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三十二

 卷三十一 清史紀事本末
西南諸國之賓服
卷三十三 


高宗乾隆三十二年,春三月,詔明瑞以將軍兼雲貴總督,前往永昌,接辦緬甸軍務。緬甸,古朱波地,爲後印度半島諸國之一,自古不通中國。宋寧宗時,始見史志。元世祖嘗往征,責貢賦。明時設三宣慰司以羈縻之,然萬曆二十二年後,朝貢久虛,自康熙元年,執送明永歷帝由榔交中國後,兩方之關係遂絕。雍正九年,其國與整邁搆兵,其頭目蟒占燈遇中國守備燕鳴,雖告以國王明年進貢之語,而卒未至。乾隆十五年,始以茂隆銀廠廠長吳尚賢之介紹,附表達總督,願充外藩 適其國木疏部長甕籍牙革命軍起,尚賢亦以中飽廠課事下獄,事又中止。十九年,甕籍牙既恢復國都,諸土司相率降服,惟貴家與木邦二土司抵抗累歲。貴家者,前隨永歷帝入緬之貴族,子孫淪於緬,自署曰貴家,世據波竜銀廠,此貲雄諸部。二十七年,為甕籍牙所戰敗,竄居孟速地方。為內附計,而總督吳達違善,索七寶鞍於其酋宮裏襄雁,不得,遂誘而殺之,奴其妾婢,並檄緬人擒獻裏雁之妾攮占。時甕籍牙已死,其子莽紀覺嗣,攮占已適莽酋弟懵駁,至是懵駁以達善有心指責其妻淫行,大忿恨,乃時嗾其酋內犯。達善恐後連敗露前事,戒邊將毋與戰。緬人自是益心輕中國。至三十年,遂大舉入犯九龍江方面。時達善已移督川陝,劉藻代之,發兵防戰,三路皆敗。三十一年,朝命大學士楊應琚督滇,藻遂以憂懼自刎死。會緬軍病疫退去,應琚得以其間,收復車里、孟良等地,乃狃於易勝,疏陳緬甸可取狀。帝信之,應琚移檄緬邦,言精兵數十萬陳境上,不降即進討。於是緬人乃大出兵攻木邦、景線,皆陷之,又以舟師簿新街,守將趙宏榜遁,還虎踞關內。應琚聞警,遂構精神病,詔粵督楊廷璋赴滇代治軍。而緬人詐乞罷兵,應琚病亦漸愈,遂奏捷,廷璋乃歸。應琚亟欲與緬人議和,以彌縫前奏,然緬人侵略不止,帝察其偽,令明瑞代之,逮應琚回京,尋賜死。是年,緬甸襲暹羅,陷其國都,逐其國王馬鄰達刺,置守兵而還刺。暹羅,故隋唐赤土國,復分為暹與羅斛二國。元初,暹常入貢。元末,羅斛強,其王波羅吉併有暹地,稱暹羅斛國,都湄南河濱之猶地亞。明時,朝貢不絕。洪武二年,更號暹羅。自康熙十二年受中國封,貢使頻至,故為緬甸近鄰。嘗為緬甸所破,為緬附庸。後獨立。至是因其國王不善撫眾,國民時懷二心,緬人復乘機又破之。

三十三年,春二月,明瑞兵潰於小猛育,大將觀音保等皆戰歿,明瑞自殺。明瑞以三十二年五月至永昌,作戰之計劃已就,遂先將兵萬七千出發,由宛頂向木邦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8632&by_title=%E6%B8%85%E5%8F%B2%E7%B4%80%E4%BA%8B%E6%9C%AC%E6%9C%AB&page=53

使參贊額爾景額將九千

人由虎踞關向猛密十二月至木邦守兵望風先遁留兵五千守之乘勝渡錫箔江至象孔以迷

道故待猛密援兵而後進乃囘軍向猛籠時額爾景額進次猛密北之老官屯爲敵所困因幽恚

死其弟額爾登額代之頓兵不進明瑞盼援不至而敵兵迫日急是年正月乃復棄猛籠向木邦

以歸行至小猛育地方聞木邦留守兵已爲敵襲潰戕參贊珠魯訥道員楊重英被擄明瑞進退

受困遂自殺所部萬餘人悉潰領隊大臣觀音保以下十餘人皆死之事聞逮額爾登額至京磔

之並斬提督譚五格於市

三十四年春正月命大學士傅恆前往雲南經略軍務時暹羅流寓中國人鄭昭起兵爲暹羅復

讐回復猶地亞驅逐緬甸守兵建新都於盤谷故緬甸時與暹羅搆兵不欲再結怨於中國遂以

三十三年四月具蒲業緬文求和時副將軍阿里衮已至軍卽據以聞不許六月中參贊舒赫德

總督鄂寧宻陳招致緬人事後被嚴旨已而副將軍阿桂至倡與暹羅連盟夾攻緬甸之議後亦

未克實行 冬十一月經略傅恆奏報緬酋情駁遣人呈書請和允之先是傅恆以七月奉本省

四川貴州滿洲兵共六萬有奇自滇省起行至戛鳩樂丹結筏十餘日乃畢由猛拱猛養所厯二

千餘里無緬兵遂以十月渡大金江囘蠻暮是役也奔走百七十餘日軍力疲乏而未嘗一戰經

略名譽頓損惠得病繼而阿桂率戰艦百艘至與敵舟大戰於江中連破之進攻老官屯敵壘敵

豎栅自固攻久不克敵開水門通舟運糧械阿桂撥戰艦越栅截之敵人乃遣人立栅上遞緬文

請張幕適中地將軍等往議欵時阿里衮已故傅恆又病重諸將以兵多染瘴日有死亡爭請許

和恆乃遣使責緬帥眇旺模以進表納貢返土司地諸事語未竟眇旺模左顧而去會有詔召傳

還朝遂罷議恆歸未幾以憂恚死

三十五年春正月雲貴總督彰保遣使往緬甸議和緬人拘其使不遣保遣守備蘇爾相往督前

三約爲所拘留帝大怒復議興師以阿桂前首倡罷兵褫職降爲兵會金川事起遂罷南征議

五十三年秋九月緬甸使臣細哈覺控等入覲先是四十一年金川平帝遣阿桂赴雲南會同總

督李侍堯勘邊增兵爲進攻計緬人縱蘇爾相還事乃已至四十四年緬王懵駁死其國內亂屢

作四十七年復爲暹羅所破暹羅王法亞查克利通貢中國復得中國冊封於是緬人益懼至是

遣使入貢並許釋歸楊重英等重英自陷緬獨居蕭寺二十年緬人說其降不屈欲贅爲婿亦不

可前重英被擄緬人縱其隨員二人還帝命磔諸境上且諭令滇督他日重英歸卽照此辦理至

是帝怒已解復重英職且旌其忠謂其節過蘇武親製蘇楊論以褒之重英未及入國門而卒其

眷屬囚繫者亦二十年及是始赦出 冬十月命兩廣總督孫士毅出兵安南安南古交趾地在

暹羅之東(今法領亞細亞地也)明永樂時嘗爲中國所滅宣德三年黎利起兵獨立重建大越國

嘉靖時莫登庸篡國據河內爲北朝黎氏據清華州爲南朝自是大越分爲南北朝萬厯中南朝

將鄭松逐莫氏復河內而阮潢據順化稱廣南王於是安南分爲大越廣南二國至康熙五年賜

封大越王黎維禧爲安南國王始通朝貢乾隆三十八年廣南土豪阮文岳與其弟文惠文慮起

兵覆廣南三分其地自據中部稱大帝以南部與文慮使文惠回復北安南鄭棟竊據之北部三

州五十三年文惠復舉兵滅安南安南嗣王黎維祁出亡民閒至是其遺臣阮輝宿扈王族二百馀

人自廣西龍州附近入邊士毅以聞帝以黎氏守藩奉貢百餘年在中國有保護之義務乃安置

其家屬於南寧命士毅出師而別命雲南提督烏大經以兵八千由蒙自進入屯宣化鎮爲聲援

留兵二千守諒山以八千直擣河內 十一月孫士毅復安南詔封黎維祁爲安南國王士毅統

兵出關自諒山鎮分道進發沿途得安南國民之歡迎提督許世亨遂得以八千人長驅深入不

踰月而恢復東京士毅承旨封維祁爲安南國王檄廣西廵撫孫永清歸其家屬

五十四年春正月阮文惠襲安南孫士毅遁入鎮南關提督許世亨死之先是東京捷聞後詔士

毅罷兵而士毅妄信文惠乞降之說駐師河內以待又驕不設備是日軍中方置酒張樂舉元日

祝典夜忽得警報稱阮兵大至始倉卒備戰昏暗中自相蹂躪維祁挈家先渡富良江入邊士毅

隨之旣渡士毅令斬浮橋以斷後於是兵在南岸者自提督以下溺死至五千餘人其雲南之師

以黎人黃文通嚮導得全返士毅上疏自劾命入京以福康安代之 夏六月封阮光平爲安南

國王文惠旣據安南適其兄文岳方與暹羅搆兵恐中國再舉乃更名光平遣兄子光顯敂關詣

督臣言守廣南已九世與安南敵國非有君臣之名分帝亦以維祁再失國乃天厭黎氏維祁不

堪扶植又鑒於前此軍事上之失敗更無意用兵因責光平以來年萬壽光平當詣京師祝釐及

爲許士亨等立祠安南諸事光平悉聽命至是賜光平印封安南國王而編置維祁家屬於漢軍

旗授佐領

五十六年冬十一月命福康安爲將軍海蘭察奎林爲參贊往征廓爾喀先是西藏南境喜馬拉

耶山之南麓有蠻民居之分建多數部落其中泥泊爾部最強後分三部時有內訌其西鄰廓爾喀

乘閒滅之遂雄長諸部乾隆五十三年後藏班禪族屬適有爭奪遺產之事廓爾喀復興兵侵入後

藏帝命川督鄂輝成都將軍成德統兵勦之以侍郎巴忠監其軍巴忠恃近臣不服鄂與成統屬

自遣堪布許以歲幣萬五千金而以敵降飾奏翌年歲幣不至廓爾喀大舉深入駐藏大臣保泰

擁兵不救倂欲移班禪於前藏 賴剌麻不可至是事聞帝震怒巴時扈駕熱河畏罪投水死褫

鄂成保三人職改保名爲浮習渾(譯言卑賤)命福康安兼程進

五十七年春三月晉福康安爲大將軍 夏六月福康安由靑海至後藏連破廓爾喀屯兵盡復

藏地後分兵三道侵入泥泊爾福康安以四月出師先遣領隊大臣成德岱森由聶拉木進總兵

諸神保駐絨轄防敵人抄襲後路而自與海蘭察與敵戰於擦木又戰於瑪爾轄直抵濟龍成德

亦由聶拉木轉戰而入凡後藏所失地悉復 秋七月福康安連克噶勒拉堆補木特帕朗古橋

甲拉古拉集木集等處七百餘里福康安自入敵境敵舉國來拒於噶多溥福康安遣海蘭察戰

大敗之遂克木城石卡數十追奔至雍雅山敵人遣使請和不許至是裏糧再進六戰皆捷 八

月福康安敗績於熱瑣橋檄披楞部夾攻廓爾喀廓爾喀再請和許之遂班師師行至熱瑣橋距

其國都可莽多僅一日程福康安以爲出師以來勢如破竹甚驕滿擁肩輿揮羽扇督戰兵皆解

櫜鞬負火鎗以息敵乘閒入遂大敗護軍統領台斐英阿以下陣殁者十餘人時聞敵之南境鄰

部披楞與有夙讐福康安因檄其同時進攻敵恐南北受困再遣人議和旣盟遂班師

 編者曰是役也巴忠旣辱國於前福康安復僨師於後猶賴披楞干涉事克轉問用兵絕域者

 可不引以爲戒歟

 卷三十一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