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 清史紀事本末
準噶爾及西藏之兵事
卷十五 

聖祖康熙二十九年,夏六月,以準噶爾部噶爾丹犯邊,下詔親征。噶爾丹,厄魯特蒙古人。厄魯特地在天山北,故元代牧場,稱爲四衛拉特,譯言四大部也。元衰,其臣猛可帖木兒據爲部落,明時極強盛,由衛拉特音轉而訛爲瓦剌,謂之瓦剌。自其汗也先死,其勢中衰,其地分爲四部,一曰和碩特,居烏魯木齊附近;一曰準噶爾,居伊犁;一曰杜爾伯特,居厄爾齊斯河域;一曰土爾扈特,塔爾巴哈台附近,部謂之厄魯特蒙古。噶爾丹爲準噶爾部長僧格同母弟,僧格爲其異母兄車臣及卓特巴巴圖所弒。噶爾丹時在西藏爲喇嘛,歸而討殺車臣、卓特巴巴圖等,遂自立爲準噶爾汗,兼有四部,復引兵平定南路喀什噶爾內亂,而有其領地,於是噶爾丹統一天山南北及科布多、青海等地。又欲東併喀爾喀,適喀爾喀汗土謝圖、車臣、扎薩克圖等因隙內訌,噶爾丹引兵入其地,悉擊走之。三汗部衆數十萬,皆來奔。帝假科爾沁水草地,使遊牧,至是噶爾丹以追逐喀爾喀爲名,悉銳東犯,侵及索岳爾濟山附近之烏珠穆沁部。時尚書阿喇尼駐軍烏爾會山,合蒙古兵襲擊之,戰不利而退。 秋七月,準兵深入烏珠穆沁境,命裕親王福全爲撫遠大將軍,皇長子胤禔副之,出古北口,召阿爾尼帥所部會福全軍,又調盛京、吉林及科爾沁兵助戰,帝復親往塞外誓師。長寧軍遇敵烏珠穆沁境,戰亦不利,噶爾丹遂乘勝渡西喇木倫河,至烏蘭布通,去京師僅七百里。時福全軍屯烏蘭布通三十里外,詔常寧引兵會之。 八月,福全等與噶爾丹激戰於烏蘭布通,敵軍死傷甚衆,噶爾丹乘夜遁。翌日,達賴使者喇嘛濟隆詣軍前,代爲乞和以緩追師,閱六日,福全悟,始發輕騎追之,已不及矣,乃班師。

三十四年,冬十一月,復議親征準噶爾,令將軍薩布素引滿洲軍會科爾沁所部出其東,大將軍費揚古馳赴歸化城,調陝甘兵出寧夏,自翁金河出其西。帝自將禁軍出獨石口爲中路,剋期夾攻。

三十五年,春三月,帝帥中路軍出邊,以沙磧不宜車,乃留大礮,馱子母礮而行。

清史紀事本末二   27

夏五月帝渡瀚

海近偪敵境時東西兩軍以道阻未至復傳言俄羅斯有助戰之說大學士伊桑阿力請班師帝

怒不許帥兵疾趨克魯倫河遣使往諭噶爾丹噶爾丹不虞帝至以爲大將軍誑我及登高望見

軍容大驚拔營宵遁比帝至河北岸已無敵人踪跡矣循河追之三日至托拉山不及而返噶爾

丹遁至土拉河上流東岸之昭莫多遇西路軍費揚古等列陣以待遣前鋒營佯敗以誘敵至兩

軍激戰自日中至暮不決費揚古以奇兵出敵陣後襲其輜重敵始潰其可敦阿弩斃於礮可敦

者準噶爾部稱其汗之妃也頎晳敢戰至是亦斃於礮噶爾丹以數十騎遁去西路軍捷奏至帝

命費揚古留防漭北遣陜甘軍凱旋而親撰銘勒察罕托拉山及昭莫多之山而還時因糧盡欲

引還恐爲敵所襲適噶爾丹使人格壘沽英在軍中帝遣之還語之曰歸語而主速來降限七十

日還報踰期朕卽進兵語至此包衣人達都虎進曰軍用米將盡矣帝怒曰達都虎摇惑軍心可斬

也糧雖盡朕必嚙雪窮追誓不回師諸軍皆不喻旣遣格壘沽英使人隨之出二十里外乃傳令

班師衆始大悅

三十六年春二月親征準噶爾師次昌平州時噶爾丹之伊犁根據地爲其兄僧格子策妄阿喇

布坦所倂回部靑海亦相繼叛去所屬部衆不及千人皆老羸窮蹙日甚三月帝次寧夏時噶爾

丹遣子塞卜騰巴爾珠爾徵糧哈密回人執以來獻 閏三月噶爾丹飲藥死噶爾丹左右親信

相帥引去有納欵軍門請爲嚮導者噶爾丹欲返伊犁慮策妄阿喇布坦貪功擒獻投西藏則西

路留屯軍已絕其通路窮無復之遂自殺

四十五年冬十二月西藏拉藏汗執送假達賴剌麻來京西藏古三危地其種人曰唐古特族亦

稱土伯特卽唐時之吐蕃也在貞觀中自印度迎僧侣入國都拉薩布敎僧侣稱剌麻受王室保

護有特權元世祖時剌麻八思巴者有道術世祖欲表示其信仰尊爲國師封法王使領藏地居

後藏扎什倫布附近明代尤敬禮有加其法王衣冠皆赤永樂初有宗喀巴剌麻者出以宗敎改

革自任別剏新派自服黃衣黃冠謂之黃敎而名舊敎剌麻曰紅敎黃敎盛行於前藏其勢力不

亞於法王宗喀巴圓寂後其徒二一曰達賴剌麻一曰班禪剌麻並居拉薩爲黃敎宗主其敎禁

娶妻其嗣續法謂達賴班禪兩剌麻不死惟爲呼畢爾罕譯言轉世也達賴一世曰敦根珠巴二

世曰敦根堅錯三世瑣南堅錯四世雲丹堅錯至五世羅卜藏堅錯於順治九年來朝世祖封爲

西天自在大善佛康熙二十一年脱緇(藏言死也)其第巴(藏言政務官也)桑結秘不發

喪一切矯命行之噶爾丹在藏時頗受桑結優待故君臨準噶爾後凡百聼其驅策桑結搆使之

與和碩特喀什噶爾喀爾喀諸汗相仇殺及喀什喀三汗內附帝命達賴遣使諭噶爾丹罷兵桑

結私囑所遣喇嘛濟隆陰嗾噶爾丹南侵及噶爾丹敗于烏蘭布通身幾不免濟隆又僞爲講欵

以遲追師三十三年復假達賴名爲己乞封詔封爲土伯特王而桑結遂以爲中國可欺益嗾令

噶爾丹入犯三十五年策妄阿喇布坦奉詔協擒噶爾丹桑結復使人要諸遥阻其出師又陰使

靑海諸部修戰備會噶爾丹窮蹙自殺其氣始沮帝於烏蘭布通之役擒訊準噶爾潰兵具得其

狀手詔切責桑結並令執濟隆以獻而桑結遣使輸誠宻奏謂達賴五世殁已十六年今轉生又

十五年矣當以今年十月宣吿內外乞暫爲祕之且言濟隆得罪中國已竄諸喀木並籍没其家

藏當徐致之獻京師時帝欲利用其勢力以結懽蒙藏因其陳情而置之至四十四年桑結因和

碩特部達延汗之孫拉藏汗嗣立於拉薩恐其干涉藏事謀暗殺之不成復欲以兵力逐之拉藏

汗乃集衆討誅之因奏廢桑結所立假達賴而新立達賴伊西堅錯爲六世並揭發桑結以前詐

欺中國種種罪狀帝命護軍統領席柱學士舒蘭爲使往拉薩冊封拉藏爲翼法恭順汗使鎮守

藏地令拘執假達賴送京至是遣人解至

五十四年夏四月準噶爾部策妄阿喇布坦侵掠哈宻命富甯安帶兵前往又徵外藩兵集歸化

城以右衛將軍費揚固(費揚古弟)總理軍務初策妄阿喇布坦助勦噶爾丹有功帝命畫阿

爾泰山以西至伊犂指俾游牧復成西域一大部落會拉藏汗新立之達賴六世靑海諸蒙古皆

以爲假自奉裏塘之噶爾藏堅錯爲眞達賴迎居靑海請賜冊印帝慮兩部搆釁爲調停計詔噶

爾藏堅錯暫居西甯城西南之塔爾寺而兩部之爭執如故時有暗潮策妄阿喇布坦乃乘此時

機以謀襲西藏然是時拉藏汗方以誅討桑結功得中國政府保護策妄阿喇布坦欲侵畧藏地

恐中國兵議其後至是引兵出哈宻北境大肆擄掠以圖牽制 秋八月富甯安兵至巴里坤以

道路險遠糧運維艱奏請於哈宻附近一帶地方募兵興屯加意耕種明年暫停進兵報可時帝

又慮準兵取道柴達木草地自靑海入藏命侍衛阿齊圖等督靑海諸台吉各選兵屯噶斯湖畔

以斷其通路並敕拉薩汗城嚴以待

五十六年春三月授富寧安靖逆將軍出巴爾坤傅爾丹振武將軍出阿爾泰山以窺策妄阿喇

布坦之動静相機進兵 秋七月策妄阿喇布坦遣將策淩敦多布引兵侵掠西藏納克禪邊內

木寶部旋入藏占據淨科爾庭山要隘拉藏汗與其子蘇爾扎領兵迎戰於達穆河附近殺獲甚

衆相持六十日拉藏汗以兵寡不敵退保招中 冬十月準兵陷招城先是有準噶爾人噶隆沙

克都爾扎布仕於拉薩拉藏汗使守小招至是復叛歸準以小招降台吉那木扎爾時守布達拉

之北城亦開城降準兵入城殺拉藏汗執蘇爾扎幽新達賴六世於扎布里廟中藏中大亂

五十七年春二月詔西安將軍額倫特侍衛色楞學士查禮渾等督滿蒙漢各軍先後自西寧出

靑海往援西藏尋傅爾丹奏至請分兵進勦伊犁帝手詔答之略謂兩路進勦固善惟聞去歲策

妄阿喇布坦遣策淩敦多布入藏時曾有令其翦滅拉藏卽在藏駐紮候其親至西藏再往攻取

危藏巴爾喀木之地等語現傳聞拉藏有戰殁之信若策妄阿喇布坦果往西藏我兵卽至伊犁

亦屬無益頃已令色楞統帥軍兵往攻西藏矣伊犁巢穴本年暫停追勦可也 秋九月先是額

倫特等統兵至哈喇烏蘇與敵軍遇敵分兵迎戰陽敗屢𨚫伏精兵於河北以待比全軍渡河敵

以兵之半據河拒其前而分兵潛出其後截餉道相持月餘至是食盡矢竭全軍覆没 冬十月

以皇十四子胤禵爲撫遠大將軍駐師西寧改四川廵撫年羹堯爲總督備兵成都期於明年分

道入藏時廷臣懲前敗俱言藏地遠險不宜進兵遂停止出發會諸土伯特人承認西寧之新達

賴爲眞呼畢爾罕合詞來請中國派兵護送入藏詔許之

五十九年春正月詔胤禵駐穆魯斯烏蘇治餉以西寧軍屬平逆將軍宗室延信出靑海又以四

川地方緊要年羹堯未可輕離改授噶爾弼爲定西將軍統川兵出打箭爐分道入藏 二月冊

封新達賴噶爾藏堅錯爲宏法覺衆第六世達賴剌麻派滿漢兵及靑海兵送往西藏而蒙古諸

部亦各帥所部隨西寧軍扈新達賴進征 秋八月延信帥兵度當拉嶺駐軍卜克河策淩敦多

布拒戰於土拉池附近三戰三北是月噶爾弼軍越拉里而西自墨朱工入拉薩召集大小第巴

宣布德意誅剌麻助亂者五人幽九十餘人策淩敦多布進退受敵不敢歸藏由騰格里湖北竄

崎嶇凍餒得生還伊犁者不及半數矣 九月新達賴入藏噶爾弼取拉藏所立達賴歸京師西

藏平定留蒙古兵二千鎮守其地而以拉藏舊臣貝子康濟鼐及台吉頗羅鼐分掌前後藏政權

設駐藏大臣以監之自是西藏始確爲中國屬土矣

 卷十三 ↑返回頂部 卷十五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