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41

 卷四十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四十一
卷四十二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四十一

  回部張格爾之役

宣宗道光五年冬十月以大學士長齡署伊犂將軍籌辦回疆軍務當乾隆朝之平定天山南路

也回酋大和卓木波羅泥都之子薩木克及喀什噶爾地方人民亡入浩罕浩罕國於葱嶺以西

其汗爲蒙古察合台汗之裔旣納薩木克等恐遭戰事上之波及因吿中國願擔負監守逃人之

責政府亦因勢利用之歲賂以銀一萬兩使加約束及嘉慶末年南路參贊大臣斌靜荒淫無度

失回衆心薩木克次子張格爾者其人有膽力自入浩罕後以誦經祈福傳食諸部頗爲回人所

崇奉張格爾乃因南路人心之不平乘機投入布魯特假衆數百以是年八月襲喀什噶爾近邊

布魯特頭目蘇蘭奇入關吿警反爲章京綏善所叱遂憤走出塞與回人合領隊大臣色普徵額

率兵往擊破之張格爾僅餘三十人舍騎徒步而走色普徵額追出塞外不見敵踪遂回軍喀什

噶爾與斌靜宴賞中秋節所擒八十餘人斌靜悉令殺之以滅口而以蘇蘭奇交通逆裔導衆滋

事入奏帝心疑之命伊犂將軍慶祥往勘具得斌靜奴畜回民漁獵回女諸罪狀逮入京治罪以

永芹代之張格爾復集兵屢騷掠近塞永芹引軍出擊輒遁去至九月領隊大臣巴彥巴圖以兵

二百出塞四百里復無所遇乃縱殺布魯特游牧婦孺百餘而還其酋汰劣克憤甚率所部二千

追襲之於山谷閒巴彥巴圖全軍陷没於是四城之回人爭起響應詔以長齡代慶祥鎮守伊犂

慶祥代永芹視師喀什噶爾

六年秋八月張格爾陷喀什噶爾慶祥死之先是張格爾率兵由開齊山路突入回城拜其先和

卓木之墓距喀什噶爾八十餘里慶祥令協辦大臣舒爾哈善等圍之張格爾突圍出帝聞授長

齡揚威將軍詔陜甘總督楊遇春山東廵撫武隆阿爲參贊督師助勦軍未集而張格爾已乞得

浩罕國安集延兵(安集延兵鷙悍善戰時有百回兵不如一安集延之語)三千於是月攻陷

喀什噶爾慶祥迎戰於渾河敗績自縊死烏凌阿穆克登先後殁於陣於是英吉沙爾葉爾羌和

闐三城同時陷落羣回悉變

七年春三月將軍長齡總督楊遇春克復喀什噶爾張格爾遁先是長齡等於六年十月抵阿克

蘇時提督達淩阿已敗敵於托什罕河張格爾復遣兵據柯兒坪阻進兵之路長齡督將弁分路

進悉殲其衆至是年二月師次大阿拐敵屯洋阿巴特乘夜來犯營擊卻之越日由中路進襲殱

萬餘人追殺二十餘里擒三千餘人張格爾復糾衆十餘萬抗拒於沙布都爾莊諸將奮勇抄擊

偪至渾水河又破之遂進軍阿瓦巴特三路掩殺俘斬二萬有奇復追至洋達瑪河搜殺罄盡遂

於是月移師渾河北岸回衆十餘萬阻河爲陣亘二十里穴壘轟礮鼓角震天勢張甚是夜大風

揚沙大霧晦長齡欲待霽而進遇春不可曰此天贊我也乃遣索倫千騎繞趨下游牽其勢而親

督礮隊驟渡上游據上風礮勢與風沙勢相搏如百十萬兵摧壓驟至敵陣亂比曉全軍盡渡風

止霧霽乘勢衝入敵陣若土崩遂乘勝抵喀什噶爾克復其城英吉沙爾葉爾羌二城同時盡復

 夏五月提督楊芳破回衆於昆拉璊擒斬其酋玉努斯復和闐時張格爾已自木吉出邊往達

爾瓦斯之藏堪地方颺去 秋八月楊遇春楊芳分道出塞踪跡張格爾芳軍至塔爾克遇浩罕

兵激戰一晝夜亡失甚衆協領都淩阿侍衛色克精阿力戰陣亡芳急引兵退步步爲營嚴陣出

險嚴旨切責諸將詔遇春入關命那彥成以欽差大臣往籌善後事宜 冬十二月楊芳大破張

格爾之衆於喀爾鐵蓋山布魯特人誘執張格爾送軍前張格爾本白山黨領袖據喀什噶爾時

虐殺黑山黨徒頗衆故黑山黨有貳心加以軍中懸賞格擒獲張格爾者爵親王金十萬芳因密

遣黑山黨出邊縱反閒言官兵全撤喀什噶爾空虛諸翹首以望和卓張格爾信之復率步騎五

百潛入阿爾古回城已而覺所聞不實折奔出邊芳星夜追逐及之於喀爾鐵蓋山斬獲幾盡張

格爾率殘兵三十棄騎徒走遇布魯特人誘而執之送軍中捷聞詔封長齡威勇公楊芳果勇侯

阿克蘇貝子伊薩克郡王餘文武陞賞有差

十年秋九月回疆復亂以楊遇春爲欽差大臣督辦回疆軍務張格爾之就擒也長齡檄浩罕布

哈爾等國獻張格爾家屬浩罕言俘虜可返和卓木子孫不可獻帝亦知其必不能致姑任之惟

諭那彥成楊芳嚴守邊境絕浩罕貿易以困之於是那彥成奏請馳逐安集延商民出邊且没收

其財產斷離其眷屬又禁止大黃茶葉出口浩罕王摩訶末阿利怒中國絕之太甚思以武力回

復通商之利乃使人往布哈爾迎張格爾兄摩訶末玉素普至軍中以是年八月使其將哈庫庫

爾及勒西克爾奉之率流寓之喀什噶爾人大舉侵邊回郡王伊薩克吿密於參贊札隆阿不信

旣聞警始命幫辦大臣塔斯哈發兵拒戰至明約洛地方遇伏陷没敵軍遂長驅奪喀什噶爾英

吉沙爾葉爾羌諸囘莊而包圍諸城變聞命楊遇春楊芳長齡等調兵赴援褫那彥成職

十一年春正月逮伊犂參贊大臣容安下獄以哈豐阿代之初容安奉詔赴援喀什噶爾等處師

抵阿克蘇畏賊勢不敢進反繞道烏什趨無敵之和闐致諸城圍久而不解命押解刑部監禁提

督哈豐阿前駐阿克蘇以喀什噶爾危急帶兵三千五百至破敵於哈拉布扎什遂追至英吉沙

爾河喀什噶爾諸城之圍亦解 冬十月浩罕遣使至喀什噶爾軍中請和復許浩罕通市浩罕

兵入邊後適其國與布哈爾失和將治軍相攻無暇東逞及各路援兵大至浩罕兵已解圍去玉

素普故慈善不好殺亦引軍西還時將軍長齡奉命赴喀什噶爾督師七月至軍得浩罕書厯述

七十餘年通商之舊好請復修改互市條約當返俘虜長齡乃奏曰安邊之策固以振威爲上羈

縻次之然如浩罕之地無城池皆以列騎衝陣遇放連環槍則先已奔逸且鐵列克嶺兩山中有

廢澗僅容單騎行兩日方能出隘口於遠涉亦非所宜不如羈縻之便帝亦深咎前此絕浩罕爲

已甚遂可其奏和約成一兩國互還俘虜和卓木族在浩罕者浩罕當爲中國圈禁一中國仍許

浩罕通商並免税一中國將前所抄没浩罕人財產給還自是回疆事定二十七年復有張格爾

子弟加他漢等七和卓木起復仇之師然未幾亦定

 編者曰自是役之後中國兵威不復能及葱嶺以西而此次條約中國之讓步已達於極點欲

 復如乾隆一朝武功之盛不可得矣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