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六十三

 卷六十二 清史紀事本末
卷六十二 興辦鐵路
卷六十四 

德宗光緒二年,秋九月,收還英人所築上海達吳淞鐵路。初,同治五年,狥英商之請,築鐵路於上海江灣間,線長十里。是年展至吳淞,加長十四英里。路成,居民大震,請求江督沈葆楨,照會英領事阻止,不允。由都署商之駐京英使威妥瑪,亦不允。後威使有事於天津,詔直督李鴻章,與磋商再四,乃以二十八萬五千兩買斷,行止聽中國自便。尋以不適用,毀其軌,以汽車投之於臺灣打狗湖中。

六年,冬十一月,前直隸提督劉銘傳奏請試辦鐵路,不果行。銘傳於上年病假回籍,是年七月,因俄人歸還《伊犁條約》中變,俄人有派兵封閉遼海之說,詔銘傳力疾入覲。銘傳至京,條陳開造鐵路,言“時局日艱,中國非速開鐵路,萬不能自強,蓋鐵路之利於漕務、賑務、商務、礦務,以及釐捐行旅者,不可殫述。而於用兵一道,尤爲急不可緩之圖。鐵路造成,呼吸靈通,聲勢聯絡,裁兵節餉,併成勁旅。轉運槍礮軍火,朝發夕至,十八省合爲一氣,一兵可抵數兵之用。將來兵權、餉權,盡在朝廷,不爲疆臣所牽制。請先由清江至京一帶興辦。”疏入,詔北洋大臣李鴻章、南洋大臣劉坤一議奏。尋覆奏,均請如銘傳議行,於是京中議論紛紛,若大敵之將至者。一時以主持清議自命者,如侍講張佩綸、庶子張之洞。雖心知其有益,而未敢昌言贊成。而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張家驤、通政司參議劉錫鴻,紛起奏阻,其議遂罷。

十年,冬十一月,內閣學士徐致祥奏請罷開鐵路,急修河工。詔以其信口詆訐,交部議處。先是三年,開平煤礦局因河道運煤艱陰,築由唐山至胥各莊鐵路。泊六年,復允駐美使臣伍廷芳之請,繼續興造,由煤礦直達大沽,以英人監造之。李鴻章實贊成其議,於是言論復譁,謂以鐵路利權授之外人,詆當事諸人爲漢奸,致祥疏爭語尤激,旨斥其妄,旋部議降三級調用。

十三年,春二月,總理海軍事務衙門奏請,興造大沽至天津鐵路,允之。疏中略謂:「由山海關至洋河口一帶,沿岸百數十里,水深浪潤。大沽口距山海關約五百餘里,夏秋海濱泥淖所阻,礮車日行不過二三十里,且有旱道不通之處。猝然有警,緩不濟急。且南北防營太少,究嫌空虛,如有鐵路相通,遇警則朝發夕至。又北洋兵船用煤,全恃開平礦產,尤爲水師命脈所繫,請由大沽至天津百餘里之路,逐漸興造,於軍旅商賈兩有裨益。」疏入,得旨允行

十五年,春正月,命各省將軍督撫議興辦鐵路。先是,總理海軍衙門奏請接修天津至通州鐵路,御史余聯沅、屠守仁、洪良品等,先後奏阻,言鐵路之害有三:曰資敵、曰擾民、曰奪民生計,請即停辦。均諭令海軍衙門會同軍機處妥議。醇親王奕譞、禮王世鐸等覆奏,逐條辯駁,仍請交沿江沿海各將軍督撫,各抒意見,迅速覆奏。允之。 秋八月,定興辦蘆溝橋至漢口鐵路。先是各省將軍督撫覆奏鐵路事,多偏執成見,及不達時事之言,惟臺灣巡撫劉銘傳欲由津沽開至京師,蘇撫黃彭年欲先辦邊防漕路,而鄂督張之洞創議自蘆溝橋起,徑行河南,達於湖北之漢口鎮,尤爲詳盡。命海軍衙門詳議,至是議定,先從兩頭試辦,南由漢口至信陽州,北由蘆溝橋至正定府,派李鴻章、張之洞會同海軍衙門妥籌開辦,後是路由法、比兩國出資,比國管理,實則皆俄、法資本也。

二十二年,夏四月,允法人築龍州鐵路,許外人自辦鐵路自此始。自海口至龍州而後,又推廣至南寧府及北海。 秋八月,駐俄使臣許景澄與華俄道勝銀行訂立東三省鐵路公司,合同十二條。 九月,設立鐵路總公司,以四品京卿盛宣懷爲督辦。初,光緒二十年以前,國人不知有鐵路之利,故有言之者,亦大起反對。自中日戰後,羣以北省兵敗,由於南省之不能迅速援濟,政府因軍事上之失利,乃始謀次第修築南北鐵路。上年,天津、唐山之路成;是年,唐山、山海關之路成。後議築京城、天津間,京城、漢口間諸路。宣懷時任津海關道,以事得罪,著解任,交南北洋查辦。朝旨嚴厲,咎且不測,宣懷乞緩頰於北洋大臣王文韶,許之,復乞援於南洋大臣張之洞,之洞任鄂督時辦鐵廠,縻費六百萬,而無成效,部責甚急,宣懷爲出資彌縫之。之洞喜,覆疏爲宣懷洗刷前案,並保薦宣懷路才。時論謂之六百萬金之奏摺,至是,遂有盛宣懷以四品京堂侯補,授爲督辦鐵路總公司大臣之命。 冬十二月,派吏部右侍郎許景澄總辦黑龍江、吉林交界鐵路公司事宜。

二十四年,春二月,允德人築青濟鐵路。時因山東曹州教案和約成,德人租膠澳,並得青鳥至濟南、青州至沂州之鐵路建設權,歸其經營。 三月,允俄人築東青鐵路。由西伯里亞經哈爾濱至海參崴,復由哈爾濱至長春。凡鐵路所經,許俄國派兵保護。政府既以青濟鐵路許德,故亦允俄人是請,悉歸其經營。 夏六月,命設鐵路礦務總局於京師,派戶部尚書王文韶、侍郎張蔭桓管理。 秋九月,允英人承修蘇杭甬鐵路,是路由蘇州經杭至寧波。 冬十月,派侍郎胡燏棻督辦天津至鎮江鐵路,以四品京堂張翼副之,後是路𪜵英法欵營辦。 十一月,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奏分別鐵路緩急次第。蘆漢、粵漢要幹,及寧滬、蘇浙、浦信、廣九等近幹要枝,均由總公司盛宣懷承辦,津鎮及山海關內外,責成胡燏棻辦理。太原至柳林,由山西商務局承辦;廣西至龍州,由提督蘇元春承辦。此外已與各國定有成議:及近幹要路,地不過百里,欵不出百萬,不在停辦之例外。凡華、洋各商請辦各枝路,此時概不准行允之。

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8648&page=10&by_title=%E6%B8%85%E5%8F%B2%E7%BA%AA%E4%BA%8B%E6%9C%AC%E6%9C%AB

二十五年春二月允英人承修九廣鐵路由廣州省城至英租地九龍邊界歸英人經營並借英

金百五十萬鎊照虛數九四折納年息五釐以本路作抵押二十年爲期滿 冬十月允法人築

赤安鐵路法人藉口還遼報酬俄德所得較多要求請益鐵路敷設權至是命蘇元春與之訂廣

州灣租界約章其第七款准法國横截雷州半島興築赤安鐵路自赤坎至安鋪港以圖廣州灣

與東京灣軍事上聯絡之利便

二十七年秋九月命大學士王文韶外務部尙書瞿鴻禨督辦內外京榆鐵路仍以張翼副之是

路由天津越至山海關營口歸英國出資及管理英人以此制俄法也 冬十二月派王文韶充

督辦路礦大臣瞿鴻禨張翼副之關內外鐵路改派署直督袁世凱接收督辦

二十八年春正月派張翼總辦路礦事宜 秋七月命袁世凱督辦津鎮鐵路先是派許景澄張

翼與德國德華銀行英國滙豐銀行訂立借欵合同至是因勘路事竣改派世凱與議詳細合同

 九月盛宣懷與華俄銀行訂立正太鐵路借欵合同簽押是路自正定至太原歸俄國經營實

則法國資本也

二十九年夏四月尤法人築滇越鐵路由老開直達雲南箇舊地方人民起而阻之致揭竿起事

 五月外務部奏張之洞盛宣懷等所定滬寧鐵路籌借英欵訂立詳細合同請准如所議辦理

允之是路由上海至蘇州南京 秋七月裁撤路礦總局歸倂商部

三十年夏六月命張之洞督辦粵漢鐵路由漢口至廣東初蘆漢鐵路旣定局始議南幹線之地

域盛宣懷本欲取道江西以達廣東便萍鄉煤之轉運時陳寶箴撫湘主持湘粵之議以京鄉黃

遵憲才又粵籍素爲南洋及美洲諸富商所敬服以之任路事則資本易集之洞力持不可以屬

宣懷其始由美公司出資承造俄法兩國使比人在鈕約買收股票過半湖南官紳大譁謂美公

司違反二十七年六月條約中所謂權利不許讓與他國之一條乃爲廢約贖路之議公司提出

種種之難問題以相抵抗宣懷復助之以難國人於是人情益大憤留美留日學生致電各當道

以爭政府知廢約棘手奏以之洞辦理

三十一年冬十二月飭商部編纂全國路礦產表

三十三年秋九月命外務部派員與英人商訂蘇杭甬借欵鐵路章程 冬十二月派外務部尙

書吕海寰充督辦津浦鐵路大臣是路卽津鎮路改名由天津至浦口

三十四年春三月外務部郵傳部奏請與英國公司議訂滬杭甬鐵路合同二十四條簽押允之

是路英人延不測勘盛宣懷於滬寧合同簽押時責其應作廢棄至三十一年蘇浙紳商先後請

歸自辦准之三十三年八月浙路之江干至湖墅一段旣通軌蘇路之上海至松江一段亦將竣

工而英使朱爾典忽催訂正約勒借百五十萬鎊政府因詢蘇浙督撫將指何欵作抵士民大駭

浙路業務學生鄔剛至以噴血死副工程師湯緒亦絕食死人心愈憤大起反對議定自集鉅欵

死不認借至是政府狃於輿論始准改爲由江浙兩省自辦英欵由部借部還 秋九月郵傳部

奏借滙豐銀行英金五百萬爲贖京漢鐵路之用命畫押 冬十月收還京漢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