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06

卷五 海録碎事 巻六 巻七上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巻六     宋 葉廷珪 撰飲食器用部
  酒門
  安石榴
  扶南傳頓遜國有安石榴取汁停盆中數日成美酒
  化酒壺
  吳書鄭泉字文淵性嗜酒臨卒謂同類曰必葬我陶家之側庶百歲化而成土幸見取為酒壺實獲我心矣
  析波浮醴
  曲水應詔詩云分庭薦樂析波浮醴注云分水行盃也顔延年
  梁市客
  列仙傳酒客者梁市酒家之客作酒常美日售萬錢
  埋照
  沈醉似埋照注照光也阮歩兵
  杜康
  曹操短歌行云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斗十千
  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平樂觀名也曹子建
  盪幽黙
  急觴盪幽黙王粲詩
  密勺
  瑶漿密勺實羽觴楚詞
  浮蟻
  浮蟻鼎沸酷烈馨香
  娛腸
  可以和神娛腸七啓
  沈頓
  小器易盈先取沈頓言酒困也吳季重牋
  耳熱
  酒後耳熱仰天撫缶而呼嗚嗚楊惲
  愛竹及酒
  辛宣仲居士截竹為壺以酌酒曰吾性甚愛竹與酒欲令二物並耳逸士傳
  無愁酒
  漢武作無愁酒飲之令人無憂
  酒兵
  永嘉飲不醉藥方讃左持鄭杓右引徐鐺非爾𢎞濟吾降酒兵脞説
  鶴觴
  世説海東劉白墮善釀酒六月赫熾曝酒于日中不動餉饋逾于千里號曰鶴觴
  顧建康
  顧憲之為建康令為政甚得人和時人飲酒醇者輒號為顧建康言其清且美
  營糟丘
  陳暄好飲酒與其姪書曰速營糟丘吾將老焉
  惡客
  不飲者為惡客出元次山集中山谷詩雪裏過門多惡客
  麴居士
  山谷詩云萬事盡還麴居士百年常在大槐宫
  觥船
  杜牧觥船一棹百分空
  傾家釀
  晉何充字次道能飲酒雅為劉恢所貴云見次道飲令人欲傾家釀言其温克
  酒因境多
  魏肇師曰徐君房年隨情少酒因境多
  鴟腦酒
  肅宗張皇后擅權每進酒常置鴟腦蓋能令人久醉徤忘也
  歲酒
  林逋山中冬日詩誰家歲酒熟輟棹憶西村
  香篘
  香篘獨酌聊為夀從此羣芳興亦䦨
  茶風酒秃
  茶風無奈筆酒秃不勝簮張祐
  流涎咽唾
  魏文帝詔曰蒲萄釀以為酒甘于麴米逢之固以流涎咽唾
  嵬峩我
  楊松玠談藪北齊盧思道嘗曰長安酒賤㪷價三百能可嵬峩我不可令嵬峩爾也
  糟牀注
  賴兹禾黍收已覺糟牀注談賔録
  石榴花
  李義山詩我為傷春心自醉不勞君勸石榴花
  洪醉
  梁元帝徐妃嗜酒多洪醉帝還房必吐衣中
  帳飲
  野次無宫室故曰帳飲
  常滿盃
  十洲記穆王時有盃曰常滿
  酒所
  漢書上有酒所謂醉此酒所直言飲酒處也
  桑落酒
  杜詩坐開桑落酒世説桑落河多美酒庾信詩蒲城桑落酒㶚岸菊花天
  軟脚
  𤣥宗幸楊國忠第出有飲餞還有軟脚開元傳信
  麴秀才
  葉法善坐客思酒忽有人扣門云麴秀才居席末論難鋒起葉疑其魑魅以小劔擊之化為瓶榼乃盈瓶醇醖坐客醉而揖其瓶曰麴生風味不可忘也出開元傳信鄭綮撰
  郫筒酒
  成都府西五十里因水標名曰郫縣蜀王杜宇所都以竹筒盛美酒號曰郫筒成都記
  郎官清
  國史補酒名則郢之富水烏程之若下又有蝦蟇陵郎官清
  酒材
  近聞天子詔復許私醖釀趣使舂酒材呼兒具盆盎陸龜䝉詩
  兵厨
  歩兵校尉𢊍多美酒阮籍故求之本傳
  好飲
  陳軫過梁見犀首曰公何好飲犀首曰無事也曰吾請令公饜事可乎犀首魏官公孫衍也史記
  十日飲
  秦昭王遺平原君書願與君為十日之飲
  酒侵愁胏
  旅酒侵愁胏離歌繞懦絃李賀詩
  醉眼襭
  楊花撲帳春雲熱龜甲屏風醉眼襭
  頳顔
  送客飲别酒千觴無頳顔何物最傷心馬首鳴金環
  蟻浮浮
  隴畒油油黍與禾瓦甌濁醪蟻浮浮
  青苧旗
  鼉吟浦口飛梅雨竿頭酒旗換青苧上並李賀詩
  酒家南董
  王績采杜康儀狄以來善酒者為譜李淳風曰君酒家南董也
  醉聖
  李白酣醉中所撰文章未嘗錯悞而與不醉人議事皆不出太白所見時人號為醉聖開元遺事
  東酃
  吳録湘東酃縣水以為酒故曰湘東酃
  杯賢杓聖
  壺隠仙人常咏詩曰杯賢與杓聖與我萬户封樹萱録
  北窓三友見詩門
  春醪獨撫
  静寄東軒春醪獨撫陶淵明詩
  鹿爵
  鹿爵耻虚罍
  名酒
  余閒居寡歡兼比夜已長偶有名酒無夕不飲顧影獨盡忽焉復醉
  忘憂物
  泛此忘憂物遠我遺世情
  酒中適
  酒中適何多
  抱甕
  語林曰羊稚舒冬月釀酒令人抱甕速得味好
  金龜換酒
  賀知章一見李白號為謫仙人因解金龜換酒為樂
  肝氣㣲
  飲酒肝氣㣲則靣青心氣㣲則靣赤雜爼
  松花酒
  有老人雪中訪崔希真希真飲以松花酒老人云花澀無味以一丸藥投之酒味頓美王子年拾遺記
  酒驅俗態
  王子弟子號太陽子好酒嘗醉或問之曰晩學俗態未除故以酒自驅耳神仙傳
  騎杯
  海東有姓劉人善作酒盛暑可寄千里人謂之騎上杯也脞説
  鷫鸘貰酒
  相如與文君居久益貧以所著鷫鸘裘貰酒始得飲西京雜記
  酒濯足
  馬周初入京至㶚上逆旅遇數公子飲酒不顧周周即市㪷酒傾以濯足其衆異之朝野僉載
  少年塲
  唯君莫惜醉認取少年塲杜牧之
  醉王醉士
  李白每醉為文未常差人目為醉聖白樂天自稱醉王皮日休自稱醉士
  巢飲鼈飲
  石曼卿與客痛飲露髪跣足着械而坐曰囚飲飲于木杪曰巢飲以藳束之引首出飲曰鼈飲筆談
  酒如江見肉門
  酪母
  酒滓謂之酪母集韻
  徐家胏
  徐晦嗜酒沈傳師善飱楊嗣復云沈家脾徐家胏直安穩耶語林
  醉花宜晝
  醉花宜晝醉雪宜夜醉樓宜暑醉水宜秋醉鄉日月
  九不歡
  九不歡飲酒不歡之𠉀有九主人吝一也賔輕二也逞牛飲三也醉鄉日月
  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害馬
  酒徒謂不可與飲者為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害馬醉鄉日月
  寒筵冰
  飲飾者如暑中置寒筵冰之類醉鄉日月
  飲儲
  下酒物色謂之飲儲醉鄉日月
  狂花病葉
  或有勇于牛飲者以巨觥沃之既撼狂花復凋病葉飲流謂睚眦者為狂花謂目睡者為病葉醉鄉日月
  酒徳
  武王見三神曰予既沉漬于酒徳矣往攻必戡之晏子
  卷褥質酒
  李元忠嘗對壺獨酌使兩婢卷褥以質酒北史
  𨠎酒
  湘水記衡陽縣東南有𨠎湖土人取以釀酒其味醇美所謂𨠎酒也晉武帝平吳始薦𨠎酒于太廟左思賦云飛輕觴而酌𨠎醁即此是也
  象洞酒
  象洞在潮海之間今屬武平縣昔未開拓時羣象止于其中乃謂之象洞其地膏腴稼穡滋茂有美醖邑人重之曰象洞酒圖經
  曲阿酒
  梁武帝東行記有覆船山酒罃山南次高驪山云昔高驪有女東海神乗船致酒禮聘之女不肯海神撥船覆酒流入曲阿故傳曲阿有美酒曲阿在丹徒縣圖經
  被酒
  髙祖被酒夜徑澤中注被酒者為酒所加被也西漢紀
  酒醪糜榖
  文帝詔無乃百姓之從事於末以害農者蕃為酒醪以糜穀者多糜音靡散也
  三重釀
  師古曰酎三重釀純酒也
  嘗酎
  髙廟酎奏武徳文始五行之舞注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曰酎酎之言純也至武帝時因八月常酎㑹諸侯廟中出金助祭所謂酎金也酎音直救反
  天之美禄
  羲和魯國上言酒者天之美禄所以扶衰養疾也
  百藥長
  鹽食肴之將酒百藥之長
  嘉觴
  澹容與獻嘉觴西漢房中歌
  百末㫖酒
  百末㫖酒布蘭生顔師古云百草華之末也以百草花末雜酒故香且美見春秋繁露上齋房歌
  甘酒
  楚元王為穆生設醴注甘酒也少麴多米一宿而熟
  挏馬酒
  漢郊祀樂人給太官挏馬酒挏動也馬酪味如酒飲之可醉故呼馬酒
  析朝酲
  秦尊柘漿析朝酲齋房歌
  畢觴
  廣宣延咸畢觴言盡爵也
  日飲無何
  袁盎為吳相或説曰南方卑濕能日飲無何說王毋反而已如此幸得脱何言無餘事也本傳
  不能滿觴
  灌夫行酒至田蚡蚡膝席曰不能滿觴
  酒失
  灌夫數以酒失過丞相言因酒有失得罪過於丞相
  糟丘臺
  壘麴便築糟丘臺李白詩
  酒家錢
  顔公三十萬盡付酒家錢興發每取之聊向醉中仙
  金陵春
  堂上三千珠履客甕中百斛金陵春
  吳姬壓酒
  吳姬壓酒喚客嘗
  繡衣貰酒
  昔日繡衣何足榮今宵貰酒與君傾李白贈韓侍郎
  若琥珀
  魯酒若琥珀汶魚紫錦鱗
  酒仙人
  崔成甫贈李十二白天外常求太白老金陵捉得酒仙人
  酒客
  酒客數人棹歌秦淮往石頭訪崔回侍御
  鬱金
  蘭陵美酒鬱金香玉椀盛來琥珀光
  琥珀光見上
  對影三人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勸孤影
  獨酌勸孤影
  莫拒盃
  勸君莫拒盃春風笑人來
  酒仙翁
  酒仙翁李白自稱
  酒隠
  及長南遊雲夢覽七澤之壯觀酒隠安陸蹉𧿶十年白自謂也上並李白詩
  酒若淮泗
  置酒若淮泗積肴若丘山吳都賦
  盈樽酌
  賴此盈樽酌謝𤣥暉
  𣙜酤
  武帝天漢三年初𣙜酒酤師古曰𣙜者渡橋也爾雅謂之石杜今之略衍是也禁閉其事摠入官而下無由得若渡水之𣙜衍音酌
  春蟻
  庾信集中山公許乞酒一車未送來秋葉幾回落春蟻未曽開
  秋釀
  張載云造釀以秋
  酒經
  陶人為器有酒經晉安人餉人以酒置書云酒一經或二經至五經焉他境人至不逹是義聞饋五經束帶迎于門乃知是酒侯鯖集
  淫酒
  劉曜少而淫酒將戰飲酒數斗以及於敗
  黍酒
  楚與晉戰司馬子反渇而求飲豎陽榖操黍酒而進之注酒器受三斗曰黍吕氏春秋
  椰漿
  南蠻赤土國以甘蔗作酒雜以紫瓜根酒色黄赤亦名椰漿為酒
  酒膓
  為君開酒膓顛倒舞相飲白居易
  扶頭酒
  一榼扶頭酒泓澄瀉玉壺十分醮甲酌㶑灔滿銀盂白樂天
  萬家春
  坡詩持我萬家春一酧五柳陶坡在廣南自釀酒之名
  甕頭春
  緑綺静諳絃外意白雲閒撇甕頭春
  嗑嗑百榼
  平原君與子髙飲强子高酒曰昔者遺諺堯舜千鍾孔叢子百觚子路嗑嗑尚飲百榼古之聖賢無不能飲也
  白擲劇飲
  北齊元行㳟少頗驕恣父文遥令與盧思道交遊文遥謂思道曰小兒微有所知是大弟子之力白擲劇飲甚得師風思道即曰六郎詞情爽邁而白擲劇飲亦天性所得
  十旬清
  九醖甘醴十旬兼清注清酒百日而成南都賦
  凍飲
  挫糟凍飲酎清涼注凍冷也魏都賦
  凍醴温酎
  凍醴流澌温酎躍波魏都賦
  清酤如濟
  清酤如濟濁醪如河
  湘吳酎
  雪賦酌湘吳之醇酎湘謂湘川⿰陵縣吳謂烏程若下酒二處皆有名
  蘭巵
  蘭巵獻時哲㫖酒布蘭生謝靈運
  油油退
  禮記曰君子之飲酒也一爵而色洒如二爵而言言斯三爵而油油以退
  盈觴酒
  獨有盈觴酒與子結綢繆李陵
  緑樽
  賔至下塵榻憂來命緑樽沈休文
  舞王戎
  庾信荅餉酒未能扶畢卓猶足舞王戎
  蘭英酒
  漬蘭葉為之使香也
  春清縹酒
  春清縹酒狄康所營匹妙反七命
  酃渌酒
  盛𢎞之荆州記渌水出豫章康樂縣其間烏程鄉有酒官取水為酒極甘美與湘中酃湖酒年常獻之世稱酃渌酒
  酃湖酒見上
  蒼梧竹葉
  蒼梧竹葉宜城九醖酒也出張華輕薄萹
  飲酒過差
  阮嗣宗與物無傷唯酒過差耳𥞇康書
  金樽凸
  十分㶑灔金樽凸
  酒膽豩
  豩字呼闗切頑也當在山字韻劉夢得有杯前膽不豩趙勰有吞船酒膽豩之句禮部韻不收唐韻亦無漢臯詩話
  酒戸加
  久隨萍梗鄉音改因奉王侯酒戸加
  玉酒
  瀛洲有玉膏如酒味名曰玉酒飲數升輒醉令人長生十洲記
  下若酒
  若溪在長興縣南輿地志云南曰上若北曰下若下若水釀酒醇美韋昭吳録云烏程下若酒有名劉禹錫云鸚鵡杯中若下春謂酒也
  若下春見上
  烏程
  烏程因居人烏氏程氏善釀得名
  霑餘瀝
  分鴈鶩之稻粱霑玉斝之餘瀝廣絶交論
  飲淵明舎
  何法盛晉中興書顔延之為始安郡道經潯陽常飲淵明舎自晨達昏及淵明卒為誄極其思致
  酒有權
  情多最恨花無語愁破方知酒有權鄭谷
  食門
  藜藿
  藜藿羮注藜草似蓬藿豆葉也史通子
  糲粱食
  糲粱食張晏云一斛粟七斗米為糲糲音賴漢書注
  竒羞
  後主百品盛竒羞
  椒糈
  巫咸將久降兮懐椒糈而要之音所米切楚詞
  瓊爢
  折瓊枝以為羞精瓊爢以為粻音靡屑也粻音張粮也
  蕙蒸蘭藉
  九歌蕙肴蒸兮蘭藉奠桂酒兮椒漿
  吳羮
  和酸若苦陳吳羮
  蔗漿
  濡鼈炮羔有蔗漿
  腐膓藥
  甘脆肥醲命曰腐膓之藥枚乗七發
  犓牛膄
  犓牛之膄菜以笋蒲
  折芰燔枯
  折芰燔枯注枯乾魚也任彦升表
  羅闍
  異物志云高昌僻土有異於華寒服冷水暑歠羅闍注云高昌郡人呼粥為羅闍也
  䱥魚額
  語曰寧去累世宅不去䱥魚額雜爼
  合瀾蠣
  語曰得合瀾蠣雖不足豪亦足以高
  彫胡飯
  主人女為臣炊彫胡之飯烹露葵之羮披白縠之單衫垂珠歩揺来排臣戸相如諷賦
  露葵羮見上
  杬子
  杬子音元鹽鴨子也以其用杬木皮汁和鹽漬之
  含肚鮝
  石首魚鹽淹曝乾謂之含肚鮝
  熊白
  熊當心有白脂如玉味甚美俗呼熊白淮南子
  甘狗羮
  楚人烹猴召其隣以為狗羮而甘之
  草具
  范睢見須賈使舎食草具史記
  善飯
  趙使曰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矢矣史記本傳
  食蛙瘦見光景門
  蓬池鱠
  李徳裕述夢詩云荷静蓬池鱠冰寒郢水醪注學士初上賜食皆蓬萊池鱠夏至頒冰及酒以酒味濃和冰而飲禁中有郢酒坊
  安成食
  南朝安成公何朂無忌之子臨汝公孟靈休昶之子以肴膳器服車馬相髙都下語曰安成食臨汝飾
  五侯鯖
  漢婁君卿歴遊五侯之門每旦五侯遺餉之君卿合為鯖世傳五侯鯖音征煎和之名
  佳設
  羊曼在丹陽客來早者得佳設
  髙陽食
  髙陽一食直我千日洛陽伽藍記
  焼尾食
  唐景龍中初拜官者例各進食名曰焼尾食
  下食客
  謝惠連父方明族子靈運謂曰阿連才悟如此而以常兒待之何長瑜當今仲宣而飴以下客之食
  羞煑
  羞煑宜羊貊煑宜犢語林
  清酒特炙
  陸機百年歌清酒特炙奈樂何古樂府
  杏酪麥粥
  孫楚祭子推文云黍飯一盤杏酪二盃清泉甘水充君之厨今寒食杏酪麥粥即其類也荆楚歲時記
  山膳
  若擬營山膳相隨折晩菘陶詩
  太牢具
  項王使者來為太牢具舉欲進之西漢
  惡食
  以惡食食項王使者
  爭奏酒炙
  延夀被誅老小扶持車轂爭奏酒炙
  麫起餅
  齊永明九年詔太廟四時薦麫起餅疑今之蒸餅也
  蓴龜
  蓴羮絶美江東人謂之蓴龜雜爼
  炊金饌玉
  駱賔王謂盛饌曰炊金饌玉
  乳糜香飯
  晉劉孝威啓曰乳糜香飯素⿰糗漿
  蒸葫蘆
  鄭餘慶處分厨家爛蒸去毛莫拗折項客以為必是鵝鴨乃是爛蒸葫蘆商芸小説
  飯三升
  闞駰性能多食一飯至三升乃飽
  治具
  魏其夫妻治具至今未敢嘗食灌夫傳
  毋食馬肝
  食肉無食馬肝未為不知味也注馬肝有毒食之善殺人西漢
  桂蠧
  南越王獻桂蠧一器注蟲食桂故味辛而漬之以蜜食之也前南粤王傳
  家鹿
  倦遊録廣南人食䑕謂之家鹿
  落頭鮮
  送人鄖鄉無慙折腰吏勉食落頭鮮注鄖人相尚食腐魚故俗傳為落頭鮮
  囚犢奪乳
  囚犢奪乳劫蜂食蜜又以油引出蕈上之蟲而食謂之三奪食出佛書
  三奪食見上
  庖霜淅玉
  庖霜淅玉膾𤣥鯽炊香粳魯直詩
  酒車
  酒車酌醴方駕授饔左氏注熟曰饔西京賦
  修薄具
  修薄具而自設注具肴饌也長門賦
  甘膬
  飯食則温淳甘膬美也昌芮反七發
  芼山膚
  肥狗之和冒以山膚注熊白也冒與芼同
  楚苖
  楚苗之食安胡之飯或云彫胡
  熊蹯
  熊蹯之臑音煩而
  豢豹胎
  豢豹胎言所養豹
  小飯大歠
  小飯大歠如湯沃雪
  蟬翼剖
  蟬翼剖言其切之薄也
  蓐收調辛
  蓐收調辛𤣥㝠適鹹
  極陸毛
  極陸毛窮海錯七命
  晨鳧露鵠
  晨鳧露鵠言味之美
  封熊蹯
  封熊之蹯翰音之跖
  淨饌
  淨饌素餐見藝文
  象白
  象白猶熊白也
  䴏髀猩脣
  䴏髀猩脣薄米反七命
  命支離
  命支離飛霜鍔紅肌綺散素膚雪落注支離古之屠人七命
  膚寸肴脩
  選應休璉書接武茅茨涼過大厦膚寸肴修味踰方丈注四指為膚
  茶門水品附
  紫筍茶
  清明日湖州進紫筍茶荆楚歲時記
  茗一車
  權紵茗讃云窮春秋演河圖不如載茗一車
  雪水滯
  陸羽品第水以雪水第二十云煎茶滯而太冷也
  茶癖酒狂
  鄧刹云陸羽茶既為癖酒亦稱狂
  水厄
  晉王濛好飲賔客茶每欲往𠉀則云今日有水厄世説
  䝉頂
  蜀之雅州有䝉山上有五頂各有茶園中頂曰上清峯亦通呼五頂
  煑水處士
  越僧囊有數編書張君房抽一通卷末題云煑水處士卷中言水品第
  瑟瑟塵
  茶詩石碾輕飛瑟瑟塵林逋
  茶靄
  潏潏藥泉來石竇霏霏茶靄出松梢
  煑晩濃
  紙軸敲晴響茶鐺煑晩濃
  茶風酒秃見酒門
  茶仙
  杜牧池州茶山病不飲酒詩云誰知病太守猶得作茶仙
  蟾背蝦目
  茶賦𠉀蟾背之芳香觀蝦目之沸湧
  蝦䗫背
  茶經凡炙茶𠉀炮出培塿狀如蝦蟆即去火
  魚目
  茶經其沸如魚目㣲如有聲為一沸縁邊如湧泉連珠為二沸膝波鼓浪為三沸過是老矣
  酪蒼頭
  豈可為酪蒼頭便令代酒從事言茶也
  茗戰
  茗戰茶録
  細漚
  細漚花泛浮餑雲騰言茶茶録
  苦茶
  爾雅曰檟苦茶注云檟一名苦茶郭云樹小似梔子冬生葉可煑作羮飲今呼早采者為茶晩取者為茗一名荈蜀人名之苦茶
  茶治熱
  故老云五十年前多患熱黄坊曲有專以烙黄為業者㶚滻諸水中常有晝坐至暮為之浸黄近代悉用而病脚者多飲茶所致國史補
  石花紫笋
  皆茶名也劔南有䝉頂石花湖州有顧渚紫笋峽有碧澗明月
  斛二瘕
  續振神記有人能茗飲至一斛二斗忽飲過量數勝吐出一物如牛肺以茗澆之容一斛二斗因名之斛二瘕封氏見聞記
  茗粥
  茶古不聞食晉宋已降吳人採葉煑之名為茗粥茶録
  瑠璃眼
  皇孫奉節王好詩初煎茶如酥椒之類求詩泌戯云旋沬畨成碧玉池添酥散出瑠璃眼奉節王即徳宗鄴侯家傳
  煎茶博士
  御史大夫李季卿宣慰江南召陸鴻漸煎茶鴻漸為盡藝既畢命奴子取錢三十文酬煎茶博士鴻漸羞復著毁茶論語林
  毁茶論見上
  貢焙
  唐制湖州造茶最多謂之顧渚貢焙歲造一萬八千四百八斤南郡新書
  仙人掌茶
  仙人掌茶出荆州玉泉寺拳然重疊其狀如手故號仙人掌茶玉泉真公採而食之年八十餘歲顔色如桃花此茗清香骨熱異於他者所以能還童振枯扶人夀
  茶煙
  茶煙輕颺落花風杜牧之
  滌煩子
  茶為滌煩子酒為忘憂君施肩吾
  白茶山
  圖經云永嘉縣東有白茶山
  壺居士
  壺居士著食忌云茶久食羽化不可與韭同食令耳聾
  魚肉門
  洛鯉
  里語曰洛鯉伊魴貴于牛羊
  伊魴
  魴一名魾今之青鯿也其廣方其厚𥚹故一曰魴魚一曰鯿魚
  吳餘鱠
  吳孫權嘗行江食鱠棄其餘悉化為魚其長數寸大如箸猶膾條因名吳餘鱠張華博物志
  洞庭鮒
  洞庭之鮒灌水之⿰
  䱒魚
  鮑今之䱒魚也於業反
  紅肥花落
  呼兒拂几霜刃揮紅肥花落白雪霏謂斫鱠也李白
  貛貛炙
  肉之美者猩猩之脣貛貛之肉也吕氏春秋
  嘗一肉
  嘗一肉而知一鑊之味一鼎之調
  肉如墀
  晉應碩祝社文有肉如墀有酒如江
  蔬菜門
  秋黄蘇
  秋黄之蘇白露之茹七發
  白露茹見上
  霜蓄露葵
  霜蓄露葵蓄菜也七啓
  孤山蔥
  洗山記有孤山岩石崔嵬上有蔥如人所種人如往取援輒斷絶請神而求不挽自出
  崑崙瓜
  茄子也一名落蘇一名崑崙瓜事見拾遺本草
  早韭晩菘
  齊周顒隠鍾山王儉謂曰山中所食何者最勝曰春初早韭秋末晩菘
  琅菜
  漢武内傳西王母有碧芝琅菜
  去邪蒿
  北齊邢峙為博士授太子經厨人進邪蒿峙命去之曰此菜有不正之名顯祖嘉之
  蜀蒻吳菘
  闊葉吳菘巨根蜀蒻
  雲薇
  晉咸寧中於金墉城種異菜名雲薇又曰雲芝拾遺記
  玉蔬
  始皇遣徐福入海求金菜玉蔬
  馗厨
  江東人呼地蕈為土菌亦曰馗厨爾雅謂之中馗也
  瓠棲
  瓠棲瓠中瓣也人齒美者似之詩云齒如瓠犀是也
  絲蓴
  蓴七八月以前為絲蓴至冬為猪蓴
  綺蔥
  仙人上藥有𤣥都綺蔥漢武内傳
  羊踏菜園
  陸雲笑林昔有人嘗食蔬茹忽食羊肉夢五藏神曰羊踏破菜園
  草鍾乳
  養生訣録云韭性暖號草鍾乳
  種蔥月
  蔥四月種蘿蔔及葵六月種蔓菁七月種芥八月種瓜二月種齊民要術
  緑葵白薤
  緑葵含露白薤負霜閒居賦
  醍醐菜
  醍醐菜葉似道人頭根本如水芹其味甘香
  米麫門餅餌附
  梁甫銀泥
  呉切餌説云細如華山玉屑白似梁甫銀泥
  蜜餌
  粔敉蜜餌有餦餭宋玉招魂
  五里香
  魏文帝與朝臣書云江表唯長沙名有好米風吹之五里聞香
  通膓米
  南楚新聞荆南孫儒之亂斗米四十千持金寳換易纔得一撮一合謂之通膓米言饑人不可食他物唯煎米飲之可以稍通膓胃
  宴㑹門妓女附
  後筵
  温渥浹輿𨽻和惠屬後筵顔延年
  佐酒
  漢高還過沛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助飲酒也
  飲帳
  洪波陪飲帳林光宴秦餘洪波趙簡子臺林光秦殿名陸韓卿
  乗日養
  既作長夜飲豈顧乗日養注養樂也王粲
  光妓
  光妓儼其階列注光華之妓也笙賦
  近賔
  華堂曲宴密友近賔
  試周郎
  王勣詠妓不應令曲誤特此試周郎
  臨歌扇
  陳子昂詠妓明月臨歌扇行雲接舞衣
  高宴南榮
  梁元帝妓詩日斜下北閣高宴出南榮
  奏妓
  隋虞茂衡有奏妓詩
  官婢
  漢書注王君公為郎自汚與官婢通免歸
  女騎
  石季龍以女騎一千為鹵簿皆著紫綸巾熟錦袴金銀鏤帶遊于戯馬觀
  帳集
  沈約前緩聲歌羽人廣宵宴帳集瑶池東
  綺羅堆
  綺羅堆裏春風畔韓渥
  官奴
  漢書昌邑王賀引内昌邑官奴二百餘人
  狎坐
  美人狎坐飛瓊觴李賀
  五離詩
  鑑誡録蜀妓薛濤獲罪連帥作五離詩犬離家魚離池鸚鵡離籠竹離叢珠離掌帥復喜焉
  軟脚局
  郭子儀自同州歸詔大臣就宅作軟脚局人率三百千大唐遺記
  六鶴齊飛
  列子曰虞氏設樂飲酒擊博樓上其齒以牙飾以箭長五寸其數六刻一頭作鶴形仙經云六鶴齊飛蓋其名也醉鄉日月
  張具
  益市牛酒夜洒掃張具灌夫傳
  選妓徴歌
  選妓隨彫輦徴歌入洞房李白
  宵向分
  酒中樂酣宵向分中竹仲反半也李白
  化綵雲
  只愁歌舞散化作綵雲飛
  延落景
  置酒延落景
  清夜娯
  織作玉牀席欣承清夜娯
  皓月窺醉
  皓月生海來窺醉客
  煙霞輔賞
  窮朝晩以作宴驅煙霞而輔賞
  飛觴舉白
  飛觴舉白大白杯名犯令者飲之
  肴駟酒駕
  肴駟連鑣酒駕方軒七命
  舉白
  削青争落筆舉白鬭飛觴劉子儀
  十眉
  十眉環列坐生光東坡
  席長筵
  席長筵列孫子閒居賦
  娛密坐
  鄭衛之樂所以娛密坐接驩欣也選賦
  觧嚴顔
  觧嚴顔擢幽情笙賦
  縹瓷
  傾縹瓷以酌SKchar2匹妙反淺碧色笙賦
  集同好
  集同好延友生笙賦
  析波行醴
  析波行醴謂分水流盃也
  金谷集
  潘安仁金谷集嘗作詩
  池上酌
  已有池上酌復此風中琴謝元暉
  湘川娥
  南要湘川娥陸機前緩聲歌
  斗酒相娯
  斗酒相娯樂聊厚不為薄古詩
  飛華萍接
  飛華萍接浮蟻星沸七命
  觴酌流行
  觴酌流行絲竹並奏魏文帝書
  觴酌陵波
  觴酌陵波於前笳簫發音於後曹子建書
  填石壑
  食若填石壑飲若灌漏巵
  傾海為酒
  傾海為酒并山為肴吳季重書
  家素習妓
  家素習妓頗有秦趙之聲思歸引
  閱水環階
  閱水環階引池分席言流盃如此也顔延年詩序
  觴醳
  觴醳浮泛鄭𤣥禮記注曰醳㫖酒也
  情盤
  情盤景遽歡洽日斜盤樂也
  激水移
  蕙肴芳醴任激水以推移言流觴也王元長詩序
  千人帳
  韓翃上令狐相公臨風髙㑹千人帳映水連營百乗車
  謝秋娘
  謝秋娘曲始自李徳裕鎮浙西日為亡妓謝秋娘作後改曰望江南亦曰夢江南李徳裕詩序
  一笑樂
  日至吏以令休宜從衆歸對妻子設酒肴請隣里壹笑相樂薛宣傳
  飲器門
  紫泉缸
  皮日休詩愛攜白木鍤多買紫泉缸
  白醅缸
  陸龜䝉詩俗謡珠樹曲村餉白醅缸
  鰕頭盃
  南越志云南海以鰕頭為盃須長數尺以金銀鏤之
  蘭巵
  謝靈運九日戲馬臺詩云鳴葭戾朱宫蘭巵獻時哲
  羽觴
  金罍含甘醴羽觴行無方羽觴者酒盃為雀形也劉公榦詩
  鸞觴
  鸞觴酌醴神鼎烹魚言為鸞鳯之文𥞇叔夜詩
  澄觴
  澄觴滿金罍魏太子
  玉交盃
  李義山氷簟且眠金縷枕瓊筵不醉玉交盃
  酌車渠
  梁簡文車渠屢酌鸚鵡驟傾
  蠻榼
  李九齡送人東遊莫嘆青山抛皓月且傾蠻榼盡濃醪
  鸂䳵巵
  唐昭宗賜莊宗鸂䳵酒巵翡翠盤是時莊宗年十一人云昭宗曰此子可亞其父人名之亞子瑣言
  偏提
  元和後酌酒用注子其形若罃而蓋觜柄具太和後中貴惡其名同鄭注乃去柄安系若茗瓶而小目之曰偏提資暇集
  分盃
  煬(「旦」改為「𠀇」)帝分御盃以賜祕監諸葛頴分盃之法起自籌禪師用藥物著㡌簮對賔客取以畫酒即中斷大業記
  小觴
  别館驚殘夢停盃泛小觴李賀
  千年觥
  黄鵝跌舞千年觥
  鵲尾杓
  陳思王有鵲尾杓柄直長置之酒樽王欲勸者呼之則尾指其人朝野僉載
  碧霞觴見仙門
  璙碧樽
  劉楨𤓰賦馮彫玉之几酌璙碧之樽
  竹根杯
  野爐然樹葉山杯捧竹根庾信謝趙王賜酒
  飲器武
  飲器大曰武小曰文醉鄉日月
  鴟夷勝
  師古云鴟夷即今之盛酒鴟夷勝也
  鴟夷滑稽
  鴟夷滑稽腹大如壺注鴟夷韋囊以盛酒也滑稽者圜轉縱捨無窮之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酒箴
  繫青絲
  玉壺繫青絲沽酒來何遲李白
  百壺
  滌蕩千古愁留連百壺飲
  緑玉盃
  遺我緑玉盃兼之紫瓊琴
  癭木樽
  李白詠李少府山癭木樽成山岳勢材是棟梁餘
  肉柈
  音磐不然快作燕市飲笑撫肉柈眠酒壚陸龜䝉
  熊耳杯見鞭蓋門
  翠樽彫觴
  盛以翠樽酌以彫觴七啓
  金舡
  誰復勸金舡酒器中大者呼為舡賔僚常顧形跡未嘗以此相勸是時李徳裕謫出潤州
  金鑿絡
  蒼梧令金佐堯從賊被黥靣嘗自稱金鑿絡湘楚人以盞斝中鐫鏤金渡者為金鑿絡
  食器門
  犀筯
  韋琳天寳中作䱉表以刺時云遠厠玳筵猥頒犀筯
  長生瓢
  長生木瓢示真率鄴中記長生木八九月生花色白子赤大如橡子
  什具
  古者師行二伍為什食器之類必供之故曰什物什具也
  玉爼
  後主玉爼且共甘羽觴合同嘉
  七奠拌
  晉書桓温為大司馬征西大將軍性儉每燕惟下七奠拌茶果而已拌音盤
  羅八珍
  後主金缸明五夜玉盤羅八珍
  庖厨門
  五熟釜
  魏文帝在東宫賜鍾繇五熟釜而銘之
  中厨
  嘉賔填城闕豐膳出中厨曹子建詩
  櫻筍厨
  四月十五日自堂厨至百司厨通謂之櫻筍厨荆楚歲時記
  孟嘗鑊
  青州南城佛寺有二大鑊大者容四十石小者容三十石舊傳寺即孟嘗君宅鑊即用以待食客者李休毁為兵器封氏見聞記
  三隅竈
  詩樵彼桑薪卬烘於煁郭璞云煁三隅竈也
  佐祭得嘗
  佐祭得嘗佐鬭得傷淮南子
  煎和門
  大苦
  九辨云大苦鹹酸辛甘行注大苦豉鹹鹽酸酢辛薑甘蜜也
  適鹹調辛
  𤣥㝠適鹹蓐收調辛七啓
  火劑
  凡諸火劑並皆始熟一時珍羞莫不畢備火劑言煎熟滋味也
  越裳梅
  ⿰以大夏之薑酢以越裳之梅崔駰七依
  齊蘭梅
  河竈之羮齊以蘭梅
  燀秋橙
  燀以秋橙和以春梅燀煑也七命
  陽樸薑
  滋以陽樸之薑
  脯醬門
  魚⿱
  魚⿱魚⿱皆魚醬也上音祚下音製
  翣脯
  翣脯堯時厨中自生肉薄如翣揺鼓生風食物不臭諸集拾遺
  醒酒鯖
  虞悰獻齊武醒酒鯖鮓方
  糟蟹
  何𦙍侈於食味稍除去其太甚者猶有醖醋糟蟹陸詩云自是揚雄知郭索且非何𦙍敢餦餭集韻餦餭餌也
  醯鹽門糖蜜附
  朱蜜
  漢武内傳上藥有中華紫蜜雲山朱蜜
  渠展鹽
  管子齊有渠展之鹽熱有遼東之煑
  風林鳴醋
  漢武内傳王母謂帝曰仙藥有風林鳴醋
  十二香醬
  仙食經有十二香醬以號香等油煎成
  連珠雲醬
  神仙上藥有連珠雲醬玉津金醬
  崖蜜
  本草石蜜即崖蜜也其蜂黒色作房於岩崖高峻處
  玉華鹽
  胡中有鹽瑩徹如水精謂之玉華鹽以供王厨
  形糖
  髙飣形糖滿傾甘酪
  胡鹽
  魏太武送九種鹽内胡鹽治目病
  蔗胎
  糖一名蔗胎集韻
  蜜房
  蜀都賦蜜房都毓被其阜
  石蜜
  魏文帝詔羣臣南方有龍眼荔枝寧比西園蒲萄石蜜石蜜乳糖也
  卉醴
  卉醴陁花物外香清濃標格勝椒漿注仙經呼蜜為卉醴鄭畋三勒漿詩
  五色鹽
  五色鹽出安息國
  食肴将
  鹽食肴之將酒百藥之長西漢志
  白鹽如玉
  白鹽如玉赤鹽如朱髙昌國
  九種鹽
  魏太武征彭城遣送九種鹽并胡豉求黄甘
  苦酒
  魏名臣傳官飯苦酒與百姓争錐刀之末宜停之注苦酒者醋也
  薪炭門
  獸炭
  晉羊琇屑炭和作獸形以温酒洛下皆效之
  馬通薪
  山谷言城西張仲謀為我寒惠送騏驥院馬通薪三百秤一云束
  桐薪
  淮南子巨斧擊桐薪不待利時良日然後破之
  編菅秉杆
  左傳楚令尹郤氏或取一編菅焉或取一秉杆焉注秉把也
  尋桂
  尺燼重尋桂紅粒貴瑶瓊張景陽
  桂玉
  戰國䇿蘇秦之楚三日乃見王曰楚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
  炭虯
  獸炭曰炭虯
  煉炭
  洛下有豪子飲食鮮華有李使君亦尚豪侈為具召之曾不下箸及飯至李曰試食此以炭炊豪子勉食一匙曰凡以炭炊先燒炭熟謂之煉炭方無煙氣此非也劇談録
  龍芻
  東海有島曰龍駒川穆天子養八駿處島中有草名龍芻馬食之行百里語曰一抺龍芻化為龍駒拾遺
  甘露芻
  劉恢馬詩絡首纏𩦲尾養以甘露芻
  樵蘇
  樵蘇後爨師不宿飽注樵取薪也蘇取草也史記
  香門
  百濯香
  吳孫亮寵姬有異香歴年彌盛百浣不歇名曰百濯香
  菡萏罏
  薛逢詩碧碎鴛鴦瓦香埋菡萏罏
  無礙香
  張說詩願寄無礙香隨心到南海
  五香
  一木五香根旃檀節沉花鷄舌葉藿膠薫陸
  辟惡香
  庾信盤龍明鏡餉秦嘉辟惡生香寄韓夀
  妙香
  燈影照無睡心清聞妙香維摩經云坐香樹下聞斯妙香
  異香
  趙后浴五藴七香湯踞通沉水香坐燎降神百藴香昭儀浴荳⿱⺾𭁵湯傅露華百英粉帝常私語樊嬺曰后雖有異香不如昭儀體自香也飛燕外傳
  百藴香
  五藴香同見上
  返生香
  拾遺傳月支國進異香漢武帝焚之死者三日皆活一曰返生香一曰却死香
  蘇合香
  南史大秦國出蘇合香是諸香汁煎之非自然一物也又大秦人采蘇合先笮其汁以為香膏乃賣其滓
  震檀香
  震檀香乃返魂香也出聚窟洲亦名却死香一種有六名漢武時月支國嘗獻之
  靈蕪
  靈蕪盤穗巻良常靈蕪香也林逋
  象藏香
  象藏香因龍鬭而生燒之一丸凝停七日降金色雨霑人身悉皆金色
  沉榆香
  詔羣臣受徳教者先燃沉榆之香拾遺記
  九回香
  趙飛燕妺婕妤名合徳每沐以九回香膏髪其薄眉號逺山黛施小朱號慵來粧雜爼
  石葉香
  欲薫羅薦嫌龍腦須為尋求石葉香叚成式
  逆風聞
  林公曰白旃檀非不馥焉能逆風成實論曰波利賔多天樹其香則逆風而聞
  龍鱗香
  龍鱗香葉子曰即棧香之薄者又曰龍鱗香
  意可香
  意可香初名宜愛或云此江南宫中香有美人字曰宜愛此香故名宜愛山谷曰香殊不凡而名乃有脂粉氣易名曰意可
  鵲尾爐
  香爐有柄曰鵲尾爐費崇先信佛法常以鵲尾爐置膝上珠林
  三天下
  香氣三天下鍾聲萬壑連李白
  五色煙
  皮日休五色香煙惹内文注許逺遊燒香五色煙
  沉水香
  沉水香林邑國土人破斷之積以歲年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水中則沉故名曰沉香不沉名棧香
  侍史香
  塵暗神妃韈衣殘侍史香楊文公詩
  芝印
  香字消芝印金經發𦶜菡
  梵字香
  翻了西天偈燒餘梵字香
  雜器用門
  虎子
  匈奴破月支王以其頭為飲器師古云虎子䙝器所以溲便者也
  女須砧
  李義山牀空鄂君被杵冷女須砧
  留犁
  漢書單于以徑路刀金留犁橈酒應劭云留犁飯匕也
  懶架頑盆
  一榻竹風横懶架半軒花月到頑盆林逋
  金屈膝
  織女屏風金屈膝
  犀夀
  器用經久謂之犀夀考工記云犀甲夀百年
  胡牀
  改胡牀為交牀胡瓜為白露黄瓜改茄子為崑崙紫瓜大業記
  浮金鍾
  顓頊有浮金之鍾沉明之磬羽毛㣲物拂之則其聲振於百里拾遺記
  霜鳴鍾
  豊山有九耳鍾霜降則自鳴也山海經
  碧玉鍾
  漢武起騰光臺臺上撞碧玉鍾洞㝠記
  缿筩
  趙廣漢教吏為缿筩注音項同如瓶可受投書師古曰如藏瓶可入不可出
  服匿
  於鄞王賜蘇武服匿注河東北界人呼小石甖受二斗者曰服匿
  舒州杓原缺
  舒州杓力士鐺李白與爾同死生李白
  力士鐺見上












  海録碎事巻六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