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10上

卷九下 海録碎事 卷十上 卷十下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十上    宋 葉庭珪 撰帝王部
  帝王門
  罄天
  亘地稱皇罄天作主顔延年詩
  秉籙握樞
  秉籙御天握樞臨極籙符也天子執之以御制天下者也樞北斗第一星握此以臨八極以取萬物所仰而知四時之不失也王元長策秀才文
  儋耳龍
  明皇幸蜀徳宗年十五有父老曰有儋耳龍在寧縮縮畏賊乎鄴侯家傳
  宅家
  唐人呼天子為宅家
  蘿圗
  淮南子覽冥篇説女媧云功烈上際九天下契黄壚乗雷車服應龍驂青蛇援絶瑞席蘿圗黄雲絡前白螭後奔
  大奴
  𤣥宗臨崩常翫一紫玉笛語侍宦曰將此笛遺大奴大奴代宗小字
  春皇
  伏羲氏以木徳稱王故曰春皇大昊氏居東方叶于木徳故曰木皇拾遺記
  商殷
  湯伐桀金生水故為水徳天下號曰商後曰殷者以契封商湯居殷受命故二號
  三皇歩
  白虎通曰三皇歩五帝驟三王馳五霸騖
  題期立象
  漢書注舜題五徳之期立將起之象
  簡聖
  乾廻厯數簡聖授賢
  握乾圗
  握乾圗之休徴應五百之顯期曹植論光武
  上儀
  皇代之遐迹帝王之上儀罔不畢舉蔡邕
  相者導儀
  魏文帝論周成王體上聖之休氣禀賢妣之詒謀周召為保傅吕尚為太師口能言則行人稱辭足能履則相者導儀目厭威容之美耳飽仁義之聲所謂沉浸𤣥流而沐浴清風者矣蔡邕
  金符帝籙
  尚書璇璣鈐湯受金符帝籙白狼衘鈎入殷朝
  金天氏
  少昊號金天氏帝王世紀
  黄軒
  晉牽秀黄帝頌曰邈矣黄軒
  問政青丘
  庾信黄帝見廣成畫賛治身紫府問政青丘
  帝暉臨幄
  顔延年曲水序曰帝暉臨幄百司就列
  都君
  都君舜字也帝王世紀
  大巢氏
  顔竣始學篇曰上古穴處有聖人教之巢居號大巢氏
  日兄月姊
  春秋感精符曰人主兄日姊月
  大螾
  吕氏春秋黄帝時見大螾言以土徳王
  握天鏡
  握天鏡而授河圗執玉衡而運乾象徐陵文
  泰表戴干
  乾鑿度曰泰表戴干鄭𤣥注云表者人形體之彰識也干盾也泰人之表戴干王劭言隋文帝有龍顔戴干之表指示羣臣
  萬葉
  韓顯宗上書曰愚謂代京宜建畿置尹一如故事崇本重舊以光萬葉
  握乾符
  西都賦握乾符闡坤珍言光武也
  坤珍見上
  鋪鴻藻
  鋪鴻藻申景鑠東都賦
  景鑠見上
  膺籙受圗
  膺籙受圗順天行誅言漢髙祖東都賦
  宅中圗大
  彼偏據而規小豈如宅中而圗大
  膺籙受符
  𭙶籙受符五徳更運晉武帝華林園詩
  規億載
  規億載恢帝業長楊賦
  洪聖
  三正迭紹洪聖啟運陸士衡詩
  纂隆
  皇上纂隆陸士衡詩
  宅中拓字
  奄受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宅中拓宇顔延年詩
  羲皇齊泰
  踵羲皇而齊泰七啟
  宸厯
  宸厯御宇注宸厯天子厯數也沈休文彈奏
  肇基景命
  肇基景命髙祖宣皇帝
  廓帝紘
  廓帝紘恢皇綱班孟堅賔戯
  函之如海
  函之如海養之如春
  參天地
  參天地而施化同上
  宅天衷
  宅天衷立民極衷心也極本也顔延年詩序
  拓世垂統
  拓世垂統固萬葉而為量晉詔桓𤣥曰蕃衞王家垂固萬葉同上
  握機創厯
  握機創厯誕命建家王元長詩序
  彈壓山川
  彈壓山川牢籠天地同上
  揆景緯
  揆景緯以裁基求中和而經處同上
  放唐
  展放唐之眀文言尭也班固典引序
  纂修洪業
  及孝宣承統纂修洪業公孫𢎞賛
  内外禪
  尭舜内禪漢魏外禪内禪不舉兵戈外禪不用殘殺晉紀論
  正位居體
  正天子之位得中正之體晉紀總論
  𫎇故業
  蒙故業因遺策過秦論
  囊括四海
  囊括四海并吞八荒同上
  日角
  鄭𤣥尚書中候注日角謂庭中骨起状如日光武隆凖日角
  鉅公
  羣臣有言見一老父牽狗云吾欲見鉅公注天子為天下父故曰鉅公鉅大也
  三漏耳見炳靈門
  英姿四照
  仰英姿之四照覩神藝之一發言眀皇射弓獲兎
  鼎玉龜符
  干戈揖讓取之也殊途鼎玉龜符成之也一致
  儀乾
  儀乾開寶厯御極轉金輪宗楚客應制
  奕世載徳
  奕世載徳至於湯武而有天下王命論
  降佐昊穹
  大人基命不擢才於后土眀主聿興不降佐於昊穹陸機演速珠
  天人啓惎
  晷緯𡨋合天人啟惎巨吏切謀也陸佐公石闕銘
  乾顧
  髙皇赫矣仰𭙶乾顧沈休文碑
  釐闕典
  釐三才之闕典啟天地之禁闈陸士衡吊魏武帝文
  帝徳門帝業附
  皇流
  帝迹懸衡皇流共貫顔延年
  桂海氷天
  文軫薄桂海聲教燭氷天桂海南極氷天北極也袁淑詩
  廻霜收電
  迴霜収電使不隕越陸士衡表
  禁生類藥
  天監十六年勑太醫不得以生類為藥
  斷織鳥獸
  天監中勑公家織官紋錦並斷仙人鳥獸之形以為䙝衣裁剪有傷仁恕
  三服官
  漢書詔罷三服官注齊有三服官春獻冠夏輕綃冬紈素
  統揖羣元
  陛下躬發聖徳統揖羣元注揖與輯集三者皆同字出倪寛傳
  民得四生
  聖人在上民得四生一謂諸侯不私相攻民不私門二謂衣食足無凍餒三謂刑罰廢無夭遏之誅四謂民無癘疾出賈誼書
  一靣驅禽
  一靣驅禽三方解網庾信湯解網賛
  聖猷王度
  翹懐聖猷思仰王度南郊賦
  童牛童馬
  周書文王語太子發曰吾厚徳而廣惠不為驕侈不為泰靡童牛不服童馬不馳萬物不失其性
  粲而不殊
  骨肉之親有罪粲而不殊注粲眀也殊絶也宣帝紀
  三條帶
  錢俶進寳犀帶太祖曰朕有三條帶與此不同俶請宣示太祖笑曰汴河一條惠民河一條五丈河一條俶大愧服東齋記
  扇暍
  帝王世説武王見暍人擁而扇之
  重明疊聖
  重眀疊聖元首康哉李彪表
  六瘼
  頃者亢旱踰時人懐望歲陛下爰發眀詔廣求六瘼同禹湯之罪已六瘼六事也
  皇明
  西都賦天人合應以發皇眀
  皇基
  圖皇基於億載西都賦
  四三皇
  四三皇而六五帝曽何周夏之足言景福殿賦
  武創元基
  武創元基文集大命
  載祀二三
  載祀二三言即位六年也
  武義
  武義粤其肅陳文教迄已優洽白馬賦
  黈益
  若然六噐者猶以二皇聖哲黈益注黈他斗反増也演也長笛賦
  萬流仰鏡
  庶士傾風萬流仰鏡仰之以為鍳戒顔延年釋奠詩
  恵浸萌生
  惠浸萌生信及翔泳注萌生萬物也顔延年詩
  纒民思
  息肩纒民思注言結民心也謝宣逺詩
  休明
  接景事休眀注王孫滿曰徳之休眀任彦升詩
  王度清夷
  但願隆𢎞美王度日清夷傅長虞詩
  皇道燠炳
  皇道燠炳帝載緝熈七啟
  允當天人
  受茲介福允當天人阮嗣宗牋
  伊周奉轡
  伊周奉轡桓文扶轂任彦升牋
  千載一逢
  千載一逢再造難荅任彦升表
  三天二地
  馳騖乎兼容并包勤思乎三天二地言賢君如此司馬相如難蜀檄
  禔百福
  上𭙶萬壽下禔百福禔氏移反顔延年詩序
  汪汪軌度
  汪汪軌度恂恂徳心袁彦伯序
  十五王
  十五王而文始平之十六王而武始居之十七王而康克安之晉紀摠論
  沈機先物
  沈機先物深略緯文光武賛
  明明廟謀
  眀眀廟謀糾糾雄斷光武賛
  因利乗便
  因利乗便宰割天下言秦也過秦論
  乾奥坤區
  包乾之奥括坤之區海賦
  右賢左戚
  文帝詔先王望祀不祈其福右賢左戚先民後已今祠官祝釐皆歸福於朕躬朕甚愧之釐福也音僖
  官奴婢
  文帝赦天下免官奴婢為庻人
  過行
  朕既不敏嘗畏過行以羞先帝之遺徳注行有過失也西漢詔
  沬風雨
  髙皇帝蒙霜露沬風雨注沬亦⿰字胡内反沬洗靣也
  白日曬光
  白日曬光幽隠皆照眀月耀夜蟁蝱霄見曬暴也舒也音山豉反
  湛恩汪穢
  湛恩汪穢威武紛紜湛音沈相如難蜀檄
  逺撫長駕
  逺撫長駕愽恩廣施同上
  咸五登三
  上咸五下登三言上可咸五帝之美下可登三王之上也同上
  鎔鈞庶品
  鎔鈞庻品罔不和悦
  蕃祉
  荅三靈之蕃祉音煩多祉也封禪文
  逢吉丁辰
  逢吉丁辰景命也同上
  睿才
  已知聖澤深無限更喜年芳入睿才李憕興慶宫詩
  睿想
  睿想入希夷真游到具茨錢起
  繳大風
  淮南子曰尭之時窫窳九嬰大風封豕鑿齒修虵皆為害尭乃使羿誅鑿齒於疇華之澤殺九嬰於㓙水之上繳大風於青丘之野上射十日而下殺窫窳斷修蛇於洞庭禽封豕於桑林髙誘曰疇華南方九嬰水火為人害者北狄之地有㓙水大風鷙辨命論
  日日新
  湯之盤銘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螻蟻穴
  尸子曰舜之行其猶河海乎千仞之溪亦滿之螻蟻之宂亦滿之沈休文碑
  君道門
  笑有為笑
  韓昭侯曰眀主愛一嚬一笑嚬有為嚬笑有為笑
  玉掌
  晉孫恵傳含竒謨於朱唇握神策於玉掌
  甲夜觀事
  唐太宗曰若不甲夜觀事乙夜觀書何以為人君也
  皇明
  蘇良嗣上疏曰小人竊弄威福以虧皇明
  日鏡
  欲仰成陛下日鏡之明
  恩澤門
  恩紀
  儲后降嘉命恩紀被微身言陸機為太子洗馬被恩遇也陸機詩
  天波
  塵洗天波謗絶衆口陸士衡表
  嘉澍
  漢書冀𫎇嘉澍
  賜餔
  賜餔音蒲合錢飲酒也漢律三人已上無故不得聚飲故時賜之以為恩
  恩隠周渥
  恩隠周渥注隠私也馬賦
  皎日期
  願垂湛露惠信我皎日期張華詩
  渥洽
  嘗被君之渥洽渥厚也洽澤也離騷
  開𢎞曠蕩
  開𢎞曠蕩重惜民命陳孔璋檄
  澤普泛
  澤普泛而無私法含𢎞而不殺王元長詩序
  湛恩龐鴻
  湛恩龐鴻易豐也封禪文
  夭胎
  施及夭胎少長曰夭在孕曰胎夭烏老反
  萬嵗雷
  恩洽三時雨歡騰萬歲雷吳子華應制
  徳洋恩普
  徳洋恩普物無不得其所相如難蜀檄
  君臣門
  在三之節見師授門
  君臣知等
  李彪曰五帝臣不若君故君親攬其事三王君臣知等故共理機務
  君者中心
  君者中心臣者外體四子講徳論
  天動星𢌞
  天動星迴而宸極猶居其所璣琁輪轉而衡軸猶執其中運命論
  簡君
  鳥則擇木臣亦簡君潘安仁誄
  非少主臣
  上目送亞夫曰此鞅鞅非少主臣也亞夫傳
  和事天子
  崔琬彈奏宰相宗楚客中宗令琬與楚客約為兄弟時人竊號為和事天子
  政出多門
  九舜十堯
  桓範要論執權者衆雖九舜猶亂韓子云桀紂生而在上位雖十堯舜不能化之
  一國三公
  左傳狐裘𫎇茸一國三公吾誰適從
  一與一奪
  又七年中一與一奪二三孰甚焉
  符命門
  五老入昴
  尭見五老入於河一老人曰河圖将来告帝期又一曰河圖推龜告帝謀又一曰山川魚鼈荷聖恩又一曰河圖推龍衘玉䋲歌訖五老飛於天入於昴任彦升令
  侯日蓂
  龍馬衘赤文緑字圖候日蓂以應尭
  天寳符
  唐開元末於𢎞農古函谷間得寳符遂改元為天寳
  洲滿百
  江陵先有九十九洲古老相傳洲滿百當出天子桓𤣥鑿破一洲以應百數隨而崩散太清末復生一洲眀年而元帝即位
  龍圗龜書
  河圖挺輔佐曰黄帝曰余夣兩龍以白圖授予天老曰河有龍圖洛有龜書天其授帝圖乎
  緑圗
  黄帝齋於翠媯之川有大魚至魚沉白圖五色畢具蘭葉朱文以授於帝名曰緑圖
  司命益年
  隋巢子天命夏禹於𤣥宫有大神人靣烏身降而福之司禄益冨而國家實司命益年而民不夭
  烏集
  周用烏集而王
  天符
  天符既彰人瑞又眀四子講徳論
  夭剖符
  天剖神符地合靈契創億兆規萬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劇秦美新
  勾芒錫年
  冊府元龜北齊樊遜對策云秦穆有道勾芒錫年虢公凉徳蓐收降禍又李矯表云樞紐薦符勾芒錫壽又黄龍樞紐之使来授舜圖
  祥瑞門
  銀甕
  瑞應圗云王者宴不及醉刑罰中則銀甕出焉
  珊瑚鉤
  瑞應圗王者恭信則珊瑚鉤見
  矞雲瑞露
  矞雲瑞露嘉蓮神芝
  嘉蓮見上
  卿雲爛
  尚書大傳於時俊乂百工相和而歌卿雲帝舜乃唱之曰卿雲爛兮禮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景雲
  孫氏瑞應圗曰景雲者太平之應也孝經援神契天子孝則景雲出游
  玉琯
  漢章帝時舜祠下得白玉琯古以玉為琯
  丹蕖
  神農時陸地生丹蕖並生如車葢拾遺記
  豢龍圃
  香露下流成池因為豢龍圃
  霞漿
  時有流雲洗液名為霞漿
  九穂禾
  丹雀衘九穗禾上並拾遺記
  木入斗
  唐乾符中木入南斗術士邊岡以為帝王之兆木在斗於文為朱而其應全忠也諸集拾遺
  天酒
  甘露一曰天酒神異經
  玉英見
  新垣説上欲出周鼎當有玉英見瑞應圖玉英五常並修則見上文帝也
  碧珪
  遯甲開山圖曰禹㳺東海得玉珪碧色如日月以自照洞逹幽眀文選别賦注
  甘露榮泉
  食甘露飲榮泉言泉有光華也房中歌
  抱重光
  李竒曰太平之世日抱重灮倪寛傳
  宣重光
  癸亥宗祀日宣重灮倪寛傳
  延喜玉
  尚書琁璣鈐禹開龍門導積石𤣥圭出刻曰延喜玉受徳天賜佩
  河圗
  尚書中𠉀曰伯禹曰臣觀河伯人首魚身出水曰吾水河精也授君河圖
  五麟七鳳
  光武生有赤光照室影如五麟七鳯金樓子
  銅池
  金芝九莖産於函徳殿銅池中注銅池承霤也宣帝詔
  玉露
  天甘玉露地秀金芝江摠哀策文
  翠龜負字
  翠龜負字赤雀衘書江摠哀策文
  遂寧佛現
  徽宗初封遂寕郡王元符三年縣下慧照院忽覩佛像五次出現父老咸云遂寧佛出世越三年徽宗登寳位人咸謂遂寕佛現之祥應在今日本遂州因改為遂寕府出本府圖經
  大唐應運
  瑞應山在合州舊經云隋義寕元年有工人於其上採柴中有文云大唐應運刺史陳華奏聞因名瑞應山
  九莖
  甘泉宫生芝九莖赦天下漢志
  靈華
  齋房歌云齊房産草九莖連葉蔓蔓日茂芝成靈華齊讀曰齋
  萐莆
  蕙肴清萐莆玉醴湛金甌瑞草也王者孝徳至則生於其厨葉大如羽不揺自扇於飲食之中清凉以助供養劉子儀
  嶽修貢
  嶽修貢兮川效珎班孟堅寳鼎詩
  素烏
  獲白雉兮効素烏班固白雉詩
  瑞應車
  張揖曰山出象輿瑞應車也
  徳連木理
  徳連木理仁挺芝草魏都賦
  五芝
  山海經赤芝一名丹芝黄芝一名金芝白芝一名玉芝黒芝一名𤣥芝紫芝一名木芝
  梢雲
  江賦梢雲冠其㟽注孫氏瑞應圖曰梢雲瑞雲也人君徳至則出若樹木梢梢然也
  一年三秀
  一年三秀注謂芝草𥞇叔夜詩
  昴宿垂芒
  昴宿垂芒徳精降祉注徳星也任彦升序
  雙觡共抵
  雙觡共抵之獸封禪文
  般般獸
  般般之獸樂我君圃音班同上
  濯濯之鱗
  濯濯之鱗㳺波靈畤
  宛宛黄龍
  宛宛黄龍與徳而升
  應圗合謀
  應圖合謀窮祥極瑞班固曲引序
  𤣥秬黄𪍓
  周有素雉朱鳥𤣥秬黄𪍓之事君臣動色左右相趨
  靈貺自甄
  靈貺自甄甄成也表也光武賛
  龍叙之圗
  受昭華之玉納龍叙之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覈靈賦大易之始河序龍馬雒貢龜書陸佐公石闕銘
  徵兆門
  鳳度三橋
  東昏侯與羣小立㡌騫其口而舒兩翅名曰鳯度三橋群向後摠而結之名曰反縛黄麗梁武帝宅居三橋鳯度者鳯翔之驗黄麗者皇離為日而反縛之東昏敗之應
  反縛黄麗見上
  永昌二日
  郭璞言永昌之名有二日之象隆昌之號實亦同焉隆昌欝林王年號
  虵虹
  太史令康相言於劉聰曰虵虹見彌天一岐南徹三日並照此皆大異其徴不逺也
  朝㑹門
  充庭車
  後漢書永初四年春正月元㑹徹樂不陳充庭車注云每大朝㑹必陳乗輿法物車輦於庭故曰充庭車時年饑故不陳也
  朝珂
  聼皷事朝珂李義山詩
  入閣
  唐制天子日御前殿見羣臣曰常叅朔望薦食陵寝有思慕之感不能臨前殿則御便殿見羣臣謂之入閣前殿即宣政殿若今文徳殿便殿即紫宸殿立仗必於前殿喚仗則自東西閣而入故也
  受圗籍
  春王三朝㑹同漢京天子受四海之圖籍東都賦
  皇儀
  䆒皇儀而展帝容東都賦
  騶唱
  故事令僕中丞騶唱而入宫門至於馬道郭祚以為非敬言於帝納之下詔御在太極騶唱至止車門御在朝堂至司馬門騶唱不入宫門自此始也
  朝正月
  今單于稱北藩臣朝正月宣帝紀
  火城
  唐百官早朝列燭有五六百炬謂之火城宰相至則撲㓕
  御宴門
  樂池
  天子休於𤣥池之上奏廣樂是曰樂池穆天子傳
  天歡
  李宗楚等謝曰既陪天歡不敢不醉
  三杯見詩門
  天盃
  又曰敬舉天盃飲李宗楚
  百花醇
  曲成雙鳯舞酒入百花醇王禹玉玉津園錫宴詩
  鈞曲
  夜又更傳仙鶴語為延鈞曲與民娛是夕傳宣緩奏露臺樂王禹玉詩
  燕胥
  我慙昔預春祠客曽夣鈞天侍燕胥王禹玉祠太一
  宸豫
  楚筵光聖邸宸豫覧宏規沈佺期應制
  仙人六膳
  仙人六膳調神鼎玉女三漿捧帝壺沈佺期
  玉女三漿見上
  皇歡浹
  皇歡浹羣臣醉東都賦
  宸賞
  月斜宸賞洽清吹入重關武三思應制
  軒駕
  韋安石梁王宅侍宴應制梁園開聖鏡軒駕動宸𠂻
  上席
  尭樽臨上席舜樂下前溪姚崇應制
  鎬飲洛宴
  伊思鎬飲每惟洛宴顔延年應制
  蘭莚
  竹町羅千衞蘭莚降兩宫宗楚客
  内料
  内料大官之食
  禹膳加
  樂舉尭觴滿歌䦨禹膳加李相侍宴詩
  芍藥和
  芍藥之和具而後進之子虚賦
  賜宴門
  大飲長歠
  魏都守曲阜食飲兼人每賜食於前大飲長歠左右相屬數人益之乃供太祖壮之
  甘露羮
  李林甫婿鄭平鬢髪斑眀皇幸林甫第賜食以甘露羮與平食之一夕鬢如黳眀皇雜録
  諸王修事
  翰林學士賜食有物若畢羅大而味美謂之諸王修事也雜説
  銀餅㗖
  宣宗賜韋澚孫宏銀餅㗖食之甚美皆乳酪膏腴之所為摭言
  雲上
  陸堅千秋節應制風移覃土宇雲上浹羣臣言賜宴也使雲上於天需事
  蓬池鱠
  荷靜蓬池鱠冰寒郢水醪注學士初上賜食皆是蓬萊池中鱠夏至後頒冰及焼香酒常和冰而飲禁中有郢酒坊李徳裕
  中樽
  始聞傳上命定是賜中樽庾信謝賜酒
  栢葉銘
  庾信謝正旦賜酒栢葉隨銘至椒花逐頌來
  儀衞門服御附
  雲斾
  雲斾象漢徙宸網擬星懸言天子衞從如此袁淑詩
  朱櫂
  朱櫂麗寒渚金鍐映秋山朱櫂幰竿也亦天子事
  鷹得按
  韓渥苑中詩外使調鷹初得按中官過馬不教嘶注五方按使以鷹集初調習始能擒獲謂之得按上每乗馬必閹宦馭方進謂之過馬
  過馬見上
  鹵簿
  古之用字鹵與櫓同本以載兵噐之籍因此曰鹵簿
  禁䟆
  禁䟆隨曦馭曽城轉斗機王禹玉詩
  周廬
  周廬千列徼道綺錯言宿衞也班固西都賦
  植鎩懸⿰
  植鎩懸⿰用戒不虞衞尉之事也出張衡西京賦上所拜反下音代打更木也
  嚴更署
  周以鈎陳之位衞以嚴更之署班固西都賦
  鳳扆龍旗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龍旗而饗帝御鳯扆以承天徐陵勸進梁元帝
  環列之尹
  春秋左氏傳潘崇為太師且掌環列之尹注宮衞之官列兵而環王宫
  陛兵
  陛兵偏近羽林營夜靜仍傳紫禁聲鄭畋詩
  蒲博具
  韓顯上書曰諸宿衞内直者無令繕其蒲博之具
  御三百
  天子之御造父三百又云三百為御穆天子傳
  八神警蹕
  八神而奔警蹕兮振殷轔而軍装甘泉賦
  綈几
  天子玉几冬則加綿其上謂之綈几西京雜記
  王研滴滴
  以玉為研以酒為滴以取不凍同上
  黄屋車
  紀信乗黄屋車傳左纛纛毛羽幢也在車衡左方上
  乗輿
  乗猶載也輿車也天子以天下為家不以京師宫室為常處則當乗車輿以行天下故羣臣託乗輿以言之也亦或云車駕出漢諸王傳
  華芝
  王禹玉後苑賞花釣魚禁籞平眀帳殿開華芝初下未央來又清曉華芝度景陽華芝華葢也亦曰彤芝葢
  輦出房
  漢帝長樂宫朝十月皇帝輦出房百官執㦸傳警之叔通傳
  鸞和
  大戴禮王升車則聞鸞和之聲在衡曰鸞在軾曰和馬行而鸞鳴鸞鳴而和應其聲曰鸞和
  孔葢翠旌
  楚辭注孔雀之羽為車葢
  翠葢鸞旗
  翠葢鸞旗畵鸞於旗甘泉賦
  玉車
  方玉車之千乘注以玉飾車也
  星旄
  流星旄以電燭
  玉軑
  肆玉軑而下馳注玉餙車也軑音大
  玉鑾譻譻
  曳雲旗之離離鳴玉鑾之譻譻烏庚反思𤣥賦
  罔車
  建罔車之幕幕注罔車畢星也
  駟蒼螭
  駟蒼螭乗玉輿髙唐賦
  蜺為旌
  蜺為旌翠為葢言王者如此
  星樞扶輪
  星樞扶輪月御案節顔延年詩
  申宫警守
  申宫警守以崇不畜之威陸士衡詩
  魚甲貝胄
  魚甲煙聚貝胄星離王元長詩序
  虹旃蜺旄
  虹旃蜺旄西京賦
  芝葢九葩
  注以芝為葢葢有九葩之采也西都賦
  龍輈
  龍輈華轙注轅上刻龍頭也爾雅曰截轡謂之轙
  八神奔
  八神奔而警蹕注八方之神也甘泉賦
  六素虬
  駟蒼螭兮六素虬同上
  六玉虬
  乗鏤象六玉虬上林賦
  秋御
  備法駕理秋御注尹需學御夜受秋駕於其師司馬彪曰秋駕法駕也魏都賦
  飛輶戒道
  飛輶軒以戒道環彀騎而清路勒五營使按部聲八鑾以節歩顔延年馬賦
  八鑾節步見上
  琁葢
  彫雲麗璇葢注以玉飾葢也顔延年詩
  屬車
  屬車之清塵從車也不敢斥言司馬長卿書
  長麗
  音離張衡賦前長麗使拂羽相如賦前長麗而後裔皇舊説鸞也
  六飛
  今陛下騁六飛馳不測袁盎傳
  先景乗
  撫翠鳯之駕六先景之乗注馬行疾速常在景前也
  禮官整儀
  禮官整儀乗輿乃出東都賦
  鳯葢
  張鳯葢建華旗西都賦
  乗時龍
  登玉輅乗時龍言出獵東都賦
  鳯棽麗
  鳯葢棽麗和鑾玲瓏東都賦
  七萃
  七萃鑾輿動千年瑞撿開宗楚客應制
  雲驂星蹕
  雲驂驅半景星蹕坐中天趙彦昭應制
  鳳扆
  鳯扆朝碧落龍圖耀金鏡王維應制
  雲輅
  玉鑾登嶂逺雲輅出苑遲錢起詩
  藻駕
  藻駕及時逰鮑昭為始興王作
  千衞
  竹町羅千衞蘭筵降兩宫宗楚客詩
  鳯蹕
  仙樂龍媒下神臯鳯蹕留王維應制
  黄屋左纛
  黄屋左纛注天子車以黄繒為葢裏纛毛羽幢也前漢
  大菰
  大菰晉先蚕注車駕住吹大菰發吹小菰即笳也
  騎吹
  列於殿庭者為皷吹今之從行皷吹為騎吹
  騎執菰
  漢鹵簿圖有騎執菰菰即笳也
  大駕
  天子出車駕次第謂之鹵簿有大駕有法駕有小駕
  霜仗
  羽林十二将羅列應星文霜仗懸秋月蜺旌卷夜雲李太白詩
  周衞交㦸
  周衞交㦸禁不時栢梁臺詩又周衞言霜衞周宻也吳都賦
  御逰門
  夙御
  夙御嚴清制朝駕守禁城顔延年詩
  層虹
  神行燭𤣥漢帝斾委層虹沈約前緩聲歌
  轥煙雨
  九疑轥煙雨三山馭螭鴻同上
  回軫還衡
  回軫還衡背阿房反未央羽獵賦
  千人舟
  成帝於太液池作千人舟號合宮之舟趙后外傳
  黿橋
  黿橋浮少海鵠葢上中峯庾信駕幸終南山詩
  鵠葢見上
  龍旌鳯葢
  謝荘侍宴蒜山詩龍旌拂紆景鳯葢起流雲
  帳殿
  春豫靈池近滄波帳殿開昆眀池應制宋之問
  春豫見上
  徴螢火
  煬帝於景陽宫徴求螢火得數斛夜出逰山放之光徧岩谷
  駟飛龍
  駟飛龍兮騤騤南都賦
  按平路
  總萬乗兮徘徊按平路兮來歸南都賦
  軼浮景
  騰清霄而軼浮景甘泉賦
  入凌兢
  馳閶闔而入凌兢閶闔天門名凌兢髙絶寒凉之處甘泉賦
  鳯衘蕤
  鸞鳯紛其衘蕤言衘纓綏也同上
  纎阿
  陽子驂乗纎阿為御注陽子孫陽也與纎阿皆古之善御者也子虚賦
  輕荑
  輕荑承玉輦細草藉龍騎丘希範詩
  金駕
  金駕映松山金輅也顔延年詩
  夾道陳
  漢書宣帝登長平坂王侯迎者夾道陳也鮑明遠詩注
  扶宫
  扶宫羅將相夾道列王侯鮑明遠詩
  驂飛黄
  驂飛黄敕雲輅七命
  出蒼垠
  旌拂霄堮軌出蒼垠言天之畔也七命
  警蹕清夷
  警蹕清夷表裏悅穆顔延年詩序
  天動神移
  天動神移淵旋雲被以降於行所禮也顔延年詩序
  七萃連鑣
  七萃連鑣九斿齊軌王元長詩序
  重英曲瑵
  重英曲瑵之飾注重英彩畫之矛曲瑵車葢玉也王元長詩序
  𢌞輿駐罕
  東觀漢記天子行有畢罕同上
  仙蹕
  姚元崇應制㳺豫停仙蹕登臨到晩晴
  龜津
  綵旗臨鳯闕翠幕遶龜津謂洛水也龜負書出洛宗楚客應制
  人間無
  明皇東封至嘉㑹頓有兎起於御馬之前引弓傍射獲之時突厥遣其大臣頡利發入朝因扈從頡利發下馬捧兎舞蹈曰聖人神武超絶若天上則不知人間無也
  詔命門
  發中之詔
  羊祜讓台司表云降發中之詔加非次之榮
  天書見御史門
  偃波虎爪
  摯虞决疑要曰尚書徴召用虎爪書告下用偃波書以防矯作
  一文半字
  舊制宣詔以謁者不知書故用拾遺把麻低聲摘句以助之後吕温被唤把麻不肯去遂成故事栁宗元戯言云幸識一文半字何不與他把也
  把麻見上
  黄紙勑
  唐高宗上元三年以制勑施行既為永式用白紙多為䖝蝕遂用黄紙
  鳯詔
  後趙石季龍置戯馬觀觀上安詔書用五色紙衘於木鳯口而頒之今大禮肆赦亦用此禮自石季龍始也
  白麻
  開元改翰林供奉為學士專掌内命凡拜免將相號令征伐皆用白麻
  内命見上
  塗歸
  詔勑有不便於事者塗却進之謂之塗歸杜陽編
  甲令乙令
  易先甲三日後甲三日注云甲者創制之令又若漢世之時甲令乙令也𢎞明集
  尺一令
  右鑒曰宰相三日不朝與尺一令歸第
  鵷掖詔
  文采自高鵷掖詔姓名應冠紫臺書王禹玉
  芝封詔墨
  芝封詔墨春生潤綺結宫錢夕帶隂王禹玉雪詩
  雌黄牘
  徐齊慰勞郡國詔牘方廣一尺雌黄塗飾其上出隋書
  銀詔
  彩衣人競看銀詔帝親書盧綸詩
  天制天勑
  宣帝改制詔為天制勑為天勑
  受命如絲
  受命如絲明之如緡四子講德論
  格明詔
  淮南王安雍閼奮擊匈奴者雷被等格明詔當棄市注音閣謂攱閣不行淮南王傳
  紫泥書
  鳯凰丹禁裏銜出紫泥書昔放三湘去今還萬死餘李太白詩
  封禪門
  乾符坤珍
  張說封禪頌神寶㳫至乾符坤珍
  登空躡岱
  晉地理志序黄帝登空躡岱空謂空同山
  玉檢石䃭
  玉檢所以受封石䃭所以受玉匱䃭音感唐音訓
  銀牛見山門
  梨棗錢
  後漢祭祀志注漢武封禪至太山下未上百官先上跪拜置梨棗錢于道以求福則詔書所謂酢梨酸棗狼籍散錢
  昭姓考瑞
  封泰山禪梁父昭姓考瑞兒寛傳
  鄗上黍
  鄗上黍北里禾以為盛言封禪如此也漢志
  修封
  武帝凡五修封於泰山
  怨氣滿腹
  光武建武三十年羣臣請封禪詔書曰即位三十年百姓怨氣滿腹吾誰欺欺天乎
  封岱勒成
  封岱勒成東都賦言光武
  握河沈璧
  握河沈璧封山紀石帝王世紀曰堯與羣臣沈璧於河乃為握河記今尚書𠉀是也王元長詩序
  登介丘
  登介丘太山也封禪文
  挈三神
  挈三神之歡缺王道之儀
  泰山靡記
  泰山靡記梁父罔㡬㡬兾也
  修徳錫符
  修德以錫符奉符以行事
  進越
  不為進越也言不為踰禮
  慶成
  上帝垂恩儲祉將以慶成
  欵謁天神
  欵謁天神修禮地祗
  展宷錯事
  展宷錯事宷官也
  名山顯位
  名山顯位望君之來君乎君乎侯不邁哉上並封禪文
  登假皇穹
  登假皇穹鋪衍下土楊雄劇秦美新
  増封廣禪
  増封太山廣禪梁甫同上
  疾病遺忠
  司馬相如洿行無節但有浮華之詞不周於用至於疾病而遺忠主上求取其書竟得誦述功徳言封禪事忠臣效也班固典引序
  帝者上儀
  帝者之上儀誥誓所不及也同上
  封神丘
  封神丘兮建龍碣班固銘
  隆碣見上
  廵狩門
  良常山
  秦始皇發句曲北垂山嘆曰巡狩之樂莫過於山海自今已徃良為常也爾乃羣臣並稱壽嘆曰良為常矣乃改句曲北垂為良常之山
  帝狩王㳺
  虞風載帝狩夏諺頌王㳺顔延年詩
  宸駕
  春方動宸駕東方也同上
  蹕嶠路
  山祗蹕嶠路水若警滄流同上
  天儀
  神御出瑶𨋎天儀降藻舟畫舟也同上
  靈誅
  先驅摠昌㑹後至伏靈誅宋之問禹廟詩
  崇文駐歩
  崇文時駐歩東觀還停輦
  龜城
  龜城秦惠王遣張儀收蜀之行跡築子城故殷文圭云象闕近灾龜城出狩謂僖宗避巢冦出幸西川也
  木偶馬
  漢武帝因廵狩禮其名山大川用駒者悉以木偶馬代
  征伐門親征和戎附
  揃妖覇
  掃蕩逰氛克揃妖覇北史
  掃逰氛見上
  鋭欲發
  伍被為王言用兵權變於是王鋭欲發注言王意欲發兵如鋒刃之銳也
  䲔鯢
  古者伐不敬取其䲔鯢築武軍封以為大戮於是乎有京觀以懲滛慝䲔古鯨字
  天下誅
  長驅西征致天下誅陳孔璋檄
  兵不鈍鋒
  兵不鈍鋒言兵未用而克
  登寅車
  登寅車而戒路執金板而先驅麾鉞一臨凶黨氷泮
  金板先驅見上
  碎轒輼
  碎轒輼破穹廬轒音汾輼於云反匈奴車也長楊賦
  指日遄逝
  指日遄逝言定日而行也潘安仁詩
  龍戰虎爭
  龍戰虎争分裂諸夏班孟堅賔戯
  夷險芟荒
  夷險芟荒掃除羣穢同上
  義征不譓
  義征不譓譓順也封禅文
  武怒
  奮其武怒運其神策
  刷馬
  刷馬江洲洗兵海島
  動軔
  盛暑行師詩人所重實非至尊動軔之時
  二毛不戎
  二毛不戎則老者無頓伏之患
  投杯震怒
  齊文宣嘗於東山㳺宴以關隴未平投盃震怒召魏收於前立為詔書宣示逺近將事西行西人震怒
  纂嚴
  皇帝親征纂嚴事畢解嚴
  香火情
  唐太宗令騎告突利可汗曰爾徃與我盟急難相救今将兵來何無香火之情
  交臂受事
  單于震駭交臂受事屈膝請和交臂拱手也司馬相如
  籍田門
  青旗肅事
  祥正而青旗肅事土膏而朱紘戒典注言行籍田禮青旗籍田之旗朱紘冠飾也王元長䇿秀才文
  元旬
  將崇嚴配必在元旬上旬也
  震方千畆
  普通三年詔曰平秩東作義不在南前代因襲有乖禮制可於震方具兹千畆於是徙籍田於東郊外
  豫耕司
  梁普通四年二月耕籍田賜孝悌力田爵一級豫耕之司尅日勞酒
  神倉
  神倉所謂御廪也
  青輅黛耜
  籍田東郊青輅黛耜順春氣也注耒端曰耜潘岳賦紺轅綴於黛耜
  籍歛時
  籍歛之時掩收嘉榖師古曰籍歛謂收籍田也房中歌
  弄田
  漢昭帝㓜即位耕於鉤盾弄田注宦者近署故徃試耕為戯弄
  乙地
  漢章帝正月北巡耕於懷縣其籍田儀正月始耕嘗以乙日祀先農及耕於乙地
  三葢車
  宋文帝耕于辰地乘耕根三葢車駕蒼駟建青斾佩蒼玉王公以下皆衣青
  盡壠耕
  唐明皇欲重勸耕籍遂進耕五十餘歩盡壠乃止
  千畆甸
  皇帝親帥羣后籍於千畆之甸注甸郊野之稱籍田賦
  青壇翠幕
  青壇蔚其岳立翠幕黕以雲布春故也
  遐阡邇陌
  遐阡繩直邇陌如矢
  葱犗
  葱犗服于縹軛紺轅綴于黛耜犗牛也
  御耦
  乃降靈壇撫御耦
  洪縻
  洪縻在手牛轡也
  禮動義舉
  籍田以禮動大閱以義舉魏都賦
  缺三推
  周宣墮千畆之籍虢公納諫漢文缺三推之義賈生置言吐囘反王元長䇿秀才文
  八校
  山川八校滿井邑三農竟王維應制
  郊祀門
  竹宫
  漢儀郊泰畤皇帝平明出竹宫東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
  代牲以麫
  梁天監中祈告天地宗廟以去殺之理欲被之含識郊廟牲牷皆代以麫其山川諸祀則否時以宗廟去牲則為不復血食朝野喧囂竟不從是年冬宗廟薦羞始用蔬果
  薦用⿱果見上
  幔城
  在郊丘故有帷幔城
  清平官
  南詔謂祠臣為清平官
  夕祼霄燔
  黄流凝夕祼紫熖亘宵燔王禹玉郊祀慶成
  宸幄帝轅
  星拱低宸幄雲囘䕶帝轅王禹玉郊祀慶成
  大圎
  寶歴迎長至神丘放大圓王禹玉郊祀慶成
  千福一誠
  靈宫千福墮清廟一誠專王禹玉南郊
  側班
  側班囘衆弁虚次待高煙注舊制親祠百官側班迎駕詔特止之自亞献行禮不入小次拱立以俟升燎王禹玉
  虛次見上
  𤋲膋蕭
  𤋲膋蕭注膋腸間脂蕭香蒿𤋲人說反漢房中歌
  紫壇
  爰熈紫壇熈興也漢房中歌
  嘉壇
  扢嘉壇椒蘭芳扢摩也漢房中歌
  雍神休
  惟漢十世將郊上𤣥雍神休雍讀曰擁甘泉賦
  靈辰
  乃命羣僚歴吉日恊靈辰星陳而天行
  八神警蹕
  八神奔而警蹕
  玉車千乗
  敦萬騎於中營方玉車之千乘
  上宿
  秦嘗以十月上宿郊見注云上旬也漢志
  若光輝
  文帝作渭陽五帝廟親郊見爟火舉而祠若光輝然屬天焉漢志
  練時日
  郊祀曲名也練選也房中歌
  三犧
  薦三犧效五牲東都賦
  天行星陳
  天行星陳清道案列東京賦
  元祀
  元祀惟稱羣望咸秩注元大也
  髙煙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蘸燎之炎煬致髙煙乎太一東京賦
  歆馨
  神歆馨而碩徳祚靈主以元吉
  祚元吉見上
  大丙弭節
  東京賦大丙弭節風后陪乗注淮南子曰鉗旦大丙之御也馬莫使之而自走
  皇皇帝天
  魏明帝冬至祀皇皇帝天於圎丘
  六鸞八騄
  升金軒撫太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六鸞齊八騄郭璞南郊賦
  二丘
  齊孝閔祀圎丘詔曰予本自神農其於二丘宜作厥主
  上天之縡
  上天之縡香旭卉兮縡事也旭卉難知也甘泉賦
  郊祖展義
  天子有事於柴丘以郊祖而展義閑居賦
  高燎煬晨
  髙燎煬晨金精照夜金精流星也顔延年詩
  萬玉陪
  殷薦三神享明祠萬玉陪宗楚客詩







  海録碎事卷十上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