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三十四

 卷三十三 清史紀事本末
和珅之貪橫
卷三十五 

高宗乾隆四十一年,春三月,命戶部侍郎和珅軍機處行走。珅本滿洲官學生,應役鑾儀衛,以選舁御轎。帝見其儀度優雅,因詢其出身,復奏對稱旨,悅之,權充總管,累遷至今職,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時帝英明,執法嚴,珅務爲恭謹以娟,帝遂寢寢嚮用。

四十五年,夏五月,賜和珅之子名豐紳殷德,指爲十公主額附。時珅已補授尚書,兼御前大臣,自是專寵用事,而性貪黷,督撫司道畏其傾陷,皆曲意輦貨之事。

四十七年,秋七月,山東巡撫國泰,布政使于易簡伏誅。先是,御史錢灃参奏泰貪黷穢亂,虧帑二百萬金。疏上後,帝命灃偕和珅往勘。灃知國泰爲珅私人,乃先數日行,至良鄉,遇珅僕自山東來,灃叱搜其身,得泰復珅書,俱言借款,填庫備查等事,立奏之。珅知謀洩,故治獄無敢傾陂,泰、易簡皆賜自盡。後灃以珅與阿桂不睦,軍機辦事不同一處,慮開朋黨之禍,上疏請飭改正,遂奉稽查軍機處之命而嚴飭珅,珅益嗛灃,每籍事勞辱之,衣食不豫寒悴,感疾以殞。

四十九年,秋七月,調和珅爲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封一等男。時珅嚮用日專,故無學行,既得志則以聚斂自豐爲惟一之目的。

五十一年,夏五月,革御史曹錫寶職,命留任。錫寶疏劾和珅家人劉銓衣服、車馬、房產踰制。時帝在山莊,有某尚書知其事,飛書告珅,得以豫毀其跡。及留京王大臣奉旨勘查,僭妄蹤跡,竟不可得。部議以錫寶妄奏,鐫三秩,特旨改革職留任。錫寶恨爲友所賣,鬱鬱死。 秋閏七月,命和珅爲文華殿大學士,仍兼吏部尚書,賞給黃帶,四開褉袍。

五十六年,春二月,逮治內閣學士尹壯圖。時和珅貪橫於內,福康安豪縱於外,督撫習爲奢侈,至庫藏空虛。莊圖以假歸雲南省親,帝思之,召來京,將擢用。壯圖至,以整飭吏治入奏,語侵珅,有上下通同一氣,勢不容不交結權貴以作護身之符,此督撫所以揭力趨奉和珅,而官民受困之原因也。疏入,珅忿甚,請將壯圖革職治罪,帝不許,珅乃請即命壯圖馳驛普察各省府庫虧空,而令侍郎慶成監之。每至省會,舉動輒爲成掣肘,無由察實,反劾壯圖妄言。帝大怒,命革壯圖職,即交與成押解至京,下刑部獄。當草疏時,弟英圖屢闚其戶,壯圖笑曰:『子不必代兄憂,兄之首早懸都市矣。弟代養老親天年可也。』時壯圖母在籍,年逾七十矣。

五十八年,春二月,賜浙江巡撫福崧死。兩淮鹽運使柴楨以挪移商人鹽課二十二萬兩伏誅,錄其簿書,中有饋福公金一千兩,實饋尚書福長安者。福崧素爲和珅所嗛,嗾其私人鹺使戴全德,坐贓於崧。帝命解京廷訊,崧揚言當見帝盡發珅隱,珅乃改易獄詞,激帝怒,命於中途賜死。至是於紅花鋪自盡。至今浦人言之,爲稱屈云。

六十年,冬十一月,閩浙總督伍拉納撫浦霖,按察使錢受椿伏誅。時和珅貪橫日甚,徵求財貨,皇皇如不及,當時督撫,如國泰、王亶望、陳輝祖、郝碩之徒,贓欵累累,屢興大獄,皆珅在內隱爲驅迫,使之不得不貪也。伍拉納督閩,惟以貪酷用事,至倒懸縣令以索賄。爲將軍魁倫劾奏。帝大怒,竝浦霖、受椿檻解入京,珅令途中故緩其行,冀以解帝怒。帝計日不至,命侍衛飛騎召入,於豐澤園廷訊,皆置於法。

仁宗嘉慶二年,秋八月,大學士公阿桂卒。桂雖以元勲上公爲樞府領袖,然十餘年中,常奉朝命赴各省治河、賑災、查案,未嘗寧居,珅亦得以其間竊弄魁柄,漸至行文各省,令凡有章奏,先具副封白軍機處,然後上聞。專政既久,吏風益壞,釀成川楚教徒之變,珅復任意稽查軍報,並令各路統軍將帥虛張功績以邀獎敘。而已亦得晉封伯爵,且於覈算報銷,勒索重賄,以至將帥不得不侵剋軍餉,匪教因之,日益蔓延,幾有不可收拾之勢。及桂歿,珅乃益橫,中外大小臣工順其意則立榮顯,稍忤之則折挫隨之矣。兩廣總督朱珪,帝師傅也,時高宗訓政,有旨內召爲大學士,帝作詩寄賀,柱屬索未竟,珅取以白上皇曰:「嗣皇帝欲市恩於師傅耶?」上皇色動,顧大學士董誥曰:「汝在軍機、刑部之日久,是於律意云何?」誥正容對曰:「聖主無過言。」上皇默然。事雖得解,仍降旨改珪巡撫安徽。軍機章京吳熊光素不爲珅所喜,一日,上皇宣軍機大臣不得,命召章京,惟熊光已上直,入對稱旨。珅至,上皇語以熊光頗練事,可以軍機大臣上行走,珅百計阻撓,上皇不爲動。戴衢亨,珅私人也,珅因奏曰:「戴衢亨出身狀北頭,官學士,用吳不如用戴。」上皇曰:「此豈殿試耶?」珅乃承旨,而熊光在政府六閱月,卒爲珅所齕,出爲直隸布政使。餘如兩江總督耆麟山、山東巡撫長麟之謫戍西域,浙江巡撫福崧之死非其罪,果王弘瞻之抑鬱死,章京管世銘之暴卒,皆以忤珅故。

三年,秋八月,晉軍機大臣大學士伯和珅公爵。時,勒保總統四川軍務,誘匪首王三槐出降,而以生擒首逆入告。上皇大悅,詔晉保及和珅公爵。

四年,春正月,和珅伏誅。自高宗尊寵珅,用事二十餘年,養成內外官吏貪墨之風,吸收民間脂膏以自封殖,百餘年之元氣爲之𣂪喪殆盡。而其專恣不法,一切潛擬帝制,尤爲古今所未見。嘗於密室燈下無人時,懸掛高宗御用朝珠,對鏡徘徊談笑,低聲自語,人不得聞。當帝正儲位未宣諭之先,珅已知之,於先一日呈進如意於帝,以表示由己擁戴意,帝由是深惡其爲人。時高宗嬖之,故隱忍未敢發。是日,高宗崩,珅方爲總理,意得甚。翌日,御史廣興疏發其罪。越三日,奪職下獄,尋宣布其二十大罪,賜自盡,以戶部尚書福長安扶同徇隱,亦坐死,後釋之。珅之得罪,抄沒贓賄,得八百兆有奇,以二十年之宰相,所蓄當一國二十年歲入之半額而強。既盡籍收入官,時人爲之語曰:「和珅跌倒,嘉慶喫飽」云。

 卷三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三十五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