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48

 卷四十七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四十八

  湘軍陸師之編制

文宗咸豐二年冬十一月命丁憂侍郎曾國藩在湖南原籍幫同辦理本省團練事務初道光二

十四年湖南新寧舉人江忠源赴大挑得敎職歸以新寧地接廣西民傜雜處多盜察天下將亂

倡行團練以兵法部勒鄉人子第是爲湘南團練之始二十七年秋傜民雷再浩勼衆滋事忠源

率鄉練擣其巢擒再浩是爲湖南鄉勇立功之始及咸豐元年三月洪秀全自金田北走象州朝

命大學士賽尙阿出視師聞忠源知兵疏調軍前忠源募故所用鄉勇五百使弟忠濬率以來號

楚勇楚勇始至敵衣槁項滿蒙軍皆匿笑時敵氛張甚屯兵數萬莫敢前忠源築壘偪敵營以五

百人出戰斬首數百是爲湖南鄉勇出境立功之始忠源旣數立功於是兵妒勇甚所屯則私鬬

戰敗固不敇反陷之忠源遂以病歸兵所至且奸掠焚殺民以爲官兵肆暴虐則倡議通敵及結

盟拜會相挺起矣國藩旣奉命幫辦巡撫團練時湘鄉先立練局諸生羅澤南王鑫辦團練有名

巡撫張亮基令各募一營助戰守號湘勇並請國藩主其事辭母憂不出且言書生不知兵已聞

武昌破湖南大震始至長沙與亮基治守禦且疏言團練之難難於捐貲湖南行伍空虛以練兵

爲要務自軍興以來二年有餘糜餉不爲不多調集大兵不爲不衆而往往見賊逃潰未聞有鏖

戰者所用兵器皆大礮鳥槍遠遠轟擊未聞有短兵交鋒者其故何哉由兵未練習無胆無藝故

也今欲改絃更張於省城立一大團擇鄉民壯健樸實者招募來省練一人收一人之益練一月

有一月之效又曰湖南會匪自粵逆人楚大半附之而去然猶有串子紅黑邊錢香會成羣嘯聚

如東南衡永鄉桂西南寶慶靖州萬山叢薄爲卯育之區有司亦深知其不可遏特不欲其禍自

我而發相與掩飾彌縫苟且一日之安積數十年應殺不殺之人而任其横行今鄉里無賴之民

囂然而不靖彼見夫命盜首犯常逍遥於法外也見夫粵匪猖獗而莫制也遂以爲法律不足憑

官長不足畏若非嚴刑峻法無以折其不逞之志臣欲純用重典以鋤強暴卽良民有安生之日

臣身雖得殘忍嚴酷之名所不敢辭今之急務在使通省無不破之案而盡除大小各會匪則滌

瑕蕩機可期也有曾經搶掠拜會結盟者請卽用巡撫令旗恭請王命立行正法內姦旣淸外寇

雖至無能爲已於是先淸內訌不經有司掩捕卽置重典十旬中戮二百餘名一時謗讟四起至

有曾剃頭之稱國藩不顧也乃以十二月治軍旅以召募易行伍盡廢官兵專選士人領山農各

自成營拔攷規制今古章式無可仿效獨戚繼光書號爲切時用因所言變通行之以三百六十

人爲一營中營羅澤南將之左营王鑫將之右營鄒壽璋將之塔齊布將兵勇成二營周鳳山儲

玫躬各將二營曾國葆將一營是爲湘軍陸師編制之始國藩仍欲充廣至六十人合忠源所將

成一萬爲義師

四年春三月湖北軍潰於黃州曾國藩統水陸軍東下時國藩聞總督吳文鎔敗死黃州知時事

愈危勢不得出十全於是改營制以五百人爲一營其非湘鄉人各領鄉軍者隨所統爲小營凡

陸軍五千餘人爲十三營以塔齊布周鳳山儲玟躬林源恩鄒世琦鄒壽璋湯名聲曾國葆統之

合水師兵萬七千人建旗東下其營制每營設營官一分立前後左右四哨每哨設哨官一營官

有親兵有什長其親兵分六隊每隊設什長一名率親兵十名伙勇一名計六隊凡七十二人哨

官有哨長一名護勇五名其外有什長有正勇有伙勇其正勇一哨分八隊每隊什長一名伙勇

一名其擡鎗隊正勇十二名合什長伙勇爲十四名其刀矛小鎗隊正勇十名合什長伙勇爲十

二名每哨合哨官哨長護勇爲一百八人四哨共四百三十二人合之營官親兵爲五百四人隊

官在外其書記醫匭或有或無營官主之其聯伍之制親兵六隊則一隊劈山炮二隊刀矛三隊

劈山炮四隊刀矛五隊小鎗六隊刀矛每哨八隊則擡鎗爲第一隊刀矛爲第二隊小鎗爲第三

隊刀矛爲第四隊擡鎗爲第五隊刀矛爲第六隊小鎗爲第七隊刀矛爲第八隊總計一營劈山

礮兩隊擡鎗八隊小鎗九隊刀矛十九隊共爲三十八隊其搬運輜重軍裝行糧則有長夫每營

營官及幫辦人員共用長夫四十八名搬運子藥火繩及一切軍裝等項共用長夫三十名營官

親兵隊每劈山炮隊用長夫三名刀矛小鎗隊用長夫二名計六隊用長夫十四名如拔營遠行

營官另撥公夫幫擡劈山炮哨官哨長及護勇五人共用長夫四名四哨共夫十六名其哨隊每

擡鎗隊用長夫三名每刀矛小鎗隊用長夫二名計四哨擡鎗八隊用長夫二十四名刀矛小鎗

隊用長夫二十四名共長夫四十八名總共一營用長夫一百八十名大率百人用長夫三十六

名合之營哨官員各勇人等共六百八十五人是爲正額或數營設統領一員或十營或十餘營

設一統領則視其材之大小無定制其軍器立營時給之壞敝修之唯鉛彈藥繩帳棚得以時領

營官給十帳八夾二單哨官三帳一夾二單親兵隊二帳一夾一單哨隊隊二帳皆單凡營帳單

者八十夾者十人其軍行以三百五十人各備戰器百五十人督長失護用器前有探馬後有押

幫各從其營無有或錯其行率日三四十里黎明而發未晡而息行所至爲壘營官相其地準之

以繩從而爲壕壕大五尺復壕土爲牆厚一丈其崇八尺牆壕容二丈遠其餘土隊爲一棚棚有

竈廁廁有外內外廁四之內廁一之火藥有窖以堇塗之塗皆孔之其軍市設於繩牆壘外其壘

近市則嚴其門禁午夜籍之出入無驗譏而誅之夜號之字營官授之守夜之卒營五十人敵近

則百人以更爲班班十人若二十人哨官察之五更咸興朝暮練操以聲轡之故行不可速止不

可懈行速則病止懈則散作壕之法外內重設外壕廣六尺深八尺內壕半之環而溝之必有横

涂相距二丈壘牆旣成去其外涂留其內涂作牆如城其高七尺子牆半之牆厚六尺左右二門

其作築時見敵則倂力無事則長夫之役也步行率八刻而行十五里寒日短而行易暑日長而

行難以晝四十六刻率之行十六刻而三十里其十六刻以築營壘餘十二刻而後昏暮則神暇

形壯可以待敵溯湘軍之所由起爲救額兵之敝也初額兵習氣深勝不相讓敗不相救國藩練

湘軍謂必萬衆一心萬人一氣始可以當敵而湘軍尊上而知禮畏法而愛民故軍日強專滅太

平軍自成軍而出奏功桑梓長驅東下蕩鄂渚摧江州規復全皖旁循蘇浙然後進克金陵大功

吿藏其後且南至交趾北及承德東循潮汀乃渡海開臺灣西極天山玉門大理永昌遂度烏孫

水屬長江五千里擊索聞於海其兵威之盛古未有也後國藩以湘軍用武十年氣不無稍襃淮

上風氣強悍宜別立一軍使其門人李鴻章召募淮軍親爲定營制選將官以湘軍之良敎之名

曰淮軍後以平捻

 編者曰方湘軍之東下也文宗以曾國藩一人兼統水陸軍心憂之特詔貴州提督佈克愼自

 黃州還赴其水營詔總督台誦會其師及進克武漢黃諸郡肅淸捷書至京文宗始喜語樞臣

 曰不意曾某一書生乃能建此奇功祁寯藻對日曾某以匹夫居閭里一呼蹶起從之者萬餘

 人恐非國家福文宗默然變色者久之同治初元彭蘊章條議時事亦謂湘軍徧天下曾某權

 太重恐有尾大不掉之患於所以撤湘軍削曾氏權者三致意焉迨至東南底定剿捻事起僧

 格林沁敗没曹州城下穆宗復召曾氏督師時湘軍裁撤已盡曾氏調淮軍添募徐州勇訓練

 成軍率以往大小數十戰皆捷捻勢實因此而衰而是時言路猶數數劾之御史阿凌阿且訴

 其驕妄於是曾氏憂讒畏譏之心日益甚乃請注銷封爵開缺以散員留營効力故其奏言湘

 軍暮氣不可復用主用淮軍益亦憤鬱慘沮之所爲乎觀後席寳田氏左宗棠氏仍以湘軍平

 苗回乃知曾氏暮氣之說其實非也然國藩悔已晚矣而其鄉人卒未得悟不鏡於國藩以自

 鞭策也惜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