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31

 卷三十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三十一
卷三十二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三十一

  準部及囘部之平定

高宗乾隆二十年春二月以尙書班第爲定北將軍阿睦爾撒納爲定邊左將軍出北路陜督永

常爲定西將軍薩拉爾爲定邊右將軍出西路往征準噶爾自乾隆四年準部和議旣就緒邊事稍

甯至十四年噶爾丹策零死其部內亂其宰桑(譯言管事官)薩拉爾杜爾伯特台吉三車稜

先後來降而輝特台吉阿睦爾撒納亦於十九年帥衆內附且乞師帝久知其爲準部所服從利

用之爲嚮導欲乘機大舉廷臣鑒於雍正九年和通泊之敗不願再開釁惟大學士傅恆贊成帝

意帝喜曰卿朕之張華裴度也旣而準部大將瑪木時亦來歸遂以是月分兩路出師北路出烏

里雅蘇臺西路出巴里坤盡𥳑八旗吉林索倫精銳以從 夏五月兩路兵抵伊犂擒準噶爾汗

達瓦齊及靑海酋長羅卜藏丹津伊黎平自兩路兵出發兩定邊將軍本準部渭帥建其舊纛先

進故所至降者相繼兩軍遂於是月朔會於博羅塔拉河越五日而至伊犂達瓦齊已走保格登

山阻淖爲營衆尙萬餘侍衛阿玉錫夜以輕騎直薄其營敵衆驚潰走投回疆阿克蘇伯克霍廸

斯已得班第軍中檄卽執之以獻並獲前靑海逃至之羅卜藏丹津送京師伊犂粗定 冬十月

阿睦爾撒納叛將軍班第參贊容安死之薩拉爾被執準部先故有四衛拉(譯言部落)衛拉

之分部各有其汗自綽羅斯渾台吉強盛伊犂始爲回部盟長抗衡中國者數世帝初欲俟事定

仍設四汗以分其勢而阿睦爾撒納欲爲四部總台吉私以其意乞額駙色布騰代請期於七月

下旬俟命並使其衆流言非己爲汗準不得安因用其國汗舊印移檄鄰部哈薩克及俄羅斯等

國不言降中國但謂率滿洲蒙古兵來定準亂班第等密以聞帝命卽軍中誅之時兵皆凱旋隨

班第等者僅五百人兵少班第不敢發先是帝令阿睦爾撒納以九月至熱河行飲至禮班第等

因趣之行使喀爾喀親王額林沁伴之欲使入內地則易成擒也阿睦爾撒納遷延中途迨八月

中待朝命猶不至知事有變入境且得禍行至烏倫古河乃謂額林沁曰阿某非不臣實中國無

信今入境如驅犬羊大丈夫當立事業安肯延頸待戮徐解副將軍印擲與之曰汝持此交還大

皇帝可也擁衆馳去並劫薩拉爾以行遂嗾伊犂叛又遣衆掠西路軍台於是諸剌麻宰桑等蠭

起應之永常兵數千屯烏魯木齊不敢往勦班鄂皆自殺事聞以色布騰隱匿不奏褫爵額林沁

縱逆賜死並逮永常改命公策楞爲定西將軍由巴里坤進勦

二十一年夏五月褫策楞職命公達爾黨阿爲定西將軍先是策楞師行至吐魯番薩拉爾自伊

犂脫身來歸知阿睦爾撒納所在僅距一日程命參贊玉保急往追之而玉保信閒諜言謂阿睦

爾撒納已就擒獻者且至遂駐軍俟之報捷策楞策楞遽聞於朝比策楞至伊犂則阿睦爾撒納

已從容入哈薩克(可薩克今俄領中亞細亞境)將軍參贊互相咎託言馬力竭頓師不進於

是和托輝特部靑滾雜布亦叛四部亦騷動阿睦爾撒納聞之自哈薩克歸會衆於博羅塔拉河

謀自立帝怒褫策楞玉保職以達爾黨阿富德代之命巴里坤辦事大臣兆惠爲右副將軍往援

並命超勇親王成衮札布爲左副將軍追捕靑滾雜布

二十二年夏四月命兆惠出西路成衮札布出北路大勦準噶爾會諸部內訌又痘疫盛行兆惠

兵至諸酋迎戰皆敗死阿睦爾撒納復西竄往哈薩克其汗阿布賫許擒獻及阿睦爾撒納至阿布

賫先敗其馬阿睦爾撒納驚徒步入俄羅斯尋患痘死理藩院行文索之俄人以其屍送恰克圖

帝命成衮札布歸鎮烏里雅蘇台兆惠留軍過冬明年再進勦餘衆明年正月兆惠等合圍縱勦

先後虐殺四年凡山谷僻壤及川河流域可漁獵資生之地計二十餘萬户六十餘萬口皆搜剔

廳遺矣事平設滿洲駐防徙漢兵耕種其地置伊犂將軍以統治之遂成爲滿洲一殖民地

二十三年春正月以雅爾哈善爲靖逆將軍征回部囘部在天山南路其舊汗本元裔後值厄魯

特強盛遂隸準部勢力之下及阿睦爾撒納竄死天山北路之地全入中國南路大和卓木(譯

言聖裔)波羅泥都小和卓木霍集占欲乘新舊勢力交代之際謀獨立陰勒部衆傳檄各城咸

戒嚴以待回部數十萬爭起響應惟庫車伯克鄂對不欲附和奔伊犂霍集占誅其親族嚴兵守

庫先是兆惠奏派副都統阿敏道爲囘部招撫使至波羅泥都欲集所部受中國約束霍集占曰

我困準噶爾久矣今屬中國則又爲他族奴隸不如此時自立以回復舊有之勢力乃誑阿敏道

入庫城而拘之尋被殺至是帝命出兵討之 秋七月褫雅爾哈善職命納木札爾爲靖逆將軍

先是雅爾哈善兵至庫車進攻不利霍集占自阿克蘇來援與領隊大臣愛隆阿軍遇激戰竟日

霍集占大敗入城固守城依山以柳條沙土交築礮攻不入提督馬得勝於城北一里外掘地道

已及城矣而雅爾哈善欲急切收效嚴令晝夜力掘敵人自城上瞥見燈火機遂洩敵自內注以

水穴城之士卒六百人盡没時降目鄂對在軍中獻策曰聞霍集占食且盡必乘我不備突圍歸

歸則難制若於城西渭干愛曼河及北山要路各伏兵一千則賊成擒矣雅爾哈善以其言叵不

聽唯下令倂力攻取一日暮索倫老卒牧城下聞城中駝鳴似負重聲奔吿曰駝鳴高且健賊將

遁矣雅爾哈善方飲怒曰爾何知酌如故其夜霍集占率衆開西門由渭干愛曼涉水遁而守西

門之都統順德訥聞報尙以昏夜不發兵及曉始遣百人追之敵已渡河斷橋去遠矣踰數日城

守阿拉辨以空城降事聞雅爾哈善順德訥馬得勝皆伏法命尙書納木札爾代之並令兆惠移

師會勦

二十四年秋七月兆惠撫定喀什噶爾葉爾羌二城初兆惠師抵烏什伯克霍廸斯來迎卽前擒

送達瓦齊者詢知波羅泥都奔喀什噶爾霍集占奔葉爾羌兆惠旣至葉爾羌以兵少不能攻城

欲伺便取勝乃擇城東隔河有水草處結營所謂黑水營也偵敵之積聚在城南棋盤山欲取之

以充軍實遂由城南奪橋渡甫濟四百騎橋忽斷城內出五千騎來截步兵萬餘繼之張兩翼來

攻隔河兵不能救陣亡者無算總兵高天喜副都統三保護軍統領鄂實監察御史何泰侍衛特

通額俱戰殁餘兵浮水還掘壕築壘以守軍中乏食駝馬亦盡每乘閒出掠曰民烹以充食無水

嚼氷飲相持三閱月已無生還望將軍納木札爾參贊三泰於途中遇敵陣亡富德在北路冒雪

赴援不得達會巴里坤辦事大臣阿里衮以兵夜至合富德軍大呼進鞭駝馬蹴地聲壯敵不知

來兵多少駭而潰遁入城始與兆惠合振旅還阿克蘇乃議兩路進師兆惠由烏什取喀什噶爾

富德由和闐取葉爾羌兩和卓木各棄城遁去喀什噶爾葉爾羌皆復 八月拔達山部酋素爾

坦沙函送囘啚霍集占首級回部平富德等追敵至伊西洱庫河乃拔達山部界也敵先據山麓

以待富德麾兵進擊不利乃選銃手四十人緣山北嶺俯擊之敵輜重營有攀援過山阻於岸者

方驚懼失措閒霍廸斯鄂對大呼招降降者蔽山而下聲若奔雷霍集占禁之不能止遂與波羅

泥都逸入拔達山部富德檄諭其酋素爾坦沙縛以獻素爾坦沙乃擒二人殺之波羅泥都首爲

其從人竊去乃函霍集占之首以獻回部悉定

 編者曰天山南北之戰事闢地廣萬有餘里殺敵達百萬口其成功似甚盛然勞師五年費帑三

 千萬兩在人主好大喜功故不惜國家艱難之物力與寳貴之人命而致之此以見開拓地土

 之不易矧其所遇非勁敵也庸足多哉 又霍集占妃香妃者高宗聞其美兆惠陛辭時囑爲

 生致之至則郊迎入處之西內爲建香妃樓樓外肆市室廬禮拜堂具如西域市以悅之而妃

 不爲屈衵衣中藏白刃以數十計語宫人欲得當以報故主也太后鈕祜祿氏聞之恐會高宗

 有事於圜丘宿齋宫后急召妃至慈寧宫縊殺之高宗趨救之不及則痛哭命葬以妃禮事見

 達縣吳德潚湘潭王闓運各集中附紀於此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