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68

 卷六十七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六十八
卷六十九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六十八

  自立軍之失敗

德宗光緒二十六年秋七月秦鼎彞起兵於安徽之大通不克走日本鼎彞湖南長沙人一名蝍又

名俊傑上年秋東渡日本游學是年二月返滬時康有爲等居日本以保皇會名義募集海外華

僑巨款使瀏陽唐才常在滬招集同志爲內應將圖大舉一時聲勢頗震動湘陰林圭亦因漢上

之衆以應之鼎彞乃自滬至皖之大通運動水師弁卒共圖起事並與皖撫衛隊管帶孫道毅深

相結納密輸軍火予之以爲響應計方與漢上約期並發爲大通保甲局委員許鼎霖偵悉吿密

巡撫王之春下令戒嚴鼎彞見事洩倉猝發難督率水師佔領鹽局局員錢綬甫逃防營管帶蕭

鎮江守中立之春聞警派營官邱顯銘率所部至通捍禦並令蕪湖防營統領李本欽就近率大

隊來通以助軍勢鼎彞揮兵搏鬬甚力卒以兵單寡敗績餘衆四散鼎彞僅以身免仍走日本

汪鎔謀起事於湖南事洩自殺鎔安徽人幼從父宦游湖南自德據膠澳感於外患日亟剏設白

話報於蕪北以開通民智自任未幾政變朝士被殺者六人株連甚衆鎔憤然曰康某日言變法

爲淸廷效忠尙不見容於滿人横遭誅竄天下事尙可爲乎因鼓吹益力及是年五月拳匪亂作

開釁列強大局益危時唐才常倡破壞於滬上林圭等謀舉事於漢𦤎鎔亟思結合湖南會黨以

爲發難地大會湘省志士於定王臺以掣於經濟之缺乏不能大有所設施復赴漢約師期時主

南路者爲清泉楊暨主西路者爲武陵何來保均謀響應未幾大通失敗湘撫兪廉三迎合督臣

張之洞意旨大索黨人鎔兄鑑以縣佐候缺長沙熱中干進乃吿密於劣紳王先謙凡與鎔有連

者悉羅列無遺先謙上之廉三乃緹騎四出鎔方自漢歸聞被捕始知爲兄所賣仰藥死之復逮

其次兄瑶下之獄鑑敘功得保知縣 唐才常謀起兵於湖北之漢口事發被殺先是長沙畢永

年幼讀衡陽王氏遺書慨然具種族思想弱冠後卽結納湘中會黨以爲異日利用地瀏陽譚嗣

同深敬其人因與締交政變之前數日永年至北京觀察政局造康有爲語不合乃爲書抵嗣同

厯陳利害勸之行嗣同不果永年遂東渡嗣同卒及於禍永年至日本晤廣東香山孫文日本人

宫崎寅藏與語皆大合旋偕日人平山周囘華運動出入湘省者凡三次偕各會黨首領赴香港

組織興中會自湘鄂至長江一帶兩粵閩浙閒皆爲所鼓動方謀剋期大舉以乏餉械故遲遲未

發時有爲得保皇會款才常欲因其資聯絡嗣同舊部師襄等發難南方爲嗣同復仇方別有所

組織永年亦才常反因往說之以勤王光復相與辯論一日夜卒以宗旨不合永年慟哭而去棄

爲僧居粵之普陀所部遂歸於才常密布長江上下游窺武漢欲因而襲取之爲根據地才常復

組織正氣會於上海以爲機關尋易會名爲自立開國會於張園志士至者數千公推香山容閎

爲會長福建侯官嚴復爲副會長才常爲總幹事林圭及長沙沈藎皆幹事圭湘陰人爲才常弟

子而亦永年摯友也初游學日本上年冬返國偕行者慈利李炳寰田邦璿武陵蔡鐘浩長沙秦

鼎彞及才常之弟才中共五人建議欲著手於湖南之運動挈一日本人擬建立學校或報館譯

書局暗設自立會機關部不果行圭乃至漢口設自立國會散放富有票起自立軍分地段以設

旅館爲會友及其他黨徒往來寄宿之區而東南獨立之基礎以立其旅館在漢口者曰賓賢公

襄陽曰慶賢公沙市曰制賢公荊州曰集賢公岳州曰益賢公長沙曰招賢公刊布會章稱新造

自立之國其規條有不認滿洲爲國家及本國會深懍危亡等語分立五軍以大通爲前軍鼎彞

統之安慶爲後軍邦璿統之常德爲左軍龍陽陳猶龍統之新堤爲右軍藎統之漢口爲中軍圭

自統之而推才常爲督辦分途增募兵勇數十營上游則界四川之宜昌下游則界江西之武穴

南則界湘之荆州北則界漢之襄陽隨州當陽應山麻城中路則沔陽新堤沙洋嘉魚蒲圻崇陽

監利皆其勢力範圍所及諸事粗定值北方拳亂事作圭思利用此時機而起促才常發上海才

常至漢定期是月十五日大舉以部署未整緩之而長江防範嚴軍耗不能達大通至期而大通

已舉事以後路不及響應無援而潰後屢遷期而二十五而二十九至是事敗時二十七夜也才

常圭炳寰邦璿及長沙瞿河清向聯陞沅陵王天曙湖北潛江傅慈祥廣東香山黎科黃自福福

建漳浦鄭保晟直隸宛平蔡成煜同繫者十三人翌日又捕獲七人皆見害方才常之在漢也嘗

藉日本人爲通殷勤於鄂督張之洞諷以自立軍將擁之挈兩湖宣言獨立之洞先頷之故當自

立軍之厚集兵力時時過江點兵又大通前軍之敗距是時已十餘日之洞固皆熟聞之而不予

發覺然卒狐疑莫能自定才常以之洞無復可望乃示絕於之洞而揚言於外人曰倘張之洞奉

滿廷之僞諭以排外(是年五月聯軍攻大沽之洞電奏北京言臣應不帶兵北上禦敵恭候朝命

後爲江督劉坤一阻止)吾必先殺張之洞以自任保護外人之事語浸聞於之洞繼又偵知才常

等之所爲與己絕反對且將布吿在漢各國領事據武昌獨立之洞乃突發而擒之才常題詩獄

壁中有賸好頭顱酬故友無眞面目見羣魔之句圭爲人沈鷙有條理主持軍中一切交通之力

甚大而其謀國之忠厯境之艱尤爲同人中之傑出者炳寰志趣弘偉文思敏瞻從圭治軍書遇

事贊畫翩翩記室才也邦璿魄力尤雄學識絕流俗自安慶計畫失敗退至漢口遺詩數章讀之

皆凜凜有生氣慈祥科保晟成煜四人乃留學日本陸軍學生時以暑假歸與謀不數日而及於

難永年宗旨主急進而多方略與人交開誠布公故羣賢樂爲之用漢事未起以前一夫倡說舉

國同聲皆永年一人十餘年前奔走呼號之力也自是湖北殺人無虛日以護軍營二百人駐漢

口鐵政局形跡之稍涉嫌疑者皆不免約死百餘人湖南數亦稱是葢湘撫兪廉三承之洞旨任

用劣弁劉俊棠楊明遠熊海門劣員王祖蔭等要功覬利恣意搜索同時兩湖騷然其在湖南死

事之最著稱者汪鎔外爲唐才中蔡鍾浩何來保方成祥徐德姚小琴李生芝汪楚珍李英徐崑

陳保南易瑞林李廣順莫海樓仇長庚李如海沈竹亭及臬幕李運航騈死者亦百餘人惟楊暨走

免才中自其兄才常被逮於漢口以脱於難奔新堤旋入湘以集軍遂及於難鍾浩治事機警始

從才常部署於漢上事敗返武陵方有所謀畫忽被逮來保被執於辰州檻送長沙殺之生芝於

漢上事敗之後復於慈利聯合沙市會衆成十餘營圖再舉時有慈利官班子之號其勢力範圍

之大可以槪見運航以漢寓檢查信據得其寄予炳寰家書言及進兵湖南事有曰一路來當爲

王者之師毋得殺戮過甚遂以是定讞逾年廉三復名捕長沙舒閏祥閏祥聞之憤言曰士可殺

不可辱因飲藥以殉 沈藎起兵於湖北之新堤附近之崇陽監利及湖南之臨湘沅州湘潭各

起應之皆敗績藎在新堤聞漢上以迂緩失事亟起發難於新堤而崇陽監利與湖南臨沅潭等

邑羣起響應時因中軍已失人心渙散師遂潰黃南陽李壽金曾廣文王昌年皆被執死之藎走

武昌

二十九年夏六月沈藎被執於京師命立斃杖下藎自新堤失敗之後欲著手中央之運動乃走

北京至天津時聯軍屯聚於津沽藎通刺謁聯軍諸將士而與日帥尤治謀藉奉魁案以盡復滿

族因條列諸凶名及其罪款致諸聯軍於是載勛啟秀載漪載瀾之徒分別誅竄幾盡聞者稱快

藎旣居北京二年時值聯俄黨與俄人訂密約於北京藎偵知之悉爲揭載於日本各新聞於是

政府備受東京留學生及各友邦之詰責有內務府郎中慶寬者前以身家不清爲御史鍾德祥

所劾籍其家旣落職日思復官不得嘗隨劉學詢至海外謀捕康有爲亦不獲又檢討吳式釗初

亦自附於新黨後以沈鵬事牽連禠職二人固皆識藎欲陷之以圖開復乃相與協謀發藎以上

三事先商之鄂督張之洞前駐日使臣李盛鐸然後因權閹李蓮英以吿密卽日傳旨步軍統領

協同工巡局捕藎於城內三條胡同旣上獄太后命毋庸覆奏捶斃之乃以竹鞭鞭背至四時之久

血肉横飛慘酷萬狀而猶未死以繩勒其頸始絕時月之初八日也自藎慘死後國中輿論大譁

上海人士大開追悼會於愚園男女至者及千外人亦大不平以爲中國政府如此野蠻各國實

難以平等相待惟有以強硬手段使之恐懼而外部疊接駐紮各國使臣警報謂各國政府觀於

此事逆料中國居大位者將有不得久安之勢且有某某等國將重翻庚子庇匪舊案索當時罪

魁之倖免者於此時再行正罪英外部大臣藍斯唐更於上議院論及此事之非故各西報持論

皆謂沈藎之死震動人心較之日俄開戰尤當

 編者曰自立軍世人所謂勤王之師也因其會章有曰務合海內仁人志士共講忠君愛國之

 實以濟時艱人遂指爲保皇之鐵證然其序則有曰低頭腥羶自甘奴隸又曰非我族類其

 心必異此其軍中之眞相究爲何若但觀其詞氣之閒已有隱隱流露者矣葢平心論之是時

 內地風氣未開聞談民權變法者莫不色駭而却走唐氏固知之以爲中國有數千年之習慣

 卽滿淸有三百年之馴伏非藉忠君愛國之名詞不足以號召天下故一時人傑如畢永年氏

 餘杭章炳麟氏皆常以此相駮詰而唐氏勿顧也不然當日軍中之健將如林圭氏秦鼎彞氏

 汪鎔氏沈藎氏皆天縱之才豈輕爲人所嬲合者況後此之特起民軍以光復我漢族者卽出

 於自立之軍將也是則唐氏及當年在事諸同人之隱志又烏可不亟爲揭明之以示天下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