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六十一

 卷六十 清史紀事本末
卷六十一
卷六十二 

德宗光緒五年春閏三月,日本滅琉球,夷爲沖繩縣。琉球在中國東南大海中,康熙二年冊封琉球國王,自是貢舟三年一至。原部三十六島,紆蟠如虬龍流動,故稱琉虬,後改琉球。北部九島,中部十一島,南部雖有十六島而周迴不及三百里。北部中有八島,當咸豐時,日本乘中國多事,引兵佔踞,僅存一島。同治十年,以琉球人漂流臺灣,爲生番所殺,日本人藉此起釁,爭琉球爲其版圖。出其國史相證,所書明萬厯三十七年,義久取琉球,其後書琉球入貢者十。日本寬文十一年當中國康熙十年,天和二年當康熙二十一年,亨保三年當康熙五十七年,寬延二年當乾隆十四年,明和元年當乾隆二十九年,寬政二年當乾隆五十五年,又八年當嘉慶元年,文化三年當嘉慶十一年,天保三年當道光十二年,天保十三年當道光二十二年。當日,日本駐京副使栁原前光,以此與總署反覆辯詰者果日。未幾,有日人四名,亦漂至臺灣遭害,日廷乃以兵向臺灣,要索卹銀五十萬兩,始罷兵行成。而琉球主權,已陰讓於日本,政府不之覺。及光緒初元,英人爭滇案,法人擾越南,俄人駐伊犁,日人遂乘間遣人傳日皇旨,令琉球停止中國貢使。其國王答以「久爲中國藩封,不便擅廢……」因使人來告。時政府以新疆軍務方急,中西交涉事繁,竟不之顧,至是,日本發兵鑑至琉球,執其王尚泰以歸,廢之。尋改其地方爲沖繩縣,封尚泰侯爵。

七年,春二月,諭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再向日本使臣妥商球案。上年二月間,日本人竹添進一至天津,謁直督李鴻章,議結球案,稱其政府之意。擬以北島、中島歸日本,南島歸中國。又以前與中國所訂約章無一體均沾之條,與諸西國獨異,欲援照加入。鴻章以其將球事與約章混爲一案,近於要挾,嚴拒之。旋日本公使宍戶璣屢至總署,催結球案,益知中俄之約未定,意在乘機挾制。而美前總統格蘭德復出任調令,亦主張割島分離之說。鴻章因就詢在津之球人向德宏,知南島枯瘠,球人得之仍不能自立,而球王及其世子,日本又不肯釋還。鴻章遂致函總署,謂「俄事方殷,日人籍肆要求,允之則大受其損,拒之則多樹一敵,惟有延宕之一法以爲對付。俟俄事既結,再理球案,則力專而勢自張。」總理王大臣韙之,懸球案不遽結,至是俄約成,詔以存琉球宗社及割分兩島事,命總署與日商訂。後宍戶璣以未滿所欲,悻悻而去。至南越新約成,日本乃援法以爲例,於是琉球終歸日領矣。

九年,秋七 月,越南與法蘭西立新約十三條。越南在中國南境,本稱安南。康熙五年,封黎維禧爲安南國王,自後六年一貢。嘉慶八年以後,改號越南。全境分爲四部,北曰東京,中曰交趾支那,南曰柬埔寨,極南曰下交趾支那。咸豐、同治間,屢次與法人構兵,連失西貢附近之三郡及南交趾支那、柬埔寨等地。結西貢條約,認越南爲自主國,實爲法之保護國,政府尚未知之也。光緒八年,復籍名保商,以兵船駛入河內,攻陷之。是年二月,陷南定、河陽及廣安、寧平二省,分兵攻陷東京順化礮臺。至是,迫越人割東京以議和,訂約十三條,其第二云:「嗣後越南爲法之保護國。非法國許可,不得與他國交通。」約成,越人始來告。

十一年,夏四月,大學士直隸總督一等肅毅伯李鴻章與法使議和於天津,訂新約十欵成。中國爲越南與法人構兵連年,法人以海軍奪海南,踞臺灣,直搗福州,轟燬船廠,殲艦隊幾盡。其陸軍在東京先後爲劉永福、馮子材、蘇元春等所擊敗。是年二月,法人攻小南關,子材復擊走之,諸軍拔隊窮追,連蹙之於文淵、於諒山、於谷松、於威波、於長慶、於船頭,追奔二百餘里,殲敵殆盡。方敵之大挫於文淵也,其國大譁,議院諸人多訾議政府,其勢難以久持,乃潛託總稅司赫德爲言於李鴻章以議和。政府尚未知諒山之捷,遽允之。時法使臣曾紀澤密電法國情形,請力戰,不報。約成,以越南讓法。 冬十月,英吉利由印度進兵,滅緬甸。緬甸在中國南境,於乾隆十八年入貢。其冬,國內大亂,酋長蔴哈祖爲白古人撤翁所敗,擒而沉之江,撤翁據阿瓦。翌年,緬屬之木梳頭土司甕籍牙起兵,攻走撤翁,遂王緬甸,漸以兵脅服諸土司,於是東至整欠、景邁、孟艮、孟勇,西北至蠻暮、木邦、孟拱,均爲緬屬。西南邊外騷然。滇督劉藻、楊應琚前後以失機獲罪,將軍明瑞、大學士傅恆等屢出師征之,不能克,遂與議和退師,而貢使終不至。迨暹羅與緬勢稍替,五十三年,緬酋孟雲畏暹羅之偪,遣使入貢,返俘虜。五十五年,復具表乞封,願十年一貢,許之。由是按期入貢。道光二十三年,英人侵割印度,以兵船駛入緬甸內港,偪都城,緬人割阿薩母、阿羅漢迭、乃式里母地予英,始定和議。咸豐年間,又以怒江口通商埠頭之土官抽稅繁重,英人復以兵船至郎崑,再割北沽全土畀英,自是緬人以迭被英人侵凌,中國不能救,遂存輕視,歲貢竟絕。至光緒元年,又嘗遣使入貢,及法人擾攘安南,英人復先攻奪緬甸傅海、牟國之地,即今所謂南緬甸者也,至是英人乘中國因法越事厭兵之際,又由印度派兵襲緬,一舉而滅之。事聞,命駐英使臣曾紀澤與英外部抗議,立君存祀,俾守十年一貢之例,不可得,後由總署與駐京英使歐格納訂立緬約,始允存貢之議。其第一條載明:「每屆十年,由英廷派緬甸大臣循例舉行。所派之人,應選緬甸國人……」等語。中國爭得納貢之虛名,而實利全歸於英矣。

二十年,春三月,朝鮮東學黨滋事,朝王來乞援,許之。朝鮮在中國東北境,自梁貞明四年,王建統一朝鮮半島,更國號高麗。至明洪武二十五年,李成桂受明冊封,復號朝鮮,世為中國藩屬。咸同間,法英兩國與之構難,政府不之問。同治十二年,日本又與有違言,以兵艦入其燕華島,突遭礮擊。日人舉兵問罪,以其為半主之國,依公法,其外交當由上國主之,因遣使來問。政府復以畏事之故,遽答之曰:「朝鮮國政,中國素不與問,貴國自與理論可也。」於是日人於光緒元年正月與朝鮮訂立和約。其第一條:「日本以朝鮮為自主之國,與日之本係自主者相平等。」五年,英、美、德、法諸邦相繼往朝鮮,求互市,朝鮮拒之。時李鴻章不明國際法上對於屬國之權利及屬國無外交之公注,貿然三致書於朝鮮國相李裕元,勸其與各國立約,且以聞於政府,謂藉此備禦俄人,牽制日本。六年,駐日使臣何如璋上書總署,倡主持朝鮮外交之議,請駐紮辦事大臣於朝鮮。鴻章大不謂然,謂:「顯然代謀。遇有交涉,各國將惟我是問,殊為棘手。不若密予維持維持保護,尚覺進退裕如。」八年,四月,朝鮮與美國立約。朝命道員馬建忠、提督丁汝昌前往蒞盟。旋英、法兩國先後與朝鮮立約,皆由建忠介之。八月,朝鮮督監營兵以索餉譁變,藉清君側為名,殺大臣及辦外交者數人,並攻日本使館,戕日本人數人,日使花房義質跳而免。亂兵入王宮,殺王妃閔氏,並囚國王熙與世子坧,大院君徐出鎮撫之。大院君,王本生父昰應也。熙嗣位時年幼,康穆太妃趙氏委任昰應綜理國事,號為興宣大院君,攝政十年,力持鎮國主義,致屢召外兵。既反政,王柔仁,閔妃參政,銳志求強,開海禁,聯外交,一反大院君所為,國事遂變。大院君寖不平,故亂作,日本眾寡,以兵艦至朝鮮。使臣參判金允植、侍講魚允中在天津聞變,遂乞師。時鴻章已以母喪假歸,置直督張樹聲以聞,命廣東提督吳長慶登州戍卒三千東渡。至漢京,誘執大院君,送天津,詔安置保定,令其閉門思過。其黨百餘人,悉捕殺之。朝王依日本之要求,給以賞金、開埠及駐兵,定約而返。時侍讀張偑綸請派朝鮮通商大臣,理其外交之政。事下,鴻章覆奏,仍護前說,貪一時之省事,假名器以畀人,自是各國皆不以中國藩屬待朝鮮。朝鮮政府,時分新舊二黨,舊黨附中國,號事大黨;新黨附日本,號獨立黨。十年十月,附日黨金玉均、洪英植等作亂,殺其大臣閔台鎬、趙寧夏等,召日兵入宮。中國駐防提督吳兆有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8646&by_title=%E6%B8%85%E5%8F%B2%E7%B4%80%E4%BA%8B%E6%9C%AC%E6%9C%AB&page=79

(先是有人奏日朝約中如兵費及駐兵兩條所關甚大道員馬建

忠實主其事且允由中國商局代借賠欵詔問長慶長慶亦歸罪建忠謂其擅預日約任性妄爲

遂與鴻章成郄其年三月鴻章撤長慶歸戍旅順口留三營駐漢京以兆有統之兆有長慶部將

也閏五月長慶嘔血卒於旅順軍中)與辦理商務委員袁世凱助勤王兵殺英植等護朝王入宫

玉均等出奔日本日本公使竹添進一焚使館走仁川之濟物浦十一年正月日本遣宮內大臣

伊籐博文來天津訂約載明將來朝鮮有事中日兩國欲派兵往必先互行知照於是朝鮮又成

爲中日兩國公同保護之國是年三月朝鮮又有東學黨之事黨中人皆富於革命思想因抵制日幣

事黨首崔福成倡會於全羅道之古阜縣舉國響應朝鮮政府發兵捕之黨中迎拒兵犬敗遂陷

全州將偪王京世凱亟電鴻章稱朝鮮亂黨猖獗朝鮮決不能自平請派兵助剿鴻章遂發兵向

牙山一面遵依津約使駐日使臣汪鳳藻照會日本日本遂亦派兵往中國援師行至中途而朝

鮮亂黨悉平之報至夏六月日本兵入朝鮮王宫幽朝王使大院君主國事流其大臣閔泳駿等

日兵旣入漢京中國兵亦至屢請同時撤兵日人不允要東協助干預朝鮮內政中國亦不從且

申明朝鮮爲中國藩屬日本則責中國背津約謂朝亂無待於剿中國無端發兵欲借端以開戰

局是曲在中國也於是其使臣大鳥圭介首責朝鮮獨立自主勿認爲中國藩屬復以改革內政

五事要之朝王不應圭介乃率兵入宫殺護兵困朝王政令無鉅細皆入日人筦鑰時世凱歸國

始爲戰備及戰事開中國屢見挫於日本海陸兵力俱盡乃命鴻章赴日本講和磋磨三月款議

始成遂以明年正月訂約於日本之馬關其第一條載明中國認明朝鮮國確爲完全無缺之獨

立自主所有對於中國修貢獻典禮嗣後全行廢絕於是日皇自大本營還東京受其國人之懽

祝朝鮮王獨立稱帝改國號大韓建元光武而朝鮮與中國二百七十五年之關繫自是斷絕

冬十二月英法二國協商保證暹羅國獨立暹羅在中國南境卽古扶南自乾隆四十六年航海

來貢政府因而冊封之時緬甸勢方強進侵邊地暹羅頻掣其肘以遏其方張之燄實有功於中

國自是列於朝貢之邦先後賜御書扁額曰天南樂國曰炎服屛藩道光中始與英人締約各國

繼之羣認其獨立暹人亦思自振勵朝貢之典禮遂缺及咸豐初元太平軍起東南披靡風聲播

及南洋西人又加煽惑暹人信之將乘此脱屬國名義同治八年遣使來上書請廢貢獻之禮以

後贈獻方物彼此授受儀式當與西洋諸國同政府拒之光緒四年曾紀澤使英途過暹京諷令

照舊入貢暹不允但請立商約又拒之五年三月暹廷忽接到駐暹英領事轉遞中國催貢札文

蓋英官以戰船假中國旗號僞云靑貢之師以脅暹人使之求助於彼也暹王知之向臣下具道

所以厯年久貢之故因貢表內前用跪具字様近已改用西禮不無窒礙然卒莫爲代達於中國

者故不能不與英人倍加親密云先是暹王久拉卽古蘭格羅以勢孤意怯下令改朔易服禁蓄

奴興敎育闢道路定法律更幣制整頓林業等事皆效法西俗國勢賴以稍充然介於英法兩大

之閒法旣以交趾支那東京爲屬地以東浦寨及南部越南爲保護國又脅暹羅以湄公河東一

帶爲法國屬暹羅百方拒之不得許以所索之地並償金五百萬法郎克以和時十九年事也法

旣仲張勢力於暹羅英以屬土與暹毗連恐法人侵及緬甸至是與法人訂約互不得侵佔暹羅

片土至一千九百零四年四月八日雙方在倫敦簽押宣言確定英法兩國在暹羅政治上之地

位並保證暹羅獨立云此外中國之藩屬如蘇祿國在中國南海中雍正五年入貢乾隆五年內

附至是以三島獨立而所屬之東婆羅州已割歸英公司南掌國一名老撾在中國南境雍正九年

內屬乾隆以後國土分裂西分服於緬甸其大半後爲土司專轄其南方則於光緒十一年中英

訂結滇緬條約時英外部侍郎克蕾晤駐使曾紀澤稱英廷願將潞江以東之地讓還中國其中

北有南掌政府不受迨暹羅獨立南掌遂歸附之布魯克巴國卽不丹在中國西藏東南境雍正

十年來屬今稱獨立國哲孟雄國卽錫金在中國西藏南境康熙五十九年歸屬光緒十六年英

人脅服之朝命駐藏大臣升泰與英劃界哲孟雄國遂盡入於英博羅爾國卽帕米爾一作波謎

羅在中國新疆䓤嶺之西境乾隆二十四年納欵自英俄環伺迤北迤西屬俄迤南則附於英屬

之阿富汗國阿富汗國卽愛烏罕在巴達克山國之西南乾隆二十九年入貢光緒五年英人佔

領之巴達克山國在䓤嶺之西境乾隆二十四年來獻回酋霍集占兄弟之馘遂歸誠布哈爾國

在葱嶺以西乾隆二十九年因巴達克山國請內附浩罕國卽敖罕一作霍罕爲葱嶺西回國乾

隆二十九年來納貢哈薩克國卽吉利吉斯族西人稱曰韃靼里包新疆西北境乾隆二十二年

征服布魯特國包新疆西南境乾隆二十三年遣使來朝以上四國今皆爲俄屬廓爾哈國一名

尼泊爾又稱巴勒布在西藏西南境乾隆五十五年大學士福康安等率師征之兵敗赴軍前降

乾竺特國一名坎巨提又作喀楚特在新疆西南境乾隆二十九年來貢方物自是除廓爾哈尚

修職貢乾竺特尙爲內屬外舊日國藩竟無一存者矣

 卷六十 ↑返回頂部 卷六十二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