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淮海集 卷第十三
宋 秦觀 撰 景海盬涉園張氏藏明嘉靖刊小字本
卷第十四

淮海集巻之十三進策

            秦 觀 少㳺

   安都

臣聞世之議者皆以謂天下之形勢莫如雍其次莫如

周至於梁則天下之衝而已非形勢之地也故漢唐定

都皆在周雍至五季已來實始都梁本朝縱未能逺䂓

長安盍亦近卜於洛陽乎而安土重遷眷眷於開封之

境非所以爲萬世計也臣竊以爲不然何則唐漢之都

必於周雍本朝之都必於梁而後可也夫長安之地左

殽函右隴蜀襟屏終南太華之山縈帯涇渭洪河之水

地方數千里皆膏腴沃野卒有急百萬之衆可具形勢

便利下兵於諸侯如建瓴水四塞之國也故其地利守

自古號爲天府開封地平四出諸道輻湊南與楚境西

與韓境北與趙境東與齊境無名山大川之限而汴蔡

諸水參貫巾車錯轂蹄踵交道軸艫銜尾千里不絶四

通五逹之郊也故其地利戰自古號爲戰塲洛陽左瀍

右澗表裏山河扼殽黽之隘阻成臯之險直伊闕之固

廣袤六百里四靣受敵以守則不如雍以戰則不如梁

然雍得之可以爲重自古號爲天下之咽喉凡天下之

形勢無過此三者也故彼蜀之成都吳之建業皆霸據

一方之具而楚之彭城特盜賊之窟耳易曰天險不可

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所謂險者

豈必山川丘陵之謂哉在天而不可升在人而不可奪

則皆爲險矣夫雍爲天府梁爲戰塲周爲天下之咽喉

而臣以謂漢唐之都必於周雍本朝之都必於梁而後

可者漢唐以地爲險本朝以兵爲險故也漢髙祖曰吾

以羽檄召天下兵莫有至者武帝曰吾初即位不欲出

虎符發兵郡國蓋漢踵秦事郡國背道材官有變則以

符檄發之京師惟有南北兩軍有期門羽林孤兒以備

扈從唐分天下爲十道置兵六百三十四府其在闗中

者惟二百六十有一府府兵廢始置神策爲禁軍亦不

過數萬人以此見漢唐之兵皆在外也故非都四塞之

國則不足以制海内之命此所謂以地為險者也本朝

懲五季之弊舉天下之兵宿於京師名挂於籍者號百

餘萬而衣食之給一毫已上皆仰縣官又非若府兵之

制一寓之於農也非都四通五逹之郊則不足以養天

下之兵此所謂以兵爲險者也夫以兵爲險者不可以

都周雍猶以地爲險者不可以都梁也而昧者乃以梁

不如周周不如雍嗚呼亦不逹於時變矣夫大農之家

連田阡陌積粟萬斛兼陂池之利并林麓之饒則其居

必卜於郊野大賈之室歛散金錢以逐什一之利出納

百貨以收倍稱之息則其居必卜於市區何則所操之

術殊則所杔之地異也今梁據天下之衝歳漕東南六

百萬斛以給軍食猶恐不瞻矧欲襲漢唐之迹而都周

雍之墟何異操大賈之術而欲託大農之地也由是言

之彼周雍之地者漢唐之險耳本朝何賴焉

   任臣上

臣聞明君之御臣也不致疑忠臣之事君也不避嫌嫌

疑之事皆出於姦臣庸君度量狹隘心意頗僻不能以

致誠相期而已古之人有自舉其身者有舉其子者有

舉其弟者有舉其姪者有舉其内外之親舊者而其君

不以為疑其臣不以為嫌者何哉以其所舉者當而已

矣漢宣帝欲擊先零問誰可將者趙𠑽國曰無如老臣

者矣宣帝用之遂破先零此所謂自舉其身者也晉君

問孰可為國尉祈奚曰午也可君曰非子之子耶對曰

君問可否不問子也君子謂祁奚能舉善矣此所謂有

舉其子者也李石當國薦弟福可任治人繇監察御史

為戸部侍郎此所謂有舉其弟者也晉求文武良將謝

安以其姪幼度應舉郄超聞而嘆曰安違衆舉親明也

幼度不負舉才也果破符堅於淝水之上此所謂有舉

其姪者也崔貽孫為相未踰年除吏八百莫不諧允德

宗曰人言卿擬官多親舊何耶對曰陛下令臣進擬庶

官夫進擬者必悉其材行如不與聞何由得其實此所

謂有舉其内外之親舊者也此數子者皆内有以自信

外有以信於人仰無所愧俯無所怍其視身也與人等

其視子弟親舊也與不相誰何者等故能立功於當年

垂名於後世千載之下想見其風向使念𤓰李之小嫌

忘事君之大節匿名迹逺權勢心知其然而不敢發則

與糞壤同朽耳尚何功名之立哉陛下即位以來委政

於六七大臣其人自以曠世遭遇莫不悉心竭力知無

不為言無不盡可謂千載一時之嘉㑹也而臣竊有所

不然者未能去用親之嫌而已奇材異行實為時軰所

見推者一涉大臣之親則相顧繆悠莫敢援之以進幸

而不顧進之則諫官御史之章相隨而至矣臣以為此

風一成非聖朝之事也何則大臣之親嫌而不用則侍

臣之親亦當嫌而不用引而下之至於臺省寺監之官

推而廣之至於漕刑郡縣之吏其親者皆嫌而不用矣

夫竒材異行不常有於天下幸而有焉又以親與嫌而

棄之則是非得草萊巖穴之士終不用也昔西漢之韋

氏平氏東漢之袁氏楊氏唐之韋杜蘇李陸蕭諸氏皆

兄弟為三公父子為宰相盛者至與國相始終其間建

功立業號為名臣者蓋不可勝數柰何専用草萊巖穴

之士哉願詔中外之臣惟賢是進惟不肖是退而勿以

用親為嫌諫官御史惟進退之當否是察而勿以親嫌

為劾則天下之竒材異行庶乎皆得而用也

   任臣下

臣聞人主之於諫諍之臣非獨聽其言之難也取其大

節而略其小過是為難矣夫骨鯁自信以身許國不為

利害之所撓屈者所謂大節也材智之不周思慮之不

宻學術之不至聞聽之不審所謂小過也必有大節而

無小過者然後得為諫諍之臣則窮年没世不可得其

人矣如或不然則與其無一時之小過孰若有終身之

大節哉昔汲黯通經術則不如平津侯恢武功則不如

大將軍明習法令則不如張湯文章儒雅則不如司馬

相如謹厚自全則不如石慶術略横出則不如主父偃

然淮南王謀反惟憚曰黯好直諫守節死義説平津侯

等如發䝉耳由是言之諫諍之臣其功在於正綱紀立

風憲通上下之情使亂臣賊子顧憚而不敢發如此而

已一舉之不當理一發之不中節曾何足以深咎耶陛

下即位以來首下明詔使中外大臣保任諫官御史蓋

𠑽賦者百有餘人其見用者十數人耳選擇既精人頗

自重皆毅然有伏節死誼之心興利除害甚於嗜慾攘

擊姦惡如報私讐首尾數年之間遂成冠古之治雖神

功聖化敏妙自然亦此曹獻替可否之力也然比者甞

以所言不效諫官御史接迹引去或遷他官SKchar𥙷外郡

臺省為之一空臣愚疎逺不知朝廷之事切恠陛下何

取之之難而去之之易也且人非蓍龜不無過誤顧其

設心措意何如耳昔漢酈食其有撓楚之非唐魏鄭公

有縱薛延陀之過本朝趙中令有遣趙保忠之失此三

人者皆天下之豪傑一時之名臣也猶有非繆過失如

此又况不及於三人者乎臣願陛下鑒師古始追御來

今重諫官之進退慎御史之升黜取其大節而略其小

過使天下之士得以盡忠畢力於前則神功聖化又將

有新於此矣或謂臣曰古者諫諍之臣職於廣聰明除

壅蔽成德業而已後世狂夫小子狡猾不道之人或假

其名以資盗竊其噐以售姦如谷永者王鳯之客也而

譏斥帷幄劉栖楚者李逢吉之黨也而額叩龍墀陽為

剴拂之迹隂成附麗之謀以此言之小過其可畧乎略

其小過則成其大惡矣臣應之曰不然夫藥石所以瘉

病也而致病者有矣然自古及今未有廢藥石者何哉

以其所愈者衆所害者寡也諫諍之臣雖噐有逺近才

有修短大抵搢紳之選也安可盡誣以谷永劉栖楚之

徒歟就使有一二人焉則去其一二人者可也何至空

臺省而逐之耶陸贄曰天不以地有惡木而廢發生天

子不以時有小人而廢聽納又曰諫者多表我之能好

諫者直示我之能賢諫者之狂誣明我之能恕諫者之漏

泄彰我之能從有一于斯皆為盛德嗚呼人主用諫諍

之臣贄之論盡矣

   朋黨上

臣聞朋黨者君子小人所不免也人主御羣臣之術不

務嫉朋黨務辨邪正而已邪正不辨而朋黨是嫉則君

子小人必至於兩廢或至於兩存君子小人兩廢兩存

則小人卒得志而君子終受禍矣何則君子信道篤自

知明不肯偷為一切之計小人投隙抵𡾟無所不至也

臣請以易道與夫堯舜漢唐之事明之易以陽為君子

隂為小人一陽之生則為復復者反本也三陽用事則

為泰㤗者亨通之時也而五陽之極則為夬夬者剛決

柔也以此見君子之道必得其類然後能勝小人也一

隂之生則為姤姤者柔遇剛也三隂用事則為否否者

閉塞之時也而五隂之極則為剥剥者窮上反下也以

此見小人之道亦必得其類然後能勝君子也隂陽相

與消長而為惨舒為生殺君子小人相與勝負而為盛

衰為治亂然皆以其類也臣故曰朋黨者君子小人所

不免也堯之時有八元八凱十六族者君子之黨也又

有渾沌窮竒檮杌饕餮四凶族者小人之黨也舜之佐

堯有大功二十者舉十六相去四凶而巳不聞以其朋

黨而两廢之亦不聞以其朋黨而兩存之也臣故曰人

主御羣臣之術不務嫉朋黨務辨邪正而巳東漢鉤黨

之獄海内塗炭二十餘年盖始於周福房植謂之甘陵

南北部至於李膺陳蕃王暢張儉之徒遂有三君八顧

八俊八及八厨之號人主不復察其邪正惟知震怒而

已故曹節侯覽牢修朱竝得以始終表裏成其姦謀至

於刑章討捕錮及五族死徒廢禁者六七百人卒不知

修竝者乃節覽之黨也唐室之季朋黨相軋四十餘年

搢紳之禍不觧盖始於李宗閔李德裕二人而已嫌怨

既結各有植立根本牢甚互相傾擠牛僧孺李逢吉之

屬則宗閔之黨也李紳韋處厚之屬則德𥙿之黨也而

逢吉之黨又有八闗十六子之名人主不復察其邪正

惟曰去河北賊易去此朋黨難而其徒亦曰左右佩劒

彼此相笑盖言未知孰是也其後李訓鄭注用事欲以

權市天下凡不附已者皆指以為二人之黨而逐去之

至於人人駭慄連月雺晦卒不知訓注者實逢吉之黨

也臣故曰邪正不辨而朋黨是嫉則君子小人必至於

兩廢或至於兩存君子與小人兩廢兩存則小人卒得

志君子終受禍矣

   朋黨下

臣聞陛下即位以來虚懷反席博採公論悉引天下名

士與之經綸至有去散地而執鈞衡起謪籍而叅侍從

者雖古版築飯牛之遇不過如此而已君子得時則其

類自至數年之間衆賢彈冠相繼而起聚於本朝夫衆

賢聚於本朝小人之所深不利也是以日夜恟恟作為

無當不根眩惑誣罔之計而朋黨之議起焉臣聞比日

以來此風尤甚漸不可長自執政從官臺閣省寺之臣

凡被進用者輒為小人一切指以為黨又至於三君八

顧八俊八及八厨之名八闗十六子之號巧為標榜公

肆詆欺一人名之於前萬人實之於後傳曰下輕其上

爵賤人圖柄臣則國家摇動而人不靜也然則其可以

不察歟臣聞慶曆中仁祖鋭於求治始用韓琦富弼范

仲淹以為執政從官又擢尹洙歐陽修余靖蔡襄之徒

列於臺閣小人不勝其憤遂以朋黨之議陷之琦弼仲

淹等果皆罷去是時天下義士扼腕切齒髮上衝冠而

小人至扵舉酒相屬以為一網盡矣頼天子明聖察見

其事琦弼仲淹等旋被召擢復䝉器使遂得成其功名

今所謂元老大儒社稷之臣想望風采而不可見者皆

當時所謂黨人者也向使仁祖但惡朋黨之名不求邪

正之實赫然震怒斥而不反則彼數人者皆為黨人而

死耳尚使後世想望風采而不可見耶今日之勢蓋亦

無異扵此臣願陛下觀易道消長之理稽帝虞廢舉之

事鑒漢唐審聽之失法仁祖察見之明杜媒蘗之端窒

中傷之隙求賢益急用賢益堅而信賢益篤使姦邪情

得而無所售其謀讒倿氣索而無所啟其口則今之所

謂黨人者後世必為元老大儒社稷之臣者矣十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