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 卷二百一十四 清史稿
卷二百一十五 列傳二 諸王
卷二百一十六 → 

景祖諸子 顯祖諸子


  有明諸籓,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事,史稱其制善。清興,諸子弟但稱台吉、貝勒;既乃斅明建親、郡王,而次以貝勒、貝子,又次以公爵,復別為不入八分。蓋所以存國俗,而等殺既多,屏衛亦益廣,下此則有將軍,無中尉,又與明小異;諸王不錫土,而其封號但予嘉名,不加郡國,視明為尤善。然內襄政本,外領師幹,與明所謂不臨民、不治事者乃絕相反。

  國初開創,櫛風沐雨,以百戰定天下,繄諸王是庸。康熙間,出討三籓,勝負互見,而卒底蕩平之績。其後行師西北,仍以諸王典兵。雍正、乾隆諒闇之始,重臣宅揆,亦領以諸王。嘉慶初,以親王為軍機大臣,未幾,以非祖制罷。穆宗踐阼,輟贊襄之命,而設議政王,尋仍改直樞廷。自是相沿,爰及季年,親貴用事,以攝政始,以攝政終。論者謂有天焉,誠一代得失之林也。

  今用諸史例,以皇子為宗,子孫襲爵者從焉;子孫別有功績復立爵者亦從焉。其爵世,備書之;其爵不世,則具詳於表。表曰皇子,傳曰諸王,亦互文以見義焉。自公以下,別被除拜具有事實者,及疏宗登追列高位著名績者,皆散與諸臣相次。清矯明失,宗子與庶姓並用,通前史之例以存其實也。

景祖諸子编辑

  景祖五子:翼皇后生顯祖;諸子,武功郡王禮敦,慧哲郡王額爾袞,宣獻郡王齋堪,恪恭貝勒塔察篇古,皆不詳其母氏。

武功郡王 禮敦编辑

  武功郡王禮敦,景祖第一子也。肇祖而下,世系始詳,事蹟未備,四傳至興祖。興祖六子:長,德世庫;次,劉闡;次,索長阿;次,景祖;次,包朗阿;次,寶實:號「甯古塔貝勒」。景祖承肇祖舊業,居赫圖阿拉,德世庫居覺爾察,劉闡居阿哈河洛,索長阿居河洛噶善,包朗阿居尼麻喇,寶實居章甲,環赫圖阿拉而城,近者五里,遠者二十里,互相。寶實子阿哈納渥濟格與董鄂部長克轍巴顏有隙,屢來侵。索長阿子吳泰,哈達萬汗婿也,乞援於哈達,攻董鄂部,取數寨,董鄂部兵乃不復至。「甯古塔」亦自此稍弱。及太祖兵起,德世庫、劉闡、索長阿、寶實等子孫惎其英武,屢欲加害;其後益強大,謀始戢。索長阿、寶實子孫皆從攻戰,包朗阿雲孫拜山尤有功,自有傳。帝業既成,景祖諸兄弟追封皆未及。

  禮敦生而英勇,景祖討平碩色納、奈呼二部,禮敦功最,號曰「巴圖魯」。太祖兵起,禮敦卒久矣。太祖既定東京,葬景祖、顯祖于楊魯山,以禮敦陪葬。崇德四年八月,進封武功郡王,配享太廟。子貝和齊,太祖伐明,攻廣寧,留守遼陽。

孫 色勒编辑

  孫色勒,事太祖,授牛錄額真。事太宗,自十六大臣進八大臣,授正藍旗固山額真。從太宗圍大淩河,軍城南,屢擊敗明兵。又從太宗略宣府、大同,與貝勒德格類入獨石口,敗明兵于長安嶺,攻赤城,克其郛。尋坐事,降鑲黃旗梅勒額真。崇德初,從伐朝鮮,朝鮮國王李倧遣妻子入江華島,走保南漢山城。豫親王多鐸圍之急,朝鮮將赴援,色勒與甲喇額真阿爾津擊敗之。分兵攻江華島,色勒率右翼兵渡海,越敵艦,近躍登島,破其守兵,得倧妻子。倧既降,論功,授牛錄章京世職,兼吏部右參政。順治元年,擢內大臣。錄禮敦諸孫席賚、阿濟賚、阿賚等,並授拜他喇布勒哈番。色勒進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再進二等精奇尼哈番,擢領侍衛內大臣。卒,諡勤悫。阿賚子吉哈禮,自有傳。

慧哲郡王 額爾袞编辑

  慧哲郡王額爾袞,景祖第二子。順治十年,追封諡,配享太廟。

宣獻郡王 齋堪编辑

  宣獻郡王齋堪,景祖第三子。當族人與太祖構難,齋堪與額爾袞皆不與。順治十年,追封諡,配享太廟。

恪恭貝勒 塔察篇古编辑

  恪恭貝勒塔察篇古,景祖第五子。順治間,追封諡。天聰九年,詔德世庫等子孫以「覺羅」為氏,系紅帶。乾隆四十年,詔國史館:「禮敦等傳列諸臣之首,以別于宗室諸王。」

顯祖諸子编辑

  顯祖五子:宣皇后生太祖、莊親王舒爾哈齊、通達郡王雅爾哈齊;繼妃納喇氏生篤義剛果貝勒巴雅喇;庶妃李佳氏生誠毅勇壯貝勒莫爾哈齊。

誠毅勇壯貝勒 莫爾哈齊编辑

  誠毅勇壯貝勒莫爾哈齊,顯祖第二子。驍勇善戰,每先登陷陣。歲乙酉,從太祖伐哲陳部,值大水,遣還,留八十人:被棉甲者五十,被鐵甲者三十,行略地。加哈人蘇枯賴虎密以告,於是托漠河、章甲、把爾達、撒爾湖、界凡五城合兵禦我。後哨章京能古德馳告,上出他道,弗遇。上深入,遙望見敵兵八百餘,陣渾河至於南山。包朗阿孫劄親桑古裏懼敵,解其甲授人,上呵之。莫爾哈齊及左右顏布祿、兀浚噶從上馳近敵陣,下馬奮擊,射殺二十餘人,敵渡渾河走。莫爾哈齊復從上躡敵後,至吉林崖,遙見敵兵十五自旁徑來。上去胄上纓,隱而待,射其前至者,貫脊殪。莫爾哈齊復射殪其一,餘皆墜崖死。上曰:「今日以四人敗八百人,天助我也!」莫爾哈齊屢從征伐,賜號青巴圖魯,譯言「誠毅」。天命五年九月,卒,年六十。上臨祭其墓。順治十年,追封諡。

  子十一,有爵者六:達爾察、務達海、漢岱、塔海、祜世塔、喇世塔。達爾察、塔海、祜世塔、喇世塔皆封輔國公,達爾察諡剛毅,喇世塔諡恪僖。

子 襄敏貝子 務達海编辑

  襄敏貝子務達海,莫爾哈齊第四子。事太宗,授牛錄章京。崇德元年,從睿親王多爾袞伐明,攻沙河、南和及臨洺關、魏縣並有功。三年,授刑部左參政。從貝勒嶽讬敗明兵開平,復偕固山額真何洛會等敗明兵沙河、三河,又敗之渾河岸,至趙州。復攻山東,克臨清、安丘、臨淄。還次密雲,俘四千餘。五年,授鑲白旗滿洲梅勒額真。從攻錦州,夜略杏山、塔山。七年,擢刑部承政。從伐明,分軍略登州,未至先歸,坐奪俘獲入官。順治元年,從定京師,逐李自成至延安,城兵夜出,擊破之。復從豫親王多鐸徇江南。三年,又從討蘇尼特騰機思,敗土謝圖汗、碩雷汗援兵。五年,偕固山額真阿賴等戍漢中。累進爵,自三等輔國將軍至貝子。六年,偕鎮國公屯齊哈、輔國公巴布泰代英親王阿濟格討叛將薑瓖。八年,攝都察院事。十一年,從鄭親王世子濟度討鄭成功,中道疾作,召還。十二年,卒,諡襄敏。

  務達海子托克托慧,封鎮國公。托克托慧子揚福,事聖祖,官黑龍江將軍久,聖祖屢稱之,命襲不入八分鎮國公。卒,諡襄毅。揚福子三官保,聖祖褒其孝,即命繼揚福署黑龍江將軍,襲爵。

  漢岱,莫爾哈齊第五子。事太宗,與務達海同授牛錄章京。崇德六年,從上圍松山,擊破明總兵吳三桂、王樸。七年,從貝勒阿巴泰伐明,攻薊州、河間、景州,進克兗州,即軍前授兵部承政。順治元年,從入關擊李自成,又從多鐸西征,破自成潼關。二年,與梅勒額真伊爾德率兵自南陽趨歸德,克州一、縣四;渡淮克揚州。賜金二十五兩、銀千三百兩。三年,授鑲白旗滿洲固山額真,與貝勒博洛徇杭州,進攻台州,擊明魯王以海。分兵略福建,攻分水關,破明唐王將師福,入崇安,斬所置巡撫楊文英等,下興化、漳州、泉州。五年,從貝子屯齊將兵討陝西亂回。亂定,與英親王阿濟格合軍討叛將薑瓖。六年,從巽親王滿達海克朔州、甯武。移師攻遼州,下長留、襄垣、榆社、武鄉諸縣。七年,授吏部尚書、正藍旗滿洲固山額真。八年,調刑部。累進爵,自一等奉國將軍至鎮國公。九年,復調吏部。從定遠大將軍尼堪下湖南,尼堪戰沒,坐奪爵。十二年,復授吏部尚書,加太子太保,授鎮國將軍品級。十三年四月,坐依阿蒙蔽,奪官爵。卒。

  漢岱子海蘭、席布錫倫、嵩布圖,均封輔國公。海蘭諡悫厚,席布錫倫諡悼敏,嵩布圖諡懷思。

莊親王 舒爾哈齊编辑

  莊親王舒爾哈齊,顯祖第三子。初為貝勒。蜚悠城長策穆特黑苦烏喇之虐,原來附。太祖令舒爾哈齊及貝勒褚英、代善,諸將費英東、揚古利、常書,侍衛扈爾漢、納齊布,將三千人往迎之。夜陰晦,軍行,纛有光,舒爾哈齊曰:「吾從上行兵屢矣,未見此異,其非吉兆耶?」欲還兵,褚英、代善不可。至蜚悠,盡收環城屯寨五百戶而歸。烏喇貝勒布占泰發兵萬人邀于路,褚英、代善力戰破之。舒爾哈齊以五百人止山下,常書、納齊布別將百人從焉。褚英、代善既破敵,乃驅兵前進,繞山行,未能多斬獲。師還,賜號達爾漢巴圖魯。既,論常書、納齊布止山下不力戰罪,當死。舒爾哈齊曰:「誅二臣與殺我同。」上乃宥之,罰常書金百,奪納齊布所屬。自是上不遣舒爾哈齊將兵。舒爾哈齊居恆鬱鬱,語其第一子阿爾通阿、第三子扎薩克圖曰:「吾豈以衣食受覊於人哉?」移居黑扯木。上怒,誅其二子舒爾哈齊乃復還。歲辛亥八月,薨。順治十年,追封諡。子九,有爵者五:阿敏、圖倫、寨桑武、濟爾哈朗、費揚武。

子 阿敏编辑

  阿敏,舒爾哈齊第二子。歲戊申,偕褚英伐烏喇,克宜罕山城,俘其衆以歸。歲癸丑,上伐烏喇,布占泰以三萬人拒,諸將欲戰,上止之。阿敏曰:「布占泰已出,舍而不戰,將奈何?」上乃決戰,遂破烏喇。天命元年,與代善、莽古爾泰及太宗並授和碩貝勒,號「四大貝勒」,執國政。阿敏以序稱二貝勒。四年,明經略楊鎬大舉來侵,阿敏從上擊破明兵薩爾滸山。復禦明總兵劉綎于棟鄂路,代善等繼之,陣斬綎。還擊明將喬一琦,一琦奔固拉庫崖,與朝鮮將薑弘烈合軍。阿敏攻之,弘烈降。一琦自經死。尋從上破葉赫。六人,從上取瀋陽、遼陽。鎮江城將陳良策叛附明將毛文龍,阿敏遷其民於內地。文龍屯兵朝鮮境,阿敏夜渡鎮江,擊殺其守將,文龍敗走。十一年,伐喀爾喀巴林部,取所屬屯寨。伐紮嚕特部,俘其衆。

  天聰元年,太宗命偕貝勒嶽讬等伐朝鮮,瀕行,上命並討文龍。師拔義州,分兵攻鐵山,文龍所屯地也,文龍敗走。進克定州,渡嘉山江,克安州、平壤。復進次中和,朝鮮國王李倧使迎師。阿敏與諸貝勒答書數其罪有七,力拒之。師復進次黃州,倧復遣使來。阿敏欲遂破其都城,諸貝勒謂宜待其大臣至,蒞盟許平。總兵李永芳進曰:「我等奉上命仗義而行,前已遺書言遣大臣蒞盟即班師,背之不義。」阿敏怒,叱之退,師復進次平山,倧走江華島,遣其臣進昌君至軍,阿敏令吹角督進兵。岳讬乃與濟爾哈朗駐平山,遣副將劉興祚入江華島責倧。倧遣族弟原昌君覺等詣軍,為設宴。宴畢,嶽讬議還師,阿敏曰:「吾恆慕明帝及朝鮮王城郭宮殿,今既至此,何遽歸耶?我意當留兵屯耕,杜度與我叔侄同居于此。」杜度變色曰:「上乃我叔,我何肯遠離,何為與爾同居?」濟爾哈朗亦力阻,諸貝勒乃定議許倧盟。阿敏縱兵掠三日,乃還。上迎勞于武靖營,賜禦衣一襲。復從上伐明,圍錦州,攻寧遠,斬明步卒千餘。

  四年,師克永平、灤州、遷安、遵化,上命阿敏偕貝勒碩讬將五千人駐守。阿敏駐永平,分遣諸將分守三城,諭降榛子鎮。明經略孫承宗督兵攻灤州,阿敏遣數百人赴援,收遷安守兵入永平。明兵攻灤州急,灤州守將固山額真圖爾格等不能支,棄城奔永平,明兵截擊,師死者四百餘。阿敏令遵化守將固山額真察哈喇等亦棄其城,遂盡殺明將吏降者,屠城民,收其金帛,夜出冷口東還。

  上方遣貝勒杜度赴援,聞阿敏等棄四城而歸,上御殿,集諸貝勒大臣宣諭,罪阿敏等。阿敏等至,令屯距城十五里,復宣諭詰責。上念士卒陷敵,感傷墮淚。越三日,召諸貝勒大臣集闕下,上御殿,令貝勒岳讬宣於衆曰:「阿敏怙惡久矣。當太祖時,嗾其父欲移居黑扯木,太祖坐其父子罪,既而宥之。其父既終,太祖愛養阿敏如己出,授為和碩貝勒。及上嗣位,禮待如初。師征朝鮮,既定盟受質,不原班師,欲與杜度居王京,濟爾哈朗力諫乃止。此阿敏有異志之見端也。俘美婦進上,既,復自求之。上察其觖望,曰:『奈何以一婦人乖兄弟之好?』以賜總兵冷格裏。伐察哈爾,土謝圖額駙背約與通好,上怒,絕之。阿敏遺以甲胄鞍轡,且以上語盡告之。諸貝勒子女婚嫁必聞上,阿敏私以女嫁蒙古貝勒塞特爾,及宴,上不往,常懷怨憤。太祖時,守邊駐防,原有定界,乃越界移駐黑扯木。上責以擅棄汛地,將有異志,阿敏不能答。上出征,令阿敏留守,惟耽逸樂,屢出行獵。嶽讬、豪格出師先還,坐受其拜,儼如國君。及代守永平,妄曰:『既克城,何故不殺其民?』又明告衆兵曰:『我既來此,豈能令爾等不飽欲而歸?』略榛子鎮,盡掠其財物,又驅降人分給八家為奴。明兵圍灤州三晝夜,擁兵不親援,屠永平、遷安官民,悉載財帛牲畜以歸。毀壞基業,故令我軍傷殘。」命議其罪。僉曰:「當誅。」命幽之。留莊六所、園二所、奴僕二十、羊五百、牛二十,餘財產悉畀濟爾哈朗。崇德五年十一月,卒於幽所。

  阿敏子六,有爵者五:愛爾禮、固爾瑪琿、恭阿、果盖、果賴。愛爾禮、果盖、果賴皆封鎮國公,愛爾禮坐罪死,果盖諡端純。

阿敏子 溫簡貝子 固爾瑪琿编辑

  溫簡貝子固爾瑪琿,崇德間,從多爾袞伐明,自京師入山西境,復東至濟南,克城四十餘,封輔國公。阿敏得罪,奪爵,削宗籍。順治五年,復封輔國公。上以其貧乏,賜白金三千。從濟爾哈朗徇湖廣,破何騰蛟。師復進攻永興,奪門入,敗明兵,進貝子。康熙二十年,卒,諡溫簡。

固爾瑪琿子 鎮國襄敏公 瓦三编辑

  鎮國襄敏公瓦三,固爾瑪琿子。事聖祖,初封輔國將軍。從嶽讬定湖廣,襲輔國公。二十一年,授右宗人。追論攻長沙退縮罪,奪官,仍留爵。復授鑲藍旗滿州固山額真。俄羅斯侵據雅克薩,上遣瓦三偕侍郎果丕,會黑龍江將軍薩布素按治。尋命固山額真朋春等率師討之,以瓦三統轄黑龍江將士。二十四年,卒,諡襄敏。瓦三子齊克塔哈,襲輔國公。事聖祖,征噶爾丹在行。曆右宗人、都統、領侍衛大臣。坐事,奪爵。以固爾瑪琿孫鄂斐襲。征噶爾丹亦在行。卒,以子鄂齊襲。事世宗,嘗奉使西藏,宣諭達賴喇嘛,進鎮國公。授天津水師都統,坐不能約束所部,奪爵。復起授都統,坐納賂,再奪爵。

  恭阿,亦以阿敏得罪,與固爾瑪琿同譴,尋同還宗籍。順治五年,同徇湖廣,克六十餘城,封鎮國公。六年,卒於軍。

子 鄭獻親王 濟爾哈朗编辑

  鄭獻親王濟爾哈朗,舒爾哈齊第六子。幼育于太祖。封和碩貝勒。天命十一年,伐喀爾喀巴林部、紮嚕特部,並有功。天聰元年,伐朝鮮,朝鮮國王李倧既乞盟,阿敏仍欲攻其國都。岳讬邀濟爾哈朗議,濟爾哈朗曰:「吾等不宜深入,當駐兵平山以待。」卒定盟而還。五月,從上伐明,圍錦州,偕莽古爾泰擊敗明兵。復移師寧遠,與明總兵滿桂遇,裹創力戰,大敗其衆。二年五月,偕豪格討蒙古固特塔布囊,戮之,收其衆歸。三年八月,伐明錦州、寧遠,焚其積聚。十月,上率師自洪山口入,濟爾哈朗偕嶽讬攻大安口,夜毀水門以進,擊明馬蘭營援兵。及旦,明兵立二營山上,濟爾哈朗督兵追擊,五戰皆捷,降馬蘭營、馬蘭口、大安口三營。引軍趨石門寨,殲明援兵,寨民出降。會師遵化,薄明都,徇通州張家灣。四年正月,從上圍永平,擊斬叛將劉興祚,獲其弟興賢。既克永平,與貝勒薩哈璘駐守,察倉庫,閱士卒,置官吏,傳檄下灤州、遷安。三月,阿敏代戍,乃引師還。

  五年七月,初設六部,濟爾哈朗掌刑部事。從上圍大淩河,濟爾哈朗督兵收近城台堡。六年五月,從征察哈爾,還趨歸化城,收其衆千餘人。七年三月,城岫岩。五月,明將孔有德、耿仲明自登州來降,明總兵黃龍以水師邀之,朝鮮兵與會,濟爾哈朗與貝勒阿濟格等勒軍自鎮江迓有德等,明兵引去。

  崇德元年四月,封和碩鄭親王。三年五月,攻甯遠,薄中後所城,明兵不敢出。移師克模龍關及五里堡屯台。四年五月,略錦州、松山,九戰皆勝,俘其衆二千有奇。五年三月,修義州城。蒙古多羅特部蘇班岱、阿爾巴岱附於明,屯杏山五里台,請以三十戶來歸。上命率師千五百人迎之,戒曰:「明兵見我寡,必來戰,可分軍為三隊以行。」夜過錦州,至杏山,使潛告蘇班岱等攜輜重以行。旦,明杏山總兵劉周智與錦州、松山守將合兵七千逼我師,濟爾哈朗縱師入敵陣,大敗之,賜禦厩良馬一。九月,圍錦州,設伏城南,敵不進,追擊破之。六年三月,復圍錦州,立八營,掘壕築塹,以困祖大壽。大壽以蒙古兵守外郛,台吉諾木齊等遣人約獻東關,為大壽所覺,與之戰。濟爾哈朗督兵薄城,蒙古兵縋以入,據其郛。遷蒙古六千餘人於義州,降明將八十餘。上御篤恭殿宣捷。四月,敗明援兵。五月,又敗之,斬級二千。六月,師還。九月,復圍錦州。十二月,洪承疇自松山遣兵夜犯我軍,我軍循壕射之,敵敗去,不得入,盡降其衆。七年,再圍錦州。三月,大壽降,隳松山、塔山、杏山三城以歸,賜鞍馬一、蟒緞百。

  八年,世祖即位,命與睿親王多爾袞同輔政。九月,攻寧遠,拔中後所,並取中前所。順治元年,王令政事先白睿親王,列銜亦先之。五月,睿親王率師入山海關,定京師。十月,封為信義輔政叔王,賜金千、銀萬、緞千疋。四年二月,以府第逾制,罰銀二千,罷輔政。五年三月,貝子屯齊、尚善、屯齊喀等訐王諸罪狀,言王當太宗初喪,不舉發大臣謀立肅親王豪格。召王就質,議罪當死,遂興大獄。勳臣額亦都、費英東、揚古利諸子侄皆連染,議罪當死,籍沒。既,改從輕比,王坐降郡王,肅親王豪格遂以幽死。

  閏四月,復親王爵。九月,命為定遠大將軍,率師下湖廣。十月,次山東,降將劉澤清以叛誅。六年正月,次長沙,明總督何騰蛟,總兵馬進忠、陶養用等,合李自成餘部一隻虎等據湖南。王分軍進擊,拔湘潭,擒騰蛟。四月,次辰州,一隻虎遁走,克寶慶,破南山坡、大水、洪江諸路兵凡二十八營。七月,下靖州,進攻衡州,斬養用。逐敵至廣西全州,分軍下道州、黎平及烏撒土司,先後克六十餘城。七年正月,師還,賜金二百、銀二萬。

  八年二月,偕巽親王滿達海、端重親王博洛、敬謹親王尼堪奏削故睿親王多爾袞爵,語詳睿親王傳。三月,以王老,免朝賀、謝恩行禮。九年二月,進封叔和碩鄭親王。十二年二月,疏言:「太祖創業之初,日與四大貝勒、五大臣討論政事得失,咨訪士民疾苦,上下交孚,鮮有壅蔽,故能掃清清雄,肇興大業。太宗纘承大統,亦時與諸王貝勒講論不輟,崇獎忠直,錄功棄過,凡詔令必求可以順民心、垂久遠者。又慮武備廢弛,時出射獵,諸王貝勒置酒高宴,以優戲為樂。太宗怒曰:『我國肇興,治弓矢,繕甲兵,視將士若赤子,故人爭效死,每戰必克。常恐後世子孫棄淳厚之風,沿習漢俗,即於慆淫。今若輩為此荒樂,欲國家隆盛,其可得乎?』遣大臣索尼再三申諭。今皇上詔大小臣工盡言,臣以為平治天下,莫要於信。前者軫恤滿洲官民,聞者懽忭。嗣役修乾清宮,詔令不信,何以使民?伏祈效法太祖、太宗,時與大臣詳究政事得失,必商榷盡善,然後布之詔令,庶幾法行民信,紹二聖之休烈。抑有請者,垂謨昭德,莫先于史。古聖明王,進君子,遠小人,措天下于太平,垂鴻名于萬世,繄史官是賴。今宜設起居注官,置之左右,一言一行,傳之無窮,亦治道之助也。」疏上,嘉納之。

  五月,疾革,上臨問,奏:「臣受三朝厚恩,未及答,原以取雲貴,殄桂王,統一四海為念。」上垂涕曰:「天奈何不令朕叔長年耶!」言已,大慟。命工圖其像。翌日薨,年五十七。輟朝七日。賜銀萬,置守園十戶,立碑紀功。康熙十年六月,追諡。乾隆四十三年正月,詔配享太廟,復嗣王封號曰鄭。

  濟爾哈朗子十一,有爵者四:富爾敦、濟度、勒度、巴爾堪。

  富爾敦,濟爾哈朗第一子,封世子。順治八年,卒,諡悫厚。

濟爾哈朗子 簡純親王 濟度编辑

  簡純親王濟度,濟爾哈朗第二子。初封簡郡王。富爾敦卒,封世子。十一年十一月,命為定遠大將軍,率師討鄭成功。十二年九月,次福州。久之,進次泉州。十三年六月,成功將黃梧、蘇明、鄭純自海澄來降,移軍次漳州。俄,成功犯福州,遣梅勒額真阿克善等赴援,擊敗之,斬二百餘級。復擊斬其將林祖蘭等,奪其舟十有四。又分軍攻惠安、閩安、漳浦,獲舟數百,斬二千餘級。十四年三月,師還,上遣大臣迎勞盧溝橋,始聞鄭獻親王之喪,令入就喪次,上臨其第慰諭之。五月,襲爵,改號簡親王。十七年,薨。

  濟度子五,喇布、德塞、雅布先後襲爵簡親王。

濟度子 簡親王 喇布编辑

  喇布,濟度第二子。濟度初薨,以第三子德塞襲。康熙九年,薨,諡曰惠。是年,喇布襲爵。吳三桂反,十三年九月,命為揚威大將軍,率師駐江寧。十四年九月,移師江西,鎮南昌,屢遣兵援東鄉,擊鄱陽,破金谿、萬年。三桂將高得捷、韓大任陷吉安,詔趣進師。喇布駐南昌,不出師攻吉安,屯螺子山,敵來攻,師敗績。上遣侍郎班迪按敗狀,喇布乃督師圍吉安。十六年三月,敵引走,喇布入吉安,疏稱大任等屯寧都請降,詔報可。既而大任自寧都出擾萬安、泰和,喇布復請增兵。上諭曰:「簡親王喇布自至江西,無尺寸之功,深居會城,虛糜廩餉。迨赴吉安,以重兵圍城,而韓大任竄逸,竊踞寧都,復擾萬安、泰和,不能擊滅。喇布所轄官兵為數不為少,乃一大任不能翦除,宜嚴加處分,俟事平日議罪。」十七年正月,護軍統領哈克三等敗大任於老虎洞,毀其壘,斬六千級。大任奔福建,詣康親王傑書軍降。二月,移師湖南,駐茶陵。八月,三桂死於衡州,詔令自安仁進師。十八年正月,進復衡州。二月,分軍復祁陽、耒陽、寶慶。九月,進次廣西,駐桂林。十九年正月,馬承廕以柳州叛。五月,進攻柳州,承廕降。八月,移駐南寧。十月,詔選所部付大將軍賚塔進攻雲南。二十年八月,召還京師。十月,薨。二十一年,追論吉安失機罪,奪爵。

濟度子 簡修親王 雅布编辑

  雅布,濟度第五子。二十二年,襲。二十七年,命赴蘇尼特防噶爾丹。二十九年,噶爾丹深入烏珠穆沁地,以恭親王常甯為安北大將軍,雅布與信郡王鄂扎副之,出喜峰口。既而罷行,詔赴裕親王福全軍參贊軍務。八月,擊敗噶爾丹于烏闌布通,噶爾丹遁,未窮追。師還,議不追敵罪,當奪爵,詔罰俸三年。三十五年,從上親征。三十八年,掌宗人府事。四十年,薨,諡曰修。子十五,雅爾江阿、神保住先後襲爵。

  雅爾江阿,雅布第一子。初封世子。四十二年,襲。雍正四年,詔責雅爾江阿躭飲廢事,奪爵。神保住,雅布第十四子。初封鎮國將軍。雅爾江阿既黜,世宗命襲爵。乾隆十三年,詔責神保住恣意妄為,致兩目成眚,又虐待兄女,奪爵。以濟爾哈朗弟貝勒費揚武曾孫德沛襲。

雅布從孫 簡儀親王 德沛编辑

  德沛字濟齋,貝子福存子。雍正十三年,授鎮國將軍。以果親王允禮薦,世宗召見,問所欲,對曰:「原廁孔廡分特豚之饋。」上大重之。授兵部侍郎。乾隆元年,改古北口提督。二年,授甘肅巡撫,奏言:「甘肅州縣多在萬山中,遇災,民入城領賑,路窎遠。宜於鄉鎮設廠散糧,並許州縣吏具詳即施賑。」旋擢湖廣總督,奏言:「治苗疆宜勸墾田,置學校,並諭令植樹。」四年,調閩浙總督。御史朱續晫劾福建巡撫王士任贓私,上疑不實,命續晫會鞫。德沛自承失察,直續晫而奪士任官,時服其公。福州將軍隆升貪縱,劾去之。奏,宜酌移鎮將營汛,預弭爭端。」五年十二月,諭曰:「德沛屢任封晫言;「海濱居民恆械疆,操守廉潔,一介不取,逋負日積,致蠲舊產。賜福建籓庫銀一萬,以風有位。」六年,兼署浙江巡撫。七年,調兩江總督。淮、揚大水,令府縣發倉庫,奏撥地丁、關稅、鹽課銀十萬兩治賑。尋議河事與高斌不合。八年,轉吏部侍郎。十二年五月,署山西巡撫。十二月,擢吏部尚書。十三年七月,以疾解任。神保住既黜,上以德沛操履厚重,特命襲爵,曾祖貝勒費揚武、祖貝子傅喇塔、父福存,並追封簡親王。十七年,薨,諡曰儀。以濟爾哈朗曾孫奇通阿襲。

  奇通阿,輔國公巴賽子。初授輔國將軍。襲輔國公。乾隆元年,授正紅旗滿州都統。三年,授領侍衛內大臣。十七年,襲。祖輔國公巴爾堪、父巴賽,並追封簡親王。二十一年,掌宗人府事。二十八年,薨,諡曰勤。子豐訥亨襲。豐訥亨初授三等侍衛。事高宗,從師討準噶爾,將健銳千人屯呼爾璊。霍集占以五千人來犯,合諸軍擊却之,逐北十餘里。師進,敵踞塹以拒戰,奪塹,所乘馬中創,易馬再進,敗敵沁達勒河渡口,再敗敵葉爾羌河岸。詔嘉其勇,遷二等侍衛,擢鑲白旗滿洲副都統。移軍伊犁,授領隊大臣。擊破瑪哈沁及哈薩克部人,收其馬。二十七年,師還,賜雙眼孔雀翎。遷護軍統領,管健銳營。二十八年,襲爵。授都統,掌宗人府事。四十年,薨,諡曰恪。子積哈納,襲。四十三年正月,復號鄭親王。四十九年,薨,諡曰恭。子烏爾恭阿,襲。

  烏爾恭阿初名佛爾果崇額,襲爵,詔改名。道光二十六年,薨,諡曰慎。

  子端華,襲。授御前大臣。宣宗崩,受顧命。文宗即位,迭命為閱兵大臣、右宗正。京師戒嚴,令督察巡防。十年,扈上幸熱河,授領侍衛內大臣。端華弟肅順用事,文宗崩,再受顧命,與怡親王載垣及肅順等並號「贊襄政務王大臣」。穆宗還京師,詔責端華等專擅跋扈罪,端華坐賜死。肅順自有傳。爵降為不入八分輔國公。同治元年二月,以濟爾哈朗八世孫岳齡襲。三年七月,克復江寧,復還鄭親王世爵,以奇通阿五世孫承志襲。

  承志,輔國公西朗阿子。初襲輔國公。既襲王爵,曾祖輔國公經訥亨、祖輔國公伊豐額、父西朗阿,並追封鄭親王,而以嶽齡改襲輔國公。四年二月,御史劉慶劾承志品行不端,詔令力圖湔濯。十一年,坐令護衛玉壽毆殺主事福珣,奪爵,圈禁。以積哈納孫慶至襲。慶至,奉恩將軍松德嗣子。既襲王爵,松德追封鄭親王。慶至,光緒四年,薨,諡曰順。子凱泰,襲。二十六年,薨。諡曰恪。子昭煦,襲。

  勒度,濟爾哈朗第三子。封敏郡王。薨,諡曰簡。無子,爵除。

濟爾哈朗子 輔國武襄公 巴爾堪编辑

  輔國武襄公巴爾堪,濟爾哈朗第四子。初授輔國將軍。康熙十三年,吳三桂據湖南,令巴爾堪率師赴兗州,署梅勒額真。進次江甯,耿精忠遣兵犯徽州,詔巴爾堪進剿。九月,次旌德,聞績溪陷,疾趨過徽嶺,破敵。江甯將軍額楚繼至,合師逐北,斬三千餘級,克徽州。復破敵黟縣董亭橋,進攻婺源。復破敵於奇台嶺、于黃茅新嶺,復婺源。進克樂平,擊破叛將陳九傑,乘勝下饒州。十四年,攻萬年石頭街,敵四萬人禦渡口,水陸並進,破五十七營,斬五千級,擒九傑,克安仁,敵焚舟走。五月,復貴溪,進略弋陽,攻永豐。十六年正月,敗於螺子山,議奪官。偕額楚徇廣東。九月,戰韶州蓮花山,陷陣,中流矢,裹創力戰,大破敵。十九年八月,喇布師次廣西,上命以巴爾堪從。病作,語固山額真額赫納等曰:「吾不能臨陣而死,今創發,勿令家人以陣亡冒功也。」遂卒於軍。喪還,上命內大臣輝塞往奠,下部議恤。雍正元年,追封諡。子巴賽,襲。

巴爾堪子 輔國襄湣公 巴賽编辑

  輔國襄湣公巴賽,事聖祖,授鑲藍旗漢軍副都統。從征噶爾丹,遷正紅旗蒙古都統,署黑龍江將軍。世宗即位,授甯古塔將軍。既,襲爵,召還。雍正四年,授振武將軍,軍阿爾台。五年,當代還,以喀爾喀郡王丹津多爾濟言巴賽治事整飭,命留防。七年,靖邊大將軍傅爾丹率師討噶爾丹策零,授巴賽副將軍。八年,傅爾丹入覲,護大將軍印。九年,偕傅爾丹駐科布多。六月,噶爾丹策零以三萬人來犯,傅爾丹信間言噶爾丹策零兵寡,遂出師,次庫列圖嶺。敵據險,攻之不克,移軍和通呼爾哈諾爾。敵伏山谷,突起截戰,蒙古兵潰,收滿洲兵四千作方營,保輜重,退渡哈爾哈納河。敵追至,傅爾丹還科布多,巴賽與副將軍查弼納率殘兵越嶺至河濱禦敵,沒於陣。噶爾丹策零之衆旌黃帶示我師曰:「汝宗室為我所殺矣!」賜恤諡,祀昭忠祠。子奇通阿,襲。尋改襲簡親王,公爵當除。高宗以巴爾堪、巴賽仍世有戰功,以奇通阿次子經訥亨襲。四傳至曾孫承志,復改襲鄭親王。

子 靖定貝勒 費揚武编辑

  靖定貝勒費揚武,一名芬古,舒爾哈齊第八子。天聰五年,授鑲藍旗固山額真。從上伐明,攻大淩河城,費揚武率本旗兵圍其西南。上幸阿濟格營,城兵突出,費揚武擊敗之。上令諸軍向錦州,幟而馳,若明援兵至者,以致祖大壽。費揚武迎擊,大壽敗入城,遂不敢出。八年,再從伐明,師進獨石口,克長安嶺,攻赤城,克其郛。九年,師入山西,上命費揚武等攻寧、錦,緩明師。大壽軍大淩河西,擊敗之。崇德元年,伐明,克城十。是冬,伐朝鮮。叙功,封固山貝子。四年,坐受外籓蒙古賄,削爵。尋復封輔國公。七年,伐明,敗明總兵白騰蛟等於薊州,克其城。八年,代戍錦州。十二月,卒。順治十年,追封諡。

  費揚武子七,有爵者三:尚善、傅喇塔、努賽。努賽封貝子,諡悼哀。

費揚武子 尚善编辑

  尚善,初襲輔國公。順治元年,進貝子。二年,從多鐸南征擊李自成,敵以騎兵三百沖我師,尚善擊敗之。平河南,下江南,並有功,賜圓補紗衣一襲、金百、銀五千、鞍馬一。五年,戍大同。六年,進貝勒,掌理籓院,為議政大臣。十五年,從多尼征雲南。明桂王由榔奔永昌,尚善進鎮南州,破其將白文選于玉龍關,渡瀾滄江,下永昌,由榔先遁,乘勝取騰越,進南甸,至孟村而還。十六年,賜蟒袍一、玲瓏刀一、鞍馬一。十七年,追論尚善撤永昌守兵致軍士入城傷人罪,降貝子。康熙十一年,復爵,任右宗正。以疾罷。

  吳三桂反。授安遠靖寇大將軍,率師之岳州。尚善至軍,移書三桂曰:「王以亡國餘生,乞師我朝,殄殲賊寇,雪國恥,復父仇,蒙恩眷禮,列爵分籓,富貴榮寵,迄今三十餘年矣;而晚節末路,自取顛覆,竊為王不解也。王今藉口興復明室,曩者大兵入關,不聞請立明裔;天下大定,猶為我計除後患,翦滅明宗,安在其為故主效忠哉?將為子孫創大業,則公主、額駙入滇之時,何不即萌反側?至遣子入侍,乃復稱兵,以陷子於戮,可謂慈乎?若謂光耀前人,則王之投誠也,祖考皆膺封錫,今則墳塋毀棄,骸骨遺于道路,可謂孝乎?為人臣僕,身事兩朝,而未嘗忠於一主,可謂義乎?躬蹈四罪,而猶逞志角力,謬欲收拾人心,是厝薪於火而雲安,結巢於幕而雲固也。聖朝寬大,如輸誠悔罪,應許自新,毋蹈公孫述、彭寵故轍,赤族湛身,為世大僇。」三桂得書,不報。

  尚善疏請發荊州綠營兵、京口沙唬船五十,進攻岳州。十四年,遣舟師絕敵餉道。十五年,敗賊於洞庭,取君山,分兵助攻長沙。十六年四月,三桂奔衡州,復出湘潭,分遣其侵兩粵。十七年,詔責尚善師無功,令率所部駐長沙,而以岳樂統大軍取岳州。尚善請率舟師克岳州自效,上從之。三桂將杜輝等犯柳林嘴,師迎擊,舟師來會,合戰,輝敗走。八月,卒於軍。十九年,追論退縮罪,削貝勒。聖祖念尚善舊勞,授其子門度輔國公,世襲。

費揚武子 惠獻貝子 傅喇塔编辑

  惠獻貝子傅喇塔,費揚武第四子。初封輔國公。順治二年,從勒克德渾徇湖廣,有功,賜金五十、銀千。五年,復征湖廣,逐敵至廣西,賜銀六百。六年,進貝子。十六年,以朝參失儀,降輔國公。十八年,復爵。

  康熙十三年,耿精忠反,授甯海將軍,佐康親王傑書討之。師至浙江,溫州、處州皆陷。傅喇塔師進台州,戰黃瑞山,擊斬精忠將陳鵬等,復破敵天臺紫雲山。十四年,精忠將曾養性再犯台州,師自仙居襲其後,破之,乘勝圍黃岩,養性遁,城降。先後復太平、樂清、青田諸縣,進攻溫州,破敵南江。十五年,精忠兵四萬水陸來犯,師分路迎擊,斬其將三百、兵二萬有奇。

  初,傅喇塔之攻溫州也,以待紅衣炮為辭,繼言須戰船,傑書疏聞。上責其言先後歧,命剋期取溫州。傅喇塔疏言:「臣奉康親王檄催,心思皇惑,語言違謬。臣前駐台州,王云:『待破台州,進福建。』臣得黃岩,又云:『必取溫州。』以是責臣,臣將無辭。今蒙恩刻期下溫州,敢不戮力,但環溫州皆水,我軍不能猝入。」上命康親王留兵圍溫州,而趣傅喇塔率師自衢州規福建。諭曰:「王、貝子皆朕懿親,受命討賊,師克在和,宜同心合力,以奏膚功。」於是傅喇塔亦留兵圍溫州,而自率師攻處州,溯江抵得勝山。養性等以數百艘泊江中,復立兩營對江及得勝山下古溪,阻我師。傅喇塔遣攻古溪,伏林中,敵敗,伏起截殺,併發炮碎敵舟及對江營。師進次溫溪渡口,敗精忠將馬成龍。尋會傑書師於衢州。精忠兵屯雲和石塘嶺,擊之,破其壘二十八,克雲和。九月,師入福建,精忠降。浙江諸寇悉平。十一月,卒於軍。喪歸,賜祭奠,諡惠獻。

  子富善,仍襲貝子。授左宗人。以病解任。諭責富善乖亂,奪爵。弟福存,襲。卒,子德普,襲鎮國公。授左宗人。卒,子恆魯,襲輔國公。事高宗,曆工部侍郎、左宗人,綏遠城、盛京將軍,授內大臣。卒,諡恭懿。子興兆,襲輔國公。事高宗,從征金川,為領隊大臣。曆右宗人、荊州將軍。攻當噶拉、得黑、絨布寨、卡卡角諸地,有功。金川平,畫像紫光閣。曆西安、綏遠城將軍。坐事,奪官。復授荊州將軍。苗石柳鄧、吳半生、吳八月等為亂,與提督花連布擊吳半生,降;與內大臣額勒登保等擊吳八月,復擊石柳鄧,殲焉:屢荷恩賚。嘉慶初,討教匪姚之富、齊王氏等,師久無功,奪官,戍烏魯木齊。復授侍衛,駐和闐、塔爾巴哈台。坐事,復奪官。子孫仍以輔國公世襲,錄傅喇塔功也。

  舒爾哈齊諸孫,劄喀納、屯齊、洛托皆有功,受封。

舒爾哈齊孫 輔國公品級 劄喀納编辑

  劄喀納,扎薩克圖子。崇德三年八月,睿親王多爾袞率師伐明,毀邊牆,至涿州,分軍八道入。劄喀納趨臨清州,渡運河,破濟南,還破天津衛,所向有功。四年,師還,賜駝馬各一、銀二千,封鎮國公。上命追蒙古、漢人之逃亡者,劄喀納以泥淖,不追而還,降輔國公。六年,從上攻錦州。明總督洪承疇以兵犯鑲紅旗營,擊敗之。罷戰,敵襲我後,距百步而近,劄喀納奮力轉戰,敵驚遁。復偕輔國公費揚武,追擊明將吳三桂、白廣恩、王樸等於塔山。七年,戍錦州。追論敏惠恭和元妃喪時劄喀納從武英郡王阿濟格歌舞為樂,大不敬,削爵,黜宗籍,幽禁。

  順治初,釋之。從多爾袞敗李自成,復宗籍,授輔國公品級。偕鎮國公傅勒赫戍江南,復從平南大將軍勒克德渾徇湖廣。師還,賜金五十、銀千。五年,從郡王瓦克達赴英親王阿濟格軍戍大同。六年,進貝子。九年,從定遠大將軍尼堪征湖南,賜蟒衣、鞍馬、弓矢。至衡州,尼堪戰歿,上以貝勒屯齊與劄喀納合領其軍。敗明兵于周家坡。十一年,追論衡州敗績罪,奪爵。十二年,復授輔國公品級。十五年,從定遠靖寇大將軍多尼徇雲南,克永昌。十六年閏三月,卒於軍。子瑪喀納,襲。

舒爾哈齊孫 鎮國公品級 屯齊编辑

  三等鎮國將軍品級屯齊,圖倫子。圖倫,舒爾哈齊第四子,追封貝勒,諡恪僖。屯齊,事太宗,從英親王阿濟格伐明,有功。從鄭親王濟爾哈朗略錦州、松山、杏山,九戰九勝。屯齊受創,加賜銀百,封輔國公。五年,從睿親王多爾袞圍錦州,明兵夜襲鑲藍旗營,擊敗之。坐不臨城及私遣兵還,議削爵,命罰銀千。六年,從上攻錦州、塔山,敗明兵,復從多爾袞圍錦州。

  順治元年,進貝子。尋從豫親王多鐸破流寇,平陝西、河南並有功,賜圓補紗衣一襲。從多鐸下江寧,明福王由崧走太平,與貝勒尼堪追至蕪湖,獲之。師還,賜金百、銀五千、鞍馬一,授鑲藍旗滿洲固山額真。三年,從肅親王豪格西征,破賀珍,解漢中圍。會一隻虎、孫守法陷興安,進師漢陰,擊走之。五年,陝西回亂,命為平西大將軍,率師討之。總督孟喬芳已擊斬回酋米喇印、丁國棟等,還赴英親王阿濟格軍,戍大同。六年,進貝勒。

  張獻忠將孫可望、李定國等降于明桂王由榔,擾湖南。九年,屯齊從定遠大將軍尼堪南征。尼堪戰歿,以屯齊代將。時定國及別將馬進忠率兵四萬餘,屯永州。定國聞師至,度龍虎關先遁。可望在靖州,別將馮雙禮在武岡。屯齊進師寶慶,至周家坡,雙禮、進忠據險抗我師,會暮天雨,列陣相拒。其夜可望自寶慶以兵來會,衆號十萬,屯齊分兵縱擊,大破之。十一年,追坐衡州敗績,削爵。十二年,授鎮國公品級。十五年,從多尼徇雲南,定國挾由榔奔永昌,降其餘衆。還。康熙二年,卒。

  子溫齊,初封貝子,授右宗人、鑲藍旗滿洲都統。吳三桂反,上命定西大將軍董額自陝西徇四川,溫齊從。陝西提督王輔臣叛應三桂,師駐漢中。十四年,進次隴州,克仙逸、關山二關,復秦州禮縣,逐敵至西和,清水、伏羌並下。十六年,詔責董額師久無功,溫齊亦坐降輔國公,奪官。三桂陷湖南,安遠靖寇大將軍尚善規岳州,上發禁旅,命溫齊率以往,參贊軍務。十七年,敗賊于柳林嘴、於君山、于陸石口,進克岳州。十八年,溫齊追三桂將吳應麒,以未攜爨具,引還,且妄報陣斬五千餘級。時尚善已卒,察尼代將。事聞,命察尼按鞫之,溫齊坐削爵。

舒爾哈齊孫 鎮國將軍 洛讬编辑

  洛讬,寨桑武子。寨桑武,舒爾哈齊第五子,追封貝勒,諡和惠。

  洛讬,天聰八年,從太宗伐明。上駐師大同南山西岡,洛讬籍所俘以獻。崇德元年,封貝子。從伐朝鮮,偕貝勒多鐸圍南漢山城。朝鮮將以八千人赴援,盡殲之;又以五千人赴援,擊之,敗走。二年,與議政。四年,從英親王阿濟格圍塔山、連山。五年,從睿親王多爾袞屯田義州。錦州兵夜襲我鑲藍旗營,與屯齊共擊敗之。六年,坐圍錦州不臨城,且私遣兵還,議削爵,詔罰銀千。上征松山,大破明總督洪承疇兵。洛讬橫擊潰兵於塔山,復圍錦州。七年,從鄭親王濟爾哈朗攻塔山,克之,授都察院承政。偕博洛、尼堪駐錦州。八年,坐事,削爵,幽禁。

  順治初,釋之。八年,復封三等鎮國將軍。十三年,授鑲藍旗滿洲固山額真。十四年,孫可望、李定國、馮雙禮等擾湖南,命為甯南靖寇將軍,駐防荊州,佐經略洪承疇討之。遣兵取心潭隘,斷巴東渡口,可望將趙世超、譚新傳、趙三才皆降。俄,可望與定國內訌,戰不勝,亦來降。上命偕都統濟席哈自湖南進取貴州。十五年,與承疇會師常德,次辰州。復沅陵、瀘溪、麻陽、黔陽、溆浦諸縣,進次沅州。檄偏沅巡撫袁廓宇徇靖州,屯鎮遠二十里山口以禦敵。雙禮部將馮天裕、閻廷桂等先後自平越降。四月,師至貴州,明將羅大順收潰卒襲新添衛,擊敗之,洛讬與承疇守貴陽。十六年,師還。叙功,加授拖沙喇哈番,進一等鎮國將軍。十七年,命為安南將軍,征鄭成功,大破之。十一月,還。康熙四年,卒。

  子富達禮,襲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職。旋改襲奉恩將軍。八年,進一等輔國將軍。坐諂索額圖,為其從弟所訐,削爵。

通達郡王 雅爾哈齊编辑

  通達郡王雅爾哈齊,顯祖第四子,太祖同母弟。其生平不著。順治十年五月,追封諡,配享太廟。

篤義剛果貝勒 巴雅喇编辑

  篤義剛果貝勒巴雅喇,顯祖第五子。初授台吉。歲戊戌正月,太祖命偕褚英伐安楚拉庫路,夜取屯寨二十,降萬餘人,賜號卓禮克圖,譯言「篤義」。歲丁未五月,伐東海窩集部,取赫席赫、鄂謨和蘇魯、佛訥赫托克索三路,俘二千人。天命九年,卒。順治十年,追封諡。

  子拜音圖,事太宗,授三等昂邦章京、鑲黃旗固山額真。崇德元年五月,從武英郡王阿濟格略保定,攻安肅,克之。十月,獻所獲於篤恭殿,上以拜音圖戰不忘君,深嘉之。從伐朝鮮,騎入城,收其輜重。三年,從睿親王多爾袞伐明,偕固山額真圖爾格敗敵董家口,毀邊牆入,克青山關下城。六年,拜音圖弟鞏阿岱從大軍圍錦州,臨陣退撓,下王大臣鞫其罪,拜音圖拂袖出,坐徇庇,論死,命奪爵職,罰鍰贖罪。尋率師助多爾袞攻錦州,復偕多鐸圍松山。七年,復授固山額真。順治二年,從多鐸西征,敗敵潼關,封一等鎮國將軍,賜繡服一襲。復從南征,克揚州,又以舟師破其兵於江南岸,偕貝子博洛下杭州。叙功,賜金八十、銀四千、鞍馬一。三年,授三等公。五年,進貝子。從阿濟格戍大同。叛將薑瓖既死,餘黨猶分據郡邑。六年,拔沁州,復圍瓖將胡國鼎于潞安,殲其衆,進貝勒。鞏阿岱事多爾袞,最見信任,累進封貝子。多爾袞既薨,坐黨附罪,死。拜音圖亦牽連,削爵,幽禁,削宗籍。嘉慶四年,仁宗命復宗籍,賜紅帶。鞏阿岱裔孫伊裏布,自有傳。

 卷二百十四 ↑返回頂部 卷二百十六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