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卷第四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卷第五
清 王澍 撰 壽孫氏小墨妙亭藏原刊本
卷第六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五

       琅邪王 澍虛舟詳定

       天都秋水藕花居校刋

諸家古法帖

 長睿云自蒼頡至程邈書皆偽

 此卷尤荒率可笑不惟卷首諸家畧無㨿依

 其後諸家錯繆尤甚秦時未有楷而以為程

 邈宋儋開元時人而不知為唐隋法帖文帝

 書也不列首卷帝王之次投老二帖不辨為

 率更敬祖二帖不知為太令其他如晚寒一

 帖移屋二帖其不能識别又不足言矣惟智

 果係隋僧懐素係唐僧不宜列於名臣之次

 章草蜀志兩帖無可主名為當以古法帖目

 之耳

  蒼頡書

蒼頡黄帝史也帖目當稱黄帝史蒼頡書

易曰上古結繩以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𢍆蒼

 頡通於神明仰觀奎文圓曲之勢俯察龜文

 鳥跡之象博采衆美合而為字是曰古文孝

 經援神𢍆云奎主文章蒼頡倣象是也今此

 書字雖不可識按其書法風力短淺全乏古

 意乃與後世小篆無異並非古文故秦淮海

 亦有了不與科斗相類乃近大小二篆之疑

 虞世南書㫖述云蒼頡象形傳諸典䇿世絶

 其跡無得而稱以此而言其偽決矣

  夏禹書

大禹書傳於世者惟衡嶽岣嶁峰七十二字筆

 法奇古多不可識然鑒者尚有字奇而不合

 法語竒而不中倫韻奇而不合古之疑今此

 十二字全與岣嶁不相似又余嘗得大禹開

 山幣乃大禹佩之治水者面四字羃二字亦

 不可識然筆法横絶揚之可以上天折之可

 以入地定非大禹不能今此書又與開山幣

 不相似其偽不疑

右二書亦閒有一二字可識者然既是偽作非

 必盡有原本不過以意塗畫漫作數十字分

 别部居以為此某書某書耳雖可識者亦不

 足㨿也

  魯司冦仲尼書

秦淮海云魯司冦仲尼書者吳季子墓銘也銘

 在丹陽季子墓上字徑尺餘唐張從申記云

 舊本湮滅開元中𤣥宗命殷仲容摹搨其書

 以傳大歷中蕭定又刻於石此小字者蓋後

 人依效為之者也歐陽文忠公謂孔子未嘗

 至吳不得親銘季子之墓然則季子墓銘其

 真者猶疑非孔子書況依效為之者與

此偽書者竊取延陵季子碑於十字中節去五

 字又於前後妄増七字共十二字以為是孔

 子書按延陵碑字長徑尺篆法敦古李陽冰

 學繹山碑得此而後變化則此碑即非孔子

 亦斷不是漢以後人作今此十二字筆力短

 弱比于延陵碑相懸倍萬又其所存延陵碑

 五字形貌雖同精神逈絶遽欲以罔千古識

 者之耳目吾誰欺

劉昌詩蘆浦筆記云孔子書十有三字内有吳

 君子之五字與延陵碑同或者後人衍此題

 墓上按十字碑唐明皇命殷仲容模搨大歴

 中蕭定重刻於石張從申碑䟦可證閣帖刻

 於宋太宗淳化中逺出十字碑後謂閣帖縮

 取延陵碑則可謂延陵碑衍閣帖可乎又閣

 帖僅十有二字此誤以為十三本不足置辨

 聊復書之以當一笑

  史

張懷瓘書斷云史周宣王時為史官善書師

 模蒼頡古文損而益之或同或異謂之篆亦

 曰史書帖目當稱周史官史

長睿云史書傳世者岐陽石鼔耳今此書云

 揚州裴易徳系字殊無三代體與其詞皆唐

 人筆也

樓鑰攻媿集云黄祕書謂李斯十八字乃李陽

 冰篆王密所撰明州刺史河東裴公紀徳碣

 中字此史書即此碑額中字也敭乃碧落

 碑第二字唐字也陽冰最愛碧落碑故用之

 州裴徳三字皆在系即紀字之半但無易字

 疑以明字叠而成之特以大為小爾豈祕書

 未考此碑之額耶

或作楊施作剔顧汝和云碧落碑有唐五十

 三禩唐字正與此同王著蔡京輩皆未考此

 碑耳

  秦丞相李斯書

李斯楚上蔡人西入秦位至丞相斯妙大篆始

 省改之以為小篆著蒼頡七篇帖目是

長睿云李斯書米云未知何人書僕案其文乃

 李陽冰篆王密所撰明州刺史河東裴公紀

 徳碣中字也其碑畧云驚逋復田疇闢教以

 耕耨故為政可期月而致寛之則法令非行

 公之化夷俗為鄒魯使父子長幼各得其宜

 此帖乃摹田疇等十八字為斯書與碑中篆

 無銖黍差而米云未知何人書蓋未嘗見此

 碑耳

  秦程邈書

書斷云程邈字元岑下邽人始為衙縣獄吏得

 罪始皇幽繫雲陽獄中覃思十年益大小篆

 方員而為𨽻書三千字奏之始皇善之用為

 御史用其字以為𨽻人佐書故曰𨽻書帖目

 當稱秦御史程邈書

秦淮海云程邈始作𨽻字今漢碑在者皆𨽻字

 而程邈此書乃是小楷觀其氣象豈敢遂信

 以為秦人書長睿云有此𨽻方生今正書不

 應邈已作之

此帖乃書老子法本章語米云與章帝一手玩

 其筆法稍有正骨微與章帝不同

  宋儋書

按竇䝉述書賦注云宋儋字藏諸廣平人髙尚

 不仕户部侍郎宇文融薦授祕書省校書郎

 帖目當稱唐祕書省挍書郎宋儋事

長睿云宋儋唐明皇時人學鍾書但作側戾殊

 失大勢王著録此書不知乃唐士意以為逺

 古人故與斯邈並列其誤至此儋有嵩山圭

 峯禪師等碑傳於世字亦不甚工

黄山谷云宋儋筆墨精勁但文詞蕪穢不足發

 其書東坡云其人不解此狡獪書便不足觀

 如儋書畫不可棄也

按宋儋書魄力雖微覺短淺然一正一偏清思

 逈逈具有魏晉風韻唐人觚稜斬截習氣盡

 行打碎殆亦當時矯然絶俗之士也長睿譏

 其但作側戾殊失大勢依聲附口吾所未許

當是且絶作紀非作作尤非晞景大觀作

 晞亰誤竟欲大觀竟字闕末一鈎蓋避宋諱

 不當是不𣸪一一筆駛直帶下故有似

 得耳顧作不得具亦誤

  衛夫人書

張懐瓘書斷云衛夫人名鑠字茂猗廷尉展之

 女弟恒之從女汝隂太守李矩之妻右軍少

 嘗師之卒年七十八帖目當稱晉衛夫人書

東坡云此書近庸妄人傳作衛夫人書耳晉人

 風流豈爾惡耶

米芾書史云劉涇倅莫王貽永侍中孫為守得

 摹帖一卷乃胄曺叅軍李懷琳偽作七賢帖

 又有李氏衛帖比今閣帖字亦多亦其所撰

 也次無名帖次郗超帖亦摹在閣帖中次陸

 機衛恒帖衛亦摹入閣帖也皆貞觀間一種

 僞好物

長睿云衛夫人帖蓋唐初李懷琳作事見竇泉

 述書賦如續帖中嵇康絶交書世傳七賢帖

 皆懷琳僞作也此與師帖尤疎繆按梁蕭子

 雲荅武帝勅云臣昔不能拔賞隨時所貴規

 摹子敬多歷年所年二十六著晉史至二王

 列傳欲作論草𨽻法言不盡意遂不能成十

 許年始見勅㫖論書一卷商略筆狀洞徹字

 體始變子敬全範元常逮邇以來自覺功進

 此偽帖云但衛隨世所學規模鍾繇遂歴多

 載年二十著詩論草𨽻又云筆勢洞精字體

 遒媚皆竊取子雲啓中語欲小改之遂失其

 句讀今世髙識豈無何不悟此又既與師帖

 自當著名不但稱夫族及姓也以數事攷之

 其偽不疑東坡論此帖以其勅從力館從舍

 為偽未中其病蓋自二王以來譌字甚多陳

 為陣䇿為筴皆二王輩自製不可㨿此定真

 偽也顧汝和云春秋婦人稱姓如周女曰姬

 宋女曰子齊女曰姜是也長睿未之考耳

按此帖雖是偽作然出自李懷琳手猶有魏晉

 遺法不比偽程邈書䂓模朴拙了乏生態也

 又衛夫人本晉人而云詣晉尚書館書無端

 稱晉益可知此帖之非晉人書矣

  古法帖

此帖疑是子敬書以首尾無獻之字遂失主名

 耳夀春富陽亦㑹稽近地也

小勝當是似小勝帶上筆駛遂省一折耳施

 釋是顧作以非子當是兄子作允作元皆

 非

  隋朝法帖大觀無朝字

此當是隋髙祖文帝書開皇元年二月文帝始

 代周稱皇帝十二月即聴民出家賦錢寫書

 造象二十年十一月又𬓛毁佛天尊及神象

 蓋文帝自初及晚深信佛老故其與僧慧則

 書尊崇切至如此淳化概目以為隋朝法帖

 蓋未深考耳

淳化首卷為歴代帝王書此帖應序入首卷唐

 太宗書之上

長睿云帖中敬字闕其波蓋淳化中摹此書時

 特省去避諱耳或指此目為偽帖非也

  隋僧智果書

書斷云智果㑹稽人居永興寺工書嘗謂永師

 云和尚得右軍肉智果得右軍骨墨池瑣録

 云合處不減古人然時有僧氣

黄長睿云梁武帝評書乃命袁昻作者梁武帝

 下當有勅袁昻三字此云梁武帝評書誤矣

 按梁武自有書評自鍾繇至薄紹之凡三十

 二人其勅袁昻評者自右軍至李斯凡二十

 五人又答啟有鍾繇蕭思話薄紹之三人共

 二十八人智果此書乃兼采兩家語目為梁

 武與目為袁昻所謂楚則失矣齊亦未為得

 者也長睿豈未之深考耶

梁武帝評書凡三十二人此帖存者王僧䖍王

 子敬羊欣阮研徐淮南陶隠居吳施王羲之

 蔡邕陳曠平蕭思話李鎮東范懷約孔琳之

 李巖之薄紹之鍾㑹張伯英鍾繇凡一十九

 人袁昻評書共二十八人此帖存者王子敬

 羊欣阮研王儀同殷鈞徐淮南陶隠居曺喜

 王右軍蔡邕皇象鍾㑹崔子玉邯鄲淳師宜

 官梁鵠張伯英衛恒索靖鍾繇蕭思話薄紹

 之凡二十二人中間同者一十二人彼此俱

 無者栁産桓𤣥程邈三人重見者曺喜一人

 則於袁昻評所存僅十八人耳各人評語皆

 主梁武而叅錯袁昻益知長睿前鑒之誤

王僧䖍書梁武作如王謝家子弟無楊州二字

 末云皆有一種風流氣骨此但作風氣袁評

 闕王子敬書梁評有絶衆超羣無人可擬八

 字此帖無之皆悉充悦此帖皆下無悉字袁

 評作河洛間少年雖皆充悦此作河朔皆上

 無雖字羊欣書與梁評同惟以如作似袁評

 作如大家婢為夫人雖處其位此以如作似

 以為作作又無大家雖處其位六字阮研書

 品下多次字排斥作排突袁評品次下有叢

 悴二字此帖無之王儀同書梁評闕袁評同

 殷鈞書梁評闕袁作鈞此作均髙麗使人此

 無使字甚有意氣此作乃不有意氣滋韻終

 乏精味此作而姿顔自足精味徐淮南書梁

 評同但此以殊不寒乞作然不寒乞袁評作

 徒好尚風範終不免寒乞陶隠居書梁評闕

 惟狀下有雖字袁評形狀作形容峭快作駿

 快吳施書梁作施此作拖梁評作一往見此

 無見字袁評闕栁産梁袁評皆闕曹喜書梁

 評闕袁評同此惟以道人作道士王右軍書

 梁評同此惟以雄逸作雄强袁評作如王謝

 家子弟縱復不端正者爽爽有一種風氣此

 全異蔡邕書梁評同袁評末句無如力二字

 大觀止一爽字程曠平書梁評如鴻鵠髙飛

 此無髙飛二字弄翅頡頏此多布置二字又

 如輕雲忽散乍見白日此作初雲之見白日

 袁評闕蕭思話書梁評同袁評闕李鎮東書

 梁評同惟芙蓉下少之字文彩下少如字袁

 評闕桓𤣥書梁袁皆闕范懷約書梁評真書

 有力而草行無功此以力誤作分而草行三

 字但作草書二字袁評闕皇象書梁評闕袁

 作如歌聲繞梁琴人捨徽此作韻音繞梁孤

 飛獨舞孔琳之李巖之薄紹之書梁評皆同

 袁評孔李皆闕薄紹之全異秦獄吏程邈扶

 風曺喜梁袁皆闕鍾司徒書梁作書有十二

 意外奇妙此十二下多種字奇妙作巧妙末

 有絶倫多奇四字袁評巧妙作殊妙絶倫多

 奇作實亦多奇崔子玉書梁評闕袁評同此

 以一枝為單枝末少有絶望之意五字邯鄲

 淳書梁評闕袁評同師宜官書梁袁評同惟

 以袁鵬羽作鵬翔翩翩下多而字梁鵠書梁

 評闕袁評作如太祖忘寢觀之喪目此全異

 張伯英書梁袁皆同惟梁作漢武袁作漢武

 帝此但作武帝衛恒書梁評闕袁評作挿花

 美女此作挿花舞女袁評舞笑鏡臺此作援

 鏡笑春鏡字避宋諱少末一鉤大觀全索静

 書梁袁評同静當作靖靖静古通用鍾繇書

 梁評同此以雲鵠作雲鹤過下増耶字袁評

 作意氣密麗若飛鴻戯海舞鹤游天餘同梁

黄山谷云鍾繇書有十二意外奇妙按梁武帝

 觀鍾繇書法十二意謂平直均密鋒力輕決

 補損巧稱與山谷所稱不同又梁武評書論

 鍾㑹有十二意外奇妙袁昻評亦爾則知所

 謂十二意外奇妙者乃謂㑹非謂繇也

長睿云此書字法局促天然大少疑非智果書

 果號得右軍骨借譽浮其實亦不至爾馮斑

 鈍吟雜録云長睿疑智果書此不習南朝書

 法也按此書字法古勁行楷草章無法不具

 為得魏晉遺意信非智果不能惟行間忽縱

 筆作大字號子母體者雖名變化實落習氣

 所謂僧氣未除者正謂此爾學者不知從而

 效之便入惡道不可不戒

自宋齊以來書法大壞謬體百出惟陳僧智永

 隋僧智果墨守前規不失魏晉遺意二王後

 得書法正脉者惟此二僧耳而永師淵雅風

 格更出果上

自首至尾書分五節大觀作一節第四節獄吏

 程邈忠其名一作忠一作志當是摹誤未可

 㨿又程邈曹喜兩條梁袁皆無此當是書者

 以意増入與前後又别一體

  何氏書

長睿云何氏書者若云何人耳或以為何姓非

 也米以二帖為歐陽率更書良是

淳化以此兩帖列於古法帖之次目為何氏書

 蓋不能定其名氏也惟米老目以為率更書

 余研玩之次恍見率更運筆益信米老精鑒

 米老辨閣帖真偽不差豪髪恨王著當年少

 此識力遂開後人多少訾毁

兩帖信率更得意書淳化所收率更諸帖此當

 為長

大觀帖恒字闕末一畫𤣥字闕末一㸃竟字闕

 末一鉤皆避宋諱荣即䇿字鍾太傅宣示帖

 再世荣名亦如此不頓爾當是不勞頓爾

 勞草書作此筆駛稍省耳顧作身非

 是他右軍佳果帖惟以他為事他字正如此

 陳作地非當是竟永師千文孫䖍禮書譜

 竟字俱如此顧以為疑未是

第二帖故當爾宜作取或作所亦通切忽歸

 文義當是切思歸書法則似忽字蓋縁筆駛

 中間兩筆轉處稍輕耳月三字與王珣末

 冬帖首字同正是三字非邑非足

  蔡琰書

後漢書列女傳蔡琰字文姬蔡邕女興平中亂

 沒於南匈奴曺操贖之帖目當稱後漢蔡琰

 書

山谷云蔡琰胡笳引自書十八章極可觀不謂

 流俗僅餘兩句米云同章帝一手僞書米鑒

 是

衰當是漢祚衰或作祀非

  古法帖

敬祖鄱陽兩帖皆王子敬書重見第十卷此乃

 目爲古法帖不謂侍書草率乃爾豈于此目

 爲古法帖後知其爲子敬書乃復改正故重

 見耶

長睿云敬祖王𨗳子武岡侯協也與大令不同

 時恐非其書按子敬與敬祖為再從叔伯父

 敬祖以元帝時為撫軍叅軍早卒子敬卒於

 孝武太元十一年年四十三則當生於康帝

 建元二年上距元帝之世尚二十一年敬祖

 又早卒非同時人無疑長睿鑒最是然此書

 絶神駿且見唐模斷知非偽或當時有此一

 帖而子敬書之耳

敬祖帖嚴使聞吾家欎岡帖刻此書乃唐人

 所模作嚴使君按文義當以唐模為正

長睿云孤不度徳以下二帖皆諸葛傳中與昭

 烈問荅語有一段自孫權㨿有江東以下與

 此文脉相接誤置第十卷王大令部中皆章

 草書雖字畫大小微異而筆勢若一大是全

 寫亮傳首語此文雖出亮言亦史家潤色之

 又中云亮曰亦史家所記米遂謂亮書差千

 里矣此帖當是逸少書蓋與此公豹奴帖筆

 法同

長睿以蜀志三帖爲右軍書自魏晉來古法未

 漓能爲章草者多矣右軍父子索靖蕭子雲

 皆得伯英不傳之妙此必魏晉名手所書既

 不得主名不須强為排突目為古法帖正當

 爾

長睿云大觀以剋紹為弱下另作一帖標唐張

 旭書不知何㨿

十卷大令帖孫權一段當在此二段後

孤不帖俟義史作信義顧汝和以為俟即古伸

 字未詳術史作智術此書法作顧作措

 亦可疑謂顧誤作若當是計一誤作此

亮曰帖寃SKchar當是亮曰章草曰字正如此劉施

 誤作白表紹當是袁紹章草有似表耳顧作

 表非不可當是不可與章草與字正如此

 或作乆非

  僧懷素書

懷素字藏真零陵人好草書自言得草聖三昧

 棄筆堆積埋於山下號曰筆塜性嗜酒一日

 九醉時人呼為醉僧帖目當稱唐僧懷素書

米云同章帝偽按懷素書雖狂縱然極清剛此

 書有其狂縱無其清剛與下張顛書筆法正

 合大段侍書摹搨閣帖多失肥濁不得古人

 真面目耳鑒者推許太過目為古茂皆過論

 也醉僧此帖蓋亦摹搨失真耳宜其來米老

 之疑也

  張旭書

張旭字伯髙蘇州吳人嗜酒每大醉呼呌狂走

 乃下筆世呼張顛仕為常州尉帖目當稱唐

 常州尉張旭書

二帖大觀作一帖標目作隋僧智永書智永陳

 人非隋僧也

前帖晚劉作後顧作復皆可通

  古法帖一本無帖字

元章云移屋足下二帖並羊欣書末有欣白二

 字

長睿云移屋意適二帖真羊中散書與唐薛邕

 家所畜筆精帖字勢同與法帖本部中三月

 六日帖殊不類彼六日帖乃偽也筆精帖真

 羊公得意書或以為逸少則過矣

梁武評中散書如婢作夫人不堪位置婢之婢

 為重臺老米書學中散故世有重臺之目帖

 末二字米云當作欣白與上一帖皆羊

 欣書信非重臺不能鑒也

微援裏地絳帖平云援與園同按本帖下有空

 園字正作園則此援字當如顧釋欄者為是

 步廊當是直步廊顧誤作宜本帖下有彌

 宜字正作空園帖正作空園顧誤作恐園

 彌宜下大觀接重複七字然後以移三間屋

 九字并耳字終之於文義為順又移三間屋

 九字差小僅及前後之半當是於行間添注

 摹勒時誤以入行又不詳文義故兩行互易

 耳

第二帖既當是既即顧作有非暑當是忘

 暑劉顧作惡暑非慰對當是慰對者

 卿少顧作告今少可疑下便有今字筆法正

 不如此垂了當是垂了言吾今年病垂了始

 小差也或作垂耳非大小劉顧俱作大

 小㑹使可疑當是大小今床疾言我幸垂了

 小差而家下大小今皆床疾我惟惽忽移日

 耳當是每每施作每日未是古帖中凡

 帶上作黒㸃者皆是重字不是日也𤣥

 當是𤣥昌之問可與音介言𤣥

 昌書問可與音介致之也劉作𤣥哥哥問可

 足介亦未是當是勿勿劉誤作忽忽既

 當是既即與帖首同劉顧作既與可疑

 人當是宜人劉誤作直帖末當如米作

 欣白或作須得亦可疑大抵此帖摹勒多誤

 不能遽定是否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