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隱漫錄/118

目錄 淞隱漫錄
◀上一回 畫船紀豔 下一回▶


  錢江畫舫,夙著豔名。自杭州之江干溯流而上,若義橋,若富陽,若嚴州,若蘭溪,若金華,若龍游,若衢州,至常山而止,計程六百里之遙,每處多則數十艘,少或數艘;舟中女校書或三四人,或一二人。畫船之增減,視地方之盛衰。停泊處如魚貫,如雁序,粉白黛綠,列舟而居。每當水面風來,天心月朗,杯盤狼藉,絲竹駢羅,洵足結山水之勝緣,消旅居之客感。

  個中翹楚,首推觀鳳校書。碧玉年華,綠珠聲價,丰容盛軔,光彩照人,頎立亭亭,有玉樹臨風之概。工度曲,尤精琵琶。每一發聲,四座傾聽。性嫻雅,無章台習氣。喜與一二素心人煮茗清談,娓娓不倦。西江二仰山人隨宦來盈川,平章花月,眼界頗高,獨屢繩觀鳳之美於倚玉生。生素不喜作狹邪游,姑妄聽之,似未深信。中秋之夕,仰山招諸名流宴集江船,強拉生往。時則秋水澄鮮,月明如晝,姬素妝淡服,秀媚天然,生一見傾心,兩情彌洽。華筵既啟,群花紛來,燕瘦環肥,並皆佳妙。飯顆山樵時亦在座,擇其尤豔者,各贈一聯以獎之。贈觀鳳云:「觀山玩水風雙槳;鳳管鸞笙月一觴。」贈蓮棣云:「蓮子團欒徵吉兆;棣花翩反寄相思。」蓮棣生長桐廬,住桐君山下,貌秀麗獨冠一村,鄰家姊妹俱以西施相目。家貧親沒,遂墮風塵,非其素志也。贈檀香云:「檀板金尊,得少佳趣;香溫茶熟,別有會心。」檀香居富陽之小隱山下,亦小家女子,婀娜娉婷,別饒媚態。年止十六,梳櫳才一月耳。贈翠鳳云:「翠袖天寒商倚竹;鳳釵春暖替簪花。」翠鳳本錢塘人,住蓮花峰下,小名阿鳳。幼時膚白如雪,人戲以「白鳳皇」呼之。及長,好著綠衣,因名翠鳳。贈沈香云:「沈魚落雁傾城貌;香霧清輝憶舊詞。」沈香乃富春江畔漁家女子,少長,態度苗條,眉目如畫,秀曼風流,迥超儔類,乃使之彈箏、笛、品竹、調絲,一學便成,妙合音節,曲師自歎弗如。山樵於時倚醉微吟,擘箋題句,揮毫染寫,墨瀋淋漓,無不各當其意以去,一時畫舫中傳為佳話。詠花生與觀鳳交尤昵,曾作本事詩上下平三十絕贈之,茲錄二首,以見一斑:

  重重香霧護雲鬟,楊柳腰支擬小蠻。

  記得秋江明月夜,一樽同賞六朝山。

  一溪新漲綠於油,檀板金樽破客愁。

  記得日高春睡起,泥人並坐看梳頭。

  三陵癡夢生,翩翩濁世佳公子也。慕桐江嚴陵之勝,買棹來游,遍歷花叢,殊少許可,偶遇姬於欄柯山下,奇賞之,謂其秀色可餐,寶光外溢,真得山川靈淑之氣者,流連匝月,纏頭錦費六百緡。生雖豪侈,而姬之美麗亦從可知矣。嶺梅香裡,新船落成,開筵宴客,熱鬧異常,幾於燈火連宵,笙歌徹夜,曾經滄海客贈以一聯云:「倘遇詠花人,不妨載酒;劇憐浣紗女,終須泛湖。」蓋中寓惋惜之意,情亦深矣。

  同時有蓮棣者,與觀鳳年相若,名相埒,素面生嬌,自饒馨逸,性靜穆,寡言笑,如幽閨處女,不求人憐而人自憐之。客或入一遊語,面發不能答。篷窗多暇,刺繡自娛。詠花生眷愛尤深,芳情密締,綺語遂多,所作《蓮溪行》一篇,為時傳誦。其詩云:

  玉宇淨如洗,星影銷攙槍。

  涉江攬秋色,花陰藏畫膛。

  青溪有小妹,泛宅波中央。

  一笑生百媚,俗慮消吟腸。

  相對各無語,羅襦聞幽香。

  羊燈明綺夕,鸞釵豔新妝。

  觴政不嫌虐,慇懃催酒忙。

  銀箏斷復續,珠喉清且長。

  夜靜霜柝急,綠波生微涼。

  曲終月墮水,汀雁飛成行。

  蓮棣得詩甚喜,置之粉鏡奩之側,時時吟誦,亦可〔謂〕深於情者矣。他如宮妹之俊爽不群,風流自喜;鳳玉之丰神旖旎,意態溫柔;蘭仙之嬌小玲瓏,動人憐惜;喜歡之面面圓到,落落大方;竹英則十五盈盈,聰明絕世;雲棲則華妝,婉娩宜人;高鳳則秀麗天成,不假妝飾;香媚則宛轉周旋,曲如人意:皆畫船後起之秀也。

  丁亥四月初旬,天南遁叟作西泠之游,泛舟於六橋三竺間,蓼紅荇碧,點綴生新,諸同人邀飲於三潭印月。剛值浴佛日,士女麇至,幾於袂雲而汗雨。俞樓外一酒家,買醉者無隙座。遁叟厭其囂,乃往靈隱。輿中見四山環合,蔥蔥撲人,不禁叫絕。既至,飯於方丈,蔬筍絕佳。方偕同人散步寺前,瞥見魚軒絡繹而來,中有二女,裝束豔冶,殆不類良家,珊珊詣大殿禮佛。遁叟視其一丰神淡遠,態度娉婷,秀靨承顴,長眉入鬢,其一秀麗天生,自饒柔媚,雙瞳點水,兩頰泛霞,鬥媚爭妍,堪稱雙絕。同人中有相識者,曰:「一為倩珠,一為漱玉,畫船中姊妹花也。君既贊賞,今日何不即往錢塘城外一遊?」遁叟以明晨返辭之。二女遊戲既畢,遂出登輿,見遁叟襟邊繫一紅花,搴簾時不禁向遁叟嫣然一笑。同人謂遁叟曰:「君豔福幾生修到哉!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亦足以消魂矣。」

  翌日,遁叟解維啟行,夕泊臨平,孤枕不眠,一燈如豆,擁衾小坐,頗有倦意。忽見僕人持柬來邀,視之,則程姚兩君招往畫船小飲也,並云日間二美人已代致之矣,翩然而來,待君已久。遁叟遂乘飛而行,電掣飆馳,其去若駛。俄頃已至,竟登畫船,程姚兩君迎於船頭,二姝果在。詢其姓字,一曰繡雲,一曰韻芬,並餘杭人而生長於錢塘江上者也。韻芬顧叟而笑。繡雲曰:「睹君之面,似曾相識,不知從何處見來。」韻芬曰:「日間見之於佛殿中者,非耶?」繡雲恍然,拍掌稱奇。韻芬曰:「頃邂逅於寺中,茲笑言於江上,詎非前因?」二姝皆昵就叟,韻芬屬意尤深。叟擁置之膝,韻亦不拒,柔情婉孌,有如飛燕之依人。因欣然謂韻芬曰:「今夕殆將償日間一笑之緣乎?」爰絮問家世,乃知韻芬出自良家,頗嫻書史,早入章台,非其所好也。叟曰:「卿既能詩,何不袖攜夙稿,示我一觀?」韻曰:「稿存兒所宿船上,非自往取,不能得也。請避人共往船頭,佯作玩月,吟與君聽,何如?」叟許之。韻曼聲吟哦,自諧音律。《消夏》三絕云:

  水晶簾外曉涼時,懶把牙梳理鬢絲。

  准踐檀郎花後約,緘書欲報怕人知。

  何處風來菡萏香,一番雨過一番涼。

  午餘繡罷渾無事,起看庭花影半牆。

  階陰簷卜手曾栽,瓶裡雙頭茉麗開。

  隔檻風過竹梢動,偏疑人為採花來。

《初秋》二絕云:

  秋花石畔故開遲,新月窺人恰半規。

  自有茶瓜供消遣,當風枕簟未眠時。

  蟲聲咽共窗前竹,月影潛移牆上花。

  殘露無聲人籟寂,當天閒看玉繩斜。

  叟曰:「雖是小詩,頗有思致。」語甫罷,而繡雲自艙內出。轉詢可作詩詞否?繡雲曰:「兒是俗人,不解掉文袋。若肯收作絳帷女弟子,授以秘傳,作亦非難,恐今之都知錄事輩,不足數也。」叟見其性情慧警,教以作詩之旨,繡雲傾聽樂甚,頗有所悟。而程姚兩君來催入席,循環歡飲,酒罄無算爵。叟拇戰輒負,繡、韻二姝,爭為之代。叟顧而樂之,曰:「此雖南面王不易也!」席散更闌,叟不得歸,乃偕二姝共睡,左擁右抱,談詩達旦。繡雲曰:「昨夕夢中亦得一詩,不知可否。」叟令誦之。即吟云:

  豆花香細月微明,小院新涼絡緯鳴。

  猶憶夜深渾未睡,一燈籬角捕秋聲。

  叟不覺拍案叫絕。韻芬曰:「通夕不眠,茲始朦朧睡著,乃又被君驚醒,抑何惡作劇哉!」以手擊叟頭,叟蘧然而覺,則此身仍在臨平船中也。噫嘻!錢塘江上畫船風景,誠不數珠海燈痕,秦淮月色也。

  【完】


◀上一回 下一回▶
淞隱漫錄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