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60

 卷五十九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六十
卷六十一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六十

  法越兵事及和約

德宗光緒九年春三月命大學士直隸總督一等肅毅伯李鴻章馳往廣東督辦越南事宜節制

廣東廣西雲南三省防務安南自故廣南王裔孫阮福昭得法人之援以嘉慶七年恢復舊領受

中國冊封改稱越南國王後法使至越南索酬金國王靳之遂開法人侵略之端緒咸豐閒又因

殺害敎民與法搆兵同治元年始立約講和割南圻之嘉定邊和定祥(外三省)𢌿法人十二年

又開兵釁再訂和約又割永隆安江河仙(內三省)之地予之於是南圻全爲法踞改嘉定爲西

貢成爲大埠上年法人欲實行紅河(富良江一名珥江屬北圻)通商有黑旗黨魁劉永福者太

平軍故將也其軍旗尙黑故以里旗名太平國亡後永福以所部入越越王招撫授以三宣提督

之職轄宣光興化山西三省永福遂扼守山西保勝一路權商税以供軍餉故法人必欲驅除之以

通保勝商路而永福誓死不相退讓法人因和約內有出貲剿匪之條遂指黑旗軍爲匪以兵船

駛至海陽聲稱攻取東京三月陷河內是年二月又陷南定進陷河陽其附近之廣安寧平二省

均爲所佔時永福駐山西軍絕精悍又得滇督岑毓英助軍火故屢戰勝法師法人旣憚永福乃

別以兵船攻東京順化河岸礟臺陷之適國王阮福時死國人殺其嗣王推立其弟福昇法人逼

脅立約權利盡失旋福昇仰藥自殺國人又立福時之子福曆年十二受脅不能自振始使使來吿

急朝命鴻章迅速前往廣東督辦越南事宜所有廣東廣西防軍均歸節制 秋八月命兵部尙

書彭玉麟往廣東督辦海防先是李鴻章奉命督師援越未行與駐京淫使寳海在天津訂約三

條已有分界保護越南之議中國方許退軍而法廷忽翻成約謂中國已飭諸軍退紮足令法國

派出驅逐黃黑旗黨廵軍無有阻難立召寶海回國以脱利古代之脱利古至上海命鴻章與之

商辦無成議脱利古聲言將乘兵船入京政府亟命鴻章還直隸任至是脱利古又揚言至廣東

故命玉麟赴粵而命南北洋妥籌防務

十年春三月廣西廵撫徐延旭雲南廵撫唐炯均革職逮問先是延旭奉命出關督師粵督張樹

聲所遣提督黃桂蘭董履高等多淮軍延旭不敢違總督意旨倚桂蘭俾盡統諸軍凡四十二營

駐北寧當前敵而自統二十餘營駐諒山爲後路桂蘭在軍日夜酣酒奪民閒妹崽(閨女之稱)

恣爲荒淫不恤軍事部下益相習無紀律越南人怨之次骨會有敎民賄其將黨敏宣爲言於桂

蘭給軍裝助戰敎民得軍裝遂助法兵來攻全軍潰走北寧遂失守事聞延旭逮問調湖南廵撫

潘鼎新爲桂撫布政使王德榜爲提督桂蘭自殺斬敏宣以徇唐炯出關見敵勢盛遂於中途折

回雲南致諸軍退紮山西失守至是亦逮問命滇督岑毓英出關督師 夏四月李鴻章與法國水

師總兵福祿諾在天津議定𥳑明條欵五欵成時法越事勢益亟興化已爲法人佔守粵税司德

人德璀璘力任調停詔鴻章通盤籌畫酌定辦法至是鴻章與福祿諾議定五欵一中國南界毘

連北圻法國約明無論遇何機會或並有他人侵犯事情均應保全護助二中國南界旣經法國

與以實在憑據不虞有侵佔滋擾之事中國約明將所駐北圻各防營卽行調回邊界並於法越

所有已定與未定各條約均置不理三法國旣感中國咨商之意並敬李大臣力顧大局之誠情

願不向中國索償賠費中國亦宜許以毗連北圻之邊界所有法越與內地貨物聽憑運銷並約

明日後另遣使臣議定詳細商酌税則務須格外和衷期於法國商務極爲有益四法國約將來

與越商議改條約之內決不插入傷礙中國威望體面字様並將以前與越南所立各條約關礙

東京者盡行銷廢五此約旣經彼此簽押兩國卽派全權大臣限三月後悉照以上所定各節會

議詳細條欵再此約繕寫中法文各兩分在天津簽押蓋印各執一分爲據應按公法通例以法

文爲正 閏五月命兩江總督一等威毅伯曾國荃與法使巴德諾在上海會議詳細條約先是

福祿諾臨行與李鴻章言擬派隊廵查越境及駐逐劉團(黑旗兵)各語鴻章不以上聞奉旨申

飭時岑毓英駐保勝潘鼎新駐諒山朝命將駐紮北圻各軍調還關內而法軍旋以巡邊爲名攻

犯諒山鼎新等屢有捷奏法提督孤拔率兵船來福州馬尾有佔據地方爲質索賠兵費之說法

使巴德諾逗留上海詔國荃前往與議旋國荃議許給撫卹銀五十萬兩嚴旨申飭又以巴德諾

照會無理已甚諭一意主戰 六月法兵攻陷臺北基隆礟臺又攻滬尾礟臺廵撫銜督辦臺灣

軍務劉銘傳擊郤之銘傳軍抵基隆越七日法人來犯毀礟臺銘傳以臺灣無兵艦海面不可爭

鋒專誘之陸戰令其登岸而後迎擊是月銘傳率四提督曹志忠章高元蘇得勝鄧長安與法人

戰於基隆斬其酋三兵百餘奪獲鎗礟多件法兵大敗追至海濱而還銘傳時以滬尾離臺北府

僅三十里離基隆八十里臺脆兵單恐後路稍有疏虞則基隆之兵不戰而潰於是朝戰勝而夕

退軍入山後使法人聚於基隆則沿海邊境不致處處窺伺其形似弱而其策萬全不知者反議

銘傳銘傳嘆曰是惡知我之深謀也至是法人果三犯滬尾皆受創而去滬尾守將孫開華尤善

戰 秋七月法國海軍攻燬福州馬尾各礟臺並擊沈兵船多艘轟燬船廠法人乘上海議和之

際潛駛兵船入泊福建馬尾等處合口內外都十四艘而福防僅兵船七礮船二督防三品卿銜

侍讀學士張佩綸屢請先發請南洋互援皆不得御史劉恩溥奏請於蔭桓劉銘傳二人中𥳑任

一人暫權閩督亦不報時英美觀戰船與法國銜尾以牽制奇兵兩提督又時以調處來吿懈軍心

相持四十餘日軍士皆面目憔悴無人色旣敵稔知閩中鄰疆畛域士卒孤疲遂乘雨後潮急順

風來擊時飛雲兵輪督帶參將高騰雲手發巨礮擊其烏波船一一命中以一飛雲小艦當敵人

三大艦中流堅拒不退忽横來一礟騰雲腿爲之折復一礟遂飛入水中而没舟乃發火福星輪

船管駕五品軍功陳英見英美船驟下急起碇誓衆曰吾船與礟俱小非深入不及敵船敵以三

船環之英轉捩甚靈放礟亦捷酣戰至一時之久舟中機損人亡不顧但以礟向法提督孤拔船

孤拔船中礟小𨚫敵復增船來攻英猝中礮於望台學生王漣隨殉船始焚燬英美觀戰者均稱

嘆不置爲之深惜云是役計七兵輪兩商船及艇哨各船均燼守備許壽山葉琛五品軍功林森

林皆力戰死兵士死者二千餘船廠半燬而法亦燬六船焚溺三百人事聞佩綸如章均交部議

處而言論者不已後均發遣軍臺 八月廣西提督蘇元春等敗法兵於越南陸岸縣元春督軍

與法國陸師鏖戰於陸岸縣之對河敵兵盡殱又擊燬南岸敵船一艘平燬陸岸礟臺尋敵船駛至

陸岸船頭地方水陸撲犯元春與總兵陳嘉分兩路迎擊斃敵甚衆 提督方友升等與法師戰

於郎甲敗績是年春閒准軍旣敗於北寧廣東陸路提督楊玉科領廣武三營屯觀音橋閏月

法人由郎甲進攻觀音橋提督萬葉以所部四千屯橋南當前敵玉科與提督王洪順屯橋北爲

後勁萬葉戰稍拄退至橋北法軍從之入千總𡩋裕明急出萬葉後登北嶺絕頂發礟下擊別伏兩

哨於山之左右麓横截敵軍之要敵軍悉力禦嶺上軍不虞伏兵之驟出也驚而潰追至郎甲殱

其銳卒數百旋奉電旨退入鎮南關法人約退東京乃止退北寧裕明說玉科謂法人詐和必不

可信宜乘機進兵會有旨派員赴敵境偵探裕明應命往七月歸龍州說鼎新宜進兵是月五科

率提督方友升總兵周壽昌諸軍出屯郎甲距觀音橋八十里是月越南敎民送豖羊犒軍報法

人且至友升曰我軍裝未齊營壘未固不能速戰敎民去不二日而法兵大至隱深林中軍中不

之覺昧爽忽聞礮聲友升猶曰軍士試礟耳俄而開花彈落營中炸死十餘人始知敵至時築壘

未畢軍士各散就荒村爲食壽昌率二千五百人駭而奔友升以千人亦奔法兵萃於玉科營圍

之數十重裕明以親軍三百且戰且掘坑朝至日昃敵人數萬衝突數十次卒不得入左右勸裕

明走裕明回顧見四靣皆去兵不見接兵一人望玉科中軍圍尤厚不知存没乃慨然曰戰死鎗

走亦死鎗寧戰死耳左右曰主帥猶在曰卽欲出亦必殺入時天已昏黑乃口銜匕首右手縱火

彈左手持馬刀驅而斫左右隨而馳斫者二百餘人敵兵皆披靡竟入中軍玉科左右僅數十尙

據內濠力戰裕明於是衛玉科出士卒死者又五十傷者四十餘存者百人耳玉科旣出左右僅

三人而已是役也玉科懲黨敏宣前事拒敎民不使見而友升不知敎民皆敵軍閒諜遽納之入

且以實語之故及於敗軍士死千餘敵軍死者亦相當而玉科裕明之能軍乃大著 冬十月蘇

元春等擊敗法軍於越南𥿄作社法人自船頭敗績後退至紙作社築壘據守潘鼎新遣蘇元春

督副將李應章參將黃雲高等軍分兩路設伏令陳嘉引兵前往撲擊戰方酣伏兵乘之陣斬敵

將四兵百八十餘奪獲鎗械甚夥敵兵敗入𥿄作社屯中堅守不出 十一月提督劉永福等攻

復越南之宣光興化山西三省各府州縣永福於是年八月受招撫詔以提督記名令進兵恢復

越南各地九月永福進攻宣光屢有斬獲是月法兵乘霧引兵出城直撲永福副將吳鳳典營永

福督鳳典軍由中路迎敵五品京銜主事唐景崧督部將談敬德等會永福部將黃守忠軍攻其

左岑毓英所遣游擊張世榮及參將謝有功陸海涵等滇軍攻其右三面夾擊斃敵甚衆敵兵仍

退入城於是宣光省屬之安平府陸安州霑化州及宣光城屬之連山同安中門安嶺各縣興化

省屬之鎮安文振安立各縣山西省屬之夏和清波兩縣各地方皆復 十二月法船攻浙江鎮

海口提督歐陽利見等擊郤之先是總兵吳安康率南洋兵船五艘援臺灣於浙江海面遇法國

兵船自沈二船餘退入鎮海口法人遂攻鎮海口利見親督諸船與礟臺兵合力轟擊孤拔坐船

受傷各船乃相率駛出

十一年春正月諒山失守法兵進攻鎮南關提督楊玉科力戰死之上年十二月閒法人增兵進

逼諒山以全力注攻蘇元春閱十二晝夜元春奮力鏖擊敵尸遍地潘鼎新空諒山之防率隊往

助失利引退諒山遂不守諸軍皆屯關內玉科獨屯關外十五里之文淵州距法軍僅五里是日

昧爽敵軍來犯𡩋裕明陣中嶺當前敵使徐占魁據左嶺廖應昌據右嶺玉科駐大塘嶺上督戰

後裕明陣里許甫交綏礟中占魁足遽回營應昌懼而奔一軍隨之獨裕明督所部力戰敵人分

兵從右嶺入玉科見廣昌敗慮裕明力單遣提督劉思河率中營親兵助之裕明方發鎗礟彈已

洞穿思河胸中玉科腦及腹裕明不知玉科陣亡正遣紅旂中軍領子藥紅旂還報玉科死狀裕

明大號曰帥死我何生爲諸人有不懼死者請從我爲帥復仇皆哭曰願從死前突敵陣斬五畫

金線敵將一法總統之壻也是時礟聲如雷霆子飛如風雨鎗連環發如飛火震死者空中墮厓

下如倒排牆飛彈中裕明洞右頰而出裕明不自知其傷持馬刀當礮衝而進軍士皆大哭曰統

帶戴花矣戴花軍中隱語中礮也爭扶掖入關裕明猶不行曰吾當死此左右紿之謂玉科尙未

死乃強轝之入關敗報至京鼎新王德榜俱革職以提督蘇元春督辦廣西軍務按察使李秉衡

護理廣西廵撫 二月前廣西提督馮子林王德榜等攻克文淵州克復諒山先是法人攻陷鎮

南關前隘隘北五里有三山如品字曰小南關子材統十營三營屯山上七營屯山下是日敵人

以奇兵趣關東嶺出閒道奪小南關游擊𡩋裕明方養創憑祥聞礮聲褭創飛騎至則馮軍已敗

下山裕明從山北衝上馬刀砍敵人敵人披靡於是諸軍相繼登德榜屯油隘亦聞礮聲遣都司

陳得勝閒道赴援留旂幟油隘爲疑兵而自率親軍施放火箭横殺入關截敵人輜重敵人前後

受偪乃敗走南方卑溼春草方生洋人革履滑輒顚入草中迫追兵又不得正路窮急哀呼相聞

諸軍乘勝窮追斬馘數千敵人被殺急則投鎗降脱帽爲禮以手捍頸自是法一敗不復整敗文

淵敗諒山敗谷松敗威坡敗長慶敗船頭由北而南八日夜退二百餘里法人懼請成遂與議和

命越南臺灣等處停戰 夏四月李鴻章等與法使巴特納在天津會訂和約十欵成初由總税

務司英人赫德力謮仍照津約與法人重議詳細條約於天津𥳑明條約外別無要求蓋是時中

國於諒山獲勝法政府因之有所顧忌增兵籌餉之案在議院否決故和約遂成凡十條所謂越

南新約者也今撮其大意列之如下一准法國在越南弭亂安撫惟不得侵犯中國邊界二法越

前後自立條約或已定者或續立者均聽辦理言明必不至有礙中國威望體面三此約畫押後

六個月內由中法兩國派員會勘中國北圻界限四准法國人民及別國人之居住越南者先領

護照過界入中國五開通商稅關一在雲南保勝以上(後定蒙自)一在廣西諒山以北(後定

龍州)六法國商人運貨進出雲南廣西邊界應納各税照現在通商税則較減七中國在南數

省剏造鐵路法國願盡力勷助八此約內所載通商各欵及將訂各項章程應俟換約後十年之

限滿方可續修九此約畫押後法兵退出基隆臺灣澎湖並除去在海面搜查等事十中法兩國

前立各條約章程除由現議更張外仍餘仍應一體遵守約旣就卽於北京互換巴德納請將桂

軍前獲法國弁兵九人釋回而擄去平安輪船弁勇七百餘人亦全數交還降將阿麥里仍留中

國軍營

 編者曰法越事起三省會師出關乃其戰事之結果至於震動海疆數省耗帑金二千餘萬卒

 並越南藩屬付之法人設使無諒山一捷法人不允議和當日中之爲中未可知也先民有言

 曰兵凶戰危可不懼哉至於馬江之役人多以咎張氏然其職任不過學士而會辦海疆事宜

 耳書生夙不知兵受任於倉猝之際號令不專兵將不習政府又力禁其先發一督一撫一船

 政大臣皆䄂手作旁觀由於張氏任京職時好言事疆吏側目久矣此時則惟幸其敗特假手

 於法艦之以取之耳聞張氏出京時閻敬銘氏執其手而語之曰君其爲鼉錯矣張蓋亦自知其

 必敗而不得不往殉之也況法帥孤拔以是役傷於礮卒斃船局雖毀不敢進趨省城張氏之

 功似亦足以掩其過矣倘較之甲午之役其得失爲如何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