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18

卷十七 海録碎事 卷十八 卷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十八    宋 葉廷珪 撰文學部上
  經門
  韋編鐵㰅
  北堂書抄孔子晚喜易韋編三絶鐵㰅三折
  跌宕
  江文通賦脱畧公卿跌宕文史注放逸也坡詩云圖書跌宕悲身老
  紬書
  司馬遷為太史令紬書史記石室金匱之書注紬謂綴集之音胄
  語典詣
  房景先作五經疑問百餘篇其語典詣
  中五經
  劉向校中五經秘書注言中者以别於外也
  三五六經
  三五六經載籍之傳三皇五帝也相如封禪文
  襲六為七
  猶兼正列其義祓篩厥文作春秋一藝將襲舊六為七攄之無窮六六經也封禪文
  舊三為一
  宜命賢哲作帝典一篇舊三為一襲以示來人摛之罔極揚雄劇秦美新論
  綠字經
  檢經求綠字慿酒借紅顔李徳裕詩
  脫簡間編
  經或脫簡傳或間編注間差也劉子駿書
  八象
  結繩闡化八象成文八象八卦也潘安仁詩
  五典
  五典為笙簧三墳為珠玉抱朴子
  葳㽔
  既景煥於圖書方葳㽔於史牒
  史門
  竹素傳
  不羡山河賞惟希竹素傳王胄詩
  丹册
  俱啓丹册並圖青史任彦升表
  史匠
  能雕琢文書者謂之史匠王子年拾遺記
  瓠史
  梁有僧南渡賫一胡蘆有漢書班固真本宣城太守蕭琛得之謂之瓠史
  墨丘瀆
  孫樵為史書曰墨丘瀆博物志
  美隨日落
  李彪乞脩史表云東觀中圮册勲有闕美隨日落善因月稀故曰一日不書百事荒蕪
  一日不書見上
  筆削
  有司請定法削則削筆則筆救時務也注削謂有所刪去以刀削簡牘也筆謂有所增益以筆就而書也漢志
  著脚唐史
  栁彦謨舉進士精通國書時人推重謂之著脚唐史
  齎藁
  張説檢校并州長史脩國史勑齎藁即軍中論撰
  乗車
  檮杌乗車擅一家之稱乗車晉記事之書也
  古史考
  譙周作古史考二十五篇以紏司馬遷之謬談
  儒學門
  樸儒
  鳴玉豈樸儒慿軾皆俊民樂府
  寒鄉士
  僕本寒鄉士出身䝉漢恩鮑明逺詩
  耳學
  沈慶之曰衆人不如下官耳學
  才筆士
  晉中興書云於時才筆之士孫綽為之冠
  老學
  師曠對晉平公云少而學者如日之陽長而學者如日之央老而學者如秉燭之光說苑
  書樓
  唐李該聚書至萬卷手不釋卷世號李書樓
  白面書生
  沈慶之諫宋文帝北侵曰為國譬如為家耕當問奴織當問婢今伐國而與白面書生謀之事何濟
  雞跖
  吕氏春秋曰善學者若齊王之食雞也必食其跖數千而後足
  棄觚
  西京雜記傅介子嘗棄觚而歎曰大丈夫當立功異域何能坐事散儒
  儒林丈人
  髙貴鄉公嘗與司馬望王沉裴秀鍾㑹講宴東堂名秀為儒林丈人沉為文籍先生望㑹亦有名號時獨望在外特給追鋒東堂每有集㑹奔馳而至魏志
  文籍先生見上
  經神學海
  鄭康成為經神何休為學海拾遺記
  白士
  羊祜與弟書曰既定邊事當角巾東洛歸故里為容棺之墟以白士而受重位何能不以盛滿受責乎
  宿士
  宜求宿士有志業者南史
  勸學從事
  諸葛亮為益州牧命譙周為勸學從事後徙曲學從事蜀志
  經學為家
  孔臧集序云臧仲尼之後遷御史大夫辭曰臣代以經學為家乞為太常專修家業漢武遂用之
  藍之染素
  魏魚豢曰學之資於人也猶藍之染於素乎
  道徳平林
  御六藝之珍駕游道徳之平林思𤣥賦
  典籍罟
  結典籍以為罟驅儒墨而為禽思𤣥賦
  操觚
  操觚木也古人用之以為筆文賦
  散帙
  散帙開書帙也杜詩云散帙壁魚乾
  章句之徒
  章句之徒坐而守之亦無所患觧嘲
  家稷契
  家家自以為稷契人人自以為臯夔解嘲
  術藝塲
  婆娑術藝之塲休息篇章之囿賓戯
  耆儒碩老
  耆儒碩老抱其書而逺遯禮官博士卷其舌而不談言秦時也劇秦美新
  通方士
  小物按逺圖寧知通方士李白詩
  青溪學
  南史齊劉瓛字子珪學徒不敢指斥呼為青溪學
  忍饑面
  秦韜玉公子行云却笑儒生把書卷學得顔囘忍饑面
  仁經義緯
  敦穆於闈庭言以仁義為經緯王仲宣碑
  博學門
  是正
  來敏精於倉雅訓詁好是正文字
  麟角
  北史文苑傳云學者如牛毛成者如麟角
  三餘
  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隂雨者月之餘任彦升䇿
  集螢映雪
  集螢映雪車𦙍孫康任彦升表
  編蒲緝柳
  温舒少貧牧羊澤中截蒲寫書孫敬貧居太學編柳簡以為經任彦升表注
  忍饑誦經
  我幾年來忍饑誦經豈不知屠沽兒有酒食耶
  半袁豹
  謝靈運嘗云若殷仲文讀書半袁豹則文才不減班固言其見書少也
  理窟
  張慿勃窣為理窟
  縑蒲
  搜研鈆素招摭縑蒲繁休伯牋
  五總龜
  説苑云龜千歲能與人言似取此意然此事本出顔真卿所撰殷踐猷墓碑云顔元孫韋述賀知章陸象先與踐猷凡五人相聚故云五總龜此史氏已失於略也
  傭作借書
  匡衡好學邑有富民家多書與之傭作而不取直曰願借主人書讀耳遂博覽羣書
  賈長頭見時號雜名門
  五經無雙
  五經無雙許叔重後漢許慎
  五經縱横
  五經縱横周宣光後漢周舉
  五經紛綸
  五經紛綸井大春後漢井丹也
  五經後興
  五經後興魯叔睦後漢魯丕也
  五經笥
  梁任昉字彦昇
  五經庫
  隋房暉逺
  九經庫
  唐谷那律
  經史笥
  梁許𢡟
  石經
  北齊陸義
  人物志
  唐書李守素通姓氏號肉譜任天䇿府倉曹叅軍或謂虞世南倉曹此名豈雅目耶世南曰今以倉曹為人物志可乎
  肉譜見上
  賣餅家
  魏書司𨽻鍾繇不好公羊而好左氏謂左氏為太官公羊為賣餅家
  易聖
  唐衛大經䆳於易人謂之易聖又耳目記云唐昭宗時有董賀者精卜筮人謂之易聖
  注記柱壁
  任耒學無常師河洛祕奥非正典籍所載皆注記於柱壁及園林樹木慕學者來趨冩之時謂任氏為經苑
  經苑見上
  書癡
  唐書竇威諸兄詆為書癡
  書厨
  陸澄南齊人欲撰宋書不成讀易三年不解意義王儉戯云書厨
  幕府書厨
  十國紀年朱遵度避耶律徳光之召挈妻孥携書雜商賈奔楚王待之甚薄杜門却掃諸學士每為文章先問古今首末於遵度時人號為幕府書厨
  書窟
  孟景翌字輔明嗜學行輙載書隨所坐之處不過容膝四面卷軸盈滿時人謂之書窟
  書庫
  公孫景茂隋時人
  書簏
  晉左丞傅廸廣讀書而不解其義唐李徳淹貫古今不能屬辭皆號書簏
  宿讀
  後魏闞駰二史羣言經目則誦時人謂之宿讀
  宿儒
  五代後蜀劉暠王昭圖年徳俱長時號宿儒
  不如寫書
  張叅為國子司業手寫九經每言讀書不如寫書
  書倉
  書倉已耗墨守不堅叚成式書
  書嵓䇿塜
  貫穿䇿塜窮綜書嵓段成式書
  牖中窺日
  支道林言北人㸔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問如牖中窺日注學廣則難周而識闇學寡則易覈而智明
  天閣寳秘
  何憲博渉該通羣籍畢覽天閣寳秘人間散逸無遺漏焉
  柳篋子
  柳璨遷左拾遺時以其博奥目為柳篋子
  肘後楚辭
  李賀贈陳商詩云楞伽堆案前楚辭繫肘後
  杜武庫
  杜預人號為武庫言無所不有
  渉獵
  賈山渉獵書記不能為醇儒生渉如渉水獵如獵獸言歴覽之不精專
  學鏡千古
  學鏡千古智周萬殊李白文
  漢聖
  劉臻精於兩漢書時人稱為漢聖
  佃漁六學
  佃漁六學網羅百氏
  胷耕掌録
  胷耕無補掌録徒勤注古人云胷耕舌耕而趨進又無紙以掌記事
  枕經籍書
  枕經籍書紆體衡門班孟堅賓戲
  勤學門惰附
  書淫
  劉峻好學時謂之書淫
  百遍
  敏摠五行勤逾百遍叚成式書
  勤逾抱犬
  勤逾抱犬博擬食雞余知古書
  燃松節
  顧歡少貧夕則燃松節讀書或燃糠自照
  燃糠見上
  學三冬
  方朔自言年十三學三冬文史足用注貧子冬日乃得學
  横經籍書
  横經籍書制作不倦李白文
  鈔書不輟
  柳公綽自舉進士至方面嘗鈔書不輟九經三史一鈔南北史再鈔
  中宵鐘
  南史丘仲孚少好學讀書嘗以中宵鐘鳴為限
  黄嬭
  黄嬭言書卷怡神如嬭媪有人讀書把卷即睡梁人因呼書卷為黄嬭
  行尸走肉
  後漢任耒每言不學者雖存謂之行尸走肉耳拾遺記
  類俳倡
  枚臯不通經術談笑類俳倡
  文章門
  質㒠
  楚辭云何文肆而質㒠下介切俠也
  一囊錢
  後漢趙壹詩云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
  髙藻
  蔚彼髙藻如玉如蘭注藻文也
  嘉藻
  謝宣逺答詩云輕率酬嘉藻長揖媿吾生
  庶子春華
  陸厥詩春華與秋實庶子及家臣邢顒為平原侯植家丞防閑以禮與植不合庶子劉楨有才華而植重之人問之以為采庶子之春華忘家丞之秋實家丞亦家臣也
  經竒
  劉楨卓犖之人而文最有氣所得頗經竒
  筆如椽
  王珣夢人以大筆如椽與之覺而語人曰此當有大手筆俄而孝武帝崩哀册謚議皆珣所草
  文章林府
  文賦游文章之林府
  漱芳潤
  文賦漱六藝之芳潤
  沈辭浮藻
  沈辭弗悦浮藻聫翩
  思風言泉
  思風發於胷臆言泉流於唇齒文賦
  游睢渙
  過髙唐者效王豹之謳游睢渙者學藻繢之綵
  宫體
  徐摛為晉安王綱侍讀屬文好為新變春坊盡效之宫體之號自兹而起矣
  蕙樓
  齊王融啓摛藻蕙樓暢藝蘭苑
  白地文
  風神已負青雲噐藝業兼携白地文
  風流座
  紅牋色奪風流座白紵辭傾翰墨塲耿緯詩
  硯焚筆閣
  構思而君苖硯焚酒翰而元常筆閣四六集
  世諴玉軸
  世諴玉軸子雲鈆槧四六集
  不枯之岸
  處無價之場率然占玉立不枯之岸粗爾論珠序人文章而云四六集
  賣賦取金
  賣賦取金著書求米四六集
  我軰語
  孫興公示天台賦范榮期每至佳句輙云應是我軰語
  深而蕪
  孫興公云潘文淺而淨陸文深而蕪
  無裁製
  孫興公道曹輔佐才如白地明光錦裁為負販袴非無文采酷無裁製
  遺後出
  或問顧長康君筝賦何如嵇康琴賦顧曰不賞者作後出相遺深識者亦以髙竒見賞
  季緒詆訶
  季緒詆訶子建潤色四六集
  丹碑翠碣
  丹碑翠碣四六集
  劔閣之銘
  劔閣之銘刀州之夢
  紙墨為貴
  謝莊作殷淑妃哀䇿文宋文帝卧覽讀處坐流涕曰不謂當今復見此才都下傳寫紙筆為之貴
  倚待
  荆州信云倚待謝脁執筆便成文無加㸃倚待如立俟也
  㨗偈
  㨗偈飛箱答新詩倚杖論
  根柢
  潘安仁文章瑰瑋友人謂潘詞林繁茂根柢衍宻不然何妙秀美發如斯
  後軰推
  髙鳳詞華後軰傾推杜詩云詞華傾後軰
  驢鳴狗吠
  朝野僉載梁庾信初至北方文士多輕之將枯樹賦示之自後無敢言時温子昇作韓陵山寺碑信讀而寫其本曰唯有韓陵一片石可共語薛道衡盧思道少解把筆自餘驢鳴狗吠聒耳而已
  蘭摧玉折
  毛伯成負才氣嘗稱寧為蘭摧玉折不作蕭敷艾榮
  蕭敷艾榮見上
  洪筆
  陸士龍軰以洪筆為耝耒紙札為良田𤣥墨為稼穡義理為繒帛以謙虚為席薦張義讓為帷幙行仁義為室宇修道徳為廣宅
  賣文
  丁隠君歌前度相逢正賣文一錢不直虚云云今來利作採山斧可以抛身麛鹿羣
  錦繡堆
  唐謝延皓詩賦著名與徐寅不相上下時號錦繡堆本傳
  文章宿老
  李嶠前與王勃楊盈川接中與崔融蘇味道齊名晚諸人没而為文章宿老
  文章司命
  李白上韓荆州書曰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司命
  文陣雄帥
  文陣雄帥蘇廷碩
  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元帥
  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元帥張九齡
  海内文宗
  陳子昻為感遇詩三十八章王適曰是必海内文宗
  章句小儒
  夏侯建師事從父勝勝非之曰建所謂章句小儒破碎大道
  五版
  世說桓温領三州二刺一國於時五處皆來五版入賀温在㕔事版至則答文辭燦然不相雜揉
  文思奥府
  山林臯壤實文思奥府屈平所以洞風騷之情抑亦江山之助
  筆之妙
  吳沈友善屬文有口辨兼好武事時咸言其筆之妙舌之妙力之妙
  天才絶
  唐人以李白為天才絶白樂天人才絶李賀鬼才絶
  中和氣
  張說嘗言舍人許景先之文雖無峻峰激流然屬辭豐美得中和之氣
  三多
  學者當取三多㸔讀多持論多著述多三多之中持論尤難為文須辭相稱不然同乎按檢無足取小說
  文章風尚
  元和之後文章則學竒於韓愈學澁於樊宗師歌行則學放於張籍詩則學矯激於孟郊學淺於白居易學淫靡於元微之俱號元和體大抵天寳之風尚黨大厯之風尚浮貞元之風尚蕩元和之風尚恠皆因而倡之國史補
  心織
  盛事云王勃能文請者遺之金帛盈積人謂勃心織而衣筆耕而食翰林志
  㸃鬼部
  王楊盧駱有文名人議其疵曰楊好用古人名謂之㸃鬼部駱好用數對謂之算博士諸集拾遺
  夢墨見夢寐門
  澁體
  唐徐彦伯為文多變易以鳳閣為鷗閣以龍門為虬户以金谷為銑溪以玉山為瓊岳芻狗為卉犬以竹馬為篠驂以月兎為隂魄以風牛為猋犢後進效之謂之澁體也朝野僉載
  吳家文字
  吳融為韋昭度作文章不如意曰此自是吳家文字非是老夫改之乃惬意談藪
  夢腸反胃
  揚雄作賦有夢腸之談曹植為文有反胃之論言勞神也抱朴子
  翰動如飛
  李巨川文思敏速翰動如飛
  玉上塵
  王子華祭陸龜䝉文曰觸即碎潭下月拭不滅玉上塵摭言
  下水船
  裴延裕文思敏㨗號下水船姚泊號上水船摭言
  四六
  四六之作起自徐庾
  永明體
  沈約謝脁王融等文皆用宫商分平上去入四聲時謂之永明體
  大文
  薛收渉歴經史有才思雖不為大文所有詩詠大致清逺
  骫骳
  枚臯為賦善於東方朔其賦有詆娸東方朔又自詆娸其文骫骳曲隨其事皆得其意娸音欺醜也詆毁也骫古委字骳音被猶言屈曲也
  詆娸見上
  文章爾雅
  文章爾雅注爾雅近正也儒林傳
  𡢃於辭令𡢃音間
  屈平明於治亂𡢃於辭令
  炳天章
  裴生覽千古龍鸞炳天章李白詩
  建安骨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謝朓樓别校書叔雲李白詩
  筆海
  鼇弄筆海虎攫辭場李白詩
  錦繡心肝
  從弟令問嘗目吾曰兄心肝五藏皆錦繡耶不然何開口成文揮翰霧散
  警䇿
  立片言以居要乃一篇之警䇿文賦
  終詩卒曲
  終詩卒曲尚餘音兮文賦
  定五字
  司馬景王令中書令作表再至不可意松竭思不能改正鍾㑹視其草為定五字松大悦服
  十賚文
  秦少游遊仙詞云上清欲問因何至請㸔先生十賚文仙家十賚猶人間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筆不停毫
  許善心獻神雀頌髙祖曰善心文不加㸃筆不停毫
  文軌
  杜正藏著文章體式時號為文軌
  謂為古人
  李徳裕凡製文章動行於世或有不知者謂為古人焉
  鄙言累句
  宋世祖好為文章自謂物莫能及鮑昭悟其㫖為文多鄙言累句時人謂昭才盡實不然也
  對鶡辭
  是以對鶡而辭作暑賦彌日而不獻見西施之容歸而憎其貌者也楊徳祖牋
  鸞龍之文
  摛藻下筆鸞龍之文奮矣吳季重牋
  議彈其文
  僕嘗好人議彈其文有不善應時改定大旦反
  蕪音累氣
  雖清辭麗曲間發乎篇而蕪音累氣固亦多矣
  文體三變
  自漢至魏文體三變
  嗣響
  張平子絶唱髙蹤乆無嗣響
  形似之言
  相如工為形似之言二班長於情理之説
  縟㫖星稠
  縟㫖星稠繁文綺合
  體裁明宻
  靈運之興㑹標舉延年之體裁明宻已上俱沈休文論
  尖新
  世上文章士誰為第一人老生誇隠拙時軰毁尖新李徳裕詩
  下筆不休
  班固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魏文帝典論
  經國大業
  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同上
  發言可詠
  發言可詠下筆成篇曹子建書
  言皆破的
  鄭畋遷中書舍人咸通十年王師討徐方禁庭書詔旁午畋灑翰泉涌動無滯思言皆破的同僚閣筆推之
  託曲假論
  邯鄲託曲於李竒士季假論於嗣宗出江文通離别序
  著撰門
  三朝記
  蜀志秦宓曰孔子三見哀公言成七卷事盖有不可嘿嘿也劉向七略曰孔子三見哀公作三朝記七篇今在大戴禮
  油素
  人蓄油素家懐鈆筆注油素絹也鈆筆粉筆也范雲請為竟陵郡王子良立碑言人人欲著其徳美也
  鬼議神緘
  叚成式續雜俎序云怪非鬼議博異神緘
  藏拙
  魏收録其文集遺徐陵令傳江左徐悉沉於江云吾為魏公藏拙
  字挾風霜
  淮南王著鴻烈解自云字中皆挾風霜
  閣筆
  王粲才既髙朝廷奏議皆閣筆不敢措手
  屈宋作衙官
  唐杜審言嘗曰吾文章合得屈宋作衙官吾之書迹合得王羲之北面
  酒家南董見酒門
  鬼董狐
  晉干寳撰搜神記示劉琰琰曰卿可謂鬼之董狐本傳
  蠟以覆車
  沈約謝儼傳曰范曄所撰十志一皆託儼搜撰垂畢遇曄敗悉蠟以覆車一代以為恨
  石堪共語
  庾信自南朝至北方性愛温子昇所作韓山寺碑或問信北方何如曰惟韓山寺一片石堪共語餘若驢鳴狗吠耳
  文心雕龍
  劉勰撰文心雕龍論古今文體未為時所重沈約大賞之陳於几案於是競相傳寫
  一官為集
  梁王筠撰其文章一官為一集
  側篇
  江摠好為側篇
  新意
  徐陵為文多變舊體有新意
  六作家見碑銘門
  看屋梁
  蕭恭曰歴觀時人多不好歡仰眠床上看屋梁而著書豈如臨清風對明月肆意酣歌也
  囚山賦
  柳子厚作東坡寄王晉卿願公終不忘在莒樂時更賦囚山篇
  七蠲
  後漢崔琦有七蠲如七啓七發也
  便壊已書
  陳夀著三國志凡六十五篇時夏侯湛著魏書見夀所作便壊已書而罷
  不妄染
  崔宏世善書自非朝廷文誥四方書檄初不妄染故世無遺文
  悟𫎇章
  陸暐擬急就篇為悟𫎇章
  離騷傳
  淮南王安入朝獻所作内篇上愛秘之使為離騷傳旦受詔日食時上注傳謂解說之若毛詩傳也本傳
  為文疾
  枚臯為文疾受詔輙成故所賦者多司馬相如善為文而遲故所作少而善於臯本傳
  八百首
  唐人說李邕前後撰碑八百首
  空齋蹋壁
  薛道衡每構文必隠坐空齋蹋壁而卧聞戸外有人便怒其沉思如此
  放言遣辭
  放言遣辭良多變矣文賦
  浮天淵
  浮天淵以安流濯下泉而潛浸
  頓挫  彬蔚  朗暢
  箴頓挫而清壯頌優游以彬蔚論精㣲以朗暢
  燥吻  濡翰
  始躑躅於燥吻終離流於濡翰
  理扶質  文垂條
  理扶質以立榦文垂條而結繁
  遺韻
  收百代之闕文採千載之遺韻已上俱文賦
  朝華夕秀
  謝朝華於已披啓夕秀於未振陸士衡
  在世不録
  昔梁昭明太子集文選以何水部在世不録
  蜜蜂兼采
  繪事以衆色成文蜜蜂以兼采為味裴松之三國志表
  偏絃
  譬偏絃之獨張含清唱而靡應文賦
  思軋軋
  思軋軋而若抽文賦
  率爾成
  阮籍屬文初不苦思率爾便作成八十餘篇
  良書
  限聞見墨子獻書惠王王受而讀之曰良書也
  㸃翰
  㸃翰詠新賞開扆瑩所疑翰筆也選詩
  死後出
  司馬遷報任安書死後其書稍出
  垂空文
  垂空文以自見
  三鼎贊
  陳思王有皇帝三鼎贊
  𤣥尚白
  人有嘲雄以𤣥尚白解嘲
  懐鈆筆
  曹褒為漢書夜則沉思寢則懐鈆筆
  朝章國紀
  朝章國紀曲彛備物奏議符䇿文辭表記素意所不蓄前古所未行皆取定俄頃神無滯用稱王儉如此
  崇讓論
  劉實著崇讓論
  錢神論
  魯褒作錢神論
  牀上牀
  理重事複猶屋下架屋牀上施牀劉子𤣥史通
  圗籍門
  沛王通論
  後漢沛王輔作五經論時號沛王通論
  醉鄉日月
  皇甫嵩撰專記飲酒事
  焚金篆
  秦焚金篆周亡玉鏡羣言爭亂諸子相騰梁湘東王請立學表
  玉䇿金繩
  後漢書云神經怪牒玉䇿金繩闗扄於明靈之府封縢於瑶壇之上言隂陽推步之書也
  秘書四部
  晉武帝分秘書為甲乙丙丁四部使秘書郎中四人各掌其一
  碧牙籖
  徐鳴蒼玉珮盡校碧牙籖荆公詩
  補履書
  李徳川舉進士不第唐則天就拜右拾遺不受著補履書十卷皆雄軻之㫖時號補履先生
  通𤣥經
  王長文字徳叡郾人也徴辟不就著書四卷以擬易名曰通𤣥時方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漢書刋繁
  于仲文撰漢書刋繁三十卷
  種樹書
  李斯上書曰臣請史官非秦記皆燒之天下有藏詩書百家語者皆詣守尉雜燒之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
  秋芸
  緗縹兩行字芸蟄虫蠹秋李賀詩
  風流罪過
  北齊郎基性清儉在官惟頗令人寫書潘子義遺之書曰在官寫書亦是風流罪過
  酉陽
  梁湘東王書酉陽之逸典荆州記小酉山上石穴中有書千卷相傳秦人於此學因留之
  不語先生
  牛羊日歴以白居易六帖為不語先生出談助
  防邊龜鑑
  姚仲孫集前世禦戎料敵之䇿名曰防邊龜鑑
  郊祀總儀
  郊祀總儀吕公綽集
  禮閣新編
  王子融集本朝禮為禮閣新編五十卷
  三聖政範
  孫甫進三聖政範十三事大畧以祖宗故事校今日之治有所不逮則論述以為諷諫
  弋法
  蒲苴子弋法四篇
  劔道
  劔道三十八篇
  日晷書
  日晷書三十四卷厯書也
  天厯
  天歴大厯十八卷
  易旗
  任良易旗七十一卷
  堪輿金匱
  五行家書也許慎云堪天道輿地道也
  龜書
  南龜書皆卜筮之書也
  嚏耳鳴
  嚏耳鳴雜占十六卷
  昭明子
  昭明子釣種生魚鼈八卷
  請雨
  請雨止雨二十六卷
  稗官
  小說十五家千三百八十篇小說家者流盖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塗說者之所造稗與稊稗同義
  先秦舊書
  先秦舊書猶言秦先謂未焚書之前
  韓詩外傳
  韓詩外傳韓嬰推詩人之意而作外傳數萬言
  曲臺記
  魯閭丘后倉說禮數萬言號曰后氏曲臺記注曲臺殿名
  野老篇
  藝文志野老十七篇教民耕種書
  蔡葵篇
  蔡葵篇農書也有一篇
  汜勝之書
  汜勝書十八篇亦云九榖書汜音凡
  七略
  劉歆總羣書而奏其七略故有輯略有六藝略有諸子畧有詩賦略有兵書略有術數略有方技略注輯與集同謂諸書之摠要略者刪去浮冗取其㫖要也
  魯故
  魯故二十五篇注故者通其指義也今流俗毛詩改故訓傳為詁字失真耳
  韓故
  又有韓故齊氏故毛詩故訓等篇
  雅琴篇
  雅琴趙氏七篇雅琴師氏八篇龍氏九十九篇
  左氏微
  左氏微二篇釋其微指也又有鐸氏微張氏微虞氏微
  漢著記
  漢著記注若今之起居注也
  靈臺秘苑
  靈臺秘苑周武帝詔庾季才撰一百二十卷
  笑苑
  詞林集太子勇令魏澹撰
  中興書
  羊繪為中興書事不倫序髙祖詔魏澹别成魏史
  靈異記
  煬帝勑許善心與崔祖濬撰靈異記十卷
  旌異記
  侯曰著旌異記十五卷
  坐忘論
  司馬子微隠居天台之赤城自號赤城居士著坐忘論八篇
  蘭臺作燼
  蘭臺作燼竹殿成灰言書籍散亡
  雋永
  蒯通論戰國時說士權變亦自序其說凡八十一首號曰雋永注雋肥肉也字兖反永長也言其所論甘美而義深長也
  山栖志
  劉孝標遊東陽宫紫岩山為山栖志其文甚美
  翰林志
  翰林志蘇易簡獻詔藏史館
  演連珠
  演連珠陸機作五十首興於漢章之世班固賈逵等為之
  物祖
  劉懋字仲華撰諸器物造作之始十五卷名曰物祖
  收書門
  書倉
  曹曾積石為倉以藏書名曹氏書倉拾遺記
  四部書
  薛稷知集庫馬懐素知經庫沈佺期知史庫武平一知子庫通云四部書
  墨莊
  劉式死其妻聚書千餘卷指示諸子曰此汝父嘗謂此為墨莊今貽汝軰為學植之具胡先生作傳云
  善書
  河間獻王徳從民得善書必為好寫與之留其真本金帛賜以招之
  三本書
  柳氏序訓云余家昇平里西堂藏書經史子集皆有三本一本紙墨籖束元華麗者鎮庫一本次者長將隨行披覽又一本次者後生子孫為業
  紺琉璃
  隋帝藏書上品紅琉璃軸中紺琉璃軸下漆軸
  三十乗
  張華徙居載書三十乗秘監摯虞撰定官書皆資華本以取正
  數車
  唐李襲譽罷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書數車
  借書門
  借書可嗤
  杜預書告兒古詩有書借人為可嗤借書送還亦可嗤商芸小說
  輯裭刋正
  陸龜𫎇借人書篇帙舛壊必為輯裭刋正
  祈借
  南史劉峻人有異書必徃祈借
  講解門
  倚席不講
  後漢安帝薄於藝文博士倚席不講學舍頽敝鞠為園蔬牧兒芻豎致於薪刈順帝感翟酺之言乃更修黌宇
  儒林先生
  常爽不事王侯獨守閑靜講肄經典二十餘年時號儒林先生
  業終
  講尚書業終賜執經親授者各有差三國志
  作守門童
  辰州有人射猪逐入石室見老翁問射猪對以猪傷禾翁即呼一童子責之曰何不謹門令猪入射者問何人童子曰此河上翁帝使為諸仙講易我即王弼愛子易未通罰守門耳
  師授門
  尤著弟子
  尤著弟子髙業門人余知古書
  宿舂重蠒
  不俟宿舂無難重蠒同上
  禮樂皆東
  鄭𤣥學於馬融業成辭歸融有禮樂皆東之歎
  就為列肆
  漢武帝時太學生徒動至數萬郡國黌舍悉皆充滿其學於山澤者或就而為列肆焉儒林傳序
  十經
  周續之詣范甯受業數年通五經五緯號曰十經
  人師
  魏帝詔崔誕曰經師易求人師難得
  藍謝青
  北史李謐字永和事孔璠數年之後璠還就謐請業同門生為之語曰青成藍藍謝青師何常在明經
  在三之節
  在三之節謂父生之師教之君食之桓温表
  横經拜手
  後漢董春字紀陽學者常數百人每升堂鳴鼓三通横經拜手請問者百人
  易始師
  儒林傳丁寛易家之始師
  一字師
  鄭谷改齊已梅詩昨夜數枝開改為一枝齊遽起拜時以為一字之師
  舌耕
  賈逵來學者不逺萬里廣有贈獻積粟盈倉或云賈逵非力耕所得乃誦經不倦舌耕也
  鄉射門
  罰豐
  射禮置罰豐於西階下音訓古豐國之君以酒亡國故以為罰爵之名圗其人形於下
  五物
  鄉大夫獻賢能之書于王退而以鄉射之禮五物詢衆庶一曰和二曰容三曰主皮四曰和容五曰興舞周禮
  訛謬門
  相府蓮
  于司空以樂曲有想夫憐其名不雅將易之客曰南朝相府因瑞蓮製曲號相府蓮語轉訛之如此國史補
  下馬陵
  董仲舒墓門人過必下馬以故號下馬陵而語訛為蝦蟇陵國史補
  鐵勒
  鐵勒本勑勒言訛也唐書










  海録碎事卷十八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