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二十四

 卷二十三 清史紀事本末
兄弟猜忌及大臣之逐戮
卷二十五 

聖祖康熙六十一年冬十一月,世宗即位,命貝勒胤禩、十三阿哥胤祥、大學士馬齊、尚書隆科多總理事務,召撫遠大將軍十四阿哥胤禵馳驛回京。封胤禩和碩廉親王,胤祥和碩怡親王,胤祹多羅履郡王,二阿哥胤礽子弘晳多羅履郡王。先是,康熙中,胤礽居儲位,會聖祖親征準噶爾,胤礽奉命監國。以性仁弱故,爲政務寬大,不爲聖祖所喜,於是諸皇子希冀非份,相與蓄術术,結宦官,,爲祕密之運動以傾陷之。聖祖不察,胤礽卒以此召禍,一再冊立,仍被廢斥。及世宗嗣立,恐諸人仍前固結,將不利於己,以胤礽、胤禔久被幽繋,不復能有所爲,胤禟等庸懦,無足慮。惟胤禩才望爲諸王冠,思有以籠絡之。胤禩而能翰誠輔己者,王黨勢孤,日京消滅,自無與朝廷爲亂者。乃封胤禩親王,令與馬齊等同理政務,餘晉爵親王、郡王有差。又以胤禵爲胤禩同母弟,其出征西寧時,中外羣相揣測,謂聖祖試用胤禵,使之立大功於國家,爲將來定儲地。此時胤禵擁重兵在外,深得西北方人心,恐其生異志,特召令還京師,而改胤禟派往軍前。發遣前,編脩陳夢雷父子於關外,夢雷前緣事發往關東,後聖祖東巡時,以其學問優裕,帶回京師,令在誠親王處,幫同編輯《古今圖書集成》一書。誠王素以文學著稱,夢雷日侍左右,世宗忌之。至是,坐以招搖不法,並其子再發遣。命諸王阿哥,名上一字改爲允字,以與世宗御名同也。

世宗雍正元年春正月,禁侍衛、官員等私在諸王門下行走。二月,發遣內大臣勒什亨往西寧,隨貝子允禟效力。先是,允禟派往軍前時,怏怏不欲行,曰:『我何罪而斥我萬里?且居喪未過百日俟,陵寢回時再往亦未遲。』帝怒,誅其太監何玉桂、管領漢給事秦道。然處治二人時,帝語勒什亨,不必記在檔案,而勒什亨記之,故有是譴。三月,晉封輔國公阿布蘭爲多羅貝勒,賞給佐領總理事務,時阿布蘭不應,出班跪接。又宗人府建立碑亭,阿布蘭擬文勒石,不應頌揚大將軍功德,著革去貝勒,撤其佐領。夏四月,帝自山陵回京,命貝子允禵留駐陵寢附近之湯泉。五月,召從理郡王弘晳於鄭家莊,去北京二十餘里。晉封貝子允禵爲郡王,語王大臣曰:『允禵心志高傲,從此不自改悔,則國法具在,朕不得不治其罪。』允禵來時,將此傳諭知之。冬十二月,革履郡王允祹王爵,仍在原固山貝子上行走。以其自封王以來,並不感激效力之故。

二年夏四月,革郡王允䄉爵,禁錮宗人府。因奉使出口,遷延不行也。五月,革貝子弘春爵,弘春,允禵子。六月,降貝子允祹爲鎮國公,以冊封貴妃金冊有舛錯故。發遣貝勒蘇努、內大臣德寧於右衛,刑部尚書七十於三姓地方,皆坐黨附諸王也。秋七月,郡王允禵謫守景陵,允禵自立功西藏,中外頗稱道之,故帝忌之特甚。冬十月,發遺刑部尚書二等公阿爾松阿於奉天,坐交通藩邸也。十一月革世子弘晟爲閑散宗室,弘晟,允祉子。革裕新王保泰爵,坐黨廉邸故。二阿哥允礽薨,追封和碩理親王,諡曰密。

三年春二月,發遣二等公鄂倫岱於奉天,因其黨阿廉邸也。夏四月,解年羹堯川陝總督大將軍任,補授杭州將軍。羹堯爲藩邸舊人,帝初登極時,慮諸王爲變,常令羹堯衷甲以從。前後以平西藏、青海、莊浪積功,爵上公、晉太傅、賜金黃服飾[1]、三眼花翎[2]、四正龍補袿[3],共寵異之如此,實前後勲臣所未有。後帝委以密訪允禵在軍中時劣跡,戒曰:『得狀,吾必有以厚酬汝。』羹堯察其無可議,乃力爲奏辦,帝深滋不悅。至是,以羹堯賀表內朝乾夕惕誤作夕惕朝乾,帝怒曰:『羹堯既不以朝乾夕惕許朕,則羹堯青海之功亦在朕許與不許之間。其自恃有功,故爲怠慢耶?抑或殺戮過甚,致此昏潰也?觀其平日帶兵,尚屬勤於操練,可改授杭州將軍。』六月,革年羹堯之子年斌子爵、年富男爵、隆科多之子玉柱鑾儀衛使職。秋七月,撤隆科多太堡銜,坐狥庇年羹堯也。並革年羹堯杭州將軍職,授閑散章京,在杭州效力行走。革貝子允禟爵,因山西巡撫伊都立参奏其縱屬毆民也。九月,革輔國公普照爵,普照,羹堯妻叔。削去太傅一等公年羹堯職銜,逮京審,擬正法。冬十一月,革內務府總管來保職,以其阿附誠王故。十二月,降郡王允禵爲固山貝子,謂允禵爲大將軍時,任意妄爲也。賜年羹堯自盡。帝久欲殺年羹堯,然以其功大不予保全,恐有烏盡弓藏之誚,因猶豫久之,會四川巡撫蔡珽被羹堯劾入京,因面陳羹堯不法諸款,命將軍督撫提鎮議奏。諸臣迎合参奏,請速加誅戮,議政處遂臚列羹堯九十二大罪,應立正典刑,帝令羹堯自裁,子富立斬,餘十五歲以上之子發遣极邊烟瘴地方充軍,妻孫宗室之女遣還母家,族中文武革職,其嫡親子孫將來長至十五歲陸續發遣,永不赦回。有厝養其子孫者,以黨附叛逆例治罪。父太傅一等公遐齡,兄工部侍郎希堯俱革職。遐齡時年八十餘,初亦坐死,大學士朱軾力爭,言以子刑父非法,得免。

四年春正月,詔允禩、允禟、蘇努、吳爾占削籍離宗,革去黃帶子。允禩改授民王,妻革去福晉,休回外家,嚴行看守。初,允禩冊封親王,其妻黨往賀,福晉語來賓曰:『有何喜可賀?今日封王,明日不能保首領耳!』帝聞而惡之,至是並坐。革隆科多職,派往阿爾泰地方辦理界務。隆科多爲帝元舅,頗有機幹,帝之獲當壁也。隆科多與有力焉,故帝即位伊始,不時召見,造縢密語,頻與飲至更深。隆科多或至沈醉,令人輿送出宮。初令其承襲父佟國維一等公爵,尋加太保,授吏部尚書兼步軍統領。諭令啓奏處書寫舅舅隆科多,後敘輔政功,復賞一等阿達哈哈番世職。及年羹堯得罪,交部議處,隆科多時長吏部,未將羹堯公爵議革,帝謂其袒羹堯,深惡之。然當時臣工,尚無敢言其罪者,值田文鏡、幕客鄔某者,窺知帝意,爲文鏡草疏劾之。疏上,隆科多果得罪,而文鏡自是寵遇日隆,其得君之專,一時大臣無與倫比。二月,民王允禩、貝子魯賓、簡親王雅爾江阿、鎮國公永謙俱除爵,允禩、魯賓俱監禁高牆。魯賓、雅爾江阿、永謙等皆坐詔附允禩、允禵也。三月,勅改允禩名爲阿其那,允禟名爲塞思黑,譯言猪狗也。時帝必欲殺二人,命諸大臣議其罪,大學士徐元夢泣奏曰:『願上念手足之情,免二人死。』帝怒, 謫元夢中書舍人。撤食侍講奉錢名世職銜,並書『名教罪人』四字,令該管地方官制扁額,張掛其居宅,又令廷臣各賦刺惡詩一併交與名世,自行刊刻進呈。頒示直省各學校,以其嘗贈詩年羹堯,稱頌平藏功德,謂當立碑於聖祖平藏碑之後,故也。夏五月,派兵提解允禵,並其子白起來京,禁錮壽皇殿。殺鄂倫岱及阿爾松阿,戮蘇努及七十屍,革固山貝子滿都,護善郡王訥爾素邈,裕親王廣寧爵,俱監禁宗人府。秋八月,署直隸總督李紱奏奏報允禟病故。先是,詔解允禟回京治罪,都統楚宗,侍衛胡什禮等將允禟用三條鎖鎖掣,至保定,奉旨即在此拘禁,及胡什禮回奏,述李紱有『塞思黑一到,我即便宜行事』之語,帝命胡什禮馳往諭止,尋紱奏稱並無此語,及紱奏報允禟患疾,帝命楚宗、胡什禮揀選名醫用心調治,至是紱以塞思黑病故奏聞。九月,宗人府奏報阿其那病故。先是,帝命將允禩改禁宗人府,旋降旨曰:管理宗人府,順承郡王錫保,才品優長,乃國家費心效力之賢王。令在內廷行走,差遣甚急,着給與親王俸。護衛官員,俱照親王之數給用,至是錫保以阿其那病故報聞。冬十一月,命將塞思黑之妻逐回外家,嚴加禁錮。

五年冬十月,禁錮隆科多於暢春園外。隆科多以帝令宗人府除去允禩等名,因囑輔國公阿蘭私抄王牒底本,存眝家中,欲留爲將來對合地也。帝聞之大怒,革去阿布蘭公爵,圈禁家中,調回隆科多治罪。至是,錫保奏隆科多罪狀凡四十一欵,請正法。命暢春園外附近空地,造屋三間,永遠禁錮。子岳與阿革職,玉柱發黑龍江當差。十二月,禁錮將軍貝勒延信於暢春園外。先是,錫保奏延信罪狀二十欵,請斬決,命與隆科多在一處圈禁。因延信嘗稱允禩爲人樸實,阿靈阿爲人傑,又有旨詢問允禵、年羹堯罪狀,並不據實揭報也。

六年夏六月,降誠親王允祉爲郡王。錫保奏允祉嘗在御前喝責王大臣等,毫無臣禮,應革爵禁錮。帝曰:朕惟此一兄,從寬降爲郡王。其子弘晟著拏交宗人府嚴行鎖錮。

八年夏五月,革允祉王爵,禁錮景山永安亭。宗人府奏其於怡親王喪事舉哀時,全無悲泣之狀,性情殘刻,罪惡日稔,應削去王爵,革退宗室,即行正法。命從寬拘禁,自是帝之兄弟及諸王大臣凡爲帝所猜忌者悉戮,逐無矣。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1. 皇子服,諸王特賜者始許服
  2. 貝子品制
  3. 親王服,諸王賜者亦少。異姓初無賜者,徒以御服無別。親王且改二行龍、二正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