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26

 第二十五回 海遊記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六回 一服丸傷彩藻胎 九條索繫文和頸编辑

  詩曰:
  妖魔手段太奇哉,纏住嬌娃不放開。
  力可拋磚符豈懼,量能啖飯病非災。
  合成藥與親人試,施出棺從義塚埋。
  不見神仙為乃父,卻疑此女受私胎。

  探得文和用臧居華為軍師,帶提督常宣,董鉞來伐。兵未入境,苗王先遣徐文、金熊入貢奏知此事。令裴杲、雷鵬守鐵甕關,靜待旨來,不許出戰。

  那臧居華怎得來作軍師,因有女彩藻受居安的聘,將娶,被妖纏住,獨居一院。送茶送飯食抵兩人用。僧道符咒內中打出磚來,懷了鬼胎。用藥打下來,與人胎無異。彩藻竟死,取施棺收埋。

  臧居華到黃磯島散悶,文和敬之如父。熊蛟被鄰甲出首,收監。行了賄,托臧居華向文和道:「那有無手的強盜?」文和釋放熊蛟,問鄰甲誣良罪。又勸伐苗,極言苗富。文和謊奏,苗叛帶兵來伐,貢使同天使來,奉旨用九條索繫文和入都。臧居華勸常宣,董鉞大掠。苗王令金熊追上天使,入奏奉旨,鎖拿二將。

  臧居華道:「將在外,君命不受。」遂斬天使,常宣稱外苗王,董鉞稱內苗王。更番攻關,苗王聞信道:「二將叛,可擒矣。」令晁剛助二將出戰,要生擒常宣同臧居華﹔分兵屯獸愁崖,劫掠糧草。董鉞攻關被擒,臧居華見勢不好,辭常宣去借兵。回到黃磯洲,會熊蛟道:「外苗王招兵,你多帶人去,可作官。我寫書薦你去。」熊蛟把大盜、小賊聚有數百人去投常宣。被裴杲、雷鵬、晁剛殺得盡絕,生擒常宣。苗王令金熊、裴杲解董鉞、常宣入都,奏請掃墓,奉旨回鄉。把獸愁崖加歸苗境,立徐謙為世子,交瓊芳理國。令金熊領兵,保徐泰、徐益、徐豐、徐忠、徐文為前隊﹔秦紫霞領兵,自同月英、淑雲、金鸞為中隊﹔白老虎領兵,保管城子、徐元、郭福為後隊,經過黃磯、花岩、白岩諸島,百官迎接。

  將到紫崖島,船泊南岸山邊,山上有一樓,供奉持酒杯的仙人。苗王上去遊玩,見四壁畫山,正在觀看,忽報祁宜涉遠來接。正是:

  當時被浪為公子,此度相逢成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