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三百十五 屬國三 清史稿
列傳三百十六 屬國四
作者:朱師轍 韓樸存 王樹枬

    廓爾喀 浩罕 布魯特 哈薩克 安集延 瑪爾噶朗 那木干 塔什干巴達克山 博羅爾 阿富汗 坎巨提

    目录

    廓爾喀编辑

    廓爾喀,在衛藏西南,與巴勒布各部相鄰。巴勒布三汗:曰陽布,曰葉楞,曰廓庫木;後皆為廓爾喀酋博納喇赤併吞,及小部二十三。其國境東西二千里,南北約五百里。東與哲孟雄、宗木、布魯克巴接壤,西與作木朗接壤,南距南甲噶爾,北連後藏邊境。傳至孫拉特納巴都爾,年幼嗣位,其叔巴都爾薩野用事,操國大權。

    乾隆五十三年,廓爾喀人至藏貿易,以爭新鑄銀錢,與唐古忒開釁構兵,進侵藏界。帝命四川總督鄂輝、將軍成德往查,以巴忠熟悉藏情,令為會辦。巴忠遷就議和,稱內附,帝錫封廓爾喀王爵。廓爾喀私責後藏班禪喇嘛賠償銀兩,巴忠不以聞,既而後藏不能償,班禪復與弟紅帽喇嘛沙瑪爾巴不協,沙瑪爾巴因導廓爾喀內侵。五十六年,廓爾喀遂以唐古忒兵欠款、班禪負約為辭,遣兵圍聶拉木,唐古忒兵聞風潰,進至達木,番兵亦敗退。八月,廓爾喀圍劄什倫布,將軍成德赴藏援剿,帝復命四川總督鄂輝督後隊赴援,鄂輝復調金川兵二千、雲南兵二千助討。九月,廓爾喀六七百人攻宗喀,陳謨、潘占魁等率唐古忒兵固守,擊卻之,斬首四十六,賊退濟嚨。帝始議大舉往征。

    十月,召兩廣總督福康安入京,授以方略,命為將軍,督參贊海蘭察等由青海赴藏,總領大軍討廓爾喀。十二月,成德次聶拉木四十里,戰拍甲嶺,敗之。明年正月,攻克聶拉木東官寨,斬其酋呢瑪叭噶嘶及踏巴等。二月,以地雷破西北碉寨,獲咱瑪達阿爾曾薩野,巨酋瑪木薩野之侄也。聶拉木既平,進軍濟嚨。

    三月,福康安抵後藏,詔晉為大將軍,各軍咸受節度。廓爾喀築寨據險死守。四月,福康安偕海蘭察由絨轄、聶拉木進,決議先剿擦木、濟嚨。擦木地最險,兩山夾峙,中亙山梁。五月六日,乘夜雨,分五隊,海蘭察等居中,哲森保等由東西山趨賊寨,墨爾根保等繞出賊背。黎明,攻擦木山梁兩石碉,克之,擒斬二百餘人。進至瑪噶爾轄爾甲,濟嚨援賊三百據山力拒,海蘭察趨進,馬中槍,揮軍奮擊,盡殲之。濟嚨賊聞官軍將至,建大寨山岡外,扼險築三大碉相犄角。福康安檄巴彥泰、巴彥寨、薩寧阿、長春攻西北臨河大碉,桑吉斯塔爾、克色保、籌保、巴哈、張占魁攻東北石上大碉,哲森保、墨爾根保攻東南山梁上大碉,蒙興保、綽爾渾等攻山下喇嘛寺,阿滿泰、額爾登保等攻大寨,以惠齡為策應之軍,海蘭察率騎兵張兩翼截擊逸賊。六月初六日,哲森保等攻克山梁大碉,蒙興保等克喇嘛寺,復會攻臨河及石上兩大碉,皆克之。設砲石上,戰一晝夜,破其東北隅,遂拔濟嚨,斬級六百餘,擒二百,獲賊目七。

    當福康安之攻濟嚨也,先遣成德、岱森保率兵三千出聶拉木南行,牽綴賊勢,壁上木薩橋。賊築三卡於德親鼎山下,建木柵於下木薩橋,以拒官軍,岱森保悉攻破之。於是自擦木至濟嚨邊界盡復。濟嚨西南皆高山峻嶺,路險惡。距濟嚨八十里有熱索橋,其大河自東來注,渡橋即廓爾喀界也。賊屯北岸三四里外索喇拉山,設石卡一,南岸臨河,設石卡二。官軍進破索喇拉山卡,追至熱索橋。逸賊甫上橋,南岸守橋賊見追兵至,倉卒撤橋,逸賊皆落河死。官軍隔河施槍,河闊不能及,乃退還。密遣阿滿泰、哲森保、墨爾根保、翁果爾海等率土兵東出瓘綠大山,繞至上游,伐木編筏以濟。時賊與官軍隔河相持,不虞間道軍驟至,倉皇抵抗,不能敵,潰而奔,遂夷二石卡。

    六月十七日,福康安、海蘭察、惠齡等渡熱索橋,進密里頂大山,山重疊無路徑,乃令烏什哈達、張芝元開路以進。明日,抵旺噶爾,山勢險峻,瑪爾臧大河傍山南注。我軍循河東,路逼仄,不能駐足,士卒皆露宿岩下,深入賊境百七十里,不見一賊。尋偵知旺噶爾西南協布魯克瑪賊樹木城,外環石壁,城西里許夾河築卡,城東三十里環克堆築寨,以相犄角。二十日,官軍由旺堆伐樹建橋,城賊居高施彈,橋不能成,我軍以砲轟其城,賊隨缺隨補,終不得渡。二十二日,福康安、海蘭察由間道越伯爾噶臧興三大山,攻克堆,賊阻河以拒。日暮大雨,我兵佯退伏叢林中,夜深偷渡,毀賊壘五,斬級三百餘,徑趨協布魯克瑪,與惠齡等前後夾擊,賊驚潰,木城石卡俱下。

    協布魯克瑪既克,福康安分道而前。一由噶多趨東覺為正道,一由噶多東越山趨雅爾賽拉、博爾東拉為間道。海蘭察督桑吉斯塔爾、阿滿泰、珠爾杭阿等出間道,福康安出正道。命台斐英阿等與賊相持於作木古拉巴載山梁,躬率額爾登保等潛趨噶多普。七月初六日晨,渡河破其碉卡,進毀寨十一、木城五,殛賊目蘇必達柰新及巴撒喀爾,斬徑四百。海蘭察亦破賊博爾東拉前山,毀木城三、石卡七,追至瑪拉,遇伏,擊破之。東覺餘賊俱盡,兩軍復合。進至雍鴉,賊據噶勒拉山梁,道路崎嶇,士卒履皆穿,跣足行石子上,多刺傷,又為螞蝗齧,兩足腫爛。其地多陰雨,惟辰巳二時稍見日,屆午則雲霧四合,大雨如注,山顛氣寒凜,夜則成冰雪,於是頓兵休息。當是時,成德軍亦克劄木,過鐵索橋,進至多洛卡,破賊隴岡,覆利底寨。

    八月,福康安分軍為三,過雍鴉趨噶勒拉。廓爾喀境皆山,東西對峙,中貫大河。自過雍鴉,山勢皆南北向,噶勒拉、堆補木、甲爾古拉、集木集諸大山層層環抱,橫河阻之,我軍須渡河仰攻。初二日,破石卡,逼噶勒拉山顛木城。侍衛墨爾根保、圖爾岱,參將張占魁攀堞以登,中槍而殞,士益奮,拋火彈入焚其帳房,自辰至未,克木城石卡各二,殲賊三百餘,斃其目五,落崖死者無算。乘勝追數十里,抵堆補木山口之象巴宗,賊蜂擁出拒,袁國璜等陷入陣,斃賊百餘。復檄珠爾杭阿等攻集木集,阿滿泰、額爾登保等渡河撲甲爾古拉。賊扼險列木柵長數里阻官軍,阿滿泰與賊爭橋,中槍落水,額爾登保等奮呼而進,遂渡河,斬賊目三,斃賊百餘。大軍競進集木集,賊眾分三道來援,殊死鬥。福康安躬督戰,英貴殞於陣。台斐英阿、張芝元、德楞泰往來奮擊,射死紅衣賊目二,賊始敗走。

    是役也,連戰兩日一夜,克大山二、大木城四、石卡十一,斬賊目十三,進抵帕朗古,深入賊境七百餘里,斃六百餘人,廓爾喀酋震懼乞降。初,福康安破東覺,賊酋乞降,福康安不許,檄令拉特納巴都爾、巴都爾薩野躬親至軍,並獻禍首及所掠財物,賊不應。至是拉特納巴都爾、巴都爾薩野遣大頭人稟請交送劄什倫布什物,繳出西藏所立條約,並獻禍首沙瑪爾巴之骨。

    福康安、海蘭察、惠齡合疏入告曰:「竊臣等秉承廟算,統率勁兵,自察木進剿以來,連戰克捷,邊界肅清,遂奪熱索橋,深入賊境。協布魯、東覺、博爾東拉、噶勒拉、堆補木、帕朗古諸處皆系峭壁懸崖,大河急溜,我兵繞山涉水,間道出奇,賊匪碉卡木城悉行攻克,所向無前,賊匪敗衄奔逃。大兵進至雍鴉,送出上年被里兵丁王剛諸人,具稟乞降。旋遣賊目噶布黨普都爾幫哩等迎赴軍前,悉將上年被里之噶布倫丹津班珠爾及兵丁盧獻麟等全行送出,稟陳沙瑪爾巴唆使情形,悔罪哀祈。臣等嚴加駁飭,復進兵至帕朗古,移營進逼,賊匪益加震恐。即將沙瑪爾巴眷屬、徒弟、什物等項,及搶掠劄什倫布銀兩物件,皆已遵檄呈交,並繳出私立合同二張,不敢復提西藏給銀之事。再三懇求聖主,逾格施恩,赦其已往,以全闔部番民之命。茲於八月初八日,遣辦事大頭目噶箕第烏達特塔巴、蘇巴巴爾底曼喇納甲、察布拉咱音達薩野、喀爾達爾巴拉巴達爾四名,恭齎表文進京,並虔備樂工、馴象、番馬、孔雀、甲噶爾所制番轎、珠佩、珊瑚串、金銀絲緞、金花緞、氈呢、象牙、犀角、孔雀尾、槍刀、藥材共二十九種,隨表呈進。另稟懇臣代奏,當即譯閱表文,詞意極為恭順懇至。並據第烏達特塔巴等伏地哀懇,叩頭乞命,至於泣下。跪稱:『廓爾喀部長拉特納巴都爾、部長之叔巴都爾薩野,本系邊外小番,曾歸王化,渥受大皇帝天恩,特加封爵,錫賚多珍,高厚恩慈,至今頂感。乃拉特納巴都爾年幼無知,巴都爾薩野罔識天朝法度,因沙瑪爾巴從中簸弄,唆使廓爾喀與唐古忒藉端滋事。拉特納巴都爾等輕聽其言,侵犯後藏,仰煩大皇帝天兵遠討,誅戮頭目人眾三四千人,攻據地方七八百里,天威震疊,廓爾喀膽落心驚。拉特納巴都爾及巴都爾薩野自知罪在不赦,惶懼尤甚。從前侵犯藏界之事,雖系被人煽惑,而孽實自作,萬不敢絲毫置辯,諉咎於人。惟有仰懇轉奏大皇帝大沛恩施,開一線之路。如蒙允准,免其誅滅,廓爾喀闔部地土、人民皆出大皇帝所賜,銜感宏施,曷其有極!前立合同混行開寫各條,萬不敢復提一字。廓爾喀永為天朝屬下,每屆五年朝貢之期,即差辦事噶箕一名,仰覲天顏,子子孫孫,恪遵約束。懇求大將軍據情轉奏』等語。臣等隨諭:『拉特納巴都爾、巴都爾薩野自速誅鋤,侵擾藏地,天兵至此,本應滅爾部落,焦類無遺。今拉特納巴都爾等敬凜大皇帝天威,萬分悔懼,屢懇投降,情詞恭順,本大將軍不敢壅於上聞,當即據實具奏。大皇帝如天好生,或可仰蒙鑒察,宥罪施恩。倘荷聖慈允准,從此爾部落惟當遵奉天朝法度,不得復滋事端,方可永受大皇帝天恩,保守境土。此次天兵威力,爾已深知,若稍抗違,即是自取滅亡,後悔無及。』其頭目跪聆之下,戰慄叩頭,感懼之誠,形於辭色。臣等伏思廓爾喀恃其險遠,構釁稱兵。上年藏事,遷就議和,兵威未加,罔所祇懼,是以投誠甫及兩年,復行反覆。此次興師問罪,仰承聖主指授機宜,士卒爭先用命,越險摧堅,兵到之處,屢戰屢勝,大半殲擒。廓爾喀在西番各部素稱強悍,今見天朝兵力精強,所向無敵,全部震讋,屢遣大頭人來營乞降,察看情辭,實出誠悃。伏查前承明旨,諭令臣等『酌量情形,倘軍臨賊境,賊匪心懷忄習伏,悔罪乞哀,或可申明約束,俯允所請,納款班師』。仰見我皇上廟算精詳,幾先指示,義正仁育,威德覃敷,臣等實深欽服。今廓爾喀業已悔罪投誠,遣大頭人恭進表文,請於象馬方物之外,虔備樂工,使隸於太常,附各國樂舞之末,並懇定立貢期,遣使五年朝貢一次。詳察賊情,實屬傾心向化,不敢再滋事端,衛藏全境似可永底敉寧,相安無事矣。」

    疏入,帝允受降,諭福康安等籌善後撤兵,仍以所獲熱索橋以西協布魯、雍鴉、東覺、堆補木、帕朗古各地還廓爾喀;熱索橋以內濟嚨、聶拉木、宗喀前屬藏地,為廓爾喀所據者,仍歸後藏。沿邊設立鄂博,如有偷越,即行正法。遇有遣使表貢,先行稟明,邊吏允許,始准進口。八月,廓爾喀酋遣蘇必達巴依喇巴忻喀瓦斯並親信瑪泌達拉喀瓦斯至營,呈水牛、豬、羊各百頭、米二百石、果品糖食百筐、酒百簍犒師。福康安諭留牛羊各十頭、米十石,以答其誠敬之意,餘皆發還。復賞錦緞各四疋,廓爾喀益感服,受約束。二十一日,班師。十月初三日,福康安還後藏。

    五十八年正月,廓爾喀貢使噶箕第烏達特塔巴等齎貢物至京師,帝賜宴,命與朝鮮、暹羅各使同預朝賀,封拉特納巴都爾為廓爾喀王。自是五年一貢,聽命惟謹。

    其後英吉利據印度,時時被侵略,迫訂西古利條約,廓爾喀始將西界克美忄互山地及開利川河流域割於英。廓爾喀既為英逼,勤修國政,力保自主之權,英雖覬覦之,無如何也。光緒末,猶入貢中國云。

    浩罕编辑

    浩罕,古大宛國地,一名敖罕,又曰霍罕,蔥嶺以西回國也。東與東布魯特接,南與西布魯特接,西與布哈爾國接。有四城,俱當平陸。一曰安集延,東南至喀什噶爾五百里。其人長於心計,好賈,遠遊新疆南北各城,處處有之,故西域盛稱安集延,遂為浩罕種人之名。從安集延西百有八十里為瑪爾噶朗城,又西八十里為那木干城,又西八十里為浩罕城。四城皆濱近納林河,惟那木干在河北。南北山泉支流會合,襟帶諸城之間,土膏沃饒,人民殷庶。其人奉回教,習帕爾西語,亦布魯特種也。其頭目冠高頂皮帽,衣錦衣。民人戴白氈帽,黃褐。諸城皆有伯克,而浩罕城伯克額爾德尼為之長,眾聽命焉。

    乾隆二十四年,將軍兆惠追捕霍集占兄弟,遣侍衛達克塔納等撫布魯特諸部。至其境,額爾德尼迎之入城,日饋羊酒瓜果,詢中國疆域形勢,畏慕,奉表請內附。並上將軍書,稱為「至威至勇如達賚劄木西特之將軍」。旋遣頭目托克托瑪哈穆等貢馬京師。

    二十五年,遣侍衛索諾穆策淩齎敕往諭,額爾德尼率諸伯克郊迎成禮。是為浩罕屬中國之始。浩罕風俗與天山南路諸回部略同,而鷙勇過之,有「百回兵不如一安集延」之語。初,大軍追霍集占急,霍集占遣使欲投浩罕,不報。尋,霍集占兄弟為巴達克山所殲,波羅尼都次子薩木薩克逃入浩罕,浩罕藉其和卓木之名,居為奇貨。和卓木譯言「聖裔」也,回教徒尊之,所至景從。

    嘉慶二十五年,薩木薩克次子張格爾,由浩罕糾布魯特寇邊。道光六年,張格爾復求助浩罕入寇,約破西四城,子女玉帛共之,且割喀什噶爾酬其勞。浩罕酋自將萬人至,則張格爾已探喀城無援,背前約。浩酋怒,自督所部攻喀城,不下,率兵宵遁。張格爾使人追誘其眾,歸投者二三千人,張格爾置為親兵。及西四城破,浩罕兵盡得府庫官私之財,並搜括回戶殆遍。楊芳追張格爾至阿賴嶺,遇浩罕伏兵二千,軍幾殆,鏖戰一晝夜始出險。

    八年,張格爾既伏誅,其妻子留浩罕。欽差那彥成檄令縛獻,不從。詔命絕其互市困之。那彥成並奏驅留商內地之夷,且沒入其貲產。諸夷商憤怒,乃奉張格爾之兄玉素普為和卓木,糾結布魯特、安集延數千入寇,圍喀什噶爾、英吉沙爾,犯葉爾羌,璧昌、哈豐阿等拒而破之。賊悉掠喀、英二城,遁出邊。十一年,浩罕聞大軍且至,由伊犁、烏什、喀城三路出師,築邊牆拒守。又乞俄援,俄弗許。浩罕念無外援,遂遣頭目至喀城謁欽差長齡呈訴,並請通商。長齡遣還二使,留其一使,令縛獻賊目,釋回被虜兵民。浩罕報言,被虜兵民可釋還,惟縛獻夷目事,回經所無。且通商求免稅,並給還鈔沒貲產。

    長齡疏言:「安邊之策,振威為上,羈縻次之。浩罕與布哈爾、達爾瓦斯、喀拉提錦諸部落犬牙相錯,所屬塔什干、安集延等七處均無城池,其臨戰皆恃騎賊,然在馬上不能施槍砲。倘以鳥槍連環擊之,則騎賊必先奔。其卡外布魯特、哈薩克向受其欺淩、爭求內徙,而卡內回眾亦恨其虜掠無人理。果欲聲罪致討,但選精銳三四萬人整軍而出,並於伊犁、烏什邊境聲稱三路並進,先期檄諭布哈爾等部同時進攻,則不待直搗巢穴,而其附近諸仇部已乘釁並起,可一舉而平之矣。惟是大軍出塞,主客殊形。自喀浪圭卡倫至浩罕千六百餘里,中有鐵列克嶺,為浩罕、布魯特界山。兩山夾河,僅容單騎,兩日方能出山。此路奇險,勞師遠涉,勝負未可盡知。今擬遣還前所留來使一人,令伯克霍爾敦寄信開導,為相機羈縻之計。蓋浩罕四城外有三小城:曰窩什,在東南;曰霍占,在西南;曰柯拉普,在西北。塔什干別為一部,屬右哈薩克,亦附浩罕,稱浩罕八城,故云所屬七處也。」奏入,詔一切皆如所請。浩罕大喜過望,遣使來抱經盟誓,通商納貢焉。

    是時,浩罕酋謨哈馬阿里勢頗張,既與中國和,北結俄羅斯,南通印度。其人有才略,而性淫暴。徵民女,納父妾。布哈爾酋遣使責之,謨哈馬阿里怒,髡其使。布哈爾遂率眾攻浩罕,擒斬謨哈馬阿里及其父妾,並俘獲姬妾四十車,凱旋。以伊布拉興留守,遣使至中國卡倫告捷。時道光二十二年也。會伊布拉興虐浩罕民,浩罕叛,立西爾阿里。布哈爾遣兵二萬來伐。有謨蘇滿沽者,浩罕人,謂布酋曰:「此可說而下也!請先行。」布酋許之。至浩罕,乃力勸拒守。布哈爾兵至,攻四十日,不克,解圍去。於是謨蘇滿沽預國政。西爾阿里死,次子古德亞嗣立。謨蘇滿沽妻以女,防之甚嚴,不使接賓客。會塔什干人犯境,謨蘇滿沽挾以出征,兵交而古德亞逃入敵軍。後塔什干平,謨蘇滿沽獲之,復載回國。六月,党人沙特殺謨蘇滿沽及其党萬餘人。古德亞走布哈爾,眾立古德亞之弟馬拉。又二年,黨人基布查怨望,謀逆,殺馬拉。立古德亞從弟沙漠拉。古德亞之在外也,為人傭工,以塔什干之力得復國。後阿林沽作亂,又出奔,商於外,復以布哈爾之力復國。

    時俄兵日南,古德亞不能禦敵,請和。古德亞有子曰那西亞丁,頗得民心,種人謀立之,誅其貪吝者,於是國內亂,古德亞奔俄。那西亞丁立,率黨人叛俄,以俄非回教國也。

    光緒二十九年,俄人滅其國,置費爾干省。

    布魯特编辑

    布魯特分東、西二部。東布魯特在伊犁西南一千四百里,天山特莫爾圖淖爾左右,古為烏孫西鄙塞種地。其部有五,每部各一鄂拓克。最著者三:曰薩雅克鄂拓克,曰薩拉巴噶什鄂拓克;曰塔拉斯鄂拓克。其酋長戴氈帽,似僧家毗盧,頂甚銳,卷末為簷。衣錦衣,長領曲袷,紅絲絛,紅革鞮。民人冠無皮飾,衣褐。

    先是,東布魯特為準噶爾侵偪,西遷安集延。乾隆二十年,準部平,得復故地。二十三年六月,將軍兆惠等追捕準部餘党哈薩克沙喇至東布魯特界,遣侍衛烏爾金、托倫泰往撫,抵其遊牧珠穆翰地。薩雅克、薩拉巴噶什兩鄂拓克不自主,別推一年長者瑪木克呼里主之。年九十餘,體碩,趺坐腹垂至地,不能遠行。遣使獻牛羊百頭,將軍等宴而示之講武,鹹詫服天朝騎射之利,乞內附。於時兼撫定霍索楚、啟台兩鄂拓克。七月,參贊大臣富德復遣侍衛伊達木劄布往諭,薩婁鄂拓克阿克拜亦率眾五千戶來歸,同遣使入朝。其貢道由回部以達京師。

    西布魯特與東布魯特相接,在回疆喀什噶爾城西北三百里。西接布哈爾國。道由鄂什山口逾蔥嶺至其地,蓋古之休循、捐毒也。凡十有五部,最著者四:曰額德格納鄂拓克,曰蒙科爾多爾鄂拓克,曰齊裏克鄂拓克,曰巴斯子鄂拓克。衣冠風俗皆同東部。

    乾隆二十四年,將軍兆惠既定山南,追捕逸回道其地。其渠長遮道奉將軍書曰:「額德格納布魯特部小臣阿濟比恭呈如天普覆廣大無外、如愛養眾生素賚滿佛之鴻仁、如古伊斯幹達里之神威、如魯斯坦天下無敵之大勇、富有四海乾隆大皇帝欽命將軍之前。謹率所部,自布哈爾以東二十萬人眾盡為臣僕。頭目等以未出痘,不敢入中國,謹遣使入朝京師。」兆惠以聞,詔受之。於是東、西兩部皆內附。凡布魯特大首領稱為「比」,猶回部阿奇木伯克也。比以下有阿哈拉克齊大小頭目。喀什噶爾參贊大臣奏給翎頂二品至七品有差。歲遣人進馬,酌賚綢緞、羊只。商回以牲畜、皮張貿易至者,稅減內地商民三分之一。二十七年,阿濟比所屬鄂斯諸部地為浩罕所擾,新疆大臣諭還之。明年,別部長阿瓦勒比原以其地供內地遊牧,帝喜,許之,賜四品服。

    然布魯特人貧而悍,輕生重利,喜虜掠。乾隆以後,邊吏率庸材,撫馭失宜,往往生變。嘉慶十九年,孜牙憞之案,枉誅圖爾第邁莫特,其子阿仔霍逃塞外,憤煽種類圖報復。二十五年,叛回張格爾糾布魯特數百寇邊,有頭目蘇蘭奇入報,為章京綏善叱逐。蘇蘭奇憤走出塞,遂從賊。道光四年,張格爾屢糾布魯特擾邊。五年九月,領隊大臣色彥圖以兵二百,出塞四百里掩之,不遇,則縱殺遊牧之布魯特妻子百餘而還。其酋汰列克恨甚,率所部二千人追覆官兵於山谷,賊遂猖獗。於是有八年重定回疆之役。

    迨同治三年,布魯特叛酋田拉滿蘇拉滿與庫車土匪馬隆等句結為亂,逆回金相印等乘之,新疆淪陷十有餘年。光緒四年,欽差大臣左宗棠遣劉錦棠收復南八城,駐軍喀什噶爾,有布魯特頭目來謁錦棠,原仍歸中國。自言部落十四,蓋即向之西布魯特也。而東布魯特接伊犁邊者,又有五部:曰蘇勒圖,曰察哈爾,曰薩雅克,曰巴斯特斯,曰薩爾巴噶什,已投附俄羅斯矣。光緒初,俄人併吞浩罕後,西部亦大半為俄所脅收。其附近中國卡倫,喁喁內鄉,代為守邊,可紀者僅千餘家而已。

    哈薩克编辑

    哈薩克部有三:曰東部,曰中部,曰西部。東哈薩克在舊準噶爾部之西北,東西千里,南北六百里。東界塔爾巴哈台,西界右哈薩克部,南界伊犁,北界俄羅斯。漢康居國地也。哈薩克汗阿布賚之告順德納曰:「我哈薩克之有三玉茲,如準噶爾之有四衛拉特也。東部者,左部也,曰鄂圖玉茲,謂之伊克准。中部者,右部也,曰烏拉克玉茲,謂之多木達都准。西部最遠,曰奇齊克玉茲,謂之巴罕准。左部之汗曰阿布賚,右部之汗曰脫卜柯依,西部之頭人曰都爾遜。」

    初,阿布賚乘準噶爾平,遣使往諭,阿布賚投誠。適阿睦爾撒納叛走哈薩克,阿布賚納之。我兵進,敗其眾。阿布賚大悔,密計擒阿逆以求臣於我。會阿逆遁歸準噶爾。二十二年,阿布賚以其兵三萬助攻阿逆,陳情謝罪,奉表請內附。後阿睦爾撒納奔俄而死,阿布賚乃擒其黨額布濟齊巴罕以獻。其別部和集博爾根及喀拉巴勒特並率其屬三萬戶來附。二十四年以後,屢遣使朝貢,並賜冠服,宴賚如例。

    右哈薩克在左哈薩克之西二千里。東界左部,西界塔什干,南界布魯特、安集延諸部,北界俄羅斯,東南界伊犁。亦漢康居五小王地也。其汗曰阿布勒班畢特,即阿比裏斯。其巴圖爾有三:曰吐里拜,曰輝格爾德,曰薩薩克拜,而吐里拜實專國政。乾隆二十二年,左部阿布賚既臣服,請招右部。會參贊大臣富德方以兵索逆賊哈薩克錫拉至右部,時吐裏拜方與塔什干交兵,為平之,乃下。於是吐里拜詣軍門,納款奉馬,進表請歸附。二十三年以後,屢遣使入朝,恩賜宴賚如例。其貢道均由伊犁以達京師。今則自中、俄定界後,哈薩克已分屬兩國矣。

    安集延编辑

    安集延,亦大宛國地。喀什噶爾西北五百里,西至浩罕三百八十里。其貢道由回部以達京師。乾隆二十四年,將軍兆惠檄諭協擒逆回霍集占,其伯克以逆回未至彼境,即專使籥請入覲。二十五年,伯克托克托瑪哈墨第等來朝貢,賜宴賞賚如例。

    瑪爾噶朗编辑

    瑪爾噶朗,在安集延西百八十里。乾隆二十四年,伯克伊拉斯呼里拜率屬投誠。

    那木干编辑

    那木干,在瑪爾噶朗西北八十里。其地東北與布魯特雜處,東境逾河即為塔什干地。乾隆二十四年,與浩罕同時輸誠內附。

    塔什干编辑

    塔什干,在喀什噶爾西北一千三百里。漢為康居、大宛地,唐之石國也。居平原,有城郭。人民奉回教。與哈薩克同以三和卓分轄其眾:曰莫爾多薩木什,曰沙達,曰吐爾占。舊為準噶爾羈屬。莫爾多薩木什者,哈薩克所置和卓也。吐爾占逐之,與哈薩克構兵。

    乾隆二十三年,參贊大臣富德追捕哈薩克沙喇至其地,遣使往撫,軍於莽格特城外待之。時吐爾占方與哈薩克戰河上,因諭以睦鄰守土之義,皆感悟釋兵,和好如初。乃遣其屬默尼雅斯奉表求內屬,曰:「臣莫爾多薩木什恭奉諭音,若開瞽昧。蠢茲邊末,敢備外籓,罔或有二心。謹以準孽額什木劄布獻之闕下。外臣草莽,冀瞻聖容,躬服彝訓,同歸怙冒,永永無極。」額什木劄布者,阿睦爾撒納兄子也。帝宥而遣之。吐爾占亦貢馬稱臣,遣子入覲。塔什干至是自通於中國,列籓臣焉。嘉慶中,塔什干附浩罕,為浩罕八城之一。同治三年,俄人以伐浩罕之師奪塔什干,開錫爾達利亞省,於是塔什干部遂亡。塔什干居納林河流域之中樞,扼中亞細亞通道。納林河今又名錫爾河,西北流入鹹海。由塔什干西南行,逾錫爾河至薩馬爾罕,又逾阿母河,分入印度、波斯。北出屙倫不爾厄,越烏拉山脈達歐俄,而東行可至伊黎河以通中國,故俄人置土耳其斯坦總督駐之。塔什干山泉暢流,其乞爾乞河、卡拉蘇河、安噶連河皆發源雪山,灌溉農田,地宜五穀,故人民常有餘糧。樹木叢雜,多果木。宜蠶桑,而棉花產額尤鉅云。

    巴達克山编辑

    巴達克山,在葉爾羌西千餘里,居蔥嶺右偏。由伊西洱庫爾西稍南行,渡噴赤河至其國。有城郭,部落繁盛,戶十萬餘。其酋戴紅氈小帽,束以錦帕,衣錦氈衣,腰系白絲絛,黑革鞮。其民人帽頂制似葫蘆,邊飾以皮,衣黃褐,束白絲絛,黑革鞮,亦有用黃牛皮者。婦人不冠,被髮雙垂,衣紫氈,餘與男子同。其國負山險,田地腴美,築室以居,耕而兼牧獵。

    乾隆二十四年八月,回酋博羅尼都、霍集占兄弟敗奔巴達克山,富德率師至其地,以博羅尼都、霍集占逆狀諭示巴酋素爾坦沙,令擒獻。時二賊竄入巴達克山之錫克南村,詭稱假道往墨克祖國,大肆劫掠。素爾坦沙縛博羅尼都,而以兵攻霍集占於阿爾渾楚哈嶺。霍集占退保齊那爾河,不能支,傷背及乳,擒之,囚於柴劄布。柴劄布者,系囚處也。素爾坦沙遣使詣軍門投款,且報擒二賊。富德令獻俘,進軍瓦罕城以待。是時溫都斯坦方以兵臨巴達克山,謀劫霍集占兄弟。霍集占陰通巴達克山仇國塔爾巴斯。會謀泄,素爾坦沙遷霍集占兄弟密室,以二百人圍而殺之,刃其馘以獻,並率其部落十萬戶及鄰部博羅爾三萬戶以降。二十五年,遣額莫爾伯克朝京師,貢刀斧及八駿馬。二十七年,再遣使來朝。二十八年,貢馬、犬、鳥槍、腰刀。後其國為愛烏罕所並。巴達克山酋所居地曰維薩巴特,在喀克察河上。噴赤河自瓦罕帕米爾流入境,繞其東北,喀克察河西流入之,下流為阿母河。唐書言竭盤陀國治蔥嶺負徙多河,即巴達克山地也。

    博羅爾编辑

    博羅爾,在巴達克山東,有城郭,戶三萬餘,四面皆山,西北則河水環之。乾隆二十四年,既與巴達克山同內附,遣其陪臣沙伯克等朝京師。二十七年十一月,博羅爾伯克沙呼沙默特貢劍斧諸物。二十九年,貢匕首。是時博羅爾與巴達克山屢構釁,沙呼沙默特乞援於葉爾羌,都統新柱遣諭巴達克山遵約束,還俘罷兵。至是,沙呼沙默特以所寶匕首進貢謝恩。三十四年,又進玉雙匕首。

    博羅爾人別一種,築室而居,有村落,無文字,與諸回部言語不通,惟衣帽則與安集延相類。人皆深目高鼻,濃髭繞喙。男多女少,恆兄弟四五人共一妻,生子女次第分認,無兄弟者與戚裏共之。土半沙鹵,故其人苦貧。地多桑,取葚曝乾為糧。飲山羊乳,以馬湩為酒。稱其酋曰「比」。以人口為賦稅,生子女納其半,賣於各回城為奴婢,值頗昂,每口值八九十金。後亦為阿富汗所併。

    阿富汗编辑

    阿富汗,即愛烏罕。其國北界布哈爾,南界俾路支,東界印度,西界波斯,東西二千餘里。由巴達克山西南行約七百里,曆依色克米什、班因、察里克爾諸回部,越因都庫什山至喀布爾,其國都也。因都庫什山者,蔥嶺山脈右旋之支,迤邐而西,名伊蘭高原。其地波斯處其西,而阿富汗處其東。本罽賓故國。分七大部:首曰喀布爾部,內屬部七;曰岡大害部,內屬部四;曰射士當部;曰愛拉部,內屬部二;曰歐潑部,內屬部三;曰愛乍爾部;曰加非利士當部,內屬部七。西與波斯接壤。有沙磧,餘皆沃壤。其氣候。高地多寒,近低地則熱。物產,果木、棉花、甘蔗、煙草之屬。人皆土著,業農,無遊牧。工織毛布,著名西域。戶口約五百餘萬,分二十四族,每族聚居一地,皆自治。其長之升降,則聽命於王焉。其人勇猛樸誠出天性,易撫循。

    乾隆二十四年,大軍追討霍集占兄弟二賊,欲假道巴達克山赴阿,巴酋中道邀而殺之。其屬有奔阿者,告以情,阿酋愛哈摩特沙將興師,巴酋素爾坦沙懼,賂以御賜燈及中國文綺,阿遂罷兵,且遣使密爾漢偕巴使來納款,欲窺中國虛實也。二十七年,入貢良馬四,馬高七尺,長八尺。是為回疆最西之屬國。時阿富汗初離波斯獨立,自稱算端,勢張甚,六侵印度,北印度大半為所略。愛哈摩特沙死,國人爭立,紛擾者數十年。

    道光六年,德司脫謨哈美德起兵喀布爾,統一阿富汗,愛哈摩特沙玄孫希耶速的逃印度,求庇於英。十九年,英印度總督奧克蘭德攻阿富汗,取乾陀羅、哥疾甯,遂陷喀布爾,立速的為阿富汗王。阿人厭速的,並起絕英軍歸路。英軍敗,德司脫謨哈美德仍復位。二十九年,始與英和。英之有事於阿富汗也,俄人滅布哈爾,次第南侵。英人以阿富汗為印度籓籬,抗之尤力。光緒間,帕米爾分疆之議起,英人復以保護阿富汗為名,出而干涉帕事矣。

    帕米爾编辑

    帕米爾者,蔥嶺山中寬平之地,供回族遊牧者也。帕地有八,其中皆小回部錯居。乾隆中,大部隸屬中國,羈縻之使弗絕。厥後迤北、迤西稍稍歸俄,迤南小部附於阿富汗,東路、中路則服屬於中國。於是帕米爾遂為中、俄、阿富汗三國平分之地。出帕米爾,南逾因都庫什山,即達印度,故俄人盡力經營之,而英人亦遂急起而隱為之備。英之為阿爭,即不啻為印度爭也。

    初,乾隆二十四年,高宗平定回疆,窮追賊首至伊西洱庫爾,三戰三捷,遂蕆大功。高宗御製碑文勒銘淖爾,西域圖志所指為喀什噶爾西境外地者也。當日喀城邊卡西境之玉斯屯阿喇圖什卡,僅八十里;西南之鄂坡勒卡,僅一百二十里。道光間,欽定邊卡西至烏帕喇特卡,一百二十里;西北至喀浪圭卡,一百五十里。迨光緒間,克復新疆,劉錦棠始增設七卡於舊界之外。十五年,又設蘇滿一卡於伊西洱庫爾淖爾北十里,是卡距喀城千六百里,最為窎遠,僅以布魯特回人守之,未駐兵也。英使之初議分帕也,我國嚴拒之,未允其請。既而俄兵闌入帕地,我國責其稱兵越界,俄人即引咎退歸。光緒十七年,英兵入坎巨提,逐其頭目,其意在覷覦帕地也。新疆巡撫檄馬隊巡曆邊境,屯於蘇滿。十八年春,俄人來言帕地為中、俄兩屬,未經勘界,中國不應駐兵。總理衙門遂電疆撫退兵,而仍留蘇滿卡倫。俄復請盡撤新設諸卡,然後勘界。正相持間,而英人陰嗾阿兵突至蘇滿,脅擄布回而去,俄遂進兵與阿人戰於蘇滿,其東隊則遊弋於郎庫里湖、阿克塔什,漸近喀邊。總理衙門疏言:「我國先駐蘇滿之兵不早撤回,則俄、阿戰事將自我啟之,轉難收束。阿雖占地而適致俄兵,蠻觸相爭,原可不必過問。但其東駸駸逼近邊境,頗為可慮耳。」蓋阿富汗自乾隆後朝貢不通,久置之度外矣,至是復一見焉。二十一年,帕米爾界議始定。

    坎巨提编辑

    坎巨提,即乾竺特,在葉爾羌西南約一千五百里。自葉爾羌西行入蔥嶺,至塞勒庫勒之塔什庫爾幹,即蒲犁廳也。由是西行,逾尼若塔什山口,又西南至塔克敦巴什帕米爾,為八帕之一。由是南逾瓦呼羅特、明塔戛兩山口,西為因都庫什山,東為穆斯塔格山。出山口順棍雜河南行,又順河折西抵棍雜,即坎巨提都城,城瀕棍雜河北岸。西域水道記言:「塞勒庫勒在葉爾羌之西八百里,為外蕃總會之區。自塞勒庫勒西五日程,曰黑斯圖濟;又西南三日程,曰乾竺特。」即坎巨提,譯文異耳。乾隆二十六年,其酋有黑斯婁者,始內附,即葉爾羌辦事大臣新柱奏稱「乾竺特伯克黑斯婁遣子貢金」者也。

    其人皆奉瑪罕默德回教。其部落東西寬二十里,南北長六百里。兩山夾立,廣大峻削,中有大河,為入南疆要隘。坎部民住河西,河東則哪格爾所屬也。棍雜城大約三里。城北有大山曰溫吉爾,河曰崇帶雅。所轄村莊二十五,城中居民二千餘,其在各莊者約五千餘人,城鄉大小頭目一百四十。土產牛、羊、馬匹,無布帛,盡衣毛褐。五穀諸果俱備。敵國有犯境者,民即為兵,選精壯者出關禦之。人皆業農,不納糧,不徵稅,惟歲與其酋耕斂而已。每歲貢中國砂金一兩五錢,派之民,農戶收麥十二斤,畜牧家則戶收羊羔一,以集此款,無他徭也。貢使至,朝廷賞大緞兩端。其貢至宣統間不絕。

    道光間,喀什米爾國王熱吉苦羅普散令其將布甫山率兵犯境,奪坎屬麻雲卡,坎酋夏孜牌爾敗之,追斬七千餘名。喀什米爾遣使構和,年與坎酋洋銀一千五百元,元重二錢五分;坎酋以馬二匹、細狗二隻報之。人謂入貢喀什米爾者,妄也。同治四年,喀什米爾國王令就貝爾薩再犯境,坎王艾贊木復戰敗之,蓋至是喀什米爾已四犯坎屬矣。

    光緒間,俄兵入帕米爾,英人聞之,率兵至哪格爾,並檄坎巨提修平道路,備兵進帕地。哪格爾首抗英,坎酋助之。十七年,英人敗哪格爾,直抵坎城,賽必德哎裏罕戰敗,攜眷屬潛遁,英人遂據其地。先是賽酋私與俄通,上降書,押結約俄奪占帕米爾,修築堡壘於黑孜吉牙克、阿克素睦爾瓦、蘇滿三處,並建營於包子滾拜子,以扼要沖。俄人復書,報以金幣千元、金絲呢布諸貨六馱、快砲六杆。賽酋悖逆無信,不恤部眾,且狡而好利,屢挑釁英、俄以求賄,視其部為市販。其副目歪孜爾素執兵權,同惡相濟,部民皆深忌之。至是,率其眾五百餘人將奔俄,塔墩巴什頭目窩思滿集眾邀之。張鴻疇拘諸色勒庫爾,屢謀突城出,不得,後解省羈禁十有七年,嗣復安置庫車,其子米則拜爾及家屬男女五十二人,均編住莎車熱瓦奇莊,賽酋之外產也;脅從之眾悉送還部,並諭飭賽酋之弟買賣提哎孜木代理坎巨提頭目,以安民心。

    出使英法義比大臣薛福成與英外部商定派員會立坎酋,其疏略云:「中國回疆之外,向有羈縻各回部,惟自咸豐、同治以來,中國內寇不靖,未遑遠略。俄國既以兵力吞併浩罕、布魯特、哈薩克、布哈爾諸回部,而巴達克山、魯善、什克南、瓦罕諸小部,則皆服屬於阿富汗。邇來阿富汗為英屬國,英之大勢駸駸由印度北鄉,有與俄國爭雄之意,而中國西邊之外,遂日以多事。坎巨提一部近喀什噶爾,南界在蔥嶺以南,厥地縱橫數百里,戶口約近萬人。近年屬回之入貢中國者祗此一部,蓋即新疆識略之乾竺特、一統輿圖及時憲書之喀楚特,同音而異譯也。英之印度總督歲貼坎巨提經費,以助彼整理防務為名,實隱收其內政之權。去年夏秋間,坎巨提已有赴喀什噶爾告急之舉,則以英人築一砲台俯臨坎境也。本年正二月間,疊承總署電信,以英兵侵坎巨提,其頭目連戰不勝,率其眾逃詣卡外求援。臣以起釁情節詰英外部,詢知英兵修築一路直貫坎境,北抵興都哥士大山,意在扼此隘口,以杜俄眾南侵而保印度門戶。其頭目興師攔阻,為英兵擊敗,踞其所居之棍雜城。臣與英相兼外部尚書沙力斯伯里晤商,據稱並無滅坎之意,亦無阻坎入貢中國之意。祗以坎酋罪惡甚多,輕慢英官,不得不示以懲儆也。臣與總署電商,因坎酋聲名素劣,勢難必使復位。其部既系兩屬之國。與專屬中國者又稍不同,祗可酌就外部之辭與之理論。外部語言閃鑠,其初次存坎之說既甚遊移,而必欲據坎之心則甚堅韌。幸而窺彼隱情,頗以俄焰方張,亟思聯絡中國,不欲斂怨樹敵,臣得就此設法磋磨。英廷近稱選得舊酋之弟買賣提哎孜木,可為坎巨提頭目,擬請中國派員會同英員行封立之禮,已由總署電告新疆巡撫選派妥員前往。臣與外部商訂儀節,華員、英員共為一班,喀什米爾系英屬國,位次應稍居後。行禮之期,初訂在十八年閏六月二十三日,現展至七月二十五日,屆時彼此和衷妥辦,即可蕆事。」新疆巡撫陶模即委阜康縣知縣田鼎銘、都司張鴻疇前赴坎部,會同英員熱布生,更立買賣提哎孜木為坎巨提頭目。封立儀節,華員居右,英員次之,英屬喀什米爾委員居左稍下,新酋又次之。張鴻疇宣佈皇上德意,賞給大緞,諭令貢金照舊呈進,鎮撫部民,毋任剽掠。其酋悉俯首聽命雲。

    坎部國於山谷中,崇峰疊巘,道路險絕。中有喀喇闊魯穆大冰山,時至十一月,積雪甚厚,以長毛牛負囊橐而行。明塔戛山口高萬四千四百尺,路有巨石,蓋古時流冰所經地也。出山口里許,有一流冰,過此即易行。再逾數澗,兩崖壁立,頂有積雪,至米斯戛。居人皆韃爾靼回教。不幕,有室廬,村各為堡,壘石為之。性強悍,以寇鈔為俗,然皆酋所使,所劫貨物大半歸酋,四出剽掠,或遠至庫車。雅爾山脈下垂如箑,水流其間,土較腴美。近帕蘇又一流冰,其融處高八千尺。

    光緒十五年,英人楊哈思班遊至其部,坎酋言:「我受上帝命,親斷父母死罪而殺之,並殺其兄弟,投於山下,遂踐是位。」其悖逆如此。或謂其地立國最古,殆周時曹奴氏之所居。穆天子傳:「庚辰,濟於洋水;辛巳,入於曹奴,曹奴之人獻天子於洋水之上。」洋水即棍雜河。山海經言:「洋水西南流注於醜塗之水。」今棍雜河發源因都庫什山,西南流至幾勒幾特城,東南入印度河。醜塗為印度轉音,醜塗水即印度河也。

     卷五百二十八 ↑返回頂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