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卷第三
清 王澍 撰 壽孫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四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三

       琅邪王 澍虛舟詳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歴代名臣法帖

 黄長睿云此卷偽帖過半自庾翼後一帖已

 向季春等十七家皆一手書韻俗筆弱濫厠

 諸名跡閒始余觀之但知其偽而未審其從

 來及備員祕館因彚次御府圖籍見一書圅

 中盡此一手帖每卷題云倣書第若干此卷

 偽帖及他卷所有偽帖皆在焉其餘法帖中

 不載者尚多並以澄心堂紙寫蓋南唐人聊

 取古人詞語自書之爾文真而字非故斯人

 自目爲倣書蓋但録其詞而已非臨模也國

 初論次法帖時王著輩不悟其非但採名雜

 載真帖可勝歎哉今列次卷内一手偽帖於

 左

 庾翼後一帖 沈嘉    杜預後一帖

 王脩    劉超    司馬攸

 劉穆之   劉瓌    王劼

 紀瞻    王廞    張翼

 陸雲    山濤    卞壼

 右十五家并庾翼杜預後一帖皆一手偽書

 庾亮    庾翼前一帖 杜預前一帖

 謝璠伯   王徽之   王凝之

 王操之   王渙之   索靖

 王坦之   謝莊    王

 王恬    王曇首   孔琳之

 王僧䖍

 右十四家并庾翼杜預前一帖皆真帖

 此卷真偽不分誠如元章長睿所鑒乃其紀

 次顛倒失序者亦復不可勝數杜預索靖山

 濤陸雲皆晉未度江前人而叅錯東晉諸人

 後司馬攸文帝子武帝弟幾為太子而不知

 其為晉宗室謝莊始終事宋而目為晉庾亮

 誤為元亮沈嘉割字為名劉瓌之孔琳之名

 截其半紀瞻史與帖皆作瞻而誤以為贍王

 僧䖍南齊人而不分南北王坦之太原王述

 之子而班於郎邪諸子之間王徽之羲之第

 五子不列羲之諸子之次至其官爵錯繆世

 次失序又不足言矣總之淳化一帖徒以刻

 自祕閣人間不易可得又魏晉以來名跡歴

 代皆藏内府世人罕見得此始流布人閒故

 珍貴一時欻流百代實則其紕繆處不可一

 二數愛之者或以為俱不足論其筆法自非

 後人可及非惟耳鑒亦尊許大過語耳

  晉太尉庾元亮書

庾亮字元規明穆皇后之兄也未嘗名元亮帖

 目誤大觀稱庾亮為是元康六年薨年五十

 二贈太尉帖目稱太尉是

長睿云帖言奉告書葙先為媞子作江淮之間

 謂母曰媞此云媞子未知目何戚也顧汝和

 云媞音氏又音啼弟又爾雅云媞媞安也

帖中字凡四皆當是作字而筆法各不相同

 施以第三為注劉以第四為治皆誤

宋自靖康之變大觀新舊二刻皆淪北地開禧

 以後有自𣙜塲中來者皆磨去亮字右邊轉

 筆以避金主亮之諱所謂亮字不全本也

  晉車騎將軍庾翼書

庾翼字稚恭太尉亮之弟歴官都督征討軍事

 加征西將軍永和元年卒年四十二贈車騎

 將軍帖目是劉遐字正長廣平易陽人歴官

 散騎常侍咸和元年卒贈安北將軍

按庾翼嘗為陶侃太尉府從事中郎此帖稱從

 事中郎則當是與侃書也考晉書明帝太寧

 三年陶侃都督荆湘明年當成帝咸和元年

 翼年二十二始辟陶侃太尉府從事中郎劉

 遐卒於是年正當翼為從事之初不應遽稱

 故吏若謂此書在從事後則劉遐卒已乆又

 不應與遐同名又考遐傳終遐身未嘗叅軍

 事則此帖不無可疑然書法精古的是真跡

 或由史誤亦未可定

顧云當是檢校一作拔非

已向季春帖米云同章帝一手偽書

二字合兩為一上下各借一筆古帖中多有

 之頃按文義當是頃顧作須亦通

  晉太守沈嘉長書

按竇𫎇述書賦注沈嘉字長茂吳郡人晉吳興

 太守帖目但稱太守不稱呉興又以沈嘉為

 嘉長連字為名尤荒率可笑本帖但稱沈嘉

 不稱嘉長王侍書豈未之省𫆀標目當稱東

 晉呉興太守沈嘉書

此帖格韻滯俗同章帝一手偽書米老未曽標

 出蓋偶失之長睿鑒是述書賦稱長茂草勢

 既捷而踈慕王不及獨斷自如若此三行豈

 能慕王獨斷者耶

當是不一一舊釋作具非

  晉侍中杜預書

杜預字元凱京兆杜陵人起家尚書郎累官鎮

 南將軍以平呉功進爵當陽縣侯卒贈征南

 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終其身未嘗為侍中

 也帖目誤當稱晉征南大將軍杜預書

長睿云十一月帖云道逺書問又簡閒得來況

 非當時語或是江左人書不特親故帖偽也

 按長睿每以詞語簡直者為非晉人語彼時

 吐屬古雋自與後來不同然安知必無一二

 簡直者出於尋常風氣之外耶五子之歌三

 代以上作也而平易如此得謂五子偽乎過

 論失實非所尚也米鑒是

當是頓首頓首字末多一曲便是叠字

 凡古帖或末筆引長或字間少空皆作叠字

 顧汝和但作頓首失之劉作説頋作况皆

 可通

親故帖米云同章帝偽帖長睿云數附書信以

 慰吾心亦近世流俗語按信者使也晉人無

 以為書信字右軍帖往得其書信遂不取答

 言使者遂不取答也至唐宋人始以為書信

 之信

女當是孤女顧釋是劉作絶汝誤也

  晉王循書

徐澄齋云陶宗儀書史㑹要王循官至中軍將

 軍善行草法書要録王愔文字志目有王循

 宋板作王修按後魏弔殷比干墓碑修字作

 循則循修二字古蓋通用晉書外戚傳王修

 字敬仁濛長子起家著作郎轉中軍司馬年

 二十四未拜而卒官位與陶所紀正同則王

 循當即王修陶特誤以中軍司馬為中軍將

 軍耳禇遂良撰右軍書目第三東方朔賛小

 注云書與王循此王修事也王循無别考

米云同上偽按帖語自是晉人書法則同章帝

 一手偽作

循下有一字劉作舊當是遮顧云禇遂良右

 軍書目有阿遮帖張彦逺帖語有報敬倫遮

 恐是王氏子姓按敬倫𨗳子恬也遮未詳米

 臨報敬倫遮帖作敬倫逸誤

  晉劉超書

劉超字世瑜琅邪臨沂人仕晉右衛將軍為任

 讓所害贈衛尉帖目當云東晉衛尉劉超書

 大觀是

竇䝉述書賦注云超手筆與元帝相類自職居

 近密遂與外人書絶故述書賦有禀天然而

 自强亂帝札而見拘之語長睿云今此書字

 勢絶與元帝不類其偽明矣

  晉散騎常侍謝璠伯書

謝璠伯於史無考世稱謝璠伯善草書只此四

 行沉着痛快風力故自遒上也

見者當讀作現言江東精兵不可猝得惟當善

 養現在者耳如來當是如比來劉作此來

 誤

  晉黄門郎王徽之書

徽之字子猷羲之第五子仕至黄門侍郎棄官

 東歸則帖目當稱黄門侍郎大觀是此但云

 黄門郎蓋誤

寧復當是可言顧釋是或作可可亦通劉

 作可耳誤當是不一一舊作不具皆誤

  晉謝莊書

按宋書謝莊字希逸歷官中書令常侍金紫光

 禄大夫卒贈右光禄大夫長睿云謝莊首終

 仕宋而題曰晉大誤也帖目當稱宋右光禄

 大夫謝莊書

一日忽悶當是一日忽患悶劉合一日兩字

 作閒或以患作戀皆非當是企怛或作

 坦非來已漸勝當是昨來施以為可疑亦

 未是日寒重當是頃日劉作須自非

 按書法當是憎動言寒重居患惡動耳劉顧

 皆誤作増

  晉侍中司馬攸書

司馬攸文帝第二子武帝同懐弟字大猷小字

 桃符武帝踐柞封齊王帖目當書晉齊王司

 馬攸書

徐澄齋云此帖當如長沙王永陽王之例附第

 一卷帝王書後

齊王善尺牘為世所楷書斷稱其蘭芳玉潔奇

 而且古此三行楷法雖専謹然骨韻殊俗米

 云與章帝一手偽帖信是末首頓首上當有

 脱失

  晉劉瓌書

述書賦注劉瓌之字元寳沛國人晉御史中丞

 義城伯帖目當云東晉御史中丞劉瓌之書

 帖於瓌下失之字大誤

長睿云瓌之乃東晉時善八分者大令既不肯

 書太極殿榜謝安石遂令瓌之以八分題之

 今此帖非真與王廙二十四日帖無異

元寳書述書賦稱其剛直爲兩王之次骨正力

 全軌範宏麗今此帖筆法糺繞殊乏正骨米

 云同章帝僞帖不疑

瓌之頓首下本帖空一字大觀肅府俱有兩㸃

 當是頓首頓首帖末瓌之下大觀有頓首頓

 首四字

  晉王坦之書

王坦之字文度王述子仕至北中郎將徐兖二

 州刺史卒贈安北將軍帖目當稱東晉安北

 將軍王坦之書

長睿云王著叙王坦之書列於逸少諸子間意

 以名皆從之殊不知坦之乃述子自太原王

 耳非郎邪族也非通古甚那至爾

王懐祖書述書賦稱其髙利迅薄連屬欹傾文

 度師法乃翁而得其髙利迅薄之意瑤環瑜

 珥蘭茁其芽風流照暎故當不減㑹稽諸子

 也

已與謝郎當如施作巳與顧作已興非

 者當是良不可者或作斷不了者未是

 公應作當詣公無疑

  晉王渙之書

渙之為羲之第三子未詳其字未仕帖目但稱

 名最合晉上當増東字

長睿云王氏凝操徽渙四子書皆真帖逸少七

 子上四人與子敬書具傳惟𤣥之肅之遺跡

 未見餘皆得家範而體各不同是善學逸少

 書者猶顔延之對宋文帝論其諸子自謂峻

 得臣筆測得臣文㚟得臣義躍得臣酒書亦

 猶是也僕今以擬王氏諸子則逸少之書凝

 之得其韻操之得其體徽之得其勢渙之得

 其貌獻之得其源大令書特知名而與逸少

 方駕者蓋能本父之書意所循者大故也逸

 少之書真行則法鍾草聖則師張二家之法

 逸少所自出大令從而效之所以特髙於諸

 王猶魯堂諸子由賜商偃皆以儒稱卒之得

 其傳者子淵而已

當是上下二字疾書合為一耳古帖中往往

 有之施合二字作叔未是

  晉王操之書

操之字子重羲之第六子歴官侍中尚書豫章

 太守帖目當稱東晉侍中尚書王操之書

帖首操之等正是等白書既已恐未明又更

 加㸃以足之帖末操當是頓首傳摸失

 眞耳施作等白誤

  晉王凝之書

凝之羲之次子字叔平歷官江州刺史左將軍

 㑹稽内史帖目當稱東晉左將軍㑹稽内史

 王凝之書合置渙之之上

黄山谷云余觀凝之字法SKchar宻恨不多見僕謂

 此書大似獻之

此卷載羲之諸子書不特以坦之斑於羲之諸

 子之列誤認太原爲郎邪者荒謬可笑即其

 叙次羲之諸子亦復失倫考晉書羲之長子

 𤣥之早卒次凝之徽之操之獻之獻之既别

 自爲卷則序四子當首凝之次渙之次徽之

 次操之乃得其正耳

冷當是漸冷施作微冷誤吾字㝡小當是旁

 注摹者誤入行耳

  晉征西司馬索靖書

索靖字幼安燉煌人太安末歴官使特節游擊

 將軍卒贈司空安樂亭侯未嘗為征西司馬

 帖目當稱晉司空索靖書

徐澄齋云索靖晉最初人當列衛瓘後

載妖帖詞雖斷闕文特古雅然亦同章帝一手

 偽書雖氣骨稍勁而神韻甚俗銀鉤蠆尾幼

 安奇趣了不復存矣叅觀出師頌便知此為

 偽蹟無疑元章長睿皆未標出偶失之耳

當是妖㜸或作㜸非字書無此字

 是遏臧顧作過可疑莫當是莫告劉作莫

 去非一作念一作㑹皆通於當是於予

 或作争未是前有争字作書法正與此不

 同翔當是翔榮作集作巢皆非舞或作

 歌舞劉作起舞顧作鼓舞皆可疑農顧作

 處農於文義為近然書法當是䖍姬當是

 姬棄顧釋是或作業非

長睿云七月廿六日帖本七紙晉王平南廙每

 寳玩之值永嘉亂乃四叠綴衣中以渡江唐

 蒲州桑泉令豆盧器得之叠跡猶存今所録

 惟一紙耳模傳失真無復意象

當是信至劉作悉里非二字摸搨失

 真劉作夀知非顧作悉知亦可疑

  晉侍中劉穆之書

按宋書穆之字道和小字道民仕晉至左僕射

 雖卒於晉世未嘗仕宋然始終為宋謀主宋

 武始表贈侍中司徒南昌縣侯及受禪又追

 封南康郡公則穆之始終受宋恩遇特深當

 稱宋南康郡公劉穆之書大觀標目良是

述書賦稱道和閑雅髙踪絶塵注云今見行書

 一紙六行即此帖也然筆韻短弱殊與竇氏

 所稱不類當是俗手依聲偽作米云同章帝

 偽帖不虚也

帖首當有闕文亦當是亦知顧作所欲非

 推遷當是官推遷顧作故推遷非更字波蝕

 更下一字全蝕劉作諱顧作律皆可疑

  晉尚書王劭書

王劭丞相𨗳第五子字敬倫歴官尚書僕射中

 領軍卒贈車騎將軍帖目當稱東晉車騎將

 軍王劭書淳化標目作尚書大觀標目作尚

 書令皆誤

米云同章帝偽帖按此帖在偽跡中頗為肅括

 乃偽書之最佳者然糺繞惡習故自在

  晉車騎將軍紀瞻書

紀瞻字思逺丹陽秣陵人歴官驃騎將軍常侍

 卒贈開府儀同三司帖目當稱東晉開府儀

 同三司紀瞻書淳化大觀標目皆誤淳化又

 誤以瞻為贍尤與史不合本帖首尾俱作瞻

帖云貧家無以將意所謂物微意全者也按瞻

 歴仕清華厚自奉養館宇崇麗有足賞玩此

 云貧家定非思逺語不特詞語不古書法凡

 猥為足判其非真也

二字可疑或作永携亦未是今顧作蓋

 或作送俱未是疑當是逞所顧作所謂為

 是陳與義作所須亦可疑

  晉司徒王廞書

晉書王薈傳王廞字伯輿𨗳之孫薈之子也歴

 太子中庶子司徒左長史帖目當稱東晉司

 徒左長史王廞書

米云與漢章帝一手偽帖

割或作𤓰割或作分割分割近是涕或作

 悲涕或作憵涕亦可疑皆由傳模失眞故闕

 之爲得帖尾廞疏下大觀有八月廿八日五

 字

  晉太守張翼書

竇䝉述書賦注張翼字君祖下邳人官至東海

 太守帖目當稱東晉東海太守張翼書

此亦僞作翼書學羲之幾欲奪眞此殊凡猥遽

 欲汚衊君祖不亦過乎

顧作賴郎可疑闕之爲得當是不一

 一顧作具非

  晉陸雲書

陸雲字士龍機之弟吳平入洛為大將軍右司

 馬帖目當稱晉大將軍右司馬陸雲書

米云以上三帖同章帝偽帖

節或作春或作喪當以春為正春字章草作

 此特以左鉤引直耳及顧作及卿按草

 法當是鄉字可按文義當是可與作之作

 云俱未安經施作髙孫模作亭未可定人

 之當是欽之劉顧作歎之未是

自劉穆之至此六帖皆是僞帖

  晉海陵恭侯王邃書

世説新語注王邃别傳邃字處重瑯邪人舒弟

 也歴仕中領軍尚書左僕射帖目當稱東晉

 尚書左僕射王邃書淳化稱海陵恭侯未知

 所㨿

宣和書譜云王邃作行書有羲獻法婚事一帖

 布置婉媚結搆有法按此帖意局剛清故嚴

 謹之意爲多要之正自遒上

當是張丞或作巫非知當是令知或作

 乏非

  晉中書令王恬書

王恬丞相𨗳第二子字敬豫小字螭虎歴官㑹

 稽内史加散騎常侍卒贈中軍將軍帖目當

 稱東晉中軍將軍王恬書

螭虎草𨽻書斷稱其世難與比是時張翼以書

 得名議者謂不能過恬此兩行一十九字格

 韻直過右軍奚翼之所敢擬

當是力不一一劉作不具顧作少令皆非

  晉太守山濤書

山濤字巨源河内懐人也歴官右僕射光禄大

 夫侍中拜司徒太康四年年七十九薨帖目

 當稱晉司徒山濤書此云太守不知何㨿

長睿云山濤啟事與李懐琳所撰七賢書中濤

 書自相矛盾但此啓文是而書非七賢帖中

 筆語皆妄也

巨源正書寳泉稱其朴略此八行筆法扭揑殊

 無朴略意與前王劭王廞同出一手偽書

質止少華文義當是質正書法作止當由模搨

 之誤或偽書人不了文義信筆誤書耳

黄山谷云帖末十九字長沙帖誤置羊欣書後

  晉侍中卞壺書

卞壺字望之濟隂冤句人歴官領軍將軍給事

 中卒贈侍中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帖目

 當稱東晉侍中驃騎將軍卞壺書

壺晉書作壼帖目誤

述書賦稱望之草書𦂳古而老此六行筆勢糺

 繞與章帝等書同米黄目為偽作信精鑒也

郎當是朝將中郎兩字連草合為一耳與

 前王渙之書二字後羊欣二字同一

 筆法劉施釋闕亦通顧作比中未是諸

 是諸誠一作城非愛顧作改愛可疑當由

 模搨之誤筆法是友按文義則當是發

 劉作傅非何屺瞻云當是防字古防房二字

 通

  晉謝發書

謝發爵里無可考

米云已上三帖同章帝偽書

劉作未知最合顧作欲未是帖末筆惻感

 三字潭帖誤連山濤書後

  宋特進王曇書

王曇首瑯邪人太保宏少弟僧䖍父也歴官太

 子詹事侍中卒追贈左光禄大夫加散騎常

 侍帖目當稱宋左光禄大夫散騎常侍王曇

 首書淳化曇下失首字大誤本帖明有首字

當是差可施作耳非施作清和非劉

 顧作請示為合宜自當是所宜顧云當作

 亦誤未能令遣劉作令顧作合皆通有劉

 施作俗是顧作從可疑曇劉誤作答當是

 首字惟誤首為答所以標目止作王曇也

  宋中散大夫羊欣書

羊欣字敬元泰山南城人由新安太守轉義興

 太守除中散大夫帖目是

敬元師資大令見重一時行書尤善故時人有

 買王得羊不失所望之語此帖魄短力弱去

 大令風䂓正逺其僞不疑米鑒良是

得去下當脱月字

  宋太常卿孔琳書

孔琳之字彦琳㑹稽山隂人歷官祠部尚書卒

 贈太常帖目是琳下失之字大誤大觀有之

 字

長睿云琳之帖有恨恨脚中轉劇近明散未覺

 益十二字偏小蓋行測注字摹帖者妄以入

 行耳當依本為正按李日華六研齋二筆稱

 王文肅公所藏淳化祖帖孔琳之書歎具旁

 増悒悒脚中四字何頼右有轉劇近明散未

 覺益八字緫十二字皆旁添與今刻不同則

 長睿所云誤摹入行者蓋亦未見祖本耳愚

 謂不獨此十二字前觸感觸字難勝勝字亦

 小當亦旁注誤摸入者自劉作自郡顧作

 自群皆可疑當由模搨有誤地定當是地

 窮劉顧作最非王右軍聖教序窮亦作

 三字當是奈何念痛悼筆駛合為一字

 耳示下糢糊一字所𠅤當是良所𠅤劉施

 作君非當是悲悒劉顧作幽悒恐未是

 當是歎一一劉顧作歎具施作歎歎皆

 非長睿作恨恨顧作悒悒皆可通

 劉作迷甚最合顧云疑作亡非或作反誤

 當是孤子孔琳之奈何頓首

 書垂盡筆駛不可收故有失耳或以奈何作

 等字亦未是

按史琳之以楚臺員外散騎侍郎遭母憂去職

 服闋除司徒左西椽以父致仕自解未幾司

 馬休之以為長史旋以父憂去官此當是其

 居憂時書幽咽凄斷都無倫次其孝思沉痛

 油然見於筆墨之間不獨妙善草𨽻而已

  齊侍中王僧䖍書

南齊王僧䖍曇首子瑯邪臨沂人歴官侍中特

 進左光禄大夫卒贈司空或誤稱晉今標目

 但稱齊侍中亦未是當稱南齊司空王僧䖍

 書

長睿云僧䖍兩啟皆佳結字與擬王琰乞江郢

 所統郡啟同書聲信不虚得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