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13下

卷十三上 海録碎事 卷十三下 卷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十三下   宋 葉庭珪 撰
  梵語門
  菴摩羅果
  菴摩羅果即廣州餘甘
  母陀羅手
  母陀羅手亦云吉祥手即結決定印也
  尸羅
  尸羅唐言戒
  毗梨耶
  毗梨耶唐言忍辱
  祗夜伽陀
  祗夜伽陀唐言諷誦
  彌戾車
  彌戻車華言惡見
  跋難陁龍
  跋難陁龍唐言賢喜也無耳能聴
  芬陁利
  梵語芬陁利此言白蓮花𣵀槃經云如來之身非胎所汚如芬陁利花本身清浄故
  優曇花
  阿含經當觀如來出世如優曇鉢羅花言此花之難值佛亦如之
  支提
  有舍利名塔無舍利名支提滅惡生善處也
  阿闍梨
  阿闍梨華言軌範師又云悦衆
  檀越
  心中初求最後檀越以為齋主注梵語檀波羅蜜華言布施既行布施然後越生死此岸到菩提彼岸
  旃陀羅
  旃陀羅華言嚴熾惡業復云不律儀者則畋獵漁捕屠兒之類
  毗羅眡子
  毗羅眡子注此苦行外道淘糟飲汁㧞髪灰身六師之中第三師也
  經門
  七滿八平
  十論經佛身七處滿持地經佛表裏八處平滿
  三獸渡河
  婆沙論三獸渡河兔浮水上馬及一半象窮底喻薩縁覺聲聞所得有淺深也
  二諦
  𢎞明集昭明太子荅問二諦一真諦二俗諦真諦曰第一義諦俗諦亦曰世諦
  惠水
  昭明啟云甘露入頂𠅤水灌心
  心燈意蘂
  晉安王書伏承浄名法廣親承金口辭珎鹿苑理性鷲山豈止心燈夜炳亦乃意蘂晨飛
  六度
  登六度舟入三昧海陳宣帝懴文
  水鳥樹林
  水鳥樹林皆説法出經土木瓦礫助發機傳燈録
  旃檀林
  旃檀林中必無雜樹
  智慧劍
  以智慧劍破煩惱賊金光明經
  此岸
  不此岸不彼岸不中流而化衆生
  解脱漿
  甘露法之食解脱味為漿
  八正路
  象馬五通馳大乗以為車調御以一心遊於八正路
  八解池
  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布以七浄華浴於無垢人
  法喜妻
  智度菩薩母方便以為父一切衆導師無不由是生法喜以為妻慈悲心為女善心誠實男畢竟空寂舍
  智寳
  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寳
  五欲淤泥
  菩薩示有妻妾綵女而常樂遠離五欲淤泥
  焦穀牙
  菩薩觀衆生如智者見水中月如水中泡如焦穀牙如空中鳥迹如石女兒
  法施會
  夫大施會不當如汝所設當為法施之會何用是財施會為
  無盡燈
  有法門名無盡燈無盡者譬如一燈然百千燈㝠者皆明明終不盡夫一菩薩開導百千衆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於其道意亦不滅盡是名無盡燈
  聚沬
  是身如聚沬不可撮摩如芭蕉中無有堅
  禪悦味
  維摩詰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已上並維摩經
  智鑰
  名相闗鏁非智鑰不能開
  軟語
  維摩經大富梵行所言誠諦常以軟語眷屬不離
  金箆
  老杜詩金箆定刮眼鏡象未離詮𣵀槃經云如目盲人為治盲故遣詣良醫即以金箆刮其眼膜
  千花蔵
  李紳詩貝葉千花蔵檀林萬寳篇
  鷄一飛
  阿含經人夀萬嵗時此閻浮州極大豐樂多有人民村邑相近如鷄一飛
  徙多河
  裝法師西域傳阿那婆荅多池在香山之南大雪山之北出清冷水屬南贍部州北面頗眡師子口流出徙多河潛流下地出積石山是為中國之河源
  悲田
  供父母曰恩田供佛僧曰敬田供貧病曰悲田總名曰福田見法論
  障火
  障火焚心印魔風颺劫灰
  愛酪沙彌
  經云愛酪沙彌生念愛心後生酪中作虫
  懈慢國
  菩薩處胎經云過此西方十二億那由他有懈慢國快樂安穏人欲往生阿彌陁佛國若従此國過人多染著即願生其中遂不得到阿彌陁佛國若人見此不貪不愛即得越過至安樂國此懈慢國亦曰疑城人遥見此城謂是極樂便生愛著
  安樂國
  疑城同見上
  五濁
  彌陁經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衆生濁命濁屍中作虫嬉戲往來不離其所
  重障山
  此諸會衆已離一切煩惱心垢及其餘習摧重障山見佛無礙
  妙法燈
  如來法王出世間能然照世妙法燈
  智慧燈
  又照世智慧燈
  解脱海
  此智蔵王解脱海
  憍慢幢
  妙光幢天王得摧滅一切憍慢幢解脱門
  慢高山
  一切衆生慢高山十力摧殄悉無餘
  欲海
  欲海漂淪具衆苦
  大福海
  一切衆生福徳力佛毛孔中皆顯現現已令歸大福海
  業海
  業海廣大不思議
  三明六入
  氣茂三明情超六入三明謂天眼明宿命明漏盡明六入謂眼入色耳入聲鼻入香舌入味身入觸意入法也
  一無
  釋二名之同出消一無於三幡
  三幅
  三幅注色一也色空二也觀三也
  斷見
  若定空則歸斷見若實有則落常情若有處所則成其境
  無一相
  無一相故遠離同緣無多相故遠離異緣以此義故名為真如
  癡猿捉月
  癡猿捉月渴鹿馳燄無而横計枉入苦輪
  苦輪見
  道非心外
  道非心外佛即心中
  歡喜海
  佛昔修治歡喜海
  法炬
  佛於闇障衆生海為現法炬大光明
  無邊法雨
  普發迅流主河神得普雨無邊法雨解脱門
  願光明
  以願光明浄世間
  布華如雲
  布華如雲主林神
  生芽發曜
  主林神得増長種種浄信芽解脱門
  浄信芽見
  慈惠根
  華林妙髻主山神得修習慈𠅤根解脱門
  開華匝地
  開華匝地主山神
  一牛吼
  尼連河側去人間五里一牛吼地
  大雲
  演一切法如布大雲一一毛端悉能容受
  辨才
  辨才如海廣大無盡
  普賢願海
  恒以所得普賢願海令一切衆生智身具足
  出離雲
  雨無量諸出離雲令諸衆生永度生死
  慧炬慈雲
  法華經世尊以智慧為燈炬又内典如來慈悲心如彼大雲䕃潤世界
  劫燼
  李紳法華寺色塵知有數劫燼豈無年
  小枝小葉
  嚴維法華寺聮句得法小枝小葉懐人如玉如金
  西方齋社
  遠法師與晉朝諸賢修浄土業結社白蓮又與道安雷次宗劉遺民共結西方齋社
  補蹠翁
  六度經云昔察㣲王謂補蹠翁孰最樂乎曰王樂也使之攝統權治握統萬機勞役其心王復問樂乎曰萬事勞心非如補蹠巧拙隨意
  意馬心牛
  意馬已成於寳馬心牛頓作於白牛
  火珠熟米
  北蔚單越人先世脩無我所觀報生彼國夀千年衣食自然粳米七寸火珠熟之
  三毒
  見棘刺樹當願衆生疾得剪除三毒之刺
  善意浴
  若見流水當願衆生得善意浴洗除惑垢
  五欲圃中
  五欲圃中耘除愛草
  善鎧
  常服善鎧趍無師法見著甲胄云
  禪悦食
  若飯食時當願衆生禪悅為食法喜充滿
  正法樓
  升正法樓徹見一切
  善見藥
  譬如有藥名為善見衆生見者衆毒悉除
  夜摩天
  夜摩天此名時分天為此天元日月晦明以蓮花開為晝合為夜
  世間燈
  已成兩足尊而作世間燈
  大智炬
  如來以大智炬燒邪見幢
  心𧉮
  調伏心𧉮令入道果
  苦惱芽
  心識策使遊戯六塵種苦惱芽無能制者
  大悲乳
  如來慈母育衆生普飲衆生大悲乳
  上藥勝醫
  施法藥中為上藥療病醫中為勝醫
  聖月
  聖月慈光照六趣
  妙香樓
  佛入𣵀槃荼毗安置寳棺其上
  徳香
  如來身雖入𣵀槃徳香芬馥
  佛意
  棄逐佛意隨逐魔意
  諸佛如影
  一切法界如幻諸佛如影菩薩行如夢佛説法如響言菩薩無着作是念
  船師
  譬如船師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而能運度此岸衆生至於彼岸
  清涼法地
  菩薩為一切世間清涼法地
  廣長舌
  菩薩以廣長舌於一音中現無量音應時説法
  無邊文句
  菩薩得無邊文句無盡義無礙門陁羅尼故作礙辨無盡
  無二語
  得三世諸佛無二語
  増上心
  復生如是増上心
  愚癡膜
  已決一切愚癡膜
  功徳岸
  已到一切功徳岸
  十無盡辨
  辨才無盡義辨無盡法辨詞辨無盡無礙辨歡喜光明辨訓釋辨無邊辨
  十波羅蜜
  十行各以一波羅蜜為體一擅波羅蜜二戒三忍四精進五禪六般若七方便八願九力十智
  竭盡施
  隨其所有一切皆捨乃至盡命亦無所恡是名竭盡施
  分減施
  不専自受要與衆生普得充飽
  無熱天
  無熱天無煩天並三十三天之數
  十無盡蔵
  信蔵戒蔵慙蔵愧蔵多聞蔵施蔵慧蔵念蔵持蔵辨蔵合論云此十無盡蔵成前十行之法使令無盡成後十迴向之法使令向進令使行門不津
  能開悟香
  能開悟香頗薫一切令其聞者諸根寂静
  天箜篌
  天蠡天鼓天箜篌天牟陁羅天自在樂如天樂也
  悲宫智殿
  悲宫智殿含攝衆生
  苦本
  永除苦藴永斷苦本
  覆世界
  覆世界如胡蜂窠等是
  香世界
  香山香海香河香樹
  香莊嚴
  香莊嚴華莊嚴
  智慧冠
  願一切衆生以智慧冠莊嚴其首為一切法自在之王
  掩室摩竭
  掩室摩竭用啟息言之津杜口毘耶以通得意之路肇論釋迦掩室於摩竭浄名杜口於毘耶謂維摩詰也
  不二法門
  文殊問維摩詰曰何等為不二門維摩詰黙然無言文殊師利曰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言語是真入不二法門也
  四流六度
  彼岸者引之於有則高謝四流推之於無則俯𢎞六度欲流有流無明流見流此四流也施以廣仁義持戒以守信忍辱以為謹精進以思敬禪定以守静知慧以通理此六度也
  五衍車
  憑五衍之軾拯溺逝川注如來乗五衍之安車五衍五乗也一人二天三聲聞四辟支五菩薩
  𤣥闗幽鍵
  𤣥闗幽鍵感而遂通遙源浚波酌而不竭
  佛衣雙樹
  佛衣雙樹脱屣金沙言如來寂滅也
  絶細頽綱
  並振頹綱俱維絶細
  法雲慧日
  䕃法雲於真際則火宅晨涼曜慧日於康衢則重昏夜曉
  五輪指
  如來舉金色臂屈五輪指楞嚴經
  光明拳
  如來舉臂屈指為光明拳
  戒舟慈棹
  若乗戒舟鼓以慈棹而不能横截風濤逹登彼岸者無此理也
  五分香
  不聞聖賢五分之香不聞三乗四攝等香
  少水魚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聚智糧
  欲升彼岸必聚智糧具戒足
  一妙𣵀槃
  誓出二種生死志求一妙𣵀槃
  道長世短
  道長世短功被身没
  革凡成聖
  梁武詔老子周公孔子等止是世間之善不能革凡成聖
  九十六種
  大經中説道有九十六種唯佛一道是於正道其餘九十五種名為邪道
  一樁
  永不貪著名聞利養
  大力田
  令一切衆生成就平等清浄大悲為諸施太大力田故
  煩惱睡
  令一切衆生於煩惱睡眠中得覺悟故
  甘露滅
  太子出彼王城入於山中六年苦行證甘露滅
  應器
  佛初成道未有應器四大天王各令妙工選取寳石造成鉢已來獻於佛
  三火
  貪火既爾嗔癡亦然三火熾盛由我為本欲滅三火當斷我本
  黒白業
  一切衆生作黒業者黒業相續作白業者白業不斷
  金剛一杵
  佛欲下生吹大法螺振大法音一切難調自然降伏為説偈言師子一吼衆獸伏金剛一杵羣峯碎修羅無數一輪降世間黒暗一日破
  佛燈後焰
  辟支有二種其根利者種無佛因此無佛世作佛燈後焰
  前塵
  種種形象無非前塵又一切世間大小内外諸所事業各屬前塵
  恒河
  従阿耨達池師子口流出其河周圍四十里其中沙細如麫亦云金沙河也
  亭主
  譬如有客寄宿旅亭暫止便去終不常住而掌亭人都無所去名為亭主
  第二月
  如第二月非是月影注如小兒SKchar目見有第二月捻却手後但是一輪明月
  八還
  明還日輪暗還黒月通還戸牖壅還牆宇緣還分别頑靈還空蔚𤊹還塵清明還霽
  空果
  觀相無妄無可指陳猶邀空花結為空果
  迷雲
  唯願如來開我迷雲
  發妙
  譬如琴瑟箜篌琵琶雖有妙音若無妙音終不能發
  鷄園
  我在鹿苑及在鷄園注世尊曽在鹿苑野中為塵玉教主羣鹿無優王造伽藍名鷄園
  野馬
  猶如野馬熠熠清擾注原壟頭陽燄非是隙塵
  惠我三昧
  阿難言常自思惟無勞我修将謂如來惠我三昧
  兠羅綿手
  箋云兠羅樹上出綿佛手柔軟似之又佛手有網縵之相
  白月
  於白月晝手執方珠承月中水又云白月則光黒月便暗箋云白月月半前黒月月半後
  性火
  如來蔵中性火真空性空真火又言性水性風性色皆如上文
  無目
  阿那律陁無目而見箋云唐言如意也得半頭天眼觀三千大千世界如觀掌中庵摩羅果
  四纒
  則汝身中堅相為地潤濕為水煖觸為火動搖為風由此四纒
  樂眠睡
  阿那律陁常樂眠睡如來呵責為畜生類啼泣自責七日不眠失其雙目箋云如來呵云咄咄胡為寐甕螺蚌類一睡百千年佛出無由值西國記阿那律被佛呵以竹抨眼七日則失其雙目
  眼之食
  箋云睡是眼之食既七日不眠眼則枯
  音聲輪
  富樓那云世尊知我有大辨才以音聲輪教我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我於佛前助佛轉輪因師子吼成阿羅漢箋云音聲如輪能碾破一切邪魔外道
  性業遮業
  注二百五十二條戒殺盜染大妄語是性其餘俱是遮戒
  作橋梁
  持地菩薩言我念往昔時為比丘於一切要路津口田地險我皆平填或作橋梁時國大王延佛設齋我於爾時平地待佛毗舍如來摩頂謂我當平心地
  月光童子
  月光童子修習水精後得亡身與千香界諸香水海性合真空無二無别
  百蚊蚋
  世界内衆如一器内置百蚊蚋啾啾亂鳴于分寸中鼓發狂丙
  一人専志
  一人専憶一人専志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不見
  倒聞機
  大衆及阿難旋汝倒聞機返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
  食馬麥
  佛往昔因中毁僧言食馬麥後成佛猶償夙債夏三月安居猶食馬麥
  愛見魔
  若大妄語成愛見魔
  三苦海
  三苦海三塗也
  欲火
  十方如來色目行淫同名欲火菩薩見欲如避火坑色目稱謂也
  貪水
  如來色目多求同名貪水菩薩見貪如避瘴海
  讒虎
  如來色目怨謗同名讒虎菩薩見枉如遭霹靂
  嚼蠟
  我無欲心應汝行事於横陳時味如嚼蠟命終之後生越化地名樂變化天嚼蠟言無味横陳言同被也
  寳媛
  寳媛箋云妙裝嚴之美女已上並楞嚴經
  鬼神門祠廟附
  竒相
  蜀王建時大霖雨禱於竒相之祠注云古史震蒙氏之女竊黄帝𤣥珠沈江而死為此神上應鎮宿旁及牛宿郭璞江賦曰竒相得道而宅神即今江瀆廟是也
  元神
  告成大報受釐元神釐福元大也
  靈脩
  指九天以為正兮夫唯靈脩之故也靈神脩長言神明長久之道以喻君騷經
  土伯
  土伯九約其角觺觺約屈也騷經
  雷郎
  民家女或為神所依即呼為雷郎子曰雷子
  鬼市
  海邊人有鬼市半夜而合鷄鳴而散人從乞多得異物
  金天王
  𤣥宗次華隂嶽神數里迎謁上封金天王
  媪神
  漢書惟泰元尊媪神蕃釐經紀天地作成四時注媪地神也齋房歌
  馮夷
  馮夷漢書注河伯也
  鬼區神塲
  馬融賦導鬼區經神塲漢書
  西明公
  夏啟為東明公文王為西召公為南季札為北主四方鬼
  氷夷
  河伯人面乗兩龍一曰馮夷一曰氷夷河圗言姓吕名夷
  殄九嬰
  堯使羿殄九嬰於凶水北狄之地有凶水九嬰水怪也淮南子
  含雷
  相如大人賦曰左𤣥㝠而右含雷注天上造化神名
  牛頭阿旁
  阿音遏旁步浪反皆鬼使名梁武懴言百萬之衆牛頭阿旁是也
  杯篿
  香火徼福杯篿乞靈篿音専楚人謂折竹卜曰篿
  楓子鬼
  聞説南方事悲君重竄身山村楓子鬼江廟石郎神司空曙送流人
  竹郎祠
  韓翃送人赴辰州功成易地日應見竹郎祠
  健兒祠
  朱遵為晉原縣功曺公孫述僭號引兵拒述戰死或云遵死之後猶退立以手捫蜀郡頭故俗號其廟健兒祠圗經
  烏河廟
  諸葛琮餘杭人為河間太守既罷還卒見神於巫能為人求雨因此立祠亢旱禱祈必應俗云有烏雲入天河必降雨故號為烏河廟
  木居士
  祠堂在耒陽縣舊有文穿殘木一截泝水而來極類人形見夢於人求立祠宇韓退之謫貶潮州過此有詩後遭火𬋖塑居士像存焉
  佽非廟
  明州有佽非廟本州所編九域志乃引淮南子所謂荆有佽飛不知淮南子之佽飛實飛走之飛非是非之非
  叶聖王
  叶聖王廟在合州舊經云蜀将張飛之廟也又有戴聖王廟亦為蜀将之廟也
  大蚶廟
  在泉州惠安縣昔嘗海溢有物尾如屋乗潮而來主人異之為立祠焉
  堯山廟
  堯山廟在英州舊為堯帝祠以傳考之堯未嘗至此宜以岧嶤得名
  金姑聲
  或問鬼所惡荅云最惡金姑聲閩人謂破竹聲為金姑聲
  桃根印
  塚上桃根為印可召鬼
  梅姑
  丹陽縣有梅姑廟言始生時能著履行水上法苑珠林
  招祗祠
  拾遺録周昭王有二女一曰嬋娟王遊江漢與二女俱溺至今人思之立祠于江上號招祗之祠每嵗禊飲于祠前以時果蘭葉五綵沈於水中以為故事
  錦羽兒
  有人夜行一彩禽觸馬首翌日遇鬼乃莊宗時女樂笛部頭云已遣錦羽兒相迎青瑣高議
  流桂泉
  南中有一泉多有桂葉流出因名流桂泉後乃立屋其上為漢祖廟而祀之又有子胥廟者其像分其鬚謂之五鬚亦並有靈應也
  六丁
  老君六甲符圗云丁卯神司馬卿丁丑神趙子壬丁亥神張文通丁酉神臧文公丁未神石叔通丁巳神崔石卿黄庭經
  扶老勾欄
  漢顧成廟設扶老勾欄古今注
  姚姬
  襄陽耆舊傳云赤帝女姚姬未行而卒塟于巫山之陽故曰巫山之女
  朝雲廟
  楚王夢神女為立廟號曰朝雲宋玉賦
  顧成廟
  文帝自為廟制度卑狹若顧望而成也景帝廟號徳陽武帝廟號龍淵昭帝廟號徘徊宣帝廟號樂遊元帝廟號長夀成帝廟號陽池
  室夫人
  秦文公作陳室祠注陳倉縣有室夫人祠一嵗二嵗與葉君合葉君神來時天為之殷殷雷鳴雉為之雊
  雲中君
  漢置祠祀官女巫其晉巫祠東君雲中君族人炊之屬注東君日雲中君雲族人炊皆古主炊母之神也炊謂饎爨
  施糜
  荆巫祠施糜之屬注其先嘗施設糜粥也
  泰一
  亳人繆忌奏祠泰一方曰天神貴者泰一泰一佐曰五帝
  種祠
  劉向曰家人尚不欲絶種祠注家人謂庶人之家也種祠繼嗣所傳祠
  金馬碧雞
  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注金形似馬碧形似雞西漢志
  荆鬼越機
  吕氏春秋荆人鬼越人機
  風馬
  靈之下若風馬左蒼龍右白虎齋房歌
  后土富媪
  坤為母故稱媪莫富於地故稱富
  泰元尊
  泰元尊天神也
  騎沓沓
  神之行旌容容騎沓沓上並齋房歌
  茅旌
  茅旌送山鬼瓦鼓迎田神梅聖俞野田行
  佛家奴
  施肩吾寺宿為五通所撓作詩云五通本是佛家奴身著青衣一足無
  白馬将軍
  白馬将軍祠在梓潼縣舊經云龎統字士元自號白馬将軍
  射烏神
  江寧縣北五十里有射烏神廟俗以為羿廟
  鹽神炭神
  李嗣昭守上黨為汴人所圍城中鹽炭盡嗣昭禱天地俄而地生鹹取以煎鹽甚美又復掘得石炭晉王自将解圍躬奠其地立二廟曰鹽神炭神
  塑九子母
  九華山舊為九子山李太白易之今有九子廟塑像九子母
  妖幻門
  猫鬼
  獨孤陀家事猫鬼每以子日夜祀之言子者鼠也其猫鬼每殺人者所死家財物潛移於畜猫鬼家陀常索酒其妻曰無錢可沽陀因謂婢徐阿尼曰可令猫鬼向越公家令我足錢也
  眩
  漢書大宛以梨軒眩人獻於漢注幻人也即今吞刀吐火植𤓰種樹屠人截馬之類也
  寺宇門
  翠尖
  周朴資聖塔詩平潮晚影沉青底遠岳危欄等翠尖
  招提
  高僧傳天竺國有伽藍名招提
  高標
  杜甫登慈恩寺塔高標跨蒼天烈風無時休蜀都賦陽烏回翼乎高摽
  廜㢝
  廜㢝庵也音蘇
  定泉
  李紳詩地無塵染多靈草室鑒真空有定泉
  甘露
  甘露李徳裕書以資穆皇之㝠福
  甘露門
  唐寶慶中節度使李徳裕建因甘露降得名
  倒影塔
  成都安福寺塔有倒影在寺之西院
  餵生臺
  薛逢遊廢寺草荒留客院泥卧餵生臺
  寳坊
  内典給孤長者側布黄金造伽藍金即寳也今寺宇悉曰寳坊
  青蓮宫
  方城寺作怡然青蓮宫永願恣遊眺
  宫觀門
  千秋觀
  賀知章辭官入道捨宅為千秋觀後改為天長觀
  碧湘宫
  潭州有碧湘門因馬氏碧湘宫得名
  丈人觀
  在青城縣青城山記云昔甯封先生栖於此巖之上黄帝築壇拜為五岳丈人晉代置觀焉
  玉華宫
  在南充縣唐神龍元年道士郭𤣥休經茲地見黄雲赤霧晃耀前後三日但聞斤斧之聲暨霧散雲斂于元真觀廢基二十步後山之上有一宫化出上聞其事賜為玉華宫屬果州
  星楠觀
  真多市有楠木其竅若七星之狀李八百妺躡其竅而上仙後立星楠觀
  許遊宫
  岝㟧山在餘杭縣上有許遊宫言是許邁隠居
  三皈觀
  廣州開元寺昔外國僧伽摩來南海駐錫值郭璞南遊至此地號為三皈觀
  鳷鵲觀
  李白金陵懷古詩臺傾鳷鵲觀宫没鳯凰樓别殿思清暑芳園罷樂遊
  上蘭觀
  西都賦遂繞酆鄗歴上蘭三輔黄圗上林有上蘭觀
  屬玉觀
  漢書宣帝紀行幸長楊宫屬玉觀
  三雍
  東都賦盛三雍之上儀漢書成帝時河間獻王來朝對三雍宫應劭曰辟雝明堂靈臺也
  望仙宫
  沈休文詩復立望仙宫注云漢武帝所造
  迎風觀
  迎風觀在鄴出地理書
  祈年觀
  沈休文詩既表祈年觀注云秦穆公所造
  静壇
  在江寧縣宋侍中周捨立帝問曰其壇何如對曰鹿巾黄帔其數甚多白簡朱衣來者罕至
  五仙觀
  在廣州城内昔南越有五仙乗五色羊手執五穗遊于城不知所往因立祠焉
  祥源觀
  天禧二年拱聖宫真武廟有泉湧飲之愈疾詔就建觀以祥源為名
  養生門
  茯苓讚
  宋王㣲作讚云皓苓下居彤紛上薈中狀鷄鳬具位龜蔡
  解臚
  抱朴子云淳于解臚而理腦
  緩童年
  鮑昭黄精詩土肪閟中經水芝韜内籍室餌緩童年命藥驅衰歴
  收雲刮眼
  收雲刮眼沃雪回髭言能卻老
  人勞
  養生經曰魚勞則尾赤人勞則髭白
  鍊神為寳
  李固疏養身者以鍊神為寳
  琴心三疊
  黄庭經曰端于蘂宫十九年琴心三疊化胎仙注三疊琴心三丹田也
  雌一
  父曰泥九母曰雌一注云明堂中有君臣洞房有夫婦丹田中有父母雌無為故曰一黄庭經
  三叟
  應璩老詩住車問三叟何以得此夀上叟前致辭量腹節所受下叟前致詞暮卧不覆首只説二叟古樂府
  滅度根
  青童大君云欲植滅度根當拔先死栽真誥
  許玉斧
  王夫人謂長史云火棗交梨我當與山中許道士不以與人間許長史玉斧者長史之子名也
  服日月芒
  日有九芒月有十芒方諸宫有服日月芒法
  服霧
  霧者金石之盈氣山澤者水火之精華
  千秋栢子
  陶太白陟芙蓉峯遇毛女毛髪翠潤曰我秦之宫人餌松脂栢子如此以萬嵗松脂千嵗栢子分遺傳竒
  碧柰花
  九華真妃詩云俯嗽雲瓶津仰掇碧柰花真詰
  服日實
  日者霞之實霞者日之精君唯聞服日實未見知餐霞之精者也真誥
  日薄年
  閑存三氣研諸妙精故能迴日薄之年反為童嬰月
  术散
  术散除疾是爾所宜次食𩚑飯兼穀勿違益髓除患肌膚充肥清靈真人授許玉斧之詩
  三靈英
  咀嚼三靈英吐吸九神芒紫㣲夫人與許玉斧詩
  九神芒見上
  玉醴金漿
  玉醴金漿騰飛之藥不比於金丹也
  守雄
  虚和可守雄蕭蕭可守雌蕭蕭者單景獨往也
  孩中顔
  豈若易翁質反此孩中顔
  三闗
  為道當令三闗恒調是根精固骨之道口為心闗足為地闗手為人闗
  ⿰雙白
  為道當存五神於體五神者兩手兩足及頭是也頭恒想青手恒白則去仙近矣學道者當巾夫咏青大歴⿰雙白侗二赤此五神之事也
  按天馬
  清晨按天馬馬手也
  損筭
  食猪犬肉計食一斤損筭百日
  故氣
  人卧室宇當令潔盛則受靈氣否則受故氣注謂塵濁不正之氣
  還年
  梁肅言卻老術曰還年之一路
  善言良藥
  孟説嘗謂所親曰若能保身養性者常須善言莫離口良藥莫離手
  餌石臨喪
  餌石臨喪經方明忌長孫無忌諫太宗欲臨高士廉喪
  澹泊湯
  曺植釋愁文吾之所病者愁𤣥虚先生將贈子以無為之藥給子以澹泊之湯刺子以虚無之針灸子以淳朴之方衆愁忽然不辭而去
  五倉神
  化色五倉之術者注思身中有五色腹中有五倉神五色存則不死五倉存則不飢
  紫河車
  深心紫河車與我特相宜謂學仙也
  還頽年
  冀飡圓丘草欲以還頹年
  還白法
  真誥靈妃云眼者身之鏡耳者體之牖妾有磨鏡之石決牖之術面者神之庭髪者腦之華妾有童面之經還白之法
  娛神遺年
  娯神遺年永年之術
  注耳
  收精注耳
  翦糇糧
  秋菊兼糇糧菊可以餐故也
  鍊五石
  安期鍊五石
  琅玕實
  朝食琅玕實夕飲玉池津
  補三闗
  天邊有仙藥為我補三闗施肩吾詩
  留年藥續命芝
  丹田自種留年藥𤣥谷長生續命芝施肩吾
  保命方
  世人誰不愛年長所欲皆非保命方
  丹竈紅蕖
  陳陶豫章江樓詩終日章江催白髪何年丹竈見紅蕖
  啖榆
  啖榆則瞑不欲覺出博物志養生論豆令人重榆令人瞑
  従衰得白
  至於措身失理亡之於㣲成損積損成衰従衰得白従白得老従老得終白謂白髮也
  赤須子
  赤須子食松實齒落更生秦穆公時人
  食蓬蔂
  列仙傳昌容者常山道士稱殷王女食蓬蔂根得道二百餘嵗氣色不衰
  叩金梁
  鳴天鼔飲玉漿蕩華池叩金梁
  九年易形
  王母謂漢武曰子但愛精握固閉氣吞液一年易氣二年易脈四年易肉五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髪九年易形
  非仙才
  王母言漢武形慢神穢三尸狡亂恐非仙才
  上士别牀
  上士别牀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卧彭祖之言
  未央丸
  墨子遇神人授以素書未央丸長生不死
  肉芝
  益州北平有白蝦蟆謂之肉芝服之成仙
  紅景丹
  欲箋紫㣲志唯食紅景丹
  天鼓
  學道之人須鳴天鼔以召衆神左相叩為天鐘右相叩為天磬上下相叩為天鼔
  南燭草
  唐高宗幸嵩山至逍遙谷見室中大瓠問潘師正字子真荅曰中有青䭀昔西城王若以南燭草為之服食得道上乃命道士葉法善往江東造青䭀飯
  㕘同契
  魏伯陽呉興人作㕘同契以論作丹之意
  去三尸
  劉根遇異人告之曰必欲長生先亡三尸人身中有神皆欲人生而三尸欲人死人死則神變而尸成鬼子息祭祀得歆享之人夢與惡人鬭争者皆尸與神戰也
  養神芝
  十洲記祖洲有不死草一葉可活一人人死三日内覆之登時活生瓊田中又名養神芝
  真术
  劉商居士有鬻术者善價得之後遇人曰劉君已賜真术矣服之得仙神仙傳
  金液
  高丘子服金液以升太清也
  山圗
  丹砂赩熾出其坂蜜房郁毓被其阜山圗采而得道赤斧服而不朽二人皆神仙
  赤斧
  赤斧巴人能鍊丹砂身體毛髪皆赤
  咀石菌
  咀石菌之流英石菌芝草也
  掇丹荑
  掇丹荑丹芝也草之初生曰荑
  金光草
  願喫金光草夀與天齊傾
  金鵝藥
  時餐金鵝藥一云金鵝蘂屢讀青苔篇
  霞子元丹
  吾與霞子元丹煙子元演氣激道合結神仙交二人白友也李白
  風生獸
  炎洲上有風生獸取其腦和菊花服之夀五百嵗
  金丹道
  日夜名山側果得金丹道江淹集
  柏葉仙
  田鸞華山見黄冠枯樹曰此長生藥也教以服食之法後得道夢朝上清列皆呼為柏葉仙人
  石子
  以石為糧世號白石子
  青公
  萊州圗經隋世有二人居牢山食松久之面色與松同人呼為青翁今山中青翁觀乃故居也
  正一郎中
  茅君傳句曲山有神芝名曰鷰胎芝紫色狀如鷰欲飛食一株為大清仙正一郎中
  怪異門
  科斗郎君
  來君綽亡命夜遇二人自稱科斗郎君姓威名威汙蠖言我本田氏出于齊威王亦猶桓丁之類及曉唯見汚池邊大螾長數尺及有蝸螺丁子初有三人一稱蝸兒
  輕紅輕素
  曺惠得二木偶忽自言曰輕紅輕素轉眄馳走悉無異人一日輕素自言盧山神欲索素作舞姬願君賜粉黛曺令工人為之輕素喜曰此度非論舞伎亦當彼夫人
  橘中樂
  巴邛人園中霜後有兩大橘如三斗盎剖開各有二叟相對象戯亦不驚動相與决賭一叟曰君輸我海龍王女髲髪十兩智瓊額黄十二枚紫綃帔一副綘臺山霞室散二庾瀛洲玉塵九斛龍縞韈八緉一叟曰橘中之樂不減商山言訖俱失之
  龍根脯
  又一叟曰僕飢虚矣當取龍根脯食之
  借蠐螬領
  刁俊朝妻患癭大如數斛之囊旁有孔吐白煙結為屯雲雨則立降一日乃攜刀欲拆看忽然自裂有一猱跳騰而出妻遂㝠然明日有黄冠叩門曰吾昨日癭中猱也本是老獼猴精解致風雨與漢江鬼愁潭蛟覘船舫俾覆之以求餱糧昨者天誅蛟搜索黨與故借夫人蠐螬之領亡匿性命今于鳯凰山神處求得起亡膏請君塗之刁如其言妻復活
  起亡膏見上
  神和國
  李元死見古弼自稱遠祖令負囊至神和國已而復活自稱知和子
  庇生顧總
  顧總為小吏厭苦之忽見二人稱王粲徐幹謂總前生是劉楨為侍中以納賂金謫為小吏因誦楨卒後篇籍中所無者縣宰見總言狀大驚曰不可使劉公幹為小吏即解遣以賔禮待之時人曰死劉楨猶庇生顧總
  嬌羞娘
  幹又曰公在坤明國家累悉無恙賢小娘子嬌羞娘有詩奉憶云憶爺抛女不歸家不能作侍中為小吏就辛苦棄榮華願爺相念早相見與兒買李市甘𤓰
  匿影囊
  董慎為太山府君遣黄衣使者召作錄事及到使者曰㝠司幽秘恐或漏泄向請左曺匿影布囊盛之
  降雪起風
  若祈滕六降雪巽二起風即蕭至忠不獵矣
  炎沙罰
  老父見葉靖能曰某室蔵之龍守也千嵗無失乃獲稍遷茍或失之即受炎沙之罰
  胡行周
  裴重元遇老狐自稱胡秀才名曰胡行周
  烏将軍
  晉汾間有烏将軍能禍福人鄉人每嵗擇處女之美者嫁焉郭代公殺之乃塜間大猪精也已上幽怪録牛僧孺所撰
  捧筆奴
  誇郎見封平仲叱一小童曰捧筆奴又見姓王人曰淮指一妓曰石崇妓仙娥娘名稱亞於緑珠二人皆鬼也
  仙娥娘見上
  吕走夭年
  申宗一名觀従燕于謹征梁元帝夢青衣曰吕走夭年人向主夀占者曰吕走迴字人向主夀字豈子住乃夀乎
  玉龍子
  唐太宗於晉陽宫中得之不過數寸而温潤精巧非人間所有𤣥宗每䖍誠祈禱必致霖雨後宻勅投南内龍池西蜀之狩渡渭水左右濯手於沙中得之上驚異
  虎生角
  述異記漢中有虎生角道家云虎千載則生牙蛻而生角
  甄仲舒
  鄒湛見一人自稱甄仲舒湛曰必予舍西土瓦中人掘之果得死者
  放伯裘
  搜神記陳裴為酒泉太守将行卜者曰逺諸侯放伯裘則無害既到官侍醫有張侯直醫有王侯心悟此為諸侯乃逺之一日夜有物來被上以被冒取欲殺之鬼曰我千嵗狐也字伯裘若赦我當相報有急難但呼我字乃放之後有事輙以語裴一日白事云北界有賊騐之果然時呼裴為聖府君
  犬歌
  梁貞明中朱休之家犬歌曰言我不能歌聽我歌梅花今年故復可明年當奈何來年果兵亂城陷
  石媚虬
  樹萱録王縉少時在嵩陽觀肄業忽見四叟來訪往往説𤣥黄未判之事徴其名氏一曰木巢南一曰材大師一曰孫文尉一曰石媚虬言訖化為巨猿而去
  禍斗
  義興吳堪為縣吏臨荆溪忽得一大螺已而化為女子號螺婦縣令聞而求之堪不従乃以事虐堪曰令要蝦蟆毛鬼臂二物不獲置罪堪語螺婦即致之令乃謬語曰更要禍斗堪不曉又語螺婦曰此獸也須臾牽至如犬而食火糞亦為火令取火試之忽遺糞燒縣宇令死之
  妙花
  有鄭繼超者路人赴官西蜀道遇田㕘軍與俱行田多聲妓臨别以一名妓贈鄭名妙花甚美麗鄭罷官赴調京師見田㕘軍者備問妙花且云居西洛鄭後歸里妙花告别曰某非人乃狐耳問田㕘軍曰亦狐也将復従田君鄭送之郊化為狐而去洞㣲志
  栁将軍
  有人於古宅遇栁将軍者驗之乃一株枯栁也宣室志
  管子文
  有書生謁李林甫云管子文後化為筆大唐遺事
  真真
  聞竒録唐趙顔於畫工處得一軟障圗畫一美人甚麗顔曰如何令生工曰余神畫也此亦有名曰真真呼名百日即應如其言應諾而下日與之合久生一子友人知之以為妖贈之寳劔使斬之真真泣曰某南嶽地仙也君呼妾來今又疑妾不可住即攜子却上軟障圗諦眎之障上亦添一孩兒矣
  賣鬼
  搜神記宗定伯夜逢鬼擔上頭肩至宛市化為羊賣之得錢千五百
  黄秀為熊
  黄秀入山化為熊其子見之問所以答曰天譴如此
  芙蓉館
  慶歴中有朝士赴朝見美女三十餘人兩兩並馬丁度觀文按轡其後問其人曰吾迎芙蓉館主未幾丁卒
  海童邀路
  若乃負穢臨深虚誓愆祈則有海童邀路馬銜當蹊謂言不忠信則水怪必害之海童馬御水怪也海賦
  鼉精
  有人見郭璞睡形變鼉云是鼉精江賦注

  海録碎事卷十三下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