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貧
作者:方志敏

我從事革命鬥爭,已經十餘年了。在這長期的奮鬥中,我一向是過著樸素的生活,從沒有奢侈過。經手的款項,總在數百萬元;但為革命而籌集的金錢,是一點一滴地用之於革命事業。這在國方的偉人們看來,頗似奇迹,或認為誇張;而矜持不苟,捨己為公,卻是每個共產黨員具備的美德。所以,如果有人問我身邊有沒有一些積蓄,那我可以告訴你一樁趣事:

就在我被俘的那一天——一個最不幸的日子,有兩個國方兵士,在樹林中發現了我,而且猜到我是什麼人的時候,他們滿肚子熱望在我身上搜出一千或八百大洋,或者搜出一些金鐲金戒指一類的東西,發個意外之財。那知道從我上身摸到下身,從襖領捏到襪底,除了一隻時錶和一支自來水筆之外,一個銅板都沒有搜出。他們於是激怒起來了,猜疑我是把錢藏在那裡,不肯拿出來。他們之中有一個,左手拿著一個木柄榴彈,右手拉出榴彈中的引線,雙腳拉開一步,作出要拋擲的姿勢,用兇惡的眼光盯住我,威嚇地吼道:

「趕快將錢拿出來,不然就是一炸彈,把你炸死去!」

「哼!你不要作出那難看的樣子來吧!我確實一個銅板都沒有存;想從我這裏發洋財,是想錯了。」我微笑淡淡地說。

「你騙誰!象你當大官的人會沒有錢!」拿榴彈的兵士堅不相信。

「决不會沒有錢的,一定是藏在那裡,我是老出門的,騙不得我。」另一個兵士一面說,一面弓著背重來一次將我的衣角褲襠過細地捏,總企望著有新的發現。

「你們要相信我的話,不要瞎忙吧!我不比你們國民黨當官,個個都有錢,我今天確實是一個銅板也沒有,我們革命不是為著發財啦!」我再向他們解釋。

等他們確知在我身上搜不出什麼的時候,也就停手不搜了;又在我藏躲地方的周圍,低頭注目搜尋了一番,也毫無所得,他們是多麼地失望呵!那個持彈欲放的兵士,也將拉著的引線,仍舊塞進榴彈的木柄裏,轉過身來搶奪我的錶和水筆。後彼此說定錶和筆賣出錢來平分,才算無話。他們用懷疑而又驚異的目光,對我自上而下地望了幾遍,就同聲命令地說:「走吧!」

是不是還要問問我家裡有沒有一些財產?請等一下,讓我想一想,啊,記起來了,有的有的,但不算多。去年暑天我穿的幾套舊的汗褂褲,與幾雙縫上底的線襪,已交給我的妻放在深山塢裏保藏著——怕國軍進攻時,被人搶了去,准備今年暑天拿出來再穿;那些就算是我唯一的財產了。但我說出那幾件「傳世寶」來,豈不要叫那些富翁們齒冷三天?!

清貧,潔白樸素的生活,正是我們革命者能够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

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寫於囚室