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下 海録碎事 卷十一上 卷十一下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十一上   宋 葉庭珪 撰臣職部上
  官制門
  右内史
  周官有内史秦因之掌理京師漢景帝分置左右内史武帝更左内史為京兆尹右内史為馮翊都尉曰扶風
  洗馬
  洗馬秦官也漢亦曰洗馬前驅也國語句踐為夫差洗馬或作先
  改奉常
  魏黄初元年改奉常為太常
  亞三司
  漢文帝始用宋昌為衞將軍位亞三司
  同三司
  章帝始使車騎將軍馬防班同三司同三司之名自此始
  儀同
  殤帝延平元年鄧隲為車騎將軍儀同三司儀同之名自此始
  開府
  魏以黄權為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開府之名自此始
  如同三司
  晉羊祐為車騎將軍加開府如同三司之儀又自祜始
  特進
  漢制諸侯功徳優盛朝廷所敬異賜位特進在三公下故成都侯王商以特進領城門兵置幕得舉吏如將軍是也隋唐以為文散官
  光禄大夫
  秦時光禄勲屬官有中大夫漢武帝更名光禄大夫
  金紫光禄
  魏晉以來以光禄大夫皆銀章青綬其重者詔加金章紫綬則謂之金紫光禄大夫而謂本光禄為銀青光禄大夫
  銀青光禄見上
  正議通議
  正議大夫通議大夫皆隋置散官取秦大夫掌議論之義
  中散大夫
  中散大夫王莽所置後漢因之
  太中大夫
  太中大夫中大夫皆秦官漢因之武帝改中大夫為光禄大夫
  朝議大夫
  朝議大夫隋置散官取漢諸大夫得上奉朝議為名
  朝請大夫
  朝請大夫隋置散官取漢將軍公卿年徳髙重者以列侯就第特進奉朝請之義
  通直郎
  通直郎隋置蓋採晉宋以來諸官皆有通直謂官髙下而通為宿直者也
  宣義郎
  隋置游騎尉為散官唐改為宣義郎取梁宣義将軍之名
  承務郎
  承務郎唐置蓋因隋尚書省二十四司承務郎之名也
  儒林郎
  儒林郎取儒林傳之義隋置
  文林郎
  文林郎隋置取北齊文林館之義
  戊巳校尉
  漢元帝初元元年置甲乙丙丁庚辛壬癸皆有正位唯戊巳寄治所置校尉亦無常居故名
  計相
  漢書張蒼為計相注云專主計籍
  儒林校尉
  蜀先主署周羣為儒校尉
  鳧鴨名官
  後魏道武名官皆擬逺古雲鳥之義諸曹走使謂之鳧鴨取其飛之迅速伺察宫禁謂之白鷺取其延頸逺眎
  禄制門
  斗食
  漢制百石而下有斗食佐史之秩注云計日而食一斗二升也
  職分田
  隋開皇中内外官給職分田又給公廨田以供用
  宰相門
  端右見章奏門
  三不開見時號數稱門
  滅賊手
  眀皇見除目肅宗擢房琯為相謂裴士淹曰亦不是滅賊手
  仍世宰相
  謝琨仍世宰相一門兩封
  珮馬
  李賀沙路曲栁隂半眠丞相樹珮馬玎玲踏沙路
  通明相
  漢書翟方進為相以儒雅縁飾法律號為通眀相
  真漢相
  王商真漢相
  鶴相
  丁晉公自稱化鶴之裔為印記時謂鶴相湘山集
  退思巖
  魯宗道為執政營一小室畵山水退朝獨坐謂之退思巖雖妻子不得入國老閒談
  堂老
  宰相相呼故曰堂老國史補
  削寒温
  李徳裕在相位不以顔色假人南遷或作詩嘲之目視巨僚亡匕箸氣吞同列削寒温雜記
  癭相
  國史王欽若項有小疣人目為癭相
  持國秉
  許負言周亞夫侯八歲為将相持國秉彼命反
  顓為丞相
  初周勃為右丞相位第一陳平為左丞相位第二後勃謝免相而平顓為丞相
  金甌命相
  眀皇命相先以八分書書姓名金甌覆之眀皇十七事
  相車
  林館經春瑞氣浮當時曽約相車遊白樂天
  宰廷
  宜進躐於賢序以延登於宰廷
  公槐
  沈佺期和户部尚書叅跡樞揆御栁垂仙掖宫槐覆禮闈
  代天理物
  𤣥宗以張守珪破可突千有功将與宰相張九齡曰宰相代天理物不可以賞功遂止
  是非相半
  馮道常問熟客曰道在政事堂有何説曰是非相半
  上相鄉
  馮道為相勑改所居鄉曰上相鄉里曰中台里
  上宰
  上宰英宰名宰時宰職林
  冢司
  再升台座三入冢司宋璟表
  債帥
  韋公作相債帥鮮矣言韋處厚當軸帥臣不用納賂
  唐宣宗探丸命相商芸小説
  湯左相
  位髙湯左相權摠漢諸侯韓翃送王相公
  煙霄失路
  劉鄴罷平章事授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都督長史内殿謝不及笏記自叙十句語云霖雨無功深愧代天之用煙霄失路未知歸骨之期僖宗為之惻然
  相兼二八
  相兼二八將猛四七魏都賦
  洪鈞
  洪鈞陶萬類張茂先
  大鈞坱北
  大鈞播物坱北無垠鵩鳥賦
  英袞
  英袞暢人謀謂宰相也謝𤣥暉
  宗衮
  阽危賴宗袞謂王導謝朓和王融故云宗袞
  含一之徳
  以含一之徳據上台之位含一咸有一徳也含咸也阮嗣宗奏記
  廊廟宰
  親戚貪佞之黨悉為廊廟宰李陵書
  元宰
  元宰比肩於尚父中鉉繼踵乎周南王元長詩序
  秉鈞當軸
  秉鈞當軸之士身兼官以十數晉紀總論
  登翼王室
  登翼王室寅亮聖皇班孟堅銘
  槐庭
  賛道槐庭王仲寳碑
  補山龍
  王建詩旱歲天教作霖雨明時帝用補山龍謂補袞也
  一言寤意
  一言寤意旬月取宰相田千秋
  居位自稱
  居位自稱踰于前後數公言田千秋為相稱職也
  車丞相
  田千秋老年朝見得乗小車至宫殿因號車丞相
  吏扶夾
  蔡義為宰相年八十餘貌似老嫗行歩俛僂常兩吏扶夾乃能行
  黄閣
  宋志曰三公黄閣前史無其義按禮記士蹕與天子同公侯大夫則異鄭𤣥注云士賤與君同不嫌也天子朱門洞啓當陽之正色也三公之與天子禮秩相亞故黄閣以示嫌疑是漢制也
  門無闐
  凡丞相府門無闐不設鈴鼓言其大開無節限也
  大丞相
  魏定制置大丞相第一品
  為丞相起
  皇帝見丞相起謁者賛稱曰皇帝為丞相起起立乃坐皇帝在道丞相某迎謁者稱曰皇帝為丞相下輿下立乃升車也
  上相
  陸賈謂陳平曰足下位為上相
  丞相
  秦悼武王始置丞相官以樗里疾甘茂為左右丞相
  相國
  始皇立尊呂不韋為相國
  丞天子
  丞相金印紫綬掌丞天子助理萬幾
  俸錢六萬
  漢丞相月俸錢六萬
  三日醒見時號雜名門
  文昌相
  武后改二僕射為文昌左右相
  左右丞相
  開元元年改為左右丞相
  上署
  黄案左僕射上署右僕射次之齊朝如此
  睡相
  蜀孟昶相徐光溥遇事輒發李昊等嫉之後有議論光溥熟睡而已時號睡相
  魁柄
  漢書授以魁柄注云魁柄以斗為喻也
  黒頭公
  王導謂諸葛恢曰明府當為黒頭公
  執政門
  左右肅機
  唐龍朔二年改左右丞左右肅機
  上階
  北齊左丞為上階右丞為下階
  小門下
  通典魏晉以來給事黄門侍郎亦知詔誥呼為小門下
  大臣門
  名載籙圗
  名載籙圗事應天人運命論
  紆佩金紫
  紆佩金紫光國垂勲蔡伯喈碑
  五府
  大將軍太尉司徒司空及太傅此東漢之五府也
  皇佐
  邊讓章華臺賦曰建皇佐之高勲
  國老門
  年耆即世
  先帝武臣宿兵年耆即世曹子建表
  典刑未滅
  典刑未滅故老猶存辨亡論
  三老五更
  所司先奏定三師三公致仕者用其徳行及年髙者一人為三老更一人為五更
  宿齒
  煬(「旦」改為「𠀇」)帝詔曰蘇威先皇舊臣朝之宿齒
  三公門
  黒頭三公
  崔光見王彧謂人曰黒頭三公當此人也後魏
  黄閣鴟尾
  南史陳舊制三公黄閣㕔事置鴟尾
  台室
  増華台室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彩軒宫注台室三公位月賦
  助鼎和味
  漢官儀太尉司空司徒長史號為毗佐三台助鼎和味
  上公
  後漢置太傅一人謂之上公
  三公萬石
  漢置三公號稱萬石風俗通曰三公一歲共食萬石
  中鉉
  大啓南康爰登中鉉言褚淵為司徒也
  鑾躅
  出陪鑾躅入奉帷殿
  班劍
  褚淵以侍中司徒録尚書給班劍三十人晉公卿禮秩曰諸公給虎賁二十人持劍
  上宰朝
  潘安仁詩云再升上宰朝謂司空太尉府也
  鼎司
  位厠鼎司言三公也劉越石表
  儁老
  華歆為司徒詔曰司徒國之儁老
  侍中門
  二離
  晉何劭王濟皆侍中傅咸贈詩曰雙鸞遊蘭渚二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輝
  綺襦紈袴
  侍中舊用儒者然貴子弟榮其觀好至乃襁抱坐受寵位具𢃄脂粉綺襦紈袴鵕䴊冠
  貂拂帝手
  宋文帝朝王華等每與帝接膝貂拂帝手拔貂置案上語畢復手挿之蕐時為侍中
  髦頭
  晉武帝時彭權為侍中帝問髦頭之義權曰秦紀云秦國有怪獸觸山截波無不崩潰唯畏髦頭故使持之以衛至尊也
  佩水蒼玉
  侍中武冠綘朝服佩水蒼玉
  侍中寺
  門下省後漢謂之侍中寺
  含香見文貴門
  執虎子
  魏畧曰舊儀侍中親省起居故俗謂之執虎子
  管喉脣
  劉湛王華王曇首殷景仁四人俱為侍中同管喉脣
  小宰相
  魏孝昌中政歸門下時謂侍中黄門為小宰相
  門下省門
  東臺
  唐龍朔二年改門下省為東臺
  鸞臺
  武后改門下省為鑾臺
  黄門省
  開元元年改門下省為黄門省
  政事堂
  舊制宰相常於門下省議事謂之政事堂唐永淳二年中書令裴炎以中書執政事筆其政事堂合在中書遂移在中書省
  尚書省門
  兩省
  唐時謂尚書省為南省門下中書為北省亦謂門下省為左省中書為右省或通謂之兩省
  尚書臺
  尚書總謂之尚書臺亦曰中臺
  省主
  尚書令若闕則左僕射為省主
  門外下車
  宋志曰今朝士詣三公尚書丞詣令僕射尚書丞郎並門外下車脱履度門閾乃納履也
  都堂
  唐尚書省亦謂之南省都堂居中左右分司都堂之東有吏部户部禮部三行每行四司左司統之西有兵部刑部工部三行每行四司右司統之凡二十四司分曹共理而天下之事盡矣
  文昌天府
  文昌天府衆務淵藪内外所折衷逺近所禀仰故李固云陛下之有尚書猶天之有北斗
  領尚書
  西京霍光張安世並領尚書事章帝以趙喜牟融録尚書事尚書有録名自此始
  録尚書見上
  僕射
  僕射秦官漢因之自侍中尚書博士郎皆有之古者重武官有主射以督課僕主也或云言其僕役于射也軍屯吏則曰軍屯僕射永巷則曰永巷僕射
  百官本
  蕭望之言尚書百官本國家樞機
  黄白案
  白案則右丞上署左丞次署黄案則左丞上署右丞次署齊朝如此
  契刀囊
  凡尚書文詣中書省者密事皆以契刀囊盛之封以丞相印
  内臺見臺省門
  中書省門
  執政事筆見門下省政事堂
  置勑行文
  唐太宗謂侍臣曰中書門下機要之司詔勑如有不便皆須執論若唯置勑行文而巳人誰不堪何須簡擇以相委付自今詔勑疑有不穏必須執之
  西臺
  後魏謂中書省為西臺宣武帝謂中書監崔光曰卿是朕西臺大臣
  紫㣲省
  開元元年改中書省為紫㣲省
  鳯閣
  唐光宅元年改中書省為鳯閣凡中書官隨署名改
  紫㣲令
  開元元年改中書令為紫㣲令
  政本
  中書政本宜以賢眀之選更置士人蕭望之傳
  難比肩
  王濛為中書郎四年無人對以濛難比肩也
  西垣清禁
  坡詞中書省謂之西掖劉植詩誰謂柏去逺隔此西掖垣拘此清切禁中情無由宣
  清切禁見上
  行中書
  大令小令並見時號
  翰苑門
  香案吏見地理門
  占得翰林
  唐裴敬撰李白墓碑云太白以詩著名召入翰林世稱才名占得翰林他人不復爭先
  翰林伯
  王屋山人魏萬酬翰林謫仙子詩雪上天台山春逢翰林伯李白
  金門詔
  晨趨紫禁中夕待金門詔李白
  先鳴翰林
  白也不敏先鳴翰林李白
  銀臺三昧
  李肇翰林志每下直出門謂之小三昧出銀臺門乗馬謂之大三昧如釋氏之去纒縛而自在也
  茘枝來
  茘枝來自逺盧橘賜仍新先朝初南方曽獻茘枝亦䝉頒賜自後以逺罷獻李徳裕詩時為學士
  盧橘賜見上
  銀花牓
  銀花懸院牓謂學士院也李徳裕
  銀杏葉
  借騎銀杏葉學士初入院例借飛龍馬李徳裕
  承聖㫖
  代予言不易承㫖偏勞翰林承聖㫖李徳裕
  菱紙
  侵紅㸃書詔皆用菱汁持紙李徳裕
  引鈴絛
  神撼引鈴絛學士院有急命即鈴索自揺習以為異李徳裕
  寺遨
  分阻盃盤㑹閒期寺觀遨學士無過從聚㑹之例時時相期於寺觀閒行而已李徳裕
  内相
  唐徳宗時外有宰相主大議而陸贄常居中叅裁可否時號内相
  一條冰見文貴門
  青錢
  張鷟文詞猶青銅錢萬選萬中時號青錢學士
  八塼學士
  唐李程為翰林學士初學士入院常視日影為𠉀程性懶日過八塼乃至時號八塼學士
  金鸞坡
  唐徳宗朝學士常召對于浴堂門又移院于金鸞坡
  視草見臺省門
  私人
  肅宗朝皆云學士是天子私人侵亂綱紀
  掌中抽草
  偽蜀幸寅遜夢掌中抽草占者曰君必遷翰林學士未幾出召為學士
  草頭木脚見時號雜名門
  金蓮燭見文貴門
  給事中門
  名儒國親
  給事中侍從左右位次侍中或名儒或國親後漢志
  東臺舍人
  唐龍朔中改給事中為東臺舍人
  黄扉
  唐郭承嘏為給事中文宗曰承嘏乆在黄扉
  青𤨏拜
  羅隠累徴給事中不起羅衮贈詩曰向夕便思青瑣拜近年曽伴赤松遊漢舊儀黄門郎屬黄門令每日暮入對責𤨏門拜名曰夕郎亦謂之夕拜今給事中是也
  夕郎見上
  給事中
  給事中以有事殿中故名
  給事郎
  隋時吏部置給事郎煬帝移為門下之職
  塗歸見詔命門
  中書舍人門
  言皆破的見言談門
  一佛出世
  談苑文宗尤重内外制之任嘗謂近臣曰詞臣之選古令尤重朕聞朝廷除一舍人六親相賀諺以為一佛出世豈容易哉
  使子草詔
  荀朂為中書監使子組草詔傅祗為監病風又使子暢為啓華廙為監時戎事多不洩廙啓武帝召授子薈草詔前後相承以子弟管之自此始也廙余力切
  四户
  齊永平初中書舍人四員各住一省時謂之四户權傾天下
  綸闈
  盧檟久次綸闈五代史
  佳舎人
  文襄嘗曰裴仕禮佳舍人也
  辜負字
  馮玉為中書舎人非代言之才所得詞㫖多託殷鵬為之嘗問姑息字人以辜負字示之玉亦信之五代史
  斵窻舍人
  唐陽滔為中書舍人時促命草制而吏持門鑰他適無舊本檢視乃斵窻取之時號斵窻舍人朝野僉載
  綸省
  除中舍人李乂為學士詞云綸省推髙
  起居舍人門起居郎附
  螭頭
  文宗朝詔左右省起居賫帋螭頭記事記言故開成事最詳
  言為尚書
  古者左史記言右史記事事為春秋言為尚書帝王靡不同之
  左侍極
  桺玭為左史其著序訓自稱左侍極
  螭坳
  左右史分立殿下直第二螭首和墨濡筆皆即坳處
  第二螭見上
  時政記
  舊制起居舍人及起居郎唯得對仗承㫖仗下之後謀議不得聞武太后時文昌右丞姚璹以為帝王謨訓不可無紀若不宣自宰相史官無從而知表請仗下所言軍國政要則宰相一人撰録每月封送史舘謂之時政記自璹始也
  起居舎人
  隋煬(「旦」改為「𠀇」)帝於内史省置起居舍人二員次内史舍人下
  内史舎人見上
  起居郎
  唐貞觀二年省起居舍人移其職於門下置起居郎二人
  左右史
  龍朔二年改為左右史郎為左史舍人為右史
  墨筆
  墨筆執牘伺君之過書之
  珥筆
  優游省闥珥筆華軒珥執也陸士衡四言詩
  六尚書門
  掌喉脣
  獻替惟扆實掌喉脣出納言詞也沈休文碑
  文昌天府見尚書省門
  八座尚書
  魏世事統臺閣重内輕外故八座尚書即古六卿之任也
  古六卿見上
  百官本見尚書省門
  曳革履
  鄭崇為尚書僕射數諫爭毎見曳革履上笑曰我識鄭尚書履聲
  古稱司㑹
  尚書古稱司㑹實管王言任彦升啓
  吏部門
  金背鏡
  髙季輔為吏部侍郎凡有遷叙時稱允當太宗嘗賜金背鏡以表清鍳
  麟之口
  唐裴光庭為吏部尚書以門下主事閻麟之為心腹毎麟之裁定光庭隨而下筆時語曰麟之口光庭手
  伏獵侍郎
  蕭炅讀伏臘為伏獵號伏獵侍郎
  吏部品髙
  歴代吏部侍郎尚書品秩悉髙于諸曹
  題目
  山濤為吏部尚書用人皆先密啟然後公奏凡所題目終始如其言唯用陸亮尋以賄敗
  法不如
  毛玠為吏部尚書無敢好衣美食者魏武嘆曰孤之法不如毛尚書
  署紙尾
  宋時徴豫章太守蔡廓為吏部尚書廓謂左丞傅隆曰選皆由我乎隆言之執政徐羡之曰黄門以下專以相委過此則與衆參之廓曰我不能為徐羡之署紙尾遂不就選案黄紙録事尚書與吏部尚書連名故云署紙尾
  舉扇一揮
  梁蕭子顯為吏部尚書性凝簡負才氣見九流賔客不與交言但舉扇一揮而已衣冠切恨之
  文部
  天寳改吏部為文部掌文官選舉
  太常伯
  龍朔二年改吏部尚書為司列太常伯侍郎為司列少常伯
  少常伯見上
  設齋自慶
  崔元暉為吏部侍郎介然自守絶于請謁轉文昌左丞選司令史乃設齋自慶武后聞之復拜天官侍郎
  衣冠傾屬
  王泰為都官尚書能接人士皆願其居選官頃之為吏部尚書衣冠傾屬
  功論郎
  漢光武改尚書三公曹主歲書考課課諸州郡魏尚書有考功定課二曹宋元嘉中又置功論郎
  主爵
  北齊有主爵乃今之司封
  談風月
  徐勉為吏部尚書常與門人夜集客有求詹事五官勉正色曰今夕止可談風月不宜及公事
  門庭蕭索
  褚炫在選部門庭蕭索賔客罕至
  省眼
  舊説吏部為省眼職林
  銓綜亷平
  晉李𦙍為吏部郎銓綜廉平
  佳吏部
  褚亮屬桓彛覓一佳吏部彛曰輿縣宰徐寧海岱清士遂用之
  怨響
  袁聿脩為吏部尚書素品孤官頗有怨響
  素品孤官見上
  户部門
  户部二妙
  韋虛心善剖判宋之問工詩時言户部有二妙
  版使
  韋燠辭判户部歸謂甥姪曰已讓版使矣
  民曹
  前漢尚書五人其一為僕射四人分為四曹有常侍曹二千石曹民曹客曹
  司度
  龍朔改度支為司度
  司珍
  龍朔改金部為司珍天寳改為司金
  司金見上
  司庾
  龍朔改倉部為司庾
  司儲
  天寳改倉部為司儲
  民部
  後周有民部隋改度支為民部唐改户部避太宗諱
  司元
  龍朔二年改度支尚書為司元太常伯
  左右民曹
  晉有左右民宋齊以下或為左民或為左户
  人部人曹
  北齊分户部為左户右尸魏又為左民右民後又為人部人曹皆户部也
  禮部門
  南省舍人
  唐制禮部為南省舎人
  為宰相
  禮部侍郎雖為宰相除還為陛下為宰相
  司禋
  司禋大夫祠部郎中也龍朔年改
  職祠
  開元改祠部為職祠
  冰㕔
  因話録唐號祠部為冰㕔言其清且冷也
  牆東膳部
  唐制郎官前行為要後行為閑王上客自侍御史除膳部或戲之曰有意嫌兵部專心取考功誰知脚蹭蹬却落省墻東膳部在省東
  兵部門
  兵署
  白居易和李相公任兵部日移四松詩右相歴兵署四松皆手栽
  彌尚簡率
  李懐逺除兵部尚書雖久居榮位而彌尚簡率園林宅室無所改作
  無不召見
  韋澳遷兵部侍郎與同僚蕭㝠深為宣宗所遇每二人同直無不召見詢訪時事
  公務修整
  裴光庭轉兵部郎中在職公務修整
  古今難疋
  魏徴表薦杜正倫以古今難疋遂擢授兵部員外郎
  刑部門
  憲曹郎
  煬帝改吏部為選部郎禮部為儀部郎兵部為兵曹郎刑部為憲曹郎工部為起曹郎
  白雲司
  黄帝以雲紀事秋官為白雲類要刑部曰白雲司職人命是懸孫逖行裴敦復刑部侍郎制云俾踐白雲之司
  覆獄歔欷
  劉祥道遷刑部尚書每覆大獄必歔欷累嘆
  庭無留事
  李適之拜刑部尚書適之雅好賔友飲酒一斗不亂夜則宴賞晝決公務庭無留事
  比盤
  比部得廊下食以飯從者號比盤
  工部門
  起部尚書
  晉宋以來有起部尚書每營宗廟宫室則權置之事畢則省
  司平
  龍朔改工部尚書為司平太常伯
  農部郎
  魏有農部郎今之屯田也
  田曹
  太康中謂屯田為田曹
  司虞
  龍朔改虞部為司虞
  九卿門
  清郎清卿見清白門
  奉常
  叔孫通既定朝儀帝拜為奉常注解在百官公卿表後改為太常也
  掌故
  晁錯以文學為太常掌故注六百石吏主故事也
  尚書裏行
  太常卿在六曹尚書之下與尚書丞郎同幕次謂之尚書裏行談録
  臣卿乃少
  後魏孫紹為太府少卿髙帝問卿何年老曰臣雖年老臣卿乃少遂遷正卿
  禮樂卿
  帝命詩書将壇登禮樂卿杜牧送崔少常出鎮夏州
  司衛
  龍朔間改衛尉為司衛
  位居九列
  太僕正卿位居九列出唐書
  九卿首
  漢官解詀曰太常事重職尊故在九卿之首
  上卿
  耆舊傳趙典為太常雖身處上卿而布被瓦器也
  平亭
  張湯請博士弟子治尚書春秋補廷尉史平亭注亭亦平也
  司宗司屬
  司宗司屬宗正卿之異名唐書
  司屬籍
  宗正設官實司屬籍
  鴻臚
  周有大行人秦有典客漢改為鴻臚應劭注鴻聲臚傳也所以傳聲賛導也
  大農令
  秦有理粟内史景帝更名大農令武帝改為大司農
  調度
  後漢邊郡諸官請調度者大司農皆為給報損益多寡取相給足
  外府
  龍朔改太府為外府
  司府
  光宅改太府為司府
  奉常
  太常漢初曰大常欲令國家盛大常存惠帝更名奉常
  左平
  後漢志注前漢廷尉有左右平世祖省右而猶曰左平
  五監門
  第一官
  髙祖除劉孝綽秘書丞謂周捨曰第一官當用第一人
  朋字未正
  劉宴十歳為正字𤣥宗問正得幾字對曰餘字皆正唯朋字未正
  麟臺正字
  陳子昻為麟臺正字
  體中何如
  江左多任貴遊而梁世尤甚時諺曰上車不落有著作體中何如則秘書言其不用才也
  三閣
  晉令曰秘書郎掌中外三閣經籍覆校殘缺正定脱誤
  天下清官
  梁武帝曰秘書丞天下清官
  鉛粉筆
  殷文圭啟云鉛筆才刋於魯籍注云魏曹褒為秘書郎鉛粉之筆刋正魯籍即孔聖六籍之書也
  魯籍見上
  秘書監
  桓帝延熈二年始置秘書監
  秘書丞
  魏武始置令丞
  司津監見雜官門
  蘭臺大夫
  唐龍朔改秘書丞為蘭臺大夫
  十日遷
  宋齊秘書郎四員尤為美職皆為甲族起家之選其居職例十日便遷
  蘭臺郎
  龍朔改秘書郎為蘭臺郎
  正書
  齊集書有正書北齊秘書省有正字
  秘文
  啟發篇章校理秘文西都賦
  公曽中經
  荀朂字公曽為秘書監與張華依劉向别録整治書籍亂者以為中經
  祭酒
  胡廣曰凡官名祭酒皆一位之元長古者賔得主人饌則老者一人舉酒以祭地故以祭酒為稱漢之侍中魏之常侍皆有祭酒吳王濞為劉氏祭酒亦此義
  營繕監
  龍朔改将作監為營繕監光宅中復改為繕工監
  國子寺
  齊孝昭帝詔國子寺備立官屬依舊置生講習經典歲時考課
  書驢劵
  北齊鄴下諺曰博士買驢書劵三紙未有驢字
  露門學士
  後周置露門文學博士王褒庾信等並焉
  魯詩宗
  博士江公世為魯詩宗注云為魯詩者所宗仰也西漢
  儒重之官
  凡祭酒司業皆儒重之官非其人不居職林
  東宫官門
  舅得詹事
  張説女嫁盧氏常為舅盧公求官説但指支牀龜示之歸告夫曰舅得詹事矣出傳載
  前名惶恐
  唐太宗撰太子接三師之儀與三師書前名惶恐後名惶恐再拜
  洗馬
  洗馬秦官也漢亦曰先馬如淳曰前驅也
  門大夫
  詔以錯為太子舎人門大夫注初為舎人又為門大夫晁錯
  升采儲闈
  升采儲闈謂為東宫官也
  儲𨽻
  顔延年詩云三妨儲𨽻五塵朝黻注云三任東宫官五任朝官也
  詹事
  詹事應劭云詹省也給也
  立草
  太子太傅立草少傅書真傅暢晉公卿禮秩
  卧傅
  髙祖謂張良曰子房雖疾強卧傅太子
  近朱赤
  傅立為太子太傳箴曰近朱赤近墨黒聲和則響髙傳胡亥秦氏以亡傅臣司訓敢告君王
  學直
  裴耀卿輔相王府典籖與掾丘悦文學革利器更直府中以備顧問稱為學直
  宫卿
  唐令則身任宫卿時為左庶子也
  端尹
  唐龍朔改詹事為端尹少詹事為少尹
  宫尹
  唐垂拱年改詹事為宫尹
  宫端
  江摠為宫端
  春坊
  隋罷詹事置門下坊典書坊唐改門下坊為左春坊典書坊為右春坊
  針毡
  杜錫為太子中舍屢諫愍懐患之置針於錫所常坐毡中刺之流血
  宫臣
  矯近厠宫臣陸機為太子洗馬故云
  奉龍潜
  臣早奉龍潜任彦升啓

  海録碎事卷十一上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