人,留一人為質。」命嘍囉送雪姐、白老虎、胡霸下山。四姑見公子未回,要再去求。雪姐道:「無益。」月英道:「要害公子麼?」雪姐道:「必不害!且審嘍囉,何法破煙。」嘍囉道:「口銜返生花,不畏煙。此花惟裡苗有,裡苗乃少女沈瓊芳為主,寨主臣服他。」月英道:「往裡苗可有路?」嘍囉道:「山後抵銀閘關,左路銅鎖關,甚嚴。右路越過各關,直到苗府,但荒山無宿。食處又怕蛇獸,人不敢走。」月英願走右路去,四姑將金珠束在月英身上,又帶乾糧、馬草,單騎而去,渴飲澗水,夜間露宿,幸天晴未遇蛇獸。至裡苗府進貢,召見甚歡。月英告知來意,瓊芳道:「我叫淑雲還你擒將,不必廝殺,留住候信。」使回說:「淑雲不放。」瓊芳轉不過臉,點兵自帶月英去討。兵到山後,取令箭命月英走銅鎖關,回營召淑雲帶擒將來見。瓊芳把公子收入後營,命淑雲回山。淑雲正思起兵來奪,聞報瓊芳擄公子回國。淑雲乃到王四姑營求見,雪姐接入,淑雲道:「奴與徐公子鄉親,留住數日。今被裡苗主擄去,特來報知。」月英道:「你害了公子,假說麼。」淑雲道:「奴願領全山同去,追回公子。」雪姐同淑雲上山,領兵先行。

  瓊芳用輕騎同公子回府,大軍緩行。淑雲等追到銀閘關,苗兵初進關,月英一馬闖入,門遂閉。戰了一日,竟被擒。瓊芳在府中款公子,月英解到階下。公子大驚,出座跪下求饒,瓊芳跪下扶起,自解月英。攜手入座,遂與月英約為姐妹。時四姑等在關外攻打甚急,瓊芳向月英道:「奴雖為國主,所見臣民如鬼,終何了局?意欲讓國與公子,妹妹以為何如?」月英道:「姐姐作何安放?」瓊芳道:「如把國讓他,何難安放我?」月英失笑,瓊芳粉面發紅。月英道:「姐姐有安放,可肯攜帶小妹?」瓊芳道:「誓不離你,只待關外與退便讓國。」月英道:「兵恐難退。」瓊芳道:「拌些金帛與他,也退了。」月英道:「他們的心恐與我二人一樣,未必要金帛。」瓊芳道:「若如此,何不請來!同享富貴,煩妹妹一行。」

  月英出關告知四姑,四姑道:「奴與范、孫二人誓,救不出公子,同死,不好相背。」月英道:「苗主不妒,都去得。」四姑遂降。月英進關回覆,瓊芳出迎,與四姑並載回國。托月英與公子說明,擇日讓了位。公子作苗主,沈瓊芳為大夫人,王四姑二夫人,劉月英三夫人,孫雪姐四夫人,范淑雲五夫人。舊官加級,白老虎、胡霸封將軍。造冊進貢,求入版圖,並求赦還眷屬。貢使方去,又想起一事。正是:

  不貪富貴榮華樂,要作艱難跋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