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46

 卷四十五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四十六
卷四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四十六

  英法聯軍入京及和約

文宗咸豐六年冬十月英吉利軍艦駛入廣州攻城陷之旋引還初鴉片之局旣終中國政府許

英人以五口通商英人於道光二十六年來粵請立約總督耆英與期二年後踐約屆期而徐廣

縉督兩粵葉名琛爲巡撫二十九年英艦入粵河申前約廣縉等拒不許入時廣州紳民私起團

練勢張甚廣縉因宻召諸鄉團練十餘萬列兩岸呼聲震天英人懼請更定廣東通商專約粵人

請以嚴禁入城之語載入條件中英人恐激民變妨商務遂簽約廣縉等會疏入吿朝旨大悅封

廣縉子爵名琛男爵咸豐二年廣縉移督湖廣名琛坐遷總督英香港總督巴冷復申前請名琛

峻拒之六年英政府以巴夏禮任廣東領事是年九月有亞羅船自外海入省河所載皆華人而

詭張英旗巡河武弁指爲匪登艇索犯拔其旗投甲板上執水手十三人械繫省獄巴夏禮大恚

照會名琛謂約載不法華民逃至香港或英船潛匿者華官得移取不得擅拘毀旗尤非禮且華

民在英舟爲傭實無罪責歸所獲十三人名琛遣一微員送十三人於領事館巴夏禮見所遣爲

微員又不致詞道歉疑有意折辱之遂不受名琛仍置十三人於獄而絕不爲備於是英艦攻陷

黃浦礮臺名琛詰釁由巴夏禮請入城面議不許至是遂攻省城陷之以兵少雖得廣州不能實

行占領不久復退歸軍艦粵民見英軍退爭起爲暴動縱火洋樓凡美法英各商館及十三家洋

行一切燒燬英兵亦焚緣濠居民數千家以示報復

七年冬十二月英法同盟軍陷廣州先是巴夏禮知法美二國商館被焚喜曰二國必與我矣馳

報▢請▢英國𥳑伯爵額爾金帥兵輪八艘抵粵分泊澳門香港遣使吿俄法美各國合從之利

俄美不許惟各𥳑使求改訂商約法則以六年廣西有𢦤殺彼國牧師事求償未得遂與英聯軍

同貽名琛書約期會議償款美領事亦以毀屋失財移文責償皆置不答將軍巡撫司道見事急

就商戰守亦怡然若無事衆固請則大言過十五日必無事矣蓋名琛父志詵好扶乩名琛爲建

長春仙館祠呂洞賓李太白二仙一切軍機進止咸取決焉過十五日必無事者乩語也於是同

盟軍復貽名琛最後書(哀的美敦書)迫令於四十八小時引去至期不得復遂以十一月襲據海

珠礮臺進陷廣州名琛匿左都統署同盟軍刧得將軍巡撫都統等大索名琛得之挾以登舟事

聞褫名琛職以侍郎黃宗漢代之而名琛被虜至印度加爾各答越年餘病死時人惡其辱身辱

國也爲之語曰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

八年夏四月英法聯軍陷大沽命大學士桂良等赴天津議欵約成英法兵艦退出天津廣州旣

陷英法欲乘勝迫中國政府改訂條約俄美亦思乘閒增改通商約章於是四國連䑸北上駛向

天津集白河口投書直督譚廷襄請轉達首相朝命侍郎崇綸內閣學士烏爾棍泰往會廷襄議

款英人謂其非相臣不足以當全權之任辭不見遂攻陷大沽礮臺俄美二國居閒排解乃派大

學士桂良户部尙書花沙納赴天津會議又賞已革大學士耆英侍郎銜飭令赴津耆英往拜英

使不見懼而還津帝震怒賜自盡桂良等至津英人出所訂新例五十六條要以畫押允行其中

最重要者一增開牛莊登州臺灣潮州瓊州等處又於長江一帶許選擇三口一洋人得帶眷屬

在京師長行居住一議償商虧軍費各二百萬兩清款後交出粵城法人所定四十二條與英略

同軍費賠款則減英人之半約旣定四國兵艦同時起碇出天津

九年夏五月英艦攻大沽礮臺科爾沁王僧格林沁擊走之先是八年四月聯軍之陷大沽炮臺

也帝命僧格林沁督兵馳赴天津僧格林沁目擊和議之失敗實由海疆重地先時無備之故憤

然上疏劾督臣譚廷裏議罪復大修守備至是各國艦隊赴天津換約大吏遣人吿以大沽口現

在設防不便行走當改由北塘口進時英艦先至領兵者爲額爾金之弟卜魯士抗不遵行總督

恆福再遣員往趣令改道英艦遽駛入大沽礮裂截港之鐵練有小輪船十三艘䜿紅旗挑戰逼

近礮臺開礮轟擊步隊蟻附登岸僧格林沁遂開炮還擊沈其數艦殺登岸兵數百領隊官傷股

而殞餘一艘駛出攔江沙外美艦後至使臣華若翰遵約改道行走朝廷特優答之

十年秋七月英法兵陷天津英兵自九年五月敗退沿途測量旅順威海等各要口而去至香港

益募閩粵亡命操練不輟華洋商人知其必謀報復也恐興師妨互市議輸銀二萬兩以償英餉

阻其再舉英法使臣乃照會通商大臣何桂清言若事事遵八年原約當卽罷兵桂清以聞帝諭之

曰卜魯士首先背約輒帶兵船毀我海口防具前此損兵折將實由自取所有八年議和條款槪

作罷論如彼自知悔悟可於前議條約中擇道光年曾有之事無礙大體者通融辦理仍在上海

定議不得率行北來再有兵船駛入攔江沙者必痛加攻勦毋貽後悔葢自僧格林沁前此大沽

之捷朝野動色相吿謂自此外人或就我範圍可修正舊約也而不知英法已潛集船百艘將謀

大舉入犯僧格林沁經營防務卽北塘一口已用帑百餘萬兩而朝旨命撤北塘之備退保大沽

北塘紳士御史陳鴻翊密疏言非計不聽編修湘人郭嵩燾時在幕府亦力爭之僧格林沁狃於

前勝亦不聽嵩燾遂辭去至六月英將額爾金法將噶羅率艦隊至合兵萬有八千窺北塘弛防

遂駛進內港僧格林沁麾軍馳往扼之值潮退英法兵艦不能動恐爲所襲詭懸白旗示欲和僧

格林沁信之按兵不敢擊無何潮長艦突出長驅抵新河以七百人登陸僧格林沁矙其寡出勁

騎馳之七百人僞退乘勢蹴之七百人忽排列爲一字陣人持火槍俟逼近驟發無不中者遂紛

紛由馬上顚隕三十精騎得脱者七人而已於是英法兵艦進攻大沽時帝倚重僧格林沁恐其

有失特旨令退守又命大學士瑞麟統京旗九千防通州是月五日大沽遂陷提督樂善死之僧

格林沁退次通州張家灣越七日英法兵進據天津 八月英法兵薄張家灣帝出奔熱河英兵

攻海淀克之縱火燔圓明園英法兵旣據天津帝命侍郎文俊前粵海關監督恆祺赴津議約爲

英法所拒改令桂良往得英參贊巴夏禮照會要以增軍費及開天津爲商埠並各國酌帶數十

人入京換約桂良據以入吿嚴旨拒絕英法遂大擾河西務是月朔進薄張家灣勝保紅頂黃褂

督戰叢槍注射傷頰墮馬師奔僧瑞二軍亦退至京城外鄭王端華尙書肅順軍機大臣穆蔭匡

源杜翰等擁帝奔熱河恭王奕訢留守仍督僧端二軍守海淀帝之倉猝率后嬪出京也道路初

無供帳途出密雲食豆乳麥粥而已先是英法軍至通州命怡王載垣往議款桂良穆蔭皆在巴

夏禮帶十餘人入城載垣等宴之巴夏禮言今日之約須面見皇帝載垣答以候旨巴夏禮就榻

佯睡不復語載垣遂暫退會有馳吿額爾金將襲城者載垣密使僧格林沁設法擒巴夏禮解京

拘於刑部獄及帝出走奕訢桂良駐城外惟大學士周祖培尙書陳孚恩等會議城守城門晝閉

英人聲言攻城且索巴夏禮甚急勝保不可或請殺之衆不敢決適有詔飛召南軍曾國藩等入

援派奕訢爲全權大臣而英人照會至限三日內交還巴夏禮令其退至天津再議不許又令退

至通州亦不許反麾兵攻海淀禁兵不戰自潰爰釋巴夏禮巴夏禮出欲洩忿縱火燔圓明園管

園大臣都統文豐及主事惠豐投福海死 九月英法和議成巴夏禮要奕訢至軍訂約限以三

日開安定門周祖培等開城延入巴夏禮帶百餘人入城法使亦入俄因釋放前此與巴夏禮同

執之十餘人已監斃八九英人憤甚再擾海淀火三日夜不絕復聲言攻禁城奕訢乃再以和議

請法使居閒排解先索卹欵五十萬兩予之於是巴夏禮與額爾金各陳兵仗至禮部訂約六十

五條於八年原定外續增九條法亦續增十條更闢天津爲商埠許兩國派遣公使領事駐中國

償英國銀一千二百萬兩法國銀六百萬兩換約後廷臣合辭請帝回京不許明年七月崩於行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